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陷阱重重

    丧事办理的很顺利^*,虽然孙夫人在丧礼上哭的昏了过去,可是孙将军还算是通情达理,知道这件事情实在和李家是没有多大干系的&^,只咬了牙发誓^^,定要在一个月内找出幕后凶手。

    屋外,雨水格楞格愣打着窗^*^,带来淅淅沥沥的响动^*&。李未央坐在房间里,手里捧着针线和绣活。白芷端过来一碟香气四溢的点心*,瞧了她一眼&&,却在小几上放了&,不敢随随便便地出声打扰。墨竹见天色晚了^&,忙着在里间整理床铺&,白芷见李未央神情倦怠&,便将烛火点亮了一些*,悄声道:“小姐,天色已经晚了&^,您怎么还不歇息&^?”

    李未央慢慢地绣好了芙蓉花下的金色鲤鱼,口气平淡:“只有最后几针*,绣好了就去睡*?&!?br />
    白芷看着李未央&^,不免觉得奇怪,这几日^,李未央平静地异常叫人心惊^。孙夫人在李家大闹了一场^,被孙将军强行带回去了^**^,就算这样,小姐都没有出面*,只是在自己的屋子里静静地刺绣,可是小姐明明说过&,要追查杀死二少夫人的凶手的^。再者说*&,李未央平日里虽然并不刻意与孙沿君亲近^,但每次对方来这个院子,白芷看得出来&^,小姐是真心高兴的^&。

    但她不明白^^,小姐如今为何能够如此冷静。

    墨竹收拾好了床铺*^,出来见到李未央还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不免道:“小姐,这烛火看了会伤眼睛的*&&,明儿白天再做吧^?!彼匀灰埠芤苫?*^,因为李未央并不是一个喜欢做针线活的人^,而且&^,往日里她都会坐着看书^^,极少碰针线的。当然&,这并不是说李未央不会刺绣&^,不过是她对女红没有太大兴趣*,所以就连李敏之的小玩意&,都是交给丫头们去做的*^。她对待亲弟弟尚且如此冷淡^*,手里的东西又是绣来给谁的呢^?

    李未央没有回答&,墨竹闷了一回&,便问:“小姐&,你绣的是小孩儿的肚兜?”

    白芷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别再乱问,随后她走上去^,给李未央添了茶水,道:“小姐若是需要&*,奴婢准备了一些&&!?br />
    李未央凝神想了想,“不*,这要自己亲手做*,才算是心意&&?&!彼芸焓樟苏?^,抖了抖手里的红色肚兜*&,端详了片刻&,问白芷道:“绣得好吗&?”

    白芷看了一眼,便明白了过来,点头道:“小姐的针线活做得很好?&^!卑涯裨谝慌钥吹酶硬幻魉?。

    李未央吩咐墨竹,道:“拿火盆来&^!?br />
    这天气**&,还没到用火盆的时候吧&,墨竹站在原地愣了一下&,看白芷向她使眼色^&,这才反应过来:“奴婢这就去&!”她刚走到门口,却见原本守在外头的赵月突然拎了火盆进来*&^,一直放到李未央面前*。李未央摸了摸手里的肚兜,微笑了一下*,随后把肚兜丢进了火里,看着那火舌将那小肚兜卷了进去&*,很快,绣着荷叶莲花锦鲤的肚兜就被火焰付之一炬。

    墨竹心疼地道:“小姐^*,你这是干什么?*?^!花费了这么多心思才做好的*^!”她明显不如白芷和赵月有眼色^,一直都没有会过意来*^&。

    然而李未央却没有发怒,只是淡淡道:“送给我的小侄子*?&!?br />
    墨竹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白芷&,白芷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而蹲下了身子^*^,靠在李未央脚边&,柔声道:“小姐&,您别太伤心了?!?br />
    李未央微笑&,道:“我不伤心^,我不过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br />
    白芷看了一眼火盆里跳跃的火焰*,不敢再多说了。倒是赵月咬牙道:“都是那个安国公主!”她稍稍迟疑*,还是问&,“小姐**,您预备怎么办&!彼幌癜总坪湍馸,她知道李未央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李未央轻轻瞥了她一眼&^,叹道:“赵月,很多事情是不可以心急的^!?br />
    赵月牙齿咯吱咯吱作响:“全是因为那公主实在太嚣张了?^!?br />
    李未央神情很平静^^,眼睛里也是漆黑的看不到一点光亮:“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安国公主如今正是红人,要扳倒她,不是一时一日之功?&!卑补魇峭匕险娴恼?,若是要安国死**,拓跋真必须先死&。这两个人**,是一体的&。她要找安国公主报仇*,先要除掉拓跋真&?^^;蛘摺颜饬礁鋈税笤谝豢槎帐暗?*!这样一来&*^,现在就更不可以轻举妄动了*。

