197 有女难嫁

    元烈笑了起来,道:“我原本是想让元盛给你种的花儿添点肥料^,你却还留着他的性命*^*,真是难得^^^*?^*!?br />
    李未央道:“我留着他,是因为怀庆——”

    元烈的面上掠过一丝讶异:“因为她*?”在他印象里^,怀庆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他有些惊奇^,李未央竟然会提到她*?!罢且蛭谇嵝疟鹑?,才会累己累人?**!?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是啊*,她是过于轻信大名公主*^,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非黑即白的,若我处在她的位置上,也很难会怀疑一个和自己从小一块长大,情同姐妹的人^^?*^!被城旃鞴谌崛?,这个世界却太过残酷,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但这并不意味着,强者有权力去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力^。她李未央自诩不是好人^,却也没有卑劣到会利用如此信赖自己的人*。

    元烈陪着她从冷宫里向外走,一路宫女太监们都悄悄低下头去。元烈目光流转*,笑得嘲讽:“从前你在宫里走^,别人都不认识你,可现在,看到你连头都不敢抬了?!?br />
    经过三天前的那件事,郭嘉这个名字可是十分的有名。李未央微笑,道:“我对他们客气,他们当我软弱,甚至不惜利用我来打击郭家,我既然承了这个身份,自然要为小蛮做点事*^^,不是吗^*?”

    元烈想了想^,道:“这件事情里,不是还有一个人吗?”

    李未央这才眯了眯眼睛*,眸中精光若隐若现,缓缓道:“你是说彭达祖?!?br />
    “应该说^,彭达祖本就只是一个棋子,这里面还牵扯着郭家过去的旧恩怨。他敢在宫中与大名公主珠胎暗结,不会真是情难自禁吧*,总是有什么目的的^**。至于后来搀和到这件事情里来*,怕是受到了威武将军的指使*^?^*!痹叶僖幌?,目光一定,望着她微笑,“你看^,咱们是不是应该特别留意一下他呢**?”

    李未央嗯了一声*^^。

    他轻轻挑眉,道:“彭达祖本人^^,你还要见么*^?”

    她抬眼瞄他,嘴角翘起:“有必要吗?他既然已经被威武将军推出来^,就已经做好了必死无疑的准备^,若是能够三言两语供出他义父**,他们也不会选择他了^^?!?br />
    他却摇了摇头,垂下眼睛低声道:“你啊,是怕牵一发而动全身^*,连累到郭家。什么时候^*,那些人对你这样重要了?*!?br />
    “元烈*,有些话我都说过,你心里也明白,我承了人家的情^*,便要做好自己的本分,这是交易,不是感情^?!崩钗囱氲氐?^^*。

    交易?若是交易,昨天那情形之下,你却站在了郭夫人的身边^**,这不像你的个性**。明明对郭家的感情一点一滴地在发生变化^,却还要装作对他们漠不关心^,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肯承认自己的心呢?元烈微微一笑^,不过^^,你的心变得柔软^,对我而言未必不是好事*,所以我也就任由你继续鸵鸟心态^^,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变化**。

    “越西的这位皇帝陛下,似乎有点儿不太正常^?!崩钗囱胱嘶疤?**。

    元烈看了四周一眼*,才轻声回答:“从我半年前回来开始他就是这个样子,好的时候和正常人没什么分别**^,一旦犯病了就异?*?膳?,脾气也像是换了一个人,这种时候,就连裴皇后都不会轻易去招惹他?!?br />
    “他这种情况*^*^,还能主持政务么*?”李未央皱起眉头*^^^。

    “有这么多肱骨之臣,朝政十分稳固*,自然没什么关系。再者^^^,他也不是每时每刻都这样*,只要不发怒……”元烈想了想,这样回答道^^^^。

    李未央轻轻摇了摇头:“身为人自然有喜怒哀乐*,又怎么可能一直不动怒呢^?他这种病^,究竟是什么原因^,真的是因为你娘的死受到了太大的刺激吗?”

