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安国之灾

    太子一事过去半个月,所有表面的冲突和矛盾已经归于平静^,大多数人看起来,这一场废太子的事已经逐渐平息*^。太子被废^,和蒋庶妃一起被囚禁在京都皇家的一所秘密别院**,并且派了专人看守*?;实鬯淙幻挥邢轮忌钡籼觀,但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并且永远关押起来,已经说明太子完了。这样一来,陛下身边最有机会继承帝位的就只剩下了三皇子拓跋真和七皇子拓跋玉^。当然,八皇子如今也渐渐长大,但毕竟羽翼未丰,与另外两人比起来*^^,基本上没有争夺皇位的可能^^^,再加上宫中有了莲妃,原本一直在宫中较为受到宠爱的柔妃便成了可有可无的人^,所以八皇子便被众人忽略过去了^,大家都在猜测^,下一任太子^*,究竟会是谁。

    紧接着,宫中传来消息,皇后殡天。

    这是意料之中的消息^*,皇后早已病重,又受到这样的打击*,殡天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太后能为她做的*,只不过是让她在皇后的位置上^^,平静地死去^,其他的*^,就不可能了。李未央并不意外,她只是径直去了荷香院,看望病情稍有好转的李老夫人,却见到蒋月兰正在一旁坐着***,便微笑着道:“母亲?^!?br />
    蒋月兰淡淡点了点头,道:“不必多礼^?!贝幽羌虑橐院?*,她并没有和李未央有多亲近*^,她之所以透露蒋兰等人的打算给李未央*,不过是为了多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李未央欠了她这样一个人情**^,不会太过为难她,她也可以在李府继续过日子^。当然,李萧然那里^*^,她也多多送去美人^^^,只求他不要再追究过去的事情^,保住她如今的李夫人之位*^。

    李未央看了一眼罗妈妈,主动从她手上接过药汤^,走到老夫人的身边坐下^,柔声道:“老夫人,这一次皇后娘娘殡天^,陛下必定要办丧事^,您的身体*,怕是不适合入宫吧**?^^!?br />
    李老夫人前段时间苍白的容色已经多有好转*,闻言皱了皱眉^,道:“旁人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吗?皇后是因为什么被软禁宫中的*,现在她突然殡天,陛下是不会——”

    李未央轻轻送了一勺药汤到李老夫人的嘴巴里,又递了蜜饯过去*,才笑着看了蒋月兰一眼*,道:“不**,陛下一定会办的**^,而且会按照皇后的礼仪*^,认认真真去办?^!?br />
    李老夫人露出疑惑的神情**^^,若是往日依照她的精明^^,早已窥出其中的玄机,可是今天,她却是如此的不解。老夫人今年终究是六十岁的人了^*,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是不可挽回^**^,比如衰老^^,比如智慧^。她轻声道:“若是陛下想让皇后悄无声息的死^*^,那他就会直接废了她的皇后之位,但如今她还在皇后的位上……所以^^^,皇后殡天**,自当按照皇后的礼仪行事^^!?br />
    李老夫人思虑再三*,点点头^***^,道:“不错,虽然陛下想要废后一事是事实*,众人都清楚^,可只要皇后一天没有正式被废^,就应该按照皇后的礼仪下葬*。你说得对^^,我应该准备进宫了*!?br />
    李未央连忙道:“老夫人^,可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李老夫人摇了摇头,道:“不要说我已经好了一些^,就算我已经病入膏肓**,这种仪式也是非参加不可,否则便是蔑视皇家*,这样的罪名我们吃罪不起的^^?^!笨蠢钗囱肷袂槭欠⒆阅谛牡牡S?,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况且你父亲正在风尖浪口上,我怎么能落下这样的把柄给人呢?”

    李未央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道:“那未央一定随时侍候左右?!?br />
    罗妈妈闻言,脸上露出喜色^*,道:“那就多谢三小姐了^?!崩钗囱胧强ぶ?*,太后的义女^,自然要参加皇后的丧礼^*,但是自己这样的奴婢*^,就没有资格入宫了,李老夫人身边实在需要人照应^^*。

    李未央道:“罗妈妈不必紧张^*,不是还有母亲吗?”

