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重新洗牌

    皇后想到自己的儿子还危在旦夕&,她不得不伪装起自己&,怒声道:“陛下&,如果你听信谗言伤害了太子,你一定会后悔的!只有他才是最孝顺的儿子,其他一个个的&,全都白眼狼,都想着篡夺你的皇位!”

    皇帝冷笑,道:“孝顺儿子?他都爬到张美人的床上去了&&,还真是够孝顺的!”连皇帝的权责都给代劳了&&&,可不是孝顺吗?若是张美人怀孕了,这孩子是他的儿子还是孙子?一想到这一点,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堪&&,仿佛就在崩裂的边缘。

    众人慌忙跪下不敢再听&,包括莲妃和李未央。但这事情,今天早已不是隐秘了,他们听见,皇帝也没办法把所有人都杀掉。

    皇后却是不以为然,脱口道:“太子是遭人陷害的!他怎么会看上那个小贱人&!”

    皇帝气血上涌,紫胀了面皮,他有很多年来都没有发过这样的怒火&,目光冰冷地盯着皇后,他道:“是朕的错,朕这些年来太过纵容你们母子,导致你们这样没上没下&、不知体面&!”

    皇后是他的结发之妻&&,不管做了什么,皇帝都没有这样当众羞辱过她,她此刻正是病中,特别脆弱,闻言忍不住要流下眼泪,口气却更加强硬:“我倒想安富尊荣,像是一个皇后那样体体面面的,可我做得到么?!你一年半载不到其他人宫里去&,除了那个伪装仙女的贱人&,你真正宠过谁?陛下还说我们不知体面,你若是不愿意看见我们母子,就杀了我们吧&!你也好落得干净&!”

    闻言&,李未央垂眸&,微笑。

    就在此时,拓拔真匆匆赶到&,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拉住皇帝的龙袍,苦苦哀求道:“父皇&!求您三思?&?&!太子他一定是受人诬陷,母后也是一时气愤才会口出妄言&,请您顾及她这许多年来的劳苦&,饶恕了她的罪过吧!”说着&,他砰砰地在地上叩头&。

    这样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别人不知道&,还当真以为他拓跋真多孝顺!李未央冷笑,对方还需要皇后和太子,所以最不希望这两人出事的就是他了。

    莲妃低着头,不由想到李未央吩咐她想法子在宫中纵火的原因&,目的只有一个,把事情闹大&!的确,若是只有皇帝一人发现张美人和太子的奸情&,不过是杀了张美人而已,皇帝虽然早已有心废太子,却一直在犹豫不决。但这样闹得众人皆知&&&,若是皇帝还要饶恕太子,他这个皇帝简直就变成天下的笑柄了!皇权是不可侵犯的,不管你是不是离龙椅一步之遥的太子,只要一天没有坐上皇帝的宝座,你就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谨守本分&!

    拓跋真竭力给皇后使眼色&,想要让她安静下来&,可是他不知道&,皇后此刻已经彻底失去了冷静&,或者,当她被皇帝当众责骂的时候&,她就已经不是往常那个端庄高贵的皇后了。她被人扶着,明明颤巍巍地,涨得通红的脸突然变得一块青一块白&&,十分难看,眼中噙着泪水,却不肯让它们淌出来&,咬牙道:“你不必求他,在他心里&,我们母子早已不算什么了!”

    皇帝的忍耐已经到了极点&&,喘着气指着皇后,道:“你……好……叫人来&!叫礼部的人都来&!拟旨,朕要废了这个泼妇!”

    拓跋真脸色大变,因为过度的惊讶,他感到一阵眩晕&,胸口也感到一阵憋闷,就像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股怒火&,从心底熊熊地漫了上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浓浓的失望,更有深重的恐惧:皇帝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一切都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他跪在地上叩头哀呼:“父皇,母后不过是一时失态——”

    皇帝冷笑了一声,道:“她既然口口声声说朕舍弃了她们母子,朕又何必再苦苦忍耐&&!有再劝的,朕不介意再出个大义灭亲的事&!”

