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 嚣张人质

    三天后&,永宁公主约李未央见面,却不知是有意无意的,将地点约在了那座郊外的园子。

    “公主是有话要说&&?”李未央看到永宁公主&,第一句话便是如此&。然而对方却挥了挥手,道,“咱们上船再说&?&!?br />
    说着&,她命四名婢女划船,自己和李未央则坐在船沿,小船便向湖水中行驶而去。李未央对她的做法有一瞬间的不明,随后便有点领悟&。永宁公主这是怕隔墙有耳吗&&?可是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一向直言不讳的永宁公主也如此谨慎……

    “未央,今天叫你来,是为了告诉你,这次越西皇室的燕王和安国公主前来&&,是为了与我皇室联姻的?&!?br />
    “联姻&?安国公主么?”李未央的脸上不过片刻惊讶,随后便释然&,看拓跋真的态度,也可以猜出对方是来做什么的。

    “不光是三弟,还有你&?&!庇滥餮沟土松?&,这样说道&&。

    李未央微微一怔,压住心头的震动,道:“陛下是准备让我去代替九公主吗?”这话问得很尖锐,但她知道&,跟永宁公主这种人不要妄图耍什么心机,直来直去比较好。

    果然,永宁公主的脸上浮现一丝尴尬,但仍旧实话实说道:“父皇的确是怜惜九妹妹&,再者她已经许婚了&,越西再强势&&&,也不好强夺人家未过门的妻子&&,更别提九妹还是嫁入罗国公府。宫中除了九妹,再也没有适龄的公主&&,但是郡主却有一个,说起来也真是太巧了,太后将你封为郡主,这越西皇室就来了?&!?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世上从来没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只怕太后是早已在算计了。是啊,跟用诡秘手段来陷害自己的德妃相比&&,太后是多么的光明正大&。你不是立功了吗,我便好好赏赐你&&,郡主可不是谁都能做的,这样的恩典还不让你得意地上天去吗&?等你开心过了,好,和亲的差事来了,你不乐意?当初接受郡主封号的时候怎么不说你不乐意&&&,这就是你必须付出的代价&。

    太后跟德妃比起来&,手段何止高杆了一百倍&,还让你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毕竟李未央原本只是丞相府庶出的小姐,能够得到太后青睐做了郡主,简直是一步登天&&,享受了荣华富贵和众人羡慕嫉妒的目光,你就要老老实实地去和亲&,没有丝毫拒绝的余地。哪怕明知道对方算计你&,却还要乖乖谢恩&,因为郡主册封在前,和亲之事在后啊&。

    “说起来&,父皇也是无奈&&,我提前把此事告诉你,便是为了让你心中有个准备&?!庇滥髑那墓鄄炖钗囱氲纳袂?。

    李未央却笑了笑&,面上看不出异样&&&,口中低声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未央既然承了太后的恩典&,自然要为陛下和太后分忧,所以纵然和亲是真的,未央也只能接受了?!?br />
    “好在是正妃?!庇滥餮壑新庸凰壳韵?,她还以为李未央会激烈反对,毕竟没有人会愿意放下好好的日子&,跑去人生地不熟的千里之外重头再来。她这么做的确是自私到了极点,但那也是为了她妹妹九公主。李未央不去,去的就得是九公主了?&!澳窃轿饔胛掖罄煌?,成年皇子都已封王开府,四皇子元毓封燕王&,他的母亲本是裴皇后宫中一名美貌婢女。母亲病故后由裴后代为抚养长大,所以等同于裴后所出,地位与一般的王爷相比都要更尊贵许多,倒也不算是委屈了你&?!?br />
    李未央微笑听着,在永宁公主看来,那越西的燕王毕竟皇室血统&,虽然母亲出身不算高&,但毕竟是皇后亲自抚养长大&,等同于裴皇后的亲生儿子,地位非同一般&,你李未央虽然也是庶出,但若没有太后抬举&,你什么东西都不是,所以这样的婚事岂止不委屈&,简直是一种越级的抬举。

