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大名之疯

    大名公主的尖叫划破了依兰殿的寂静,原本在外头等候的宫女们对视一眼,心头直叫不好&&,飞奔一样地冲进了院子&&。院子里空无一人,只剩下李未央和……一旁躺在血泊里的大名公主&&。

    就在刚才&,湘王和另外两名护卫已经从后门离去,根本容不得李未央阻止的时间&,不过,她也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宫女扑到了大名公主的身边,哭泣道:“公主,您这是怎么了?”

    大名勉强着撑起来&,却是气喘吁吁&&,血泪满面&&,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指头指着李未央&,颤颤巍巍道:“杀人……杀人凶手……她是……”话还没有说完,便已经晕了过去。所有的宫女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其中一个尖叫起来:“快,快去请太医!”与此同时,湘王带着人从正门进来,仿佛刚刚瞧见这一幕&,无比惊讶道:“这……这是怎么了?!”

    宫女指着李未央道:“郭小姐,是郭小姐把我们公主推下了楼梯!”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戏演得果真不错?&!?br />
    湘王已经不复刚才那温柔多情的模样,只是阴森地道:“还不把郭小姐扣起来!”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湘王殿下,若要问罪,只怕你还不够格,请把能定我罪的人请来吧!”

    湘王见她神色并无多少慌张&,心头也是一怔&,如今众目睽睽之下&,自然要名正言顺地给李未央定罪才好&&。他回头&&,大声道:“还愣着干什么&&&,不快去!”众人一阵惊慌不安,拼了命地夺门而去,几乎顾不得宫廷的仪态。

    湘王走近了李未央&,压低声道:“郭小姐,若是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敝灰愿来竺鞲乃捣?,只说自己是无意从楼梯上掉下来摔糊涂了&,事情还没有那么严重。到了这个时候&,郭嘉应该知道如何选择对她才是最好的。

    若非郭嘉容貌美丽&,又聪明厉害,他不会再给她这最后一次机会&,希望她能识趣地把握住&&。

    李未央只是淡淡道:“很抱歉,我不会再有第二个答案给你?&&!?br />
    湘王脸上最后的一丝笑容消失:“那你就等着天牢吧?&!?br />
    郭惠妃带着郭夫人、南康公主迅速地赶到,南康公主正想方设法藏礼物,却不知道这里已经出了事,看到院子里的情景&&,整个人都惊呆了。很快&,裴皇后、胡顺妃也接连赶到&。

    太医早已为大名公主处理了伤口&,此刻大名已经醒过来,坐在床上掩面痛哭,仿佛不胜恐惧的模样,裴皇后略微皱了皱眉头,道:“这是怎么回事?”

    大名公主大声啼哭&,用帕子掩着面孔道:“娘娘&,大名险些就见不着您了!”

    裴皇后见她哭得梨花带雨,表情极为不悦&,淡淡看了一眼湘王,道:“究竟出了什么事?”

    李未央从刚才开始就静静地坐着,凝望着床上痛哭流涕的大名公主,和眼底略带得意的湘王,只是不动声色&。

    湘王轻声咳嗽了一下&,道:“大名,这事情是你亲眼所见,还是你说给娘娘听为好?!?br />
    郭夫人疑惑地看了一眼李未央,又看看南康,眼底多了几分担忧。只是这种场合&,她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还不能多说什么&。郭惠妃已然坐到一边,接过宫女递过来的茶水,面色镇定。

    胡顺妃矜持地坐着,抬起手中的绣帕,仔细地擦拭着嘴角的口脂,实际却是在掩饰笑意。当听到依兰殿出事的消息时&,她的脸上已然绽开明艳不可方物的笑容&&。这是一盘你死我活的棋&,终究,只有胜了的一方才能生存下去。郭惠妃,你可不要怪我无情。

    裴皇后面色冷淡地看着大名公主,道:“说吧?!?br />
    大名公主咬住下唇&,浑身发抖,仿佛满含挣扎&,但最终&,还是开了口道:“我今儿本是约了南康妹妹、郭小姐一起来看望怀庆&,在半路上,南康妹妹突然说要送给惠妃娘娘的礼物出了错,便抢先一步离开了&,说很快就会回来。我就和郭小姐来了依兰殿,因为怀庆妹妹向来喜欢清静,连伺候的宫女也少,我们不敢打扰,便将宫女们都留在外头&&。进了门之后,却发现没有宫女伺候&,我想着不好怠慢了郭小姐&,便先去寻人,郭小姐听说这后面有个湖泊,便要去散散心……我听了信以为真,谁知刚走到二楼走廊转角,我便瞧见了那湖边上&,郭小姐已经和怀庆遇上了,却不知怎么起了争执,我离得远,什么也听不清,便想要去劝解,谁知却看见郭小姐突然推了怀庆一把&,怀庆掉下水,还拼命挣扎……”

    裴皇后声音中带了一丝惊异:“怀庆公主怎么了&?”