    众人的目光落在蒋月兰的身上,却见到她闻言一怔**,随后就点了点头*,道:“是*,我也会陪在一边的?^^^*!彼抢钬┫嗟姆蛉?,堂堂一品夫人,寻常宴会告病就罢了*,这种场合连李萧然都是不能阻止她参加的,无论他现在多么厌恶这个夫人*,都是一样。

    到了午后*,宫中的旨意果然下来了^,辍朝三日^*,不鸣钟鼓^。文官三品以上、武官五品以上,并五品以上的命妇*,于闻丧之次日清晨^*,素服至成福宫,具丧服入临行礼*,不许用金、珠、银、翠首饰及施脂粉^,丧服用麻布盖头^、麻布衫^、麻布长裙^、麻布鞋。其他文武官员皆服斩衰,自成服日为始^*,二十七日,军民男女皆素服三日^。

    一应丧礼仪制全都不是礼部草拟,而是皇帝朱笔御批^,如此慎重其事*,完全不像是对待一个有罪的皇后的态度。老夫人听了罗妈妈的禀报*,不由道:“未央,你说的没错*^,陛下这是要大办了?^!?br />
    李未央从早上听说皇后殡天开始,便已经去掉了所有的金银饰物**,换上了素服^,她闻言*,道:“所以,请老夫人尽快吩咐下去**^,赶紧让下人们都穿上素服^?!?br />
    老夫人便是皱眉:“全府上下百来口人^,开了仓库也是不够的^*,怕是要去另外采买**,但这消息出来^,只恐不出一个时辰^,那些绸缎庄里头的粗麻就要被一抢而空了,还是赶紧吩咐人去外头买吧^!”

    李未央微笑^,道:“早上和您说过之后^*^,未央便已经同母亲商量过*,提前去采买了许多粗麻^^,料想应该够用了!”

    老夫人松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早上李未央说完*,她还觉得应该再等等看,如果贸贸然为罪后服丧*,怕是会被有心人传出什么风声,总要等上头有明确的旨意下来才好^*,可没想到,刚到午后宫里的消息便传了回来^,此时再准备却是有点仓促,好在李未央是行动派*^。

    李老夫人想了想*,道:“吩咐他们^^,除了上上下下都换成素服之外,记得把门口挂上白灯笼,走廊里挂上白帆?**!?br />
    李未央应声道:“是^,老夫人放心^^,未央都明白?*!?br />
    老夫人看着她年轻的面孔,叹息道:“人不服老是不行的,我已经力不从心了,李家很多事情就要靠你们姐弟,希望你们能够齐心协力**,别让人家小瞧了李家?^*!?br />
    李未央一愣,随即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皱眉*,道:“老夫人,您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孙女听着很难受……”

    老夫人笑了笑,眼角的皱纹渐渐松开,道:“傻孩子*,是人都有这个时候,提前把一些事情吩咐给你*,若是有个万一,我也能放心地走。你父亲是个自私自利的*,又一直偏心嫡出的子女,还让你们受了不少的委屈,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已经尽力弥补你和敏之了^,他纵然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可我对你^,总没有半分不好吧^?!?br />
    李未央心中若有所觉,目中微暖,道:“老夫人,您从来没有半分对不起未央的*?!?br />
    “那就好^,所以我希望,你别总记着你父亲那些不好*,他已经是我唯一的儿子了,纵然有千个不好万个不好,你也不要太奢求他了,不管什么时候^^,记着他是你的亲生父亲,就行了?!崩戏蛉艘槐咚?^,一边静静看着李未央的表情^^。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老夫人^^,您的意思^,未央都清楚。所以,您放宽心,好好养病才是?!辈还苁裁词焙?*,李萧然都是她和李敏之的亲生父亲^,哪怕是看在李敏之和老夫人的面子上,她也不会对李萧然如何的*,但这仅仅是手下留情,并不是还有父女之情。她对父亲的那点微薄的亲情和期待,早已不复存在了。

