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郭家爱女

    整个齐国公府,一路进去,当先是一座挂着宝林堂匾额的建筑,这是历代齐国公的客厅,用来招待最尊贵的客人,通常是不打开的*。李未央要进入内宅,便要从宝林堂前过去^*,透过重重叠叠的山石,她瞧见那客厅仿佛一座多宝阁^^,里面摆放着珍贵的青花瓶以及红^*、白珊瑚,玛瑙,田黄等珍贵的物件。宝林堂的四周规则地散落着一些院落^*,是给寻常的客人或者齐国公的幕僚居住的**。穿过这一片院落,前面便是一扇大门,上面书写着毓秀所^^。

    宋妈妈笑着道:“小姐*^,穿过这毓秀所的大门*,便是内外院子的交界之处**,每天晚上*,这道门都要锁起来的,等到第二天清晨才打开?!?br />
    李未央点点头,从前李家的规矩便已经很多^,可是齐国公府*^,内外院之间显得更加分明^。宋妈妈特意提醒她的目的**^*,便是告诉她一旦进入内院^^,轻易便不可以靠近这道门了**。

    穿过毓秀所,便又经过无数院落***,一路上见到许多婢女,却都是敛气屏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他们穿过一个花园^**,就见到院子里种满了牡丹和芍药***。李未央站在曲桥之上,看着下面的小河流水、红锦彩石穿梭交织,听着不远处黄鹂的叫声高高低低^^^、此起彼伏**,略微有点出神。却在这时候,她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人搂在了怀里*^。李未央吃了一惊,下意识地要挣脱,却听见那柔美的女声急切地道:“嘉儿^^!娘终于把你盼回来了^^!”

    眼前的人,正是面容无限惊喜的郭夫人,她紧紧搂着李未央**,完全失态的模样**,旁边的婢女看见夫人叫这位小姐嘉儿^,都吃了一惊。宋妈妈连忙笑道:“夫人^,小姐这不是回来了吗?您先松手,好不好?”

    “是*^!是!”郭夫人连忙擦掉了眼泪^*,开心得不得了***,拉着李未央道:“来*,嘉儿*,娘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说着,一路拉着李未央就走。最终来到一座叫钟灵院的院落前,门前原本有三四个小丫头正在洒扫,一见夫人突然来了,立刻低下头行礼^。郭夫人拉着李未央进去,只见到院内栽种着一池茂盛的牡丹花,正中央一颗极为珍贵的墨色牡丹^,亭亭玉立*。院子中央搭着一架藤萝**,此刻正是开花的时节*,散发出阵阵花香*,隔开老远,便闻见那沁人的香气^^。院子朝东的一面墙上蔓生着常春藤,爬满了整片墙壁*^^,重重叠叠地下垂着^,一阵风吹过来,枝枝叶叶都随风摆动,看起来仿佛一片绿色的波浪^,整个小院生机勃勃。

    “小姐*^,这都是夫人亲手为您布置的,这许多年来,一直每天打扫**,夫人说,您总有一天会回来的**?!彼温杪栊⌒牡乜醋殴蛉?*^,对李未央道。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言语,郭夫人已经迫不及待地拉着她进了屋子。到了里面*^,李未央才发现^,整个屋子里的陈设都是焕然一新的^,玳瑁彩贝镶嵌的梳妆台^,上面摆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三间屋子之中只用一人高的牡丹花丝帛刺绣屏风隔断^^^,明媚的阳光从菱形花窗洒下来^*^,花梨大理石书案上的素绢熠熠发光,旁边叠放着各种名人书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和狼毫笔^*,一旁的琴架上放着一张古琴**^,青花瓷瓶里插着一支极为素雅的白色牡丹花*^。

    郭夫人晶莹的眼睛里有一丝忐忑:“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什么都准备了一点儿?!?br />
    李未央看着她*^^^,心中微微发酸*^^,她知道,这一切本该是为小蛮准备的,而她却已经没有机会看到了,甚至再也体会不到郭夫人的一片爱女之心:“我明白,多谢……娘?*!惫蛉思⑿?,就像是孩子受到嘉奖一样开心起来*^,欢喜道:“嘉儿**,你来看!”