    赵月不禁怔住*,李未央继续道:“难道你以为光靠着蛮力就可以报仇么*^^?你应该看得到^,当我和安国公主交谈的时候^,她身后那四个顶尖的一流高手,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你&。你曾经说过,你和你大哥联手,不过能挡住那人一时半刻*,你又有什么把握可以接近安国公主并且杀了她呢*?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将对方置诸死地&,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br />
    “是&^,奴婢相信小姐?*&!?br />
    李未央无声地笑了笑*&,那笑意淡淡的^,像冷风中胜放的花朵&。白芷看时辰不早*&,便走过去放下帐帷*,轻声道:“小姐^,永宁公主明日便要启程了?^!?br />
    李未央将针线全部丢在了一边*,道:“是啊,赵月*,你吩咐他们,把元毓放出来吧^*?!?br />
    赵月有点不情愿:“小姐,这人那么恶毒,索性一刀杀了算了&?!?br />
    李未央微微笑道:“杀了他&?天底下岂有如此便宜的事情*,他不是喜欢女人吗,所以我把他丢进了女人堆里&*,这几天实在够他受的了。这一辈子^*,怕是他再也不想见到任何的女人了^。至于放他回到越西*,一则是因为我答应了永宁公主&,二来^,他害得越西损失了最重要的据点*,多年努力功亏一篑*,回去之后自然有人收拾他。三来么*,杀了他&,只会过早惊动裴皇后,这样一来^,再想对付安国公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br />
    赵月点了点头^,李未央的想法是对的^,杀了元毓是小事,坏了下面的计划^^,则是大事*,她想想还有点不甘心:“那小姐明日要去送永宁公主么&?”

    李未央看着跳跃的烛火,眼睛里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送她&**?不*^,我该做的已经做了&^,明天^,我有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br />
    第二天一早^,李未央便收拾入宫*,只是这一回^,她不过在太后宫中少坐片刻,便听闻莲妃来了*&。莲妃是因为太后最近总是体弱咳嗽,特地送了亲自熬的雪梨羹送过来*?^?雌鹄春懿痪?*,可是等李未央告辞出来&&^,莲妃却也找了个机会一同离开。

    亲自迎了李未央进入自己的莲池宫&,莲妃方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道对身边宫女道:“我头痛&&,去我的匣子里拿点药来?&^!蹦枪靼姿囊馑?,不多言便悄然退了下去&^,莲妃看着李未央,低声道:“太后那边似乎气得够呛……”

    刚才李未央就瞧出来了,太后是为永宁公主的决定气死了&^,但她绝对想不到自己竟然这样胆大包天反将一军*,此刻正是骑虎难下*&&。李未央轻轻吁了口气:“太后总以为一切都能掌握在她自己手心里^&^*,可惜*,她老了……”

    莲妃愈加惊疑:“那元毓是你们……”

    李未央泠然道:“旁人不陷害我&*,我自然也不会无故找茬&。但若是刻意找我的麻烦&,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如今&^^,不过稍加回敬而已?*&!?br />
    莲妃微微变色:“你……真的好大胆!”她越想越好笑,不由道^,“不过^,这也是活该*,太后和皇帝总以为别人都要任由他们揉捏&&,舍不得自己女儿就拿别人家的孩子和亲&,真是阴毒^*!如今正是报应*!”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上一次我教你说的话**,你可曾都如实说了^?!?br />
    莲妃切齿道:“说是说了,皇帝发了一回脾气,回头却还是顾忌皇后,竟然容忍了那太子的糊涂行为!我本来以为太子一朝就被扳倒*&,却没想到至今他也没提起废太子的事情。那个张美人&^&,根本早与太子勾结&,每次见到她我就厌恶&,总是一副狐媚惑主的轻佻样子&&?&&?上Щ实圩苁窍虏涣司鲂?,否则,太子早已……”

    李未央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慢慢道:“我听说,太子此刻正在皇后宫中侍疾*?&!?br />
    莲妃微微颔首^,道:“是^,皇后娘娘病得很重&,已经有半个月精神不济了。我瞧着她,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br />
    李未央微笑道:“陛下不肯处置太子*,便是还存有疑虑*,或者他心里这把火烧得还不够^,咱们加上一把柴就是^^!”

