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早有婚约

    第二日一早便要进宫*,郭夫人特意为李未央在大都最豪华的绸缎庄隆兴记订制了三十多套各式衣裳&。虽然工期紧^^*,但郭府舍得花银子*^,又是得罪不起的大顾客^。隆兴记的人不敢怠慢,便赶紧着人裁料绣花&,五十个一流的女红师傅日夜赶工*,才终于在入宫前做好了送来。这些衣裳行端针密&&,精巧到了极致,从箱子里打开的时候,在屋子里如霞弥漫*^,晃花了众人的眼睛^。

    李未央虽然早有准备&,不免也吓了一跳:“娘,不用这么多&?&!贝拥搅斯?&,郭夫人总说姑娘家穿太素不好**,给她送过来许多颜色鲜艳的衣裙*&。李未央刚开始要拒绝,可是郭澄却告诉她,这些衣服都是多年来郭夫人预备下的,送过来的不过是沧海一粟**,因为每年郭夫人都要给“郭嘉”做衣服&,三岁的^、五岁的^、十岁的*、十五岁的……一年一年做到了十八岁&,都是挑选当年小姐们之中最时兴的款式和颜色**。

    后来李未央进府&,郭夫人便又按照她的身材&,将近两年的衣裳改了*^,重做一批新的一起送来。把一排排的衣柜放满了不说*,还特地腾出七八只红木衣箱^,每只箱子里都放了二十来件^,单的、皮的*&^、夹棉、皮毛的都有。所以这次为了进宫^,郭夫人想都不想&,又吩咐人做衣裳*,实在把李未央吓坏了&。

    “谁说不用&?你没瞧见那些小姐们互相攀比吗^?我郭家的女儿还能输给他们^&?哼,小家子气?!惫蛉讼氲缴弦换乇强壮斓呐峒仪Ы?,不由冷哼了一声^。

    李未央失笑:“他们是他们^,我是我&*,何必与他们计较呢*?”

    郭夫人不以为然道:“我女儿要是被这些没眼力见的比下去,我饭都吃不下!”说着,她拿起一件亮玫红色的衣裙在李未央的身上比来比去,李未央看了一眼&,一阵沉默,这颜色&,似乎太鲜艳了点*^。她从小到大**,都没穿过这么艳丽的颜色^。

    “不艳不艳,现在谁家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穿的&,又喜庆又高贵^,远看着就像是一朵花儿飘过来了?^!惫蛉思迕纪?^*,立刻猜到她的心思,笑着道。

    李未央无奈*,听了她的话,穿上了这衣裳,却怎么瞧都觉得太艳*,郭夫人只是不理^&,又替她在裙子外面披上一层透明的素色轻纱,口中却道:“这颜色我最喜欢^,可惜年纪大了穿不得*^。一般的小姑娘想要穿&,却根本压不住*,你穿了才是正好*^,又年轻又娇俏&&,半点不显得轻浮呢*?!贝蟾琶恳桓瞿盖椎难劬?,自己的女儿都是最漂亮的^&,然而李未央却是不习惯&,笑容有点僵硬**。

    郭夫人掩嘴笑着:“你坐下?&!?br />
    李未央有点不解&,还是被拉着坐下了&。郭夫人亲自拆开了她的长发,从身后抚着她的长发,低叹:“瞧*&,这头似水长发摸起来多柔软……却不知道好好打扮^,连个琉璃簪子都不肯戴——”

    赵月和其他几个丫头在一旁捂着嘴巴笑起来&,李未央叹了口气&*,这话郭夫人一天都要抱怨个几遍,她都已经习惯了*。

    郭夫人重新替她挽上漂亮的发髻,左右端详了片刻,口中才柔声道:“入宫的时候你别怕&,跟着我就好了?!?br />
    “嗯?^!崩钗囱胝庋卮?。

    “惠妃娘娘很容易相处,不必担心^,不过宫里头其他人可不好相与&,要是遇见了也不要搭理*,行个礼就过去了?!惫蛉苏庋档?。

    李未央叹了口气,这三天来^&,郭夫人已经把重复的话说了十来遍*&,也不知道是谁紧张*。明显是怕自己不懂得宫廷礼仪*,到了宫中会被人笑话吧&&。做娘的心,总是这样的^。她心头柔软,口气便也暖了三分:“娘*^,我都明白*,不会给惠妃娘娘惹事的&,你不要担心?!?br />
    “娘当然不是怕你惹事&^*,你是什么样的孩子娘能不知道吗^?我是担心*,有些人会找你的麻烦?^?*!”郭夫人瞧着铜镜里的女儿^,美目中有了一丝忧心忡忡。

