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藏污纳垢

    五月初五*,三皇子迎娶安国公主的婚礼成为京都的一件大事^^。自城门到宫城的街道上^^^,早已张灯结彩。越西皇帝派人送来无数礼物和金银珠宝,足足有五百担**,看花了所有人的眼睛^*。为了让爱女极尽荣耀**,裴皇后特地送了一座金玉打造的轿子*,抬的时候需要十六个人,排场甚至超过了大历皇后的銮驾^*。尽管如此*,大历皇帝还是给了特许^*,恩准安国公主使用这花轿^^。这可是大历开国以来,十分少有的恩典了^。

    按照规制,三皇子拓跋真从刚刚重新修整过的三皇子府出发,在众人的簇拥之中,前往宫中迎接安国公主*。因为驿馆过于平常*,安国公主不满意,大历皇帝便发下话来**,允许她进入宫中待嫁^^。马队行至宫内^,也依旧一直往前,并未停下^^^,一直走到崇文殿前^^*,拓跋真下马^,向殿上遥遥叩拜**。崇文殿内^,皇帝和皇后正坐着^,面上带着微笑^,挥手让他们继续前行^*。

    安国公主身份特殊*^,皇帝特意选了十名大历出身显赫、身份高贵的女子伴嫁^^,一直从早晨时梳妆开始,到晚上结束为止。李未央也在这十人之中^***,而且*^**,还是身份最为贵重的*,太后义女。

    安国公主坐在镜台之前^,身上穿着正红色的礼服*,蝴蝶襟袖,珊瑚盘扣*,衣摆上绣出漂亮的凤凰花纹^,价值连城的白玉环佩用一根碧青的丝绦结着*,垂下三寸长的流苏**,看起来艳色逼人。

    铜镜内,印出她身后十名美貌女子的影子*,然而她谁也不看,却只是盯着其中那个,不言不语^、面色沉静的李未央^。随后^*,安国公主轻轻笑了起来^*,李未央^^**,拓跋真喜欢你又如何,他今天要娶回来的可是我*,是我呀**!

    正在此时^,外面的太监已经高声叫道:“迎亲*!”

    时辰到了*^^^,立刻便有喜娘来为安国公主盖上喜帕,她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举动^,反而主动走过去,拉起李未央的手^,怯生生道:“皇姑姑^,我可以这样叫你吧*?!比词且桓笔智捉Q?,别人若是不知道*,还以为她和李未央感情很要好。

    她那一只纤细的手指^*^,紧紧握住了李未央的*,仿佛快要陷进她的皮肉之中^*,李未央神色沉稳,微笑道:“当然可以?!?br />
    安国公主神色不安**,像是寻常的新娘子:“请你亲自送我上轿*,好不好?”送新娘子上轿*,当然是要喜娘来做^,她这样说**,倒真的像是因为不安^^*,才需要熟悉的人陪伴^*,旁人也并没有特别留意^***。

    李未央看起来似乎没察觉到安国公主的心思,笑道:“公主*,请*^*?!?br />
    安平郡主亲自送了新娘子出门*,走到门口^,安国公主却压低声音道:“李未央^*,我知道拓跋真对你十分心爱?^^!?br />
    李未央面不改色*,提醒道:“公主,小心脚下*?!?br />
    安国公主冷笑一声**,道:“可是如今我是他的王妃了^,而且,你一辈子都要做老姑婆**?!?br />
    李未央仿佛听不懂^,只是柔声道:“公主,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这时候要如厕,可不太好啊^?!?br />
    后面的人听了这话,立刻传来窃窃私语,间或有人窃笑不已^^^*。新娘子这时候若是要出恭*,岂不是丢人死了^。安国公主心头恼恨**,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睛里,简直是可恶至极^*!她加重语气道:“好^,你等着瞧吧^^*!”

    李未央却已经将她的手交给了一旁的喜娘^,道:“公主*,好走?!?br />
    喜娘搀扶着安国公主上了那辆金玉做成的耀眼马车^^,拓跋真骑着高头大马,形容英俊*,看起来叫人觉得不敢直视***^,李未央远远看着,却是冷笑*。这门婚事^,可真是有意思啊。

    就在此时^*^,一人从旁边的走廊上过来*,李未央身后的人全部都向来人行礼:“公主^*^?^!?br />
    李未央回头一看,却是永宁公主站在她的身后,正一脸微笑地望着她*。李未央挑起眉头:“公主马上就要赴宴了吧?^!痹谌首痈?^,晚上还要通宵达旦的大宴宾客,永宁公主作为主宾^**,现在应当已经去赴宴了,怎么还会留在宫里呢*?

