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所谓换亲

    李未央直接拒绝,却说得很婉转&,再加上众人都知道她从前摔下马伤了脚踝的事情,一时倒也没有人说她倨傲&。

    安国公主看了她一眼,却显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一则&&&,李未央不够美貌。二则,跟墨娘比起来,显得冷冰冰的,没有什么风情&。三则,拓跋真与她,是敌非友&。

    安国公主的眼睛&,还是钉在墨娘的身上&&。墨娘不由自主在那眼神里发起抖来&,拓跋真挥了挥手&,道:“全都下去吧,换一批人上来表演&?!蹦镎獠藕吞对埔黄?,战战兢兢地退了下去&。

    因为刚才的舞蹈被安国公主批评了,所以再上来的便是武生的打戏,配上最近京都流行的戏目,安国公主心不在焉地看着&,面上似笑非笑的,却是没有说半句话。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总觉得有些莫名地不安&。她看了一眼安国公主身后,那十余名护卫都在&,可是那四个黑衣人中的灰奴,却是已经不在了&。心头咯噔一下,她吩咐了白芷几句话,白芷听了&&,悄悄到了永宁公主身边&,将话递给了贴身女官。女官自去告诉永宁公主,她听了之后微微吃惊,赶紧吩咐了人出去,随后向李未央点了点头。

    李未央这才放下心来&&,她不是仁慈&&,而是不希望在这样的宴会上闹出什么事情来&。毕竟这是公主的宴会——

    武生正打到精彩的地方,却见到一个女子跌跌撞撞冲了过来&,一把摔倒在地上&&,面无人色地抬起头来&,却是潭云无疑,她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话都说不清楚。

    永宁公主心中咯噔一下,连忙道:“还不快去把人搀扶起来!”

    潭云却一把推开搀扶她的人,抖着声音道:“公主,公主,救命&!救命?&?!”众人勃然变色&,却听她继续道,“墨娘……墨娘她……”

    永宁公主下意识地站了起来,高声道:“墨娘出了什么事?”墨娘是她宴会上的?&??&,重金请来的,难不成在这宴会上还会出什么事吗?

    潭云却是舌头打结,刚才的聪明淡定全都化作乌有,指着不远处的湖泊说不出话来。永宁公主转头看了李未央一眼&,见她面上同样无比凝重&,便高声道:“先去看看再说&!”

    宴会的主人发了话,众人便都站起来,快步跟着潭云而去,只是潭云像是怕的腿脚都软了,一路上被人硬生生驾着走。走了不多远&,却见到湖边一个人伏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模样&。永宁公主连忙道:“快去救人&!”

    墨娘是女子,男人们谁都没敢动,女官们便闻声而去,然而等靠近了&&,却都站在那里,像是变成了僵化的石头。

    “你们全都愣着干什么&&!废物!”永宁公主怒声斥道&,一边快速地走了上去。身后的宫女们便也将红灯笼照了过去,李未央顺着灯笼的亮光一瞧&,有一瞬间呼吸都停滞了&&。

    此刻那边的戏台上,武生已经换了花旦&。那花旦恰好唱到“可正是人值残春蒲郡东,门掩重关萧寺中&;花落水流红,闲愁万种&,无语怨东风&,幽僻处可有人行,点苍苔白露冷冷&?&!蹦侨崛矶嗟某挥脑沟赜鼗?,清雅悠扬,一声声、一丝丝直透肺腑。轻轻地绕着绕着&,从花园里钻出来&,一直吹到这边,却不知怎的,让人莫名身上染了无数寒意&。

    在这曲声之中&&&,只见那墨娘如同一个坏掉的布偶一般躺在湖边上,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一条条的布片,刀子划出一条条伤口,伤口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蚂蚁。尤其是那一双眼睛&,赫然已经变成了两个血窟窿,原本那一双美丽的眼珠子,竟然已经不见了。

    李未央算是大胆的,却也不免退后了半步。永宁公主更是面色发白,转头一阵干呕&&,旁边女官连忙扶她到一边,永宁好半天才缓了过来&,扭头道:“去看看&,还有气儿没&!”