    元烈的笑容停顿了一下*^^^,随即回答:“我查了很久**,并且悄悄询问了不少的太医*^,人人都是这样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更何况人在受到巨大的刺激之下,本来就会发疯的*,他能控制得这样好****,已经是难得了?!?br />
    “或许吧*,可我总觉得哪里说不出来的奇怪?!币残砥芟脊鞯乃?^,对皇帝的刺激大到让他发了疯*^^,这都是有可能的。昨天他的那个模样^*,实在不像是个正常人……可李未央总觉得**,这一切没有表面上看来的这样简单。

    “你总是忧虑过多,他疯了也好,不疯也好*,于我们的事都没有妨碍!痹也欢氐统饬怂簧鵡,可抬手却温柔地将一只令牌配在她的腰间^*,长指抚平其上紫络^。

    “这是什么^?”李未央摸了摸那令牌,略显诧异^。

    “有了这道令牌,你可以随意出入我府上*!痹倚ξ鼗卮?。

    李未央闻言^,却是不自觉地唇角含笑*,目光晶莹闪亮:“你不怕别人说旭王对郭家千金一见钟情*,穷追猛打?不怕被我那几个哥哥丢出墙外?不怕别人在利用郭家来打击你**?”

    元烈失笑*^,眼中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采^,缓缓地问道:“我怕过吗?”

    “嗯,倒是没怕过^?*!崩钗囱胂氲焦魏凸氐哪切┧魉?,实在有些好笑*^,也很佩服元烈不屈不挠的奋斗*?*!拔颐魈毂阋龉?,你若再找我^,便——”

    “去郭家爬墙头?!痹已杆俚夭钩涞?。

    李未央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元烈想了想^,却很快扬起更加灿烂的笑容道:“在那些家伙来阻挠我以前,今天是最好的机会*?^*!?br />
    什么机会^*?李未央有一丝惊讶,元烈却笑了笑,道:“你出宫的时候正巧是城外的庙会**,十分的热闹*,我就在宫外等你*,先别回郭府*^^!?br />
    李未央看着他格外期盼的眼神,心头好似有什么东西融化开来*,满满溢了一腔**,轻声道:“你要带我去逛庙会*?”

    他点了点头,望着她^,声音格外温软:“去吗?”

    她笑着点头^,道:“好?^!?br />
    第二日一早*,郭夫人、李未央和郭惠妃一起用了早膳,郭夫人便向惠妃正式辞行^^*?;蒎难鄣琢髀冻霾簧岬纳袂?,面上却是带着笑容*,招手要李未央坐到旁边^,“嘉儿,这一次多谢你了?!?br />
    李未央笑道:“娘娘说的哪里话^,您说过咱们是一家人,跟家里人哪里能说谢字呢?”

    郭惠妃笑着点头*,道:“我原先还担心你在外面长大^**,会不习惯这些人的鬼把戏^,不小心被算计了去*^,若是如此,我真的没办法向哥哥嫂子交代^^。见你这样聪明稳重,我就放心多了^^^?!?br />
    李未央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听到殿外的一声禀报^,“静王到^?!痹淳餐跻踩牍?**。元英穿着一件暗紫嵌金华服^,面上带着笑容^,大跨步地走进来**^。他先是给惠妃和郭夫人请了安^*。李未央微笑*,上前见了礼^,起身将位置让给了他*,自己站到了一边去。元英看了她一眼,笑容反倒是更深了些。他看着李未央道:“这几日^,多谢表妹了*!?br />
    李未央低头笑道:“殿下客气?!?br />
    “我本来想多留她们几日*,可你舅舅不着急,你外祖母都急了^*,来了三封信催促,问我把她的孙女儿藏到哪里去了*!吓得我就不敢留人^,赶紧把你表妹送回去*!”郭惠妃笑着道。

    “外祖母^^?”元英诧异地看着李未央,忽然一笑,眼睛里光芒闪烁*,“原来表妹这样得外祖母的欢心^?!背铝艄鞅砻婧孟啻?,却并不能讨好^^,对人心看得也很明白*,若是李未央不够真心,早就被老太太识破了*。如今她这样喜欢李未央,一则说明这女子是真的很讨人喜欢*^,二则^,就是她对外祖母必定是真心实意的好。

    这人*,怎么就让他觉得越来越惊奇呢*?

    “祖母是觉得闷了*,指望我回去给她解闷*!崩钗囱胫皇钦庋档?***,半点没有在静王面前表现的意思*。

    元英看着她微微一笑,然后转过头对惠妃:“母妃,你真舍得放她走?”

    郭惠妃微笑道:“我自然舍不得^*^,指望着你想法子呢!把人长长久久地留下来才好^!”