    大名掩着脸痛哭&&&,仿佛伤心到了极点:“她……就……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裴皇后厉声道:“还不快去后面的湖泊看看&!”

    不多时便有太监面色惨白地来报:“娘娘&,怀庆公主殿下……已经……已经溺死在湖里了&!”

    大名公主的哭声更大了&,胡顺妃瞧了她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诡谲,慢慢地道:“竟然真有此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郭惠妃的面色如常&,只是静静喝着杯子里的茶,郭夫人的面色却现出焦虑&,几乎控制不住地道:“满口胡言乱语,我的女儿为什么要去谋害公主殿下&!”

    大名看着郭夫人冰冷的面容,仿佛受到了惊吓,下意识地往后面缩&。她原本就生得楚楚可怜,这下更显得极为惊恐了。胡顺妃站起身,主动挡在床前,一张艳丽的面孔带了三分嘲讽,道:“郭夫人&,你这是干什么?明知道大名公主受了伤&,你居然还恐吓她?&&&!”

    郭夫人气不打一处来:“我哪里有恐吓她&?&&&!我不过是想要问清楚真相&&!我的女儿刚刚进宫没有几日&,为什么要谋杀跟她无冤无仇的怀庆公主!”

    南康公主完全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看着一屋子的人,几乎都呆住了。

    裴后唇角的笑容微微一滞,看着大名公主&,道:“你说清楚一点?!?br />
    大名公主本来就是弱不胜风的体态,此刻凄楚地摇了摇头:“我站得远,又听不见他们说话……哪里知道是为什么呢?”

    胡顺妃盈盈一笑&&,那笑意却似带了犀利的寒气:“既然动了杀心,必定是有什么缘故的&,咱们不妨把这宫里头的人都审问一遍&,说不定就知道答案了&?&!?br />
    裴后姣好的长眉轻轻一挑&,疑道:“这宫里的人&?”

    胡顺妃恭敬地笑道:“是啊娘娘&,郭小姐么&,咱们自然不敢审问,可是这宫里头的宫女太监当然是能问一问的&?!?br />
    裴后看着郭惠妃&,道:“妹妹以为如何&?”

    郭惠妃面上含着笑&,眼中却一分笑意也无&&&,眸子里的光尖锐而冷清:“方才顺妃说了,要彻查到底,不能姑息养奸,既然这样,不能不仔细问一问?!?br />
    郭夫人惊讶地看了惠妃一眼,不知她为什么还能保持镇定。这可事关郭嘉的生死??!

    裴后的目光在惠妃面上逡巡着&,一时却也吃不准她到底是真的无所谓,还是故意装出来的镇定。她很快便转开目光&,微微一笑,曼声唤道&,“来人!”

    一旁的女官答应着走上来:“奴婢在&?!?br />
    裴后淡淡道:“把分在依兰殿的宫女太监全都捉起来,一个不落地问清楚&?!?br />
    李未央冷笑,刚才整个依兰殿都是空空荡荡&&,分明是故意支走了人,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了吗?

    依兰殿的宫女太监统共不过八名,连李未央在郭家的规格都不够,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些人或是自称被公主遣出去做事&,或是去了别的地方&,横竖都没瞧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这群人都被拖出去询问,足足半个时辰&,打板子的声音不断&&,终于&,女官重新带着一个宫女进来,行礼道:“娘娘&,公主的贴身宫女翠柔招了&&?!?br />
    裴后看着跪在下面战战兢兢的翠柔&,道:“到底怎么回事?”

    翠柔脸色煞白,“奴婢……奴婢刚才猛的想起来……只是奴婢不敢说……娘娘先饶恕奴婢的罪过&!”