    立刻有大胆的护卫上前去了,不多时便过来道:“还有气&?!?br />
    永宁脸色没有丝毫好转,反倒更加显得惨白,她还来不及说话&&,却听到拓跋真道:“还不快去请大夫!”

    李未央见墨娘这惨状,不由自主地皱了眉头,心中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宴会上本就请了陈院判&,他原本已经喝的有点高了,此刻一听公主传召&,连忙用冷水洗了脸,飞奔着来诊治。众人等了足足半刻&,却谁都不敢靠近那墨娘&,只能让那几个护卫勉强将她抬到一边&。

    “怎么会这样——”永宁的声音平板而苍白,微微发抖&,在凉风底下仿佛轻飘飘的一张纸,虚弱无力&&。

    李未央见到墨娘百合花一样娇嫩的身躯和优美的颈项肩臂上遍布着伤痕,那纤细的腰肢和秀丽的双腿上都爬满了虫子,而那柔情似水的眼睛,已经别人挖去了&,却兀自还活着,苟延残喘吗&,尤其这一副模样还要暴露在众人眼前&,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李未央忍下胃里的翻搅,低声吩咐道:“快去准备一件衣裳?&!迸员叩娜苏獠欧从?,飞奔过去&,将一件披风遮住了墨娘伤痕累累的身躯。

    陈院判来了,他看到墨娘的时候&,也是双腿发软,拓跋真皱眉道:“还不快去诊治?!?br />
    陈院判毕竟见过无数形状可怖的病人&,此刻压下了心头的恐惧,一步步走过去,蹲下了身子替她诊治。

    “陈院判&,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永宁公主好不容易才不再干呕,却只敢站得远远的&,而这时候,刚刚下去敷药的九公主也赶来了,她看到这一情景,同样是浑身发颤&&,抓住永宁公主的手臂不放。

    “墨大家——她四肢和腰间关节处的筋络全给人挑断了&?!?br />
    “什么&?你是说她变成了软瘫的废人。但怎么伤口中竟有这许多蚂蚁?”拓跋真不由吃惊,他不明白&,墨娘不过是个舞姬,到底谁和她这样大的仇恨,要用这么恶毒的法子&,挖去她的双眼不说,还挑断了她全身的筋脉&&。对于一个舞者来说&,有什么比这样的惩罚更残酷的呢,比杀了她还要难受。

    “她的伤口……是被人涂了蜜糖,所以吸引来无数的蚂蚁和其他的虫子?&!背略号姓庋档?,他的脸色也是无比凝重,而不远处观望的好多贵族小姐们都已经被这幅场景吓得摇摇欲坠了&&。

    “这儿是在闹什么?”这时候,人群突然分开&,有一个少女走了出来&。这句话,从她嘴巴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吐了出来,声音极脆滟。

    李未央回过头&&,望见了安国公主。她抿了胭脂的嘴红如珊瑚,脸上那一对甜美的小酒涡笑得更迷人&&。不知怎么的,李未央看见她这种笑容,却感觉一丝凉风钻进袖子里,轻轻地上来&,如伶俐的小蛇,忽然在她的身上噬那么小小的一口&,疼得冰冷而尖锐。

    永宁公主忘记了刚才的嫌隙&&,颤声道:“有人挑断了墨娘的手筋脚筋,割得她浑身是伤,又在伤口中涂了蜜,引来蚂蚁咬她全身,不知是什么人,竟然做出这样残忍的事情?&!?br />
    众人都是这样想的&&,墨娘一双美丽的眼睛没了,浑身的筋脉都断了,还被割破了伤口&,引来无数蚂蚁啃食,这样的疼痛麻痒&,真真叫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这样对待一个柔弱的女子。

    “啧啧&&,怎么伤成这样了?&!卑补魈酵?,瞧了墨娘一眼。低声嘀咕道,“这么一个俏生生&、娇怯怯、惹人怜爱的美貌佳人&&,变成了这副德性,换了是我&,还不如死了的好&?&!?br />
    九公主冷眼瞧着安国公主,怒声道:“你说什么&?!”

    安国公主咯咯一笑&,说道:“我是说,若是我有一天变得这么丑&,还真不如死了的好&!”