    一大清早,高门大户门口便停了一排排的马车,全都是用了素色^,不管是高高在上的高级官员,还是端庄高贵的夫人*^,或是柔弱娇俏的小姐们,男女老少全部都是一身的素服^^,至于那些赶车的仆人^,更都是穿着麻布衣裳,一眼望去都是一片缟素*^。

    李府的众人起了个大早,将李老夫人^、蒋月兰^^^、李未央等人送到门口*,虽然众人都知道这些都是到了品级的贵夫人*^,可是看到谈氏也在其中,二夫人的表情还是有点僵硬^**^。

    “她还真的来了???!”二夫人悄悄向李老夫人道。

    李老夫人皱眉^,呵斥道:“怎么这么没规矩^*!谈氏是三品淑人,和你的品级都是一样的***,又有什么不能去的^!”说着,她便由身边人扶着*^,率先上了第一辆马车^*。

    二夫人讨了个没趣,不由冷哼一声*。

    谈氏同样一身缟素,更显得那张秀丽的面孔上惶恐不安,她毕竟是出身卑贱,只是府中被人遗忘的七姨娘*,从来不会有人多看她一眼,可是女儿的过分出色^,让她也得到了荫庇^。尽管如此,她还是像一个习惯于独处的人一样*,一下子被人拉到万众瞩目的境地^,会觉得不安、害怕。但是她别过脸**,状若无事*,她知道*,若是自己把这种害怕流露出来^,别人会越加笑话李未央^,她自己没出息就罢了^,怎么能害的女儿跟她一样被人看不起呢^?

    二夫人看到谈氏的模样**,不由冷笑一声*^,道:“烂泥永远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别人再怎么抬举也没有用!”

    身后突然有人冷笑一声,道:“是啊,烂泥永远都是烂泥,只顾着嘲笑别人,永远认不清自己的身份?^^^!?br />
    二夫人勃然大怒,回头一瞧,眼角一扬*^,嘲讽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大夫人*^,哟,你和谈氏的感情什么时候这样要好了*?”

    蒋月兰冷笑一声**,道:“二夫人**,我们关系好不好,与你又有什么干系?我奉劝你*,少说两句^,否则待会儿被人听见了,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她不是要帮着谈氏,不过厌恶二夫人落井下石的个性**,每次想到她在自己遭殃的时候那些冷嘲热讽*,蒋月兰就心头冒火*。

    二夫人横眉怒目道:“你以为我怕李未央吗^?她算什么东西?”

    一直闭嘴不言的谈氏闻言^,顿时皱眉道:“二夫人^,郡主就是郡主^,是太后的义女,论起道理,九公主还要叫她一声姑姑的,你这种态度^,若是让别人知道^,岂不是在蔑视皇家^?”

    她虽然无能,懦弱,可是别人这样谈论她的女儿^*,还是让她愤怒^*,甚至不顾一切予以反击。二夫人惊讶地盯着谈氏^^,一时几乎哑然:“你——”

    她想要说什么**^,可不知为什么却是闭了嘴巴*,快步地上了马车。谈氏以为会遭到二夫人的报复^^,却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住了口*,还在奇怪^***,转过身子却发现那边马车的李未央正掀开帘子朝这里看,顿时明白了二夫人住口的原因^^。原来……他们竟然是这样惧怕未央*^!

    谈氏顿悟,一旁的蒋月兰走到她的身边^,叹了口气,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这么一个柔软的个性,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女儿^*^^^?”