    她现在已经肯定,永宁公主是奉太后的命令,来点一点她。顺便警告她&&,若是这次再说一句不愿意&,等着她的就只有死一途,想也知道,胆敢拒绝的人会有什么下场。

    “听说那燕王还没有娶妃,你一旦嫁过去,就是燕王妃&,而且你是代表大历嫁过去的&,对方怎么都不敢委屈你?&!庇滥髑嵘八档?。

    李未央冷笑&,大历的公主嫁过去&&,对方或许还会有所顾忌&,但自己这样的身份,既没有显赫的皇室地位,家族又远在万里之外&&&,纵然有什么委屈都只能往肚子里咽&,甚至都无法回家哭诉&&,跟那些身世显赫的王妃们比起来&,自己真的只能靠边站了&。其实,莫说是委屈&,一个不小心死了,只要一纸文书说是病死的,谁会去追查呢&?到时候燕王娶几个出身大族的侧王妃&&,这日子可就更好看了。李未央这样一想,反倒是微笑起来&。

    永宁公主还在劝慰&&,李未央的视线却已经移向不远处。这世上,总是皇帝说了算的,他们可以掌握所有人的命运,而且不容许你抵抗&??墒?,皇帝的位置&,却终究有一天要换人啊……

    远处湖水碧绿&,莲叶鲜嫩,莲花盛开,在池水之中美得非常娇艳。李未央身体微侧,将手指浅浅地伸进水中,随着小船的浮动将水面划出道道涟漪。

    “未央,那燕王虽然我没有见过,可是越西皇室的俊美是出了名的,看那安国公主的相貌便可以猜测一二。我会向太后说,想法子让你们见一面?!庇滥骺蠢钗囱朊娲⑿?,以为她很满意这婚事&,心中虽然诧异,却也继续道,“依我看&&,嫁过去也好,这大历能找出匹配你的男子,却也不是很容易的……”从前李未央还是丞相千金的时候&,公侯之家倒是还能挑出一两个,现在她贵为郡主,这婚事反倒更难找了。又要门当户对&,又要人家愿意娶,恐怕不知道要拖多久&,李未央这年纪可是不小了&,可连李家四小姐都有人上门提亲&,她却一直无人问津……

    不过是因为她当初和蒋家闹得太僵了&,不给自己留下后路啊&&,终究是传了不少泼辣的名声出去,这样看,去和亲反倒是不得不走的一条路&。

    李未央的手臂浅浅地伸进水中,划开那一波碧水,脸上的笑容从始至终都是淡淡的,既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甚至连寻常女孩子的害羞都没有。

    永宁不由得暗暗在心中感叹,若非为了九公主&,自己还真是不想来做这种苦差事&,在她看来&,何必跑这一趟&,李未央本是臣子的女儿&,直接宣旨就是了&&,干嘛还废话&,但太后却说她是个很有主意的人,万一闹出什么事情来就不好了&&,还是应该先把利弊给她分析清楚&,让她诚心诚意地谢恩为好。

    皇家就是这样伪善,打你一个巴掌&&,打掉你两颗牙,也要你笑盈盈地谢恩&。

    李未央正想着这件事,突然听见旁边的婢女尖叫一声&,永宁公主急速转身朝身后瞧去&,忽然脸露惊骇之色,人也猛得站起来,其中一个婢女因为过度惊骇&,手中的浆一下子掉进了湖水里&&,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李未央向着她们的目光看去,竟看见潭云站在湖心凉亭栏杆外的岩石上&,摇摇欲坠。

    “快划到那边去&!”永宁公主完全愣住了,而李未央却冷静地快速吩咐道,四个婢女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船往那边划去??苫姑坏鹊剿堑酱锬抢?,潭云已经“噗通”一声跳进了水里,溅起老大一片水花。

    永宁公主完全吓坏了&,几乎说不出半个字。

    婢女全部扯开嗓门大声呼救——护卫们就在湖水附近守卫&,李未央又命划船的婢女赶紧把船划向潭云,把浆伸给她&,好让她攀住不致下沉&。没想到潭云却根本没有抓住浆的意思,而是径直向湖水里沉下去&,很快就连头顶都瞧不见了&。