    永宁公主脸上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笑容*,道:“哦^,我只是有几句话要和你说^^?!彼底?,她上来扶住李未央的手臂*^^,自然而然地与她一同向外走:“我知道待会儿还有机会见到你^*,只是实在等不到晚上了,你知道,今晚赴宴后我便要去越西^,而且此去^,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回到这片故土来了^?!?br />
    李未央虽然面上带着笑容,可心中却觉得奇怪^,她和永宁公主的关系不过泛泛**,永宁对她的态度是从她做了郡主开始才变得平易近人,之前**,这位公主曾经在宫门口帮助她摆脱了蒋华,但那也是因为公主本身对蒋家人的厌恶,并不是冲着她李未央本人而来**。与九公主的真心相待比起来,永宁公主显得要平淡许多*^,她没有自恋到觉得永宁公主在出嫁之前有什么非见自己不可的必要^*^。但她口中却道:“公主还是可以回来省亲的?!?br />
    千山万里回来省亲^?永宁笑了笑^,道:“之前倒是有先例^,若是父皇千秋万代^^,这还有可能^,但他最近几年身体也不好了……”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笑道,“说实话**,将来若是太子登基,兄弟总是不比亲生父亲的^,不会再想到我了^*?**!彼?*^*,她现在全部的依靠就只剩下元毓*。公主的身份可以保障她的王妃地位**,但是元毓^,却能保障她下半辈子的人生是否快活*。

    “听说公主选了不少美貌的宫女*,此次一同远赴越西?!崩钗囱肭嵘档?^。

    永宁公主一怔,面上掠过一丝难堪的神情*^,可是很快释然道:“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不予置评^。

    永宁公主像是掩饰什么一般地解释道:“不过^^,不管你嫁给谁,你都不能避免这样的命运不是吗?你总是这样刚强,我早就想要劝说你了*。哪怕是从前的驸马*^,我也主动为他纳妾,这才是为人妻子之道^!?br />
    原本永宁公主嫁给驸马,二人新婚之际,自然有说不出的柔情蜜意^^。此后半年之中*,驸马对她的爱情逐渐冷淡下去,原因十分简单,比他年纪小的弟弟们都有了子女,偏偏公主的肚子在成婚半年后都没有动静。因为心急,公主和驸马便接连招了无数大夫^*,这才发现公主天生身体孱弱,实在很难生下子嗣*??吹芥饴碛粲艄鸦兜哪Q?,永宁公主主动送给他四个婢女晚上侍寝*。按照大历的律法,普通男人可以娶妻纳妾^^,可是作为皇帝的女婿*^,驸马是不能随便纳妾的^,但公主想让婢女侍寝,程序就简单得多*。随后,其中一名婢女果然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女*,驸马念及公主的恩典^,便与她越发恩爱了。虽然后来应国公府罹难*^,这一双儿女也没能逃脱厄运,但这件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同样的^,所有人都夸赞永宁公主的识大体,包括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是如此。

    所以永宁公主现在广选美貌的宫女一同和亲**,根本目的有两个,一部分送给元毓**,笼络夫君的宠爱*,另一部分则是送给越西的大臣,站稳脚跟*^??*,这就是皇帝放心让她和亲的根本原因,她跟九公主的年纪不同^、阅历不同,很容易便会接受自己的新生活*^,并且努力让它变得更加顺风顺水。若是换了九公主^^,现在怕是只会哭闹不休*,以死相逼了……

