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 太公钓鱼

    旭王到了席上*,却是被一堆人包围,很难从人群之中再出来,尤其是那些盯上他的小姐们^,更是若有似无地挡着他的视线^。等到他想方设法摆脱这群人,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此刻&,人群终于四散开来^,各处找了亲近的人饮酒聊天*。他四处寻找李未央^,不知花了多少功夫&*^,才发现她遣散了随行的人,独自坐在岸边的一棵柳树之下*。

    察觉有人走过来,李未央略微侧转过来&,望见是他,才露出些许微笑&。

    “旭王殿下^,好久不见?”

    李未央的微笑一如往常,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刹那间,元烈感觉到心跳擂鼓&。他禁不住上前,低声道:“我找了你很久&?!?br />
    李未央只是轻轻一笑*,目中似有波光闪动:“我知道*?!彼低?*,她的眼睫毛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及时地垂下了眼睛^,因此神色间的动容丝毫也没有让他看到。

    元烈觉得自己的心脏隐隐发抖,不知要耗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浑身的战栗,他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感情,在她一旁的山石上坐了下来^&。

    李未央看着他^*,如今的元烈已经不再是跟在她身侧的少年*,他发上带着金冠*,面目依旧俊美^,却显得更加高贵不凡*。在她的印象里&,他似乎还停留在过去&,可事实上,如今他们的身份^,却都和过去大不一样了&&。

    “我以为&&,他会让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崩钗囱肭嵘氐?。

    元烈紧紧攥紧了手心,指甲几乎掐入手心&,靠着这疼痛^,终于让他觉得清醒许多&,他低声道:“我喜欢这个位置^?!钡被实畚仕?,是不是想要回到皇子的位置上时*,他却摇了摇头,他在这个位置,才能更加随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而所谓的天潢贵胄的身份&,在他看来什么都不是。

    风轻轻拂过&^,李未央的脸上有几丝乱发,眼中却还是微笑:“不好奇我为什么变成了郭家的女儿?”

    元烈却不开口*,他不关心这个问题*,他想知道的是^,“你在这里不是一日两日*,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若是今天没有看到你,你是不是就预备着一辈子不来找我&^?”

    “你是希望^&,你做你的郭小姐*,接着报你的仇&,就这样把我丢掉吗?”

    “我在你眼睛里,是随意可以丢弃的人^?”他一句一句地问着*,神色执着^。

    李未央的神情在他句句迫问之中变得有一丝波动,几乎是下一瞬间,他那双琉璃色的眼睛&,涌现出受伤的神情^。

    “我最讨厌被人丢下了&^*?!彼蝗坏拖峦?,慢慢地道&^。

    “从前&,母亲丢下我的时候,你说过^&,永远也不会离开我&?!?br />
    离开^^,他最憎恨的两个字。尤其这个人还是天底下他最喜欢的一个人,除了她以外*,他不觉得这世上有什么值得他特别关心了。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跟他母亲一样*,丢下他转身就走了^,任由他发疯一样地到处寻找。这怎么可以*!

    李未央心中叹息一声,刚要说话*,他却突然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阵耀目的火花&,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未央道:“可惜&,不管你到了那里,变成什么人^*,我都会跟着你的!”

    李未央看着他*,阳光下他明眸含情*^,薄唇如削^,鼻梁挺直^*,侧脸上若有若无地染上波光摇曳,俊美得让人不敢逼视&。她突然笑了笑^,道:“是啊,我怎么想要甩开你,都是甩不掉的*。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希望^,让你有一段清醒的时间……”

    刚开始她离开大历*,是因为无法接受突如其来的失去&,再后来她不去寻找他,是为了让他有个冷静的时间。从他在大历开始,她就在他身边*。对他来说,她的存在&,究竟是什么意义呢……这段分离的时间,足够让他看清楚,他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依恋还是爱慕*^??墒侨缃窨吹剿苌说谋砬?,李未央觉得心中发软,她轻轻地伸出手,握了握他的手指&。

