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越西公主

    五月的京都,已经稍显燥热。京都的郊外这两年修建了许多亭台楼阁&,很多的达官贵人都在这里修建别院*,于是这里慢慢聚集起了众多贵人的豪园。其中^,以永宁公主的长安池最为引人注目&,这座池子圈进了方圆二十里的土地&,墙内屈曲蜿蜒的水景将附近的天然景物融为一体&。园内更是飞阁奇檐^,斜桥蹬道*,令人目不暇接&。

    永宁公主特地邀请九公主、李未央来参观这座刚刚建成的园子&。李未央之所以能够被邀请,因为她是太后刚刚收下的义女*,如今京都炙手可热的人物&,所以连永宁公主都与她十分亲近。

    说实话^&,太后的决定让李未央吓了一跳*。她没有想到^,自己所说的那一番话&&,居然带来了这样的结果。

    “所以&,以后你的辈分就是我的姑姑——”九公主的面色古怪*。

    永宁公主向来严肃^&,却也不禁笑了起来,这让她显得略微枯瘦的面孔生动了许多:“是啊^,未央,你的辈分远远超过我们了*。如今^,你是父皇的妹妹了?^!?br />
    李未央到现在&,都还有一种荒谬感*&。但是她明白太后这样做的原因^,她的身份改变了*,哪怕仅仅是辈分的差别,就能阻止拓跋玉的举动*。他再如何狂妄,再怎么喜欢她,也不可能冲破这样的辈分^。所以,太后断绝了这桩婚事的可能性——然而&^,李未央看到拓跋玉的面容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的表情变得阴冷……这是她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的神情……

    “未央,你瞧^,七哥很生气呢,最近都不肯进宫,甚至连太后宣召都称病不来&^。这在他来说,是从来没发生过的事情*?^!本殴髑嵘氐?。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七殿下很快会想通的^*?!彼戳艘谎墼澳诘木爸?,不由点了点头*。这整个园子里风亭水榭*、梯桥架阁&,无数的名花异草*。有台州的金松&&、林木&^*,周山的海棠^、月桂,唐城的厚朴、杨梅^,甚至还有德州的水杉*^,金州的杜鹃&^、红豆^、山?!羰且鸭庖磺?,恐怕要费上很大的心思*。

    九公主的手落在一棵海棠树上&,不由赞叹道:“不得不说,三哥的确很有本事&,竟然把父皇吩咐他修建的园子造的这样漂亮,他知道皇姐喜欢这些树&,居然不远万里给她找来^?!?br />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三皇子很费心了**?&!笔率瞪?,拓跋真很会讨人喜欢&&,只要他愿意的话&,可以让你有被宠上天的感觉,但只要他不耐烦了*,也可以让你下地狱&&。对永宁公主*&,他当然会想方设法拉拢了*,毕竟皇帝皇后一直对永宁心怀愧疚,所以什么都要给她最好的,看他差事办的这样好,也会对他另眼看待&。

    永宁公主的脸上也有笑意:“三弟做事*&,的确是再妥当不过了?&!?br />
    她们三人在前面走^,身后的女官们毕恭毕敬地跟着。

    转过树丛,前面便是一道巨大的拱形桥^,直接深入水中,桥下池水碧波荡漾&,看起来十分的柔和,在阳光下更是叫人心醉神迷,湖心居然还建了一座人工岛&,上面重峦叠嶂*,风景秀丽。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突然看见前面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美貌少女从不远处走过来,她突然停住了脚步^^。

    永宁公主勃然大怒,道:“这是私家园林,那些人又是什么人?&!”

    她虽然平日里对待李未央和颜悦色,但那也是因为李未央比较会说话*,不露声色之间很会讨人喜欢,再加上又很受太后的青睐,所以才会对她另眼看待&,但是对其他人就不那么客气了&。永宁公主指着那边道:“还不把人赶出去!”

