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惊鸿一瞥

    “你这是什么意思*?”转角处^,李未央皱眉*。

    “成为郭氏的女儿,你手上的筹码会变得更多^,这样不好吗?”温小楼笑了^*^。

    李未央眉头皱得更紧:“我是问你^*,明知道小蛮才是郭夫人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要撒谎^*?”

    温小楼淡淡道:“她已经死了**?**!?br />
    李未央不悦*,道:“那又如何*?”小蛮的生死,影响到她和郭夫人之间的血缘吗?不会的**。

    “我在想——其实我们挺有缘分的,不是吗^^*?明明没有任何的关联*,却能碰到一起?^!蔽滦÷ッ嫔下冻鲆凰勘沟淖猿爸?。也许他并不希望有这种缘分^,若是可能*,他情愿没有碰到过李未央^,情愿从来没有来过大都^*,只要守着小蛮,哪怕在荒凉的地方流浪卖艺*^,也比如今这种天人永隔的局面要好得多**。

    李未央道:“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你还不明白吗^?”温小楼摇头*,神色又黯了几分^,“若是小蛮不死*,郭夫人一定会努力认下她,可小蛮是什么身份,一个下贱的戏子。戏子是什么玩意儿?跟娼妓比又好多少?她登过台,无数人认识她^,纵然清清白白*^,这卑贱的身份也是甩不脱的*^*,会跟着她一辈子。郭家权势再大,也无法堵住天下人悠悠众口。小蛮喜欢唱戏^,喜欢跟孩子们一起玩^,喜欢在田野里奔跑**^,天生适合自由自在的生活,快快乐乐的日子*,那种大宅门里头的拘束*^^,会叫她比死更难受^^。所以^,纵然她活着,我也不会让她跟着郭夫人走的?!?br />
    李未央凝视着他*^,缓缓道:“我想听真话^?^!?br />
    温小楼冷笑,道:“真话就是^^*,若是我告诉郭夫人*,小蛮已经死了^,她会伤心会愤怒*,却未必能替小蛮报仇^?!?br />
    “小蛮是她的亲生女儿*^*,她定然会替小蛮报仇的^?*!崩钗囱胍⊥?。

    “哈^!”温小楼的笑容更冷,“郭夫人或许会怨愤失落好一段日子,可小蛮毕竟不是在她身边长大*,感情到底如何且不去说她*,郭家会不会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女儿去得罪燕王元毓呢*?和燕王作对,就是和裴皇后作对*,若我是齐国公*^,也不会为了一个已经死掉的女儿赔上整个家族的前途*^!”

    他说着这样冷漠的话,眼睛里的神情却是绝望的^*^。李未央叹息,也许郭夫人对小蛮的爱女之情强烈到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可齐国公呢*,他背负着整个家族的荣辱兴衰*,他会同意这样做吗^?李未央不了解齐国公^,若他是一个李萧然一样的人,那他只会当做从来没有过这个女儿*^^,也好过承认自己的亲生骨肉沦落为一个下九流的女戏子*。正因如此^**,温小楼才不愿意冒险**^。

    “你也不能肯定是不是?”温小楼微微扬起眼角,看着李未央*,“所以,该怎么办^*,不是很清楚了吗**^^?”

    李未央应该毫不犹豫抓住这个机会*,踩着小蛮的身份往上爬。是啊,过去的多年来^,她一直都是这样做的^*,现在又有什么好内疚的呢*?李未央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再幽幽吐出去^,然后望着温小楼,低声说:“这个风险太大了^^?!?br />
    温小楼笑了,道:“风险^?你会怕吗*^*?哦,我忘记了**,你会担心被仇人认出来吧*。不过^,那是你自己的事了!?br />
    李未央看着温小楼,叹了一口气**,此人命运不幸,痛失所爱,从某方面来说,他确实可怜**,但另一方面,他城府很深,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顾及任何后果*。他让自己顶替小蛮进入郭家^,真正的后果却不会为她考虑^*^。他的意思很明白,你若是有本事^,就在郭家站稳脚跟,利用郭家的权势*,图谋复仇*。你要是没本事^*,被人认出来了**^,就活该倒霉^,生死无尤。这个人啊*,真是无情无义……