    谈氏一愣*,脸色便是发红*,蒋月兰的年纪比未央大不了几岁,却偏偏是李萧然的继妻,这关系虽然没什么不对,却总让人有几分尴尬*,她道:“夫人——”

    蒋月兰淡淡一笑,眼睛里闪过一丝嘲讽^,道:“有时候*,我是真的怕她啊,她说一句话,我的心都要抖半天,恨不得没被她瞧见才好^?^!?br />
    谈氏疑惑*,为什么李府一个个说起李未央*^,都是这样谈虎色变的样子……她不明白,是因为在她面前,李未央只是一个有点冷淡*^,但是性情温和的少女而已^。但是蒋月兰说话*^,谈氏不好不回答,她只好道:“未央的性子是淡漠了点——”

    淡漠^?应该是狠毒吧^,蒋月兰自诩聪明,一直以为李未央什么都比不上自己^,为什么能拥有一切*,但是现在她明白了,很多李未央能做到的事情*,她做不到*^,所以她只好认输^^^。而且,她可不想像过去的大夫人一样无缘无故地死去……凡事^,离李未央远一点^^,准没错。

    “走吧?!苯吕嘉⑽⒁恍?,转身上了马车^^。

    谈氏看向不远处马车里的李未央,面上更加疑惑,未央虽然个性刚强*,但还不至于到了人人都畏惧的地步,这是为什么呢^^?她怎么也不明白^^,便不再多想,转头吩咐乳娘^、白芷等人:“好好照顾四少爷^?^!?br />
    白芷点头,道:“您放心*,小姐早已做好了安排^?*!?br />
    谈氏这才放心,上了马车^。

    成福宫门口*^^*,众人按照固定的仪制,顺序排列好*^。李未央并未和皇家人站在一起*,在她看来,她这个太后义女*,不过是名声好听而已^**^,其实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再加上她先是拒绝了七皇子的求婚*^,再然后是设计了永宁公主的和亲*^,不管太后知道多少,面对她的时候,态度都有点讪讪的*^,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她才好^^。

    尽管成福门前已经悲声大起*^,可真正为这位罪后痛哭的人**,又能有几个^?李未央用帕子掩着自己的面孔^,也掩住了唇畔的冷笑^^?;实鄄还懒艘桓銎拮?,还是一个如今已经失宠、名不副实的皇后,便要求全天下的臣民与他一起悲痛*^^。而且从丧仪看,规格十分严密。

    不过^,她可以理解,哪怕皇帝皇后私底下已经成为仇人^**,也会隆重地操办丧事^*。虽然死人已不知道了^,但可以安慰活人,所以这场丧事,完全是办给活人看的**^,以显自己对皇后深厚的感情和皇家礼仪之威**。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看见了安国公主*,他们两人的视线,穿过重重的人群^^,无意中碰了一下^^。安国公主不由自主便流露出怨恨的神情,李未央却仿佛没有瞧见*,只是低下头,与其他人一样^,露出不胜悲伤的模样^,事实上,不过是哭而不哀罢了。旁人或许还有几分对皇后的敬重*,可李未央^^^*,却恰恰是送了皇后和太子一程的人*,她又怎么会悲伤呢?

    安国公主充满愤恨地盯着李未央,眼珠子动了一下^,不经意地落在了李府旁边不远处的一位夫人身上^,随后**,她呆住了^^。眼神越过那位夫人*,她竟然看见了孙沿君,一身缟素的模样^,面色极端苍白^**,眼下又是乌青,嘴唇不知为什么有一种鲜血一样的红艳^^,正微笑着看向她。

    虽然隔得很远*^,但安国公主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孙沿君!当时的那一幕一下子涌入她的脑海*。

    “公主*,你饶了我吧!我不是怕死,只是刚刚怀了身孕^,我根本不知道你的什么秘密^!我可以对天发誓****!”当时**,那女人的苦苦哀求被她置之脑后,还是毫不留情地将她丢给了暗卫。

    事实上,孙沿君并不只是洞悉了安国的秘密^^,最要紧的是,安国公主在听到对方怀孕的瞬间^^,充满了可怕的嫉妒。

    安国公主自己^^,永远也不能成为一个母亲*,更加不可能明白母亲迫切想要?;ず⒆拥男那?,她只是觉得愤怒*、无比的愤怒^,还夹杂着难以压抑的嫉妒,她实在不明白*,她是高高在上的安国公主,为什么一个普通的女子可以享受的快乐,她却一辈子都品尝不到^。孙沿君****,她容色寻常,家室寻常^,夫君也寻常^,但就是能露出那样幸福的笑容**,她怎么敢!没有人可以比安国公主幸福!没有人!

