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雍文太子

    郭夫人压住心头的怒火^&,道:“临安公主,你应该给我们郭家一个交代*!”

    众人的面色慢慢变了,他们没有想到*,郭夫人居然会说出这样一句话&&,这意味着,郭家因为这件事恼怒了*、发飙了,他们绝对不能容许任何人轻辱怠慢郭家的爱女,为此不惜和裴后的公主对峙&。

    临安公主吃惊地看着郭夫人,道:“您这是干什么*,郭小姐又没有什么损伤&?!?br />
    郭夫人冷笑一声,道:“没有损伤?若是刚才没有旭王殿下的援手,我女儿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众人面面相觑,是啊,若是刚才元烈没有出手相救&,现在郭嘉恐怕已经被蟒蛇吞进了肚子,哪里能好端端站在这里呢?

    临安公主面色难看,在她看来,放蟒蛇吞吃李未央就是应该的,可受害人来责问她便是大逆不道,若是换了旁人这样无礼*,她早已命人拖出去,可郭家人却是不同。裴皇后已经再三叮嘱过^,让自己不要和郭、陈两家直接为敌^,尤其是郭家。这一家人跟旁人不同^,护短得很,你伤了他们家的子弟,非跟你拼命不可&。她想到这里,面上露出一丝僵硬^,道:“不过是一场误会……”

    郭澄面色阴冷道:“误会?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这蟒蛇别人都不追,偏偏追着我妹妹一个人?”

    临安公主还要强辩^*,却突然听见一人笑道:“这里好热闹,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闻声望去&,却都愣住了。来人是一位年轻的公子,发束白玉冠^,身着黑色织金锦袍,其上就势缀有点点白鸥,领沿腰间繁复白藻纹,均是手绣,巧如天工*。美玉雕成的俊脸上带着一抹雍容而闲适的浅笑&,就这么意态悠闲地走进来^。园中明明有上百号人,却是静悄悄的,全都专注地看着他,只觉得他随随意意的言行间^,却说不尽的优雅贵气,令人看着便觉赏心悦目,完完全全继承了皇帝年轻时候的风采,是当之无愧的国之瑰宝——雍文太子**。

    雍文太子打量了一下花园里死去的蟒蛇,那双秀窄丹凤眼睛含着冷芒,唇角却轻轻上挑,在俊美的一张脸上,变成了一抹似是而非的笑:“皇妹,这样热闹**,为何不请我来?”

    临安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盛放:“太子,你是稀客^,我这样的宴会怎么能叨扰你呢?”

    裴皇后可以不管临安公主吃喝玩乐,任意妄为^,但却绝对不会允许她将任何不好的影响带给雍文太子*。临安公主心里很明白^,母后对自己的宠爱不过尔尔*,但太子却是她的一切,她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做出丝毫影响太子名声的事情,所以她这里不管如何热闹奢华^,却是从来不敢给太子下帖子。但今天,他却不请自来了。联想到元毓突然溺水身亡,临安公主若有所悟地看了太子一眼。

    雍文太子淡淡道:“究竟怎么回事^^?”

    临安公主面上有一丝踟蹰*,原本她预备借着蟒蛇的发狂除掉李未央*,却不想旭王救了她一命,自己没来由惹上一身骚……想到这里,她道:“这……原来我特意请大家观看蛇舞&*,一切都是好好的,却不知那蟒蛇突然发什么疯,居然会活生生勒死了那舞蛇人,还向郭家小姐扑了过去*?!?br />
    郭澄笑容冷淡地道:“太子殿下,这蛇的牙齿没有被拔掉^,而且上面被人涂了毒粉,摆明了是蓄意针对我妹妹。您既然在这里,应该主持公道,照你看,应该怎么办?”

    早有人设下锦座*,让太子殿下入座。雍文太子不慌不忙地坐下^&,望了郭澄一眼*,随后,他的目光落在郭夫人身边那个年轻女子的身上。郭家人修养再好,此刻面上都有怒容,唯独她,好整以暇地站在一旁&,一双眼睛明亮如星*,背脊竖得笔直^,好似一点都不惊怒^*。怎么会这样^?他在入府之前,早已听闻发生的一切,还以为会瞧见一个哭哭啼啼的郭家小姐,却不料,对方太镇定,反而让他原本要出口的安慰之语无法开口。

    “殿下&?”