    “不好,她的身上绑了东西&!”李未央皱眉。转眼之间,便有一个通水性的婢女下水&&,快速地向对方下沉的地方游&,一个猛子下去,径直将昏迷的潭云捞起,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暂且将潭云拖到她们的船上。李未央看到,潭云的脚上果然系着一块石头&,让她整个人刚才都往下沉去&,这说明,她是铁了心要寻死的。

    李未央亲自给她按摩肚腹,见她腹中无水之后又拍打着她的脸部,试图让她清醒一点,并且命令婢女脱下外袍给她披上&。

    永宁公主愣愣地看着,几乎手足无措,同时她感到惭愧&,她是大公主&,又是主人,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相反李未央却如此的镇静,竟然像是比她还要年长一般&。

    “她还活着吗&?”永宁忐忑地道。

    李未央轻轻把潭云脸上的乱发撩开,赫然发现她眉头紧皱,牙关紧咬&,像是一心求死&,不由叹了一口气,道:“还活着,不过也跟死差不多了?!?br />
    永宁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有点怔住&&,这时候婢女们已经把小船划到了岸边,一群人七手八脚地把潭云扶上岸&&,慌慌张张去请大夫。永宁公主见李未央神情不对,这才道:“这究竟是怎么了?她在这里不是好好的吗?”

    李未央瞧了永宁公主一眼&,摇了摇头,这个——似乎不该问她这样一个外人吧。就在这时候,潭云突然清醒了,立刻要爬起来,旁边的婢女马上过去试图按住她,可是她却发疯一样地咬住一个婢女的手臂&,整张脸上都是癫狂的神情不说,连眼睛都是血红的&。李未央敏锐地注意到,潭云伸出来的十根手指头,所有的指甲竟然都被剥掉了,每一根手指都已经不知被何物夹得变形&,鲜血淋漓地十分可怖。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半步。

    潭云是弹琵琶的名家,手弄成这副样子&,将来还怎么演奏呢&?李未央看向永宁公主&&,见她的脸上同样露出极端惊骇的神情&,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潭大家的手是怎么了!”

    大历一朝&,对于有技艺的女子,通常给予的尊称就是大家。墨娘如此,潭云也是如此。此刻看到潭云一双那么妙的手变成这个模样,永宁不禁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婢女们没有照顾好她&。谁知婢女们全都面面相觑,完全说不出半个字来?!肮鳌?,奴婢们也不知道??!”

    一直照顾潭云的婢女这时候才跌跌撞撞地过来,跪倒在地,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是奴婢照看不周,才会让潭大家到处乱走——”

    永宁见潭云一副疯疯癫癫的模样,蹙眉道:“究竟怎么回事&,潭大家昨天还好好儿的&&!今天怎么就伤成这样&&,连神智都不清醒了,刚才还要跳湖&!你究竟怎么看管的&!”

    那婢女恐惧地全身发抖&,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前两日潭大家搬进府里来&,心情一直压抑&,昨晚上不知是不是生出幻觉&,忽然说自己看到了什么黑衣人&。之后便开始神神经经,迅速的疯癫了&,奴婢按照公主的吩咐对她日夜看管,但她昨儿夜里闹了一夜,奴婢们全都精疲力竭,在凌晨不免昏昏欲睡&,她就趁此时跑了出来,实在不知道怎么就受了伤,居然还要投湖——”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疯了&!世上哪儿有这种道理!”永宁公主高声斥责道&。

    李未央看着潭云,不由沉默&,潭云为什么疯癫,她基本能猜到。对于一个视琵琶为生命的人,突然剥掉了她的手指甲&,毁了她的手&,让她再也不能抱琵琶&,等于杀死了她唯一求生的信念&。她一下子受到巨大的刺激&,恨不能投湖而死&&,这样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墒?,居然有人能避过那么多人的监视对潭云下手,这就实在是太令人惊骇了。而且和对墨娘一样&,如果有深仇大恨,直接杀了就是&&,何苦这样折磨人呢?

    墨娘是舞者,最看重的便是纤细的身躯还有一双动人心弦的美目&&,于是对方便毁掉了她一身的好皮肤&&,挖去了她美丽的眼睛,而潭云却是弹琵琶的高手,对方便毫不犹豫地坏了潭云的手——这样的心思,比直接杀了对方要狠毒千倍百倍。

    永宁公主脸色煞白&,道:“到底什么人敢在公主府里头下手&?”