    “娘是说裴皇后^?”李未央看着对方*,略有所悟*^*。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傻孩子*,上次的事情郭家和临安公主闹翻**,裴皇后显然是知道的^,却一直没有动作*,正是如此*,我才会有点担心?^!?br />
    李未央微笑道:“娘很了解裴皇后吗?”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对那个老巫婆*,我可不敢说了解*,但这么多年下来,裴家和郭家始终都不算和睦^,多少还是对她很留意的。这个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阴险狠毒^*,长着一张漂亮的狐狸脸,却有一颗虎狼之心啊*?&!?br />
    李未央被郭夫人的形容逗笑了^&,从安国公主**、临安公主和太子,甚至是裴宝儿的容貌*^,都可以猜出裴皇后的相貌&,听说这些人与她都是有些神似的,却都不及她的美貌^。她微笑着道:“娘^^*,裴后能在宫中的明争暗斗中稳坐皇后宝座,自然不是等闲之辈^&?&!比词怯盏妓绦迪氯サ目谄?。

    “这世上谁不是如此*^,你姑姑惠妃娘娘不聪明吗?可她这么多年来,都是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做事,凡事都给别人留一线,比较起来**,裴皇后的那种聪明和睿智&,就实在是太可怕了&?!惫蛉颂鞠⒆乓⊥?*,道*,“裴家权势滔天&,送了女儿入宫&&,却也只能帮她坐上皇后的位置^,并不能真正帮她坐稳后位。再加上后宫佳丽数不胜数&,即使有绝色美貌也有厌烦的一天&,所以裴后虽然美貌*,却从来不是靠着美貌过日子,她真正依靠的是自己深不可测的心计和阴险毒辣的手段^&?*^!?br />
    李未央看了郭夫人心有余悸的模样^,想了想,却问起另外一件事情:“娘^*,当初我的失踪……你一直都没有把实际的情况告诉我……”

    郭夫人听到她问起*,目中流露一丝冰冷的怒意^,道:“不是我不说,是怕吓着你&。当年鹤城王爷叛乱*,你父亲领军去平叛*^*,一日夜里&,咱们不远处的刘府突然着火^,一阵兵荒马乱的&,那群乱军便冲了进来^。那时候整个府里都乱了,娘一直以为乳娘和护卫都在你身边&,所以就去先去找你祖母*,等到郭家护卫诛杀了叛党^^*,娘急匆匆的带着人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乳娘已经死于兵祸&,你也不知所踪了……”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听说那一场兵祸^^,连累了不少世家&&?!?br />
    郭夫人一愣*,随即垂下了眼睛,道:“是啊^,各大世家都或多或少有些损失^^,包括裴皇后的娘家^^,也死了不少人^。不过,当初那场兵祸委实来得莫名其妙^*,原本你父亲领着军队在外&,京都之中自然有人镇守^^,怎么会突然跑出来一群乱军*,这批人又怎么会跑到郭家来**?若非咱们发现得及时&,怕是一家都要和旁边的刘府一块儿罹难。这事情我们一直都在查证&,无奈何当初的人都死了*,没有任何的证据^?*!?br />
    “裴家死了不少人^?都是什么人&?”李未央把握住了郭夫人口中的字眼^,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郭夫人点点头&,道:“是裴后之父裴修的四个亲兄弟和裴家的三个元老^?^!?br />
    这些秘事,寻常人是很难得知的^,李未央听到这里&&,看了周围的几个丫头一眼&,郭夫人见她眼神就知道她的意思&,笑道:“娘绝对不会把不清不楚的人送到你身边来的,放心吧*?!?br />
    郭夫人为人大气随和^,却不是傻瓜*,再加上对李未央的爱护^^,自然会选择最信赖的人送到她身边来,这也是她刚才说话没有顾忌的原因&。郭家这等权贵之家^^,自然有管教人的法子&,这些奴才的身家性命都捏在主子的手上&,哪怕有人拿刀子逼在他们脖子上,他们为了全家人的性命^^&,也当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李未央当然明白这一点*^*,只是她这个人十分谨慎*,轻易不肯相信别人^,但听了郭夫人的话^,便点点头^^,继续问道:“裴修和这些人的关系如何呢*?”

