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 入宫探亲

    元英容貌继承了越西皇室的俊美*,也有郭家人的沉稳大气*^,虽然是天生的皇族^*,却没有过多的傲气,更兼脾气不错,平日总是笑眯眯的模样^,很好亲近*。但在李未央看来*,他是个很有趣的人^^。若她没有看错**^,这个人眉眼之间分明有着冷凝和霸气,绝非池中之物^。那天他对她说的话^*^,其实是在警告她,不管她有什么目的^,都不要伤害郭家*。而且,这样的关心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势力受到损伤,他是真心地在?**^*;ぷ约旱那兹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起无情无义的拓跋真^,这样的男子明显更有担当。

    若是听从郭惠妃的意思嫁给元英,对郭家而言是亲上加亲*,于她来说,离自己的仇人也更近。若是换了从前,她可能毫不犹豫地用尽一切手段去报仇*,甚至不惜拿自己作为赌注*,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她却没有这份心思。

    郭惠妃看着郭夫人*,笑道:“原本这些话也不该当着孩子的面说*,但你我都是真正实在的人^,索性就把话放开了说。元英虽然是我的儿子,但你也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那些贵族子弟的坏毛病是一个都没有染上^,以后有这个缘分^,若是他敢欺负嘉儿^^,我一定好好收拾他*?!?br />
    李未央露出诧异的神情*,这郭惠妃居然把话说得这样明白……不过,收拾元英^*?她看了一眼对面那个笑面虎*,心里摇了摇头^^*。

    郭夫人却是晓得惠妃的意思*,毕竟她对元英的管教之严格*,是众人皆知的^*。从前有一回元英偷偷跑出宫去,小小年纪却知道向太傅告假,只瞒了郭惠妃一个人*^。郭惠妃知道以后*^,一时以为他贪玩,便命侍卫将他捉回了宫*^。越西的皇子们和大历不同**^*,这里的皇子若是犯了错^,便是亲娘也不能随便打骂*^,都有专门的伴读替他挨打*。但是元英的伴读正是郭家的郭敦^*,郭惠妃绝对不可能去碰人家一下^,想都没想就狠狠揍了元英一顿*。郭惠妃可不同于那些娇柔的宫妃**,她可是武将家庭出身*。从小因为身体不好^*,陈留大长公主便特意请来最好的武师来教她武艺^,后来进了宫*,武功是荒废了*,可底子还在,打起人来绝不含糊??闪ち舜?,却是死活不肯说到底是出宫干什么去了*。郭惠妃越发恼怒**^,竹板都打断了,最后甚至还惊动了皇帝。元英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连哼都没哼一下,旁人去看他^,脸上依旧笑嘻嘻的*。

    直到一个月后郭惠妃寿辰**^,她看到元英准备的一尊白玉观音*,才知道儿子是给她准备寿礼去了^^。心头懊悔之余,却也感慨儿子的倔强^。事实上,元英本可以说出一切*,但他准备寿礼原是为了让母亲有意外之喜*,便要坚持初衷^,死活不肯说明真相*。从这件事情便可以知道^,元英的性格中有极端刚强的一面*。

    此刻*^,元英听到郭惠妃的话^,脸上保持着适度的微笑^**,眼睛里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李未央被他看得心里发毛,她有一种预感,元英会同意这婚事,哪怕——只是为了把她娶回家好好看着^。难道她看着就这样不可靠?明明她都已经再三说过^^,不管以后做什么*,都会尽量兼顾郭家了*??擅飨?,对方疑心很重*,并不信任她。

    郭夫人没想到郭惠妃会说到这份上*,心头叹了口气,这妹妹什么都好,在外人面前也是一副精明的模样,怎么到了家里人这里就完全没有防备*^,若是背后跟她提起^,两家再谋划一下^,撮合撮合两个孩子岂不是更好吗^?现在这样贸贸然*,怕是嘉儿要不高兴了*。

    其实,郭夫人心里头是愿意的^^,因为她太爱郭嘉**,生怕她将来受到一点点的委屈^,只是女儿终究要嫁人**,她不可能留着她一辈子^^,可是嫁给别人^*,万一生活不幸福,她岂不是要心疼死^?只有元英不同^。一则^,郭惠妃是自己的小姑子**,感情又极为要好^,更是护短的性格^*,嘉儿嫁过来^,绝对不会受到婆婆的刁难^。二则*^^,元英是郭夫人从小看到大的^*,有本事个性又好*,从来不曾见过他发脾气……这种丈夫^,怎么看都觉得是个好归宿*。

    只可惜,元英到底生在皇家^,将来若是……郭夫人心里^,到底有点私心。她情愿女儿没有荣华富贵,也要一生平安。所以,她微笑着道:“瞧你*,这样心急*,嘉儿才刚刚回来呢!”