    李未央冷笑,其实今日皇帝发作一阵&,原想不和这个已经病入膏肓的皇后计较&,预备了打发她回去,不再搭理也就完了,谁知话赶话&,皇后竟然说出情愿被废的话&,这简直是给皇帝脸上打了一巴掌。他愿意宠爱谁,跟谁在一起,那都是皇恩浩荡,身为皇后不能泰然处之,还当众吼出这种事,皇帝怎么可能不恼怒呢&?

    皇后本来可以痛哭求饶,但她今日心火太旺&,李未央又故意来嘲讽&,再加上那边还站着一个水灵灵的莲妃?&;屎蟛挥上氲?,皇帝为了莲妃冷淡后宫很久了……但毕竟自己年纪也大了,不好跟年轻的妃子们一样争风吃醋,虽然明摆着于理不合,她就当做没有看见,然而现在皇帝竟然为了莲妃斥责自己不说&,还诬陷太子和张美人有染&!在皇后看来,若不是你弄了那么多小狐狸精在宫内却又不管,她们怎么会来勾搭太子呢&?没有这些人的勾搭,太子怎么会跑到后宫里睡了他老子的女人!正因为如此,皇后自觉占了全理,理直气壮间言语也就多有唐突冒犯——

    她原本以为皇帝不过放狠话罢了&&,谁知听到他真的要废掉自己,皇后两手神经质地颤抖着&&,整个人面色完全都变得狰狞,挥舞着双手,仿佛野兽一般,拼了命地向皇帝冲过来,皇帝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子,又是憎厌又有点害怕,恐惧地后退一步,说道:“还不快把皇后抓?&?!她这是失心疯了&!”

    护卫们赶不及&,莲妃忙跑上去护着皇帝,谁知却被皇后一手掌打过去,把好端端的一张花容月貌的脸给打出了一道血痕,莲妃捂着面孔哀哀痛哭&,护卫们连忙扣住皇后,皇帝恶狠狠地道:“皇后不贤无淑&&,有失天下母仪,着即废去其皇后之位&,黜为——庶民!”

    这时候,整个殿门口的气氛像被什么捏住了&&,所有的宫女太监们心里打鼓&,脸色都变得惨白&,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静得外边风吹的沙沙声都依稀可闻&。

    “父皇……”拓拔真连忙说道,“从来没有听到母后有失德之处,您乍然如此处置&,怕是要震动朝野&、惊慌天下&,您一定要三思??!”

    “此事与你无干!快住口&!”皇帝勃然怒斥道&。

    拓跋真知道皇后倒下,意味着自己苦心经营的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再实现&,对他来说&,皇后和太子早晚要除掉&,但绝对不是现在&!他向前爬跪一步&,连连顿首亢声说道:“父皇!哪怕您要惩罚儿臣,我也必须说!这旨意万万不可,母后母仪天下,乃是天下之母&&,母德不淑并无明证,您不可以随便废后??!”

    莲妃心头冷笑&,却也擦掉眼泪&,柔声道:“陛下,皇后不过一时恼怒才会犯下滔天大罪&,请求皇上明察&!”完全是试探性的。

    拓跋真却是十二分恳切,话音中竟带了哽咽之声&,连连碰头有声说道:“父皇废除皇后,天下亦会随之惊动&&,到时候若是有人存心造谣生事,什么言语不出来?求父皇收回成命&!”

    莲妃一边劝说&,一边擦着眼泪,但那眼泪仿佛流不尽一样,越发衬得那张雪白的脸孔上的血痕明显了?&&;实墼鞠胍匙盘ń紫吕?,可是看到莲妃的脸,又想到君无戏言和太子的种种违背人伦的行为,对皇后的那点怜悯一下子就没了。

    他冷酷地道:“够了!发明旨吧&!”

    所有人都沉默了&,皇帝一旦真的发了明旨,这事情就没办法挽回了。

    李未央的嘴角,笑容越发深了些。然而&,她并不认为拓跋真没有招数了&,到现在&,她可还没见着安国公主,想也知道,她是干什么去了&!