    温小楼依然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李未央**。

    “你选择进入郭家,意味着你背负的风险更大^,难度也更大**^。若是可以太太平平地让郭家人承认了你^*^,那是万幸^,一旦被人拆穿*,恐怕会死无葬身之地,别说越西^,郭家那些人第一个就不放过你^?^!蔽滦÷ニ档秸饫?^,笑了笑,笑容很复杂*,很难说清他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在看着李未央^^,仿佛是怨恨她取代了本该属于小蛮的地位^**^,却又带了一点哀求,“但是**,若你成功了,郭家一定能帮助你走得更高、更远,甚至远远超过你的想象^?!?br />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道:“是啊,得失你都替我考虑的很清楚*,我失败了,对你毫无害处,你一转身就可以离开越西,可我若是成功了,就能替你和小蛮复仇^。果真是好算盘啊?!?br />
    温小楼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说的哪里话^^*,我们不是早有约定吗,你若是败了,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离开呢**?”

    跟小蛮比起来^*,这个人真是既狡猾又自私啊,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小蛮……不,或许是^,身在黑暗之中的人都会向往光明吧*,就像是温小楼那样看重小蛮,就连她李未央**,一样无法拒绝那么一双善良的眼睛。

    李未央看了一眼雅间^*,宋妈妈探出头来^*^,焦急地看着这个方向***,仿佛在等待她。李未央回过头^,轻轻一笑*,道:“温小楼?^!?br />
    温小楼不由望着她^*,露出些微吃惊的神情。

    “我要进入郭家^?*!崩钗囱肽幼潘?,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br />
    温小楼的面上*^**,第一次露出了恐惧的神情。李未央还在继续说下去:“没有人知道小蛮的存在^,除了你*。我若是杀了你^^*,别人再如何怀疑我,都没有证据了*。因为佛珠在我的手上^*,我就是真正的郭嘉^?*!?br />
    温小楼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深不见底*,找不见一丝属于人的感情^。他心头掠过一阵惊恐,他怎么会一时大意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一个人^,他怎么会以为自己可以利用她*、诱骗她为自己复仇呢^*!李未央想要杀他,就像碾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气氛一时之间*,仿佛紧张无比^,温小楼的后背^,不由自主被汗水打湿了。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她这一笑,仿佛冰雪初融*,立刻就带了几分温和^^*,仿佛刚才所说的不过是玩笑话:“温小楼,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好好记着*?*!?br />
    温小楼震撼地看着她^*。

    “你很聪明*,比别人更懂得察言观色^,也更明白怎么抓住人的弱点*^,利用他为你办事。这是你与生俱来的头脑*,也是你的优势*??赡阋?*^,很多事情过犹不及*,若是你把握不好尺度,聪明过了头,还让别人知道*,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崩钗囱胨档秸饫?,凝眸一笑*,“在这场游戏之中*,我才是主人,你*^,记住自己的身份!再有僭越^**,我会让你去陪小蛮^^^。想必*^,她一个人会很寂寞的?*!?br />
    温小楼的声音开始发颤:“你……”

    “别忘了*,你当时是怎么杀死薛贵的^,若是我将此事透露给户部尚书知晓*,你温小楼能平安逃出大都吗?所以^,我赢,你赢*^^*,我死,你也别想逃出生天^,你的一切机会都掌握在我的手上*,明白了吗^*?”李未央的眼睛那般明亮*,却又深不见底^,带着一种可怕的^,足以撼动心扉的力量^。

    温小楼突然明白了过来*,李未央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他^,任由他杀了薛贵才出手^,这样的把柄在她的手上**,自己若是有一丁半点的背叛之心^,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而眼前的少女^,还在微笑着*,仿佛孩子一样的天真。

