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 烈火烹油

    一切发生的这样突然^,简直可以说是猝不及防&,所有人都怔住了^,任由着董姑姑飞奔着跑出去*,大声地呼喊着^。很快,护卫冲了进来**,董姑姑指着殿内的莲妃和李未央&,道:“是……是他们&*,一定是他们^!”她大声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他们拿下&!”

    护卫们手中的长剑全部出鞘&,寒光闪闪地包围起他们&&。

    九公主完全愣在那里^*,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太后怎么会突然死去,而她一向敬重的董姑姑又怎么会指证莲妃娘娘和李未央是凶手:“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莲妃脸色苍白&,心底涌起阵寒意&,踉跄后退&,脚下不知是被何物一绊,险些坐倒在地,狼狈之至:“你……你们……”她一时被这样的惊变吓到*,突然失去了原本的冷静。

    李未央心头掠过一阵明悟*^,原来如此^。

    脑中浮起的依旧是那双阴冷的眼神^^,拓跋真……原来*,你的第一步棋是针对我的,在宫中你早已避人耳目*,收买了董女官,令她暗中毒死太后,再让她指证凶手,明里暗里布下杀招*,逼迫李未央落进陷阱之中^。其实&*,不是太后薨逝&,也会是别的事,拓跋真既然想要针对自己,绝对不只准备了这样一件事而已*!

    李未央冷笑了一声*,莲妃猛地站起身来*^,死盯住那群护卫:“我是陛下的莲妃&,我要见到陛下^!你们不能这样定我的罪过*!”

    董女官居高临下地看着莲妃^,目光冰冷地道:“娘娘&&,事到如今你还不认罪&,你以为陛下知道以后会饶恕你吗*&?”

    看着那些手持利刃的护卫们*,莲妃的声音已经支离破碎:“你们敢*&!”

    “莲妃娘娘^&,你和安宁郡主暗中筹谋^,毒死太后娘娘^&,究竟意欲何为*^?^!”董女官的笑意面孔之下满是扭曲狰狞,再不见往日平静:“我劝你还是早点说出幕后指使*,也免得我费事&!”

    李未央突然冷笑一声*,董女官吃惊地望着她&*,却见她一步步向自己走来&,还没反应过来,却见到李未央从自己的发间拔下发簪&,反手过来,尖利的发簪已经向董女官的喉咙直接插下*,董女官根本想不到李未央这样狠辣,还没来得及开口喊出救命*,就已经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被外表柔弱的安宁郡主出人意料的行动所震慑,那群护卫刚要冲过来就地杀了她*^,却听到李未央厉声向殿外喊道:“董女官毒鸩太后&&!已经就地阵法^*!至于其他人&,还不赶紧拿下!”

    护卫们只听到风声阵阵*^,不及反应过来,已经被从殿外冲进来的一批铁甲士兵包围了起来*,这群人个个身披铁甲^,手提宝剑,面无表情&,像是一早就已经埋伏在这里的*,护卫们的面上不由自主地带了惊恐&^。其中一人刚要反抗^,就活生生被削去了脑袋*&,头颅滚得老远^,鲜血一下子溅出来,众人再也不敢轻易动弹!只听到李未央冷冷地道:“董女官已然毙命*,这些人都是同党*,全部扣押起来&!”

    那群铁甲护卫齐声应是,莲妃和九公主则面面相觑^^,李未央丢了手中簪子^,回头望向她们:“那些人马上就要来了*,你们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莲妃吃惊地望着她:“跟你走^?去哪里?”

    李未央淡淡一笑,目光凌然:“重华殿!”

    莲妃见李未央笑得温婉**,眼里却是冰寒无比。她的心头仿佛也在这一瞬间渗出了锋锐冰凉,蓦然刺痛,不由脱口而出:“李未央*,你究竟在说什么^?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去重华殿^^,我要去见陛下&!”

    李未央与她对视^,笑意自唇际、眼角&、眉梢一路蔓延开*&,如同在清冷的月夜盛开的昙花*,高傲冰冷却又坚不可摧:“莲妃^,陛下此刻已经被软禁在宫中了,恐怕你便是去,也见不到他*!”