    果然,皇帝的话音刚落&,便看见太后的銮驾到来,而銮驾的一侧,正站着安国公主。此刻的安国公主,收敛了几分未嫁人时候的嚣张,变得谨慎起来,李未央瞧着她,不过冷笑,再收敛的狼,也终究是狼&,它伪装自己,不过是为了掩饰曾经做下的罪孽。

    太后下了銮驾,看到眼前这情况&&,不由沉下脸,道:“都进殿内说吧?!?br />
    众人进了大殿,安国公主扶着太后坐下,太后看着皇帝,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非要闹得人尽皆知,皇家的体统到底还要不要了?”

    李未央面上无比平静,低眉顺眼&&,心中却冷笑,你孙子都爬到儿子的床上去了,这皇家的体统,早就没了。

    皇帝脸色发红,但他毕竟是一国君主&,不由道:“太后&,朕已经容忍了他们太久,这一回&,是再也不能容忍了&!”

    太后皱眉,目光在众人脸上看了一圈,当她看到莲妃的面上鲜红一片,不由皱了皱眉,再看看披头散发&、病入膏肓一般的皇后&,不由叹了口气&&,道:“看在哀家的面子上,饶了皇后吧?!?br />
    莲妃的心里咯噔一下,拓跋真则面上没有丝毫喜悦&,他知道只要能保住皇后&,太子也就保住了&,但他隐约觉得&,太后这样当众劝说皇帝,绝对不是好事!

    一直作壁上观的李未央,此刻心头却并不是十分的紧张……今天若是安国不在这里,拓拔真不在这里&&,皇帝可能会听从太后的吩咐,可偏偏,他们都在&&!

    皇帝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他们拿太后来要挟他,而且是他最厌恶的软要挟!皇帝的面色发冷&,他的目光掠过安国公主&,口气冷淡:“太后说得对&,废后是大事,不宜这样仓促&。但皇后的确身体有病,不能再主持六宫事宜&,从今日起&,就让她在自己宫中养病,没有朕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探望&?!?br />
    见太后似乎还要说话,皇帝又道&&,“太后&,朕的心意已决?!?br />
    太后一愣&,不由微微地叹了一口气&。从安国公主来找自己的时候,她便知道自己没办法阻挠皇帝&,因为她最了解自己的儿子,这些年来他若是想要杀谁&,没有人能够从他手里救下来,相反,你越是劝说&,他越是觉得你跟他拧着来。

    莲妃不由自主地心头松了一口气。她毕竟不像李未央这样能够完全摸清楚皇帝的个性&,心里还不免有些忐忑,又觉得今天的事有点离奇,一时觉得这胜利有点像是在刀尖上跳舞&&,险得很&。

    在场的所有人&,只有李未央和拓跋真这对死敌最清楚今天的形势&。拓拔真知道,从皇后今日突然爆发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她和太子的结局。他突然明白&,李未央今天为什么要带着莲妃去刺激皇后&,因为她笃定了皇后没办法再忍受下去&&,也捏准了她的命脉&!一个早已病入膏肓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顾忌了!可是这样的没有顾忌,却会将她自己送上死路!

    太后都已经哑然了,皇帝立刻吩咐人将皇后押回她自己宫中,以“养病定心”为名囚禁起来,一切已成定局&&。虽然没有废后&,但对于皇后来说,比废后还要凄惨。

    皇帝看了一眼太后,道:“来人&&&,将太子带上来,同时请丞相和六部尚书等诸大臣立刻到清心殿议事?&!?br />
    殿内,是一片死寂&,众人意识到皇帝还有决定要颁布&。太后的脸色微微一变,皇帝这是要——

    不过半个时辰,原本就在前朝议事的诸位大臣们全部都到了清心殿。在大历的宫中&,向来分为内宫和外宫两个建筑群&&,内宫是皇帝后妃们所住的地方,大臣们无法轻易进入,而外宫便是皇帝处理政务的地方。清心殿便是位于外宫与内宫的中间,一个较为特殊的议事厅。

    拓拔真咬牙,盯着李未央&&,太子如今勾引庶母的罪名根本不成立,因为皇帝不会自暴家丑!你想要扳倒太子,哪儿有这么容易&&!然而李未央却半点也不瞧他&,只是神情漠然,仿佛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一个莫名的旁观者。