    “这匣子里的首饰都是娘这些年来为你准备的。娘一直想,等你回来,戴着一定很好看!”

    “这是刘名苑的书法^^*,他的书法最适合女子临摹了^!”

    “这屋子每天娘都要让人打扫一遍的,是不是很干净*?!”

    不管说什么,李未央只是点头微笑。郭夫人却很紧张,总是用手攥着她的衣袖**,攥得那么紧*^,不肯稍稍松手*^。宋妈妈瞧着夫人这模样^,心里发酸*,偷偷别过脸去擦了眼泪^^,才道:“夫人^,小姐已经回来了^,您也该放心了**。是不是先吃药^^?”

    郭夫人皱眉道:“嘉儿都回来了^,我还吃什么药呢?我的病已经好了*!你就别在这里打扰我们了*!”

    李未央听到这句话,不觉满心震动,满怀恻然*^。

    门外的齐国公郭素还没走进来,便听见了妻子说的话*^,顿时心都碎了*^**。妻子这样地想念女儿^,日日夜夜期盼着,然而他们的嘉儿*^,却是再也回不来了*。他转头去看李未央^^,这年轻的姑娘**,美丽温柔,落落大方,气质又是如此的高贵,真的和妻子年轻的时候有几分相似^^*,若是嘉儿没有死,也该是这样吧……他这样想*,只觉得心头更加痛苦**,却又感觉到一种安慰。想了想,他走进去,道:“湘兰***,女儿都回来了^,你也该放下心^,不要再这样患得患失的^^^,嘉儿该走了*^!”

    “走^*^^?*!去哪里^?嘉儿哪里也不去^!”郭夫人顿时变色道**^。

    “不^^*!你把话听清楚*^!母亲从早上等到现在^*^,眼睛都望穿了,等着嘉儿去见她^*!你也该体谅母亲的一片心意^!”郭素心中不忍,劝说道。

    齐国公的母亲**,便是陈留大长公主*,先帝的第六个妹妹***,也是如今皇帝的姑母^。在整个越西的历史上*,她都是一位青史留名的人物^*,但这并不是因为她高贵的身份^^*,而是她强势的个性和特立独行的作风。当初先帝那位嚣张跋扈的刘妃希望先帝把陈留公主嫁给自己的弟弟刘夙,先帝也同意了*,可是公主看不上刘夙^^*,拒绝婚姻不说,还当众斥责刘妃嚣张跋扈*、迫害忠良^*^,把刘妃气得半死*,这也导致刘妃在登上皇后宝座之后,处处与陈留公主为难*,甚至阻挠她的婚事*。但尽管如此,陈留公主也从来不曾退让过,经常把刘妃气得跳脚*。若换了其他人^,早已被她处置掉了^,但陈留公主深受宗室敬重^^,后来又嫁给了郭祥**,让刘妃根本拿她莫可奈何^。

    说起陈留公主和郭祥的婚姻,其实十分传奇*。已故的齐国公郭祥其实曾经娶过一位妻子任氏*,只是在郭祥外出打仗的时候^,从前线误传他战死沙场的消息,当时政治斗争情况十分复杂,郭家因为丧失了主心骨^,一时风雨飘摇^,任氏担心刘氏迫害*,情愿与郭家就此断绝关系*,并且丢下了自己亲生的三个儿女,回到娘家任府去*^。谁知郭祥竟然平安归来了*,不止如此,还被封为齐国公,陈留公主更是屈尊下嫁^,一时之间郭家重新振奋、风头无两*。任氏听闻这个消息^*,迫不及待地赶回来^,斥责郭祥停妻再娶多么不该。郭祥恼怒*,却毕竟与她是结发夫妻,不忍心赶走她^^。