    元烈吃惊&,随后&,心头涌现出狂喜&,他一把握住她的手,紧紧抓着*,仿佛再也不肯松开**。

    李未央感受到来自那手心的暖意,轻轻地喟叹了一声^。元烈啊,你真是傻^,被我盯上的人&,可是绝对跑不掉了。以后不管你对我的感情有没有变化^*,还是将来喜欢上别人*&^&,我都要你永远陪伴在我的身边。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独占欲*&^,也许*^,骨子里她就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怎么,二位居然会认识^?”身后一道声音响起^^。

    元烈就势挡住李未央,朝身后的郭澄颔首,笑道:“探花郎*?!?br />
    郭澄微微一笑,脸上仿佛十分谦卑:“旭王殿下^?!?br />
    元烈仿佛半点都不在意被他看在眼中,反而慢条斯理地道:“我曾与令妹有过几面之缘,没想到今天居然重逢,实在是缘分?^!?br />
    郭嘉之前是被人收养,元烈虽然也是在民间长大,可这两个人完全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认识呢?郭澄很懂得察言观色^,根本不会相信这样的话&。再者**,若是郭嘉和元烈原本就认识^,这意味可就深了。他挑起眉梢,嘴唇轻勾,问:“哦^^,那真是无巧不成书啊。不知你们是在何处遇上了呢?”

    元烈微笑*&,道:“就在之前郭小姐暂住大都的期间^,曾经碰过几次面&^^,怎么,探花郎感兴趣吗&?”

    郭澄眯起眼睛*,笑道:“我不过是一时好奇&&,旭王殿下不必多想。郭嘉是我的妹妹*,我关心她,也是再所难免吧*?^*!?br />
    郭澄向来玲珑心窍*,李未央并不觉得自己和元烈熟悉的事情可以瞒得过他,而且目前看来,也没有必要隐瞒。郭家支持七皇子元英,元烈又是深受皇帝喜爱的旭王*&,承袭了全部的爵位和势力*,自然会受到各方的拉拢&*^,郭家不会排斥这个朋友。李未央和他走得近&,不但没有坏处&,甚至还会给郭家带来好处^&。但这也不意味着自己喜欢被人窥视和调侃&^^,李未央微笑道:“三哥&,母亲刚才正到处寻找你?!?br />
    “哦,是吗&?”郭澄失笑&^*,他很想知道^,郭嘉和眼前这位旭王到底是什么关系^,不过人家都这样明目张胆地赶自己走了,死皮赖脸地站在这里似乎不太妥当啊&*,他摸了摸下巴^,似笑非笑道*,“那我便先去了?!彼底?,他转身作势要走&,才走两步突然回头,道^,“对了^!”

    李未央挑起眉头瞧他^,他哈哈大笑道:“妹妹&&,娘还想多留你一段时日&&,可别这么着急把自己嫁出去??!”说着^&,他飞快地走了^*,像是生怕被李未央捉住一般&*^。

    李未央哑然,元烈却笑了^**,道:“郭澄这个人,应当知道你不是真正的郭嘉了吧?*!?br />
    李未央点点头^,道:“是啊^,这个家里,齐国公和他&,应该都是知道的,不过&,他知道的只是一部分而已*。他们都以为我来大都不过是因为无依无靠来寻亲*^^*,却不知道我是来找人报仇&?!?br />
    半晌没有声息^,元烈悄然侧过目光*,望进了李未央清澈见底的眼睛^,恍惚里*^,他轻轻笑着:“我帮你,可好吗^*^?”

    李未央的表情看上去如同无痕的春水,平静淡漠&,可是心头&,却在瞬间掠过一丝温柔。她的声音很轻*,道:“好*^&。不过,皇帝能瞒得过天下人^^*,却瞒不过裴皇后*,她一定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所以,你要千万小心*^^?!?br />
    元烈微笑,道:“我知道,从我进入大都开始,她就已经盯上了我^?!?br />
    “她动过手吗?”李未央闻言*,心头一跳^。

    元烈点了点头^&,轻描淡写道:“四次,不过都是有惊无险?!?br />
    以后还会更多,李未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实墼绞前言曳旁谛纳?&*,裴皇后也就会越是嫉恨。实际上,元烈选择放弃恢复皇子的身份&,等于是向皇帝表明&&,他没有继承皇位的野心^&。所以皇帝给了他一个最安全的旭王的身份,手上有权,又有人脉和地位,是众位皇子和世家大族争相拉拢的对象^*??膳峄屎蠡故窍蛩至?,这说明什么呢?