    既不立刻回绝*,又委婉地将这门亲事推迟了^*,郭夫人点到即止*,说话也很有艺术*。郭惠妃很聪明*,一听就明白过来*^^,她点点头,道:“是啊^*^,你们母女刚刚团聚^,现在就出嫁肯定是舍不得了^,以后再说也好^^*?!彼底?,她扭头看着自己的儿子^,道:“我就想要亲上加亲^,你明白了吗^?”

    说话之中带着一种命令的口气***,明显是在开玩笑^。元英立刻笑起来,看了李未央一眼**,道:“儿子明白?!?br />
    他的眼神之中*,带了一点似笑非笑*^,李未央却低下头*,故意装作不明白^^^。

    郭惠妃看着两个人^,心头觉得越发有戏*,便对郭夫人道:“我已经关照过*,这一次你们就在宫里头留宿^?!?br />
    李未央闻言,略微有点吃惊^*^^。大历宫中可是不允许留宿的……尽管是女眷,也是一样*,可是现在看来*,越西的宫中却没有这种规矩*。郭惠妃见她面上有讶异之色^,便笑道:“若是外人自然不可*^,但你们是我的至亲^^,我也已经向陛下说明了*,要留你们住几日,这有什么不好的呢^?”

    李未央便只是笑笑,郭夫人已经一口答应下来:“那我陪娘娘说说话^*^?^!彼淙徽庋?,她其实早已准备好了入宫暂住的准备*,还特意放了个箱子在后头的马车上^,只不过她忘记跟李未央说明而已。

    郭夫人想了想,又问道:“按照规矩^,我们该向裴后和其他娘娘请安?!?br />
    郭惠妃提到裴皇后,笑容顿时冷下来三分,道:“大嫂,我的位份在宫中仅次于裴后^,其他那些宫妃你完全不必去见,至于裴皇后^,她早已说过*^,但凡宫妃亲族入宫,只需经过程序便可*^,不必一一拜见**?^!?br />
    这是客套话,但明显^,郭惠妃是故意“遵照执行”了^。李未央失笑*,这姑母的个性*^*,还真是足够强硬。

    郭惠妃留下他们用膳**^,菜色却十分寻常^*。郭惠妃见李未央神色平常***,并没有露出特别惊讶的模样,心头暗暗点头,对这个未来的儿媳妇更加满意*^,口中便主动解释道:“嘉儿*,宫里头那些菜式实在太折腾又费银子,我还是喜欢这些民间菜肴,你别介意?!?br />
    李未央只是微笑:“娘娘说哪里话^*,我在家中听母亲经常提起*^,娘娘最喜欢吃家里的苜蓿炒肉和四喜丸子,虽然都是寻常菜色*,却是最温馨不过的^?^!?br />
    郭家人都十分有魅力*^,家庭生活也十分愉快*^,难怪郭惠妃会不愿意忘记未出嫁时候的生活。这一点^,李未央很能体谅。

    见她话说得这样得体,郭夫人面上欣慰^。而隔开一张桌子的元英却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现在^^,他觉得越发看不透这个丫头了^*。当然^,一个丞相的女儿能够攀附上皇家^,最后还能获得郡主的封号*^,不要说大历仅此一例,恐怕整个天下也是没有的。所以他一直觉得她的心机很深^,需要好好防备^,免得将来做出什么不利于郭家的事??墒窍衷谇扑祷靶惺?*^^,平平常常*^,却是十分真诚^,完全不像是那等心机叵测^、甜言蜜语的女子*。也许^*,是他自己太多心了……

