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蟒蛇惊魂

    宴会上*,临安公主竟然偕同蒋南一同出席*,引来众人侧目。蒋南若是和其他人一般坐在下首^,也许大家没有那么多非议*,可他偏偏坐在公主的旁边,离她很近很近,近到肌肤相触,身体相贴&^。不止如此&,他像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竟俯身在她旁边耳语了几句,公主突然轻笑起来。诸位客人看在眼中^^,面上不露声色^^,私底下却是窃窃私语起来^。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这公主,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br />
    李未央瞧了一眼,面上似笑非笑道:“娘*,公主一直是这样子的么?”

    郭夫人是个十分温和且爽快的人,从来不会说别人的闲言,但对于临安公主,却明显有几分不以为然:“她刚刚出嫁没多久就看上了驸马都尉的亲弟弟*,两人在城中公然出双入对,驸马也不敢插手管一管,这全都是裴后的纵容啊*^?!?br />
    李未央看了临安公主一眼&,面上若有所思。

    裴皇后一共三个子女,一是雍文太子&*^,一是临安公主,最小的女儿便是安国公主&^*,她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儿子的身上,对女儿放任自流这并不奇怪,但从某种角度来说&*,把堂堂的公主养成这种恣意妄为的性格&,皇帝也是功不可没的*。李未央真的很想知道&,越西皇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明明知道裴皇后这些人的举动*,他却依然视若无睹呢……

    郭夫人以为女儿对这些消息感兴趣,不由感叹了一声,道:“不过&^,临安公主没有定性,身边男人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却从不曾见她带谁参加过这样的宴会,可见此人在她心中地位不凡了&?!?br />
    李未央含笑不语*,蒋南英俊挺拔不说^,头脑也很聪明^,而且有一种冷冰冰的傲气&&,在大历的时候就已经很招女子喜欢^*,不管他再如何冷漠^&,还是有人不顾一切往上贴。这大概也有一种越是被拒绝越是想要得到的心态作祟,他一直吊着临安公主的胃口,从来不曾臣服于她*,直到她完全迷恋上他为止,手段不可谓不高杆了。只是想到刚才那画面^,李未央的笑容还是添了一丝嘲讽*,沦落到要依靠一个女人来报仇^,这本身对蒋南来说就是一件极为痛苦的事情。

    经过刚才的事情&,临安公主特意去换了衣裳*,大红底色更衬得肤若白雪。举杯饮酒的时候*,宽大衣袖滑落手肘&*,露出一截羊脂白玉一般的手臂^,本就艳丽的脸喝了酒*,更增三分颜色**&。蒋南又是低头与她取笑两句&,一双眼睛却是若有似无地在李未央的面上轻轻扫过。

    李未央心中叹息一声&,就目前看来,蒋南在这种痛苦之中&,已经变得扭曲了^&。

    男客那一边^*,却是另外一番景象*。成亭侯周贞的幼子周景生得一副好皮相**,更兼喜好美人^,从临安公主出现开始*,一双眼睛就盯着她瞧个不停&,口中惋惜道:“那男子就是临安公主的新宠吧^^,我看也不怎么样,公主怎么偏偏守着他一个人呢!”

    他言谈之中&,一副艳羡的口吻。要知道临安公主虽然嫁过人^,却因为生得极为美貌**,又是风情万种&,身份尊贵&,所以始终是大都名流竞相追逐的对象&,周景向来想要亲近。只是^,他的姑母周淑妃已经再三警告过他^&,不许他接近那风流的临安公主*,更加不要动什么娶进门来的心思**,他这才把那些念头都给压下去。临安公主万草丛中过的时候还好*,他不觉得什么,现在瞧见她居然为了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什么“南公子”放弃了其他的爱宠,周景心头不免不是滋味。

    他话中多含讥讽&,满座贵公子都会意地发出笑声^^。郭澄微微一笑&,开口道:“凡事不可只看表面&,听闻公主府中嫉妒他的人也不少,甚至有不少人明里去挑衅^,暗地里使绊子*,可却都死在他的手上^*,而临安公主却对此视而不见*,还骄傲地对别人说这位南公子文武双全&,非同凡响^。这话虽然有偏爱的成分*&,却也离事实相距不远^*?&!?br />
    周景惊讶地睁大了嘴巴^,“这家伙真的有这么邪门吗*?”