    这暗示这样明显,郭夫人干笑两声*,心中叹息一声^,惠妃娘娘是真心喜欢嘉儿,这可怎么好呢*^**?旁人的婚事都好拒绝*,只有元英,不管怎么说都是最合适的人选,这样放弃了实在有点可惜啊……

    “母妃^*,彭达祖已经交给了刑部^,只不过^**,这人也是硬骨头,无论怎么刑讯逼供*,都是不肯交代幕后主使。只说是和大名公主情投意合才会珠胎暗结,并无人主使。儿子已经关照了刑部的人,仔仔细细地看着他*,不要让人暗中动了手脚^*?!痹⒌比徊炀趿斯蛉说奈?*,已经转了话题*。

    “真的什么都问不出来^?”郭夫人蹙眉*^。若是能让彭达祖把威武将军扯出来问罪^*,这件事情才能算圆满^。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他是威武将军的义子,自然是忠心耿耿,什么都不肯交代的,若非如此,也不会让他来做这件事^。但这也是建立在他们互相有深厚感情的情况下^^,若是有人在监狱之中要诛杀他,封他的口^,他还会不会这样坚定的死扛到底吗?我想,应该不会^^*^?!?br />
    她说话的时候*,眸子闪闪发亮^,漆黑得叫人心悸,那模样慢慢地吸引了元英全部的目光。郭惠妃和郭夫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元英明明很赞许,面上却不动声色地道:“话是如此,但这样挑拨离间的做法^*,一个弄不好,反倒弄巧成拙***^**!彼胫?,李未央能够想多远。

    李未央直视着他,笑道:“殿下^*,自然是要挑选好的时机^,好的人选,还要结合对方的心理状态!只要你能够让他相信,他的义父已经遗弃了他^,并且背弃了他们之间的承诺^*,即便是铜墙铁壁^,想要破城也是指日可待**!”

    元英轻轻蹙眉,经她嘴里这么一说出来,听起来十分简单^**,但那人极端狡猾***,想要破城^,怕是不那么容易。

    “事实上*^,这法子我也尝试过^,可他软硬不吃^*!痹⑻玖艘豢谄?*。彭达祖已经立定了必死的信念^,不管他如何尝试^*,甚至告知他不肯说的下场^,对方都无动于衷***。

    “那是殿下没有用对方法^^?!崩钗囱胫涝⑹怨夥ㄗ觀,也不气馁*,只是心平气和地道:“殿下,我只是提出建议^,并不是非要逼着您采纳不可*。若是刺杀一事已经被他看破*,那就应当从他的身世着手。若是你告知他,他的亲生父亲是被威武将军逼入绝境才会殒命的呢^?”

    元英的眼眸轻轻眯起:“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笑得十分坦荡:“我的意思是,战场上刀枪无眼^,威武将军表面上深明大义,用下属的性命来?;ぷ约?^^,也不是不可能的*?*^!?br />
    元英微笑了起来^,事实上,李未央说得虽然不全对*,却也跟现实相差无几^。主动去挡箭,和被动地拉过去赴死,完全是两回事^。但结果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用别人的死亡去换取自己的生存。一线之隔^,天差地别。只是如何透露给彭达祖知道^^,便是一件十分要紧的事了^。

    郭惠妃听了半天^,在一旁笑道:“看你们有商有量的*,我也很高兴*^?!痹⒅岸约味焕洳蝗鹊?,今天居然肯听她说这么多话,眼睛还一直发亮^*,明显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这下她这个姻缘,总没看错了吧^**。

    李未央之前和元烈说的话^,并非是实话,她不过是不希望元烈过多插手这件事^,牵扯进去而已。但是元英,这本来就是他郭家的事情,他应当好好处理*^^。接下来,李未央便一直和惠妃说着话^^,可在隐隐约约之间^,她总是感觉到一道目光紧紧地盯住了她,盯得她汗毛都竖了起来。是元烈^,他的目光总是落在她的身上。

    李未央对惠妃笑着说:“娘娘,现在时候不早,我们也该出宫了*!”她和元烈还有约定。

    郭惠妃点点头,眼底还有不舍:“今后你们要常常入宫来看我*^?^*^!?br />
    郭夫人拉着她的手^,只是跟着点头^。

    元英站起身*^,衣服上面的金线在阳光下光芒耀眼,衬得他一张俊脸更是贵气十足,他的眼光从李未央脸上掠过*,又看向惠妃*,道:“我送送舅母和表妹?!?br />
    李未央不由皱起了眉头^,郭惠妃却已经点了头^*,道:“去吧^*?^!?br />
    宫门口^,郭夫人笑着道:“静王不必如此多礼^?!?br />
    元英只是微笑,道:“这一次还多亏了表妹机警^***,否则连我母妃都要受累^^*?!?br />
    李未央的笑容很淡漠:“殿下太客气了*,我不光是为了惠妃,也是为了郭家*,为了自己^*?!?br />
    “不管是你^,郭家,还是我母妃*,甚至于我,不都是一体的么^?”元英的笑容更加温和,只是这温和之中,藏了更多的善意*。从前对李未央的防备,明显淡了许多^。除此之外*,他的态度也不像从前那样的客气^,显得亲近了许多^。