    “你——”九公主几乎要勃然大怒,可是李未央突然拉住了她&&&,向她摇了摇头&。九公主一愣,她从来没见过李未央这样的神情,仿佛十分严厉&,心中的怒火便像是被一盆冷水浇过&,只剩下烟没火气了。

    旁人没有听见安国公主的话,听见的唯独是站在这里的永宁公主&、九公主和李未央三人。然而站在陈院判旁边的拓跋真突然回头看了一眼&,安国公主立刻露出一副娇嗔的模样道:“这里血腥气好重&,真是把我吓坏了,三殿下,你可不可以陪我回宴会上去?!?br />
    拓跋真不着痕迹地在她脸上看了看,像是想要寻找什么痕迹&,可是安国公主却瞪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拓跋真心中觉得莫名发寒&&,可是面上的笑容却越发从容,道:“这是自然的,这里——就交给陈院判你处理吧&。来人,传我的命令,将这案子转交给京兆尹,请他全权查办&?&!?br />
    “是?!?br />
    拓跋真陪着安国公主回去了,其他人站在这里也觉得冷风嗖嗖的&,便也纷纷回去宴会&。只有宁国公主和九公主,还有李未央还站在这里。

    “那个安国公主&,真的好邪门&&?!本殴鞯蜕?&&。

    李未央看着正在帮墨娘处理伤口的陈院判,慢慢道:“可怜墨娘无辜&?&!?br />
    永宁公主只是问一旁几乎瘫软的潭云&,道:“你把事情发生的经过仔细地说来&?&!?br />
    潭云刚才喝了热茶&,现在已经稍微好了一些&&,她回头看了一眼&&,见周围都是永宁公主的心腹&,这才抖着声音道:“从宴会出来,我和墨娘议论了两句安国公主&,谁知突然之间,我就觉得后颈一冷,一只冰凉的大手一把抓住了我。我全身酸软,一下子被那人丢在了假山上&,撞破了头&,再也动弹不得&,只有呼呼呼地不住喘气&,然后听见墨娘大叫我的名字,可是当时我根本回答不出话来&,扭头只看见墨娘身上衣裳都被那黑衣人脱光了,那人的手从她额头慢慢摸下来,摸到她的眼睛,手指在她眼珠上滑来滑去。我吓得几欲晕去&&,对方的手指只略一使劲&,墨娘一对眼珠立时便给他挖了出来……我应该救她的,可是我竟然浑身都动弹不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我好无用——”

    “真是好残忍的手法?!崩钗囱肟醋盘对凭в纳袂?,几乎可以想见当时的可怕场面。

    “带你们出去的女官呢?”李未央突然问道。

    潭云茫然地摇了摇头&,“她把我们送到园子里,指了方向便回去了?!币蛭抢垂鞲?,身边连护院都不可以带,甚至贴身丫头也都不在,但谁会想到,在堂堂的公主府里头,竟然也会遇到这样的危险。

    陈院判一边处理伤口&,一边听着潭云的描述,不由暗自心惊&。就听见李未央道:“如果潭姑娘没有看到那人的面貌,那唯一的希望就在墨娘的身上&?!背略号行闹幸采钜晕坏溃骸拔一峋×然钏??!比欢找换赝?,不觉身下的人已一动不动&&&,呼吸之声也不再听到,陈院判忙一探她鼻息,已然气绝。他大惊&&,叫道:“啊哟&,不好,她断了气啦&!”这声喊叫&,直如被捏住了脖子一般。

    李未央快步上去,果真见那原本还在抖动的身躯&,已经一动不动了&。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脸色也开始发生了变化。

    永宁公主顾不得害怕,快步上来:“怎么了?不是说没有性命危险吗&?”