    “你说吧&,恕你无罪&!”裴后慢慢地道。

    翠柔拼命磕了两个头&,道:“公主那日去惠妃娘娘宫中&,出来的时候却见到一个年轻男子和郭小姐站在一起十分亲密的模样,公主当时没有留意&,只以为是一般的护卫,后来听说捉住了中郎将和郭小姐的婢女,才想起来——那人就是中郎将&!”

    事实上&,当胡顺妃设计那出戏的时候,真正的怀庆公主已经死了,又哪里来的机会去“想”&?只是现在根本查不出怀庆的真正死亡时间&,对方掐准了一切&,把事情冤枉在李未央的身上&。

    “翠柔,你可敢与那彭达祖对质&&?”若是翠柔真的瞧见了对方&,那么彭达祖要掩饰的就绝非和婢女有染这样简单&!胡顺妃微笑道&。

    翠柔低下头去,不敢瞧主子们难看的脸色:“奴婢敢&?!?br />
    “好了,带她下去!”裴后挥了挥手&。

    半个时辰之后,便有护卫来报:“娘娘&,彭达祖已经招认&,那婢女赵月是为了她的主子来的&,他的秘密情人也是郭小姐?&!?br />
    一切掐的刚刚好,郭夫人的脸色已经褪尽了最后一丝血色。

    胡顺妃冷笑一声&,望着李未央道:“原来如此&,郭小姐是怕对方想起来那彭达祖去过,才会要怀庆公主缄口不言,可是怀庆这孩子耿直&,怕是没有答应你&,你才动了杀心——”

    李未央并不畏惧,迎着她的目光&,定定道:“胡顺妃&,这边大名公主才指证了我谋杀怀庆公主&,翠柔就想起曾经在惠妃宫中见过郭达祖&,然后那郭达祖就招认了&,他晚不认,早不认&,偏偏认的这样巧合&,不觉得奇怪吗?”

    胡顺妃立刻道:“这还不是为了替你这个高贵的小姐掩饰么?人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郭小姐看起来这样高贵典雅&,却想不到先是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再是杀人灭口,可怜的怀庆公主&,还把你当成朋友,分明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我劝你一句,人赃并获&,你还是认了吧?!?br />
    李未央面无表情地道:“是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认,我没有做的,叫我怎么认?!”

    裴后的眉头微微皱起,面容却还是那么高贵&,仿佛高高坐在云层之上的菩萨一般慈悲:“郭小姐,人常说有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若是认罪,我会给你留一点余地&,算是全了郭家的体面,若你知错不改&&,死不承认,那就只能将你交给刑部了&&?&!?br />
    交给刑部&,等于是颜面扫地&&。郭惠妃不觉微微作色&,冷笑道&,“你们联合起来冤枉嘉儿,还叫她说&,说什么呢&&?”

    裴皇后微微闭目,道:“惠妃妹妹,怀庆是个多么善良温和的孩子&&,从来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这一回遭遇这样的不幸,只要是个人看着都会觉得心寒。如今人证是大名和彭达祖,以及那宫女翠柔,你说别人冤枉,他们又和郭小姐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冤枉她呢?我知道你心疼郭嘉,但错就是错,不能因为她出身郭府就从宽处置&&&?&;城毂暇故且还?,郭嘉的所作所为&,已经严重羞辱了皇室的尊严&,她招认&,便是一杯毒酒&&,此事我做主,也不会传出去??扇羰遣蝗?,那就对不起你了&,我只能将她交出去&?&&&!?br />
    这话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以至于众人都纷纷点头。

    郭惠妃却不瞧义正言辞的皇后,只是向着李未央道:“嘉儿&,你怎么说?”

    李未央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口中不急不忙地道:“嘉儿虽然没有在郭家长大,可却绝对不会做出有损郭家名声的事情&,请娘娘信我&?!?br />
    胡顺妃怒道:“你还是死不认错!那就不要怪宫规无情了&&!”说着&,她一挥手&,便有太监取过一旁的荆棍,道一声“得罪”,立刻便要对着李未央的身上打下去&。

    郭夫人想也不想扑了过去,?;ぴ诶钗囱氲纳砗?,郭惠妃厉声道:“阿江!”那叫做阿江的太监飞身上去,一把抢过了荆棍,动作迅猛地连击数下&&,原本预备对李未央动手的太监惨叫一声,几乎没晕倒在地,后背鲜血淋漓,简直惨不忍睹&。

    胡顺妃面色一变,怒声道:“郭惠妃,你干什么&?!”