    一则*^,是裴皇后不肯放过任何一个可能&,要将元烈扼杀在力量最薄弱的时候。二则^*,裴皇后不是以一个皇后^,而是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想要让元烈死。如果是第一种,那裴后就是一个异常谨慎小心的人*。如果是第二种,那裴后一定对皇帝有着异乎寻常的感情,让她不能原谅元烈的存在。就因为皇帝最心爱的女人是栖霞公主*,所以裴后才对追杀元烈这样执着……

    李未央摇了摇头,不管是哪一种&,裴后都不是好对付的人。

    “暂且不说裴皇后,你预备怎么处理掉元毓?&!痹诰┒?*,元毓绝对是一个大麻烦*^,他极有可能在认出李未央之后去向裴皇后告密,或者把李未央的真实身份传得人尽皆知&,这可是大麻烦。

    “这倒是无妨&,他不找我*^*,我也要找他的&,我们还有一笔账没有算清楚呢*?!?br />
    元烈好奇地看着她,李未央却若有所思地问道:“大都如今最红的名妓^,可是今日献舞的出云么&?”

    元烈一震,随即醒悟,似笑非笑道:“你的意思是——”

    元烈这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李未央叹了口气*^,道:“你该走了&**,若是再不走^,别人真的要疑心旭王殿下在宴会上和郭家女儿一见钟情,到时候会吓坏我娘?!闭庖痪湮夷?,她已经叫的很顺口*^*,元烈凝目望着她,原本他以为*,再见的时候会是一个已经濒临崩溃的李未央,因为在一夕之间^,她失去了那么多在意的人……可现在^&,她却比从前更坚强,笑容更美*。因为郭家么……他心中这样想着*^,口中却道:“这件事,我要参与&?!?br />
    李未央瞧着他&,似笑非笑道:“那么*,你就更该提前布置了?*^!?br />
    “你预备什么时候动手&?”

    李未央慢慢地吐出一口气,道:“今天*?!?br />
    元烈终究依依不舍地离去^,李未央不愿意立刻回去,便沿着湖边走着,静静捋顺思路&。然而她刚刚走到墙边上^,却突然听见细碎的响动&,猛地一抬头,却见到元烈不知何时爬到了墙头上^^^,黑发映着阳光,就像一匹缎子&,闪闪发亮^。她愕然,他不是刚刚走出园子了吗?谁知片刻之间,却见到元烈扯了藤蔓,从墙头跳了下来,一张唇角翘起^,微微含笑&*^,俊美到了极致的模样掩不住的兴高采烈。她惊讶&&,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却已经在她唇上啄了一下*,她大为惊骇*^&,下意识地四下看了一眼,幸而无人*&,来不及恼怒&*,他已经又爬了上去*&,扭头笑道:“我回头再来看你*!”

    李未央愕然,面上却烧灼得厉害,几欲喷薄而出的羞恼无边无际的缭绕蔓延开来&*。

    旭王的提前离开,并不曾引起过多人的注意,大概在他们看来,旭王本来就是一个不好亲近的人&,虽然他俊美的容貌吸引了很多年轻姑娘的爱慕^,但在世家大族眼中,他的这个旭王的位置,若非皇帝力保,只怕还坐得不太稳当,毕竟^&,他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继母^^^,迫不及待地在暗处窥视着,寻找一切的机会要把他拉下来。

    李未央回去的时候&&*,郭夫人已经焦急地四处寻找了她很久,见到她的时候&&,两眼立刻放出光彩来,“嘉儿*,你去了何处?”