    李未央的神情虽然在笑*,可永宁发现了她的不以为然,不由严肃语气道:“男人么,总是如此的*,若你将来嫁了人,被逼着给他纳妾^^*,还不如你自己主动一点^*^,大度一些^*^!?br />
    这话跟重生之前的李未央说,她必定会深以为然,可是现在说……抱歉*,如果男人娶了新人,在她看来等同于那个男子背叛了自己。真的到那个时候**^^,她情愿做寡妇^^,也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人背叛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将来娶李未央的人*,未必会过得如普通男人这样逍遥自在。当然^^^,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李未央的笑容越发温和:“公主与我说这么多*,可最要紧的话,还没有说吧*?^!?br />
    永宁公主一愣**,随即面上略过一丝异色,快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她顿了顿,才微笑道:“也没别的事^,不过是想要请求你在我走后多多照顾太后^,还有九妹是个不懂事的,也希望你能看顾一二?!?br />
    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远嫁的女儿会关心亲人的健康幸福^*,也并不奇怪^??衫钗囱刖褪蔷醯闷婀?^,虽然从前的永宁公主对自己总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可却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样^,态度里面隐隐藏着一丝内疚。这种内疚并不明显^*,可李未央还是察觉出来了^。

    永宁公主做过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吗*^?李未央很肯定^,没有,不但没有,这件婚事说到底自己反而利用了她一把**,借了她来脱身*^。当然,李未央是不会内疚的,她没有这种情绪^,你皇家可以命我和亲,我就不能算计你们吗*?再者李敏德先将元毓丢上了永宁公主的床^*,回头才告诉了她,也并不能算她知情不报。既然如此^,永宁到底为了什么内疚呢?

    或者,她是为了即将发生的事情^,感到内疚——李未央是何等聪明的人*,她在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却听见永宁说道:“其实,我从心底里很感激你,因为你把这姻缘让给了我,虽然这对你来说算不得什么好姻缘*,但这对我来说,却是一个从来不敢想的机会!?br />
    李未央静静听着永宁公主的话^,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但她面上的笑容却是一如既往:“公主何必谢我,这都是老天的安排*?!彼疽裁幌胍俪烧庾鲈?,或者说*,她没想到元毓如此无耻^^,居然真的同意。

    永宁笑道:“时辰不早了^*^**,咱们快去赴宴吧^?!?br />
    李未央瞧了她一眼,道:“未央自当从命?*!币蛭辛擞滥鞯啮羌?,李未央便没有改坐自家的马车,待原本宫中伴着新娘子的其他九位小姐都启程后^***,只剩下李未央坐着永宁公主的銮驾^*,一起驶出了宫门。

    出了宫门^,永宁公主变得异常沉默,外面的阳光透过车帘透进来**^,照得她一张面孔隐隐发白*,李未央看在眼里,微微摇了摇头^**。公主的銮驾一路向东走^,很快出了东冠门**,李未央明明察觉到了不对*,但她却一言不发,只是看着永宁公主。永宁公主被她看得脸上发烫,不得不低下头去**。

    等公主銮驾走到一处寂静处*,突然停下^**,却有一人来掀开车帘,言笑晏晏:“安平郡主^*,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br />
    李未央瞧着他的身型步态也认出来了^,原来是燕王元毓,只不过他改头换面***,除了锦衣玉冠,换上普通衣衫**^^,又特意戴了斗笠*,打扮得像是一般商客。元毓掀开了斗笠上的面纱^^,露出一张春花秋月也难以比拟的脸孔^。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燕王殿下骗女人的本事^^,天下你认第二**,怕是没人敢认第一了?!?br />
    元毓善笑,一笑起来,他的眼、他的脸*、他的人*,无一不带着笑、无一不带着春意,这种男人最擅长迷惑女人,尤其是那种芳心寂寞太久,等待着他来滋润的女人^。李未央总算明白永宁公主为什么内疚了^^,因为她答应了眼前这个男人将自己骗来此处。而且,还特地吩咐赵月带着马车返回李府^*。

    “我以为^,总算还需要费一番功夫**,你才会乖乖上当,却没想到你居然这样容易相信永宁^^?^*^!毕嘈排说挠岩?*,这样愚蠢的事情你也做得出来*^,简直太不像你了李未央,元毓的眼睛分明是这样说的*。永宁公主这样的女人*^*,寂寞太久了^^,他不过略施小计*,便让她上了钩。

    李未央也没有回头望永宁一眼,只是淡淡道:“公主毕竟是个女人,是女人终究就有弱点,会被你欺骗也不是不可能的?!?br />
    谁知永宁公主却辩驳道:“元毓不是这样的人^,若非李未央你先算计他**,他也不会来求我帮忙!”

    李未央猛地回头:“我算计他^**?”她随即看向元毓*,“你告诉永宁公主我算计你*?”