    皇帝不止召集了重要的臣子们,甚至让后宫二品以上的妃子,皇子公主们全部都列席,大家都意识到,皇帝要宣布的事情,不仅仅是朝政大事&,还关系到整个皇室&。这对于李未央而言,倒是一件好事,亲眼看着拓跋真暴怒的脸色,她心里还是很舒坦的&。

    文武群臣分列两边,而被宣召进入清心殿的拓跋玉&、九公主等人&,也很快到了&。然而整个大殿静得出奇&,有一种让人发怵的感觉。

    李未央扬起眉头,瞧了拓跋玉一眼&,对方向着她点了点头。她微微一笑,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已经办妥了。

    皇帝看着殿下毕恭毕敬伫立着的皇室成员和文武大臣,却显得面目凝重,表情严肃&。之前&,他已在心里打好了腹稿,此时的冷峻与沉默正是为即将出口的话语作铺垫的&。至高无上的皇上不开口&,殿下更是一片寂静&,一个个低眉顺眼,像是在想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良久&&&,皇帝终于开口了,他一字一顿地说道:“朕今日召集你们,是要宣布一件重要的事&?&!?br />
    这一番话说得所有人面面相觑,殿下依然是一片沉寂&。

    皇帝冷声道:“太子忤逆谋反之心已久&&,种种形迹日益昭彰,朕下了决心,要废太子之位!”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殿下“扑嗵”一声响,有一个人歪倒在地上,原来是刚刚被护卫押入大殿的太子。其实说起美貌,张美人未必就胜过他的侧妃蒋兰和其它他临幸过的女子&。而且他一度十分宠爱蒋兰,甚至事事以她为先,可是后来&,蒋家没了,蒋兰也开始变得患得患失,不再是那个柔顺美貌的侧妃,她整日里关心的就是能否坐上太子妃的位子,甚至还不断提醒太子,要小心这个警惕那个!渐渐的他有些厌倦蒋兰总是谆谆教诲的面孔&,开始暗中猎取美人,但是皇帝自己广招嫔妃,却希望太子能够谨守本分、远离女色,尤其最近,他虽然没有受到父皇责罚&,可是他也能够感觉皇帝对他有些冷淡&&,所以即便太子想要美人,却也不敢放肆&,所以太子必须在人前做出一本正经的样子。

    但人都是这样,越是压抑&,那颗色心就越是不能遏止&&,遇到机会只会加倍反弹&。在太子觉得索然无味的时候,却在皇后宫中重遇了张美人&。张美人原本是他训练出来送进皇帝宫中的间谍,专门为了打探皇帝的消息??上д琶廊怂淙谎薰馑纳?&,风情万种&&,却到底敌不过美貌无匹的莲妃,刚开始也新鲜过一阵子&&&,很快沉寂下来。太子便借着打探消息为名,与张美人重新勾搭上了?&;实垡丫辛怂晔?&,张美人没有子嗣,皇帝驾崩后她就得永居深宫&,到时候青灯古佛&&,清冷寂寞,她青春年华,如何忍受得住&,所以她更加使劲浑身解数攀附太子。

    但太子很明白&,张美人虽然位份不高,可毕竟是皇帝的妃子,那就是自己的庶母&&&&,这乱伦之事在历代宫闱中虽然屡见不鲜,可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所以他一直做的避人耳目,小心谨慎。但是这一次为皇后侍疾&,他突然接到了张美人的心腹送来的锦囊&&,心头莫名就动了一下,再加上他为了表示孝心、斋戒沐浴多日,更加没有碰过美人,这一回自然按捺不住。知道皇帝轻易不会到张美人宫中,皇后又正在熟睡,太子做了自以为妥善的安排后,便兴冲冲地去了&,谁知竟然被当场捉住&。

    太子原本以为还有机会求情,却没想到皇帝连眼睛都没看自己,就给他定了个谋逆之罪&,头脑立时“轰”地一声,两腿一软倒在地上&。

    这时候,殿内的大臣们一个个的额头上都早已沁出密密的汗珠&。尤其是那些平素与太子过从甚密的人物,心里都在“咚咚咚”地擂鼓&&,但每个人都咬紧牙关尽量将身子站得笔挺,免得让皇帝以为自己和太子之间有勾结。

    见大臣们都微低着头,皇帝道:“还有什么话说吗&?”