    莲妃完全愣住了,几乎是惊恐地看着李未央&,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你……你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今天的一切都是拓跋真策划的&*,你觉得,他只是针对你我这样的小角色吗?你不跟我一起去也没有关系,我劝你尽快带着小皇子找地方躲藏起来,免得遭受鱼池之殃&?!?br />
    莲妃吃惊地看着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然而这时候*^,李未央却已经快步向外走去,九公主突然大声道:“未央姐姐^,我和你一起去**!”

    李未央看了九公主一眼&,扬手从一旁的铁甲护卫手中夺过一把长剑&^,丢给九公主。九公主接过^,却觉得双手才能拿得动那把剑,一直颤抖个不停的身体也没办法镇定下来:“我母妃他们——”

    “他们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崩钗囱氲难劬锓煽斓厣凉凰课⑿?,道,“来^,走吧*?!?br />
    九公主困惑地跟着李未央,一路到了重华殿&。然而刚刚到了重华殿门口&,却听见一阵阵仓促的马蹄之声&,见到为首之人一身戎装*^,面如寒霜地骑在马上,手上高高举着一柄长剑^&,九公主惊喜地叫出声音来:“孙将军*&^!”

    她快步就要走下台阶,向孙重耀奔去^,可就在此时,李未央突然攥住了她的手*,九公主愕然地回头望着李未央&,李未央的目光冷冰冰的,没有一丝温度。九公主顺着她的眼神望向孙重耀的身后&,见到那乌压压的一片人,她突然醒悟过来:“孙将军*,你——不是来救驾的?”

    孙重耀面色凝重*,盯着九公主和李未央^,同样露出惊疑之色&,他一路带着三千禁军直奔皇宫&,宫门口竟然只守着十来个护卫,他甚至没有遇到有分量的阻碍^*^,一路就到了重华殿门前&^,只要过了这个殿*,就是后宫^*?*?墒窍衷谒醇耸裁??李未央站在台阶之上*,面无表情地拉住正要向他奔过来的九公主*,那一双古井一般的眼眸,冷冷地盯着自己&*。

    她就那样站着,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却自有一股力量,让人不敢轻犯*。

    九公主仔细一看,孙重耀的长剑之上*,竟然有鲜血在一滴^*^、一滴地往下落^*。

    李未央站在高高的台阶之上&,远距离地看着孙重耀,眼睛里满是轻蔑&,道:“孙将军,造反逼宫的下场,你可想好了吗&&?”

    孙重耀吃惊地盯着李未央&,一时之间呆住了,等他反应过来^&,却扬起长剑&*,就要不顾一切地先除掉她再说^。然而就在此刻*,李未央的面容之上突然浮现起一丝神秘的微笑*,却见到孙重耀身边的四名副官,一个接一个地惨叫着倒毙在地,咽喉之上都插着一支羽箭*,孙重耀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环视了一圈,却见到高高的殿门&^、宫墙的四周,不知何时竟然涌现出无数铁甲士兵^,手持弓箭,高高站在宫墙之上,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包围圈,把自己和所有士兵全部包围在其中。

    糟了,这是个圈套!孙重耀在瞬间醒悟过来^,然而却已经迟了*。宫墙之上的拓跋玉猛地一挥手&&,万箭齐发。箭矢如蝗群向禁军中心落去。这些人料不到突然受敌&*^,一时相互拥塞践踏,却又被前后夹住动弹不得,孙重耀厉声呼喝,重整了队型,意图从宫中突围。

    “轮番三连射^,我不喊停^,谁也不准停*?!蓖匕嫌竦突旱厮底?,“放!”

    惨叫声中*,只听到无数弓弦铮铮之声,如疾雨破空&,与外界唯一相通的宫门被切断,而那箭矢的雨幕犹不肯停息。被困的禁军拼命地向宫门口突围^,可此时那道门却已经被拓跋玉的人牢牢封锁住,他们来不及冲出去*,旋即如同潮水一般倒下去。

    孙重耀向后看去&,出宫的道路早被乱箭与尸体覆盖^*,无数弓手正向他们乱箭射来^,而自己所带的全部禁军此次是为近战袭宫而来*,并无盾牌装备^^,眼见得要损失惨重。只听得哒哒几声响*,箭接二连三落下*。孙重耀扭头看去*,却被最后一个副官喷了满脸的血。