    李未央瞧着,却觉得不太对劲*,但还来不及阻止*,九公主已经自告奋勇地带着众女官上去。这边远远只听到一个紫衣女官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三言两语之间竟然就被那美貌少女叫人丢下了湖去,“扑通”一声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

    九公主尖叫一声,整个人向后栽倒&?!罢栽?!”李未央叫了一声,赵月飞身上去,片刻之间已经把九公主接住了^。李未央和永宁公主对视一眼,快步赶了过去,到了桥上^,永宁立刻吩咐道:“还不救人^!”便有跟在后面的会水的女官快速跳下了湖,好半天才把原先那紫衣的女官拖上了岸*。

    “哈哈哈!瞧她,多狼狈^!”陌生的美貌少女嘻嘻笑着,对着身旁的护卫道*。她的声音亦很独特&,带着点懒洋洋的媚,每个字的尾音都断的很快,偏又带着一点缠绵。

    李未央皱起眉头,这少女莫名其妙闯入别人的园子就算了^,一言不合居然敢动手把人丢下了湖&,这样的嚣张霸道*,真是闻所未闻^。她仔细打量着对面的少女,不由微微愣住了^。

    这少女瓜子型脸蛋^*,两弯细细的眉毛下有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鼻子端端正正&,两片嘴唇薄薄红红的,一笑起来*^,露出两排又白又细的牙齿。脸细嫩极了,光洁素净得仿佛这世间所有的尘埃都沾染不上,即便不笑,那酒窝也是十分的迷人*,不说风华绝代,却也是美貌逼人*^!当她出现时,桥、湖*^、美景*&,周遭的一切就全部仿若隐形&。

    然而李未央却并不是看她的面容,而是注意到了她的一双鞋子*&。这少女穿着一双特别引人瞩目的鞋子*。那鞋面用一种特殊的红色软皮制成,上面用金线银线绣的花*,每朵花中间嵌有一颗闪闪发亮的宝石^。沿鞋帮居然大大小小有几十颗**;高高的鞋底四周绣有一圈水的波浪,还有几朵浪花在跳跃*。

    九公主此刻已经是怒容满面:“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我的宫女都推下河^,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那美貌少女拍了拍手中的鞭子*^,好整以暇地看了一眼九公主,脸上似笑非笑道:“你是谁*,关我什么事*!”

    好跋扈的态度^*,九公主被她几乎噎住了。一旁的护卫刚才不敢下去救人*,因为他们是男子*,不敢轻易碰公主身边的女官*,这时候看到公主被人呛声^,连忙上去拔了刀^,“大胆*!敢这样对九公主说话**!”

    谁知那边的十来名高大护卫也蹭蹭蹭拔出了刀来,毫不示弱*。

    李未央注意到赵月脸色不对*,不由低声道:“怎么了*^^?”

    赵月竟然用惊恐地眼神看着对方队伍里的一个年轻男子,几乎忘记回答李未央的话。李未央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却看到对方的左脸颊上有一道刀疤,几乎毁掉了那张原本英俊的面孔,而且显得十分狰狞^**。当其他人都动的时候,他和他身后的三个黑衣护卫却是一动不动*,像是四尊雕像一样守在那美貌少女的身边**。注意到李未央的眼神,那人不过掀动了一下眼皮^,根本没有正眼瞧她一下的意思^。

    李未央不由挑眉*,对方似乎根本没有把九公主放在眼里**。

    那美貌少女上前走了两步^*^,不自觉地露出高筒绣花软皮靴的全貌,李未央注意到^^^,那双靴子长长的筒上绣着凤凰*^,展翅欲飞^。围着凤凰***^,还绣有许多小鸟^,一个个活灵活现*,组成一幅百鸟朝风图。所有鸟的眼珠^,都用大小不同颜色各异的宝石镶嵌^,随着她的走动*,一闪一闪的^^,像鸟儿在眨眼睛^*。