    元英低下头去,不再瞧李未央一眼^*^。

    “是啊,这桌上的菜色^^,还真是娘娘以前爱吃的?!惫蛉说?。

    “谁说不是呢^!”郭惠妃没说自己因为娘家亲人要来,特意吩咐多加了四五个菜*。

    李未央瞧了一眼桌上的菜色**^,心头想到^*,听闻裴皇后性喜奢侈,郭惠妃却十分简朴,完全是两个极端,难怪互相看不顺眼了^。

    午膳之后^*,元英便告辞了^,他已经有自己的差事^*,在这里停留这么久已经是很难得了。郭夫人看着他远去,不知怎么的又回头看了一眼李未央,脸色有一点古怪。

    李未央故意当做没有看到她的眼神,面容平静^。

    这时候^,郭惠妃站起身^,道:“咱们去散散步吧?!?br />
    午膳之后需要消食^,这是正常的*^,但郭惠妃所谓的散步^**,也不过是由郭夫人和李未央陪着**,从院子的东头走到西头^,一边聊天一边走,而并不是像李未央在大历宫中一般,特意去御花园散步^,可见两个国家的许多规矩都是不同的。若是郭夫人事先没有关照^,李未央可能真的要吃不准该怎么做了*^。

    两位贵夫人在院子里散步^,李未央却站在台阶上*^,看着两旁的朱墙青白石底座,心里想^,郭惠妃从小在郭家那么友好的家庭成长^^,却要投入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狱,余生也要在这样的深宫之中度过……真不知道她是如何熬下来^。李未央上辈子已经尝过这种滋味^**,也恨透了这种漫无天际的等待*,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再品尝一次了。元英的确是个好的婚配人选^,只可惜,他出身皇室*^,将来的麻烦也很多,她不愿意再冒一次险*^*。所以,只好当作没发现郭夫人的期待了^^。

    这时候^,郭惠妃回头看着她*,突然道:“嘉儿和咱们一起待着实在是太闷了*^*,让宫中的戏班子来唱出戏*^^,咱们也热闹一下?!?br />
    郭惠妃完全都是好意^,李未央不好拒绝*,于是^,戏班子很快在郭惠妃的院子里搭起来*。唱的都是一些大团圆戏*,其实都是看腻了的*,但看戏也讲究个心情**,郭惠妃性子爽朗,又和嫂子很投缘*,所以气氛更加融洽^*。

    此刻*^,旭王元烈已经进了宫^,当然,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去见李未央*^,他是进宫来陪皇帝下棋来了。老太监张忠替他带路,一边偷偷打量这位新上任的旭王爷。说起来^,老旭王殿下的确忠心陛下^,不曾冒犯过圣意,至少^^^,在当初陛下没登基的时候,也曾有人想过要拥立旭王登基*^,只不过他从来就没那个意思*,反倒尽心尽力地辅佐如今的皇帝。比起那个恃宠而骄的裴将军^,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所以不管是朝堂上还是后宫里头*,都要敬重他三分。

    只是,所有人都以为炙手可热的王位会由旭王长子继承*^,却突然冒出这么个私生子来**。张太监偷偷瞧了元烈一眼*,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瞳孔,十分神采夺目。

    元烈眼眸一瞟*,便看见张太监怔怔的眼神,口中问道:“张公公看什么^^?”

    张公公小心翼翼地开口:“王爷气势非凡^,很有当年老王爷的风范*,实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奴才瞧着心中不免替他高兴啊……”

    这种话,骗鬼也没有人相信。元烈嘴角轻扬^,竟有几分暖色:“哦?是么*^?”

    张公公心里却是犯了嘀咕*,他总觉得元烈的相貌跟一个人十分相似***,到底是谁呢^?印象之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一闪而过^,他突然心头咯噔一下^,又下意识地看了元烈一眼。不**,绝不可能*!

    “张公公是陛下身边的老人了吧^*^,听闻当年还服侍过栖霞公主!痹衣痪牡厮档繼*。

    张公公的眼皮子一跳,四下里看了看,左右都没有人*,这才松了口气,赶紧道:“王爷^^,老奴知道您是陛下眼前的红人^,可有些人有些事^,在这宫里头可是禁忌*^*?*!辈还苁腔实刍故腔屎?,都不允许任何人提起当年的那个人^,谁知元烈竟然毫无顾忌地说了她的封号*。