    安国公主不能忍受*^,一点儿都不能忍受!她发疯一样地嫉妒孙沿君*,所以,她毫不犹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地做了决定^!

    对,孙沿君已经死了,而且自己要她下辈子投胎再也做不了女人^,所以划开了她的下半身和肚子!安国公主有一瞬间以为自己眼花了,可是等她揉了揉眼睛^,却惊恐地瞪着人群中的那个人*,看着她站在风中**,如同一朵娇弱的凌霄花,对自己露出笑容*。虽然那笑容无比的温柔**^,但在一片缟素的环境之中^,这样一张笑脸无比的突兀*^,而且*,恐怖。

    安国公主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突然尖叫了起来:“是你!是你**!是你!”她尖叫着,突然在人群中发疯一样地跑到前面,抓住了拓跋真:“她在这里,抓住她^*^,抓住她^**!”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李未央抬起头来^,唇畔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拓跋真一把抓住安国公主的手臂*^,道:“安国*^,你到底在干什么!”她知不知道这是皇后的丧礼^^,有多少人在盯着^*^,她怎么能突然大呼小叫*!

    “她在这里,我瞧见了*!你看**,你看*^,你快看??!”安国公主在这一瞬间已经失去了全部的冷静^,她拼命地指着那边不远处,恨不能带着拓跋真去瞧。原本她不会这样害怕的^,因为她手上死过无数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始终难以忘记孙沿君那捂着腹部的绝望神情^,那种神情是如此的凄厉,她从来没见过……

    她这样失态的举动,已经惊动了所有人^^^,大家都莫名所以,向她手指着的地方望去*,然而^,那个地方,静静站着的只有孙将军的夫人。孙夫人抬起头^*,望向安国公主^,在这一瞬间,她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什么,然而口中却异常平静^,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哪里有什么问题吗?”

    安国公主尖叫:“她身后^!在她身后***!”

    可是^,等众人再一次向孙夫人身后望去,却都是一些官员的夫人和小姐*,她们的面上露出惊诧的神情,不明所以。

    大家的面上便都浮现出古怪的颜色^,怎么回事**?安国公主疯了吗*?还是她刚才看到了什么*?

    拓跋真皱起眉头,俊美的面容带了一丝阴霾^,低声斥责道:“你给我冷静一点*!”

    安国公主也看到了,孙夫人的身后,原本站在那里的孙沿君*,仿佛没有存在过^*,她只觉得牙齿发冷^*,身体打颤:“怎么会^,我明明看见了**,她在那里^,她在那里的*^!”

    拓跋真终于恼怒起来^,道:“父皇马上就要来了,你若是再丢人现眼,我绝不会再容你^^!”

    安国公主猛地跺脚^,恨不得叫所有人都站到一边,让她的暗卫挨个寻找*^,可惜无论如何都办不到,更何况她的暗卫根本没办法进宫,她见拓跋真并不相信她^,不由恨声道:“我要证明给你看^!她一定躲在这里^!一定是!”安国公主虽然刚开始受惊^^^,但她毕竟是个极度心思狠辣的角色,一时滔天的怒意压过了恐惧^,随后,她便发了狠,快步地扑过去^,在人群中*^,一个一个的缟素女子之中^,寻找着孙沿君*。然而此刻,除了有品级的官员和命妇外*,再加上宫娥、内监,这广场上足足有上千人*^*,此刻大家被安国公主一吓,都有些混乱,想要从中找到一个同样浑身白衣的女子^^,简直是天方夜谭。

    安国公主头发都跑的乱了*,眼睛也发直,然而^,根本没有孙沿君的身影。她茫然地看着一张张素白的面孔*,都是同样的神情*,同样的窃窃私语。

    “看见了吧*^,这安国公主可是有疯病的*,不然怎么会突然发疯呢?”“她说看见谁了*?谁会在这里^^^?”“是啊^,她不会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这样害怕吧??^?”“这可难说*^,她最近在三皇子府打死了不少的美貌女子^*,这些人的冤魂缠上她也是在所难免的??!”