    敢用百鸟朝凤的图案^^^,还镶嵌了这样多名贵的宝石^,这个少女的身份怕是不简单——一瞬间**^,李未央的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不动声色地拉住了要亲自上去理论的九公主。然而就是她这么一个小动作,却被那美貌少女盯上了。

    “你是什么人**?”少女纤细白嫩的手伸出来*,端得是指如葱削*^*,甲似玉琢*^,仿佛一块美玉整个雕成*,只可惜她那手上提着一条小牛皮的马鞭*,破坏了整幅画面的美好,她只歪着头盯着李未央*,看起来像是好奇*。

    李未央微笑道:“我是大历的安平郡主*,不知道小姐是什么人,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那美貌少女扬起下巴*,冷笑了一声:“安平郡主*?你算什么东西*,不配知道我是谁*^*!”

    “你*!——”九公主几乎快气炸了^,她从小娇身惯养*,除了皇帝,根本不会有任何人敢给她委屈受,此刻居然被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少女如此挑衅^*,完全是怒不可遏了^,她甩开李未央的手,三步两步上去就要斥责^,谁知还不等她开口^^,只听到一声鞭响,九公主惊叫一声^,随后捂着面孔*,完全呆住了^*^。

    不要说永宁公主,连九公主身边的女官们全都怔住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是李未央*^,她快步走上去^,揽过九公主一看^^,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就在那美貌少女的鞭子下来的时候*,九公主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脸^*,所以这一鞭子抽在了她的手臂上^,把袖子都给抽破了,露出雪白的皮肤上一道红痕^,九公主呆若木鸡地站着,李未央连忙向身后的女官呵斥道:“还站着干什么*,快去找大夫!”

    女官忙不迭地去了,永宁公主这才反应过来,顾不得来查看九公主的伤势*,满面怒气道:“来人**,把他们都给我扣起来!”

    美貌少女毫不畏惧,娇叱一声:“灰奴*!”一直没有动的四名黑衣护卫中有一人应声出列,他生得高大而精壮,五官貌不惊人,丢在大街上估计都不会有人多瞧他两眼^。

    永宁公主这边的护卫没想到对方只出来一个人^,未免觉得被羞辱了*,十二人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那灰奴拔剑出鞘,毫不惊慌地展开猛攻*。他的剑法声势惊人*,剑随声动*,以快制敌,一出手刹时便连攻十二剑^^。

    这手快剑,迅捷灵动^,自成一格^,一旦剑势展开*,疾如狂风*,猛若奔雷^*,几乎招招都是不顾性命的抢攻^,气势凌厉迫人***,原本的十二名护卫眨眼间就倒下了^。永宁公主府的护卫首领自幼习武*,却还没遇到此等高手,为了不失颜面决定拼死也要将此人拿下*,突然那灰奴手中长剑如惊虹般急刺而出,雪亮的剑锋闪得眩人眼目,刺穿层层风雷直奔对方手腕^*。电光火石间^,就听见“铛啷”一声^,永宁公主府的护卫首领踉踉跄跄连退数步,掌中长剑已落地*,那半截断在地上的右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美貌少女笑道:“还要比吗*?”言谈之间*,显然把此事当成一场玩耍^^,根本没有把人命放在眼里。

    永宁公主还从来没有这样落过颜面,自己这边十二个护卫冲上去*,全被打倒在地不说^*,护卫首领还被人削断了右手^*,已经气得面色发青了。

    李未央却看向了赵月^,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死死盯着刚才那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年轻男子^,眼中闪过无数情绪,最后定格为恐惧,然后她低下头^,仿佛生怕被对方认出来一样。李未央想了想*,不动声色地挡住了赵月,低声道:“你先下去*?*!闭栽乱汇禴,没想到这个时候李未央居然会下这样的命令*^,但她的腿已经在颤抖了^^^,这是一种无法抵抗的恐惧,她下意识地退了两步。

    注意到了赵月的动作*,那刀疤脸的男子,半寸长轻轻上挑的旧刀痕,犹含着似是而非的笑意。

    “这位小姐,这是永宁公主的私家园林,你擅闯已经是不对*^,怎么还敢出手伤人?”李未央面色冰冷地看着那美貌的少女**。

    美貌少女啧啧两声^,打量了一下李未央^,却是对她不感兴趣的模样^*^^,大声道:“我早就听说大历有个绝色美人叫李长乐^,你们叫她出来*!”