    身旁太子府的官吏见他盯着一个女子出神,不由在他耳侧低唤了一声*。

    他幡然回神,知自己失态,不由皱眉,又抬眼望了她一下,却恰触上她冰冷的目光。

    虽然面上神情平常,可在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了其中的冷酷——只觉得熟悉,他从什么人身上,见到过这种神情呢?他不动声色地挪开眼,目光晃过众人,然后才收回来。

    她的年纪不大,最多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容貌清丽端庄,不算绝色,可经过蟒蛇的惊吓,却看起来如此镇定,可见胆量非同一般&,与他以往见过的女子有着太大的差别。

    可他确信,自己是从来没有见过她的,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呢&?

    再抬眼时,却发现她仍然在望着他。

    目光却是阴冷的,仿佛猎人在打量猎物的眼神。

    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雍文太子心中竟然奇异地涌起不安,再看她&,她却已经微低了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裙摆^,神色专注,也不知在想什么。

    这女子……倒真是颇有意思*。

    雍文太子爱美人,所以他很欣赏那出淤泥而不染的出云,也花费了点心思来得到她,只不过*,在必要时&,他也可以杀美人&&、掷千金*、夺大权,所以出云也好*,元毓也罢,威胁到了他,自然要在这个世上消失。但,他发觉了不对劲,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元毓呢?为什么他和出云约在那个画舫见面,元毓会知道呢?中途有人通知了他^,那么^,这个人是谁&?若非元毓知情自己和出云的关系&&,定然不敢相争,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所以这出戏,本就是一场局。

    布局的人,他一度以为是永宁公主,元毓毕竟年轻*,仗着自己的容貌和权位在女人中吃得开,就以为世上一切女人都能拿捏在手心里了^,可雍文却很明白,这世上厉害的女人太多了*&,譬如他的母亲裴皇后^^,就是一个十分可怕的女人*。所以^^,雍文刚开始以为永宁公主正是因为妒忌^,才会设下这条计策,想要送元毓的性命。但很快,他改变了自己的看法。永平这个人,不具备这样的胆量和计谋,那么,便是有人在背后撺掇她。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他一直很疑惑^&,直到那一天^*,郭家的宴会有消息传出来。原来郭家的女儿郭嘉,曾经是大历的安平郡主。他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若是郭嘉真的出身大历*,那么她和永宁公主走得近^,便能说通一切了??墒?,郭嘉会是那个在幕后策划一切的人吗?

    雍文太子眯了眼,下巴略微抬起,嘴角一勾,笑道:“郭小姐*,可曾受惊?”

    李未央面色冷淡道:“多谢太子殿下关心,若非旭王殿下及时伸出援手,郭嘉如今已经葬身蟒腹,自然是受惊匪浅?!?br />
    这时候^,不是都会说自己没关系,然后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么^^?雍文太子蹙眉*,脸色便也淡下来,笑着道:“这件事情实在是一场意外,这样吧,今天便烹煮了这条蟒蛇让小姐出气,临安*^,今日也是你太过莽撞,好好的宴会召什么舞蛇的来,无端吓坏了郭小姐^,还不赔礼道歉^?”

    元烈眸子一撇^,望向雍文太子&*,道:“殿下,光是赔礼道歉^&,恐怕不足以压惊?*!?br />
    雍文太子的目光在他的面上飞快一扫,眉头微皱*,心道这旭王向来不问事,为何突然跑来搅合&,先是救下郭嘉不说*,现在还语带讽刺。再看对方眉梢眼角隐隐藏着怒意&,他转瞬即明&,却道:“这蟒蛇实在是畜生&,与它计较又有何用呢?”

    元烈冷冷一笑,眸子里的光彩逼人:“太子何必牵扯到畜生身上&,郭小姐是临安公主请来的客人^,蟒蛇表演也是公主府上的,那蟒蛇牙上的毒粉总不能是这畜生自己沾上去的。这债我不问公主来讨^,倒要向谁讨去&?”

    “我不知道那蟒蛇的毒粉是谁下的&,也许是它天生便带着^!绷侔补餮锩糬*,“怎么?”