    孙重耀的三千兵马&,不到瞬间就已经哀鸿遍野^,惨叫连连&,乱成一团**。孙重耀一眼瞧见九公主,狠下心肠,意图挟持她做人质&,却不料李未央一挥手,殿内已经推出两个人来。

    孙重耀一看^,眼睛几乎瞪得要掉出来**,李未央推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两个美貌妾侍***,怀中都还抱着啼哭的婴儿&,手中持着利剑架在他们脖子上的刽子手不是别人,是他的结发妻子孙夫人^。

    这种诡异的场景,让孙重耀看的目眦欲裂^,他厉声道:“夫人,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孙夫人冷笑一声*,道:“放下你手中的剑,我就告诉你?!?br />
    孙将军目瞪口呆地看着妻子举着长剑架在自己一双儿子的头颅之上*,她的身后还有数名铁甲士兵,显然不是在说笑话&^^。他手中的长剑^,莫名地就开始颤抖&,随后,他转向李未央,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未央只是淡淡一笑^,道:“从你审问那四个人开始,我就已经对你产生了怀疑&^*!蹦撬母霭滴?,的确是安国公主所派^,只不过*,是在拓跋真的默许之下被送过来的祭品而已。唯一的目的,就是要让李未央相信^*,孙重耀因为孙沿君之事对拓跋真一党充满了怨恨*,放心大胆地把他引荐给七皇子拓跋玉。

    从一开始&,孙重耀就是拓跋真的人*。那四个人*,不过是鱼饵^&,要钓的大鱼,是拓跋玉&。不^*,或者说**^,是皇帝^。只有让拓跋玉信任孙将军^,才能让孙重耀成功打入敌人的内部*,当然,若非李未央留下灰奴一条命,并命令他暗中监视三皇子府的一举一动&,她要发现孙将军秘密和拓跋真联系,只怕还要好好费一番功夫不可*。

    “你为了你的大业^*,为了襄助你的三皇子,竟然眼睁睁看着你的亲生女儿死去*?孙重耀,你真是对得起我们母女^^!”孙夫人的脸上^,此刻已经没有一丝的感情^,眼睛里盈满的都是泪水&,还有不可阻挡的恨意^*。

    “夫人!你不要听信李未央挑拨&,我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呢**?沿君是我的亲生女儿?!”孙重耀生怕孙夫人会一剑杀了自己的那一双幼子,赶忙解释道**,此刻他已经顾不得身后鲜血横流的的属下和士兵^^*,他只关心自己儿子的安慰,但见到孙夫人神情无比激动*,他只能站在台阶最下面,惊恐地看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是那样的疼爱沿君的,从小到大*,你从来舍不得她受一点点伤害&^,可是你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她死的那样惨——为什么你不肯救她&,为什么你要帮着杀人凶手^,为什么&*!为什么^&!为了权势吗?为了这种没用的东西,你竟然能够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孙夫人的眼睛里&,开始涌现出癫狂之色,她像是发狂一般地瞪着孙重耀*,仿佛恨不得一口把他咬死^。

    孙重耀如今已经听不见身后凄厉的喊叫之声^^*,他满眼哀求地看着孙夫人:“夫人,我也是没有办法——君儿的死,我原先也不想的&,我本来是想故意营造一个假象让你们看到&^,谁知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夫人,你原谅我吧!我也心痛?*?&!我是多么疼爱这个女儿你知道的!之前三殿下保证过^^,会封我异姓王侯之位——等我做了异姓王,你就是王妃了&&,君儿不过是个女儿,以后我的儿子们也会孝顺你的癪?!”

    异姓王*?这个男人仅仅是为了荣华富贵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儿——李未央嗤笑一声*&,道:“孙将军^,一开始我是真的相信你是对拓跋真恨之入骨的……可是后来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沿君是个天真单纯的姑娘*,她一定想不到自己的父亲为了一个异姓王的位置就轻易把她卖了,甚至不惜把她送给安国公主去屠戮&。这世上竟然有你这样的父亲*,我真是怀疑你的心肠被狗吃掉了吗^?”