    郭夫人是个聪明人^,很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元英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表面上总是笑嘻嘻的,心思却让大人们猜不透。他的性格更是继承了郭家的沉稳和越西皇室的精明*,是个真正的笑面虎^。但有一条,他对自家人绝对的全心全意^^,护短的毛病也很厉害^**,只要被他划拨到了?;と?,是无论如何不肯让别人伤害到的*。正因为如此,郭夫人心里才希望他成为自己的女婿。只不过,元英之前对自家的女儿^,似乎并不十分的感兴趣**,郭夫人自己宝贝的不得了,当然希望找个能把郭嘉疼爱到骨子里的*,所以也不勉强*。现在瞧他的态度发生了转变^^,不免也跟着暗自高兴*。

    可是看女儿神色淡淡的^,仿佛无意于元英^,郭夫人又有点担心。

    马车里^,她试探着问李未央道:“嘉儿,你是不是不喜欢静王殿下^^?”

    李未央翻了一页书^,抬起眼睛^,道:“娘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郭夫人有点犹豫^^,道:“你的姑母昨天晚上,又一次提起你们的婚事。嘉儿*^^,你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静王相貌堂堂^,文武双全*,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若是将来把你嫁给别人^**^,娘始终会放心不下^*,但是静王就不同了^。在家中的时候^^,其实你祖母也再三提起过^,娘都含糊过去了,但这次进宫后娘娘特别喜欢你^,眼看这门婚事也很合适*,娘就想要问一问你的心意*?!?br />
    李未央放下了书^,看向郭夫人,对方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心和疑虑**,随后***,她笑了起来^^^,道:“娘希望我嫁给他吗?”

    郭夫人顿了顿,才慢慢地道:“是的^,娘希望你嫁给他^,因为他是一个很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我不必担心将来你的夫君对你不好……哪怕你不小心犯了错*,他看在我们的面上,看在他母妃的面上*,也都能包容你;橐霾皇且蝗樟饺?^,要的就是一生一世对你好!?br />
    李未央微微一怔,随即握了握郭夫人的手**,道:“我知道娘的心*。只是*,静王是个好人,却未必是个好夫君。他可能一辈子对我相敬如宾^,就像二哥对二嫂^,可他却做不到像爹爹对娘亲这样,是不是*?”

    郭夫人吃惊地看着李未央^*,慢慢眼睛里涌现出一丝讶异:“你以为静王不喜欢你?”她早就看出来了*,元英喜欢嘉儿,也许刚开始他有点无可无不可,但他今天主动提出要送他们出宫*,这就是一种姿态了^,嘉儿这么聪明,难道看不出来吗*?

    郭夫人没猜错^,李未央在感情方面很漠然^,静王的表现如此明显^*,她却无动于衷。此刻^,她听到郭夫人说的话,只是微微一笑,道:“最重要的是,我不喜欢他^*!?br />
    郭夫人愣了愣^,叹了口气,道:“娘早该猜到了**,嗯*^*,不喜欢就罢了^,娘再替你选别的^*?!?br />
    没有半个不字,就这样轻易答应了*^。若是换了别人^^,恐怕根本不会问过女儿的意见,只要父母亲看着觉得门当户对,于两家彼此有利,便算是一桩好婚事了*,可郭夫人听她说一句不喜欢*,便立刻点了头*,这世上怕是再也没有比她更好的母亲了*。李未央微笑,却依着郭夫人的肩膀^,轻声地道:“娘,谢谢你?*!闭獠皇撬那咨盖?**,是小蛮的,可她却对自己这样好^,好到超过了预期*,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傻孩子*,我们的意见不重要,你的幸福才重要。娘再喜欢,也不能代替你跟那人过一辈子^。不过^,你真的喜欢那旭王的话,娘会让你爹好好打听一下这个人*,毕竟来历不明的^,老旭王在的时候还好^,他不在^,怕是没有人能压得住这个小子^。若是你真的要嫁给他,还得好好想一想才是*?^**!惫蛉司龆ㄓ没罕?*^,嘴巴上说得很好,对待元烈和元英一视同仁^,实际上还是偏向静王多一些*。

    李未央失笑^,道:“我刚刚回到郭家,娘就这么希望把我嫁出去吗**^?”

