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天香楼上

    天香班是刚到越西的戏班子&,在大都赁了一处园子,很快开始唱戏。大都的达官贵人们发现&,这戏班子其他倒还寻常&,却有几个极为出色的武生花旦&,容貌唱腔无一不美&,再加上班主出手阔绰,选了最豪华的地段,最优雅的环境布置了戏台,一时之间&,这天香班在大都红火了起来&&&。

    此时此刻,华丽异常的戏台下已经入座了大都的达官贵人&&、夫人小姐&&&,后台的戏班也已经做好了登台准备。锣鼓丝竹嘈嘈切切响起,台上武生头戴绒冠,身披四爪龙袍,手持雪亮银枪,玉面含威,英姿勃发,一出场就赢来一片喝彩之声&。

    这出戏讲的是前朝奸相刘常之子刘肖春&,倚仗父势欺男霸女,为害一方。一日&&&&,刘肖春载酒出游,遇徐英一家至郊外扫墓,刘肖春见徐英之妻佩兰貌美,命人抢回府中,欲纳为妾,佩兰不从,被软禁在水月楼上。徐英召集几位好友,约定要救出妻子&,除暴安良。是夜&,他们悄悄潜入刘府&&,适刘肖春酒醉出屋,经过一场激战&,终将他及其爪牙一举全歼,救出佩兰,逃出生天。这就是一出典型英雄救美&、惩恶扬善的戏&&,偏偏流传已久&&,深受欢迎&。

    只见到那台上的“徐英”不紧不慢,一招一式&,攻防进退,工架稳健。直到与刘肖春大刀对双刀时&&,锣鼓突然改为急急风,节奏加快,却是气氛紧张&,高潮陡起&,获得满堂喝彩。

    不多时,见那被抢走的佩兰上台&&,一身翡翠的长缎水袖轻振&,髻上插着的流苏步摇顿时摇曳生姿,流水一般地淌出无限情意,她微微侧头&,就是婉转的曲词,一双美丽的眼睛流光溢彩,台下看着扮相,听着唱腔&,已是不约而同的猛然爆发出阵阵喝彩之声。

    说是戏班子,当然是区分雅座和普通坐席,楼下的普通坐席没有那么讲究&,男女老少一排排、一列列坐的满满当当。人们聚精会神地看戏,时不时地交头接耳议论两句&,场面热闹之极。而雅间一共七间,设在二楼&,一间间布置清雅,全部用薄薄的珠帘隔着&,外面人瞧不见里面,里面的人却能看见外面戏台上的景象&。今天这雅座里面,全都是达官贵人家的夫人和小姐们,外头都站着护卫&,生怕有个把不长眼的冲撞了&。

    “小姐,今天还是没有消息&?&!币桓瞿昵崤用嫔洗巳质?,对着坐在窗前的人道。

    那人轻轻笑了笑&,道:“是么&?!?br />
    她生着一张瓷白的脸,唇色红如珊瑚,一双漆黑的眼睛动人心魄&&,实在可以说是个美人胚子,然而声音却与神情一样含笑无波&,一字一字都咬得极清楚:“造出这样的声势,总有一日会引人注意的,我们不过需要等着?&!?br />
    “是&?&!闭栽律钌畹乜醋抛约旱闹髯?&,如今的李未央,面容已经和半年前有了些许变化,当然,是变得更加美丽&,只是&&,赵月还是喜欢原先的李未央,因为从前还能在她的脸上见到笑容,可这半年来,却再也见不到她发自真心的笑了&&。

    “永宁公主最喜爱的就是听戏&&&,在京都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戏班子都被她请去了一回,人的习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但天香园来了这么久,却不见她有所行动,实在是很奇怪?&&!崩钗囱氲纳艉艿?,仿佛在沉思&。