    拓跋玉上前一步,道:“父皇,今日的太子已非将来承嗣大业之才&。废立乃朝廷大事&,须将太子罪恶详尽告白于天下&&,震慑朋党,方可使众人心服口服,天下归心?&!?br />
    皇帝点头&&,道:“朕已经命人搜查太子府,还有皇后的寝宫?&!?br />
    不多时,便有侍卫进入殿内&,向皇帝展示了手中的物证?&;实劾湫σ簧?&,将一个布包扔在太子脚下&,说:“你自己看!”

    太子打开包裹,只见里面是一个制作精细的木头人,足足有有七、八寸高。木头人的手脚都被绳索镣铐捆得结结实实,心脏的部位还钉了一颗粗长的铁钉&&,最可怕的是,那木头人的身上&,却穿着龙袍!很显然,这木头人就是指的皇帝&!

    太子的脸色完全变了,他几乎连爬都爬不起来。

    皇帝说:“这是从皇后宫中挖出来的&,而皇后一向端庄贤淑,做不出这种事情,唯一可能的&,便是在她宫中侍疾多日的你&&&!”

    李未央微笑&,事实上&,这是从张美人宫中挖出来的,皇后的宫中,拓跋真防备的太严密&&,根本插不进人手去&。但是皇帝却不会告诉任何人这东西的来历,因为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废掉太子&,所以东西从何处挖出来,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拓跋真的脸色一片铁青,他知道,李未央根本是蓄谋已久,而非今日一时起意&,她甚至猜到皇帝不会把太子真正的罪行说出口,便替他找到了最完美的借口&,有什么理由比太子谋逆更恰当呢&!事已至此&,太子大势已去&。现在他能做的&,反而是尽快摘干净自己的嫌疑。

    太子面色苍白,双唇乌青并颤抖着,尽管他不知道究竟是谁如此阴毒地陷害自己&,但他非常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完了。

    拓跋玉冷笑一声&,道:“陛下,太子与儿臣共处之时,无时无刻不在表露他的骄横奢侈。更常常流露出对父皇的怨恨,他经常说:父皇总是斥责我宠幸姬妾,但他自己不也照样纳了许多美貌妃子吗,他是仿效您的所作所为!”随后,他看了一眼东宫太子身边的一名官员陈正&。陈正会意&,立刻出列,叩头道:“不止如此&,太子还开了祭坛&,请了道士诅咒陛下,那道士说,陛下您的寿期千秋万代&,不可轻易动摇&&,太子便请那道士更改您的寿命&,借以诅咒您&&,想要早日取而代之?&!?br />
    皇帝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冷声道:“太子无德久矣,可恨朕的大好河山,差点断送于此等逆子手中!传朕的圣旨&,即废太子&,将他押入天牢&&,并着刑部尚书追查太子谋逆一案&?&!?br />
    皇帝的话一声声传下去,把朝中局势砸出一个又一个窟窿来&。这沸反盈天的大事,宫中几乎人人震动&,可是李未央却没什么表情&&&,仿佛一切与她无关一样&。不过,这时候谁也注意不到她了。

    拓拔真走出宫殿的时候&,李未央正好离开。拓跋真盯着她美丽的面孔&&,眼睛里仿佛要射出毒箭来,李未央微微一笑:“殿下这是怎么了,用这样的眼神瞧着我?”

    拓跋真冷笑了一声&&,从李未央那双古井一般的眼睛里看到了足够吞噬一切的可怕黑暗,哈,他到底小瞧了她,她的手真是长啊,再加上这样的心机叵测……

    叫人不寒而栗——

    从他开始争夺那把椅子开始,他就知道自己要面对无数的敌人&,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拦在他面前的人,会是他唯一一个动心喜欢过的女人。这张脸多少次出现在午夜梦回,却已不知道他想起她的时候,究竟爱&,恨,憎,怨&,哪一个更多&&,哪一个更深&&。李未央&,你多可怕&&,你笑的时候想着的却是将我撕成碎片&&。他冷笑,道:“李未央&,你利用了莲妃,算计了太子、皇后,甚至连父皇和太后的心思&,你都拿捏得很准&&&,你叫我怎么看待你?你根本是个算计人心的鬼怪?!?br />
    李未央微笑:“三殿下说的哪里话,未央真是听不懂了。未央若是有这样大的本事,殿下哪里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哎呀&&,天色不早了,未央该出宫了。明天想必还有不少事&,殿下莫要太惊讶了&?!被痪浠八?,你就认命吧,拓跋真。

    拓跋真冷眼盯着他,轻声说了一句话:“这一局&,你赢了&??墒窍乱淮?,我未必会输给你的&!”