    郭澄的笑容带着一丝洞若观火:“公主府高手如云,却都一一败在他的手下,而且^,没有一个活口留下来?*?杉巳讼率种?*,用心之毒^,当然&,若是周公子不相信&,大可以去试一试对方的武功——

    他说的话其实很中肯,没有夸大的成分&。男人也会互相嫉妒,尤其为了讨好临安公主这样的大美人更兼衣食父母&,自然要花一切心思去争夺。再者^,临安公主府上收留的这些人^^,或文采或武功&,都是真正的佼佼者,如今却都偃旗息鼓了^^,不敢与蒋南一争锋芒,可见这人并非寻常绣花枕头^,而是有不少过人之处。

    郭澄的目光落到面容冷峻的蒋南身上&&^,心中不由想起在确认对方身份后自己的那些调查,那一字字一句句&,都是对这年轻男子丰功伟绩的夸赞*,他的勇猛绝非一般人可比,会脱颖而出是自然的^,而且*,就目前情况看来**,他还隐藏了绝大部分的实力&。

    郭澄从骨子里轻视这样靠着裙带关系往上爬的男人,但若是换他处于蒋南的位置^*,被逼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也绝对做不出这种事&,因为他的骨子里就是受郭家的教育养大的*,宁愿和敌人同归于尽&,也不会忍辱偷生??墒撬霾坏降氖虑?*,蒋南却做到了^。这样的人,未尝不可怕。

    周景妒忌地咬牙切齿^^^,看着蒋南也越发不顺眼了^,口中却逞强道:”这有什么*,等我下次有精神头*,跟他好好比试一?&^?!“

    虽然周家已经请了无数名师来教导&&,可这周景依旧是个绣花枕头^,这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说这话不过是为了掩饰心头的羡慕而已&,众人都借着喝酒掩饰,实际上全都暗暗发笑*。

    当然,也有人注意到了李未央。在座的便有十大世家之一的陈氏嫡子陈玄华^。陈家是世代为官的世族之家^&,见于越西史传的人数就有12代^&、100余人^&。陈家人大多进入仕途,遍布政界和军界^,发号施令,高居人上*,与郭家一般是百年大族。然而盛极必衰^,先皇时候一场飞来横祸——叛军之乱横扫江南,连累了陈家&,加之先皇帝对陈氏的猜忌^,陈氏急剧没落,一度偃旗息鼓,避开风头。好在到了今上,陈家先是拥立有功*,家中又出了一位陈贵妃,很快便重新跻身一流名门的行列^。

    陈家是有名的清贵世家,女儿都是真正的名门淑女,才貌双全的^,所以一到了年纪&,陈家的门槛都会被媒人踏破&。然而陈家再三思量&,却拒绝了所有的求亲者,反而主动派人去郭家说项&^,把长房嫡女陈冰冰嫁入了郭家^^,便是郭家老二郭衍的妻子陈氏&。

    当然&,这只是对外的说法,有不少人知道内情。陈冰冰一次偶然踏青&&,对骑着高头大马、身配长剑的辅国将军郭衍一见钟情^*,为此在家茶饭不思、日夜难安^,直到把自己弄得形销骨立,最后被陈家主母硬生生逼问,才说出了心里话。陈家人一寻思^^,反正女儿看中的也不是什么浪荡子弟&,而是年少有为的青年将军^,当下便找人上门说项去了^,最终,陈小姐欢欢喜喜地进了郭家门&*,做了辅国将军的夫人。