    事隔这么久,李未央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起李长乐的名字,当下笑了笑*,道:“不知小姐找家姐有什么事^?”

    “李长乐是你的姐姐*?”美貌少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就你这丑样,看样子那李长乐也漂亮不到哪里去^*^!”她说话的时候^,身上的衣衫便在春风中摇曳,婷婷生姿*,无比娇柔*。

    这样的美人*,不但性子霸道骄横**,而且喜怒无常^。李未央在心中叹息一声^^,道:“小姐说的不错,我的姐姐的确是大历第一美人,我的容貌不能比之万一的*。只可惜*,你若要见她*,实在是来晚了一步^?*!?br />
    美貌少女皱眉,道:“你说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因为她红颜薄命^,不幸亡故*,小姐是再也见不到了**^?!?br />
    那美貌少女却欢喜地拍起了巴掌道:“这才好^!纵然她不死*,我这次来也要杀了她!”

    九公主捂着自己手臂上的伤口^*,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下意识地道:“你说什么?”

    那女子挑高了眉头^,理所当然道:“因为我才是天下第一美人^*,敢比我美的*,就该去死*!”

    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那少女勃然变色:“你笑什么^^?”

    李未央脸上是似笑非笑的神情,道:“这位小姐*,我没有笑*,我只是惋惜*^,若是让家姐活到现在*,不知道她听到这话是个什么感想。我真想让她听一听**,原来美貌也是要遭罪的*!?br />
    少女冷笑一声^,盯着李未央的一双古井一般幽然的眼睛*,突然心中不悦^,道:“看见你这双眼睛我就不高兴,灰奴*,给我把她的眼睛挖出来^^!”

    那灰奴应声道:“是*!”随即快步上前**,就在此刻*,一直默不作声在背后守着的赵月拔出腰间软剑,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将灰奴的那一柄长剑在瞬间隔开了*!这一变故就发生在瞬息之间,随后两人便开始缠斗起来^^*,李未央看得很分明,一向难遇敌手的赵月这一次遇上了一个难缠的敌手^*。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那少女究竟是什么身份,身边的一个护卫竟然有这样高的武功。联想到赵月看到那个刀疤男子时候的惊骇眼神*^,李未央瞬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高声道:“全部住手^!”随后,众人便见到一个锦衣玉带的贵公子快速地带着护卫过来*,赵月和那灰奴同时分开*,灰奴很快站稳**,赵月却连续退了三步才站稳*^^。纵是沉稳镇静如李未央*,亦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眼睁睁看着赵月的脸颊上凭空现出两道斜飞的白痕^,又过了一刻**,才沁出红来^。

    赵月迟疑地抬手触碰伤痕,指尖染上了血。

    尽管赵月已经输了*,可那美貌少女却骤然扬眉*^,冷眼望着李未央^^*,吐出几个字道:“你是谁?”

    这话问得极端古怪**,旁人没有特别在意,可是李未央却听懂了^。赵月的武功路数跟刚才的灰奴如出一辙**,在这里的大多数都是女眷,他们看不出来*,可是那边却已经全看明白了。这少女***,是越西人*!而且,明显有着很高的身份!李未央明白这一点后^,下意识地看了赵月一眼^*。

    就在这时候^*^^,拓跋真已经快步赶了过来,他看了场中的情形*,顿时笑了起来:“我不过慢了一步,怎么就打起来了?*!?br />
    少女挑了挑眉毛道:“你倒是会挑时间*,早不来晚不来,偏巧我要收拾人了你才来!”言语之间^^,竟然有几分亲近^。

    拓跋真看都不看李未央一眼**,道:“有事耽搁来晚了*。这是怎么了,一个个的表情都这样怒气腾腾的^?”