    赵月蹙起眉头&,不解地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一月前到达大都,一直在暗中找机会见到永宁公主&,对方还欠她一个承诺,哪怕永宁不想兑现&,她也会让她兑现的?&?墒怯滥缃袷撬耐跻恼?&,想要见到她,就必须躲过元毓的眼睛,这实在是很不容易。李未央不觉得元毓是个笨蛋,自己和从前比起来虽然有了一些变化,可还是很容易被认出来&&,贸然行事只会让事情变得糟糕&,所以她会选择从永宁公主的喜好入手。然而&,永宁跟外头雅间那些寻常的贵人不同,这样的身份是绝对不会涉及这等三教九流的地方。那么&,只能把这个戏班子的名声打出去,让整个大都的人都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有机会被邀请到燕王府&,借着戏班子的掩护,见到永宁公主。

    李未央一边想着,一边微微闭目&,仿若在想着自己的心思。

    而这时候,铜锣一响,却是一出戏已经结束了。后台&,适才台上的戏子们忙前忙后地卸着妆,赶着下一场戏,人来人往&,动作飞快&,乱中有序。唯独一个僻静的小房间里&,刚才演徐英的武生温小楼卸了妆,却和班主发生了争执&。

    “今儿明明观众们点名要听的是方景台,你偏偏要唱这出戏,这是什么道理!”温小楼的面容,明眸如水,剑眉漆黑,白皙的脸上泛起怒意&,却比原本满面油彩的扮相还要美上三分。

    他本是一个极其俊俏的男子,从小在戏班子里学戏,天生就有一把好嗓子,再加上后来又跟着一个武师学了几年武艺,比起寻常戏子来&,要多了几分难得的英气&,很快便成了这天香班的顶台柱子。

    班主年过五旬,体型富态,一支烟杆握在手里&,闻言赶紧劝说道:“你这是干什么!这戏到底怎么唱你说了算&,但唱什么戏,自然是我说了算,你只管唱就是&!”

    “你就别骗我了,从前都是好好儿的,偏偏那女人来了&,一切就都变了&!这是你的戏班子,可现在连演什么曲目都要听她的&&&,她算是把戏班子买下来了吗?!”温小楼显然愤愤不平&,连带着微微上挑的的眼角&,也散射出凌厉的寒意。

    班主赶紧四处张望一眼,连声道:“哎哟我的祖宗,小点声儿??!你不是不知道,咱们戏班子怎么个境况,你忘了,从前在耀州的时候&&,咱们可是四处流浪,只能搭个草台班子,你一边唱着戏&,头顶上连个遮阳挡雨的地方都没有,遇上那些个地痞流氓&&,咱们连打点的银两都给不出。现在呢?咱们住着最好的园子&,登着最好的台子,连戏服都是最豪华的,你还想怎么的?人家出了钱,爱听什么你就唱什么&,清高能当饭吃吗?”

    温小楼冷笑一声,道:“班主,我劝你好好想清楚&,这女人来历不明&,身份成谜&,却莫名其妙找上咱们戏班子,说是要捧红了咱们,还出大价钱替你请了有名的角儿,你不觉得奇怪吗&?她和咱们无亲无故,凭什么这么帮助咱们?这世上哪儿有这容易的事儿!”

    班主皱眉道:“你懂什么!人家不过是你的戏迷——”

    “我的戏迷?你看到刚才外头那些人没有,他们为我鼓掌,为我喝彩&&,让我再唱一曲,这才是我的戏迷!你说她是为了戏,她可曾认真听过我唱戏?可曾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实话说&,从第一次看见她&,我就觉得浑身不舒服&,我总觉得她得给咱们招惹什么祸患!”

    班主为难地看着他&,道:“你说的这些我早就考虑过了&&,也曾四处派人去打听这位小姐的来历——”

    温小楼急切地道:“你可打听出什么了吗?”

    班主摇了摇头&,道:“我们这等人身份虽然低贱,可这么多年&&,四处漂泊下来,也算会看人了。她相貌生得美丽&&&,举手投足又高贵大方,出手还这么阔绰,必定是出身豪门大家,可这样人家的小姐为什么会孤身一人到了这里?你上一回也看到了&&,有个不长眼的想找她麻烦,却被她那个丫头狠狠教训了一番,她那丫头——武功之高&,绝非一般的护卫??!”