    任氏得寸进尺**,写诗一首“本为箔上蚕^,今作机上丝*。得路逐胜去,颇忆缠绵时?!笨仪氤铝艄魅盟粼诠?**,共事一夫。陈留公主更绝,一首诗文回答:“针是贯线物^,目中恒任丝*。得帛缝新去*,何能衲故时*^^!币馑际牵赫肟桌镒芤┫叩?,要缝新布时,自然要换一根新线,怎能老是用那根旧线呢^?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她的请求*,把任氏气得半死^*。不过,三个儿女苦苦哀求父亲留下母亲^^*,再加上任氏也是出身名门大族^,因为一时糊涂才会抛下丈夫子女^^*,事后她也十分后悔,郭祥便在家中造了一座庙,让任氏住在其中,算是正式出家了^。

    陈留公主和郭祥后来又生下长子郭素,便是现任齐国公^,次女郭乔^,便是如今的郭惠妃^*,幺子郭英,被封南明侯。而那任氏留下的三个子女郭平^**、郭琴^、郭腾^,也是由陈留公主抚养长大*,各自成家立室。

    李未央第一次听说郭家的环境^,也是吃了一惊。她没想到*^^,郭家竟然也是如此的复杂*。

    “瞧我,都高兴的糊涂了!”郭夫人开心地笑起来^*,“对,应该先去拜见母亲**!”说着*,她拉起李未央的手*,像是生怕她跑掉一样*,“跟我来^^*^*,我领你去!别慌^*,母亲是个很和气的人*^*?^!?br />
    一路走过花园,来到陈留公主居住的思谦堂^。见到陈留公主的时候,李未央有点吃惊。这位公主虽然年纪已经很大了,却依旧面容圆润,一双明亮的眼睛^,满头银丝*^,精神矍铄^*,想也知道^*,年轻的时候必定是一位绝色的美人。因为从前那些传闻^,李未央以为陈留公主定然是个很威严的老夫人,谁知她一看到李未央^,眼泪便落了下来*,叫道:“嘉儿^,过来!”

    李未央瞧了郭夫人一眼,对方冲她点点头,李未央便走了过去,陈留公主那一双苍老的手紧紧握住她^,似乎很激动,一个劲儿地点头:“回家就好**!回家就好癪^*?*!”除却这个^^,却像是再也说不出其他的^。

    李未央顿时明白*,原来齐国公并没有告诉这位老夫人一切的真相*^,她已经将她当成了亲生的孙女儿——李未央有些惊讶地回头看了郭素一眼,然而他却向她轻轻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齐国公已经决定^,将李未央的身份当成一个秘密^*,从此以后便将她当成真正的郭嘉了。

    陈留公主连忙对旁边的一个婢女道:“珊瑚*^*,去把缕金香药*^、姜丝梅*、松子穰*、茯苓糕……全都拿来**!”婢女还没来得及动手*^,一旁站着的两个穿着华贵的年轻女子已经行动起来*,容长脸的那个温和地笑着动手去端姜丝梅,另外一个鹅蛋脸的已经把茯苓糕送到了陈留公主的手上**。

    李未央吃惊^,却看到陈留公主将一碟子的糕点全都塞在了她的怀里^,笑得很温和:“嘉儿,吃*!”李未央如今已经十九岁,纵然是真正的郭嘉,也已经十八岁了,可是陈留大长公主却完全将她当成孩子一样对待,让她无比吃惊。

    陈留公主呵呵笑道:“嘉儿啊^*,我和你爹商量着还愿来着^,这么多年了,终于把你找到了^,我纵然这时候走了**,也有脸面去见你祖父!”

    “母亲*!您说的这是什么话!”齐国公不自然地笑了笑**?*!澳っ偎昴?!”