    九公主好不容易看到兄长**,眼睛一红*^,道:“三哥,她带着一群人冲进园子,还打了我一鞭子!”

    拓跋真却皱眉**,看了九公主的伤口一眼*,眉头一松道:“还好,没有大碍?!?br />
    九公主目瞪口呆地看着拓跋真**^,然而李未央却从对方的态度,隐约猜到了这个神秘少女的身份^*。

    “小九^,你向来骄纵任性惯了^^,居然对越西的贵客也这样没道理***,还不快向安国公主道歉!”拓跋真面色沉沉地低声斥责道^^。

    所有人都是一愣,李未央的眼睛微微眯起*,原来是她^**。安国公主***,十六岁,乃是越西的裴皇后最宠爱的小女儿,可谓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但这位安国公主做事毫无忌惮、胡作非为、穷极奢欲也是出了名的^。

    越西距离大历隔着一个南疆*,所以向来来往并不密切*^*,尽管如此^,却还是有许多关于这位公主的趣闻传到大历*。据说越西的长公主建了一座快活园^,十分的美丽豪华*,安国公主不甘心被亲姐姐比下去,于是自行强夺民田**,开凿了一个大池*,取名为昆仑池,甚至用玉石砌岸,两岸皆种满奇花异草,不论春夏秋冬都是芬芳馥郁,溪底全用珊瑚宝石筑成,在月光下照着^,分外清澈。据说她还沿池造了许多亭台楼阁,招集了许多渔户、猎户住在那里^^^,她自己也打扮成渔婆猎户的形状^^,在池上钓鱼或在山上打猎^。为了造这座池子^,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钱,也不知道占用了百姓多少的良田,永宁公主跟她比起来^,完全就不够看了。

    李未央看到安国公主这张脸*,便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一个嚣张跋扈的公主她并不放在眼里*,她在意的是^*,李敏德会怎么看待这件事。而且,赵月的身份已经暴露*,对方说不准很快会找上门来吧^。她并不惧怕这安国,但她不想招来越西皇室。

    到时候,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麻烦。

    拓跋真笑容满面*^*,道:“皇姐*,是弟弟的不是,没有早一步跟你说起安国公主来我朝,父皇命我带她来您这个新园子参观*,谁曾想她先走一步,却闹了这么大的误会**?!?br />
    安国公主笑道:“原来这个真是贵国皇帝说的那个了不起的园子啊*^,连我别院的一半儿都比不上呢*!”言谈之间^^^,一副这里是穷乡僻壤的样子*。

    永宁公主不由气愤^,这园子花费三年时间才建成,已经是大历皇室之中最好最漂亮的建筑^,是皇帝特别送给她的礼物,可是现在听安国公主的意思^,根本没有放在眼睛里,她不由压住气*^,道:“哦^*,看来我这里没办法招待安国公主了*!请你尽快离开吧^!”

    永宁公主虽然为人严厉,却向来很知道轻重**^,这样生气地下逐客令,可见已经气恼到了什么地步。拓跋真原本很在意这个皇姐^*,因为她在皇帝面前一向是很有地位*^,可是现在他却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笑道:“皇姐何必动怒*,父皇已经命我在这里召开一场宴会^,现在更改地方,怕是不合适吧^*^?!?br />
    永宁公主的面色大变,她没想到皇帝竟然下了旨意要在这个园子里接待安国公主^,当下想要拂袖离去^*^^,可是看到安国公主一脸看好戏的表情^*^*,不由强行压下愤怒道:“既然如此*,那么^,公主请吧^?!?br />
    然而拓跋真却站住^*^,望着安国道:“不知燕王殿下——”

    安国笑道:“我四哥可忙着去看大历的风景,没空陪我呢!今天这宴会怕是不能来了*,还要请三殿下好好陪我才是!”