    元毓微笑^*,道:“难道不是吗?我奉母后的命令来寻找皇弟*^,你明知道他的下落却装作一无所知**,这也就罢了,居然还伙人将我痛打一顿^^。我不报这个仇,怎么安心回到越西去*?!?br />
    永宁公主不忍道:“李未央,你不要怪我,我只是——”

    你只是心甘情愿地被元毓欺骗,明知道他说的不是事实^,却还要把我骗来这里让他出气,可见这张漂亮的脸孔,有多大的力量*^^,竟然能让一向矜持出了名的永宁公主都豁出去帮忙。李未央冷笑一声^^^^,目光清冷如雪:“那么,你要如何报复我呢?把我也痛打一顿?”

    元毓却没有看她^**^,只不过轻声咳嗽了一声,道:“永宁**,你先回去吧,我和这位安平郡主有一笔账要慢慢算^*^!?br />
    李未央被逼着下了马车,随后看向永宁:“你真的要为了一个男人^*,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情^*?”

    永宁一愣,看了看李未央,又看了一眼元毓那张色如春花的面孔,终究咬了咬牙^,道:“你别怪我!人都是自私的,我只能帮着自己夫君!”

    夫君?还没有嫁过去就这么说,可见元毓果真在最短时间内讨好了永宁公主,让她对他死心塌地了^。李未央不再多言,冷笑了一声,永宁^,我给过你机会^,这一路上^***,你都有机会反悔?*?墒悄忝挥?,你情愿帮助这样一个男人,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明知道落入他手上必定有很惨的下场,你还是把我送来了。这样,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也就一笔勾销了。

    永宁公主最终命令马车夫调转马头,向城内行驶而去^,她还要去赴宴*,而且要作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元毓笑了起来^*,笑容带着恶意:“现在^,李未央你还是落入我的手中了**!?br />
    李未央瞧着他^,目光专注^^,犀利,果敢*,无惧^*,眼睛里最多的情绪却还是嘲弄^^,元毓心头火起,几乎要一巴掌扇上去,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对上那双眼睛^*,莫名有点胆寒,他怒声道:“把她押进去^^*^!”

    元毓早已准备了另外一辆不起眼的乌篷马车,随后乘坐这马车又走了半个时辰,悄悄命人将马车换成指定的小船^,由京都城外的内湖换乘小舟,并将小舟划入一早指定的柳荫僻静处**,再重新舍舟登车*,不显山不露水地^,便将所有可能注意到这马车的人给甩掉了*。

    李未央透过马车的窗帘向外望去*****,不由冷笑起来:“燕王这回可是算无遗漏,却不知你是要将我送往何方呢?”

    燕王大笑*,道:“你别急*,到了地方你自然知道*?!?br />
    李未央瞧马车越来越往僻静之处走^^,竟然到了一处全然不认识的所在^*,却也并不慌张^,不过淡淡一笑^*,竟仿佛没有放在心上。

    燕王以为她故意装作镇定,冷笑一声*,道:“外面押车的是我六名暗卫,你无论如何也不能逃脱。而这一回我准备充分^^,李敏德再也无法追踪而至。李敏德越是心爱你^,我越是要让你过的悲惨*^^,这样才能消除我心头之恨^^^!你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这是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而已?^!?br />
    李未央失笑^^*,公道*^*^,他向自己讨公道^^*?那她的公道去向谁讨?人心尔虞我诈*,唯有心如铁石才能永立不败之地^。正因为这些人总是苦苦相逼,所以她可以无父、无母^^、无亲、无故*^^、无爱^^^、什么都没有,却惟独不能没有一副狠毒的心肠**^^。

    李未央慢悠悠地道:“你不必向我解释^*,我也不想听。人人都有自已的道理行事,人人都有自身的隐痛悲伤,你能成功,便是赢家,你若失败,也不该有什么怨尤才是**!”

    她这话意有所指,元毓一时不能理解*,不由皱起眉头**。

    终于到了一处隐蔽的所在^,远远的见有一丛海棠花,开得异常热烈,元毓吩咐人停了马车^^^,径直跳了下来^**。李未央不用他派人来请*,便自己下了马车,却见到那庙门上面的匾额^,写着观音庵三个金字^*^*,却是铜环双掩^,寂静无声^^。她举目四望*,周围的确有几处村庄*,却少见人走动*,这都是寻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元毓微微一笑,吩咐暗卫上前敲门*,便很快有一位女尼出来^**,年纪不大^,只有十四五岁^^^,却生得十分美貌,她上下瞧了瞧元毓,笑道:“公子找谁?”