    郭夫人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问*,面上的笑容带了点讶异^,道:“关系^?这死去的七个人&&,恰好都是裴修的至亲和长辈^,关系自然是——”她想到这里,突然住了口&^,随即脑中灵光一闪^!安?,不对&,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裴修仗着军功显赫,向来为人强硬^^,为了排除异己,他设计了一系列的冤假错案&。冤枉当年与他政见相左的刑部尚书崇天、参赞大臣王麟&&,给他们罗织罪名^,抄没他们的家产。不止如此,他还屡兴大狱*,用刑过严^&&,弄得大家对他又恨又怕^,十分畏惧。后来,他更是扶持着今上登基,女儿又做了皇后*,一时之间风头无两。尽管他树敌颇多,可碍于裴家权势与他本人的赫赫军功^,所有人都拿他没有办法&。

    尽管如此^,裴家当时却分为两派&*,一派支持裴修&,裴皇后作为他的亲生女儿,自然也是他的强力支持者。另外一派却是以裴修的亲弟弟裴铭为首,结合了裴家不少的反对势力^^。由于裴修为人过于霸道嚣张*,树敌太多,后来裴家的人就几乎都倒向了裴铭一派&^。而裴铭身为裴修的一母同胞兄弟*,本该共享尊荣^&,可裴修对待他却像是对待奴仆一样呼来喝去^,他自然心生仇恨,渐渐起了取而代之的心思^。

    当李未央听到这里的时候^&,自然而然地笑了起来:“所以*,虽然这些死去的裴家人和裴修是至亲,但他们非但不是裴修的支持者&&,反而是他的敌人*?!?br />
    “这话&,倒也不全对*&?*!惫蛉艘×艘⊥?,道^*,“除了裴铭之外,死者之中还有裴修的另外三个弟弟,裴康&^*、裴京^*^、裴蛰*&,以及另外三个长老……他们都是保持中立的立场,若是裴修真的策划了兵祸*,大可以只除掉裴铭*,为什么要对其他人大开杀戒呢&*?”

    李未央目光微凛,道:“这样不正是可以掩人耳目吗^*?”

    郭夫人的面色有瞬间的惊讶^,道:“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情愿杀掉自己的亲人&?这岂不是畜生所为^?!?br />
    郭家人有今天&,是凭借着一代一代的功劳和智慧才走到这一步&。尤其是这一代的齐国公&&,更是个十分正直的人*&,虽然在外面对付敌人也会用一些非常手段,但对待自己的亲人却都是全心全意?&?梢运?*,郭家人都是为了盺;ぷ约旱闹燎锥嬖诘?&,家族荣誉和权势地位固然重要,在他们看来却只是手段而不是最终目的*^,所以郭夫人并不能理解&。

    的确*,若是家族的荣誉不能用来?^;で兹?^,那它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可是*,当初的李萧然却完全本末倒置,十分的可笑^*。

    李未央看着郭夫人白皙温柔的面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若是她所料不错&,这场兵祸的确是裴后所为&^,借机会除掉了自己父亲的威胁,又给各大世家造成了沉重打击^&。偏偏裴家不止损失了一个裴铭……这样一来&^,没有人会怀疑背后主谋是裴后,因为她的父亲在这件事中也损失了一部分支持者……裴铭试图夺权不是一日两日&,裴后却一直隐忍,用其冷静睿智一步步设局^&,将夺权者一举诛杀^^,夺回了裴氏当家的权利。不过&,能对自己的叔叔下手&,裴后的狠毒还真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郭夫人见李未央兀自出神&,便柔声道:“其实你父亲也和你一般怀疑过&,只不过没有证据。所以我想,或许是你们多虑了&?*!?br />
    李未央闻言一怔&,这样大的动静……裴后的善后工作如此成功^,居然一点把柄都没有留下^,足可见裴皇后此人设计之慎密^,行动之周密*,用心之毒辣,不得不令人佩服&^。

    “娘&,裴后的手段自然非同一般&,若是这样容易就被查到证据*^,她何至于稳坐钓鱼台这么多年呢?若是不信&&,您仔细想一想&,兵祸之后最大的得益者是谁呢*?”