    李未央冷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安国公主远远瞧见拓跋真与李未央说话&,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她嫁给拓跋真以来,发现他府中有四个美貌的侍妾&,还有无数漂亮的舞姬,个个风情万种、色艺双绝&??墒前补匆醯?,那四个侍妾中最受宠的一个叫阿夏的&,五官之间竟然和李未央有五分相似,另外一个云霞,那双眼睛也似足了李未央&,冷冷淡淡的&,偏偏带着一丝说不清的风情&,叫人无法拒绝。

    安国一怒之下,便挖掉了这两个侍妾的眼睛,还把眼珠子泡了酒。拓跋真向来对待府中的女人并不热络,也从不把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但却不能忍受安国如此嚣张的行径&,当时就把她狠狠斥责了一顿。安国公主却根本不以为意&,她毕竟是见识过宫廷无数手段的,自觉容色过人&,身份高贵,然而她极尽讨好&&,手段用尽,却也不能将拓跋真化做绕指肠柔&&,安国公主只道他天性如此&&,可每次看到他和李未央交谈说话&,都一遍遍的提醒安国公主,拓跋真不是没有心,他是不肯把心思放在她身上。

    李未央算什么东西&,虽然有个郡主的名头,可说到底不过是个洗脚丫头生出来的庶女&&!安国公主自诩高贵,怎么肯咽下这口气&。她为了李未央&,三番五次跟拓跋真吵闹,可每次都反而是她去求他原谅!甚至于,现在他连自己的房门都不肯进&,只一心宠爱其他的侍妾,安国什么招数都使尽了,哪怕她秘密处理了那些女子,可是第二天拓跋真又会我行我素地招进府一批新的舞姬,安国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杀光全大历的美人&。她憋闷了许久,不得已去向拓跋真求和,可终究心中郁闷,一口恶气无处可发&,今天一见拓跋真和李未央说话,她心头立刻火气腾腾往上冒&。

    她快步走到李未央面前&&&,道:“这青天白日的就站在这里勾引男人,郡主当真是嫁不出去了吗?”

    李未央瞧她一眼,冷笑道:“公主,你忘了一件事吧?!?br />
    安国公主扬起眉头:“什么事?”

    李未央微笑:“公主好大的架子,既然嫁入了皇室&,就该懂得皇室的规矩。我是太后的义女,是陛下亲自册封&,入了玉碟的,算起来是你和三皇子的长辈,你怎么也要称呼我一声姑姑,现在这样横眉竖目的,实在是太不懂规矩了&。从前我们可以纵容你,因为你是他国人,现在你可是大历的媳妇,总不至于连这么点礼仪都不懂吧?!?br />
    安国公主恨不得上去给李未央一巴掌,然而李未央双眉一抬&,眼中寒光四射,竟吓得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她回头望去&,可身边一个暗卫都没有,根本没有办法收拾李未央,她这才想起宫中是不允许携带暗卫的&,顿时有点忐忑。半晌才又重提起了精神,道:“父皇曾经给过我特许,见到其他人可以不用请安的!”

    那是过去!不是现在!李未央冷笑,安国根本不能分辨客人和主人的分别!当她是大历的客人,她做错了事情,别人不会怪罪她,但她嫁入了皇室&&,却还不能适应自己的身份,就实在是太可笑了。

    拓跋真冷声道:“安国,向皇姑姑行礼!”

    安国公主咬牙切齿:“不,我才不要&!我凭什么向一个下贱的人行礼!”

    拓跋真厉声道:“安国,马上向皇姑姑行礼!”