    “既然你都知道她来历不简单&,更不该接受她这么大手笔的馈赠!”温小楼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焦虑。

    “我……这不也是没法子吗?若是不肯收她的钱,咱们这班子能这么红&&&?”班主讪讪地丢下烟杆,苦口婆心地劝说道&,“小楼,咱们别管她什么目的,只管唱好自己的戏,横竖咱们这种贱命,还有什么好让人家利用的!”

    温小楼哑然。的确,班主说的没有错,他们这种人,不过是出身下贱的戏子&&,又有什么值得别人利用呢&&?若说那女子是别有所图&,可从头到尾&,她不曾要求他们做过任何事&,反倒花了大价钱捧红了他们&&&??墒?,让他就这样不管&,实在是不安心。他总是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很不简单,而且&,她的目的也不会简单。她明明对戏不感兴趣&,却每场戏都必定在雅间听着,好像在等什么人。

    他这样的戏子,别人喜欢的时候叫一声温老板&,不高兴了,比泥巴还要下贱,根本什么人都惹不起,若是这女人带来什么麻烦&,该怎么办——温小楼心中最担心的便是这一点&。

    “哥哥&,你不要这样说她!上次我病发作了&,若不是她请大夫给我看病,我现在都没命在了&!”这时候,突然幔帐微动&,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少女&&。

    这少女是难得的美丽,桃花小脸&,秋水明眸&,穿着一条素净的裙子,面上却是开朗的笑容,暗淡的房间她的出现&,仿佛带进来一阵清新的阳光&,一下子整个屋子都被照亮了&,连那老眼昏花的班主都露出惊艳的神情。温小楼不由恼怒,道:“你身子还没好&&,为什么跑出来了&?”

    小蛮吐了吐舌头&,道:“我总是在床上躺着,躺的都要发霉了?!?br />
    温小楼看着她,原本无情的眼中现出一丝柔软,道:“傻丫头,大夫说了&,你应当好好卧床歇息&,才能——”

    班主的脸上就露出嫌恶的神情,他的戏班子里人人都要干活&,这丫头一生病,就要耽误十天半个月&,若非温小楼一直护着这个丫头,他早就把她赶出去了!

    小蛮看到了班主的神情,赶紧道:“班主,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明天就可以登台&,你放心吧&?&!?br />
    温小楼刚要开口&,小蛮却向他摇了摇头。温小楼心头一痛,再也不说话了。他可以护着她几天,却不能一直护着他——小蛮太懂事&,懂事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班主点了点头,转头道:“小楼,这件事就说到这里吧,我先出去了&!”说着&,他便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小蛮看着温小楼,不赞同地道:“哥哥,那位李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该这样怀疑她的?!?br />
    温小楼的笑容变得冰冷&,道:“你这个傻丫头,别人对你好,未必是真心的,你就不怕她是别有所图?&!你想想看——”

    “好啦哥哥,不管她为了什么&,她明明是可以放任我不管的,连班主都说这些年已经为我看病花了好多钱,再也不肯管我了,她跟咱们非亲非故的,却肯拿出银子,这样的好心人&,哥哥你遇到过吗?”小蛮眼睛忽闪忽闪的,说话的声音却是异常的坚定。

    温小楼几乎说不出话来&,小蛮从小就是个孤儿,被一个戏班子收养后,开始学着唱戏&,可是因为有一次冒雨出去搭台,不小心染了风寒&,戏班班主又不肯给她延医问药,一拖便成了心疾,后来那狠心的班主竟然就这样把她丢在了街上&&,不管她的死活。要不是无意之中被温小楼捡回来,她恐怕早已没命在了。这些年来&&,她每次生病都忍着&,生怕成为温小楼的拖累&,他明明知道&,却是无能为力。不管他怎么唱戏&,得到的打赏再多&&&,都要交给戏班子大头&,剩下的不过是寥寥无几,别说给小蛮请名医&,就算是去药房抓药都够呛,他没有足够的银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小蛮受苦。而小蛮又是那么懂事&,不管自己的病情越来越重&,还要登台唱戏&,让他看了更加心痛&。