    这简直是耍无赖了,仗着皇家的权势欺负人吗?!郭夫人的面上现出怒容*,刚要开口,元烈却忽然微笑,道:“好*,既然公主这样说了,那我便将这条蟒蛇抬进宫中去,请陛下观赏*^?!?br />
    临安公主面色一变,一旁的雍文太子脸色亦是怪异。

    元烈走到雍文太子身边^,面上带着笑容&,眼中却是极端酷寒:“这蟒蛇本是公主府的玩物,反过来咬死养蛇人不说&,还天生就带着毒粉,岂不是天下奇观吗*?再者&*,陛下一直在寻找巨蟒的胆下酒*,想必会很高兴见到这条蟒蛇?!?br />
    雍文太子仔细端详着元烈^,第一次笑容变得冷冽,从元烈继承旭王的位置开始*,他便留意起了这个人&,但元烈十分神秘,也十分低调。从不曾参与任何的宴会*^,也不肯在大都多留一日,所以与他们并无多少交集。他却不曾想到,元烈会为了郭嘉出头,而且,第一次便锋芒毕露。

    两人的目光相撞*,各自较量,却是雍文太子难得避开了目光。当然*,他并不惧怕元烈*,只是在这个时候闹到皇帝跟前去,一个郭家就已经够重&&,再加上那边站着的陈家*,还有一位如日中天的旭王*,怕是临安公主讨不到什么好处*。父皇虽然平日里不爱管事^,可一旦发作起来却是十分可怖*,连母后都不会为临安公主求情的。雍文太子看了一眼临安公主,面色冷凝,虽然这个妹妹爱惹事,可还帮得上忙,他必须?;に?*。

    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道:“那么按照旭王的意思,该当如何呢&?”

    元烈脸上不过淡淡一笑,道:“那就看郭夫人需要何种补偿了&?!?br />
    郭嘉毕竟无事,若是让临安公主赔命也不合适&,可要求的补偿太低,闹到这样就算白费了。所有人看向郭夫人,她平日里温和的面孔此刻满是寒霜,一字一字地道:“太子倒是爽快^,只是我们郭家人向来睚眦必报,公主虽然一口咬定此事与她无关&,可这利息我仍旧是要讨一讨的,否则我女儿的惊吓岂不是白受了?”

    “好说*!庇何奶尤允切?*,语气更是爽快,“不知郭夫人要提什么条件&?*!?br />
    郭夫人看了一眼李未央,口气十分强硬:“请殿下下令*,处死提议舞蛇表演的人?!?br />
    众人一愣*,没想到她说的会是这样^*,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蒋南的面色更是一下子变了。

    李未央含了一缕淡薄的哀容,藏了眼底的笑容,不言不语。如今不是在大历^^,她是郭家的女儿,自然要顾及郭家的名誉^,在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名门淑女的风度,不能和从前那样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模样&*,这样会让别人说郭夫人没有家教^。更何况&,身为受害人*,越是沉默越是安稳,讨要公道,有元烈和郭夫人在,还怕讨不到吗^?

    郭夫人果然被惹火了&,郭嘉没事*^,对付不了临安公主,知道蒋南是公主心头肉&,便要拿蒋南开刀&,出一口恶气&。元烈嘴角弯弯^,又道:“当时明明只是寻常的歌舞表演*,南公子非要标新立异,主动提出要看舞蛇^,所有人都是听见了的^。这些俱都是属实之事,并非是郭夫人捏造,所以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

    不过分!她都想要蒋南的性命了,怎么会不过分!临安公主的面色变得铁青,原本的花容月貌也像是受到了影响*,变得十分狰狞&。蒋南是她心爱的男人^,让她用他的性命去赔偿郭嘉,怎么可能!当下道:“太子^,这要求实在是太残忍了**!”

    然而,雍文太子却不是这样看的*,他的目光落在了蒋南的身上^^。在他看来^,此人不过是一介男宠&,若是用他的性命便可以平息郭家和旭王的怒意,实在没什么不可以的^^,便是此事被母后听闻,她也一定会赞同&。在皇族的眼中^,男宠便是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临安公主可以玩物丧志,却不可以为了一个玩物得罪郭家*。

    他的目光向蒋南扫过去的时候*&,所有人的面上都是松了一口气的神情^&,是啊,只要处死这南公子,郭家便会作罢,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反正公主再宠爱他*,也不能因此一下子开罪这么多人&。

    看见雍文太子冷峻的目光*,蒋南心头便是猛地一惊。他太了解这些人了^,因为他曾经也是其中的一员*,视人命如草芥*,只要挡了路&,毫不留情便除掉^。这出戏原本就是临安公主一手安排^,他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如今看来,是他太心急了,撺掇着临安公主消灭李未央,却没想到郭家居然这样爱护她……李未央啊李未央*,你到底给郭家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他的脑海中急速地转动着**,现在他唯一的?*;し褪橇侔补?,若是连她也舍弃了他*,他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他看了临安公主一眼,却并不求饶,而是一副心如死水的模样,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到底是什么下场。临安公主心如刀绞*&,更加把郭嘉恨到了极点^^,她看着蒋南的模样&,越发舍不得,脱口便道:“不,太子,我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所有人都看着临安公主,像是在看一场天大的笑话&。在他们看来**,男宠和小猫小狗没什么不同&,喜欢了可以捧着*,一旦有了妨碍便应该舍弃*,临安公主如今却不顾大局&,冒着与旭王,郭&、陈两家结怨的风险也要?;ひ桓鐾嬉舛?*,就太不知趣了。