    安国公主一怔&,面色忽青忽白,瞪大眼睛道:“你疯了!为了这个女人这样对我大呼小叫的!”她不懂规矩的地方就在于此,实在是被人宠爱的太过,连拓跋真是在顾全大局都看不出来。李未央只是冷冷瞧着他们夫妻俩&,嘴角带了一丝微笑。有这么一个妻子,拓跋真的后院真是要起火了&。

    安国公主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拓跋真恼怒,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安国公主却猛地叫了他一声:“夫君!”拓跋真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头也不回地走了。

    安国公主愤怒到了极点,厉声对李未央道:“你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女人,不要以为有几分姿色就可以勾引我的丈夫&!”

    李未央失笑:“我不过比你大一岁,怎么就变成了老女人,公主也太口不择言了!”

    安国冷笑:“大一岁又如何,你难道不是嫁不出去吗?”

    李未央目视着她&&,笑容变得越发冰冷&。原本引着李未央出宫的德女官&,便笑意盈盈地拜了一拜道:“三皇子妃,太后娘娘此刻心绪不顺,您是否去她宫中好好陪着说会儿话&&&?开解开解?”

    她原本是看到局面僵持&,好心好意来解围&。然而安国公主却根本不会顺着台阶下场,竟冷笑了一声道:“你滚一边去!”德女官面色变得无比难堪,她是莲妃身边的得宠女官&,再加上皇后现在不顶用了,这宫中便是莲妃最为尊贵受宠&,人人对她都要巴结的,谁知安国公主竟然半点面子都不给。

    安国公主见德女官面色发白,以为对方是畏惧了,不由更加得意,张扬道:“李未央,你要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不过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骗了个郡主&,根本没有皇室血统,也不是金枝玉叶,所以你不过是太后一时开心,拿来找乐子的东西。至于我夫君,也不过是觉得你有价值,你可别会错了主意&,以为他真的看上了你!”

    德女官觉得安国公主越发过分,怕李未央受委屈&&,连忙道:“三皇子妃,您请谨言慎行,这毕竟是在宫中?!?br />
    安国劈手给了德女官一个耳光,怒声道:“主子们说话,你一个奴婢,插什么话!当心我让人把你拖出去立刻处死!”

    德女官忙退后一步道:“您息怒&,是奴婢说话不知分寸,奴婢知错了&&?!?br />
    安国公主冷笑一声,有心杀鸡儆猴,道:“贱人就是下贱&,今天我就要帮你认清楚你自己的身份&!你自己掌嘴四十!”

    德女官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按照道理说,安国公主并不是她的正经主子,没资格惩罚她&,但若是被别人知道&&,只会觉得她冒犯了主子们才会被惩罚,连莲妃也不能庇护她了。她的手下意识地抬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突然轻轻巧巧道:“公主,德女官这样不识抬举&,依照我看,掌嘴四十是不够的&,还是将她丢给你的暗卫,好好折磨一番&&,用内功震碎她的心脉&,然后用刀子把她的身体一切两半儿&,你说这样,是不是解恨多了?”

    安国公主听得遍体汗毛都乍了起来&,挑起了眉毛厉声道:“李未央&,你说什么&?!”

    德女官也吓了一跳,可她很快发现,李未央并非针对她而来。李未央向德女官使了个眼色&&,示意她退下,德女官不着痕迹地看了安国公主一眼退到了一边,却不着痕迹地挡住了身后众人的视线&,让他们根本没办法听清楚那两人在说什么。

    李未央柔声道:“公主,我说的是什么,难道你听不懂吗&?今天进宫&&,那四个暗卫可带了吗&?这么危险的地方,你应该随身带着他们才是&&,免得不小心走路摔一跤,少人?;ぁ?br />
    “李未央&,你少拿这下三流的手段来吓我&,含沙射影的是在干什么,我告诉你&,孙沿君的死根本和我无关&,你不要强行牵扯到我的身上!你根本没有证据&!”安国公主气息很强势,可眼睛里的光却是闪烁不定的。

    李未央微笑,道:“证据?我要证据做什么?哪怕是陛下知道了你的行为,也会替你隐瞒的,再者,没人会为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子得罪堂堂的越西公主?!?br />
    安国冷笑:“你知道这一点就好&,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小心连你的性命都保不?&?&!”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是啊&&&&,我是该小心&&,冤鬼索命可不是好玩的,公主更应该注意才是&?!?br />
    “住口!快住口&&!”安国公主勃然大怒&。

    李未央说话的语气很平淡,眼神却紧紧地盯着安国公主:“你杀了她&,必定是为了隐瞒你自己的秘密,而且你既然去看带下医,必定是有见不得人的病,可是被孙沿君撞到,所以你才杀了她,是不是!”