    “傻孩子^^,我活了这么大岁数*,所有的大惊大险见了,所有的富贵也都享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陈留公主笑了笑,牙齿都已经稀疏了^,眼睛里还含了一点泪光^*^,“嘉儿啊,你别看你爹这样严肃,为了你*,他也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他向来是不信佛的**,可是他却肯为了你连山门佛殿都修了,每年不知道捐钱修多少座庙、铺多少座桥*^,还有你娘*,差点连眼睛都哭瞎了……”

    郭夫人忙道:“母亲^^,孩子刚刚回来^,您别吓着她了!”

    从头到尾*^,李未央甚至没有能说上一句话。这一家人,实在是过于热情,叫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好!好^^!我不说了!”陈留公主又回过头^,凑近看了看李未央*,笑着道:“这孩子*,长得可真好啊,又漂亮又乖巧——”事实上**,不管是郭夫人还是陈留公主,年轻的时候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李未央与她们比起来,还是有所不及^^,但在家人的眼中,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家孩子是最好的。

    郭夫人显然很高兴,眉眼的神情都飞扬起来:“这是自然的*^,嘉儿一出生就眉清目秀^*,是个有福气的孩子?!?br />
    “娘,你又说这话,妹妹刚出生的时候我可是看过的*,皱巴巴的^,像是一只小猴子*!”突然**,一道男声插了进来,随后**,帘子一动,一个年轻男子走进了屋子。这年轻男子一身月白色实地纱褂^,脚下一双崭新的皂靴**,俊朗的面孔上*^*,配了两个黑宝石似的瞳仁*,顾盼生辉*,潇洒飘逸的姿态恰如临风玉树*,令人一见忘俗。

    郭夫人看清来人^,嗔道:“就是你爱作怪^!那时候你才多大点*,能记得什么!嘉儿*,你瞧^^,这是你三哥,最喜欢开玩笑^,你别理他,你小时候长得最漂亮了*!”

    齐国公和郭夫人伉俪情深,多年来相依相守,从来不曾纳妾,一共生下了四个儿子:长子郭戎^^,任镇国将军**,次子郭衍^*,任辅国将军,这两人都在任上^,常年不在大都*。三子郭澄**,今朝探花郎。四子郭敦^,指挥佥事。五子郭导^,是大都十分有名的风流才子^。足足生了五个儿子,才得了郭嘉一个女儿^,怎么会不爱若珍宝呢?

    眼前的人^^,便是郭嘉的三哥郭澄,如今的探花郎^^。

    郭澄笑眯眯地看着李未央道:“我一听说小妹回来了,马不停蹄地赶回来,谁知娘却这样不欢迎我**,算了^^,我这就走了!”

    一旁的两名年轻女子便都跟着笑起来,郭夫人这时候才突然想起*,惊呼道:“哎呀*,瞧我^^,现在越发糊涂^,嘉儿,这是你的两位嫂子^^,你还没有见过吧^!”

    容长脸、俊眉秀目的是大哥的妻子江氏,鹅蛋脸**、杏仁眼的是二嫂陈氏^,两个人见婆婆终于想起了她们^**,却也不介意,相视一笑,陈氏开口道:“我嫁过来这样久,还是头一回见到娘这样开心呢!”

    江氏的个性明显更腼腆,只是悄悄打量着李未央,却微笑着不开口^^。

    李未央一一正式见过*,动作行云流水,就像是在豪门大户里面养大的女儿,看得陈留公主和郭夫人笑得合不拢嘴,郭澄却悄悄注视着李未央的一举一动*^,随后,他看向了自己的父亲,齐国公的眼睛也落在李未央的身上,显然也没想到她的礼仪风度都是这么出众。

    在世家大族养大的女孩子,一举手一投足便能看出尊贵来*,郭澄的眼睛十分毒辣*,一眼就瞧出李未央这些年生活环境怕是不俗,但从父亲那里得不到任何的回应,他便也盯着李未央看^*。