    李未央盯着潭云血肉模糊的双手&&&,道:“自然是谋害墨娘的人?&!?br />
    永宁公主露出不解的眼神:“可是&,若是想要动手,明明那天一起杀了潭云就可以,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等上三天?”

    李未央冷笑道:“这就要去问幕后黑手了?&!逼涫?,她隐约可以猜测出一丝端倪。墨娘的死是因为拓跋真无心的帮助&,安国公主无法容忍她。那潭云,则是因为她出于姐妹情意帮着墨娘说了两句话&。那人的意思就是&,你不是要帮着她吗,我便让你亲眼看着对方惨痛地死去,然后你必须活在随时被杀人灭口的惊恐之中,再一点点地将你折磨致死。

    这种扭曲的心思,不可为外人道,听起来又是那样的匪夷所思??墒抢钗囱肴创蟾拍懿碌?,因为光是看那安国公主的眼神,她就觉得对方心中有着不可揣测的暗影?;适抑腥?,往往都视人命为草芥,然而人命在安国公主的眼睛里,却比草芥还要不幸&,整个是一场游戏,一场让她开心的游戏,每个人,都是这个游戏里的棋子。她天真无邪的面容中,隐藏着无穷凶残的恶意&,极精灵古怪&&,又刁蛮任性,行事作风简直是不可理喻,毫无道理可讲&。

    “我会下令让京兆尹彻查此案,一定要把幕后黑手揪出来!”永宁公主愤愤不平地道&&。

    李未央摇了摇头,揪出来?就算揪出来能怎么样,大历会冒着和越西交恶的危险去处置安国公主吗?不管京兆尹一开始是不是秉着明察秋毫的精神,到最后都会变得捕风捉影、指鹿为马,因为他再公正,再无私,也不可能敢揪越西公主&。因为大历和南疆关系一直僵持&,极需要越西的立场……姚长青是个耿直的官员,但他也知道&&&,什么是大是大非,越西公主杀人是小&,国家百姓才是大&。若是真的追查下去,不仅会造出冤案,还会让冤案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大得无法控制。这事情,李未央知道&,永宁公主也不傻,她定然也心中有数,否则她也不会和拓跋真一样,选择对安国公主嚣张的行径给予容忍&&。所以李未央只是道:“公主,还是先为潭大家治病吧&?!?br />
    永宁公主瞬间哑然&,她看了一眼李未央,心中将那安国公主骂了千百遍&。他们都是皇室子弟,没有谁比谁更高贵的&&,大历虽然比不上越西富饶强盛&,却也不是孱弱的国家。若是换了往日,她早已命人把安国公主扣住了,偏偏如今的局势十分特殊&,连父皇都对其笼络有加,并且把安国公主的一切行为归咎于骄纵任性……前天九公主回去告状,本以为皇帝会帮她讨回公道,狠狠教训一下安国公主,谁知道安国不过是随便交出了一个护卫作为误伤九公主的替死鬼就罢了,父皇也视而不见&、息事宁人。永宁对这种反常的情况无可奈何,也根本不能理解,此时只能叹了口气&,挥手道:“你们把人带下去吧?&&!辨九嵌允右谎?&,便将潭云扶了下去。

    永宁公主看向李未央&,道:“未央,你看今天这件事——”

    李未央微微笑道:“公主,就像您说的,一切都交给京兆尹大人吧,想必他会尽快找出凶手的?!闭馐滤换峁?,因为与她无关,她不是救世主&,不会救无关紧要的人&&。潭云和墨娘,她纵然想救却也不能多事,招惹上越西皇室,会给敏德带来数不清的麻烦。孰轻孰重她当然分得清楚&,所以,只要安国公主不来招惹她&,她便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李未央从公主府出来,白芷和赵月正在马车边上等着她,赵月见她出来,紧随着上了马车。

    李未央看了赵月一眼&&,若有所思地问道:“赵月,若是你们兄妹联手,可以胜过安国公主身边的那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吗?”