    “当然不是**!”郭夫人握紧了她的手*,道*^,“娘巴不得把你一辈子留在身边才好**,好*,我不提婚事了^*,咱们以后再说?!?br />
    马车一路出了宫,李未央听着马蹄声*,却有些出神^。元烈应该在宫门口等着*,可他应该瞧见元英了吧^*,现在,果真不是见面的时候。

    马车还是停下了^,在出宫不久后的一条岔路口,旭王元烈站在道中间^,笑得温文儒雅*。原本他在宫门口拦路^,元英却装作没有瞧见,他索性打马从小道走^*,更阴险地命人拉了一头牛车过来^,硬生生挡住了郭家的马车。

    元英坐在马上^,似笑非笑道:“旭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我刚才便让静王停下^^,偏偏你眼神不好*,怕是没瞧见^?”一身华服的男子笑得优雅,俊美绝伦的面孔上带着一丝嘲讽。

    元英挑起了一边的眉头^^^,他刚才故意装作没瞧见元烈^**,对方居然还这么不死心,这么不知趣^!他知道宫里头如今都在传说,旭王元烈对郭家小姐一见钟情,拼了命地追求她,众人都十分费解*^,这郭家小姐虽然长得漂亮***,但也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那裴宝儿才是越西第一美人*,怎么没见旭王看上裴宝儿^,反而对一个郭小姐穷追猛打呢*^?元英原本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他当时没特别看重这门婚事,可是现在*^,不知怎么的他看见旭王就是不舒坦,更加不喜欢他接近郭嘉。

    “不是没瞧见,只是我舅母和表妹急着回府^,不好停车。不知道旭王又有什么急事?”元英不以为然地道。

    元烈的笑容很灿烂:“我和郭小姐已经说好^,一起去看望故友,怎么,静王不知道么*?”

    元英的面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旭王的话仿佛特意告诉他^,他和郭嘉十分熟悉*,这种感觉^^,他不太喜欢^。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他发现自己有点在意这个表妹*,也许^*,不是一点点^^^。随后^^*,他被自己的心思吓到,郭嘉虽然生得美貌^,可也还没有到能够撩拨他动心的地步^。此刻的元英说不清自己的心思^**,便有点心烦意乱。他不是前几日还怀疑郭嘉么,为什么他好像有一点被她那种神采飞扬的神态迷住了呢……

    然而^^*,车帘一动**,却是赵月跳下了马车^*,见到元烈立刻露出高兴的模样:“旭王殿下^*,小姐吩咐了^**,请你在前面路口等^?*!?br />
    这就是答应了——元英的俊脸微微沉了下来。

    “静王殿下是不是一起去*?”元烈微笑着看向他,这个时候才像突然想起来一样,笑着拍拍头,“呀^,我怎么忘了^,好像静王还要护送马车回去^^,那就有劳你送郭夫人回府了^*?!?br />
    元英毕竟是出了名的笑面虎^*^,他的眼里闪过一抹暗色^,温和地笑笑*,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李未央向郭夫人说了只是去看看永宁公主,郭夫人点了点头^*,亲自送她下了马车*,随后看到静王面色冷淡*,便叹了口气**,道:“英儿^^^,不是舅母不帮你,只不过……”只不过^,这旭王实在难缠。

    元英只是微笑,道:“舅母^,我都明白^。只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旭王这样的人*,未必有定性*^,表妹年纪轻*,怕是还看不明白***,需要舅母在旁边多提点*?^*!?br />
    郭夫人心头又叹了口气*^,面上却笑道:“这是自然^,我心里还是帮着你的?!被笆钦饷此?^,她却看了一眼旭王的背影,那孩子长得太俊朗^,这点可是谁都无法匹敌的*,女儿也许看中了那张脸*?要是那样^^,可就没法子了*。

    元英笑容更加和煦^^,殷勤地扶着郭夫人上了马车*,道:“舅母小心*。说起来*,我已经很久没看到外祖母,今天也该去陪一陪她^*!?br />
    郭夫人上了马车^*^^*,若有所思地看了元英一眼^*,这个侄子,既然对嘉儿动了心思^,怕是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唉,从前找不到女儿的时候犯愁^,现在女儿到了出嫁的年纪还是犯愁。不管是静王还是旭王^^,怕都不能轻易拒绝*。