    安国公主在整个事件之中,根本是拓跋真的一个棋子**,她甚至不知道拓跋真故意营造了那个“巧遇”&,不^,应该说*^,拓跋真开始并不知道安国公主的秘密,他可能原本打算故意制造孙沿君和安国之间的矛盾&,预备杀了孙沿君嫁祸到安国身上,故意营造拓跋真因安国公主所累&*,和孙重耀决裂的假象*。谁知安国公主在不知拓跋真暗中策划的情况下^,生怕孙沿君泄露她的秘密**,便真的下手杀害了对方*&,无意之中帮了拓跋真一个大忙——后来李未央把整件事情串起来想&,她才知道*&,所有人都被拓跋真玩弄于掌心*&。

    这样深沉的心思,他不做皇帝,实在是太可惜了^。李未央的笑容,不知不觉带了说不尽的冷酷。

    孙夫人突然笑了起来&,但这笑声却带着说不尽的凄厉,孙将军恐惧地看着她的笑*,猜测不出她的下一步举动&。最后,她平静了下来,回过身去*,温柔地抚摸着其中一个妾侍手中的孩子:“是啊*,我一直把你的孩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尽心尽力做你孙家的媳妇&,哪怕婆婆如何刁难,妾侍如何嚣张&*,我都一直隐忍着^,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君儿能够幸福*。现在你却说*,君儿不过是个女儿&,哈哈^,我的女儿啊——”她说着^,竟然诡谲地一笑,强行夺过那襁褓**,恶狠狠地从台阶上摔了下去^。

    李未央也没有想到孙夫人竟然会作出这样可怕的举动,一时之间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那个孩子滚落下去*,孙重耀发出野兽一般的哀嚎^,向台阶之下孩子坠落之处扑了过去,然而还没等他到那孩子跟前,却听见李未央大声道:“拦着孙夫人!”可这一句终究是迟了&,孙夫人毫不留情地,将另外一个孩子也恶狠狠地丢了下去*。

    高高的台阶之下,两个孩子瞬间死于非命&*,这一种惨烈的状况&,让孙重耀瞬间崩溃,他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孙夫人&,像是要跟她同归于尽&。就在此时^,铁甲士兵已经涌了上来^,将他按倒在台阶之前。他大声地嘶吼着*,拼命地挣扎:“毒妇*,你这个毒妇^!你这个毒妇?^*?*!”

    孙夫人大笑起来,可是笑着笑着**,却是笑出了眼泪*^,几乎笑弯了腰:“是啊&,毒妇^,我是个毒妇^*,可这一切不是你逼出来的吗*?我的君儿&,死的有多么惨*,你这个做父亲的*,不肯替她报仇^,我便替你做了!”随后,她突然回转过身,冷眼瞧着那两个哀嚎着抱在一起的妾侍,眼中似乎有一丝杀意&,李未央心如轮转^,一刹那便想好了对策。但面上含笑*^,上前一步&,及时挡住了她:“孙夫人*,真正的凶手是拓跋真和安国公主&,你的仇还没有报*!无谓在这里耽误时间!”

    孙夫人看着李未央*,原本狰狞的表情慢慢变得平静:“郡主&,我知道你是不想我滥杀无辜——也罢,我不杀这两个贱人&!但是那些害死我女儿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李未央看着面色发白、眼中却露出坚定之色的孙夫人^,心头叹了一口气^。孙将军啊孙将军^,你一步一步把贤良淑德的夫人逼迫到了这个地步^,不知你现在可曾后悔^?有端庄的妻子^,美丽天真的女儿*,你却还是不肯放弃异姓王的位置,这样的荣华富贵^*,可以换你最宠爱的女儿的性命^,这简直是——令人难以接受*&。

    三千禁军最后只剩下一千余人&*,这些人看到孙将军被押着**,顿时慌了神,不知道该继续突围出去,还是立刻投降*,孙重耀双手被缚^,犹自冷笑不已*,看着台阶之下^、广场之上厮杀成一片。

    这时候*,拓跋玉从小道快步下了城墙^,由一队精兵护送着,终于走到了李未央的身侧^。他高声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受孙贼蛊惑,陛下有恩旨,立刻放下刀剑,便恕你们无罪?^!?br />
    然而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犯下的罪过太大^&,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听从^。

    李未央走到孙重耀的面前*,他已经满面鲜血,目眦欲裂地陷入了疯狂之中*,李未央望着他&,淡淡道:“孙将军&^,让你的士兵放弃挣扎吧*&?^!?br />
    孙重耀沉默不语&,仿佛没听见李未央在说什么。他谋反未成,自然没什么好下场^,恐怕不只是他,连同孙家上下几百口人,谁也逃不脱这罪责*,既然如此*&,多拉一些垫背的人又有什么不好呢^?