    跟小蛮一样的美丽温柔,可是一个像太阳般的温暖^,一个却像月亮似的寒冷。温小楼的脑海之中*^,突然回忆起那一天见到的场景^。是啊^,小蛮什么都会听从他的吩咐**,可是李未央*^,要的却是绝对的主宰*^。他原本以为她是一个女子,他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轻易地操控她,操控这场复仇,现在看来**,是自己太天真了。跟她合作,根本是在和魔鬼打交道^,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难道现在要放弃吗?温小楼的心在颤抖^。不*^,他不放弃^^,他对自己发过誓的……在元毓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折磨小蛮时^^^,他对自己发过誓——要记住小蛮的屈辱、悲痛和绝望^,他要报仇^^^!他一定要报仇*!温小楼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我不会出卖你*^?^^!?br />
    李未央温柔的看着他,道:“不*,是不会出卖小蛮?!?br />
    温小楼的眼底,仿佛有什么情绪破碎了,他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是,哪怕是死,我也不会出卖小蛮^*?!?br />
    微风吹拂着李未央的衣裙**,她轻轻地笑了笑^^,道:“好^**,既然你已经有所保证*,那我便实话告诉你^,我不是郭嘉^,你也不要期待我会冒名顶替*,那是最下乘的法子,明白了吗**?”

    说完这一句话,她再不看对方的表情*,已经转身进了屋子**。

    宋妈妈看着李未央*,一脸地期盼:“小姐哪^^,夫人等着您呢!”李未央看了一眼郭夫人*,轻轻皱起了眉头^。郭夫人已经快步走了上来^,全神贯注地^、非常紧张地看着李未央:“嘉儿,都是娘不好^,是娘不小心把你弄丢了,以后娘会好好照顾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郭夫人*,我有些话要说,请你屏退左右**^?*!惫蛉苏?,半天都没有反应,那一双与小蛮酷似的眼睛,让李未央心头涌现出一阵陌生的情绪^。宋妈妈瞧见气氛不对,赶紧对旁边的丫头道:“你们都出去守着*^,不许人进来^?!?br />
    丫头们便都退了出去*,还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李未央看着郭夫人,道:“郭夫人*^,很抱歉*,但我不是你的女儿^,这串佛珠也不属于我……”郭夫人一下子呆住*^^,像是完全不能反应过来**^,宋妈妈也吃惊地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郑重地道:“这佛珠^^^,是我从一个叫小蛮的姑娘手中得来的^,而她^,早已经不幸去世了……”宋妈妈吃惊地瞪大了眼睛*^,郭夫人深深地抽了口气^^*,整个人情绪在瞬间更加绷紧了。她整个人^,都被那一份强烈的期盼和回忆所攫获了,根本不能接受这一切*,快步地冲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未央的手腕:“不*!不!不*!你是我的嘉儿,娘一直到处在找你啊……”

    李未央用力想要挣脱*,可是郭夫人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贵夫人,手指却像是铁钳一样,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抓住李未央^,生怕她逃跑一样,“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我的嘉儿^*,你怎么能不认我呢……”

    “夫人!夫人^!您快松手^!”宋妈妈被李未央所言震慑住,见李未央神情不对,赶紧扑过去^,紧张地抓住郭夫人的手^*^,哀求道:“夫人,您听见这位小姐说的话了吗^*^?她不是咱们家的小姐?^^?*!你是认错了,真的认错了,快松手……”

    然而郭夫人的神情却极为不正常*,她死命地抓住李未央*,眼泪一个劲儿地往下掉:“不*,嘉儿*,娘知道你怪我没有?;ず媚?,害得你吃了这么多苦*,可娘也不知道会突然发生兵祸^,那时候整个府里都乱了,娘一直以为乳娘和护卫都在你身边^,所以就去先去找你祖母*,回来的时候才知道乳娘已经死于兵祸*,你也不知所踪了啊……你怪我,怨我^*,都好^,可你是我的女儿啊*,你不能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不认?^*?^*^!”