    这一次,若非是那个神秘的李小姐&&,小蛮恐怕就再也没办法睁开眼睛了&。不管自己如何怀疑她,小蛮说的都是事实。温小楼叹了口气&,道:“算了&,我不再说这种话了?&!?br />
    小蛮点点头&,道:“我要去谢谢那位小姐?!?br />
    温小楼眉头皱的更紧&,小蛮连忙伸出手按住他的眉心&,道:“哥哥,别这样,你会老的&?!?br />
    小蛮并不是他的亲妹妹&&,可这么多年来,他早已将她看成世上最亲最亲的人&,这种感情&,超越了一切,他只是怕啊&,真的很怕&&,他今年已经十九岁了,恐怕再也唱不了多久,他简直不敢想象,若是他不能唱了,小蛮该怎么办?他要怎么照顾她呢&?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李未央的出现如此的排斥,他们的生活已经岌岌可危&,这个神秘的小姐,又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变故呢?他真的很恐惧。

    但是&&,看着小蛮不带一丝杂质的笑容&,他说不出半个不字。小蛮能够活多久呢,也许十年&,也许一年&,不,或许只有一个月&&,连他也不知道&&,可不管怎么样,为了小蛮现在的笑容&,他什么都愿意做&&。

    温小楼最终叹了口气&,道:“好吧,不过你等我一起去?!?br />
    温小楼接下来还有一台戏,却是胭脂王。这出戏,是一个叫做胭脂的女子代父从军的故事,原本是由花旦来演这出戏,可是后来班主发现花旦身上少了英气,怎么演都觉得太绵软,于是便让温小楼反串。好在温小楼不管文戏武戏,武生花旦都不在话下&。此刻&,他的身上穿着紫衣&,挥着金妆刀&,执鞭而舞。随着交集的乐音,他的身体旋着,如同振翅欲翔的龙蛇,剧烈地旋转着,忽地一个纵身,半空翻七个筋斗,人人一齐喝得一声彩&。

    李未央难得会看一出戏,可看着这个努力的温小楼&,她突然嗤笑了一声。赵月不知道她在笑什么,不由疑惑地看着她。

    李未央目光冷淡,声音之中也带了一丝叹息:“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温小楼的时候,他有多么狼狈吗&?”身上没有足够的钱,就跪在药堂门口,听说跪了一整夜,只求那大夫能够去看一看他的小蛮??上?,不管他跪多久,结局都是一样。最后那大夫是被李未央的银两打动了&,却不是因为温小楼的痴心。

    “小姐,其实奴婢一直不明白,普天下的戏班子多得是&&,天香班这种不过是三流的,至于温小楼&,若是没有人捧他,根本不会红,小姐为什么会挑选上他们呢&&?”

    李未央听着台下掌声雷动&,像是自言自语地道:“是啊,为什么呢&&?”这一路走来,不知道看了多少悲剧的故事&,她却从来没有动容过,她不是慈善家,不可能救每一个人,更何况,当她受苦的时候&,又有谁来帮过她呢?可是,当她第一次看到温小楼跪在药堂门口,她就突然想&,跟自己打个赌吧&&,若他跪满三个时辰,她就救人?&?墒?,温小楼在冰天雪地里跪了整整一夜,远远超过她的预期,也许就在那个时候,她突然对温小楼要救的人起了一点好奇。

    原本&,她也不会去选择那些出名的红班子,想也知道&,那些戏班子背后多少都有靠山,不需要她的金钱支持,自然不会听命于她。在大都,她没有权势&,只有金钱,一切都要从头再来,所以选择天香班&,反而更保险。