    李未央又道:“陛下宽大仁慈^,孙将军又是于国家社稷有功的将领,如今你及时悔悟,未必没有一线生机&&?&^!彼底?,她看向拓跋玉^。拓跋玉微微一笑,走上来,身上染的煞气在顷刻之间褪去:“将军一直是陛下和我心目中的良将^,陛下早已传下旨意*,此事只在首犯三皇子,降者不问*?!?br />
    这话的意思是&&,如果孙重耀肯放下屠刀,皇帝就会饶恕他的罪过。但孙重耀仔细思量着*,负隅顽抗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再说了,他犯下的乃是谋反大罪*,皇帝真会有那么好心&,能放过他吗&?

    李未央慢慢道:“孙将军,我知道在三日前&,你以孙老夫人回乡省亲为理由^&,已经送走了孙家的主支*^,可你应当好好想一想,这一路上山高水远,他们能平安到达吗*?”

    孙重耀面色一变:“李未央^,你已经把他们——”难道说*,李未央已经杀了他的亲人&?不&,怎么会,他以为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那样光明正大的理由,竟然会被轻易戳穿*&!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将军多虑了^,不过是请他们做客而已&,但是若将军执意不肯放下屠刀^^,恐怕这阎王爷也要请他们去坐一坐了*,到时候怕是将军无颜去面对孙家的列代祖先*?!?br />
    孙重耀叹息&^,自知无可抗拒,大喝一声,道:“你们都听见七殿下的话了吗*?全部放下刀剑*?!?br />
    孙重耀在十年前也曾经统帅过禁军^&,但禁军统领职务比较特殊*&,通常三年便会轮换一次^^,孙重耀为了培植自己的势力&,狠心栽培了四五名副将*,并且将他们一力提拔了上来&,此次行动^^,便是从五万禁军之中挑选了他能够掌控的三千精兵&^,并着其他副将看守着剩余的四万五千人^,只等他拿下宫门*,便放出信号,让那剩下的四万五千人以勤王保驾为名^,用最快的速度控制京都。拓跋真手上的那二十万,自然在距离京都不远处&&,随时调转马头——到时候&&,只用说七皇子拓跋玉趁着大军不在京都,毒杀皇帝与太后&,意图谋朝篡位^,三皇子拓跋真立刻率军回来勤王保驾便好&。

    “陛下那里——”李未央看着拓跋玉&,出声问道&。

    “已经抓住了意图行刺的宫女和太监,拓跋真还真是厉害,明明之前早已对宫中进行了清理&*,却还能埋下这么多的暗桩,偏偏这些人还一口咬定^^,主谋者是我*,若非我抢先一步阻止*,怕是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罪名了*。父皇那里也是十分震怒……”拓跋玉沉思片刻^,将这些一一道来。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现在,就剩下等待了&&?&!?br />
    拓跋玉咬牙:“等我捉到了拓跋真&&,非要剥下他的一层皮不可!”

    说得真是好听^,既然已经提前洞悉了对方的阴谋,本可以阻止刺杀和下毒的行动,可拓跋玉却一直不曾有所动作……分明是要坐实了拓跋真的罪名*!这个七皇子啊&,如今也是完全变了一个人*。李未央看了他一眼*,却是淡淡笑了笑^,不置可否**,随后她回过头^,看向一直在旁边看着*,几乎已经是浑身发抖的九公主*,道:“公主,你还好吗&&?”刚才宫中到处都不安全,所以她才将九公主带在身边*,现在看她吓成这个样子,心中也有几分抱歉,“是不是先送你回去休息^?”

    拓跋玉点头,道:“九妹&,刚才我已经通知了柔妃娘娘他们先行躲避&,现在应该没事了*,你快去安抚一下柔妃娘娘**,免得她受惊了?&!?br />
    李未央冷冷一笑,柔妃娘娘会受惊?真是天方夜谭^,但她不预备说出自己的看法&^,只是转身向外走去**,赵月一直伪装成宫女的模样跟在她的身侧*,此刻急忙跟上^&。拓跋玉连忙叫住她:“你这是要去哪里&&?”