    栖霞公主啊……张公公的心头掠过那个美丽却单薄的影子^,只觉得身体发僵^^。直到现在他都忘记不了栖霞公主死去那一天的情景^。那时候^,栖霞公主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所以他们这些太监宫女都是轮流值守*,一直小心翼翼地看管着她**^?捎幸惶?^^,她的神智却莫名清醒了^,还很高兴^,特意请了陛下来说话。尽管只是说了一会儿话**,陛下已经开心的要死了*,他们这些下人以为公主的病情已经好转*,便放心了许多。所以那天晚上*,谁也没有预先感知会出那样的事。第二天*,陛下刚醒来^^,就听见有人在尖叫“不好了,来人哪^,死人了,死人了啊——!”他慌忙爬起来,却发现栖霞公主不见了*,带着人慌慌张张地赶到荷花池的时候*,只见一双娟秀的绣鞋*,整齐地摆放在了荷花池的旁边^^。

    栖霞公主是一步一步地走出了寝宫*^,穿过花园**,到了荷花池边上*^。大家都看得见^^,公主穿着她最心爱的衣裙*,溺死在开满粉色芙蓉花的荷花池里*,打捞上来的时候^*^,却是面上带着微笑的。这种场景,只怕见过的人一辈子都忘不掉。实在是太可怕了……

    陛下眼睁睁看着她死于非命^*^,却是万刃裂心的模样^,哇的一声喷出大口的血来……

    张公公不敢再想下去**^^^,只是看着元烈^,再一次叮嘱道:“王爷,您别再说那个名字了,老奴听着都害怕*^!”

    “是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元烈若有所思地微笑起来^。

    张公公看着元烈的面孔,心头突然掠过一丝奇异的念头*,声音陡然下降了三度:“王爷,奴才听人提起过^*,您小时候都是在宫外长大的*,之前怎么一直没有回来寻亲呢^*?”

    元烈打量着这个十分精明的太监^,不动声色道:“是啊,我原本身体不好,父王便让我一直留在外头养病*,府里的情况*,你必定也是知道的*。若是回来,我怕是长不到这么大了*?^!?br />
    他的话说的很明白*,张太监不好意思地笑笑:的确,那老王妃胡氏可不是省油的灯^。

    “公公在这里呆了这么多年^**,想必知道不少事情*?*!痹业目谄芩婧?*^,仿佛不过是闲聊*。但是张太监却有点紧张^,道:“老奴年纪大了**,很多过去的事情都忘记了?^*!?br />
    这越西皇室男的俊美女的艳丽,可谁也比不上当初那位栖霞公主^。张太监突然想到*,栖霞公主当年产下了一个儿子,只是刚出生便夭折了*,若是活下来^,怕也应该是如眼前的旭王一般俊美的非凡人物^^。一转头^,元烈目不转瞬地望着他,张太监心里一惊**^,这眼神^,这神态^,不光像那个人^*,还有点像当今的天子*。老天爷!难道说当年那个孩子还活着么?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是亲眼看着那个孩子断气的啊……

    元烈只是微笑,知道这老太监能活到现在,必定是个油滑的人物^,他也不拆穿^,只是轻松地转了话题,道:“陛下的头痛病^*,这两日好些了吗?”

    张太监的神色不变^^,心头却放松了许多*^,道:“好些了*^,从王爷回京开始*^*,陛下的头痛病就一天好过一天了*?!?br />
    栖霞公主的死对皇帝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开始疑神疑鬼^,觉得栖霞公主是被人谋害,到处寻找凶手,在宫中杀了很多人,一时引得风言风语^。就连对付朝臣,他的性情也是大变^^,在玩笑的时候就赐死了工部尚书*;御史中丞谏言说栖霞公主不该用那么高规格的礼仪下葬^^,皇帝当即下令把他拖出去车裂^^;背后议论栖霞公主的吴林将军**,被皇帝亲自用箭射了百余下而死……皇帝向来英明^,从未做过这样荒唐可怕的事情*,那段时间*,几乎是人人自危*,便是皇后也是闭门不出**^。宫中的妃子们也是不敢去侍寝,生怕因为一句话就触怒皇帝,落个惨痛的下场*。