    不叫施主却叫公子^,李未央冷笑了一声,这女尼倒是古怪得很*。

    元毓道:“莲座通幽处^,还须绕迴栏,果然好地方^^^^,我找你家师太?!?br />
    尼姑原本还有警惕之色^,见他说出这两句^,便将门开了一半儿,笑道:“请公子稍待片刻,我去将她唤出来*?!?br />
    不多时,便见到观音庵中走出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女尼^,李未央看她一身尼姑袍^*^,却更显得眉目秀丽^^**、身腰不盈一握,那尼姑袍分明还是修改过腰身的^,李未央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只见尼姑袍里^,正露出一双尖削削的红色绣鞋,映衬着灰扑扑的袍子^,分外娇艳^^*,却是格格不入。

    李未央不觉心中一动^^*。那尼姑笑道:“早已久等了?!彼底糯蛄苛艘谎劾钗囱?*,看她面容秀丽,脸上染着薄薄胭脂^^,更显得钏影珠光,炫耀眼目**,不由点了点头,笑得花枝招展,说:“这位便是新来的信徒吧,真是个美人儿,快请进来?*!?br />
    李未央从来没有听说过京都郊外有这样的尼姑庵^^^*,可是此刻见元毓神情^^^,倒像是已经来过,且与这女尼十分熟悉*。元毓点点头,跟着女尼进去,李未央站在门口不动**,却有一把长剑抵着她的腰。这一回^,元毓显然是动真格的,若是她不从^^,便是直接要她性命了。李未央微微一笑^,并不多言^,跨了进去^**。

    这座观音庵刚刚走进去还是佛殿,正面佛堂供奉神像^,佛前灯火香烟^^,红鱼青磬^*,纤尘不染*,李未央看了一眼,有几个人在礼佛诵经,却是头也不抬***^,十分虔诚模样。转入左门*,便是大厅**,有几张普通的桌椅^,虽然古朴,却十分简陋*。谁知那女尼一路引着^^,竟然一直往内深入*。元毓并不回头盯着李未央*,他知道*,自然有那些暗卫负责将李未央一路押着进去。

    从大厅过去**,便是内院,李未央见到几个年轻的尼姑^*^,穿的是轻纱软衲,香风扑鼻*^,笑语迎人。转过侧边,进入了一间屋子^^,却是幽雅清净,一尘不染*,屋子里摆放着书桌**、琴台、卧床***、美人榻*,都是精雕细镂的酸枝或紫檀^^,极其名贵^**。女尼停下来,笑道:“便是这里了?!彼盎姑凰低?,李未央却见到那元毓丝毫也不避讳他人,竟然悄悄的将手伸至那女尼胸口抚摩*。女尼一笑**,用手指刮在他脸上,羞他道:“公子是冷了吗^^?把手放在我怀里温着也好*?!?br />
    到了这个地步,李未央若还不知道此为何地,那她真是傻瓜了**^^。

    大历的“美人所”有四种,第一种便是城内的青楼^^*,一般是在城内主要道路的旁边开一巷子^^**,弯弯拐拐曲径通幽之后,眼前豁然一亮**,便是青漆高楼,红漆大门,门外杨柳依依,流水潺潺**?^;ぴ菏膛⒘脚証*^,内里常常是里外三重*^^,庭院深广。厅堂庭院之间往往布置有花卉怪石^,水池游鱼。室内的陈设更是精致*,琴棋书画,笔墨纸砚**,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名人的落款题字等等?腿嗣堑搅艘院?,便是奉上清香绿茶^,清醇美酒,清淡菜肴*,配上色艺双绝的姑娘,莺声燕语^^,款款待客*,只不过这种地方,接待的都是达官贵人*^^,儒雅的商人和武将,以及才情过人的当红书画名家^^^^,十分风雅*,绝对让人无法联想到青楼的*。

    第二种便是普通的勾栏院*^,遍布大街小巷,专门为寻常的客人服务^^,姑娘们也比第一等的青楼要差许多^^^,去了以后便是直接找可心的姑娘,只是不要想听曲子谈心事了*。第三种便是下等的妓馆*,接待最下等的贩夫走卒^^,一条板凳便可接待无数客人,实在是肮脏不堪。