    安国公主在越西*,纵然杀了不知道多少人,可有裴皇后的纵容和?;?,没有人敢当面议论她,可是在这里^*,这些人却这样的大胆,叫她愤怒到了极点*,她大声嘶吼道:“你们眼睛都瞎了吗*?谁都看不到吗*^?我没有疯*,你们才疯了!”

    就在此刻^,突然有一道温和的声音说道:“公主*,你只是太累了*,还是尽快去休息吧**!比词峭簧礴伤豝*,却身形纤细*、面容清秀的李未央。

    安国公主看到最讨厌的人*,不由怒道:“不用你管*!”

    李未央只是淡淡道:“三皇子*,你的妻子在这样庄严的场合如此发狂*,你要作何解释^?”

    拓跋真只觉得头痛,现在他无比后悔^,娶了安国公主这样一个任性妄为、可怕自私的女人*,平心而论,安国公主是个很聪明的女人,但她被宠爱地过分了*,所以对一切人命视如草芥,杀戮太重的结果就是在青天白日里看到了幻觉!他怒声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三皇子妃搀扶下去休息!”

    一旁的宫女连忙来搀扶安国公主^,而她在一阵勃然大怒之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当*,这里是皇后的丧礼*,自己这样大吼大叫,不但没人会相信自己*,还会以为她真的发疯了——可她明明看见了孙沿君*,为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鬼魂来找自己索命吗*?

    安国感到头痛*,在众人异样的眼光里,和拓跋真充满警告的视线中,她强自压抑着愤怒和不满^,被人搀扶了下去*。

    李未央和孙夫人交换了一个视线,孙夫人向她点了点头。前天晚上^,李未央深夜到访^*,将自己怀疑的一切和盘托出^。刚开始孙夫人并不相信安国公主会是杀人凶手^,因为自己的女儿和对方并无仇怨**,何至于会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呢^?但是在李未央的劝说之下^*^,她决定一试^。

    李未央听说孙夫人有一个双生妹妹,并且生了一个女儿^,与孙沿君面容有五分相似,所以两人合计之后^,定下一则计策。将这位小姐秘密地接入孙府^^,替她乔装打扮^,预备寻找合适的机会让安国公主瞧见^,逼她在受到巨大刺激的情况下失态^。当时^^,孙夫人还觉得这个计策未必可行^*^,但是就在昨天晚上^^,李未央派人送来消息,请求孙夫人将这位小姐秘密送入宫中,参与皇后的丧礼。原本^,这法子很难施行**^,但是如今莲妃在宫中一手遮天,想要放某些人进来,简直是易如反掌。再加上这小姐一直用帕子掩着面孔^,与其他人一样露出伤心的模样,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等安国公主引发了混乱*^*,人群中开始纷乱,立刻便有宫女悄悄将那女子趁乱带走*。所有人都是一身缟素,安国公主想要从众人中找到那个女子**,难如登天*。

    当孙夫人看到了安国公主那样惊恐的表情,立刻便相信了李未央的判断^,杀死她女儿的凶手^,便是安国公主^^,原本内心存在的不安也就烟消云散,对于一个杀人凶手*,怎么样都不算残忍的,尤其她的亲生女儿死得那样凄惨!

    李未央目送着安国公主离去^,冷笑着移开了视线**,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安国公主被宫女搀扶到了一所专门用于宾客休息的安泰殿的侧厅,宫女恭敬地道:“公主,三皇子请您稍事休息,等他得了空^,便来探望您*?!?br />
    探望?他什么时候能得空^,整个丧仪要进行三天^^!安国公主的面上无比的愤恨^,但她是在宫中**,而且是在大历*,她的护卫全都不在身边*^,所以^,她必须按捺*,冷冷挥了挥手^,道:“滚下去*^!”