    很快&&,台上换了一出戏,李未央站起身&,道:“今天就到这里吧&,咱们该回去了&&?!?br />
    赵月刚要说话&,却见到帘子一掀,温小楼一身戏服地走了进来,赵月眉心微微皱起,却见到温小楼笑道:“对不住,打扰了小姐。只是小蛮非要来向你致谢——”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了温小楼身后的小蛮身上,她就是笑,那样单纯的笑容,看了让人觉得刺心&?!靶恍荒?,若不是因为你,我怕是没命了&?!彼嫘牡氐佬?&。

    李未央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算作听见了&。

    “李小姐&&,那些银子,我会好好挣钱还给你的?!蔽滦÷フ庋档?。小蛮听着&,就露出了不赞同的神情&&&,她觉得李未央不会喜欢听到这句话的&,因为这并不是感恩,听起来反倒是有几分不识抬举,她生怕李未央会生气&,但对方不过冷淡地道:“随你吧?!彼底潘阆蛲庾呷?,赵月连忙替她披上披风。

    当李未央走过小蛮的身边,小蛮的脸上还是笑容,那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干净而温暖&&,李未央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掠过,突然淡淡一笑&,却是如同月光一样&,清冷,漠然。

    两个极端——温小楼一愣,就在李未央和小蛮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小蛮仿佛是一道阳光,光是看着她就会觉得心情很好,而李未央&,却仿佛冰冷的月光,美则美矣&,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温小楼突然明白了自己不喜欢李未央的原因&。为什么,明明她有这么美丽的容貌,又有这么多的银子,还有一个忠心耿耿的护卫,显然是出身大富大贵之家,要是换了自己&,还不知开心到什么样子,因为有钱意味着一切的困境都解决了??伤创永疵挥屑冻稣嫘牡男θ?。永远是那副冰冷的样子,连笑都没有丝毫的温度&。

    就在这时候,小蛮却看着李未央的背影,道:“哥哥,她好像,有很多伤心的事?!?br />
    温小楼一愣,突然嗤笑道:“咱们这么穷&,又被别人看不起&&,什么都没有&,你还操心别人——”他说的话,竟然带了三分尖刻。

    小蛮回过头,不解地看着他:“哥哥,你怎么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温小楼别过脸,道:“没什么?!逼臼裁?,凭什么她什么都有&,却还要这样不开心——而他的小蛮,什么都没有啊,却还能笑得这么开心,温小楼觉得心痛。

    小蛮的脸却严肃起来,道:“她救了我,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以后哥哥再也不要说那些话了&,我觉得,那个小姐是个好人?!?br />
    好人?温小楼的目光投向院子外面,李未央已经下了台阶&,上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一个处处隐藏自己身份的女人,究竟要利用他们戏班做什么呢&&?他一定要弄清楚&!他看了小蛮一眼&,道:“你告诉班主&,我有事情要出去&!”说着&,他匆匆去一边卸掉了脸上的油彩&&,换了衣裳,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哥哥&!你去哪儿!”小蛮在楼上,吃惊地追着他,可是温小楼跑得很快,一转眼就不见踪影了。

    小蛮等到夜里,终于见到温小楼回来&,她连忙站起来&,道:“哥哥&&,你究竟——”

    “嘘,什么也别说&,我带你去看看那小姐的真面目&?!蹦钦栽挛涔芨?,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温小楼只能远远跟着,好不容易才找到李未央的住处,他觉得,如果不带小蛮亲眼去看看,她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温小楼带着疑惑的小蛮一路出了戏园子,向大都的东门而去,温小楼凭借着记忆&&,找到了一户人家&,当然不敢敲门,便要带小蛮翻过墙头。小蛮坚持不肯走了:“哥哥&,你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李小姐是我的救命恩人,你却这样怀疑她&&!”

    “这不是怀疑她!你不是说过,她总是心事重重,应该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吗?咱们若是不弄清楚她的底细&&&,怎么才能知道她为什么忧虑呢?又怎么帮忙?小蛮&,难道你不想报答她吗?”温小楼知道小蛮单纯&,便这样哄骗道。

    小蛮想了想&,还是迟疑:“可是——我还觉得这样很不好&,李小姐不告诉我们,一定是有她的难处&,为什么要去强人所难呢&?”