    皇帝从小被囚禁*,身体不是很好,再加上伤心过冬***,动辄发怒^,终于病倒了^。当然*,这不过是外面的说法*^,事实情况是,当年栖霞公主在月中不知怎么感染了热病,传染性极强^,且极难痊愈*,让人避之不及??墒腔实廴醇岢忠鬃哉展怂?*^,日子一久,公主的病好了,可是热病的根子却在皇帝的身体里埋下了,到了后来便越发严重^。好在宫中调理的仔细^,足足三年过去,皇帝的精神才重新好了起来,只是却留下了头痛的毛病*。一旦发怒就会头痛欲裂^*^,三天三夜痛苦不止***,连太医针灸也无法解除痛苦*^,后来多亏皇后献上裴氏的传家之宝冰雪寒蝉才能勉强止痛^*。这么多年来,皇帝的头痛还是经常发作^,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态势^^*^,有时候甚至会陷入到疯狂的境地里去^*,根本无法处理政务……

    张太监不再多言^,道:“王爷*^,赶紧走吧^^,陛下等着您呢**!”

    元烈却没有回答^,张太监偷偷抬眼,发现旭王殿下又走神了,却是看向长春宫的方向,但那道宫门是关着的*,什么也看不见,到底有什么好瞧的^*^?

    台上的戏正唱到要紧处,李未央仿佛看得入了神*,郭惠妃吩咐人准备了新鲜的水果^*,捧上来给李未央吃^。

    郭夫人这才悄悄和郭惠妃说起了话:“你在宫里,日子过得还好吗*?”

    郭惠妃看了看在旁的宫女,挥手让她们站远些,笑了笑,道:“你瞧**,我有哪里不好的^*?”

    郭夫人摇头:“当初你大哥还说*,你一定挨不住这样的生活**^?!倍倭硕?*,又咕哝道:“按照你的性子*,实在是想不到能在宫中熬得下去^,我还以为你会跟裴皇后斗个你死我活*?*!泵看嗡?^*^,郭惠妃都若无其事,可她还是觉得^,这日子不是一般人能过的,若是换了自己*,怕是迟早要发疯^**。

    郭惠妃柔声道:“是啊^,当初我第一个孩子因为她而夭折**,我是恨到了极处,却从此长了心眼,知道不能再像从前郭家那般无忧无虑的过日子。纵然我不为自己考虑*,也要想想一心为我着想的郭家^,和我以后的孩子,为此,我不得不按捺了火爆的性子*,耐心和她虚以为蛇^。这两年*,我的儿子也长大了^,我心头反倒更担心^,不指望他去争夺那把椅子,但人家也未必肯放过他啊……”

    郭夫人沉默良久****,才低声道:“我明白你的日子没有外表那么光鲜*,为了郭家,委屈你了^?!?br />
    郭惠妃不以为意道:“你们总喜欢这样说,可入宫这事,是我心甘情愿^!彼戳死钗囱胍谎?,对方正全神贯注地盯着戏台上*,仿佛没注意到他们这里,才继续说道^*,“当初父亲让我进宫^^,是为了平衡裴家^,我能为家族做一点事情*,也是心甘情愿的^*?*^^?銮壹薷菹抡庋娜薧^,若说委屈*,岂不是矫情吗*?”

    陛下的确俊美不凡^,才智过人*,可这些年来^,喜怒无常^^,头痛病一发作起来六亲不认^,根本是一个清醒的疯子*^,而且他对郭惠妃敬重有余^,恩爱全无,留在他身边,说得上幸福吗……郭夫人叹了口气,不再言语了。

    “皇后驾到^!”

    郭惠妃和郭夫人的面色同时一变*,他们对看一眼^^,神情都有一丝异样^;蒎颓兹送啪?^,共叙天伦**^,这皇后跑来这里干什么^?但话是这样说,该行的礼节却是不能废的^*。众人便起身行礼*,十分恭敬的模样。

    李未央在听到皇后到了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却不是害怕,而是内心隐隐兴奋起来。她原来便想到自己入宫可能要见到此人*,却不想是这样的快,而且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便要见到裴皇后了^!

    “起来吧^?!鄙羰帜昵?,而且很是动听。

    众人闻言^*,便都站起身,却还是一副垂首敛目的样子*。

    “老远就听见这院子里的云板响***,我的戏瘾也跟着上来了^,这才过来看看^^。真巧哪***,居然郭夫人也在?!迸峄屎笳庋档?。

    郭惠妃心里头冷笑一声^,早已经向上头递了消息的^,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郭家人在这里^!但她面上却不露声色道:“真是没眼力见儿,还不快去给娘娘设座^!”宫女们一阵忙碌^,裴皇后坐了下来。

    李未央一直低着头,仿佛对裴后的到来十分惶恐的模样。

    “这位就是郭家的千金么*?我记得你刚刚回到大都**^^,可还习惯么^^?”