    宫女恭敬地道:“是*?!彼哪抗鈄,在一旁的安神香上停顿了片刻^*^,随后便静静退了下去。

    安国公主喃喃自语道:“一定是我看错了*,一定是*^!我身上带着的玉佩可都是辟邪的,这么多年从来没什么冤魂,这世上哪里有鬼^!一定是看错*!对*,只要休息一下*,一切都会好了!”她躺在美人榻上^^,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去想那可怕的情景。

    此时*,大殿中开始弥漫着一种安神香*,淡淡的,沁人心脾^,安国公主在宫中呆了许久,自然闻过安神香的气味*,的确是如此让人心神宁静*^,不知不觉的*,她便陷入了梦乡^。

    她从生下来开始^*^,便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在所有人眼中,她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可实际上**,谁能察觉到她心中疯狂的嫉妒与仇恨*?她对一切女人都觉得痛恨,尤其是看到那些人成亲*、生子*^^*,拥有幸福平凡的人生^,她恨不得那些人全部消失才好!在越西的时候,她便总是不断勾引那些年轻的官员、将领*,把他们玩弄于手掌之中,让他们为她神魂颠倒*,抛弃妻子^^,她便会觉得开心、觉得痛快,随后就会将那人一脚踢开。谁也不敢有怨言*,甚至于她只需要付出一块手帕*,一个眼神*,就会让人为她神魂颠倒,做着可以成为驸马的美梦。

    但谁都做不到*,因为她从来不曾喜欢过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父皇虽然严苛^,并且为了此事惩罚过她无数次*,可她每次都能够在裴皇后的庇护下躲过^*。最后一次,她伤害了父皇很喜欢的一个臣子^,害的那人的妻子在被抛弃后*,得了失心疯*,误杀了一双子女不说*,还投缳自尽了^,这事情闹得很大^^,父皇知道以后^**,一度要杀了她赔命。裴皇后立刻想方设法让她跟随着使团来到了大历*^,想要让她避过风头^*,可她在见到三皇子拓跋真以后,却不知为什么,对他一见钟情*。

    也许,是因为他聪明**、睿智、能干,也许是他表面的笑容之下隐藏着和她一样的阴暗冷酷,她觉得找到了同类^*^,而且^*,她觉得他可以忍耐她的秘密……然而*,他的确不在意^,甚至不关心她为什么不能和他同房,他只是想去其他女人那里过夜,她怎么能容许^^!所以她杀了那些侍妾!后来,还因为害怕秘密泄露^,杀了无辜的孙沿君!她从来都不怕的,因为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可是为什么,今天居然真的见到了鬼魂!

    安国公主在睡梦之中极为不安宁,她梦到了无数的冤魂,他们向她讨命*,侵入她的梦境^。到后来,她看见了血淋淋的孙沿君出现在她的梦中。她纤弱的身体一点点地在地上躺着^,那双绝望的眼睛,充满了哀求*、绝望*,而安国却毫不留情地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肚子上……最后一幕^,是那个白衣女子,站在人群中对着自己微笑的样子*,安国公主一下子睁开眼睛,惊吓出一身淋漓的大汗。

    安国公主哭喊着:“救我!救我^!”

    外面的宫女们跑了进来^,安国大叫着:“叫护卫来*^!叫我的护卫来!”她说的^,分明是那些暗卫^,然而*,那些人是不会被允许进入宫廷中**。四个宫女面面相觑,其中一位领头宫女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诡谲*,低声道:“是?!?br />
    宫女找来了一位负责守卫这宫殿的护卫*,他战战兢兢地走进来,匍匐在安国公主脚底下:“三皇子妃*?!?br />
    安国知道*,自己一定要休息,一旦心情平复^^,必须赶紧回去继续参加丧礼,否则自己会成为全城的笑柄,而且所有人都会以为她疯了*^,但是,她现在却是双腿发软*,连身体都是浑身发凉,根本没办法站起来^。

    她冷声道:“你^,就在这门口守着,若是有冤魂,你要替我劈了她^!”