    赵月一愣,像是没有意识到李未央会问这个问题,一时说不出话来&,脸色却有点发白&。

    马车这时候已经开始向前走,离开公主别院驶向了官道&。李未央看她为难的样子,便道:“如果不想说,便算了吧?&!?br />
    赵月摇了摇头,咬牙道:“若是单他一人,奴婢和大哥联手,应该可以挡下他,可若是其他四人联手,就难说了?!?br />
    李未央点点头,道:“这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彼凑栽铝成弦桓辈牙⒌难?,刚想要安慰她几句,却听得车后忽然马蹄声响,又快又急,一眨眼的工夫&,便见四骑人马从车后斜刺里冲上前来,将马车四面围住。其中一人哈哈笑道:“听说这马车里坐的是大历的九公主&,快掀起车帘来我看看&&!”

    李未央一怔,赵月已经掀开了车帘一角,却把李未央挡在身后&,只看了一眼,李家的护卫竟然已经全部被人打倒在地,而她甚至没来得及察觉。

    “让你家公主出来见我&?!蹦侨烁呱Φ?&&。

    赵月抬起头看着对方,不由吃了一惊&。

    入目所见是一个极为年轻的男子&,一袭华丽的长袍,华美艳丽犹如凤凰,他有着一张美丽得不可思议的容貌,凤眉修目,朱唇瑶鼻&,精致的五官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这样的魅力,是一种超越了性别和容貌之外的风华绝世&。赵月跟着李未央&&&,见惯了俊男美女,可除了俊美不可逼视的李敏德以外,她还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男人。是,李敏德的容貌虽然漂亮,却绝对不会让你联想到女人,可眼前这个男人,却极为阴柔,极为华丽&,若非他的喉咙上有喉结,你根本没办法相信他是个男人。

    他歪了歪头,笑容在脸上漾开&,美得让人心惊&,然而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不怀好意的味道&&&,有着介乎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美&,危险而又邪恶:“啧啧,这丫头倒也生得不赖&&&!”

    他身后有六名青衣护卫&,其中为首的一人生得虎背熊腰&,在这美少年身边就更显得丑陋,他打骂上来&,谄媚笑道:“王爷&&,要不要属下去彻底掀了帘子?”

    那华服公子笑道:“不必不必,九公主应该也会很乐意与我见面才是!”

    赵月见他如此说&,心头怒极&,呵斥道:“这不是九公主的座驾,阁下快请离开&&!”若是往常,她早已飞身上去给这家伙一剑,可是她看到那六名青衣护卫,却是没有动,光从内息看,那六个其貌不扬的人便是顶尖高手。她可以跟对方一拼,但却不能拿李未央冒险&。

    那华服公子挽辔下马&,笑道:“不是九公主么&&,那也无妨&&&,这么华丽的马车,想必也是个美人儿&!都说大历女子风韵独具,这些天我也玩了几个&,跟白面一般任由你捏搓,实在腻味得紧,这马车里丫头都生得这么俏丽,想必主子也不差&&,快掀开帘子我瞧瞧!”那青衣护卫接口笑道:“王爷这么说,莫非想一亲芳泽&?”华服公子笑道:“就怕这位姑娘不肯?!鼻嘁禄の佬Φ溃骸坝惺粝略?,王爷要这女子&,还不如探囊取物&?”

    赵月的脸色都已经发青了,李未央却淡淡道:“掀开车帘就是,我这等姿容&,怕是公子看了要倒胃口的&?&!?br />
    华服公子显然不信&,纤细白皙的手执一把扇,嘴角轻钩&,美目似水,未语先含三分笑&,说风流亦可,说轻佻也行,就等着李未央掀开车帘。

    赵月回头看了一眼,却是大吃一惊&,随后醒悟笑道:“那公子你可看好了?!彼底磐耆瓶盗?,露出马车里李未央的容貌。

    马车里坐着一个容貌清秀的美人儿&&,可惜不知怎么的&&&,那张秀丽的脸上却长满了麻子&&,叫人看着大煞风景不说&,有一颗麻子还长在了眼皮上,十分的诡异、丑陋&。那华服公子吃了一惊,却见帘子突然放下了。赵月高声道:“你已经见过我家小姐容貌,现在可以离开了吗?”