    在场众人刚才都被这巨蟒惊吓到,此刻没有人愿意站在临安公主一边,所有人都静静望着这一幕&,目光冰冷^^。临安公主意识到了一种被孤立的感觉,她突然觉得不安起来,而且困惑^。

    李未央心头冷笑^,郭家和陈家早已联姻,陈玄华不言不语**,却默默站在了郭澄的身后^*,这就已经表明了陈家的态度*。而郭家和陈家,是大都赫赫有名的望族,跺一跺脚皇城都要抖三抖,号召力和影响力都非同凡响。临安公主从前太过荒唐,然而她的风流并不影响到别人的利益,所以大家看在裴后的面上,谁也不会与她计较,但若是她不自量力,冒着与名门世家作对的风险也要?;ひ桓銮哪谐?,这就是在挑衅所有的豪门了?;首搴褪兰?&,本来就是互相依存^,却又带有矛盾的两面^&。他们可以容忍一个风流的公主,也可以容忍一个牝鸡司晨的女人&,但绝对不会容忍她践踏他们的家族荣誉,挑战他们的权威^^。

    临安公主察觉到了不对,她毕竟是个极为聪明的女人*,往日里跟这些人交道打得也不少&,她发现了众人眼神中的冷漠和鄙夷*,不由自主的^,她看向了雍文太子^&,目中流露出哀求的神情。

    雍文太子皱眉,他的这个妹妹向来强硬得很,头脑又很精明,不应该这样不知轻重的,难道被这个男人迷昏头了吗*?

    李未央面容淡漠,在男人看来,权力重于一切*,但在女人看来^&,往往是情感的需求更重要。所以雍文太子无论如何没办法理解临安公主的决定,因为男女的思维模式是不同的^??墒荿^,雍文太子也不会轻易舍弃这个妹妹,他会作何选择呢?

    雍文太子看着临安公主^,沉思片刻&,道:“如此便要一个人的性命&,未免过于武断了,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位公子和蟒蛇伤人的事件有关&?!?br />
    元烈眼底微凛^,缓缓道:“既然如此,一切还是请陛下圣裁的好&,来人^&,抬这巨蟒入宫&?!彼底?,他回转身^,看向郭夫人^&,道:“还要烦劳夫人和小姐陪我入宫一趟?*!?br />
    郭夫人点点头,道:“当然可以&?!?br />
    雍文太子垂眸沉思&,不语,倘若真的在这时候跟元烈和郭家杠上,那可不是小事……而且父皇那么钟爱元烈,再加上郭陈两家的分量^^,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临安倒霉吗?

    元烈看着他,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我记得*,当年裴后怀孕时,为一名妃子养的猫儿所惊吓,可是以伤害皇储的罪名*,诛灭了对方九族……”

    雍文太子抬眼,笑着打断他:“旭王莫须多言*&,一切我自然会做出决断?&!?br />
    元烈不过淡淡微笑^。

    一切已经尘埃落定&&,蒋南必须死,才能平息众人的愤怒&*。哪怕这件事原本与他没有太大关系&,在众人眼中,提议观看蛇舞的人却是他。

    蒋南再如何镇定,额头上却是冷汗直流,终于忍不住面露哀求地看了临安公主一眼*,几乎把对方的一腔柔肠都给看化了^。临安一咬牙,突然走到李未央面前,作势就要拜倒:“郭小姐,是我太过莽撞,惊吓了你^,实在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但求你大人大量,放过他吧&?!?br />
    此举一出&,众人哗然*。所有人都看到她膝盖下弯的动作,郭澄面上露出无限惊骇,这临安公主是疯了吗*,堂堂公主殿下*,竟然为了一个男宠要下跪求人?简直是太惊世骇俗了*!

    临安公主强自压着心头恨意和屈辱,她不是傻瓜^^,知道只有李未央松口,这件事才能过去,所以必须从她这里着手*。她这辈子只向皇帝和裴后弯过膝盖,从来不曾向任何人下跪*!但今天&*,必须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弯一下膝盖^!可是还没等她一条腿着地,已经被李未央双手扶住,却看见她面带不安地道:“公主殿下这是何意^,难道真要屈辱了皇家尊严么?郭嘉无论如何不敢受你这一拜?&!?br />
    李未央没那么傻*,临安公主的意图十分明显&,在这里惺惺作态地一跪^,事情的性质就变了,原本是郭家为了爱女受惊吓出头,会硬生生变成郭家仗着功劳来逼迫皇家&,甚至弄个不好*,会莫名被冠上一个羞辱皇家公主的罪名?&?峙铝侔补髡饫锕蛳氯,马上郭家就会被言官们弹劾!