    莲妃听她说的*,反倒露出疑惑之色:“你的意思是——找机会推太子一把?”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注视着莲妃美丽的脸孔,一字字道:“找机会^?等到什么时候才是机会*?如今太子在宫中,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莲妃倒吸一口凉气,诧异道:“现在&?”她隐然忧道,“这&,怕是来不及……”

    李未央笑了笑^*,随意地拨开了旁边的一只金橘^,吃了一瓣儿&^,道:“来得及&,怎么会来不及呢&?宫中的人手,你早已布置好了。须知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你不加把火,等别人缓过神来对付你^,就太晚了^&?!?br />
    莲妃微微失神,口气也不自觉软了下来:“未央^,我真是有点怕——”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娘娘&,你正值妙龄,又有小皇子&&^,该为自己打算才是……”

    莲妃一惊,原本她除掉了蒋家*,可以说为自己的家族报了仇**,她又生下了皇子,完全可以高枕无忧地过自己皇妃的好日子&&,无需再和李未央等人串谋做一些掉脑袋的事情。但李未央说的没错^*,她年纪太轻,而小皇子年纪又太小,皇帝在的时候,尚且能够?&;に悄缸悠桨?*,可是皇帝死了以后呢,谁能确保她一世安康&?尤其是&,皇后和蒋庶妃都是那样的厌恶她,将她看成是李未央和拓跋玉的同党*,她已经不能独善其身了&*。若是她能够帮助拓跋玉继承皇位*,至少可以确保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李未央的手轻轻搭在莲妃纤白的手上^&,低低道:“你不是心狠,不过是为自己打算而已&^*?!彼锲涣?&,旋即沉声道,“今天就是最好的机会*,稍纵即逝*&,你要好好想清楚?!?br />
    莲妃听得李未央语气沉稳*,心下也稍稍安定*,忙道:“我当初进宫的时候,因为不听你的劝告差点闯下大祸,在拓跋真陷害我的时候若非是你我也不能逃脱*^,所以我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帮衬着我^。如今也是一样&!既然你敢说*,我就敢做!”

    李未央的目光在她脸上轻轻一转^&,见她的眼神慢慢变得坚定&,不觉道:“太子倒下&,拓跋真就失去了最好的挡箭牌,如果能借此机会将皇后与太子的势力连根拔起^,拓跋真的羽翼就断了,这将是最好的收成&^^?*!?br />
    莲妃旋即会意^&,本擎着茶盏的手僵硬了一下&,随即*&,就仿佛没什么事似的继续细细抿了一口:“你的意思是说&^,要借机会将这把火烧到拓跋真的身上?!?br />
    李未央微笑*^,只是沉静道:“对^,烧得越旺越好?&!?br />
    晌午^,皇帝正在午睡*。这一个月来&,他身体越渐瘦削^,精力也慢慢变得不济&,平日里都是靠周大寿的丹丸维持精神&,偶尔宠幸妃子*,也都是去莲妃宫中。这两日^*,连千娇百媚的莲妃也无法提起他的兴趣*,所以他多是一人独自休息。

    突然,半梦半醒中&^,他看到外头一片喧哗&,不由披衣起身,高声问道:“张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司礼太监张铭匆匆进来**^,自从大太监死后^,他便逐渐代替他陪伴在皇帝身边*。此刻他匆匆赶紧来,禀道:“陛下^,是皇后娘娘的寝宫走水,现在侍卫们正在救火*,您放心^,奴才在外面给您护驾呢^,绝不会让人打扰您&?!?br />
    皇帝心中一惊&&^*,皇后宫中怎么会突然走水呢*?他心中泛起不像的预感**,问道:“皇后呢?可安好吗&&?”