    李未央微笑:“宴会上人太多,我觉得太闷,便去湖边走了走!?br />
    郭夫人放下心来&,道:“这就好&,燕王妃来了,说是要见你?^&!?br />
    李未央的目光便向不远处看去&,果真见到永宁公主一脸平静地坐在宴会上*&,旁边的人与她说话^,她却冷淡到了极点,明显是不想搭理任何人&。李未央微笑着走过去,道:“公主殿下&?&!?br />
    永宁公主见到李未央,眼睛里立刻亮了起来*,随后,她吩咐身边的婢女道:“我和郭小姐要随便走走,你们不用跟来?&!彼底?,她站起身,亲热地上前挽住李未央的手臂^*,大声道:“听说郭家有一株珍贵的墨色牡丹,不知道郭小姐可否愿意带我一观呢*?”

    永宁公主嫁到越西以来,还是习惯了过去那种高高在上的公主身份*,对这里的人都不亲近*,再者她不被裴皇后喜爱&,又被燕王厌恶,所以大家更是对她敬而远之^&*&,不过是碍于她大历公主的身份&,不敢过分冷遇而已。今天郭家的宴会,按照惯例给她发了帖子&^,但就连郭夫人刚开始都以为对方根本不会出现^,谁知宴会进行到一半儿,永宁公主却来了,不光如此&,她对郭家的小姐还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这不由得众人不奇怪。

    裴宝儿看在眼里,心头越发不高兴,这郭嘉到底有什么魅力^,为什么所有人都对她另眼看待呢&?在她看来,自己的容貌可是远远超过郭嘉*,可今天的宴会上,郭嘉竟然变得众星捧月一般,实在叫她心里头不痛快^。

    这一边,永宁公主已经迫不及待地道:“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我回到了燕王府*,他很奇怪,我却说我已经原谅他了&,又向他说&,只要他保住我王妃的位子,我就会对他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为了取信于他^,我还送了他两个美人&*。所以,这段日子以来^*,他以为我是刻意讨好他,越发为所欲为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元毓这种人,本来就是你给他三分颜色他就开染坊的^*,她慢慢道:“公主&^,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吗*?”

    永宁公主咬牙切齿道:“你说&,我会全部照做**^?!?br />
    李未央笑道:“今日的宴会^,燕王殿下并没有来^,真是可惜?*!?br />
    永宁公主皱眉,道:“什么意思^^?”她不理解^,李未央应该很恐惧见到元毓才是,为什么她会想要见到元毓呢?难道她不怕自己的真实身份暴露吗&?永宁公主在接到李未央的密信之时*,实在是吓了一大跳的,没想到李未央竟然摇身一变成了郭家的女儿*,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李未央望着远处盛开的牡丹花,微笑一如往昔:“我听说陛下有事召见各位王爷,但想必这时候*,燕王已经从宫中出来了&?*!?br />
    皇帝不过是因为南方水患的事情召集他们商议&,实际上是走个过场而已,诏书都已经出来了^,元毓在皇宫自然不会停留太久^。但永宁公主不知道李未央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李未央已经继续说下去:“若是公主立刻派人去向燕王说&,今日名妓出云在郭府献艺^&,燕王会感兴趣吗?”

    永宁公主不解地看着李未央,显然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李未央的笑意隐秘而温柔:“听我娘说起&,出云之所以被捧为名妓,一是因为她色艺双绝,二是她洁身自好*,自矜身价,很少参与那些复杂的宴会,据说直到今天还是个清倌儿?!?br />
    永宁公主自诩高贵^,对这种名妓当然看不上眼,但此刻,她回忆了一下*,道:“的确&^,元毓也曾费尽心思请过这女子,偏偏她很小心*^,轻易不肯上钩^,若是我派人向他说起此女也在宴会上,他一定会来?&?墒?*,你为何要引他来呢?”