    郭夫人愣住^,似乎略有迟疑:“这……细细想来&,的确是裴皇后。兵祸之后^,各大世家多有损伤^,而裴家在兵祸发生之前已经隐隐有了被各大世家围攻的态势,偏偏后来,局势就变了……”她想到这里&,慢慢住了口*,头脑中飞速地将李未央的话过了一遍*,猛地意识到了关键之处,面色已经沉了下来^*,“嘉儿*,你说的不错,这事情定然是裴皇后所为*!因为她和她的父亲裴修*,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李未央轻轻一笑^,道:“是,出手快狠准^&,这才是裴皇后啊?!?br />
    郭夫人看着李未央**,道:“在裴铭死后^,原本与他来往密切的人都十分恐惧&,生怕裴后会进一步追究&,危及自己的前途命运乃至身家性命^。但令他们吃惊的是&*,并没有其他人受到牵连^^,更让人叫绝的是*,裴后发了恩旨*^*,命令将裴铭等人厚葬,他们生前的书信及账簿一把火全部烧掉,这样一来&,也就等于不再追究其他人^。从前我没有细想&,今天看来,此举不仅为她赢得了恩泽惠下的好名声&,也着实体现了她政治权谋的好手段&?!?br />
    李未央点点头&,道:“我猜这些事,父亲和哥哥们定然都已经调查到了&,只不过一直瞒着娘你&&,生怕你因为我的失踪而去向裴后报复&。若是果真如此&&,你手头没有证据,反而会落个诬陷的罪名?&!?br />
    郭夫人额上的青筋急促地跳动着,极力压抑着怒气道:“我是这种不知轻重的女人吗?他们也太小瞧我了!”

    李未央只是握住郭夫人的手,轻声道:“娘,不管是父亲还是哥哥们&,都是在?&;つ惆&?&!”

    郭夫人闻言,终究还是不忍心怪责这么多年来隐瞒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们,只是叹了一口气,道:“郭裴两家的仇恨太深,无论如何也是摘不清了&,所以此次入宫,你更加要小心为上&?!?br />
    李未央笑道:“娘放心就是?&&!?br />
    第二日清晨,郭夫人和李未央上了马车,赵月便向车夫说了声:“走吧?!背刀甲肿?,两侧十六名郭家护卫随着马车穿过街道,向左边转过通德门,通过一道响水桥,前方便是南宫城。按照规矩,命妇的车马可以进入南宫城门,然后进入第二道东安门的时候必须停下来。所有郭家的护卫都被阻止在外,一切自然有郭惠妃派来的女官接手&。当然,两排太监从郭家随从手里接过了八个精致的食盒&,里头放着郭家人做的点心&。要知道宫里头什么好东西都有&,送什么都不如送娘娘喜欢的食物合适&,更显得情意非同一般。

    四个太监各自抬起一顶小轿,将郭夫人和李未央一直抬到郭惠妃居住的长春宫门口&。一路上,李未央只见到垂首屏息的宫女太监,甚至听不见人交谈的声音&,可见越西的宫规比大历还要苛刻得多。到了长春宫门口&&&,连小轿也必须停下了。

    “……嘉儿,待会儿若是遇到人&,按照教养嬷嬷说的规矩来行礼就好,还有宫里头的那些忌讳,都记住了吗&&?”郭夫人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遍&&。

    李未央侧头看她&&,笑笑说记住了&&。

    刚要进入长春宫,却听见传来脚步声&,一个锦衣青年从里面走了出来&,身量高大&,面容英俊&,那一双眼睛却泛着深不见底的光芒&&。他见到郭夫人,面上涌起真诚热情的笑容&,快步迎了上来:“舅母&?!?br />
    郭夫人还来不及说话,他便已经行了半礼&&,显然十分尊重她&,郭夫人赶紧道:“殿下不必多礼,哦,对了,这是嘉儿,殿下还未见过&?!?br />
    元英微笑着将目光转向李未央&,唇边带着一丝客气又疏远的笑意,道:“表妹?&!?br />
    李未央很配合地笑了笑&,尽管脸上做不出腼腆的表情&&,也算应付过去了。