    李未央冷笑一声&,道:“对方是掐好了时辰&&,既能让墨娘受足了罪,又让她没办法指认凶手,这么残忍的人,真是叫人发指?!倍值娜说娜肥前补魑抟?&,她若是用这种残忍的法子对待仇人&,李未央不会说半句指责的话,因为换了她,也绝对会让敌人生不如死??墒?,安国公主的手段却用来对付墨娘这么一个弱女子,而且&,毫无原因&。

    不&,或许不是毫无原因的。当时的宴会上,墨娘向拓跋真求救,并且,还获得了拓跋真明显的注意&&,安国公主对拓跋真的心思似乎不那么简单——李未央不禁想到,若是安国公主真的因为这一点就要如此折磨一个女子&&,那她的心理一定是极度偏狭自私的。不只是自私,简直是扭曲到了极点。

    真是太可怕了——潭云一下子坐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这一幕。

    九公主脸上也露出骇然的神情:“什么人这样狠毒?”她看了一眼李未央&,试探着道&,“是不是刚才那个——我去找她&!”

    李未央挥了挥手,却道:“九公主&&,千万不要招惹她。甚至连看也别看她&,待会儿宴会一结束,你就立刻回宫&?!?br />
    九公主明显不忿:“我凭什么要惧怕她&?!她不过是个异国公主&&,这还是大历,不是越西!”

    若是真刀真枪地来,谁也不怕谁,但若是对方用阴狠的手段呢?像是今天对待墨娘这样呢?谁会吃亏谁会赚便宜&?李未央并不理会九公主,只是看了一眼潭云&&,对永宁公主道:“请您派人好好?;ぬ豆媚??!?br />
    “你是说&&?”永宁公主不由心惊,难不成对方还要对潭云下手?“可是&,为什么&&?”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慢慢摇了摇头,道:“不过是猜测&,公主小心就好?!比绻锸且蛭匕险媲笄槎艿搅?,那么潭云呢&,对方会放过她吗&?可如果要她死&,刚才为什么不一起结果了她呢&?还让她看到那么惨烈的一幕&?安国公主的心思&,实在是难以揣测。

    “潭姑娘,你从今天开始就住在公主府,暂时不要回去了&。我会派人?&;つ愕?&?!惫髡庋档?,可是潭云却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一样,两眼空洞地盯着好友的尸体,明显是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去了。永宁公主又重复了一遍&,她才吓着一般猛地点头。

    “未央姐姐,她看起来有点失常&?!本殴髑纳?。李未央点了点头,潭云一直是很刚强&&、高傲的人,从刚才的宴会上就能够看得出来,眼见好友惨死,她却独自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折磨了。而且看情形,对方未必会真的放过她&。

    宴会后,听说宫中还会再举办一次小宴,但李未央已经不准备去参加了,她以身体不适为名,告辞离开&。上马车的时候,拓跋真正站在另外一边,目送着李未央上车,而这时候一道娇俏的声音响起:“三殿下,你在看什么&?”

    拓跋真回过头,美丽的安国公主站在他的身后,一双美目流光溢彩,盯着他的时候目不转睛:“没什么&&,公主,陛下还在等着您&?&!?br />
    安国公主笑了笑&,若有所思地看向李未央的方向,道:“三殿下似乎对这位郡主十分在意?”言谈之间&&,隐隐有一丝试探。

    拓跋真冷笑了一下&,道:“公主来得晚,还不知道这位安平郡主的为人,若是知道&,你也会很在意的&?!?br />
    安国公主巧笑倩兮&,道:“哦&,真的吗?三殿下不妨给我讲一讲&&?!?br />
    拓跋真的笑容越发温文尔雅&,道:“这是自然&,只要公主想听——”安国公主对他的心思,他隐隐有点猜到了,同时他也在思考若是联姻能够带来什么样的好处。的确&,安国公主是越西裴后的亲生女儿,赫赫有名的裴大将军便是她的外公,如果娶了她,再加上南疆在大历和越西中间&,偏偏南疆和大历很不和睦,所以这门婚事最明显的一个益处就是帮助大历牵制住了南疆,在皇帝的面前自然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墒?,刚才墨娘的惨状,让他莫名感到不妙。

    他想要娶回去的是一个温柔可人、任他摆布的公主&,而不是一个骄纵任性到了令人发指的小妖精&。这个安国公主,看起来无比温柔,无比天真,无比可爱&,可是若墨娘真的是她所杀,她的心思就十分可怕了。吃不着羊肉还惹一身骚,他还没那么愚蠢&。如果安国公主是个烫手山芋&,他未必会老老实实去接。

    李未央一路回到自己的李家,这才问赵月道:“脸上的伤严重吗?”