    安国公主怒声道:“没有&&,我没有!李未央&,你不要胡言乱语&!”然而,她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李未央眼帘微抬,目光阴沉沉的盯向她,脸上的笑容如寒风中盛开的冷梅,清新而冷冽&,带着一丝不可撼动的坚定:“安国公主,你多保重吧?!闭獗V亓礁鲎?,却让人觉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带着一种可怕的狰狞感&。

    安国公主心虚不已&&,口中却强自辩驳道:“李未央,你别吓唬我,我告诉你&,你得意不了多久&!我倒要看你能嚣张得了几天&&&!”说着,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仿佛身后有鬼怪在追她一样&。

    德女官走上前来,看着安国公主原本还嚣张得不得了&,现在却害怕成这个样子&,不由奇怪道:“公主这是怎么了?”

    李未央微笑,道:“不过做贼心虚而已&?!?br />
    德女官露出奇怪的神情,她不知道李未央和安国公主有什么恩怨,但从今天一系列的事情观察下来,李未央绝对不是一个好招惹的人物&。安国公主这样骄横跋扈,完全是因为她出身皇室,若非如此,她没一点儿比得上李未央&,想到这里,她安慰道:“郡主不必把公主的话放在心上&&,她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孩子&&?&!?br />
    是啊&,被宠坏了,可安国却不是一个孩子。她的狠毒之下,还有机智和狡猾,并不全然都是愚蠢&。如果安国公主是一个只知道横冲直撞的娇蛮公主,那事情还不会如此复杂,李未央隐隐觉得&,自己看到的安国公主虽然任性,却还是有脑子的,不然今天她不会劝得动太后,当然,劝得动太后和成功救下皇后,完全是两回事。前者需要智慧,后者则需要对皇帝和太后心思的了解&&。在这一点上,李未央可以说比任何人都要精通。因为她在宫廷呆过那么多年&,认真研究过每一个需要讨好的对象&。

    真的说起来,唯一一个没有研究透彻的人,便是拓跋真了。

    李未央轻轻微垂了头,德女官见她长长的睫毛下&&,那一双眼睛黑沉沉的,有一种让人心惊胆战的味道,不禁道:“今日安国公主言行无状&,奴婢会回去禀报莲妃娘娘——”就是说,找机会到皇帝那里告一状。

    李未央轻声道:“不关你的事?!?br />
    德女官偷眼看李未央的脸色,虽有几分阴郁&,却是一派平静,也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见李未央挥了挥手,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德女官便再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自从太子被废以来&,皇帝整肃宫禁,搜查太子府,将太子和庶妃囚禁起来,并诛杀了一批与太子过从甚密的官员&&,一时之间,官场之上人人自危&。与此同时,皇帝为稳定后宫&&,均衡势力&,下诏升莲妃为皇贵妃,统摄六宫之事,莲妃自此,便登上后宫的第一把交椅,稳坐钓鱼台了&。而整个朝廷的局势&&,也在隐隐发生着变化,一切开始重新洗牌,大臣们也开始重新站队,只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究竟想要把皇位交给谁&,还是一个未知数,私底下&&&&,却是已经暗流汹涌了。虽然不少人看好拓跋玉,但有了越西支持的拓跋真&&,也是一个皇位有力的竞争者。在一片恭维和示好的人包围之下&,安国公主兀自做着当上大历皇后的美梦,完全不知道一张复仇的网已经不知不觉地靠近了她……

    ------题外话------

    编辑:看到大家这样思念我&,我就出来晃一下了

    小秦:,>_<,

    编辑:安国公主啥时候死?

    小秦:下一章就是对付她的,可是大家都设想了无数安国的结局,我觉着……还是让她们yy吧,她们比我狠多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5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59 重新洗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59并对庶女有毒159 重新洗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5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