    护卫的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但他看着安国公主年轻娇艳却又不可一世的面孔^,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压住了心头蠢动的幻想,低头道:“是?!彼蓟衬钭蛱煲估锬歉鼋垦薜男」?,虽然那女子不愿意,他还是强行将她骗了来强睡了^。他退到了一边**,可是目光还是不自觉地在安国公主高耸的胸脯上流连^^^。

    安国公主没有在意这个护卫,她陷入了数不清的烦恼*,就算睁着眼睛,仿佛都看到无数冤魂向她扑过来*。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口中念念有词**^,然而或许那安神香的味道太过浓郁*,她很快便安静下来^,再度陷入了睡眠……可是不过半刻*,她又被丧钟的声音惊醒,仓皇地大喊:“她来了^!她来了!”那护卫立刻跑到她身边,英勇地站在他的身边*,试图对抗他根本看不到的鬼魂^。

    安国公主睁大了惊恐的眼睛*。

    她在男人靠近她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他健美的体魄**,在这一瞬间,她突然发疯一样上去抱住他:“不要走*!你知道我最爱你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她看见的不是年轻的护卫,而是英俊的三皇子拓跋真。

    不,不要不管她^。安国公主请求着:“我听到了孙沿君的声音,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她更加用力地抓住“拓跋真”^^,然而她想不到抓到的竟是一个身份低贱的护卫^,只是此刻她什么都忘记了^,仿佛那安神的香气越来越浓郁^,让她根本丧失了神智*^。

    那护卫本来就是性喜渔色之徒*,宫中嫔妃不敢沾惹,但是小宫女的便宜*,他不知道占了多少^**,谁知昨日却突然被莲妃当场捉住**,他还以为自己要没命了,却没想到莲妃竟然饶恕了他*,不过是将他调到了这个宫殿*^,简直是死里逃生***。他原本想要洗心革面,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一看到安国公主**^,一下子把所有都忘记了!

    能得到美丽皇子妃的青睐,他还以为自己一下子飞上了天堂,根本想不到这一切的真正缘由就是那安神香^。他反身将安国扑倒,开始熟悉的某种挑逗*^^。他赔笑道:“您只是太累了,我不走*,就在这里^^,帮您按摩一下?!彼氖致湓诹税补亩钔飞?,轻轻按摩着,随后他又开始按摩她的身躯,一路往下,从小腿到大腿。安国公主慢慢地安静下来,仿佛睡着了*,又仿佛陷入了昏迷。他越发放肆,就这样按摩着抚摸着,随后极其自然地除掉了她的衣物^^,迫不及待地探索着安国的身体^^^*^,就在此刻^,他突然僵住了,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变成了木偶,然后,他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完完全全呆住^,口中吓得完全说不出半个字^,眼睛里都是惊恐*!

    就在此时^^,外面宫女道:“三皇子妃正在休息^^,诸位请稍等——”

    护卫吃了一惊^,连忙从床上跳了起来^,同一时间,那宫女轻轻推开了殿门*,道:“三皇子妃,柔妃娘娘路过这里^,顺道来看望您——”就在她看清殿内一男一女衣衫不整地抱在一起的时候**,尖叫了一声,一下子推开了殿门****,恰好让柔妃和她身后的数十名宫女一下子看清了殿内的场景……

    ------题外话------

    编辑:我觉得你怎么写^*^,都无法让大家满意安国的结局……她们多么强大啊^^,罗列的法子都已经超过满清十大酷刑了,>_<,

    小秦:没希望就没失望***^,所以大家就这样想^,小秦这么善良^,肯定给安国一个很圆满的死法。

    编辑:对^^,不给月票就安乐死!

    小秦:(⊙o⊙)安国好像变成人气最高女配了^,你看大家不管是微博还是xx留言^^,都在说她??!你被取代了……

    编辑:╭(╯^╰)╮

    ps:对付安国和太子的招数其实不一样,也不是仅仅暴露安国秘密这样简单^,大家耐心往下看*,这章的一些秘密和埋线在下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6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60 安国之灾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60并对庶女有毒160 安国之灾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6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