    张铭连忙回答道:“是*,皇后娘娘已然安全接了出来&^&?^!彼戳艘谎刍实鄣牧成?*&^,想到刚才得到的回禀^,面色不安地道*,“只是……太子殿下却没找到&^?!币还⒕究障?,这件事传出去^&,简直是贻笑大方*&!看刚才皇后的脸色&,分明也是不知道此事!

    皇帝把脸色微微一沉:“什么叫没找到*&,太子不是在宫中伺疾吗^*?这时候跑到哪里去了^?!”

    张铭有些神色不安,偷眼望去&&,却是不敢说话&^*,皇帝微怒**,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张铭冷汗淋淋地道:“奴才也不知道*^,不过刚才经过盘查^^,说是^*,有人瞧见太子殿下带着两个侍卫去了——”说到这里*,已经是战战兢兢了**。

    皇帝仿佛一头冷水从上浇到地,冷道:“去了哪里?*!”

    张铭完全都不敢说话^,连连在地上叩头道:“太子……太子……奴才也不敢妄自议论癪&?^!请陛下不要过于烦恼,以免伤了身体&?!?br />
    皇帝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冷冷道:“好了^,立刻派人将整个后宫全部封锁起来,尤其是皇后&^!不许她离开半步*!你给朕带人*,一间宫殿一间宫殿地搜查^,朕要看看^^,青天白日里*,这个畜生敢做什么*&!”

    他声音并不大&^,却那样清清楚楚&*,眉宇间神色宛如出了鞘的刀剑。

    宫内一间一间搜查起来*,等到了莲妃宫中&,看到莲妃和李未央都坐着^,桌子上放着十二碟鲜果蜜饯和点心……张铭小心道:“莲妃娘娘,奴才奉陛下的命令^,到各位娘娘的宫中搜查***,请娘娘行个方便&&?&!?br />
    莲妃自椅背上稍一欠身,眉尖微蹙^,问:“发生了什么事?”

    张铭当着众人的面&,恭敬道:“陛下听说皇后娘娘宫中走水,心中不放心^,只是让奴才仔细将各个宫中看一遍&&,希望不要再引起这样的祸事?!?br />
    莲妃望住李未央&,唇际凝出薄薄笑意^&,答:“我这边自然是很小心的&^,你若是不放心&^,便仔细搜查一番吧&?!?br />
    张铭抬起眼角*^,撇了那一旁坐着的安平郡主,只见宫内的菱形窗亦折着射入外面的阳光^,顺着李未央黛色的青丝流淌*,流过雪白的肌肤&^,别有一番曲折动人的美态**。李未央不置可否地笑着^,闲散地坐着*,半个身子斜倚着靠背^^,微微抬起下颚*,从眯起的细密睫毛间看着自己*,他忙低下头去:“是&&?&!?br />
    张铭带着人^^,走马观花地搜查了一遍,回头正要向莲妃告辞*^,却听见李未央向莲妃说了什么*&,引得莲妃笑不可遏*,髻上的那支金步摇衔的一串足金流苏*,随着她的笑声&&*,轻微地晃动。见他过来^^,莲妃的神色变的极快&^,似嗔非嗔眯起了眼,淡淡道:“搜到了吗*?”

    张铭低下头^^,道:“娘娘这里干干净净&*&,奴才只看到娘娘在与安平郡主饮茶^*?^*!?br />
    “那便快去别处吧?!崩钗囱胛⑽⑿Φ繼,声音缱绻似的^,浅浅淡淡^**,不知为何听在张铭耳朵里&,却让他身体一抖&^。这个少女,明明在笑,总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张铭带着人退了出去*^,莲妃竟然主动给李未央倒了一杯茶**,笑容妍妍道:“郡主,这是今年的极品龙井*,你尝尝看^*?&!?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莲妃的笑容,却敏锐地注意到她颤抖的手指,微微一笑,从她手中接过了茶杯:“多谢^?&!?br />
    莲妃心里在恐惧*^,在害怕^*,她担心*,这件事情无法成功,反而会招惹来杀身之祸*。但&,世上很多事情便是如此,你付出的越多^*,收获的越多;冒险越多&&,越接近胜利&&。

    过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蓦然,门外一声低咳&&,莲妃慌忙起身&,道:“怎么了&?”