    要是这三样都不喜欢,还有更有趣的,那便是尼庵^,同样可以设筵宴客,荤素皆备^**,亦能以尼作妓^,尽情风流。唯一不同的是普通的秦楼楚馆,只要你有钱有势**,一般随时能作入幕之宾,而尼庵则必须有一等权贵介绍,打好交道^,才有机会进去*。

    尼姑为佛门弟子,应与尘缘隔绝*,四大皆空,可却并非如此*。有些尼姑见到那些富贵人家的风流寡妇^,或是姬妾,尼姑便与她们来往***。若是寡妇*^,劝说她们皈依莲座**,超度亡夫^^*^;倘若是美貌的姬妾*,知道她们失宠,则邀请她们常驻佛堂^^*^*,借静养以消磨岁月^*。实际上却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做了这种牵线搭桥的勾当*^。当然,这里是尼姑庵,还有一些小女孩被自幼送进来***,表面是收为徒弟*^,教她们诵经礼佛^,应付富户豪门的打斋法事*,暗地里训练她们应酬交际^^、献媚取宠,等长大了***^,便教她们接待客人。

    前朝这种地方多得是^^^,可是今上最为厌恶佛门沾染此等污秽,下旨大加清除***^,原本连李未央都以为,这地方已经在京都绝迹了*,却没想到*,居然还真的有***^。

    她冷笑一声,道:“原来你把我送来这种藏污纳垢的地方**,怪不得又是乘船又是换车*^*,完全都是在避人耳目*^!?br />
    元毓回头*,一双称得上美丽的面孔带了一丝恶意的嘲讽,道:“原本我是打算将你送到那下等的娼馆,一间稻草棚^^**,一个烂床^,甚至没有床只以烂席垫地,让你一天接上几十个客人,晓得得罪我的下?^!只是那种三教九流的地方太容易暴露^^^^,一个不小心让李敏德或者七皇子查到,我反而不便,所以便将你带来这个地方交给红姑^^**,红姑^^,你可要好好招呼她才是*^*!”

    那女尼笑,不怀好意地打量着李未央*,曼声道:“既然是公子交代下来^,我自当照办就是*^*!只是不知道您要她接什么样的客人!”

    元毓冷笑一声,道:“第一个客人自然是我*^,以后么,则是最肮脏最下等的客人^*!最好是那些瘸腿的^、瞎眼的*、癞子头!对,乞丐也好??!”

    红姑失笑^,道:“公子可真是为难我,我这里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哪里去找那种客人!况且她——”

    李未央冷笑,看着眼前的美貌尼姑^^,摇头道:“你还真是大胆*,居然要留下我卖笑么**?你可知道我是谁?”

    红姑笑道:“管你是谁^^*,只要进了我这里,便是小尼姑*^*。我这里接的都是熟客,从无外人^,纵然叫人认出你来,我不过说你是个疯丫头,仗着容貌相似随便乱认的,有我作保,别人怎么肯随便相信你是谁呢^?再者说,地位越是高贵,人家与你一夜风流,便越是快活,事后谁肯到处宣扬*,岂不是祸害了自己么^?况且——”她把一双风流美目望着元毓,道,“况且我又不傻*,怎么会让你见到能够认出你的人呢?”

    “可是我不愿意^,谁也无法强迫我***?*!崩钗囱肽抗獗涞卦诤旃玫纳砩狭髁?*。

    红姑被那冷冰冰的眼神看得身上有点发毛,却又暗笑自己见识了多少不愿意最后变成愿意的姑娘,她微笑道:“小姐怕是不知道**,我们对于拒绝接客的女尼,轻则捆吊殴打*^,剥去衣裳用火棒烙肉*,重则将其手足捆绑,放了猫儿进去***,扎紧裤脚*,然后猛力打猫^*,猫在裤内被打得狂跳乱抓*,使她皮破血流*,痛苦到极点*。啧啧,所以再强硬的姑娘,到了我手里也只能乖乖听话^。瞧你细皮嫩肉的^^^*,怕不是也想要尝一尝这滋味吧!”