    她的眼睛忽闪忽闪*,明摆着对拓跋真充满了兴趣*。李未央不由看了一眼拓跋真的脸^*,只一眼她便断定^,拓跋真对安国公主也很“柔情蜜意”^,但这种柔情蜜意^*,似乎是别有用心的。想到庞大强盛的越西国^,李未央突然就明白了拓跋真的心思。他需要安国公主^,或者说如果他能成功娶了这个女子,比大历任何一个名门千金都要有帮助*。

    “只要公主殿下相邀^,我随时奉陪就是^!惫?,拓跋真的笑容十分和煦,简直是从未有过的和颜悦色。

    李未央很明白^,若是拓跋真想要讨好女人^*,必定能够手到擒来^**?^^?凑獍补鞲詹呕挂桓毕虐响璧哪Q?,在拓跋真面前却是无比娇俏^。李未央开始为她的未来惋惜,又是一个一头栽进去的女人……不过*,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谁都阻止不了*。

    拓跋真说的没错^^,他刚才不在^^,的确是去安排宴会去了*。等他们到了园子的东边才发现,不少的客人都已经到了^^^?吹焦骼戳薧^^,客人们纷纷站起来行礼*。永宁公主的面色始终是铁青的^,九公主的脸色也不好看*,李未央看不出喜怒**^。而一直面带笑容的*,就是拓跋真和安国公主。他们仿佛刚才的不愉快并未发生似的,示意众人免礼。

    大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两位公主都是满脸的不高兴^,而且到了宴会不久^*^^*,九公主便先行退席,说是刚才受了伤^*?墒?^,好端端地在院子里游览^^,怎么会受伤呢*?这话却没有一个人敢问出口^^,再看永宁公主面色阴沉*,大家便都去了刚才的满面欣喜,静寂下来*^。

    李未央已经吩咐赵月下去上药,她自己则坐在位置上^,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毫无所觉似的。她本来打算立刻告退,可是永宁公主却悄声请求她留下来*^。李未央抬起头看了永宁公主一眼,却见到她一脸愤恨地盯着那安国公主,像是恨不能上去给那人一巴掌。

    拓跋真笑道:“今天安国公主到访,原本该由皇兄接待^,可是他另有要事被父皇宣进宫去^,便先由我待客,晚上还会在宫内举办欢迎宴会,请公主不要见怪**^^?!?br />
    安国公主微微一笑^*^,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地看着拓跋真道:“三殿下太客气了^,是我们贸然到访,反倒是叨扰了**?**!备詹诺南虐响柰耆腥袅饺薧,令人不自觉地怀疑她是不是有两张面孔?^^!拔姨?^,今天特意请了大历最富盛名的潭云和墨大家两人**,可是真的^?”

    潭云的确有名^,不过有名的并不是她美丽的面容*^,而是她琵琶技艺纯熟,堪称天下第一^。拓跋真拍了拍手,便看到潭云抱着琵琶缓缓走过来*^,向众人行礼后便坐到了一边*,右手挥指轻轻一捻***,一阵萧瑟的秋意扑面而来。她轻轻拨动小弦,便送出了如同婉转秋风的私语,让人一瞬间如同置身寂静的秋夜朗月之下*。

    李未央静静聆听,竟觉得隐约有往事浮上心头*,心中不由大为惊诧,这琵琶竟然能弹奏到如此出神入化,令人不由自主便想到过往的神奇效果^^,天下之间也独有潭云一人了。

    潭云的演奏渐渐深入**,转腕拢弦或挥或抹^^,声音仿佛仙乐自天上而来^,绕在园内回转不去^,仿佛金鳞玉佩互相撞击^^*,疑似九霄天乐下云端。到了中途^^,她突然手指轻轻一划,接着凝滞不动^^,一丝余音从她手中渐渐散去,变得寂静无声*^。