    庙会很热闹^,到处都是人^,也有不少千金小姐带着面纱^,身边丫头和护卫环绕^^,更多的却是坐在轿子里光明正大地看着街上的人群*。李未央的面上也带着面纱**,赵月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当然*^^,郭夫人不放心的情况下,还特地派了四个护卫跟着,这样的阵仗^,实在不适合两个人独处^**。元烈却并不在意,长臂一垂,袖子便落下来,将他二人的手覆住*,让人看不出。

    耳边人声嘈杂,有小孩儿从二人身前飞跑过去^,笑闹穿行不断^。李未央有些吃惊地看了他一眼,他却只是微笑道:“人太多,不小心会走散^?!?br />
    她哑然^,却因为周围都是人,不能拒绝,他的手指轻轻地弯了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隐约有些发烫。

    一路走过,不少的小贩都在叫卖^,有人眼尖^,直喊李未央过去:“这位夫人*,这簪子最配您,这位公子*,替你家娘子买一个吧!”

    元烈明显心里很高兴,表面却要不动声色*,拉住李未央过去^,把小摊上的东西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最后选了一只雕刻着月牙儿的簪子*^,虽然材质不是最好,样式却极为别致*,他丢了一锭银子,便把簪子戴在了李未央的发间*。

    小贩看到银子,眉眼都笑开了花*,道:“这位公子真是大方^,夫人好福气??!”

    李未央脸色不由自主地发红,尽管她想说对方误会了^*,可元烈却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虽然这里很少权贵来逛^^,可若是万一遇上什么人*,他二人又要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坐实那些谣言么*?郭家的女儿和旭王……李未央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继续拉着往前走去。

    “你——放开^,”她皱眉,终究下狠心道*。

    他回头望着她^,那琥珀色的眸子清冽慑心^,叫人心中惊动。但他却没说什么^,只是微笑道:“我要是放开^^,你会被人群挤散的。等到了人少的地方我便放开^?!?br />
    李未央无奈^,一路上无数人将目光放在元烈的身上*,他如今虽然毫不张扬**,在人群当中也是与众不同,尽管他们不知道他是谁,却被他的俊美惊动,尤其是那些姑娘们*,看向李未央的眼神几乎要把她的面纱射穿^。李未央不喜欢这样的注视,眉头微动*,又侧头看了看他。

    这样的男子,又有谁敢言能将他独占独享?她李未央么?

    手心微微发冷,却不知道心头充斥的是怎样复杂的心绪。

    他一路向前走,余光却在注意着身后的动静,那四个郭家的护卫,一直悄然尾随着,盺^;ぷ爬钗囱隵。微微一笑*^*,他的眼中掠过一丝狡黠^,突然向距离最近的赵月使了个眼色^,随后从袖子里丢出一把银锭子*,飞快地洒向身后,一瞬间,数不清的人便尽数聚了过来,拼命地在地上争抢银子。他毫不犹豫^,大踏步地拉着她越过人群^,一把拐入旁边僻静的小巷,李未央惊讶*,却见赵月和那四个护卫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挣脱出来,赵月却像是故意引错了路**^,向另外一边走去**。她刚要说话^,却见到紧随五人之后,竟然又有一行人尾随而去^。

    元烈笑道:“瞧见了吗?”

    李未央蹙眉,道:“你这是做什么*?郭家人找不到我^**^,定然会出大事的^!”

    他笑眯眯地道:“我就是想要甩掉那些跟屁虫,那里面不全是你娘派来的人^^,最后面还有七八个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那几个人的背影*,若有所思道:“他们的确不是郭家的人^^*,我从未见过他们!?br />
    元烈笑容满面**^,道:“也许是静王呢^*?”

    “静王^**?他派人跟着你做什么*?”李未央毕竟不懂武功*,更何况元英有什么理由非要跟着他们^*,“莫非他怀疑我们别有目的?”在她看来*,这是唯一的理由*。

    那七八个人寻错了方向^,已经又向这里走过来*,元烈一把拉过李未央,避入一旁的木箱之后,高大的身影将她牢牢罩住,让街外窥不见这一角。

    那群人四处在人群之中搜索^,李未央远远瞧着^*^^^,心一下子猛跳起来^^**,抬眼又去望他*。

    “他不是怀疑咱们,他是想要知道我们在一起^,做了什么*!彼⑿?,却突然低声叫她:“未央*!?br />
    他仿佛越靠越近,笑容也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我想,你在宫中的所作所为*,已经做的太好了*,不但成功打消了静王的疑虑^,还让他对你起了不该有的心思?!?br />
    两家联姻本来就是长辈说好的事情**^,若是换了小蛮*,会真的成为静王妃么^?李未央叹了一口气^**,不管小蛮会作何选择*^,自己不是她^*,绝对不会嫁给静王的^。她不由蹙眉:“不过是……”