    华服公子和六个护卫都是目瞪口呆,连说话都忘记了&,华服公子回身啪地一声&,给了那青衣护卫一个耳光:“从哪里找来的丑八怪,居然还敢叫我看&&!简直是嫌命长了!”

    虎背熊腰的青衣护卫完全呆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是&,是&,王爷饶命!一定是属下弄错了!属下知罪!”

    赵月忍住笑&,道:“还不放行吗?”

    华服公子挥苍蝇一般道:“滚滚滚!”

    赵月暗自松了一口气,她知道小姐今天不想招惹麻烦&,所以便吩咐马车夫:“快走&?&&!?br />
    谁知马车还没走出几步,那青衣护卫却呢喃一句:“怎么会弄错呢&?明明说了就是这马车??!”

    华服公子一想不对,厉声道:“站??!”赵月心下一沉,那青衣护卫已经逼上来&,她抽出长剑,顿觉一道十分强大的柔劲将她的长剑劈开,不自觉竟然胸口空门大露,那虎背熊腰的护卫一双铁掌&,如大斧长戟,破空劈来。赵月慌忙左足点地&,右足腾空,从马车上飞了下来&,顷刻间,二人一长剑一拳头&,斗了二十个回合。

    赵月越斗越觉不安,那青衣护卫也是骇然,他此次到大历,未逢敌手,谁料遇上赵月这个小丫头片子,不仅占不得丝毫上风,反倒被她隐隐克制住&。赵月瞅准空挡,向空中发出了一个信号,青衣人一怔,立刻明白过来&,却一个字没有&&,快速攻上去。

    那华服公子见二人僵持不下,脸色阴晴不定,瞧着其他人笑道:“都傻了吗?”其他人便立刻回过神来&,五把长剑一起上来攻击赵月。

    呲——

    赵月被长?;埔律?,后背已受伤。她咬牙,回身挡开第二剑&,一边缠住几人&,不让他们有机会靠近马车,动作之间&&,她后背的伤口迸裂,血一直在流&,这种情形下,已然支持不了太久。

    最近京都的风声紧,到处在搜捕谋害蒋家的人,原本派了在李未央身边?;さ陌滴蓝急欢⑸狭?,所以他们才不得不暂时撤掉,出门也只是派了精干的李府护卫?;?,但这也没什么奇怪&,在京都谁敢公然劫掠,这还是在官道上!只要再坚持片刻&&,主子和大哥看了信号&,一定会带人来救援!赵月再不迟疑,动作更见迅疾狠辣,左手一转,啪的扣住一名护卫的手腕,然后咔嚓一声&,瞬间折断了对方的腕骨&。

    李未央已经掀开了帘子,皱眉看着这一幕&,她的确有满脑子的主意,但在这一刻&,却丝毫派不上用场&。如果来的是讲理的人&&,她还可以试图跟对方谈判&&,讨价还价,因为她身份特殊,又巧舌如簧,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化险为夷&;然而&,来的却是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不,等一等,看着年轻公子的形貌,他们又称呼他为王爷&,莫非是——

    赵月虽然是顶尖高手,可是面临武功高强的六名护卫的围攻,却也没办法轻松获胜&,突然她左肩中了一掌,扑地跪倒&&&,发出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响&,鲜血大团大团地涌出来&,滴在地上,触目惊心。

    李未央不禁握紧了双手,睁大眼睛看着这一幕——“住手!”

    华服公子突然看了她一眼,挥着扇子,好整以暇道:“你算什么呢?凭什么让我住手&!”

    李未央轻轻在脸上拂了一把&,已经现出原本秀丽的容貌:“我是安平郡主,你真正要找的人?!备詹潘还墙獾闵系闹ヂ榈阍诹成隙?,现在才露出真正的面容。

    华服公子一怔&,随后大笑,道:“那又如何?这丫头既然敢反抗&&&,我便可以先杀了她,再带走你&&?!?br />
    “喀&!”又一记骨断的声音,赵月的左腿也被硬生生地踢了一脚,仿佛是骨头都裂开一般发出声音,她跪在地上,明明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却仍是挺直了腰杆,发了疯似的挥舞着长剑&,不让对方有机会脱离。

    李未央冷冷望着&,仿佛赵月的生死与她毫无关系,但她的声音却比往日都要残酷、冰冷:“燕王殿下,我的婢女身上有一道伤口,我便要你的人死一个&,她若是死了&,我便要你堂堂燕王殿下为她陪葬&,你可相信&?!”