    银丝帘子后面的宫女回禀道:“娘娘,德女官回来了?&!?br />
    莲妃和李未央对视一眼&,随后她轻轻撸了撸鬓角凌乱的足金流苏&&&,方才道:“让她进来?&!?br />
    德女官进来的时候,是脚步轻快的&&。

    莲妃看到她这样的笑容,心中一松,几乎是用平心静气地,甚至带点温柔的口气:“那边,如何了&?”

    德女官垂眼,唇际只略有笑意道:“他们在张美人所居住的长春宫找到了太子殿下&&&,当时,太监和宫女们一个一个吓得脸色都白了……”

    李未央笑意浅浅&,优雅而自若&,眸中似有一簇极明亮的火光一闪而过:“哦&,竟然出了这等事,陛下想必是气坏了?!?br />
    德女官微笑&,道:“是,那些人发现太子在长春宫,却是不敢进去捉人&&,反倒折回去禀报了陛下&,陛下怒气冲冲地赶到,进了宫殿之中正巧撞见太子和张美人搂在一块儿,当下气得冲上去狠狠给了太子一脚,太子没有防备&,一下子撞在墙上&&,整个人晕了过去&。陛下还说——”

    莲妃的脸上现出一丝急切:“陛下说什么?”

    德女官低声道:“陛下还说&&,立刻诛杀太子&!”

    莲妃的脸上露出喜悦&,她看了一眼李未央,然而李未央秀眉下的眼抬了一下,随即又垂下&,才缓缓开口道:“陛下不过一时冲动而已&?&!?br />
    德女官继续道:“郡主说的是&&,陛下是一时冲动&,被几个太监和侍卫统领拦住了&?!?br />
    李未央似乎早在意料之中,望着面上露出不安的莲妃道:“太子是储君&,哪怕有罪过,也不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处死&&,必须昭告天下?!?br />
    是啊,与自己的庶母厮混,的确不像个样子&,这种罪名,皇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莲妃想到这里,心下稍定,道:“那后来呢&&?”

    德女官道:“后来陛下便吩咐人将太子软禁起来,不许任何人探望&。而且,将长春宫中的人全部处死&?&&!?br />
    莲妃急忙道:“那张美人呢?”

    德女官道:“张美人已经被陛下吩咐,赐了白绫一条。如今怕是已经没气儿了&&?!?br />
    莲妃的脸色隐隐发白,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德女官&,还是道:“你先下去吧&?!?br />
    德女官退了下去&&&。莲妃似乎有点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功亏一篑&,怎么会这样呢&?”张美人一死,这事情就被皇帝掩盖了&。

    李未央眼底那一簇簇火焰,灼灼直欲燃起来一般:“莲妃娘娘何必这样心急呢?”

    莲妃的眉头为难地蹙了起来:“我不是心急&,不过此事太过重大&&!刚才说陛下连长春宫的下人们都处死了,若是无法扳倒太子,真是可惜了我那个死士?!?br />
    李未央微笑,道:“她当然是大有价值&,若非她长期埋伏在张美人的身边,你又如何得知太子和对方有染。若非她逐步获得张美人的信任&,你今天的那个锦囊和假信又怎么能送到太子身边呢&?”

    今天&,是莲妃安排自己一直安插在张美人身边的宫女&,秘密送了一封信和求爱锦囊给太子,故意约了太子在张美人宫中见面&,并且经过一番巧妙安排,设计两人滚到了床上去……皇后宫中那一把火&,其实不过是在皇后宫殿之后的草丛中点燃&,但每次遇到走水,宫中的主人都是要躲避的,所以到时候自然会发现太子不见了&。

    李未央这样做,根本上就是故意设计太子!莲妃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事情该往何处发展,她道:“那么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极艳丽的,也是极残酷的:“皇后娘娘宫中突然走水,想必是受了很大的惊吓&,我们突然听闻这个消息&&,自然应当去探望的&?!?br />
    莲妃惊讶地看着李未央&,道:“你的意思是——”

    李未央口气恬淡,却没有多做解释:“走吧?!?br />
    皇后因为宫中突然走水&&&,被迫暂时移居到凤鸣殿内。她因为精神不济,半倚在引枕之上,神色也是极为倦怠&&,此时宫女上了一杯茶,皇后尝了一口&,就问道:“太子呢&?找到了没有?”