    李未央觉得不对,郭夫人此刻情绪失控^^,像是根本没听见她所说的那一切^。

    她向旁边的赵月看了一眼*,赵月立刻走上来*,用力地隔开了郭夫人的手^^*,她毕竟是习武之人*,郭夫人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赵月连忙道:“这位夫人*,你就放过我家小姐吧,她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已经死了?*?^!”

    郭夫人却突然瞪大眼睛,对赵月怒目而视:“你胡说什么!嘉儿明明还活着*!”

    李未央被她惊骇地倒退半步,看着宋妈妈道:“你家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宋妈妈十分着急,道:“对不住这位小姐,我们夫人过于思念小姐^,必定是老毛病又犯了^^*,您千万别再说不是小姐的话了*!”

    赵月吃惊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越来越纠缠不清了*!”说着,她对李未央道:“小姐,咱们快走吧!”

    李未央皱眉看了郭夫人一眼^,心头掠过一阵奇异的感觉^^,她点了点头^,对宋妈妈道:“等郭夫人冷静一点,咱们再谈吧?!?br />
    说完**,李未央已经转身离去^,郭夫人却跟在她后面*,拼命要去抓住她的袖子*,宋妈妈用力抓住郭夫人**^,李未央眼看已经出了门,郭夫人惊痛焦急,急忙去追^,却栽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宋妈妈一看不好,连声叫道:“小姐*!小姐*!夫人晕过去了!”

    李未央站住了脚步*,回头望了一眼*,面上现出一丝不可置信。

    宋妈妈冲出了门,对守候在外面的护卫道:“快!去把国公爷请来^!”

    随后,宋妈妈一把抓住了李未央的袖子^^,竭力低声哀求道:“小姐*^*,奴婢知道您不是,可求您看在夫人痴心一片的份上^,等到国公爷来再计较*,好不好?”宋妈妈心头快速地盘算着^,这位小姐哪怕不是郭嘉*^,按照刚才的说法^,她也一定知道真正的的去向^,若是现在让她这样走了,茫茫人海**,再向何处去寻*?!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看在小蛮照顾敏之的份上^,她也应该把这件事情交代清楚的*。她主动走回去^,亲自搀扶起郭夫人,让她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吩咐赵月去倒了一杯茶,递给郭夫人,见她喝下去^,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些*,才柔声道:“我知道你心急找到女儿*,可我真的不是郭嘉*^?**!?br />
    “嘉儿^*,你为什么不肯承认呢^?我找了你这么久^,日夜哭夜也哭,眼睛都要哭瞎了??^*!”郭夫人却根本听不进去,痴痴地看着她*。

    “我不是越西人^^,我来自大历,姓李*,有自己的父母……”

    “好好好*^,你不是越西人**,你有自己的姓氏*、有自己的父母**,可我才是你亲生的娘啊——”

    李未央看郭夫人神智仿佛很不正常,回头看了宋妈妈一眼^**,宋妈妈却是低头抹眼泪。

    因为这一串佛珠*,自己到底卷入怎样一场难缠的事件之中^。李未央几乎头痛,跟一个神志不清的人*,无论如何都是解释不清的,只能等齐国公来再说吧^。等了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人快步上了楼。

    来人相貌儒雅、俊朗*,穿着四团蟒袍,腰间一串缡文九龙玉牌系着如意穗^,阳光之中只见二层顶冠上十颗东珠微微颤动*,晶莹生光^^*,富贵逼人中又带着清华文雅^^^,举手投足一副大家风范,他似乎来得太急,额头上挂着汗珠,尽管如此*^,却也丝毫没有坠了那天生的贵气和仪态。他看到郭夫人满面都是泪水***,刹那间,像被人用锥子猛扎了一下*,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大跨步地走进来*,一把扶住她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一边说^,一边带着怒意地盯着宋妈妈,“夫人身体不好,谁准你带她出来的?!”