    “多谢娘娘关心*,臣女十分习惯?*!崩钗囱氩唤舨宦?,礼数周到地回答。

    “嗯……”裴皇后微微一笑,“你抬起头来让我瞧瞧*?*!?br />
    听到这话^^,郭夫人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郭惠妃向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看看裴后到底要做什么再说^*。

    李未央闻言*,便抬起了头**,裴皇后手上端着五彩琉璃盏,袖口的金丝浅得近似牙色^,翟纹在阳光下熠熠发光*,越发衬得那双手白皙如玉^?^?烧庖磺卸急炔簧纤娜菝?。她的五官无一不美*^,无一不精*,仿佛是老天爷一分一毫算计好的^,丝毫没有偏差^,堪称完美^。比起当年的大历第一美女李长乐,裴后还要多上三分雍容华贵*。

    裴皇后放下茶盏,笔直地盯着李未央^^,面上仿佛带着微笑*,然而仔细分辨*^,那双凤目之中的血腥沉淀下去^,而浮在表面的,只剩下温和愉悦的神情^。

    这样的情景,让李未央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颤抖,然而她只是一动不动地站着,脸上挂着恭顺的笑意**^,任由裴后打量^。

    在初次的判断中^^,裴皇后便已经明白^,眼前的少女*,绝对不是寻常角色。她笑了笑^,道:“果然是好相貌*,难怪郭夫人这样宝贝^^,轻易不让人瞧见呢**^!”那丝毫没有笑意的眸子噙着一丝极幽深的讥讽^*,斜斜一瞥,看向了郭夫人。

    郭夫人面上带着笑,却是言不由衷道:“谢娘娘夸奖^*?^!狈路鸷芏睾馸^,根本听不出皇后话里头的意思。

    裴皇后的面上漾出了几许沉沉的笑意:“这样的姑娘*,藏也是藏不住的。说起来**,这孩子跟当初入宫的惠妃妹妹还真有几分相似^,都是很有大家风范?!迸岷笊粝缘靡馕渡钤叮骸坝绕湔馑劬φ饷瓷?*,不知会让多少男子迷恋上^?”

    郭惠妃的面上只是不动声色的笑:“皇后娘娘说哪里话,嘉儿个性温柔,从来都是足不出户的?*!笔裁幢蝗嗣粤礮,那是轻浮女子才会做的事^,你以为谁都是你那女儿临安公主吗^?

    “哦**?那现在还没有亲事了?”裴后似乎很感兴趣^。

    郭惠妃淡淡笑道:“这个么……陛下曾经说过^*,郭家的婚事**,要他亲自过目才好^。陛下没有旨意^,我们哪里敢私下决定呢*^?”却是个不软不硬的钉子。

    这意思是,我侄女儿的婚事就不劳驾皇后娘娘费心了。若是旁人^,是绝对不敢这样跟裴后说话的,但郭惠妃却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话是这样说^,究其根本,怕是郭家眼光太高啊*^*。不过,女儿还是别留太久的好^,免得将来寻一门好亲事反倒困难^^?^!迸岷蟛⒉簧?*^,微笑着回答^。

    李未央心头在冷笑,这话要是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倒像是在关心她^,可从裴皇后口中说出来**,真的让人有几分毛骨悚然的味道*。她抬起头*^,看向裴皇后*^^,对方的凤眼此时弯弯地笑起来,竟带了一丝莫名的诡谲*。

    ------题外话------

    编辑:你从杭州培训回来了*,有出去玩吗^*^?

    小秦:我去培训^,八点就要上课,所以我去了半夜三点就开门的四季青……

    编辑:有创意*^,买了毛?

    小秦:别人买了衣服,我默默地拖了一个假模特回来

    编辑:(⊙o⊙)癪?*!

    小秦:同一个房间的同事睡觉打呼太严重,我便拖了被子去浴室,洗面台上睡了一半摔下来*,最后铺下了被子在浴缸里睡^,结果冻傻了^^,第二天她还狂笑,为了报复她^*,我要把假模特戴上头发,半夜里放在她的身边^,默默地陪着她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8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89 入宫探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89并对庶女有毒189 入宫探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8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