    华服公子听她说话有趣,不禁摇扇大笑。他心机深沉&&,自然不会当真相信李未央有这本事&,他笑了几声,看向李未央说道:“你——”原本他是想说,你要是有这个本事,我就跪下来给你叩头好了?&?墒堑人陨夏且凰涞难劬?,他竟然一时哑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人拥有这样的眼神,冰冷&、抑郁,没有丝毫的感情&&。她就是在陈述一件事实,绝不是在威胁他。她只是告诉他,若是赵月伤了一处&,就要他的护卫死一个,若是赵月死了,那她便会替那丫头报仇,要他燕王的性命陪葬。

    不,等一等,她叫他燕王&&&!她根本知道他的身份&!元毓完全愣住&&&&,他死死盯着李未央。然而对方也看着他&,那双古井一样的眼睛里,流露出的神情却没有一丝的畏惧&。

    从他所获得的情报看来,李未央不过是个靠巴结太后得了郡主位置的闺秀,却不想竟然有这样冰冷的眼神&,那简直不像是一个活人所有的,一丝烟火气都没有。这个年纪的少女&&,不该有这样的眼神&,哪怕是自己那群天之骄女的妹妹们&,不乏安国公主这等阴狠的少女&&,她也断然不会露出这么可怕的眼神&。

    “住手&!”他下意识地道。那六名青衣护卫登时住了手&,赵月已经受了多处伤&,却还是勉强硬撑着站了起来,强拖着受伤的腿&,回到马车旁边,就连上马车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在马车上&。车夫早已经吓得瑟瑟发抖&,根本都不敢说话&,而那些李家的护卫,早都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元毓盯着李未央&,有片刻都没有说话。

    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女,浑身却散发出利剑出鞘的夺人气势&。在她秀丽的脸上&,看不到丝毫惶恐和害怕,仿佛并非身处在被人胁迫的绝境之中。

    这少女真是狂妄&&&!元毓审视着李未央,尽管他不动声色,但无疑李未央已经给他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象:这是一个高傲而强悍的少女。尽管她的处境不妙&,可她却并没有退缩,也没有觉得自己落到了下风&。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李未央是一个盲目自大的人。不过,元毓也清楚,这个可能性极小。从没有女子如李未央这般能带给他如此大的压力,使他艰于呼吸&&。他下意识地打破了冻结的沉默&&,冷冷地说道:“把马车带回去?!?br />
    李未央放下了车帘,她甚至没有问一句去哪儿。元毓越发摸不清李未央的心思&&,挥了挥手道:“把那婢女也带上!”随后,一行人穿过官道&,隐入了一旁的树林之中&,很快消失不见。

    等到了一所位置隐秘的宅院&,元毓才派人放下赵月等人的眼罩,他将李未央客客气气地请到了屋子里,随后他便盯着李未央上下打量&,带着七分挑衅,三分提防&&。

    越西的燕王元毓,从小跟在裴皇后身边&,身份地位比旁人都要高上一大截&,时至今日,他已经贵为燕王,只是&,明明他抓来了李未央,却实在不理解她为什么面色如此平静&。

    “你可担心&?”

    “自然担心?!崩钗囱氲氐?&&,元毓的脸上一瞬间竟露出失望之色。他原本以为李未央一定会说什么,却没想到,原来她也不过如此,被自己一吓,便乖乖地开口了&,而且似乎连加以抵抗的欲望也没有&。李未央却从容接着往下说道:“不知我何时能见到那六个护卫的人头&?”

    元毓没转过弯来,本能地回了一句:“你说什么&?”以他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只得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以掩饰尴尬。

    李未央冷冷望了他一眼,道:“燕王和安国公主都是大历的贵客,是陛下请来的盟友&,然而你却动手劫掠了安平郡主,甚至还伤了我的护卫,这是越西向大历的挑衅&,是毫不掩饰的阴谋&&。你们此次入京,分明是以示好结盟为理由&,暗自行勾结南疆之实,目的就是为了颠覆我大历的江山&,屠杀我大历的百姓!”