    温小楼不以为然道:“你真是个傻子,将来被人卖了都要数钱&。不管你是不是进去,我肯定要去的!”刚一转身&,小蛮拉住了他的衣服&,道:“我……我跟你进去——”

    两人好不容易进了院子,却见到月下一片红云悬浮。小蛮吃了一惊&,这才发现这院子里桃花盛开,花朵之中,穿梭飞行着无数白色的蝴蝶,在月光之下隐隐发亮。院子不大&&,却十分齐整&,不远处就是正屋,两人对视一眼,小蛮终究觉得这样做不磊落,不肯往前走了。温小楼生气,索性丢下她,自己悄悄向正屋走去。

    月下&,只见到庭院雕窗,浓重的黑影投在青砖上,有一种荒凉而阴森的感觉&,温小楼觉得自己仿佛在一个空寂的地方,探索一个非人非鬼的少女的秘密&,心头不免恐惧了几分……

    正屋里有烛光&,温小楼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他隐约觉得,会发现很多他不想知道的事。但是,如果不明白李未央到底想要让他们戏班子做什么,他实在没办法放下心来。就在这时候,帘子突然响了一下,“喵呜”一声,一团东西跳了出来&,他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不过是一只小猫而已,还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他一动不动,那猫儿就跑了。温小楼松了一口气&,靠近那扇雕窗,弄破薄纸,细细往里看去。

    这屋子好像是内外两间,外间收拾的相当干净&,衣柜&&,床,桌,椅,花几都是崭新的&&,上面浮花累累,很是古朴&,李未央和她身边那个护卫都不在屋子里&&,只有一个小男孩&&,大概三四岁的模样,脸色粉粉的极是可爱&,他正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拨浪鼓,像是完全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就在这时候,赵月从内屋出来&,到了那小男孩的身边&,轻声道:“小少爷&,该吃饭了?!?br />
    小男孩没有反应&,依旧认真地摇着拨浪鼓&。赵月就硬生生从他手上抢走了拨浪鼓,那小男孩却突然提起头来,一双漆黑的眼睛惊恐地望着赵月,脸上流露出几分不属于孩子的凶狠。赵月试着和他沟通:“……小少爷,奴婢喂你吃东西,你别害怕&?!比欢切∧泻⑷赐蝗慌す啡?&&,死死抓住了一旁的桌角,赵月便去拉他&,他恶狠狠地扑了上去&,狠狠地咬住了赵月的手,虽然是孩子,却也让赵月的手上立刻多了一道血口子&,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小少爷&,你不能每次都等小姐回来才吃东西——”赵月狠心&,道:“小少爷,小姐说了&,你一定得学会自己吃东西&!”随后便又去抓小男孩的手,他却是一下子从她的手中窜了出来&,飞快地向外跑去&。然而赵月伸手很快,一把就抓住了他。他像是疯了一样,拼命地踢打着赵月&,只是个子太矮,只能踢到她的小腿而已,这点小痛对赵月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她只顾抓了他不放手&,夹住他扭踢的双腿&,牢牢地把他固定在了怀里……

    这场景,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孩子不肯吃饭,可是一个普通的孩子&,为什么会对别人的靠近有这么大的反应?温小楼越看越是心惊胆寒,隐约觉得这个院子里的人都古怪的要命,刚想要退出去找小蛮,却突然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看够了吗&&?”

    温小楼的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立刻回过身来。

    斜对着他站着一个少女,身着一身纯白的衣裙,无任何艳色的镶滚,美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恰恰站在月光和阴影的交界处&,着实让温小楼吓了一跳&&。

    “我……我……”他一时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笑了笑,道:“怎么&,对我的身份觉得奇怪?”