    李未央听了,只是轻笑了笑,唇畔那一丝笑意竟藏了锐利的嘲讽,红姑瞧了不免觉得诡异。

    元毓自顾自得在一旁坐了,那红姑见状^*,便拍了拍手^^^,立刻从门口闪出一个妙龄的女尼*,手上捧着精美饭菜^*、酒水,来桌上放了*,过一会*^^,又取出些蜜饯、瓜子^、点心碟儿*,纵横放着。那妙龄女尼见了元毓便是磨磨蹭蹭地不肯走,却被红姑狠狠啐了一口^,将她赶了出去***,随后红姑转身坐在元毓的腿上*,一派亲热模样^*。

    元毓大模大样地看着李未央*,一副胜利者的姿态:“坐吧*^?!?br />
    李未央面上微微一笑^^^,却没有一丝恐惧*****,径直坐在了他的对面。

    红姑奇怪道:“这小姑娘倒是奇怪的*,往年我这也来过不少有钱人家的小姐^^,却没有一个如她这般冷静的,倒像是来烧香的?!?br />
    李未央不急不缓^,声音清幽道:“我可不就是来烧香的么*^***?!?br />
    元毓哈哈大笑,抱紧了红姑亲了一口,恣意调笑道:“你懂什么,她这个人最会装模作样,待会儿喝了酒,咱们三人一起好好乐一乐才是^*!”红姑一听^^^,眼睛不自觉往内室里头那张床望去*,李未央瞧了一眼***,便见到那张床榻是雪白帐子大红帐额^*,床上也叠着两幅锦被^^^^,看起来无比风流蕴藉****。

    元毓看李未央神情这样镇静,心头便像是火烧。李未央这个死丫头,竟然算计他娶了永宁那老女人*^,看到那张老脸都要呕吐^!让他这样灰溜溜地回到越西去,实在是不甘心^^!他的百般手段在永宁那里又重振雄风,现在不由怀疑***,不是自己的手段失灵^*,而是李未央实在不是个女人!下意识地将目光移到李未央的胸部,他推开了红姑^^,向李未央勾了勾手指头:“过来?^!?br />
    李未央笑了^,坐在原地没有动。元毓冷笑一声,难不成她还以为他会像上一回那样不加防备吗^?!他可再也不会给她机会说那些话了^,他立刻站起来,走到李未央身边去。其实,他早可以在马车里直接吃掉她,但他毕竟出身高贵^,跟那种见色起意的无耻之徒还是有所区别,至少他要一个女人通常都是心甘情愿的**,难得碰上李未央这样的,他也非要施展百般手段^*^,让她先服了自己,再好好享受俘虏的味道。

    说到底^,他和拓跋真等人一样*,骨子里还是有皇室子弟的傲气*。李未央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并不怕他在马车里乱来*。然而现在,他显然是要行动了——李未央脸上的笑容更甚^*,竟然主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就在元毓的那只缺了一根手指的手快要碰到她的袖子的时候,才慢慢道:“这是裴后在越西的真正据点吧?!?br />
    那声音好像来自天穹之外似的遥远,元毓的瞳孔在那个瞬间收缩了一下,他的手仿佛也停在了半空中,声音艰涩:“你说什么?”

    李未央微笑,古井一样的眼睛带着一丝怜悯:“这里,是裴后在大历最重要的据点?^*!?br />
    这一瞬间,元毓的脸色变了,他的脸上显得十分苍白*,似乎透着青色^*,她怎么会知道!他明明掩饰得很好**!他这般反复计算**,极耗心力,忍不住又是一阵血气翻涌*,怒声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

    李未央晃了晃手中的茶杯,道:“之前敏德花费了不少心思^^,都找不到裴后在大历的据点在哪里^^,反倒让他们传了不少消息出去,所以我也在想*^,这地方究竟是在哪里呢?秦楼楚馆*,其实我们是查过的*,这是最好的传递消息的地方,可惜——足足查了半年^,却没有查出什么名堂。是啊,我再聪明,也不会想到你们舍弃了热闹的秦楼楚馆*^*,选了这一处如此妙的地方**?!?br />
    越西人要在大历得到情报,首先要做的就是与大历的权贵打通关节^,至少要尽量拉近彼此的距离^。然而大历一朝等级森严,礼仪众多*,陌生人根本无法亲近了解**^^^,但到了秦楼楚馆*^,事情就大不一样。大家无论在外面有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到了这里只有一个身份,就是来嫖^^^。再加上训练有素的风尘女子****,往往察言观色的本领一流^^,自然对客人之间的种种突发情况应对自如^**,最后做到宾主尽欢**^^。所以很多查探消息的,传递消息的^,求人办事的^*^,在秦楼楚馆往往能够水到渠成。所以^^*,李未央从敏德第一次遇刺开始^^,便秘密寻找这批越西人的据点,意图将越西在京都的势力连根拔起,她第一个派人查探的便是京都大大小小的青楼,却始终一无所获。而今天*,她才知道原来这外表清静的尼姑庵里头**^,竟然是这样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