    李未央一回头*,便见到了郭澄探究的眼神。她只是微微一笑*^*,这郭家的女人们*^,明显是又欢迎又激动*,可男人们么,却一个比一个眼睛毒辣*,眼前的郭澄,显然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郭夫人笑道:“你们妹妹回来了*^^,我自然开心*,往后咱们一家人在一处^,还要更开心呢?^^!?br />
    不知怎么^,李未央听到一家人在一处的时候^**,心头却漫过阵阵的心酸*。她今天是怎么回事,明明冷心冷肺不会被任何人打动,今天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已经莫名其妙心软了好几次……也许这种温馨的气氛,真的能够感染人吧^,李未央突然有点了解,那小蛮的个性是从何而来的了*^。

    李萧然那么冷漠那么刻薄^,所以他的子女们个个在算计之中长大^^,天生就是一副冷漠心肠*,而这郭家^,却是完全另外一个天地^*,是一副真正的其乐融融*。

    李未央兀自出神^^,却突然听见屋子后面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她看了一眼,对面的窗子后就是一棵很大的枣树**,树上仿佛有人在说话*。

    “你看你看^*^!哎呀^*,别挤我*!”

    “看见了没有?*?!长得什么样儿*?”

    一个年轻人在轻呼:“你等会儿,别推我!快松手??**!”

    李未央正惊讶*^,却瞧见两个人从树上跌了下来。发出砰的两声^*,一下子惊动了屋子里的所有人。江氏向后看了一眼,顿时站了起来道:“哎呀,这是怎么了^?”

    郭素却沉下脸^^^^,道:“你们两个成何体统**!还不滚进来!”

    很快^^,两个年轻男子灰头土脸地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纪略大些,生得剑眉凤眼*,身材健壮高大,身上穿着便于行动的练武袍^***,另外一个却是玉面朱唇^,身上有世家子弟的风雅^**,亦有风流少年的潇洒^,嘴角微微向上^,一抹懒散笑容挂在唇边*,令人见之而生亲切之心,讨人欢喜之极*。

    年级略大一些的男子漆黑的一双浓眉下*,生着一双与郭夫人酷似的凤眼,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李未央^,半响才道:“娘,妹妹的脸长得像你,嘴巴却像我呢^^!”

    陈留公主笑道:“这个老四^^*,真是胡说*^,你妹妹那是像你父亲^!哪里是像你呢!嘉儿*^,这就是你四哥郭敦*^,马上是要娶媳妇的人了***,还总是没有个正形^!”

    郭敦就是笑,满面的笑,却是憨厚十足*,人如其名的敦厚^*,那笑容放在别人脸上叫傻气,在他脸上就是可爱*^,叫一屋子的婢女红了脸。

    郭夫人不甘落后*,把另外一个年纪略微小一点的男子拉过来*^*,道:“这是你五哥郭导,全家最顽皮的人*^!导儿*,从前你总是仗着自己年纪最小胡作非为^,现在你有一个妹妹了*^^*,可要好好照顾她?^*^!”

    老五郭导和老三郭澄一样笑眯眯的*,却是完全两种味道*^^**,郭澄那种智慧的笑容,到了郭导脸上就有了点漫不经心和什么都不在意的味道,但正是这种懒洋洋的感觉,却多了一分神魂颠倒的魅力^。

    郭家这五个儿子^,各有特色*^,让人一见就很难忘记,李未央笑了笑**,仿佛是腼腆**^,却不多言**。

    “娘*,妹妹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过话呢^^,会不会是哑巴*?^^*!”郭敦吃惊地看着李未央,结果话刚说完就被郭夫人拍了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却听见郭敦不怕死地道:“那就叫一声四哥来听嘛^!”说着*,他取出一块凤凰玉佩在李未央面前晃来晃去:“叫一声四哥^,这个玉佩就给你了!”