    温小楼觉得喉咙发痒,面对着李未央&,他下意识地觉得心虚,就在这时候&&,却是小蛮赶了来,羞愧得满脸通红:“李小姐&,我们……我们不是故意的……”她站在那里半天&,担心温小楼出了什么事,实在不放心才赶过来。

    人家好心好意救了她的性命,温小楼却对人家挑三拣四充满怀疑&&&,这实在是太不厚道了,让小蛮都没办法为他辩解。

    “那里面的人,是我的弟弟?!崩钗囱肼厮底?,却不是解释,只是平铺直叙。

    里面的孩子发出尖叫声,那种小兽受伤一般的声音&,让小蛮心头直跳,她连声道:“对不起&,对不起李小姐,都是我的错&!”

    “你有什么错呢?”李未央的笑容变得很淡漠,“我无缘无故对你们好&,你们自然是要怀疑我的&,况且我本来也没打算不收回报&&&。我不过是希望借你们的戏班子,等一个人而已。不过你放心&,这是我自己的事&,不会连累你们的&&?!彼柘钒嘧拥氖?,见到永宁郡主&&,之后,她就不会和他们有任何关系了。但——温小楼的直觉很准,她的确不是纯粹的发善心救下小蛮的&。

    温小楼的脸上忽红忽白&,被人看穿了心思,只觉得特别难堪,同时也觉得愧疚,如果她是坏人,随时都可以收回赠予他们的一切&&,让他们一无所有。他低声道:“对不起&,李小姐,是我的错,不关小蛮的事?&!?br />
    那样卑微&&&,那么诚恳,知道自己犯错了立刻就道歉啊……李未央笑了笑&,只是笑容之中却没有那么冰冷了&,她想,看着这两个人,虽然她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但,他们这样彼此关心&&,彼此依靠&&,不是很好吗……她语气平淡地道:“我不会向班主告状的,走吧&,我就当今天没有看见过你们&?!?br />
    就在这时候&,屋子里的动静越来越大,仿佛有什么碗碟被打碎了&,发出清脆的响声。李未央眉眼之间十分平静,好像没有听见。

    温小楼听见了屋子里的动静,想到刚才自己见到的那个小男孩&,他拥有那么漂亮的相貌&,那样漆黑的眼睛&&&,简直是出奇的可爱,没有人看到这样的他会不为之心疼怜惜&,可是李未央为什么要这样残酷地对待他呢?

    他下意识地道:“李小姐&,令弟他——”

    “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劳你费心?&!崩钗囱朊挥型葑涌匆谎?&,仿佛对那孩子毫不关心一样。

    “可他那么小,可以慢慢教导&,你不必这样逼——”温小楼倒抽一口气,小蛮的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李未央冷冷地说&,“没有压力他不能自立?!?br />
    “你疯了!”温小楼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当他看到李未央这样冷淡的表情,不由自主便这样说道,“这样对待一个小孩子?!?br />
    李未央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什么事情都只能依靠自己,不要妄想别人会来帮你&。他是个傻子,每天只有我喂他吃饭&,他才肯吃下去,别人靠近他就会又踢又打,可是我能每时每刻陪着他吗?我不能&&,所以&,他必须学会自己吃东西,哪怕是强迫的&!我也只能那样教他&,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其他教孩子的办法&?!?br />
    温小楼目瞪口呆地看着李未央,他突然意识到,小蛮说的对&,李未央身上的秘密太多了&,他根本看不清这个人&。

    小蛮的眼睛却看着李未央&,突然,她笑了起来,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的,我的戏不多&,白天空的时候也没事做,我很会照顾小孩子&,以前戏班子里的小孩子我都很有办法?!彼褪窍胛钗囱胱龅闶裁?,报答她&&。

    李未央看了小蛮一眼,她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人&,很明白人的本性,可现在,她突然有点读不懂这个少女了&,都已经说了自己也是别有所图&,根本不需要她的报答,她却傻乎乎地跑到她家里来&,还说要帮助她,岂不是很奇怪吗&?

    然而&,小蛮的表情很诚恳&,很认真&,甚至……很坚持,就像是看不懂李未央皱眉的含义&,很显然&,是个固执的孩子。

    李未央看了小蛮一眼&,道:“你要来&?”