    陈玄华便是陈冰冰的嫡亲弟弟^,陈家长房的嫡子^,真正的世家子弟&,再加上生得温雅俊美&,为人亲和&*,向来在千金小姐中很有口碑*^。他听众人谈论临安公主^&,面上漫不经心^,目光却是落在李未央的身上^。从刚才开始^,他便注意到了郭家这位突然寻回来的千金小姐。她就安静地坐在郭夫人的身边^,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的笑意很浓郁^&,仿佛一束清雅难言的花朵,俯仰之间^,叫人心动。

    说到底^,那艳丽夺目的临安公主虽然引人注目*,可并非每个人都喜欢跋扈的牡丹,陈玄华倾慕的,恰好就是李未央这样温柔的美人。这样的女子*,别有一番动人心扉的力量^^*。

    他悄声地向郭澄道:”宴会之后&,可否为我引荐你的妹妹*?“

    郭澄看了他一眼,面上有一点吃惊,道:”玄华,你可别跟我说,你对我家的妹妹有兴趣*?!?br />
    陈玄华眉目十分清秀隽永,细看来眼波仿佛明川,说不出的儒雅*,他只是腼腆地笑了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还望你看在咱们两家亲善的份上*,行个方便?!?br />
    郭澄觉得脑壳疼*,他按了按额角,才道:”这个……恐怕我也做不了主&,妹妹是我娘的命根子^,若是让她知道我带你去见&,肯定会打断我一条腿*^,风险太大不说,简直太不划算了*&?&!八缓靡馑妓底约倚值芏际峭练?&,尤其是郭敦^,巴不得妹妹一辈子留在家里讨娘开心*,千方百计地阻拦多路追求者^^&,温文尔雅的陈玄华怕是没到李未央跟前^,就要伤筋动骨了^。别人也倒是罢了,偏偏陈家和郭家有两姓之好,不好办啊*。

    陈玄华却看了一眼李未央*,越发觉得那清雅的笑容动人,忍不住道:”你就看在咱们同窗多年的份上——“让他走个捷径吧。

    郭澄摇头道:”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家已经娶了陈家的女儿&,断然不会再送一个去你门上的?^!?br />
    陈玄华不禁着急^*,道:”为何不可亲上加亲?“

    他说的话,已经是逾矩了&,郭澄可以不回答*,但因为陈玄华是真心实意地来问这话&,看在多年同窗好友的份上&,郭澄沉吟片刻&,才压低声音慢慢地道:”玄华*,实话对你说&,我家已经赔上了一个二哥^,难道还不够吗^^*?“

    陈玄华一愣,随即那双俊秀的眼睛里慢慢浮现出一丝悲哀&^。他不说话了*,低下了头去看着杯中的美酒*。

    郭澄叹了口气,什么事情都要刨根究底,这是陈玄华的个性,他是个好男人*,有责任心^*、有担当,而且温文儒雅*&*,文武双全^^,若是他娶了李未央,一定会好好爱护她&,可是&,李未央不会愿意的吧*,呵,别说她并非是真正的郭嘉^,纵然她是&,郭夫人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尊重她的个人意愿&。

    撕开那层温情脉脉的面纱,郭陈两家的联姻&,在陈冰冰而言固然是皆大欢喜^、心愿得偿^^,可是自己的二哥郭衍呢*?他早已有了喜欢的姑娘^,只等着他回到大都便要成亲^^??墒枪虾统率系牧?,却是真正的联盟^。郭澄到现在还记得&,陈家派人来的时候^,爹娘脸上的表情……他们知道儿子已经有了倾心相恋的女子*&,但同样的*^,郭家需要陈家共同对抗裴皇后&,只有结成姻亲,才能真正结成永固的同盟,震慑蠢蠢欲动的裴家^。但他们和其他的父母不同,他们把选择的权力交给了郭衍。

    郭衍有了选择的权力^*,他可以任性地挥霍这样的权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娶他想要的妻子^,可是^*,他在郭家长大*,注定是郭家的骄傲。所以&,他最终点了头。郭澄一直是可怜这个二哥的,他是一个优秀的将领,一个孝顺的儿子,但始终做不了一个守诺的人。他最终娶了陈冰冰,面对着一心倾慕自己的新婚妻子*,不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只能在黑暗的夜中独自舔舐伤口。尽管如此,陈冰冰却一直过得很幸福&,因为郭衍用了最大的力量来盺^**;に?、呵护她。因为政治的需要,郭衍必须选择隐瞒^,但出于良知,他必须好好照顾她^,让她开心快乐&。郭陈两家人都有共识,她会一辈子都这样开心&&。