    李未央看了一眼孙夫人离去的背影^,道:“回府&&&?!?br />
    拓跋玉递出了自己的令牌:“如今全城都已经禁严^,拓跋真还在虎视眈眈,你不可随意乱走&,但凭着这块令牌*,你能够在宫中自由出入*?!?br />
    李未央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收下了令牌,转身快步离去&,拓跋玉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微微一笑,李未央,你很快会变成我的。这一天^&,不会很远了&。

    刚刚出了宫门*,却见到百姓们惶惶不安,他们还不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城门被人关闭^,城内一队队的兵马在巡视^。孙重耀一直等待那四万五千人的禁军响应^^,却不知道禁军中的那五名副将全部被拓跋玉诛杀,如今拓跋玉凭着皇帝的手令^,已经牢牢控制了这四万五千人&&。现在——剩下的就是拓跋真手上的那二十万和蒋国公的五十万军队^,但不管是哪一方*^,现在都不可能轻举妄动……李未央的马车驶入一条长巷**,马车却突然停了&&,赵月掀开了车帘,却听见一声极度刺耳的声音:“李未央,你给我滚出来*!”

    安国公主!

    李未央皱起眉头,孙夫人已经带人赶赴三皇子府,安国公主却到了这里*,看来孙夫人是扑了个空了*。她冷冷一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好,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要做什么^。她吩咐赵月掀开了车帘&&,随后下了马车*,却见到安国公主身后带着数名皇子府的护卫,面带煞气地看着李未央&。

    皇子府的护卫都很紧张,安国公主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召集人手到处寻找安宁郡主^,先是找到了李府,然而李府却是闭门不出^^,只说郡主入宫了^。安国公主却依旧不依不饶^,一路要找进皇宫之中,如今却在这里恰好遇见^,叫人如何不担忧^,若是她们起了冲突,又该如何是好^。

    安国公主眼睛里充满了恨意^*,瞪着李未央道:“贱人**!”

    “这是哪里来的疯婆子^?!崩钗囱肜湫Φ?,她眉梢眼角俱是平静^,面对安国公主的辱骂,她反而笑得惬意起来*。

    安国公主越是疯癫&^*^,越是发狂,李未央越是觉得开心^&。

    安国公主被李未央的笑容刺激的双目通红^,唇哆嗦了两下*,一股血液慢慢冲上头顶&,心头压不住的狂躁越来越盛,声音里有压抑不住的愤恨:“李未央&,你居然串通沈太医来害我!你这个毒妇*!”随后她厉声道:“灰奴,还不把她拿下&!”

    没有人应声,灰奴只是静静站着&&^,一动不动&。

    “灰奴,你聋了吗^?听不见我说什么&?!”安国公主猛地回头*,声音仿佛破掉的铜锣,因为过度愤怒和憎恶变得异常难听&。

    灰奴依旧是一动不动,没有反应。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灰奴**^,你做的很好*?!被遗徽?,随即点头^,道:“多谢郡主夸奖!?br />
    安国公主先是震惊**,在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的表情变得异常扭曲:“李未央,你设了个局害我还不够&,还收买了我的暗卫?你果然好毒辣的心思*^!”随即,她猛的想要朝李未央扑过去^,却被赵月一把拦住&。李未央冷若冰霜地看着安国公主在赵月的掣肘下疯狂大叫,口中还在不断地吐出不堪言辞*&,她冷冷道:“满口污言秽语,掌嘴&!”

    赵月冷笑一声&&,扬手便是十数个巴掌&,把安国公主的半边脸打得肿了起来,安国完全没想到李未央居然敢这样嚣张&&,顿时恼怒的发狂*,恨不得砍掉赵月那钳制她的双手,这样的下人竟然敢打她的耳光!李未央&&,她怎么敢!

    一旁三皇子府的护卫连忙要上来阻止**&,李未央冷冷地道:“三皇子串通孙重耀聚众谋反,孙重耀如今已然投降*,你们现在还护着这个泼妇&^,是要一起犯上作乱吗?”

    众人一听*,全部都愣住了*^。

    李未央的笑容变得冷冽:“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你们身后的禁军^,看看你家主子到底在哪里?”