    小蛮点了点头,认真地道:“请让我尽一点力?&!?br />
    李未央冷笑了一下&,她已经换了很多的丫头&,每一个最后都会被敏之的固执逼得发狂,等小蛮知道敏之有多难照顾,她就会打退堂鼓了。

    这一次&,李未央估计错了,小蛮果然天天往这里跑,锲而不舍地照顾敏之&。当然&,李敏之照旧不理她&&&,她却跟其他人不一样,不管他怎么排斥她,她都能笑嘻嘻地陪他一起玩。当李未央看到小蛮拿走敏之的玩具,他不开口,也不咬人&,只是低下头继续去玩别的时候&,她开始发现小蛮的特别了。吃饭的时候,敏之不肯碰碟子&&,拼命去抓桌子另外一边的玩具,却又人小手短够不着&,便半跪着爬上椅子&,伸展着胳膊越过那一碗粥&,却不想膝下一滑,整个人就摔了下来,带落了自己的饭碗,汤汁洒了小蛮一身&,换了旁人早已变色,小蛮却笑嘻嘻地抹了油去捏敏之的脸……

    终于有一天&&,李未央开口道:“你跑到这里来,你们班主已经不是一次骂你了吧&,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我都说过&,不要你报答了?&;故?,你希望我再帮你什么&?”

    她只能想到这个理由,然而小蛮赶紧摇头&&,道:“不,不,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是想帮点忙&?!?br />
    李未央心里一动&,看着她道:“帮忙&?帮我的忙?为什么?”

    小蛮不解地看着她,不明白她究竟在说什么。在她看来,受人恩惠就要报答,不是天经地义吗?

    李未央不再开口了&,静静看了小蛮一会儿,道:“温老板说了不让你来,你还这样坚持?”

    “有什么大不了的,他气两天就算了??!”小蛮做个鬼脸:“他总是担心我会生病,我又不是纸糊的,哪里那么容易死呢?”

    “……”

    “我是有病啦,可是如果因为怕死就一直不走不动不唱戏&,那我跟死人又有什么区别呢?”小蛮理所当然地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屋子里&,李敏之已经睡着了,他睡着的时候&,就会变得又乖巧又可爱。

    “你有心疾&,很多年了吗?”李未央突然有一点好奇,这半年来,她已经很难为什么人觉得好奇了。

    “我?是啊&,很多年了,大概从七岁到现在?”小蛮自己也不是很确定&&&?!拔乙膊幌胨?&&&&,若是可以&,我希望一辈子陪在哥哥身边&,他比我还要脆弱呢&!”

    李未央笑了起来&,那笑容在太阳底下像是融化的冰雪,转瞬即逝:“是啊,他比你要脆弱得多?!?br />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起来&。

    “我是个孤儿,从小就被人丢在路边上,收养我的戏班老板说可能我娘是某个青楼里的姑娘&&,偷偷生下我就丢掉了&,以前我也很伤心,可是后来想想&&,孤儿有什么关系呢&?我还可以呼吸,还可以唱戏&,没什么大不了的?!?br />
    李未央看着小蛮开朗的笑容,突然有点沉默&。孙沿君和娉婷郡主都很天真&,但那种天真是建立在被?;さ幕≈?&,可是小蛮……恐怕受过很多的苦难,但她却还是能保持这样开朗的笑容,这是为什么呢&?

    小蛮偷偷看李未央的表情&,“你笑起来真好看?!?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门口&,道:“你哥哥来接你,你该走了&?!?br />
    温小楼一身青色的衫子,显得很俊秀,他的笑容充满了温暖&,小蛮飞快地向他奔了过去,像是一只蝴蝶&。李未央突然又笑了笑,这时候,赵月走到她的身边:“小姐,奴婢得到消息,说——”

    李未央的眉头&&,轻轻地皱了起来……

    ------题外话------

    编辑:昨天那一章&,你华丽光辉的形象一落千丈&,变成渣秦了

    小秦:(⊙o⊙)…反正我也习惯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7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第172章 天香楼上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72并对庶女有毒第172章 天香楼上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7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