    郭惠妃冷冷一笑&,道:“干什么?还未定罪你就敢随便动手,当宫里头是什么地方&?你胡家的刑堂吗?”

    李未央瞧了一眼那落在地上的荆棍,足足有两指粗,上面利刺突起&,不断地往下滴血,若是刚才落在她的身上,怕是不死也要残废&。胡顺妃竟然嚣张到了这等地步,是吃准了她没办法翻身吗?!

    郭夫人惊魂未定地看着,死死握住李未央的手不肯放松&,李未央握了握她的手&,温言道:“娘,我没事?!?br />
    郭夫人既惊且忧&,面上更是怒到了极点:“胡顺妃&,你欺人太甚&!我郭家的女儿岂是你可以伤的!”

    胡顺妃优雅地扬起细长的眼眸,唤道:“郭夫人&,你可别吓唬我&,这么大的罪名我承担不起&!我打的不是郭家的女儿,而是谋杀越西公主的犯人——”

    郭夫人厉声道:“尚无定罪的情况下,你们怎么可以胡乱伤人?&&!便是要定罪,也该陛下亲自下旨,或是刑部来问案!”

    一声音笑道:“听郭夫人的意思&,是觉得皇后娘娘统领后宫的权力不存在么?”

    此刻湘王的这种笑声&,听起来格外的犯贱,让南康公主怒气顿生恨不得冲过去狠狠踹他几脚&。她恨恨地盯着湘王,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悔恨,如今这局势她再傻瓜也看出来了,分明是大名公主先后设计了怀庆和自己,故意营造出这样的假象。她转头看着大名公主,几乎控制不住红了眼睛:“大名姐姐,你到底为什么要编造这样的谎言呢?”

    三米的高度虽然不会摔断腿,但大名的伤势也是不轻,更别提还要强撑着来演这出戏&,也算是很不简单了&。此刻&,她满脸湿腻腻的冷汗黏住了头发,凄楚之中仍喃喃道:“南康,我说的都是……真的……”她话未说完&,人仿佛要痛晕了过去。

    胡顺妃心头暗赞大名演技之逼真,随后走了几步&,笑吟吟地睨着李未央&&,声音十分惋惜:“郭小姐和中郎将本就年轻不懂事,所以犯下这滔天大错,如今东窗事发,铁证如山&,百口莫辩,郭小姐&,你还是乖乖认罪吧&&,娘娘宽大为怀,也会留下你一条全尸……”

    郭夫人握紧了李未央的手&,她没想到进一次皇宫竟然会闹出这许多事情来,早知道——她们还不如早日回去&&,也免得这群人个个都使出坏心思。一出一出轮着来,非要迫死郭嘉不可&!对方这样做,针对的不是郭嘉本人&,分明是在对付郭府??!她咬牙切齿,几乎恨不得给胡顺妃一个耳光!

    整个气氛都凝住了,人们紧张地看着&,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裴皇后刚要开口,却听见李未央微笑道:“顺妃娘娘和大名公主全部说完了吗&?”

    胡顺妃愕然,随后皱眉:“你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笑了笑&,道:“若是你们已经把能说的都说完了,那接下来就轮到我说了?!?br />
    胡顺妃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难道郭嘉还能有什么翻身的法子吗&?她挑起眉头,冷淡地道:“你有什么好说的&?”她相信这个计划虽然不能说是完美无缺&,至少从现在看来,郭嘉绝对没办法翻身。

    李未央的神色平常,一双眼睛却是黑如点漆,闪闪发亮:“别说我是进宫来做客,就算我要跟人偷情&,也没必要在连路都不太认识的情况下就和人幽会&,更何况我明明知道大名公主就在附近&,还做出杀死怀庆公主的蠢事——请问,这个世界上真有这种愚蠢的人么?”

    湘王不动声色地道:“或许你是被那彭达祖的甜言蜜语蒙蔽的头脑&,又或许你是失手才杀了怀庆,这都是有可能的不是吗&?毕竟若是私情暴露了,你的名声就将毁于一旦了?&!?br />
    李未央抬起一只手,打断了他:“不&,一切都是因为大名公主在撒谎&?!?br />
    大名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捏紧了&&,为什么现在李未央还能这样镇定,明明一切都已经证据确凿了!