    李未央只是眼珠微微一动,缓声道:“等他来了,公主自然知晓?!?br />
    永宁公主对李未央的手段深信不疑,她立刻便派人回去&,告知元毓出云也在郭府*。果然,一个时辰之后*,燕王就带着礼物到了郭家^。齐国公向来不喜欢这个外表俊俏^&、内在龌龊的王爷*,尤其对他好女色的风声十分忌讳,听到他来^,也不过吩咐郭澄安排了位置*,便将他丢在了一边&。

    元毓早已知道郭家人这种假正经的老毛病,反正裴后和郭家也一直都不对盘,所以他也不太在意。这时候,他只是盯着那献完舞蹈之后坐在一边休息的出云^,嘴角勾起了笑容^。

    这个女子&,他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已经想要弄到手,却可惜她太过不识抬举&,几次三番拒绝了他的邀约&^。从前他对于这种女人,还很有耐心地要征服她^,可现在,他已经越来越没有耐心了*^,所以他决定像对付那戏子一样,好好杀杀这小美人的傲气**^。

    永宁面上带着笑容^,主动吩咐自己身边的婢女给元毓递了一杯酒*。

    元毓微笑着看了自己的王妃一眼&,若非她是大历的公主,他早已经一脚踹了她了^&,省得看到这张老脸&,他就会想起那些很不愉快的回忆……好在如今这个女人吃了教训*,越来越识趣,不但主动送了他美人,也不再争风吃醋*,一个老女人&,就是应该这样才对。

    永宁笑道:“王爷,我敬你一杯^?!?br />
    元毓不疑有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郭家的酒倒是不错^!?br />
    永宁公主只是垂下眼睛&&^,看了一眼杯子里的美酒&,这药粉,可是李未央给她的&^,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功效。

    不多时*,永宁就看到了这药粉的效果^,因为元毓已经燥热地坐不住了^,他在座位上扭来扭曲,丝毫无法顾及身为王爷的威严,那比女人还要漂亮的脸染上了一层酡红,他吩咐身边的婢女给他扇风*,可还是无济于事^*^,他索性站了起来,笔直地向着出云走去。从永宁的角度,元毓仿佛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去拉出云的手腕,结果出云恼怒起来,甩了袖子就走&^。

    元毓居然还不死心^,又伸手去拉人家,出云倒也是个硬骨头&&^,死活不肯搭理,元毓越发过分,居然拉过人就要往上亲,一旁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都纷纷变色。堂堂的燕王殿下,公然调戏一个艺妓^,人家不愿意的情况下还这样强求*,实在是太没有格调了!

    永宁冷笑一声,原本元毓虽然无耻,表面却还是道貌岸然*,因为他生怕别人抓住他的把柄去皇帝那里告他一状&*,却没想到在被下了药之后变得这么不要脸&,不过,李未央这是成心要他丢脸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意图^^?

    元毓追着出云不放的情景实在太过不堪,郭夫人一个眼风&*,郭澄立刻和郭敦两人走上去,一左一右拉住燕王,郭澄笑道:“王爷,你喝醉了!来人,快扶王爷去一边休息&!”

    元毓被他们两个人硬生生架着&*^&,只能眼睁睁看着出云离去。元毓十分恼怒,却知道这不是发火的地方&,很快,永宁端过来一杯温水让他服下,元毓只觉得心头的燥热去了好多&,刚才那股邪火儿也消了&*,他睁开眼睛*^,四下看了一眼,却发现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他一时有点奇怪*,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酒水后劲如此之大,让他当众失态了吗……他想到这里^^,面带狐疑地看了一眼永宁公主。

    然而永宁公主却是关怀道:“王爷,你刚才怎么了?真是吓坏了我呢*!”