    赵月摇了摇头,道:“小姐,今天奴婢——”显然是要解释今天的事情。李未央静静望着她&,道:“你认识那个脸上有疤痕的男人吗?”

    赵月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然而李未央却见到她目中似乎有恐惧之色&,叹了一口气,便道:“你不敢说&?”

    赵月低下头,甚至都不敢看李未央&。她原本是被派来?&&;だ蠲舻?,可是却被给了李未央&,刚开始的时候她以为李敏德是主人&,可现在,她不知不觉被李未央折服,心甘情愿地跟在她身边,但是有些话&、有些人,她发自内心地畏惧,根本连提都不敢提,甚至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她都不由自主地颤抖&&。

    “她不敢说,便我来说吧&&?!本驮诖耸?,屋外走进一个身形高挑的年轻男子&,穿了月白色的锦缎长袍&,面若冠玉,眉目含情&,叫人看一眼就没办法移开目光&&。

    李未央看向他&,微笑道:“你终于舍得出现了&?”一连三日,李敏德都不见人影&,只是传了个消息来说他尚且有事要处理&。

    “灾星到了京都&,我总是要做一点准备的,可是还没等我准备好&,就听说你碰上她了?!崩蠲舻绿鞠⒘艘簧?。

    “灾星?”李未央微微扬起眉,“你说安国公主吗?”

    李敏德叹了口气&&,道:“若只是她一人,倒还不算麻烦&?!?br />
    李未央瞧他那样子,倒似乎真的有点苦恼&,不由笑道:“你怕他们发现你的身份吗?”

    李敏德自动自发地跑去坐在她身边,长长的睫毛眨一眨,仿佛在认真思考的样子:“是啊&,这些人都很麻烦——不然,全部宰掉比较好&&?!?br />
    李未央看他的确是真的在思考这个做法的可行性,微微一笑&,道:“怕是没那么容易,今天我看光是那安国公主身边,便有四个顶尖的高手?!?br />
    李敏德点头,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刚才你问赵月的问题,我便可以回答你。你知道死士吗&&?”

    死士?李未央当然知道,各国的将军,王侯&,无不以死士集团作为军事第一力量来着力培养&。因为这些秘密的人&,不管是政局与战场上都是相当犀利而霸道的工具,能左右很多看似不可能逆转的政局。比如在漠北对付蒋家的时候&&,出动的那批人&,便是死士。

    “死士的确各国都有,但是越西的死士&,却格外不同。相传越西三百年前&,有一位修习武艺的大宗师谢京。他祖传有一本兵书,内容大开大合&,非常适合于战阵冲杀和战场混战&&。而且招式简洁&,招招致命。这本兵书偶然到了元氏的手中&,元氏本不过是普通的豪门世家,可是当家的家主元天康吸收了兵法要诀,训练出一支一万人的精军,他们的战斗力卓越&&&,力量惊人&,并且元天康还通过训练,总结出了一套精锐部队的训练方法。这种独特的训练方法&&,需要长达五到十年的时间。有严格的淘汰制度&,十中取一&。但一旦训练成型的士兵&,战斗力绝对卓绝&,战阵中冲杀如虎进狼群&,迅疾便可斩敌于马下&,威武异常,所以在过去&,这支队伍战无不胜,被人们称为陷阵军&?!?br />
    “陷阵军&?”李未央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却微微露出迷茫的神情&,“为什么从未听闻过呢?”

    李敏德微笑着道:“陷阵军的传说&,只有越西皇室才最知道,外人只知道这支军队战无不胜&,可究竟厉害到什么地步&,却是无人能揣测&&??梢运?,在元氏在与越西前朝的金氏对战十年中&,陷阵军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他们曾以极少的一千精锐骑兵猛冲敌阵&&,终于大败金氏的精骑两万人&,还曾依靠三千陷阵军在四千步兵配合下冲垮金氏十三万大军&,阵斩金氏将领二十四人,直达金帝御帐&,追杀溃散的金氏部队直至越西皇都,最终夺得了皇位?!?br />
    李未央知道每一代的开国皇帝都有自己的王牌军&&,但世上真的存在这样厉害的秘密部队吗?听起来&,真像是天方夜谭。

    李敏德说了一半儿&,便顺手掀起了刚才白芷盖在她身上的锦被道“脚可好些了么&?”