    “大名公主&,你从一年前开始便经常亲手做鞋袜,还悄悄派自己的贴身女官送出去&,到底是送给谁的呢?”李未央微笑着道&。

    “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大名公主顿时瞪大了眼睛&&,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异样&。

    “哦,既然大名公主的头脑摔坏&,理解能力不够&,那我就直言不讳了&?&!崩钗囱朊辛嗣醒劬?&,目光却尖刻如刀,“公主长处深宫&&,寂寞难耐,与男子有了私情&&&,也是人之常情……”

    她声音十分温柔,可是语气却带着嘲讽&,大名公主顿时煞白了脸,声音异常尖锐道:“你胡说什么?我……我哪里有这样做&,我……我……”

    李未央慢悠悠地打断她&&,道:“公主,听闻你半月前曾经卧床不起,却不知道你得了什么病&,能否为大家解惑呢?”

    大名公主的眼神一抖,抿紧了嘴唇。

    李未央目光之中有隐隐的寒芒,笑容却如同春风一般温暖,可是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直叫人汗毛倒竖:“对外人说的是伤寒,可这不是事实吧&,与其让我说出来,不如你自己承认&,也免得沦为笑柄?!?br />
    “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把矛头对准我这样的可怜人……我实在不知道哪哪里得罪了郭小姐&,莫非就是因为我为怀庆的死作证&,所以你要这样诬陷我么?”大名公主眼圈一红&,眼泪又哗啦啦的流了下来。

    李未央的微笑优雅无比&,在她脸上盯了几眼&&,“很抱歉,我只是实话实说&&,”

    大名公主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垂下头闷声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为何要冤屈我这样一个清清白白的人……”

    “很好&?!崩钗囱胝寡找恍?,“既然你不肯自己说&,那我就代替你说。来人,请周太医进来吧&&?!?br />
    胡惠妃和大名公主面色齐齐一变,震惊地看着门口出现的人,大名公主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仿佛见到了鬼魂一般&。

    周太医进门便向裴后和众人行礼,随后站起来。郭惠妃慢慢地道:“周太医,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br />
    周太医充满恨意地看了一眼大名公主,才慢慢道:“不久之前,我去为大名公主诊治,她说自己患了伤寒,可下官诊治的结果却是——喜脉&&&?!?br />
    喜脉两个字一出口&,整个屋子里的人眼睛都睁大了&,全部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名公主&&。

    裴后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目光冷厉地看着周太医:“你再说一次!”

    “喜脉!”周太医低着头&,又把话重复了一次&,可是不管说多少遍,喜脉两个字都是特别刺耳。

    “周太医,你可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这是污蔑!”胡顺妃厉声道。

    周太医一咬牙&,沉声道:“下官原本也是不敢相信,再三确诊之后才相信&,大名公主拼命恳求下官对此保持沉默,并且要求我给她一剂打胎药,去了这孽胎——”

    大名公主惊恐万分地发出尖叫:“不、不&!不……你胡说,娘娘&&,他胡说,我没有,没有的事啊……”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既然大名公主说没有,那为何不另外找个太医看看呢&&?看大名公主是否还是处子&&,哦,我不太通医术,不知事情隔了半个月,还能否验出曾经怀过身孕?”

    周太医面色平静地道:“有过身子便是妇人,有经验的大夫都能够看出来&,若是皇后娘娘和诸位不信,大可以找人来瞧&?!?br />
    胡顺妃勃然大怒&,道:“荒唐!一个堂堂的公主,岂容你们这样羞辱?!”

    李未央却不理会&,兀自微笑道:“周太医&,大名公主的事情可大可小&,你为何要帮助她隐瞒呢?”