    不会是永宁公主动了什么手脚,这个女人现在是自己的王妃^,她还能怎么样?只能拼命讨好自己,以保证她下半辈子有好日子过*。元毓这样一想&,心头的疑虑消了三分*。他站起身,道:“我是有点醉了,走走就好?!本驮谡馐焙騘,他突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一群人&。原本那群人站在牡丹花丛中^&&,他又只顾看着出云一时没有注意*^,现在才看清楚*,赫然心头一惊^。

    李未央!竟然是李未央!这怎么可能&*&!拼命揉了揉眼睛^,他几乎疑心自己看错了^。

    李未央和韩家两姐妹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容十分的温和^、高贵,她的容貌和半年前相比更加成熟&、更加美丽,然而元毓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是啊,他怎么会忘记这个女子呢!因为她,他被迫损失了精心培养的暗卫;因为她,他被丢给那些下九流的青楼女子戏耍^&;因为她,他有一阵子甚至看见女人就害怕……这辈子他都忘不了这种耻辱!

    可是&,她怎么会出现在越西^!为什么^!

    元毓猛地坐了回去^,随后^*,他回头望向永宁公主^,压低声音道:“她怎么会在这里?!”

    永宁看着他^,露出吃惊的神情:“王爷说的是谁*?&^!”

    元毓一个字一个字^*,仿佛言语是从牙齿缝里逼出来的:“李未央!”随后,永宁公主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像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一样:“??!你是说郭小姐!是呢^^&,她和安平郡主真的是很相像,我刚刚见到,也是吓了一跳,这世上竟然有这样相似的人?&&!”

    “郭小姐**?郭嘉*^&?”那明明是李未央,哪怕化成灰元毓都不会忘记^^。这辈子他最憎恨的女人就是李未央^*,上次裴后在大历最重要的据点被捣毁*,自己在裴后面前好一阵子都要夹着尾巴做人&,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害的!现在——郭府被寻回来的小姐就是李未央^?*!哈哈^,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吗^?元毓根本不相信。

    他的眼睛里冒出火花,低声道:“永宁,李未央明明是李萧然的亲生女儿^,怎么会变成郭府的爱女呢*?”

    “这——”永宁似乎有点不敢确定,犹豫道*,“王爷,您或许是看错了,人有相似——”

    这天底下哪里来这么相似的人*?!当他元毓是傻子吗?*!元毓立刻站起来&,一把抓住自己的王妃^,对周围人道:“我酒喝多了,需要醒醒酒^&,抱歉&,先失陪?!彼底?,他几乎是半拖半拽地把永宁公主带离了宴会。

    李未央在远处瞧见这一幕,不过淡淡笑了笑*,并不放在心上。

    韩琳看她表情有异,便好奇地问道:“表姐,你怎么了^^?”

    李未央的微笑如拂面的春风^,化开含苞的花蕾:“我是在想*,燕王今日怎么会如此失态呢?”

    韩琴不屑地撇撇嘴道:“他向来风流无度,不过从前还只是收敛的,不知怎么回事,娶了永宁公主之后反倒变本加厉*^,真是太过分了^!”

    李未央微笑,娶了一个半老徐娘,元毓心头憋着火,自然是要想法子撒火的……变本加厉*,并不奇怪^。只不过,他再如何过分,也不会当众失态*,今天,自然是她想法子让永宁公主给他下了药^,只用一点,便能让他情绪亢奋,而不会为人所察觉……

    元毓借口酒醉*,吩咐郭家仆人找了清静的房间,并特意吩咐自己的护卫看守着,这才气喘吁吁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李未央为什么会在大都?!”

    永宁公主的面上露出些许吃惊*&,道:“王爷,你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元毓十分狡猾,他联想到刚才自己丢脸的举动,立刻知道是李未央动了手脚^,可他从未碰过郭家仆人递过来的东西&,唯一的可能便是永宁公主&,这么说,这个女人已经和李未央勾结到一起了!元毓立刻又想到永宁公主原本对自己痛恨不已,现在突然从庵中回来不说,甚至对他百般讨好,还亲自送了两个美人给他,这样的变化不是不奇怪的……他想到李未央的千般手段,心头一时惊恐,她突然来到越西,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看来,这件事要尽快通知蒋南^,不!还要通知裴皇后&&&!