    话未说完*,他却突然手一伸,掀开了她的面纱^,低下头,一下子寻到她的嘴唇^*,舌尖滑进她的齿间*,拼命似地吻她咬她^,像是要将这些日子以来的诸多思念尽泄于这一刹。李未央吃惊,还来不及拒绝^^*,心却跟着一点点烫起来^*。这不是他第一次吻她^*,可这却是他最凶狠的一次*,仿佛要把她整个人吞下去。

    外面人来人往^,也许不知什么时候便会有人走进来,看见这一幕^*^,若是如此*^,等待她的便是数不尽的麻烦。手原本要推开他,可是在这种让人浑身发软的亲吻之中^*,她却一时忘记了拒绝^,竟然任由他这样放肆。

    有一种东西**,他们彼此之间都很明白。这样的依恋,这样的信任^**^,她不会给别人*,他也如此^*。只是,她有足够的信心去报仇^**,却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好好守住一份幸福。

    “哪怕下一瞬就会被人撞见^,哪怕整个郭家都反对*,便是明日就要遭天下人唾骂^*,我亦不会放手^?!彼貌蝗菀撞欧趴?,轻声地喘息着*,这样在她耳边说道*。

    不会放手——她轻怔*,却远远听见寻她的人已经回来*,不断地在人群之中搜索*,面上的焦虑和恐慌透过重重人群都能发觉。她轻轻叹息一声,蒙上了面纱,道:“咱们回去吧^*?^^!?br />
    元烈看着她,只是微笑,道:“我陪你回去*?!?br />
    她的心是冰冷的蚌壳,不论是怎么样优秀的男子都没办法打开一条缝隙**。他如此,元英也是如此。他们唯一不同的是,他比元英早了那么多年认识她^,他知道她的心关闭的有多紧^*,知道她的软肋在哪里^,更加知道无论如何她都舍不下他*,这就足够了*。他有时间**,有耐心^**,有信心^,一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打开她的心,慢慢融化她的蚌壳^,至于元英,永远都做不到。

    回到郭府^^,郭澄立刻迎了上来,满面笑容道:“不好意思旭王殿下*,今天是我们家族聚会,怕是不方便接待外客*?^^!?br />
    家族聚会^?元英也参加?元烈微笑微笑再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了,改天再来拜访^!?br />
    郭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其中心中十分爽快^,他和郭敦好不容易堵住了地道**^,却发现元烈竟然收买了府中的婢女**,乔装改扮了进府,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他原本还保持着中立的态度*,现在也看不下去了。在他看来^,元英虽然也需要防范^^,但总比元烈这种打不死的害虫要好得多。

    不耐烦再看郭家兄弟这种皮笑肉不笑的神情^,元烈向李未央微笑^,眨了眨眼睛,随后转身^,翩然离去^。

    李未央失笑^,道:“三哥^,你一定要用这种态度对待客人吗?”

    郭澄笑容还是那么亲和:“妹妹,你涉世不深,容易被小白脸骗走*,若是真的有这种情况发生*,娘会多么伤心啊,你想想看^,我说的对不对*?”

    说的是很对,只是没有什么说服力^*。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三哥^,你想的真是太长远了*?!?br />
    郭澄非常厚脸皮地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是为了你好啊^?!彼底?*,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郭敦^,道:“对不对^*?”郭敦是最反感元烈的人,相反,他觉得妹妹嫁给元英才是最合适的*,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李未央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对兄弟。

    元英在大厅里坐着喝茶,听着这郭家人的对话,微笑不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能够赢得全部郭家人的好感,可元烈就很难做到,所以他想要冲破阻碍靠近李未央*,只怕难得很*。

    就在这时候*,郭导风尘仆仆地走进了大厅,那一抹招牌式的懒散笑容挂在唇边^*,令人见之而生亲切之心^,他瞧见大厅里的情形*,倒是并不惊讶,满面微笑道:“妹妹,刚才外面有人送来一个箱子^,说是要送给你的^*,我就命人抬进来了*?!?br />
    众人都愣住^*,郭澄面上奇怪道:“这不是过年过节,送的哪门子礼物?”难道又是贼心不死的元烈^?*!怎么可能——他刚刚才被自己踢出去。

    箱子上贴了封条^,李未央看着^^,不知为什么心头却有一种奇怪的预感*,她慢慢地道:“五哥知道是谁送来的吗^?”