    可是^,郭家绝对不会再有一个郭衍了,父亲曾经这样说过&?^?上攵?&,若是陈家提出要迎娶郭嘉^&,父母亲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郭澄想要安慰失落的陈玄华两句^^,可一抬头,却见到元烈看了过来^,只见他一双眸子似嘲似讥,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当下心头一惊*。然而元烈不过瞧了他们一眼,便已经转过头去^&,仿佛根本没有看过这里^。郭澄心头惊恐^&,那一眼&,现在才发觉,那双绝美凤眸里的笑意^,竟比淬了毒的刀子更阴狠毒辣。

    他后背隐隐有一丝寒意,旭王元烈*,你耐着性子和我们斗着玩^^,是想要让那人瞧着开心吗,若是把你激怒了,你会怎么做呢*?

    在众人的笑声之中,旭王元毓一双波光流转的眼却是落在李未央的身上,他只是想,刚才看到他和临安公主同处一室*,她有没有误会呢&?旁边倒酒的婢女悄悄地瞧着他,脸上都红了。此刻&,旭王的表情完全不是往日里的淡漠无情,寻常见到的那冰冷无情的薄唇微微抿着&,仿佛有些苦恼的模样^,配上琥珀一般晶莹剔透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和健美的身姿&,仿佛所有锋芒都被隐去^,透出一种朦胧惑人的美^。

    公主的宴会,自然是豪华气派,鲍参翅肚那些俗气的这些豪门贵族哪个没有见过^,公主府一概不用*,端上来的全是最时兴的菜色,便连李未央这样出身显贵^,竟然也有三五样叫不出名字&。

    不多时,众人只听到鼓乐声起&,却见一群美人鱼贯而入,踏着节拍徐徐起舞*,个个纤足生莲^^,罗衫云袖,众人霎时只觉暗香阵阵,酒未沾唇人已醉^^。然而对于李未央来说,这些歌舞表演并不能引起她的兴趣&*,所以她只是轻声的和郭夫人说着话^,面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临安公主远远瞧见李未央脸上的笑容^^*,想到刚刚的耻辱^,心头愤恨起来^*,一把将手中的筷子丢在了地上,发出轻轻一声响动&,虽然不大&*^&,却是惊动了不少人,大家有点不解地看着她,不知道公主究竟要做什么。临安公主面色一沉^,道:”怎么总是这些陈腔滥调,就不能换一些新鲜玩意儿吗&?“

    舞姬们连忙跪倒在地^,个个身上发抖*。众人谁不知道公主府的歌舞伎最是难做&,公主心思多变^,又喜欢新鲜&,竟然要求这些舞姬们每天都要有新曲子和新舞蹈&*,跳不出来便用很残忍的手段处置……现在看来,竟像是又要发作了^。

    蒋南微笑道:”公主殿下何必动怒呢*?府上刚刚来了一个有趣的人^*,不如让她来给公主表演**?“

    临安公主看了他一眼^,道:”果真?“

    蒋南笑容很完美:”若是不够新鲜^*,公主便砍了我的脑袋吧^?!?br />
    临安公主似嗔非嗔地瞪了他一眼&,道:”那还等什么呢?快让人来表演吧?!?br />
    一旁的管家早已有准备&,闻言拍了拍手,大声说道:”可以进来了^?*!?br />
    众人听到这话&,便都好奇起来&,却见到一个美貌的高挑女子从外面缓缓走入*。她的耳朵上带着硕大的金耳环,身上的衣着也十分艳丽&,手上和脚上都挂着金铃铛^,走起路来一摇一晃,很有风情^&。