    宋妈妈明显很畏惧来人,跪倒在地道:“国公爷*,奴婢……奴婢是没法子……”

    “哼!一个一个都是没用的东西^,连夫人都照顾不好^!”齐国公郭素异常关心他的妻子,双臂竟紧紧地搂着她,一双眼睛只关切地看着她*,然而郭夫人却像是没看见他一般*^*,只盯着李未央不放^*。郭素这才注意到了夫人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容貌清秀^,气质高雅,他的脑海之中乍然浮现出一个念头*,道:“难道你是——”能让妻子这样失态的*,莫非是……他几乎不敢想下去^*^,一双眼睛里已经隐隐透露出激动^。

    李未央生怕再出现一个误会的*,立刻道:“抱歉*,郭夫人仿佛误会我是她的女儿了,应该是这串佛珠的缘故……”她说着**,正要解释清楚。谁知郭夫人却挣开郭素的怀抱,上前拉着李未央的袖子,哀求道:“嘉儿^,跟娘回去吧*^,好不好**?再不提那些胡话了——”

    究竟是谁在说胡话?李未央从未碰到过这种情况*,若是往日^,她早已甩开这疯疯癫癫的贵夫人,转身就走了^,可对方却是齐国公夫人*,她不想惹出更大的麻烦**,就得把事情解释清楚。

    “夫人**!你先松手**!”郭素看到了李未央的为难^^,便低声道,“人家已经说过不是咱们的女儿*,你这样苦苦纠缠又有什么用呢?你会吓到人家的**,快放手*,好不好^?”声音里***,竟然像是哀求一般^。然而他转头却对着宋妈妈怒声喝道:“夫人今日吃药了没有^?”

    宋妈妈战战兢兢地:“夫人一早出门的时候就服过药了……”

    郭素皱眉,他用力地扭过妻子的身体,大声道:“湘兰,这不是咱们的女儿??!”郭夫人转头看着他^,声音极度哀怨,极度悲痛:“我不管^*!她是嘉儿,她一定就是嘉儿*!我亲眼看见了佛珠子^^,她是我的女儿*!你欠我的,这是你欠我的,要不是你的疏忽*^,怎么会丢掉了嘉儿^,你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郭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瞳仁里闪着萤光,钉子似的站在地下,一声不言语,一动也不动……

    “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拆开我和嘉儿^!”郭夫人甩开他^^,用力地抓住李未央*,几乎要把她的手臂抓出伤痕来*,那力气那么大*,让李未央一下子皱起了眉头。郭素悲哀地看着这一幕,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宋妈妈连忙上来哄她:“夫人^^,你先松开小姐吧*,她不走了,是不是,小姐,你会一直陪着夫人*^!”宋妈妈使劲儿向李未央使眼色*,李未央蹙眉*,但看着郭夫人的眼神执着到可怕**,她轻轻点了点头,道:“好^,我不走^*!惫蛉嗣纪芬凰?,宋妈妈赶紧再接再厉道:“夫人***,你听见了吗?她不走了,快松手^,小姐的手臂都被你抓青了?^*^?!”

    郭夫人茫然地看了一眼,突然被烫到一样松了手,紧张地喃喃地道:“嘉儿,对不起*,娘不是故意的——痛不痛^*^?”