    郭导摇了摇头*^,道:“这……门房说是早就送来了,却因为指明是送给郭小姐的*,所以没有人敢打开^?!?br />
    李未央想了想*,吩咐赵月道:“打开吧!闭栽卤闵锨叭コ读朔馓?*,刚掀了箱子*,就忍不住惊呼出声**。

    李未央向前走了一步,郭澄却一下子拦在了她面前:“不要看*^!”郭导也反应了过来*,迅速地将箱盖放下***^,可是已经晚了^**,李未央看到了箱子里的情景^。

    “五哥,请你打开箱子^?!崩钗囱氲纳艉芮坑?。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郭澄显然也是十分的意外*,此刻不得不这样道。

    李未央眼眸间似拢了一抹淡淡的冷漠*,声音却强行压抑着惊怒:“三哥!”

    这一声^,却让郭澄微微一震^,然而*,他咬紧了牙关^^,道:“我都说了,你不要看*!”

    这时候^*,原本坐在一旁的元英却站了起来*,慢慢地走过来,推开了郭澄^*,道:“不必拦着^?^!惫尾⒎悄茄崛蹩善鄣呐?,从在宫中的时候他就看出来了。当然^,郭家兄弟的所作所为是完全是出自对她的爱护,但这种爱护若是违背了她的心意^,在他看来是没有必要的。

    郭敦恨恨地瞪了郭导一眼,郭导也是无辜*,他以为箱子里是谁送来的礼物,毕竟这情景并不少见^*,到处有人在给郭家小姐献殷勤,便是那旭王也不知做了多少回这种事^,他只以为又是谁送来的宝贝,却想不到竟然会出这种事!谁竟然敢在背后捣鬼^!他叹了口气,将那箱子又重新掀开^*。在箱子里横尸的男子,极其俊俏的容貌青白交错**,眉眼之间又有几分英气*,眼睛大睁着*,瞳孔已经扩散了*,变得十分可怕^*。

    这张脸,李未央当然不会忘记,温小楼……

    小蛮最亲密的朋友*,为了她报仇不惜一切代价的,温小楼……

    他的身上满身乌紫^,是酷刑的痕迹,伤痕累累不说^,很多地方已经见了骨头^,十根手指甲都被剥掉了,鲜血淋漓十分可怖,想也知道生前受了多大的折磨。

    郭澄皱起眉头,他也认得温小楼*,他记得郭夫人说过,若非此人**,恐怕还找不到妹妹……所以郭夫人投桃报李^^*,将他引荐给不少人家,他成为大都红透了半边天的名角儿??墒侨缃?^^*,却这样死在了这里^,还被弄成这个样子送来给李未央看*。对方显然是知道李未央和温小楼的交情,故意送来的^,到底是什么目的*?

    李未央看了一眼**,淡淡地道:“将温老板好好安葬吧**!?br />
    她的眼前^,却不知怎么浮现出小蛮和温小楼站在一起的画面。她记得小蛮说过^,怕她死了以后^,温小楼一个人会寂寞*。

    说实话^*,她不喜欢温小楼^***^,非常的不喜欢*,因为这个戏子太过敏锐,太过狡猾*,太过冰冷^,骨子里和她李未央是一样的人。所以他们之间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是合作者。在报完了元毓的仇恨之后^^,温小楼便辞别了她*,寄居在那收养孤儿的宅子里^^,每日里唱戏得来的钱财,全部用在那些孩子身上*。

    李未央知道,他和自己走得近绝没什么好处,所以也就命人多送了一些财物去*,原本以为,他们不会再有交集*。

    可是现在**,有人杀了温小楼*,并且送来了她的面前。

    她想,她知道这是谁,这世上她的敌人很多*,但知道她和温小楼之间关系的却不多,除了曾经在戏院出现过的那个人^*,只有他^^**,而已。

    ------题外话------

    把文章放进存稿箱,已经晚上一点了*,我想说*^^,童鞋们,给力地把月票交出来吧!ps:不要指望出现血腥残酷画面^*^,编辑大人说了,要河蟹**^,一切都要河蟹^,要积极向上^,充满阳光^。

    编辑:我觉得*,给女主送人头这种事^,你干了很多回吧

    小秦:有吗*,我是不是反复干这种事?我是青年痴呆患者,不记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9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97 有女难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97并对庶女有毒197 有女难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9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