    周太医垂下眼睛,道:“下官原本也想要禀报皇后娘娘&,只是,大名公主哭地太过凄惨,拼了命地哀求下官,她说若是我将此事透露出去,她必定会被皇后娘娘处死,因为私下和护卫有了私情,等同于犯了宫规&,娘娘向来严格&,绝对不会轻易饶恕她……下官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便答应了她,并且替她解除了这个隐患&&,所谓的因为伤寒卧病在床,实际上便是流产。本以为事情过去了,谁知一天前,却有一批秘密的杀手潜入下官府邸&,伪装成盗贼杀了下官的妻子和一双小儿女&,还一剑刺入我的肋下&&,我见那些人穷凶极恶,且奔着我而来&&,索性闭气装死。我是个大夫,自然精通此道&&,费尽了心思才躲过那些人,乔装改扮离开了家中&,后来才得知&,京兆尹张贴了告示&,说我家中被盗贼所劫,一家都被杀死……”

    郭惠妃嗤笑一声,道:“胡顺妃,你以为帮着大名公主杀人灭口就有用么?很多事情都容易留下把柄的&?&!?br />
    李未央只是微笑,大名公主原本哀求了周太医不要透露此事,可却不巧被胡顺妃得知了真相&,一直隐忍不发&,只等着有利时机。在宴会之后,胡顺妃动了心思,便用这个秘密来威胁大名帮助她完成计划。大名公主一狠心,索性告诉胡顺妃周太医已经得知了这件事,为了拔除隐患,他们便一不做二不休,要杀了周太医灭口??伤遣恢?&,自己从怀庆公主到访那一天就开始怀疑大名公主,因为怀庆没有朋友&,唯一能够让她相信并且说得动她的人就是大名……与此同时,元烈也一直派人秘密盯着大名公主和胡顺妃的一举一动,在精心查证之下&,总算找到了周太医&。而周太医为了报自己家人之仇,也一直在等待机会进宫陈情&,却畏惧背后那人的权势,如今有了郭惠妃撑腰,他才敢再次入宫&。

    事实上,胡顺妃刚开始留着周太医定然是为了捉住大名的软肋,可大名却非要先杀了周太医才肯做事&,事情自然有了矛盾。

    “我、我……”大名公主慌乱地望着裴皇后,“娘娘……”

    “纵然大名公主曾经怀孕并且故意堕胎&,自然有娘娘按照宫规处置&,跟这次的事情也完全没有关系,为什么要把两件事扯在一起呢&?”胡顺妃脸色异常难看。

    李未央叹了口气,突然扬起声音道:“赵月,出来吧?!?br />
    众人都吃了一惊,却见到赵月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红润,精神奕奕&,她一进门,便开口道:“奴婢给皇后娘娘&、惠妃&、顺妃请安?!鄙羟迩宕啻?,哪里有半点喉咙被毁掉的样子。

    众人完全震惊,不敢置信地看着赵月,却见到她笑嘻嘻地道:“奴婢听从小姐的命令&,装作被胡顺妃娘娘捉住,亲耳听见顺妃娘娘说,要大名公主把小姐引到怀庆公主的依兰殿,趁机动手,这样,她就不会说出大名公主和那彭达祖的奸情……”

    “你——你根本是故意设下陷阱&!”胡顺妃的声音有瞬间的尖锐,李未央从一开始就装作不知道这是一场局,故意让赵月假装上当&,其实那开水根本一大半儿都洒在了地上,另外一点进了嘴巴,烫红了一点皮而已,没有半滴水进了赵月的喉咙&&,她却装作喉咙真的被烫伤,然后被胡顺妃押着去对质,让对方信以为真&,继续进行这个计划&,不过是引蛇出洞……

    但&&,也不是什么都在李未央的预料之中,就像她隐约猜测大名公主便是那个在暗中促动怀庆来求情的人&,也是那个预备引自己入局的人&,却不知道她所谓的诱饵和底牌&,竟然是怀庆的性命。

    “我我我……我根本没有和那男人……”大名公主因为过度恐惧&,剧烈地颤抖着&,突地从床上摔了下来&,却拼命地爬到皇后的身边,抓住她的衣袍下摆,哭道,“娘娘,我没有&&,一切都是他们胡说的,你信我&,你信我??!”

    裴皇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仿佛在看什么不洁的东西一样。

    一旁的宫女生怕大名公主狗急跳墙伤了皇后,赶紧拨开了她的手,大名公主还要纠缠&,却被推得更远&。她连忙去抓住胡顺妃:“娘娘,你要帮我&!你一定要帮我!”

    眼下这种情形,胡顺妃急着撇清关系还来不及,她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郭惠妃却显然早已知道李未央的计划&,此刻淡淡道:“大名公主,你以为现在还能脱罪么&?”