    郭素一言不发^*,一直到郭夫人因为过度疲劳,晕倒在宋妈妈的怀里^,他才颓然地道:“先扶着夫人去一边休息*^?!?br />
    随后^**,他认真地看着李未央*,道:“这位小姐,我们需要谈一谈了?!?br />
    “郭夫人她刚刚还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李未央不解^*,郭夫人温柔美丽**,大方高贵^,无论如何不像是个疯子,可她的表现*,却根本不能称之为正常*^。

    郭素叹了一口气*,道:“对不起**,吓到你了吧。这十八年来^^,她日日夜夜不得安宁^,经常半夜里都说听见女儿在哭*,我陪着她走遍了越西的每一个地方*,到处去寻找,可却根本没有找到女儿的踪迹*^^。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她有些不正常了,平日里都好好儿的^^,一旦提起嘉儿就像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所以我一直不让她出门,只希望她能渐渐忘记这回事,却没有想到今天会出这样的事……”往日里^,齐国公的言行举止都是从容不迫^,一副天璜贵胄气派*,然而他此刻的神情,孤独落寞到了极点^。随后*^,他抬起头,郑重地看着李未央*,道:“这位小姐^*,请你告诉我,你的佛珠究竟是从何而来*?*!?br />
    李未央轻轻地将所有的事情大略地讲述了一遍*^^,她不知道齐国公听到小蛮惨死会不会为她复仇*,但她觉得身为小蛮的亲生父母*,他们有权力知道这个事实。

    齐国公听着*,眼中的泪走珠儿似地滚落下来^。

    “小蛮之前并不知道这佛珠的秘密^,她将这佛珠送给我^,只是希望在远走高飞之前给我留一个念想*^^,却没想到会遭遇不幸^?^*!崩钗囱胨盗俗詈笠痪浠爸?*,郭素仿佛不胜其寒,浑身痉挛着缩成一团*,再也禁不住^,竟自失声恸哭^。明知道女儿多年了无音信,他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乍然听李未央说小蛮就在大都*,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遇害*^^,他们十八年寻找^*,却是晚了这一步*^*,不由心中惨痛^^^,几不欲生**,号泣之声动于腑脏^*,犹如旷寥空夜中受伤了的狼嚎^^。

    宋妈妈心里猛地一悸**,不免为主人难过^*,手足发抖、面色焦黄地重新跪了下去。

    李未央震惊地望着他,一个位高权重的国公爷在她这样一个外人的面前忍不住热泪,痛哭失声**,这样的丧女之痛,像是一下子将他击垮了一般……良久^*^,她说不出一句话^^,只觉得眼中发热^,心头发酸*。小蛮,你毕竟还是幸福的^,你瞧,温小楼为了你不顾一切地要报仇,你的父母一直在到处寻找你*,找了足足十八年也不肯放弃,他们知道你的死讯,竟然是这样的伤心^。

    可能是一直看惯了李萧然这种随时随地预备出卖女儿的父亲^^,如今见到齐国公的悲痛^,李未央有一种震惊和荒谬之感**,随后便是默然,李长乐死了,李萧然不曾为她掉一滴眼泪*,她李未央若是死了^,只怕那人还要拍手称快……

    李未央慢慢地道:“国公爷,我不知道你会不会为了小蛮报仇,但我相信,她若是知道郭夫人这样伤心*,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的^,请你好好照顾她。我该告辞了^*?!彼底臹**,她向外走去*,然而郭素却突然大声道:“等一等**!”

    李未央回过头来*,道:“佛珠我已经完璧归赵了*^,还有什么事吗*?”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道:“你有父母吗*?”

    李未央眉头一皱*,摇了摇头*。

    齐国公咬牙^^^^,道:“你家中可有其他亲人*?”

    李未央还是摇头**,她的心中^,突然对郭素的奇怪问题有了一丝顿悟**^,但^,真正听到郭素说下一句话*^,却是表现得非常震惊*。

    “你可不可以留在齐国公府*,就做她的嘉儿^^^?”郭素没有回话,只睁了一下眼^,旋又闭上,随后猛地再次睁开,“若是你无处可去^,能不能留下来*,做我们的女儿^?*^*!”