    宫女忐忑地道:“娘娘身体不适&,无需操心这些&,奴婢们正在寻找,一有消息便来禀报您?!闭饣熬褪撬祷蚜?,皇后宫中的人全都出不去&&,怎么可能去寻找呢&?外面的消息更加无法传递进来,所以他们对外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请,压根一无所知。

    皇后想要说话,却觉得一阵头痛欲裂,她扶住额头,刚要开口,却听见外面一阵喧哗。

    “你们这是干什么?关着皇后娘娘么?”

    “莲妃娘娘息怒,奴才们不过是奉陛下的旨意——”

    “陛下是防止外人耽误娘娘休养&&,谁让你们在门口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了!简直是不知所谓!”

    皇后没听清外面说什么,却隐约觉得是熟悉的声音&,不由皱眉:“是莲妃?这个时候&&,闹什么&?”

    殿内的宫女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样子&&,是莲妃要进来,却与侍卫们起了纷争。

    皇后高声道:“请莲妃进来!”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答应&,就连宫内的宫女和太监&,都只是低着头,跪倒在地上。当皇帝命令侍卫在这里看守,他们就意识到,宫里的风向变了。

    宫外,莲妃满面怒容,可惜侍卫们却完全不敢放她进去。李未央微笑着道:“陛下的命令之中,只是说不允许皇后娘娘随意进出,并没有说不让别人进去探视吧?你们眼前的可是莲妃娘娘,想想清楚&,嗯&&?”

    看守宫殿的侍卫首领一愣,随后露出犹豫的神情&。莲妃是宫中最炙手可热的人&&,他们真的没有必要得罪她的&。

    “况且&&,我既然要进去&,自然会一力承担这个后果&?!绷?&,成败在此一举,必须要竭力表现。

    侍卫首领愣住了……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转眼就变成满不在意模样&&,道:“既然你执意不肯&,便算了吧。娘娘&,咱们去陛下宫中求一道旨意&,再来探视也一样&?!?br />
    莲妃冷冷一哼,这轻轻的声音仿佛一条鞭子,抽在了侍卫统领的心头,成为压断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一咬牙,道:“娘娘,请&&?&!?br />
    莲妃微笑&,大获全胜,率先进入殿内&,李未央也随着她款款走过,唇畔的笑意亦渐渐加深。

    皇后知道有人来访&,勉强坐直了身体&,只见些许的阳光斜斜映在莲妃身上&,她莲步款款&,步步间却似乎有熠熠的光&,在一瞬间点亮了整座黯淡的宫殿?&;屎笸谝皇奔渥⒁獾搅肆砗?,低眉顺眼的李未央。她心头冷哼一声,瞥了莲妃一眼&&,问:“有什么事?值得这样大声喧哗?!?br />
    莲妃与李未央分别向皇后行礼?;屎蟮恿嘶邮?&,算作免礼。她因面向着日色,神色越发的阴暗,片刻后缓缓道:“到底怎么了&&&?”

    莲妃垂下头&,眉宇间都是柔顺&,道:“听闻娘娘宫中走水,臣妾与安平郡主便一同来看望?!?br />
    “哦&?一同?这倒是巧了。你们有这样的好心思&?!”怕是来看我怎么还不死的吧!皇后心中冷笑。

    莲妃默不作声,雪白眉下的眼极快的抬起&,扫过皇后,复又安静垂下:“娘娘,您多虑了,臣妾等的确是来看望您的?!?br />
    皇后心头愤愤然,眼角搀杂了焦怒和讥讽,似不堪重负地伏在引枕上&&,声音越发尖锐:“本宫没事,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莲妃看了李未央一眼,没有说话&。李未央淡淡道:“皇后娘娘,我们本是好意来看望您,这一回,怕是出不去了?!?br />
    皇后发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一句话说出口&,她仿佛察觉了自己的失态,不由紧抿了嘴巴。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刚才的喧哗,乃是侍卫们奉命看守娘娘,不允许任何人进出。现在我们进来了&&,再想要出去&,怕是会引起更大的麻烦&&?!?br />
    皇后眉心一跳,望向宫女,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奉命看守我&&?外面那群人&&,不是来?;の业穆?&?”

    宫女们都垂下了头去,谁也不敢开口回答。

    李未央现于唇角本就极淡的笑容迅疾地敛去&&&,眸光忽的散射出凌厉:“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找到了&&,您不知道吗?”