    裴皇后这个人*^^,还真是有意思^。

    元毓瞧着她纤细十指摇着茶杯在自己眼前晃动*,心底顿时乱得如冷水入沸油。

    红姑却惊讶*,收了面上轻浮之色^*^,道:“你是如何得知的*?”

    李未央瞧见那两人杯中茶尽,微微一笑^***,竟再次添上一些,作了一个请的姿态^*,随后道:“这地方如此隐秘,你又说了不随便接待外客,之前燕王进来的时候是对了暗号的^,证明他并非第一次来,而是熟客?^*?墒?,他到京都不过半个月,纵然是来过,也断然不会与你这个庵主如此熟稔??上攵?,你们不但一早就认识^^,而且早有勾结^。你们却在我面前做出此等风流之态^,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哦,不,其实也不然,你的身份的确是女尼**,也的确做皮肉生意*^*,但最重要的还是刺探情报,传递消息***,居中调停**!?br />
    红姑瞪着她^,冷笑一声,道:“安平郡主果然是个聪明人^,不错,我这庵堂^*,的确只招待大历的一等权贵,都是些将军、官员……便是那些富商*、巨绅、纨绔子弟要来^,也非要有人介绍不可^。当然^,便是那等被介绍来我庵堂之人^**,我们也不会随便接待,考察数月之后*,便开设斋菜请他们吃,所谓食斋^^^,不过第一步,及经一两次食斋后,方可谈到主题。来往个两三月^^,这些权贵亦渐呈丑态,我便让手上的美貌尼姑使出其勾魂夺魄手腕**,哪怕他再聪明,也难逃出美人的天罗地网^^?!?br />
    李未央淡淡注视着红姑^^,道:“然后你再利用手里的美人,从他们手中获得情报和信息^,传递回越西。不**^,或者还有别的?**!彼醋帕成涞煤苣芽吹脑?^*^,道:“你们还收买了很多的官员为你们做事^^,事情有轻如此次与大历的结盟,也有促动我和亲^^,更有甚者——”

    “住口!”元毓恼怒,“你再说一个字^,小心我剪了你的舌头!”他委实想不到,李未央居然会顺藤摸瓜,猜到这一处紧要的地方^^!

    李未央笑了,她慢慢地道:“我不知道有多少的大历官员被你们收买,也不知裴皇后想要做什么^^,但让我这样轻易找到,还要多亏了燕王殿下的一番好意^^。只是^^^,那一份官员名单*,若是被人得到——私自和越西交易*,可是杀头抄家的死罪,你说若是我拿到了这份名单,那些人会不会心甘情愿被我驱使呢?”其实早在元毓送她来这里,她便已经肯定了一点***。元毓不怕来这里的客人泄露她的身份,什么人才不会泄露呢^,只有上了贼船的人^。

    元毓的声音有一丝发抖:“你自己都还是阶下囚^,做什么白日梦*^^!”然而他从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他连声道:“阿德!阿精^!”却是那六个暗卫其中两个人的名字。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死一般的寂静,外头甚至连风声都没有,同样的情况^,上次也是如此*!元毓的脸色一片惨白^!

    红姑一直微笑的脸色也发生了变化*,她慢慢地站了起来,有点惶恐不安地向外张望^*。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将手中杯子向地上随意一掷^**,朗声道:“听杯为号^^,出来吧!”

    ------题外话------

    小秦:为啥微博上跟我说话的孩纸*,第一句话就是**,秦^,虐女主吧,虐敏德吧^^*,虐吧*,尾毛呢

    编辑:她们都欠虐【——】非要看女主死去活来^**,美男活来死去才开心?^*?^!

    小秦:(⊙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54》,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54 藏污纳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54并对庶女有毒154 藏污纳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5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