    李未央正听得有趣,要催促他说下去,他却道:“那药膏果然好用么&&?”

    李未央笑道:“即是你送的东西,自然是药到病除了&?;共桓辖敉滤??&!?br />
    李敏德大笑:“何必这么着急,”他向一旁早站着没动的墨竹招了招手&&,将她手里的瓷盅取了,看了看道:“金丝燕窝算是对症&,可是凉了就没效果了&。你先吃了我再给你讲&?!?br />
    李未央向来不喜欢这种过于甜腻的东西&&&,再加上那大夫还加了药在里头,闻起来味道更是古怪,谁知李敏德把锦被往旁边推了推,坐在了床上:“我来喂你?!?br />
    李未央微微吃了一惊:“不必&,我自己来&&?!?br />
    李敏德若无其事地微笑道:“你我之间,还生分些什么?若是不吃,那我便不说了&?&!?br />
    汤匙送到唇边,李未央只抿了一口,便催促他继续往下说。李敏德叹了口气&,把燕窝尝了一口&,也皱起眉头:“真的太甜了?&!?br />
    李未央却蹙眉&&,抢了他手里的燕窝&,道:“这么珍贵的一支队伍&,难怪只能训练出一万人了,那么&,后来夺得皇位之后&,这些人都去了何处?”

    李敏德笑道:“这种军队无比珍贵&,在常规的战斗中一般是舍不得投放战场的,但是也不能让他们就这样聚拢在一起,于是越西开国皇帝便想了个法子,把这一万人从部队里特别抽出来,让他们充当了皇帝的亲军,近卫军,司职?;?,刺杀&,秘密行动等任务&,所以,几乎每一个陷阵军,对于普通人臣子来说,都称得上一种恐怖的存在。因为他们的出现&,意味着皇帝开始怀疑你,要除掉你?!?br />
    李未央看着一直低头的赵月,道:“那么赵月和赵楠他们——”

    李敏德眨巴眨巴眼睛&&,继续说道:“你听我说完,尽管这批人都被分散开了&,可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逐渐发生了背叛皇室的行为,元氏费了很大力气才将其中的背叛者一一剿灭。所以后来越西皇室认为,陷阵军虽然强大&,但他们从开始训练的时候就是成年人,都有各自的家庭&&&、各自的背景&,因此心理上却不够稳定&,不够忠心,放在身边随时都有反噬的可能&。于是他们另辟蹊径&,开始舍弃有了独立思想的成人&,而专门挑选那些有潜力成为陷阵军的小孩&?!?br />
    李未央听到他的叙述&&,不禁怔住,她的目光落在赵月的身上&,发现她的脊背开始微微颤抖。原来如此,所谓的越西死士,根本是从孤儿中选择的&。李敏德继续往下说&,越西皇室挑选的孩子&,大的十一二岁,小的五六岁,把他们集中起来,与世隔绝,进行残酷的淘汰训练&。合格者被磨练掉七情六欲&,成为专职的杀伐工具&,同时又确保绝对的忠诚&。原本的陷阵军渐渐的不再那么隐秘与恐怖&,单兵实力也逐渐的大不如前,他们慢慢的退出地下舞台&,而更多的成为专职护卫,可是更为恐怖的存在便已经产生了,这一类从小被训练出来的杀人工具,便称之为越西死士&。

    看到赵月的身体抖得越发厉害,李未央轻轻道:“赵月&,你先退下去吧?&!?br />
    赵月身体一震&,随后轻轻站起身,头也不回地退了下去&,李未央发现&,她刚刚在的时候&,仿佛十分的紧张,甚至连背后都湿了&。