    临安公主果然不是安国那样光懂得胡搅蛮缠的女人,李未央冷冷一笑^,已经稳稳当当托住了她&。临安公主强硬要下跪*,李未央却不偏不倚地用脚尖顶住了她的膝盖,硬生生把她架在了半空中,旁人看来却是李未央不肯受礼*,谦虚的样子^。

    临安公主只觉得那力道不大*,却让她跪不下去,立刻明白李未央已经洞悉了自己的意图^,脸上的谦卑愧疚之色顿时没了,全化为了恼怒。一甩袖子站稳了身体,怒道:“你干什么&?^&!”

    李未央不理会,只是淡漠地转过头,一双漆黑的眼珠子盯着雍文太子道:“太子殿下&,公主这样强求*^,是非要?*;ふ馕荒瞎勇?*?唉,若是如此,不如打几板子就算了,也省得坏了一条人命*?^!?br />
    众人失笑&,果然是心肠柔软的女孩家,打板子算什么惩罚^?

    雍文太子面色变得冰寒^,在他看来^,临安公主今日若是真的跪下去*,虽然可以陷害郭家,却实在是丢尽了皇家的颜面,并不是上上之策^,也不符合她一贯的行事作风,难道这个男人真的对她如此重要吗?而李未央所言,也绝不是表面看来的这么简单,她分明是在逼他&。

    郭夫人也已经明白过来,心中暗骂临安公主毒辣,却面色平静地道:“殿下*,今日之事^,请你尽快做出决定!”

    雍文太子终于下定了决心,道:“既然大家都觉得他该死,偏偏皇妹如此舍不得,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干脆便打他一百大板,看老天爷是否留他性命了?!?br />
    一百大板可不是好玩的,寻常大都所使用的板子,最小号的也要三十斤,这样的重量高高举起再重重落下&,纵然是成年男子,能清醒地挨满二十板子的就不多了&,能挨够四十板子的更是少之又少&,往往是中途就昏厥甚至毙命了^,这一百大板,已经是十分严酷的惩罚^,实在是死多活少&。

    然而临安公主面上却是一松*,口中道:“既然如此,我便命人带他下去打板子好了*。只不过,他若是能活下来&,就是老天的意思^,你们不能再为难?!?br />
    元烈冷笑着看了蒋南一眼,却见他面上仿佛无知无畏,便开口道:“既然要惩罚&,便要当众行刑^?^!?br />
    临安公主刚要开口,便听郭澄道:“女眷太多,的确不方便,不过这也不难*,遮上屏风就好&!?br />
    临安公主气得眼睛发直,这两个人一搭一档,提出的简直是无赖的要求。她还要说什么&,雍文太子却挥了挥手^,道:“好了,就按照两位说的做吧?!?br />
    蒋南握紧了拳头&,所谓刑不上大夫*,就是说贵族是有尊严的,讲体面的,他们犯了罪^&,该杀该剐都可以&&,就是不要侮辱他,不要让他受刑*。但现在,他已经沦为了一个男宠*,不会有任何人考虑到他的体面,他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到她的目光之中含着微微地嘲讽。

    他突然明白了&,李未央为何千方百计为自己谋求一个郭家女儿的身份,因为这样一来&^,她便是出身权贵,而他&*,却只能沦为一个男宠&&,往日里受到很多人尊重,其实都是假象,从他放弃了自己身份的那一天,就已经注定他要受到这种屈辱。

    杀人不见血^,李未央,你果然够毒辣。

    让他为自己的选择付出惨痛的代价,比杀了他都要令他难受。现在&,他情愿自己从来没有从屠刀下留下性命&,也好过在众人的鄙夷之中受刑^*!

    ------题外话------

    编辑:我一直期待感情戏&,眼睛已经脱窗了

    小秦:我一直在写感情戏啊

    编辑:(⊙o⊙)啊,在哪里

    小秦:感情戏=美丽女主和男主男配们的对手戏*,你看我从头到尾连渣都是帅哥*,这不是说明从头到尾都是感情戏吗

    编辑:太令人发指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8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85 雍文太子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85并对庶女有毒185 雍文太子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8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