    李未央一愣^,似乎没想到堂堂的齐国公*,竟然会和温小楼作出同样的要求*,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面色苍白,昏迷不醒的郭夫人**^,淡淡道:“抱歉,我不能这样做,国公爷另请高明吧^?!?br />
    齐国公几步跨上来,挡在了李未央的面前^^,他以为李未央会迫不及待地答应他的请求*,但没想到她想都不想就拒绝了?戳艘谎燮拮拥牧?^^,他不由觉得有人用鞭子一下又一下照着心在猛抽,疼得通身的汗把内衫都湿透了*^,紧紧粘贴在身上^*,他把心一横,郑重地道:“之前我们试过^,我亲自去寻过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女来冒充***,甚至那佛珠子我都找人仿照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可她却一眼识破*,说她日日夜夜回忆着那珠子*,第三十颗上内侧有个针眼大小的瑕疵……”

    看李未央露出吃惊的神情*^,齐国公苦笑*^,“你看**,说她疯了,她还是有些明白的,但大夫说过*,她心力交瘁*,没有多少年可以过了*,她如今既然认准了你**,那就绝不会再更改的*,你便当发发善心^,帮帮我们吧^!”

    最终*,李未央向齐国公说明^,自己还有一位幼小的弟弟需要照顾,齐国公当即向她保证*^,会请专人照顾敏之*,并将他送到安全的地方,等她在国公府安顿好了,便可以接他一起来住*,到时候只需要向众人说明*,这是她养父母的孩子^,一切便可以迎刃而解^。李未央很明白*,要假造一个郭嘉的身份^^**,她需要一个合情合理的过去*^,这个过去若是由她自己来捏造^,很容易被拆穿*^,但若是齐国公替她做,一切就很容易了^。

    一切安顿好,已经是第二日清晨^。李未央重新梳洗过,镜子里^,却看见自己的面容^*,更加的苍白,她轻轻抹了胭脂,在镜子里*^,却看到了赵月欲言又止的脸:“怎么了*^?”

    “小姐*,您若是真的不想进郭府,咱们现在就离开吧^,何必被逼着……”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那笑意隐秘而轻微:“哦*^,谁告诉你我不愿意^?”

    赵月身子一颤^^,鼻尖微微沁出汗意**,不由得更加吃惊:“小姐^,你这是……”

    李未央望着她的眼睛*^,几乎要望进她的心里去:“从一开始^,我就打定了主意要进郭府****!?br />
    “可你明明说……明明可以不告诉郭夫人的……”赵月不由得疑惑起来*,若是李未央想进府,完全可以不告诉郭夫人真相??*^!就按照温小楼所说的^,冒充郭嘉进府*^,不就行了吗*?

    李未央笑意笃定而沉稳^,道:“齐国公府是何等地方**^,我冒充郭嘉,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但现在**,齐国公知道一切,他必定会想方设法替我隐瞒一切*,甚至^,他会替我回答所有人的疑问*?*!?br />
    “奴婢不明白……”

    “傻丫头,齐国公不是傻子*,他当时或许是一时冲动^,回过神来*,便会去仔细地打听我的身份,看我究竟是不是别有所图。但是**^,我从到越西的第一天^,便是一个无亲无故、无牵无挂的富家小姐^,所有人都以为我是来投亲不成^^*,便暂住在这里,他能查到什么呢?为了安抚疯癫的郭夫人*,他会替我安排好一切,让我毫无挂碍地进入国公府^,这样不好吗*?”

    “可是……可是,若是当时他们没有留你呢?”赵月不敢说^*,李未央并不能事先预知国公夫人是疯癫的啊——

    “傻丫头,我已经告诉过他们,我和小蛮情同姐妹^,又是她的救命恩人^^,并且还要替她报仇^^,你说,若你是郭夫人,会如何对待我**?必定是好好报答我的*,不是吗^?到时候^,我自然可以进入郭家,不过是换个身份罢了^?*!崩钗囱敕隽朔龇Ⅶ偕系聂⒆?^,那碧玉的质地,硌在手心微微生凉^*,她淡淡一笑^^,漫不经心地说道。