    “母妃让我来宫门口迎着你们&,”元英淡淡笑道:“舅母请进去吧……”

    雕花漆红的长春宫大门内,便是宽阔的小花园,种了一大片绿色的芭蕉、千年松,还有不少的鲜花,没有特定的品种,零落有序地遍布了整个院子,却是很有意趣&。

    随着郭夫人一起走进一间布局庄严的花厅,见到了坐在美人榻上的郭惠妃。李未央来不及仔细端详她的容貌,便已经随着郭夫人一同跪倒。

    “起来吧?!惫蒎谷恢鞫床蠓龉蛉?,随后&,李未央看见华丽的宫裙走到了面前&,然后是一道柔和的女声&&,“今天是我见自己的嫂嫂和侄女&,嘉儿,你只管抬起头,不必拘泥那些俗礼&?&!?br />
    李未央依旧很自然地行礼&,抬起眼睛,微笑&,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元英略有吃惊地看了她一眼,显然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李未央的规矩学得这样好&。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郭惠妃的面容上,明明也是靠近四十的人了,但皮肤却吹弹可破&、美丽端庄。

    “嘉儿&&?!惫蒎侠蠢∷氖?&,慢慢打量她的面容。李未央身上穿着郭夫人挑选的衣裙&,颜色鲜艳却不轻浮,端庄温柔,脸上还被衬托得红艳艳的&,比往日里更美丽可爱三分。郭惠妃点了点头,道:“果然生得很秀气&?!?br />
    这么说,元英回来之后&&,是想郭惠妃提到过自己了,李未央只是微微笑了笑。

    郭惠妃便拉着郭夫人和李未央坐下,开始问起郭家人的一些近况&,其实这些她早已经听元英说过一遍,但是到了此刻,却想要听嫂子再说一遍&&&&,尤其对郭嘉回来的过程,她听得格外认真,面上眼中却没有怀疑之色,满满都是感动。李未央看在眼里&,心头叹了口气,郭家女人的毛病就是感情用事,连郭惠妃都不例外&,听说李未央从前流浪在外吃了很多苦头,便不知道赐下来多少礼物补偿她。

    很快,李未央突然发现,元英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面上&,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这时候&,她猛然听郭惠妃说道:“小时候我抱着英儿去郭家省亲&&&&,他见到嘉儿就不肯撒手呢……”

    李未央听到这话,心头顿时掠过一阵不妙的感觉。

    果然,下一句郭惠妃的话就是:“嫂子,咱们过去说过的那件事,也该早点定下来……”

    李未央看到郭惠妃热情的眼神&,顿时心里有点发毛,然而元英闻言,面上却是仍旧带着笑嘻嘻的神情,没有半点动容&,仿佛根本没有听懂郭惠妃的暗示……

    李未央他们进宫很早&,如今也不过是卯时,此刻的旭王府&,主子还没有起身。在外面伺候的随从是老王爷当年身边的旧人,人称王公公的太监。此刻,他轻轻走到书桌旁边,轻抽起披风为他盖上&&,生怕惊动还在熟睡的元烈。

    “王公公,都已经卯时了&,该不该叫醒王爷啦?”婢女兰芝悄声问道&。

    这是看书看累了,都没有上床歇息。王公公叹了口气,原先以为旭王爷能长命百岁&,没想到新主子这么快就承袭了爵位。而且这新王爷相貌俊美不凡、心机深沉,人品容貌皆万中选一,却跟老旭王殿下温文尔雅的性格并不十分相似,这也罢了,承袭爵位这半年来,却有一件事情让王公公很挂心──

    王公公看了一旁的婢女一眼&,不由自主地又叹了口气,心情仿佛跌落了谷底,刻意压低声音:“你们啊,真是没用&,让你们伺候王爷就寝&,怎么谁都没动作&?”