    皇后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她变得异常困惑,死死盯着李未央的脸:“你说什么?”

    李未央微笑,声音仿佛一层淡淡的烟雾&,说出口就散了:“皇后娘娘,我说,太子已经找到了,只不过,是在长春宫里面找到的&&?&!?br />
    这一刻&,殿内那样的安静,静到众人可以听到胸口里心脏的跳动&,这种安静,可怕得让人难以接受&&?&;屎蟮谋砬?&&,仿佛被李未央的这一句话彻底撕碎了,她猛地站了起来,身体却摇摇欲坠:“你再说一遍!”

    宫女一惊&,忙劝道:“娘娘病体未愈,不宜动怒,还是先歇息吧?!?br />
    皇后反手&,狠狠地给了那宫女一个巴掌&&,那声音,几乎响彻了整个宫殿。随后她快步向殿外走去,走到李未央身侧的时候&,猛地盯住她,恶狠狠道:“你等着&,回头再找你算账&!”随后&&,她便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半点都没有皇后会有的仪态,可见她已经震惊恼怒到了何等地步!

    李未央看着她的背影&,冷笑,可惜啊皇后娘娘,我是等不到您的教训了,永远都等不到了。

    莲妃道:“现在咱们要如何呢?”

    李未央口气仿佛惋惜,道:“皇后娘娘怕是要出事,咱们还是跟着去看看吧,也算尽了一点关怀的心意?!?br />
    莲妃终于微笑起来,深以为然道:“这是自然的?!?br />
    两人带着宫女刚刚走到殿门口&&,便看到皇后和那群侍卫僵持着。侍卫首领跪倒在地上:“皇后娘娘,陛下有令&,您不得随意离开这里&!”

    没等他说完,皇后就暴喝出来:“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拦着我!”说着双眉猛地立起,喝令左右:“快把这大胆的东西乱棒打死!”然而,周围没人动作&&。因为侍卫首领不过遵命行事&,他的背后,可是皇帝&。

    然而皇后却是恼怒到了极点,她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李未央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那么,皇帝是真的在长春宫捉住了太子。长春宫,那里住的可是张美人……老天,太子到底是闯了什么祸!

    一旁皇后身边的宫女一直胆战心惊地跟在皇后身边,想劝又不敢劝,此刻见事情闹大了&&,不得不出声劝阻:“娘娘……”

    “住口!”皇后勃然大怒&,竟然从一旁的侍卫腰间抽出一把长剑&,架在了侍卫首领的头颅上,“叫他们放行&&&!”然而&&&,侍卫首领一动不动,所有的侍卫便也都跪在皇后面前,封死了她要出去的路&?;屎笠灰а?,众人眼前已经一片血红&,那侍卫首领的头颅掉在了地上。

    莲妃没想到皇后竟然发怒到了这种地步,生怕她会迁怒自己,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就像被浸在冰水里一样彻骨寒冷&,心里想呕,却又呕不出来&。就在她要往后退的时候,李未央一把抓住了她。

    莲妃看了她一眼&,李未央向她点了点头&&,莲妃这才稍稍定心&。是&,皇后现在可没心情跟他们计较?;屎笤绞潜┡?,这事情越是难以收场,她们的目的,就是要闹得越大越好&!

    正在僵持无措的时候&,忽然又传来一阵骚乱&,宫人们都伸长了脖子,接着全部面如土色地缩回来:皇上来了。

    众人还在愣神&,皇后已经脚步不停地闯了过去,扑倒在皇帝的脚下,她此刻的模样显得异常苍老,本就只能算得上端庄的容貌,在半白的鬓边还垂着几丝乱发的情况下&,看起来十分的衰败&&&。

    皇帝原本听闻侍卫的禀报&,说皇后哭闹着要出去&,刚刚到了这里便瞧见她眼角带着泪痕,扑倒在自己脚底下,虽然他厌恶太子&&,连带着也厌倦了这个皇后,可毕竟她是他的结发妻子,他勉强道:“你这是怎么了,还在生病,闹什么!”

    “陛下!”皇后连连泪水道:“您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臣妾,纵容着那些人来欺负我!先是关我在殿内&,后来又让人来羞辱我!臣妾是您的结发之妻??&!”