    李未央没想到郭敦看着很成熟*^*,却做出这种哄骗小孩子的把戏,只是看旁边的郭夫人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己,便笑着道:“四哥*^!鄙艉苋?*,很轻**^^,把郭敦这个盼了十多年妹妹的憨厚青年一下子就叫懵了,郭敦一时激动^^,得寸进尺,又晃了两下:“再叫两声*!”

    还没得意完^^^,玉佩已经被一旁的三哥郭澄抢走了*^^^,他笑着道:“好了^,妹妹刚回来^,以后多的是时间陪你^,不要把她吓坏了!”话是这样说**,他看不出一丝李未央被吓坏了的痕迹。

    这个少女,面容清秀^,神情镇定^*,一双古井般的眸子没有波澜^,举手投足却透露出高贵和修养*,她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呢^?郭澄心中思考着这个问题^,将玉佩却递给了李未央。

    李未央接过,笑容轻轻绽放:“多谢三哥^?!?br />
    “不必客气^?!惫胃账低?,一旁已经挤过来另外一张脸*,却是懒洋洋的笑容:“我呢^?”

    老五郭导指着自己的脸,讨赏一般地说^^^,随后从怀里掏出一把芳香四溢的扇子^,明显是给女孩子用的,在李未央面前展开道:“我呢**?”哄骗小女孩的语气*。

    郭敦已经勒住了他的脖子,一把拖住他道:“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那么丢脸地爬到树上去^!”

    “是母亲不让你来,怕你吓着妹妹的*^,你又非要看*,我是好心指点你*!”郭导一点都不饶人,“谁让你笨手笨脚的,还指挥千军万马呢,以后再这样莽撞*^,你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呆着吧!”

    两人毫不顾忌地闹来闹去*,江氏用手掩着口^*,忍俊不禁**。陈氏也紧抿着嘴唇*^*,拚命忍住笑^。李未央不由自主地,也跟着笑了起来*。郭夫人看在眼里^,分明松了一口气^^,她还怕女儿不喜欢自己的儿子们,她这些年来所有的心思都花在寻找郭嘉的身上*^,这几个孩子完全都是自生自灭^^*,有时候规矩上是差了一点^,个个都喜欢任性妄为**,但全部都是好孩子,那些礼物,都是悄悄准备好的……这些^*,她都很明白^*^。

    “你们这两个^,还不快住手*^!”郭素自己刚刚呵斥完^^*,见到乌眼鸡似的两人,却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这样一说,陈留公主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公主一笑,其他人也笑了。一时之间*,满屋子人都笑起来*,好不热闹^。

    郭澄看着这一幕^,微笑^,这齐国公府里^^,多少多少年来^,都没有这样洋溢着笑声。从妹妹丢失开始^,母亲就郁郁寡欢**,整日以泪洗面,对他们五个儿子根本视而不见*,父亲深爱母亲^*,她不开心^^*,他便也陪着不开心^,无心政务不说,连带着对儿子们的教养也都疏忽了。他们五个人^^,各自都是随着自己的脾性长大,身上多了几分自由散漫的气息*^,等父亲觉察到**,便只好用严厉的方法来教导*^,从来不见一丝笑脸,在府里婢女们连大声说话都不敢^^,脸上更是没有笑影子。而如今**,郭嘉回来了^,仿佛把笑声都带回来了*^。

    看着打打闹闹的两个弟弟^,郭澄在瞬间明白了他们的心意。郭嘉刚刚回来,对这里的人和环境都不熟悉^,面对这一群陌生的亲人^,难免尴尬。他们故意扮小丑、闹笑话^,就是为了逗她开心,也是为了哄母亲开心*,这一番苦心*,父亲显然看在眼里**,所以才没有苛责?^?闪遣室掠榍住歉雒妹?,似乎也是看穿了对方的把戏,笑容之中带着一丝洞若观火的冷静*^。