    三皇子府的护卫们回头一看,整条巷子已经被禁军包围了*,脸色顿时都变得异常难看^^。李未央挥了挥手*,赵月向禁军一点头,他们立刻就手脚利落地将安国公主束缚起来。

    安国公主没想到事情的变化会这样快^,她拼命地挣扎&,怒视着身边那些在她看来无比卑贱的奴才^^^,李未央,难道这个贱人疯了不成&,竟然敢如此对她&&!

    李未央看着安国公主充满了怨恨的目光&,脸上的笑容却更是清冽:“安国公主&*,你可知道沈太医对你所做的事情^&,并非是我吩咐的&,他真正的主子,就是你亲爱的夫君,拓跋真&?!?br />
    安国公主一愣**,随即怒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李未央微笑,道:“难道你不知道?当年沈太医在宫中的时候就与三皇子交情甚笃吗?”

    安国公主的眼神开始变得恐惧,道:“你……你……到底在说什么&*?”

    李未央的笑容带着一丝嘲讽,道:“三殿下对你根本就没有几分夫妻之情&,否则他为何不告诉你沈大夫与他的交情,又为什么明知道你不能与他同房还在你面前说要纳妾,为什么你疯狂寻找,沈大夫却销声匿迹了*&,因为拓跋真在等你死,明白了吗^?”

    “你胡说^!你全部都是胡说的^&!他不会!他不会这样做*,他是真心爱我的!”安国公主满眼的怨恨,若是可能^^,她几乎恨不能将李未央一口咬死^。

    李未央却满不在意,继续说道:“在我提醒你之后,沈大夫给你的药&**,你便都停了吧^^&。他见没办法让你自动自发地消失,便又想了个法子将你置诸死地^。你可知道,为什么他离开京都却把你丢下*?”

    “他——他是出征^?!卑补饔采烦稣饧父鲎?&&,却发现自己的牙齿在打颤^。

    李未央笑了,她的笑容此刻纯净得像是个孩子:“不&,他是要篡夺皇位&,而且故意把你留在这里^,期待你被所谓的‘乱军’诛杀*^。我想*,这乱军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到时候他会给越西去信*,将你的死安在拓跋玉的身上。到时候越西皇室自然会向七皇子和罗国公府算账——当然裴皇后不是傻子,他想要这样做^,自然会有很多的布置,让人相信一切的确是拓跋玉所为。哎呀&,到时候我想他还要演出一番好戏&,让别人以为他替你多么的伤感^。安国啊安国*^,你真是可怜,却又可悲&!?br />
    拓跋真对安国公主没有丝毫的夫妻之情,他将安国公主丢在京都,一方面是获得皇帝的信任,另外一方面就是要将她置诸死地&。毕竟她是越西的公主*,拓跋真若是真的登基,想要舍弃这个皇后&,一定要顾忌到越西是否会因此而震怒。

    “李未央&&*&,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安国公主怒睁着双目*,仿佛一匹被激怒的野兽一般,拼命地挣扎着*,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发出森寒的笑声,令人头皮发麻*,赵月厌恶地看着这个疯狂的皇室公主&,用力钳制着她,不让她动弹分毫*?!昂?&&,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要挑拨我们夫妻感情^,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

    安国公主到如今都还是执迷不悟*^^,李未央轻轻地摇了摇头^^,笑盈盈地道:“信也好^^*,不信也好*,我不过是好心好意地提醒你*,你又何必这么激动呢^*?”

    安国公主怒声道:“李未央,不管拓跋真是不是谋反,我都是越西公主,你能奈我何*&^*?!你敢杀我吗*?不&*,你不敢*,若是你杀了我&,我母后绝对不会饶恕你的,她会找到你^*,把你抽筋薄皮^、油滚火烹*&!”

    李未央闻言^^,突然笑了起来:“安国公主&&,你是搞错了吧,怎么会是我杀你呢?明明是你在混乱之中被乱军所获&&,是不是&^?”她看向四周&,周围的禁军全部低下头去:“是?*&!?br />
    安国公主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恐的神情,她原本那样嚣张就是仗着李未央不敢将她如何,可若是李未央执意要为孙沿君复仇呢?她要怎么办?“李未央**,你不要乱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若是杀了我,我母后总有一天会查到的^,她一定会帮我报仇!”看李未央的神情不为所动,她立刻换了语气,“李未央&,我们又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仇恨,你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放了我吧,我保证既往不咎^!”