    众人见她容颜虽然不错*,可跟刚才的舞姬们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便都失去了兴趣&。李未央看了一眼这女子^,心中却隐约觉得有些奇怪,就在这时&,只见四个仆从抬着一个蒙着大块红绸的物体走到了花园中央放下&^,然后行了个礼**,才慢慢退出去。众人都很奇怪这是在做什么,却见到那女子走到那东西面前^&,突然一把掀开了上面的红绸子^,随后^^,一个小姐惊呼一声:”老天*,是蛇&,是蛇?^!“众人这才惊讶地发现^,那个箱子里竟然装了大大小小五六条蛇^,最中间的一条分明是巨蟒*,正嘶嘶地向人们吐露红信子。

    郭夫人面色一白,道:”这是要干什么!“

    ”公主&,这女子将为诸位表演蛇舞^,这些蛇全部都拔掉了牙齿,去了毒液^&,不能伤人的^,而且都是从小饲养&,很听话乖巧,大家不要害怕^^,可以放心欣赏?^!?br />
    管家这样一说*,众人心头的大石头才放松了些&。临安公主却笑道:”我府上高手如云^,不过几条蛇而已,怕什么呢&?既然要表演节目,就快一点开始吧*!

    表演的女子微微一笑,举起笛子横在唇边^,一串流动的音符从笛子中飘出来*,却是与刚才舞姬们的靡靡之音完全不同*,节奏感很强*^,十分的振奋人心**。这时候,早有仆从打开了箱子,那些蛇一下子游了出来,小一点的蛇围绕着那女子转来转去^&,尾巴一动一动,仿佛在翩翩起舞&^,并且随着笛声的变化时而急促时而稳慢,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而原本那条巨大的蟒蛇^,竟然攀附上了女子的肩头,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女子笑着,一边吹笛子一边快速地跳着舞,浑身仿佛没有骨头一般*,那蛇也开始在她的身上急速地旋转盘绕^。所有人从未见过这样的情景^,都目瞪口呆地瞧着这一幕。这场景实在太过精彩*,原本十分排斥蛇舞的人也都纷纷鼓起掌来!

    李未央瞧着那巨大的蟒蛇&^,它也正抬着头^,嘴里的舌头不时的吐进吐出&*,看起来十分可怕*,却又那么乖巧地盘踞在女子的身上*,随着音乐一起一伏。

    就在这时*,那蛇却突然缠紧了女子的脖子^&,女子惨叫一声^,笛音戛然而止*,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之中,刚才还在跳舞的舞蛇人两眼翻白,轰然倒下^&,原本围绕在她身边的蛇全部都游了开来^^,而且游去的方向正是宾客席&&!一名婢女惊叫一声&,丢了托盘便向后飞奔而去,其他的客人们被这一声叫的惊醒过来&&,全都离开席位^,四下找地方躲避^,一时之间,原本花团锦簇的宴会乱成一团。

    李未央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她拉着郭夫人便向后退去&,然而那领头的巨蟒像是有灵性一般&,飞快地向她游曳过来&,她心头猛地闪过一个念头^^,猛地将郭夫人推给一旁的赵月:“?&;ず盟?!”

    就在那条巨蟒扑过来的时候,李未央突然意识到今天这一场戏都是演给自己看的!什么舞蛇人,什么蛇舞,根本只是攻击自己的武器*。临安公主分明是想要让自己命丧当??!

    巨蟒身体笨重,游行的速度却极快^,硬生生盘在地上的身体至少占地有五六平方米&,整个站起来的时候足足有大半个成人高,它笔直地站了起来,向李未央扑了过去&*!郭夫人惨叫一声:“嘉儿*!”