    那几个貌美如花的小丫头都低下头去,王爷对他们都没兴趣,性情又捉摸不透&,也不是没有人尝试过,只是那尝试的人&,都没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天知道那个胆大妄为的丫头被主子的暗卫丢到哪个冰窟窿里面去了……她们也搞不明白&,明明就是个俊美无俦的王爷,怎么一点也不对美色动心呢?难道说&,王爷不喜欢姑娘家?老王妃不是在背地里咒骂过吗,说老王爷不知道从哪里找回来一个贱种,还是个不好女色的……

    “唉&,这算是怎么回事&,不肯娶正妃,身边也不肯留侍寝的丫头,这不是要断了爵位的承袭吗&,老王爷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是已经娶妻生子了……??&!”王公公才在嘴巴里默念了两句,一抬眼&,却见到元烈打了个哈欠,一双眼眸看向了他。

    王公公吓了一跳&,连忙道:“王爷……您怎么醒了&?”他可没想到元烈会这么快醒来,他刚才还在旁边说话&&&,岂不是让对方以为自己倚老卖老吗?

    元烈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眼眸似笑非笑,“我不过是看书看累了趴一会儿&,你就在这里唠唠叨叨的……”

    “奴才不敢!”王公公背后出了一身冷汗,说不清怎么回事,他对这个新王爷还有些畏惧,只不过就着当年伺候老王爷留下的情意&,他也盼望着小王爷早点成婚生子、开枝散叶&?!巴跻?,老王妃昨儿个回来了,特意招了奴才去&&,提起了王妃的人选&,老王妃想要把她娘家的侄女嫁给您&&,非逼着奴才来劝说…而且奴才悄悄打听到,她预备通过宫中的胡顺妃向陛下进言……您瞧&,不是奴才想要多嘴,若是让胡家的人嫁进来做王妃,怕是她要和老王妃一条心……”

    事实上,老王妃还塞给他一张数额巨大的银票&,并且送给他一个郊外的田庄……这些可都是用来笼络人心的礼物,若是换了一般人只怕早已要动心了,但他一直对老王爷忠心耿耿,老王爷去世之前&&&,更是吩咐他要好好效忠新主子&,他又怎么能背叛元烈呢?可他不会,不代表别人不这么做&。老王妃这个人的性子他是再了解不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为了让她自己的儿子登上王位,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虽然元烈看在老王爷的面子上不予追究&,但这场斗争,终究不是轻易能够解决!

    “哦&!”元烈的语气不甚热络,径直起身梳洗。

    王公公见他半点不留心,不由着急,老王妃向来厌恶元烈&,若是让她在王爷身边插进人来,这日子以后还能过吗?王爷不早作打算,居然还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是疯了不成&&?“王爷,您还是好好斟酌一下,必须抢在老王妃的前头……”

    王公公虽然对元烈有莫名的畏惧&,但两相权衡之下&,还是说出了口。

    “纵然您不先娶妻,也可以纳妾,这半年来&,王爷从来不曾让谁伺寝过&&,老王妃就是抓住这个机会&&,制造了很多流言蜚语……”不是他想要操心,只是王爷一直不肯纳妾&,他真觉得很有问题。

    元烈懒懒扬起眉头,道:“外面的人呢&?”

    王公公一愣,就见到有护卫推了门进来&,恭敬地送上一封密信。元烈打开了信&,一目十行地看完,不由皱起了眉头,未央居然进宫去了——

    王公公还在说:“哪怕王爷怪罪&,奴才也得说&,要是老王爷还在&&,定然会给您定个门当户对的亲事&,不像现在,连个正经操心的人都没有——”话刚说了一半儿,却见到元烈风一般地走了出去,王公公吃了一惊,愣在那里,随后回头看着众人道:“王爷他去哪儿&?”

    此刻,元烈的身影已经在院子里消失了&&,王公公心头焦虑,一拍大腿,道:“这个王爷啊&&,怎么这么不听劝,难道要看着老王妃把爵位夺走吗?!”

    ------题外话------

    祝大家元旦快乐&,来来来&,新年第一天,乖乖掏出月票来&&&!

    编辑:大家都说文里阴谋多,让我问问你平时都看什么变态故事来提供灵感?

    小秦:樱桃小丸子!每天必须看一集&!

    编辑:(⊙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8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88 早有婚约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88并对庶女有毒188 早有婚约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8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