    换句话说,不管郭夫人是否正常,她都已经决心要利用郭家了^。赵月看着李未央的眼神^^,一时之间哑然,她今天已经被一连串的变故吓傻了*,小姐却还能如此镇定*,甚至谋划好了一切……

    “怎么*,觉得我利用了小蛮,利用了郭家*?”李未央看着赵月,像是猜透了她心中所想^,收起笑意^^,一句一句语气稳妥道:“我是李未央,我来越西是为了复仇,不管是多么卑劣的手段***,我都会用*?!?br />
    她不答应温小楼,固然有不愿意欺骗无辜的郭夫人的意思,但更重要的是*,那样太危险^^^,太笨,不如直接告知对方一切,想方设法挑起郭家的复仇之心,借机会结成同盟,当然^^,后来发现郭夫人神智并不清醒^,她便又有了新的想法^**,不是冒充郭嘉^*,而是真正成为郭嘉!还必须是在齐国公的默许之下*!今天哪怕齐国公没有留下她^,她也会让郭夫人自己再找上门来的**!

    是^,她就是这样卑劣的人*,可以踩着一切往上爬,她比温小楼还要心狠**,还要冷酷*。但**,只有这样*,她才能一步步地接近敌人^,将他们彻底打倒。

    “好了*,马车在外面等着^,走吧*?*!崩钗囱胗锲?,声音却坚定^*。

    坐上齐国公府的马车^^,李未央掀开了车帘^^,看向外面^。此刻天色已经大亮*,外面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她看着自己居住了一个月的宅子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眼睛里却慢慢浮现出一丝笑意。

    马车颠颠簸簸地进了内城,整个大都最繁华的地带,这里,聚集着越西真正的高门贵族^,与她原本居住的外城完全两样^***。整个齐国公府,坐北朝南*,占地八十余亩^^,辟为正院、住宅^*,花园三大部分^,宅子的东侧是住宅……宋妈妈看着快要到了*,便轻声地为李未央讲解起来,神情却是十分的恭敬*,在她看来^,李未央虽然不是真正的小姐*^,可既然齐国公认下了她,那从今往后^*,就是正经的主子了*。

    李未央侧耳倾听,仿佛很认真的模样,实际上心神早已不知飞到了何处^*。

    马车之外**,已经渐渐看不到行人的走动*,偶尔会有一辆华贵的马车驶过^*,显然这里已经不是一般平民居住的地方。就在这时,她见到一个年轻男子率众拍马而来,飞驰着经过她的马车身边^,带起一地尘土飞扬^^。李未央心头一震*,只能远远地模糊却又清晰地看见那俊美的面容上,是令人心悸的熟悉^*^。是他*,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他*^?^!这怎么可能呢——李未央几乎有一瞬间,以为自己是眼花*,或者产生了幻觉^。

    “小姐*?你在想什么*?”宋妈妈久久不见李未央开口,却发现她望着外面*,似乎已然怔住,忙探头看了一眼^,笑道^,“小姐*,可是认识的人么**?”

    那张俊美的脸孔*,乃是世所罕见*,经常萦绕在心头*,怎么会不认识呢^*?然而**,李未央扯了扯嘴角^,带着几分冷淡*,“不*,我不认识*!?br />
    这样说着^,她望向远处渐渐地已经跑地没影的一群人,暗道:元烈**,你竟然也回到越西了么……

    而此刻的元烈^,却不知道自己竟然和一直苦苦寻找的人擦肩而过……

    ------题外话------

    小秦:本来认亲情节我预备一笔带过*,可大家总是不停地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而且都觉得李未央肯定要告诉对方实情**,好吧^^,其实我觉得根本没啥区别的^,最后的目的都是一样,还要浪费笔墨==

    编辑:果然你是没有下限的!

    小秦:整个越西篇会有不少变态或者扭曲的新人物^^,大家觉得出情节慢,可以过几天来看(*^__^*)嘻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7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75 惊鸿一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75并对庶女有毒175 惊鸿一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7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