    陈留公主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不容易止住笑,道:“等一等,我的礼物还没送呢*^!”说着*,她从一旁捧起一个沉甸甸的小匣子,一股脑塞给了李未央^。旁边的江氏和陈氏也连忙拿出自己的礼物^^,争相讨好小姑子^。李未央刚要推辞,却见到齐国公望着她,眼睛里流露出恳求^,李未央轻轻叹了口气,只能一一谢过*^^。

    “公主*,用膳的时辰到了*^^?!币慌缘逆九Ь吹氐?*^。

    陈留公主站了起来**,郭夫人连忙扶着她*,道:“咱们去用膳吧?!?br />
    郭澄仿佛是故意地走在了最后*^,恰好和李未央并肩而行^。

    跨出门槛^,郭澄笑道:“妹妹一直在哪里生活^?”

    李未央微笑道:“我被一个富商家庭收养*,只不过我的养父母在半年前去世了^,我无处可去**^,便来到大都寻找一位姑母^,可惜她已经离开大都多年,杳无音讯了。所以我只能留在大都,四处打探她的消息^?!闭庖磺械纳矸較,郭素都已经替她安排好了^,外人绝对查不到什么端倪*^。

    郭澄侧首瞄了她一眼:“哦,是么^^?”

    李未央只是微笑,十分诚恳乖巧的模样^。

    看她这样子*,仿佛一只狐狸对着他微笑^,郭澄本就是个极为聪明的人物*,不由脊背上的寒毛竖了竖,即刻道:“你果真是我妹妹……”

    李未央恳切道:“我不是你妹妹,又会是什么人呢……”

    郭澄眯起眼,笑了一声:“寻常的富商*^,怎么把女儿教导得这样好*?”

    李未央垂首道:“三哥这是谬赞了,嘉儿当不起?*^!?br />
    郭澄微笑道:“这十八年来,上门冒名顶替的人实在不少^,这里一个***,那里一个^,每一次都被我拆穿了,除了那个被父亲亲自领进门的冒牌货^^*,能得到母亲认可的,你还是第一个^?!?br />
    李未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没有开口*^。若是真正的郭嘉^,此刻怕是要被他说哭了^^。她的声音无波无折,道:“三哥^^,父亲是什么样的人**,你是最清楚的^***??吹焦胰绱讼院?^**,谁都会起歪念*^,冒名顶替的人自然很多*^*^。但齐国公**,乃是陛下的良臣^^,朝中的栋梁**,怎么会任由外人来祸乱自己的家族和名声呢?你觉得*,他会放任一个冒名顶替的女儿进入郭家吗*?”

    若是为了母亲,父亲什么都干得出来^*!郭澄沉默片刻,再开口*^,声音已和缓:“我不过说些流言只当玩笑*^^,你便当没有听过吧?!?br />
    李未央随即微笑:“三哥?!?br />
    “嗯?”

    “三哥在我面前说什么*,我都不会生气,只不过这些话^,千万别对娘去说,免得惹她伤心*?!?br />
    这个妹妹,很明确地知道他们家每一个人的软肋啊*^^。郭澄瞧着她*,嘴角微挑了挑道:“妹妹*,你好像很聪明^,怎么办呢*,这个家里最聪明的人一向是我呢*^?*!?br />
    李未央笑道:“原来三哥是觉得被我夺走了爹娘的宠爱吗?这样,我的礼物分你一半*^,可好*?”

    面前阳光明媚,照得她的面容洁白无瑕^,眼睛漆黑*^*,郭澄觉得眼前一晃**^,一句话已经脱口而出:“不管你是真是假*,只要你能让娘开心*,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开心的*^*?!?br />
    李未央微笑*^*,心中却叹息^,这一家人啊……

    ------题外话------

    加班***,加班^,加班到世界末日……,>_<,今天出来好多正面角色,我都不习惯了,屠刀闪闪发亮**,(⊙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7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76 郭家爱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76并对庶女有毒176 郭家爱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7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