    赵月已经拔出了长剑&,可是一剑却扑了个空^*,蟒蛇移动的速度原本应该不快*,可此刻像是疯了一样*,赵月一剑一?&?彻?&,它却更加疯狂地一甩尾巴^,赵月还没防备过来&^&,一把长剑竟然硬生生被蟒蛇的尾巴甩脱出去^,李未央此刻已经跌坐在地上,蟒蛇眼看再次扑到了她的裙边*,血盆大口张开就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

    李未央没想到这巨蟒移动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让她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再如何镇定&,看到那张血盆大口,闻到近在咫尺的腥臭味,她也禁不住心头一跳&^,猛地蹙眉^&,整个人向后退去,下意识地从腰间拔出了一直藏着的短匕首——

    郭夫人几乎昏厥过去,想也不想就向李未央奔过去*,试图为她挡住这一下,赵月心头也是猛地一沉,关键时刻**,却见到那蟒蛇突然昂起身体,原本要攻向李未央的动作戛然而止&&,反而在地上仿佛无限痛苦地剧烈扭动起来^。这时&,一双手已经将李未央拉了过去,她惊魂未定地回头,却撞进了元烈的眸子&。

    郭澄和陈玄华快步赶到&*,那条巨蟒却已经扭动着在地上死去了^,七寸的地方,俨然是一双象牙筷子,血汩汩地往外流着。这样不够尖锐的东西想要在蟒蛇的身上穿个洞^,简直是……郭澄震惊地站在那里*,不敢置信地看着元烈*。

    元烈同样也是心跳擂鼓^,刚才他距离李未央最远&,差点以为来不及!可他怀里的李未央*,一双美目已经望向了主座的方向*,不期然的,她看到蒋南的表情*,那神情之中带了一丝冷笑,更多的是失望&。

    失望自己没有死吧,李未央心头冷笑^。

    元烈走到那蟒蛇旁边*,仔细观察*&,俊眸满是冰冷的寒意:“这蛇的牙根本没有被人拔掉……”

    仆从们已经将其他那些小蛇打死&*,刚才四散逃走的人们这才重新聚拢过来*&,看着这巨大的蟒蛇^,面上都是心有余悸的神情^。郭夫人最为恼怒&,冲上去上上下下地察看李未央^,眼泪却已经掉了下来:“你这个傻孩子&,你怎么把娘推到一边去呢!”

    李未央轻轻拂去裙子上的灰尘&^*,面色平静地安慰她道:“娘,我这不是很好吗&&?不用为我担心^*?!笔率瞪?^,从巨蟒勒死那表演的舞蛇人时,她便有一种奇异的预感,等看到那巨蟒丢下其他人,只追着她跑的时候,这份预感便已经成真了*。若是她拉着郭夫人跑*,那只会连累无辜的她&&,这又是何必呢&&?所以她想也不想的,便推开了郭夫人*。

    “这蛇有问题&!”元烈的声音冰冷&&,猛地转头看向临安公主&&。

    临安公主一下子站起来,面上无限惊讶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表演怎么会出这种事^!”

    她的表情*,装得十成十的无辜^,像一切不是她策划的一样。蒋南面上十分冷淡*&,早在临安公主出这个主意的时候&,他就觉得很难成功,因为这样的场合**,想要李未央的性命,就必须要先制服元烈和赵月!但——能够让李未央平静的面容破碎,也是一件有趣的事*,若是能夺走她的性命*,那更是无比的快活*??上?,元烈的动作太快*&,武功太高,这也是蒋南意料之外的*。

    “好端端的表演&?”元烈冷笑一声,道,“刚才明明说了&,所有的蛇都是拔掉牙齿&,去了毒液的,可它的蛇牙却还留着*。再者&^,蟒蛇大多数是没有毒的,可你们瞧一瞧*?!彼嗥鹚赖舻纳咄?*^,硬生生掰着牙给众人瞧*,“不知是谁在蟒的牙上抹了东西——”

    众人一瞧,那蟒蛇共有四排牙齿^^^,外两排明显是用来咬的^,内两排是用来吞咽食物的*^,然而就在外面的牙上&,赫然有一些浅蓝色的粉末,在阳光下散发着诡异的光芒……

    ------题外话------

    今天写到这一段&*,我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让蟒蛇一口吞掉李未央*&,然后标上全文完三个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84》,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84 蟒蛇惊魂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84并对庶女有毒184 蟒蛇惊魂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