    “我觉得,赵月和赵楠并不是那种冷心绝情的死士?&!崩钗囱肟醋耪栽碌谋秤?,低声道。

    李敏德点了点头&,道:“他们不是,他们的祖父曾经是一个陷阵军的优秀将领,被派去参加过针对死士的训练。所以,虽然他们两个也接受过死士的训练&,但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真正的死士&?!?br />
    “难怪今天赵月看到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会露出那么惊恐的神情,我猜,安国公主身边的那四个人,便是真正的死士,赵月之所以对他们如此畏惧,是因为曾经亲眼瞧见过他们的淘汰过程,知道那些人的可怕之处?!崩钗囱胱既返刈龀隽伺卸?。

    李敏德脸上似笑非笑,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是啊,越西皇室训练出这么一批怪物,实在是很难让人不恐惧的?&!?br />
    李未央好奇:“他们真的有那么厉害?”

    李敏德琥珀色的眼睛带了一丝寒意:“你相信吗,经过秘密的训练&,十岁小孩也能轻易的一拳打死一个成年人?”

    李未央惊讶地盯着李敏德,几乎以为他是夸张:“你可知道&,是什么样的秘密训练&&?”

    李敏德想了想&&,道:“每一个人,天生便有一种隐藏的力量,但是往往只有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驱动&,死士的训练&,便是通过各种难以想象的方式,调动他们的克制力与承受能力&。然而——这种程度是赵月他们没办法做到的&?!?br />
    李未央若有所思,道:“看样子&&,不是灾星到了,而是煞星到了。你刚才所说,除了那安国公主,这次还有其他人一起来,说的是不是那越西的四皇子,燕王殿下?&!?br />
    李敏德点点头,道:“是啊&,那可真是个大灾星啊&。我猜测,他这次来的目的&,便是为了除掉我&&。而他的背后,便是越西的裴皇后?!?br />
    皇宫,更鼓声远远的传来,远离正殿的暖阁中,皇帝身着便服&&,手里拿着一份奏章,神色微倦。一旁的莲妃察言观色地送上参茶道:“陛下,歇会吧&?&!?br />
    莲妃生产&&、做完月子,却更见身体丰腴&、容貌美艳,在宫中的地位也一时无两&,只是此刻&,连她也不能抚慰皇帝焦躁的内心&&,皇帝接过茶盏却不喝,目光依旧胶凝在奏折之上。从莲妃的角度望去,那份奏折是无比华贵的金紫色&,右下角还绘着一个凤凰浴火图腾。

    “陛下&,这奏章,可是有什么不妥&&?”莲妃关切地问道。

    “这是越西的国书?!被实厶玖丝谄?。

    莲妃不由吃惊&,今天晚上刚刚招待了越西的安国公主,在她看来却是个被娇宠过分的小女孩&,只是那位同来的越西四殿下&&,说是身体不适不能参加饮宴。但既然使臣已经到了,越西又呈上了国书&&&,如此郑重其事,不知是何要事&,竟让皇上如此凝重。

    皇帝将茶盏搁到一旁,轻轻地叹了口气,喃喃道:“皇子之中,谁能迎娶安国呢&?”

    莲妃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轻瞥那奏章一眼&,道:“陛下,这样的问题,您实在不该问臣妾的?&!?br />
    皇帝笑了笑&&,道:“既然是婚娶,就是家事&,没什么不能问的,你且说说看&&?&&!?br />
    莲妃笑道:“所谓美人配英雄,自然是七皇子足以相配了?!比羰悄苡涤性轿骰适业牧α?,拓跋玉的实力将会大为增强。当然在今天晚上皇帝举办的小宴会上看来&&,对方是有那么一点任性&,但九公主不也这样吗&,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要嫁了人&,再刁蛮的小辣椒也要变成柔顺的花朵&&,莲妃是这么以为的。所以她一厢情愿地帮拓跋玉牵红线了。

    皇帝叹了口气&,道:“朕早已试探过老七的意思,他不乐意。为了他母妃的事情,朕多少有些对不住他,在婚事上&,他喜欢谁,就娶谁吧?!庇行┦虑?,身为皇帝的他其实是知道的,他曾经听探子密报,越西安国公主,虽然才貌双全&,出身高贵&,但德行有失,性情残忍,这样一匹胭脂马&&,非寻常人所能驾驭,他向来看重拓跋玉,这样的女人娶回家,反倒是给他找麻烦。