    李未央被她说的笑了起来*,既往不咎?她挑高了眉头看着眼前的人,慢慢道:“二嫂死的时候^,也这样哀求过你吧^。她跟你并没有什么仇恨,不过是无意中瞧见了你去看病*,你为了阻止秘密泄露,不惜杀了她&,而且还是用那样残忍的手段*^。你这样丧心病狂的人^,我还需要和你讲道理吗?”是的,其实李未央不必要沾染安国公主的血&,可她答应过孙沿君,要为她报仇雪恨^,就绝不能食言*&。

    李未央面上的笑意盈盈中带着无限杀机:“将安国公主带走^,好生照顾,千万别再让她到处疯跑了?!?br />
    “是^?!苯硇欣?,随后便立刻有人来抓安国公主&*。安国公主怒声道:“别用你们的脏手碰我*^^,我是越西的公主!我是越西的公主*^!放手^!全都放手&!李未央^*,你这个贱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贱人&*!放开我!”她一边大声叫着^,一边拼命挣扎&、踢打着禁卫^。

    李未央慢慢注视着她,微笑了一下:“灰奴^^,我不想再听见她的声音&?!?br />
    灰奴头皮一紧&^*,快步上去,铁钳一样的手捏住了安国公主的下颚,随后强迫她伸出舌头&,一刀削下去^*,顿时血流如注,半截舌头落在泥土之中^,安国公主惨叫了一声,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李未央道:“我记得,安国公主写了一首漂亮的簪花小楷&,可惜*,我以后再也不想看了^&?!?br />
    灰奴头也不抬,狠下心肠*,一把匕首挑断了安国的手筋&,安国公主又活生生痛地醒了过来,只是此刻再也没有反抗的力气,在尘土之中翻滚着,美丽华贵的衣裳破损不堪*,狼狈至极。李未央走上去,绣鞋踩住了她断了的手腕&,柔声道:“二嫂死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做了^?”丫头说孙沿君被送回来的时候&,手腕上还有被鞋子碾踏过的青痕。

    安国公主想要咒骂*,张开嘴却只是血洞^^,根本咒骂不成^,又痛到了极点,只能用怨恨到了极点的眼神瞪着李未央&。

    李未央微笑起来,道:“好了,你该上路了&*?!苯烂橇⒖萄鹤虐补骼肴チ?。

    赵月小心翼翼地道:“小姐,他们要把安国公主带到哪里去?”

    李未央微笑道:“去她该去的地方?!?br />
    赵月不明所以*,就在此时*&,却看见孙夫人怒色匆匆地从不远处骑马过来*^*,看见李未央在此处*&,立刻下了马,李未央微笑着望她:“孙夫人,你来晚了一步?!?br />
    孙夫人脸上露出愤恨:“我去晚了一步,那个贱人已经逃走了^?!?br />
    “不,她没有逃走?!?br />
    “去了哪里?”孙夫人迫不及待地问道^,她只希望可以手刃仇人^*,一剑杀死安国公主*。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她这样高贵的人^^,总该去体验一下真正‘贱人’的生活&,才不枉费她整日里贱人贱人的叫着*?!?br />
    阳光之下&,李未央的肌肤是透了明的白^,身上的味道也是清雅的莲花香气^,看起来清清秀秀的*^,旁人绝对想不到她会说出这样冷漠的话^。

    孙夫人恨恨地道:“郡主&,你一片好意我是知道的,可何必这样麻烦^,还不如一剑杀了,省的闹出什么事情来——”

    李未央微笑道:“放心吧,待会儿我带你去瞧一瞧就是^^^*?!?br />
    孙夫人惊讶地看着李未央,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然而不论她如何问&,李未央却是神秘地笑了笑,不肯回答。

    ------题外话------

    小秦:这章有点卡,卡的很销魂

    编辑:我觉得根本没虐到安国嘛

    小秦:手一抖^,没来得及写完……⊙﹏⊙b汗

    大家都说小秦没有qq读者群,好吧,建一个五毒教(群号:247422819),入群提供人物名,姑娘们&,来吧,求扑倒o(n_n)o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6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67 烈火烹油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67并对庶女有毒167 烈火烹油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