    “你胡说什么!我不过请你来作客——”

    给元毓扣上这样一顶他承受不起的帽子之后&,李未央又道:“安国公主先是羞辱我国公主,本来就是不知轻重、不懂规矩!看在即将结盟的份上&,她既然主动推出一个替罪羔羊,我们陛下便暂且饶了她的狂妄。接着她派人杀死墨娘,谋害潭云,毕竟我们没有证据,也没有当场捉到,也可以不提&!可是今日我在官道上便横遭掳劫,我的贴身婢女为了?&;の一挂降降?,此事为李府护卫数十人所共见,非我自己编造&。若我不能平安归去,我父亲李丞相便是为了我李家的清誉&,也是要闹上金銮殿的,到时候燕王恶行就要昭告天下了&&?!?br />
    “我——李未央你不要满口胡言乱语&,我是越西皇帝派来结盟的,什么时候勾结南疆了!”是,他抓李未央来的确是另有目的&,可越西皇帝派他来&,却的的确确是为了结盟&&,这个是半点不掺假的&。

    越西皇帝当然派了专为结盟的官员萧正天前来,并且此人端正耿直&,素有威名。现在,他与李萧然已经谈妥了条件&,签订了盟书,可见越西人在结盟的问题上是认真的&&&。并且&,不只是大历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大历&。如果大历结盟是为了免于南疆的骚扰,那么越西便是为了侵吞整个南疆。他们在对付南疆的时候,自然希望大历可以成为盟友,然后两个国家可以利益分享&,共享战果。

    安国公主分明是跟着越西的使者来大历游览……燕王殿下表面是越西的使者&,可他根本是冲着别的事情来的&,他幕后的人&&&&,便是越西的裴皇后!李未央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把整件事情都理清了。正因为裴皇后的目的不可告人&&,所以燕王才会用这种方式请她来,但这事情只能私底下进行,若是一下子捅出去&,燕王吃不了兜着走&&,那裴皇后也会被人扣上妨碍结盟、祸国殃民的罪名。

    “你——”元毓吃惊地瞪着李未央。他这个掳人的都没发话&,她竟然敢先发制人,“若是这事情捅出去,你的清白就毁了&,你敢说吗&?”

    李未央突然轻声笑起来&,笑容简直充满了恶意,她抬起头,盯着元毓那张漂亮的过了分的脸,冷笑道:“清白?那算是什么狗屁&!燕王殿下&,你可知道我李未央是什么人吗&?你知道我这个年纪还不出嫁是什么缘故么&!不打听清楚就来找事,你还真是,愚蠢的够可以&!”

    元毓的脸色忽青忽白&,几乎说不出半个字来——李未央是什么人,他怎么会知道!他从来没把这个女孩子看在眼睛里&,她不过是个弱质女流而已,纵然情报上说此人多有可疑,心性坚韧&,他却从来没相信过,可眼下&&&,看他捉来了一个多么烫手的山芋&!

    他抓李未央是别有目的,当然不能让她死,可若是李家人真的把事情捅出去了&,那他就会变成破坏此次大历和越西结盟的罪人&,哪怕裴后会护着他&&,父皇和那些顽固的越西老臣子也会把他生吞活剥了——

    李未央,真是该死的!

    他想到这里,赔上一副笑脸:“郡主&&&,我不过是请你来做客。说不上劫持,你又何必赔上自己的名声来诬陷我?!?br />
    李未央看他一眼,道:“那便诛杀你那六个护卫&&,咱们再说话?!?br />
    ------题外话------

    编辑:楼下有娃说我碎嘴,>_<,

    小秦:你本来就碎嘴o(n_n)o哈!

    编辑:╭(╯^╰)╮有个娃说看到一百多章&,就是为了看你这雷文能雷到什么地步

    小秦:坚持这么久啊,那这个可怜的娃一定是已经被天雷劈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编辑:→_→

    小秦:我终于有微博了……请记住,新浪微博,潇湘秦简,大家都来跟我玩吧&,哈哈哈哈哈

    编辑:你会用吗&?

    小秦:o(╯□╰)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5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50 嚣张人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50并对庶女有毒150 嚣张人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5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