    可以说&,在这件事上,莲妃和皇帝是各怀鬼胎,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人得到的消息并不对等。因此莲妃一听,顿时怔住,满朝文武之中能配得上安国公主的&&&&,想来想去也只有那个几个人&,可听皇上刚才的意思&,摆明了不想让拓跋玉去,那么,还有谁呢……她一边心中盘算&,一边谨慎地答道:“太子如今倒是缺个正妃——”

    皇帝冷笑&,道:“不妥?&!彼即蛩惴系籼恿?,不过在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若是把安国公主嫁给他&,岂不是要扰乱大局吗&?

    莲妃的心中慢慢沉下来&,虽然找蒋家报了仇&&&&,可经过上次那件事,她很明白自己被太子和拓跋真盯上了,尤其是拓跋真——难道皇帝是想要让拓跋真迎娶安国公主吗&?安国公主到了太子手里只能发挥五分作用,可若是成为三皇子妃,那麻烦可大了&。她柔声道:“皇上若是为难&,不如另挑个拔尖人选出来&,封个爵位,遣他和亲?”

    皇帝摇了摇头,道:“没有根基,是无论如何配不上皇室公主的。现在&,真正匹配的人选&,只剩下三皇子了?!?br />
    莲妃拧眉&&,却不敢再多说半句,刚才她特意绕过三皇子,已经太明显了,若是叫皇帝瞧出她的心思,岂不是危险吗?

    皇帝眸光微转,忽然又叹了口气,道:“也罢,朕看那安国公主一直盯着三皇子&,必定是瞧上他了&&,这婚事,倒也不错&?!?br />
    莲妃心中郁卒,拓跋真实在是她见过的人中最狡猾的一个&,比狼更坚韧&,比狐狸更狡猾,表面上总是温和地笑着,看起来十分和气&,可做的事情却一件比一件狠毒&。若是让他得到了安国公主,岂非是如虎添翼,再想要除掉他,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她微笑,心中决定回头便去找李未央商议如何解决这事情&,口中却道:“既然您已经想好和亲人选,又何必如此担忧呢&?”

    皇帝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下意识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点拍着桌面&,一下一下,不急不缓&&。这声音竟然让莲妃一时心惊,过了片刻&,皇帝终于停下敲桌的手&,开口道:“还有一个越西燕王?!?br />
    “燕王&&?”莲妃不免吃惊道,“燕王如何&?”越西的皇子与大历不同,各自成年后开府不说&,都是直接封了亲王的,比如这燕王殿下,便是越西的四皇子。

    “既然对方愿意送一个公主过来,朕当然要选一个恰当的人选过去了?!?br />
    莲妃一怔,道:“您的意思是——燕王殿下也要娶王妃吗&&&?”

    皇帝哼了一声&,却有了点笑意:“不错&&?&!蓖R煌?,又道,“不过,这人选么就更加难以抉择了?&!?br />
    莲妃立刻露出一幅很好奇的模样&。

    皇帝果然解释道:“原本小九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惜她已经许配了人家,而且马上就要出嫁了,若是轻易悔婚&,不好向罗国公府交代&&!公主中又没有其他适龄的人选&,若说身份匹配,只剩下一个人了——”

    莲妃心中一个咯噔,迟疑地道:“陛下英明睿武,想必心中早有人选,但照臣妾看来,派往越西的人选需当慎重考虑才是,毕竟换了寻常人,越西可能会觉得受到了怠慢……”

    皇帝挥了挥手&,道:“不必多言,朕主意已定?!?br />
    ------题外话------

    编辑:为啥出了新人物……

    小秦:因为唱大戏要人多才热闹,就一个武生蹦来蹦去,就不好玩鸟==

    编辑:拓跋真啥时候收拾掉?

    小秦:等我先给他娶了老婆哟

    编辑:姑娘,顶着大家强烈要求ko拓跋真的时候给他娶老婆,你真是……一条汉子!

    小秦:(⊙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9 所谓换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9并对庶女有毒149 所谓换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