    大名公主惊骇地看着郭惠妃,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冷眼看着大名公主&,道:“原本我以为你不过是为胡顺妃所迫&,才会利用了怀庆和南康&,可是我实在是高看你了&&,你分明是故意造成怀庆公主的死&,目的就是因为你嫉妒,你嫉妒怀庆!到了这个地步&,再装作楚楚可怜已经于事无补&,你不如实话实说&!”

    大名公主再也不复刚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眼神渐渐变得凶狠&,她趴在地上&,却像是个女皇一样,咄咄逼人地道:“对,我讨厌怀庆!她明明死了个娘&,孙家却还在,有什么资格自怨自艾&!论容貌论才情&,我有哪里输给她?&!偏偏谁都看不到我&!就连彭达祖,一开始都是喜欢她&,我偏要把他抢过来&,我偏要怀庆伤心!”

    南康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名公主,口中喃喃道:“你究竟在说什么?怀庆姐姐从来就对你那么信任,你为什么要——”

    “哼,南康你算什么&&?&!跟我一样是宫女的女儿&&,若是没有郭惠妃,你这种脑子早就不知道沦落到哪里的尘埃中去了!”大名公主恶狠狠地打断她,那娇柔的眉眼,一旦深沉下来&,就显得说不出的可怕,“事实是——我什么都比你强&,什么都比你好&&&,只不过没有你那么好命,若是我娘早点死&,我也能找个好一点的靠山,不至于到了今天什么都没有&!”

    “大名姐姐……”

    “别再恶心我了!”大名公主的五官开始扭曲&,充满了怨恨,“我看见你就恶心,看见你娇滴滴地靠在郭惠妃的怀里就讨厌!为什么我这么努力&,却要落到这个下场&,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却能过得这么开心!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我在这宫里明里是个公主&,可谁都能践踏我瞧不起我,我到底算什么???为什么你们都有人护着&,我什么都没有!那个女人要死了多好,偏偏从那么高的地方被掉下去都没死&&,白白连累了我这么多年!”

    李未央的神情微微地悸动&,她突然明白了某件事,口中道:“当年是你推你娘下楼的?”

    大名公主的身体因为失望和愤怒而开始发抖&&,恨声道:“对,就是我&!大家都说南康是因为没有亲娘才会被郭惠妃收养的&,那时候我年纪还小&,就天真地以为只要我娘死了我就什么都有了&!可事实上呢?&!即便她死了&,我也是个没有价值的人!根本不会有人想要收养我!更何况她没死!”若非后来旭王见她日子过的凄惨,同情她们母女,特意向皇帝提出了请求,她根本都没办法熬到现在!早就不知死在冷宫的哪个角落了!所以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没死也好&,她的存在可以让所有人知道她的孝心,知道她的独特&,欣赏她的善良!

    南康公主一时间说不出话,李未央的目光越发冰冷:“大名&,你真是个疯子?;城旖愕背晌ㄒ坏那兹?,你却因为嫉妒而杀死了她&&?&!?br />
    大名公主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虚&,但很快又变得嚣张起来,这让她那张楚楚可怜的面孔显得特别狰狞:“不错&,是我向胡顺妃建议杀了怀庆,不光是怀庆,当初我还准备杀死南康&!我讨厌看到你们这些什么都不懂却能坐拥一切的人&!”

    南康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小步&。

    “论善良&,你比不上南康,论真诚&&,你比不上怀庆。事到如今&&,你的所作所为恰恰证明,你没有任何一点比她们强?;城焓钦飧鍪澜缟献詈笠桓稣嫘男湃文愕娜?,可你却杀了她,所以你注定一辈子没有人喜欢,没有人爱&&,注定了所有人都厌恶你&&,恶心你&。这就是你自己的选择,你得好好受着!”李未央就那么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淡淡的表情&,却有着比任何鄙夷、嘲讽更伤人的力量。她不关心的大名公主为什么发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大名只看到自己的悲伤,却一直死死盯着别人的光环,这样的心态总有一天会扭曲,会发狂&,她只关心这件事的幕后主谋是否能够伏诛&。

    大名公主啊地尖叫起来&,她不管不顾地向郭嘉冲过去,可是赵月一个巴掌上去&,竟然将她整个人打翻在地&,满口鲜血。郭惠妃挥了挥手,便有护卫将大名公主按下&,她还在发狂一般地挣扎,却没有人在乎她了&。

    也许是这逆转太快&&&,大名公主的前后对比太过强烈,以至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郭夫人看着这一幕,却也是十分的惊讶&,她看了看郭惠妃&&,又看看李未央&,才知道她们从昨日开始就在演戏,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装作不知道,故意引胡顺妃动手&,等今天把她困在网中&。

    李未央看向胡顺妃,道:“娘娘,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胡顺妃呆了一下,然后露出僵硬之色&,大声道:“郭嘉,你不要胡言乱语,大名公主分明是发疯了……”

    李未央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她:“顺妃娘娘,你真的以为一切都没有遗漏吗?”