    皇帝皱起眉:“谁羞辱你&?”

    “她&!这个不要脸不知礼的狐媚子!”皇后手一扬,指着面色发白的莲妃,“她是什么&?不过是一个借着妖言惑众的道士入宫的女子&,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仙吗&?居然跑到臣妾的宫中来&,百般羞辱臣妾!”她虽然气急败坏,还不至于忘记莲妃才是主要敌人,她也知道牵扯了李未央毫无用处&&,预备先将莲妃一棒子打死,就如同她对待德妃那样。

    莲妃刚才已经经过李未央面授机宜&,知道该如何应对,此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只是流泪叩头:“陛下&&&,臣妾不过是听闻娘娘宫中走水,特地来看望而已。这件事情,臣妾已经向太后禀报过的……”

    在来看皇后之前,莲妃特地去太后宫中请了懿旨,不过&,刚才她并没有将此事透露给皇后知道?;屎笠惶?&,心知对方反将了她一军,不免气得面色发白,猛地道:“我是皇后,你一个小小妃嫔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相比较皇后的咄咄逼人,莲妃磕了个头才柔柔弱弱道:“陛下&&,臣妾不过是出于关心才去看望,却不料娘娘如此震怒,都是臣妾的错,请陛下责罚?&!?br />
    “胡说八道&&!”皇后怒到极点,竟然不管不顾&,指着莲妃的鼻子骂道:“你这个贱人&,装什么可怜!分明是你和安平郡主商议好了来羞辱本宫!”

    “好了,住口&!”皇帝不理她,径自走上前去&,亲自扶起莲妃,转头冷冷道:“多少人在看,你若还要自己几分尊荣体面&,趁早住口!”

    “我还要什么尊荣体面&&!”皇后从来没有受到如此冷遇&,上一次对待德妃,她还是大获全胜,可是如今面对着莲妃,皇帝分明是已经不再重视自己这个结发妻子的意见&&&!当众被如此呵斥,从此后连奴才们都不会再敬重她这个六宫之主&!她越想越气地发抖,怒声道,“陛下,你要宠爱这个狐媚子,全部都由着你,但我的儿子&,不准你动&!他一定是被人冤枉了!”

    皇帝听到她提起太子,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皇后见他面无表情,心中一惊,只不过因为皇帝向来尊重她的缘故&&&,她向来强势惯了的,很少像其他妃子一样软语哀求&,都是直接向皇帝发怒便可以达到目的,此刻不禁道:“站??!”

    皇帝冷着脸,回过了身&&,只是神情却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皇后大声道:“从前你宠爱拓跋玉,如今你心爱你那个小儿子,我和太子在你眼睛里什么都不是&&&!你不如就干脆废了我!也好给她们挪位置!”

    她这句话,从来都是杀手锏&。她知道皇帝最看重面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废后,所以每次当她说出这句话,却都是可以成功的。然而这一次,却彻底激怒了皇帝&,他猛地呵斥道:“好,这可是你自己不识抬举!”

    皇帝的目光和皇后的接触的时候,一瞬间一股怒火裹着怨恨就从他的眼中冒了出来,转眼间把他整张脸都烧得红若灼炭&。

    皇后不敢置信,就像被定住一样直直地看着他&&,突然身体软软地向后便倒&。宫女们赶紧拥上前去扶着她&&,皇后勉强站住,手却在不停地颤抖&,心砰砰跳得快要蹦出来,胸口也是一片冰凉。她感到皇帝此次一怒非同小可,他虽然一声没有吭&,但那怒气似乎能把天地都掀翻。

    李未央微笑,皇后出身高贵,又生下太子&,皇帝十分敬重她,这从当初九尾凤钗一事里就能够看出来,可是&,皇帝的心随时会变的。太子的所作所为一次次让皇帝心寒&&&&,他原本想要看在皇后的面上饶恕他&,但太子却又跑到了张美人的床上&&&。听说和看见&,完全是两回事&&,尤其是被当众发现!这一次&,皇帝绝不会再容忍太子,而对于这个总是喜欢发号施令的皇后,也已经厌恶到了极点!

    ------题外话------

    从皇后和太子开始咔嚓&&,然后拓跋真和安国,就酱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5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58 陷阱重重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58并对庶女有毒158 陷阱重重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5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