    他看了永宁公主一眼^,心头掠过无数念头*。李未央心思狡诈&,一定是早已勾结了永宁公主……他现在突然离去告密,一定会让李未央发觉^,说不定要利用永宁做出什么来!不行^,他必须想法子先稳住永宁才好。一条毒计闪现在他的心头:不管是裴后还是自己,若是要动手,都会被郭家人发现,偏偏这家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若是因此彻底激怒了他们,反而得不偿失。但换个思路来说,郭家这样显赫,郭夫人又多年来寻找那郭小姐,若是他们知道李未央是假冒的,一定会恨透了她,到时候,既可以除掉李未央,又不会弄脏自己的手^。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稳住永宁公主——想到这里,他心头冷笑一声。

    只要永宁是女人,他就有法子让她乖乖听话&^。元毓阅人无数^,当他可恶的时候会让人觉得无比恐惧&,但当他想要讨好一个女人的时候,也是万分的容易。他放缓了口气*,柔声道:“永宁,我知道&*,李未央一定是去庵堂见过你,对不对?”

    永宁皱眉看着对方^,一时没有开口。

    元毓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个女人心思恶毒,她一定是千方百计挑拨你我的夫妻关系*&*。永宁*^,你这样善良^,一定是被她说动了转过头来对付我,你可知道,她不过是在利用你?^!”

    永宁公主面上露出震惊的神情&,道:“我不明白你究竟在说什么!”

    元毓并不气馁,继续道:“你我夫妻一场,我虽然喜欢玩乐*&,但那些女人不过是逢场作戏,从来没有认真过的,我最心爱的人,还是只有你一个啊&?!?br />
    永宁听到元毓所言,几乎和李未央之前所说一模一样*^,到了?&*;氖焙?,他就会下意识地用出那一套对付女人的手段来……李未央真是太懂得人心了,就连元毓会说的话^^,她都已经猜到&。

    元毓见永宁不说话^&,以为她已经被自己感动了*,连忙道:“我之前是气李未央那个毒妇*,才连带着迁怒于你,如今我已经知道错了*,打算从此以后修身养性,好好和你过日子^,你是知道的&,我现在已经被父皇嫌弃,身边的人只有你了^,若是连你都不管我&,我以后要怎么办呢?”他一边说,眼睛里仿佛闪动着动情的泪光,若非李未央早已预见他的招数,永宁公主怕也要信以为真了。

    可惜,不是所有的浪子都会为女人改变的^,大多数时候^&,他会再一次地伤害你*。永宁公主心头愤恨到了极点,脸上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元毓见永宁已经上钩*&&,立刻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天下筵席,终有散时*,但你我夫妻,却是一生一世的&。现在李未央故意接近你,必定是想要借你的手来谋害我,永宁^,你要帮我!”

    永宁公主瞅着他,幽幽说道:“那么依你的意思,我该怎么做&^?”

    “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当着所有人的面^,拆穿李未央的真实身份^^!”元毓的面上浮现一丝冷笑。的确,人有相似&,若是他贸贸然说出李未央的真实身份,有多少人能相信呢?一个堂堂的大历郡主会跑到这里来^?李未央巧舌如簧^,说不定很容易就会脱罪^??扇羰怯滥髦钢に??永宁可是在大历生活了那么多年^,跟那安平郡主相交已久^,她怎么会认错自己的朋友呢***?所以&*^*,永宁公主开口,远比元毓自己开口要更容易获得郭家和其他人的信任^。

    永宁公主道:“你是说&*,现在吗&?”

    元毓想了想,道:“今天宴会上宾客云集,是最好的机会&^!只要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大历的安宁郡主^&,她这场戏也就演到头了&!”亲自看到李未央当场被拆穿*^,可比告诉裴皇后处理要有趣得多^!

    永宁公主看着元毓脸上得意的笑容&&*,心道&*,是啊*,你的路*^,也已经走到头了!

    ------题外话------

    世界一毛线的改变都没有^,世界末日都是坑爹的&**^,我还要继续码字,>_<,

    大家问我最近为啥见不到编辑了&,最近我天天加班*,没空去水了啊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7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78 太公钓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78并对庶女有毒178 太公钓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7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