    胡顺妃咬牙,道:“这件事情都是大名公主所为,一切都跟我没有关系&!”

    李未央失笑,道:“顺妃娘娘&,这就要多谢你自己了&,你们以为我一定会被打倒,所以根本不曾给自己留下退路&!仔细想一想,从头到尾你们犯了很多错误&&!一则&,大名公主和彭达祖有染,翠柔却偏偏说看见彭达祖和我在一起&&&,这说明&,翠柔是受了人的指使在造假&。二则,你们模糊了怀庆公主的死亡时间&,说明她根本不是死在早上,更甚者,她是昨天晚上或者更早就断了气,这样一来,这整个依兰殿的八个宫女太监都在撒谎。他们的主子从昨天晚上就已经不见了,可他们却说早上还被她差遣出去办事&。不管是翠柔还是其他人,只要将他们捆起来送交刑部&,严刑逼供,自然能够一切水落石出&&!”

    胡顺妃的面色已经发白,额头上也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流淌下来,口中不受控制地道:“也有可能是你收买了大名,不&,收买了那些人来陷害我!”

    李未央嘲讽地一笑。

    “你笑什么&?”胡顺妃心头越发焦躁,几乎是勃然大怒&。

    “我笑顺妃娘娘自作聪明,很可惜,我纵然收买了这些人,却也有一个人收买不了!你忘记了还有一个彭达祖&。他原本好好做着中郎将&,若非和大名公主有染的把柄被你捉住,也不会帮着你来陷害我。难道你要说,我连这位痛恨郭家的中郎将也收买了吗&?这种事情传出去,谁也不会相信的!所以从一开始,顺妃娘娘和湘王殿下就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且,选的还是最大最重的一块石头!”李未央目光冰冷地说完,当然&&,彭达祖答应陷害自己&,其中必定还有威武将军的缘故,只是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胡顺妃一开始确定彭达祖为人选&,一方面是以为他是大名的情人,有把柄捏在手里&&。二则&,他是郭家人,有机会和郭嘉接触,却又偏偏和齐国公一房不睦,这样隐瞒和郭家小姐的恋情就顺理成章了&&。但她却没有想到&&,李未央会反将她一军,大名公主已经承认了一切&,彭达祖也会成为一个大麻烦&!难道她要说&,彭达祖也是被收买了吗&&?说出去谁会相信呢?

    “娘娘,你胁迫大名和彭达祖来陷害我在先,又谋杀了怀庆公主,并且威胁我说&,若是我不肯如你心意嫁给湘王,你便把一切公开,让我死无葬身之地,这样的手段实在卑劣无耻,你还有脸继续说自己无辜么?为了自己的私欲不惜谋杀无辜的人,一环接着一环设下陷阱&,这样诡谲的心思早已大白于天下&,你还有什么能说的!”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李未央逼问着对方&,几乎将胡顺妃逼到了死胡同!

    “住口&!”胡顺妃气得脸色酱紫,几乎上前一步扬起手臂就要打李未央,但李未央早已洞悉她的意图,轻轻一闪,胡顺妃扑了个空,狼狈地摔在了地上。湘王抢上去几步,一把扶住胡顺妃,怒气冲冲地道:“郭嘉,你心思太歹毒了&&&!”

    李未央笑容温柔&,眼神冰冷&,心道,歹毒&&?你很快会知道什么叫歹毒!

    ------题外话------

    今天要推荐醉疯魔的美文《重生之锦绣嫡女》,很好看的哟

    小秦:编,大家说你是我虚构出来的人物&!

    编辑:啊&,你我不就成了人形电脑天使心里面的小叽!

    小秦:真是自恋到一定境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9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95 大名之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95并对庶女有毒195 大名之疯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9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