    就在此时^,京都最擅长舞蹈的舞姬墨大家也领着十五名舞姬出现,她们在园子里轻轻舒展腰肢,柔软地舞动起来*,这时候*,琵琶的声音又起*^,舞蹈和琵琶的声音竟然奇迹般地融合于一体。在十五名舞姬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便是墨大家^*,她上身罩着一件春衫,白底蓝花朴素之极,翻出的领是浅紫色,更加衬得一张脸显得白里透红*,头上没有佩戴过多的钗环**^,仅仅簪着一朵芙蓉花,花色与素净的舞裙相衬,便是肌肤胜雪^*,明眸如醉,刹那之间便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

    李未央知道,这名领舞者,便是以柔软的浮云舞闻名于京都的墨娘,她原为长州人氏,随着父母来到京都*,后来又开始到歌舞坊做舞姬*,因为她生得美貌^**,又加上风姿绰约、能歌善舞,尤其是擅长浮云舞^*,让人不自觉地便沉浸到她的舞蹈中去^^,很快便在京都有了名气。

    李未央注视着墨娘柔美的面容,不由有点走神*。

    在前生,她们还是熟人^。墨娘一直在京都做舞姬^,不过因为出身低贱,大多参加的都是豪门富商的家宴^**,少有机会参加皇室重要的场合。后来在一次宴会上^*^,她凭着一曲浮云舞一鸣惊人^,那种令人惊艳的妩媚和风情*,几乎是在一刹那间就掳获了拓跋真的眼睛*。那时候李未央虽然心中嫉妒^,可是她却告诉自己*,作为妻子就是应该容忍丈夫三妻四妾的^*,不仅如此^,还应该为他广纳姬妾*,开枝散叶。后来这个墨娘,拓跋真当晚就收了房。三个月之间^^,拓跋真不曾再到其他人房里过夜,可见墨娘当时有多么得宠^^。四个月后*,墨娘便传出怀孕的喜讯^*,不久^,就封为侧妃^。

    在李未央后来倒霉的时候*^,墨娘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没有落井下石的,甚至于^*^,她还试图向拓跋真求情。李未央明白,墨娘是在报恩**,因为在她被三皇子府中其他出身高贵的侧妃欺负的时候^,李未央曾经帮过她。到了这一世,再看到墨娘^,李未央第一时间就把她想了起来*。

    李未央低下头^,喝下了一杯酒^,这才觉得一直发寒的胃稍微暖和了一点^*。但愿这一世,墨娘不要再被拓跋真看中了**。

    就在这时候,正在如痴如醉的众人听到安国公主微笑道:“真是不伦不类**!?br />
    众人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都诧异地看着安国公主*。她微笑着,又重复了一遍:“真是不伦不类!”

    永宁公主面色一变,道:“安国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纵然是贵宾,也不该对主人的安排作出如此的评价。不错^,琵琶向来都是独奏^,很少与其他乐器一起配合,更遑论是舞蹈*,若是强行糅合在一起的确是有点不和谐*。然而今天潭云和墨娘的琵琶和舞蹈都是相得益彰,没有丝毫的违和感,给人带来很高的审美享受。所以永宁公主觉得,安国公主是在故意找茬*。想来也是,刚来她还没有挑衅够,现在又想要接着找事*。

    李未央放下了酒杯^,一双清冷的目光看向安国公主**^。却听到安国公主高声道:“琵琶和歌舞都不算太差,只是结合在一起有些不伦不类*。所谓推陈出新,也必须能够融合得浑然一体,这样上下分割*、各自为政,算得上什么新意^**^?”

    潭云曾经为无数达官贵人演奏*,哪怕是最苛刻的人对她都只有赞美^,因为这一手琵琶**,她从五岁便开始训练了,技艺之上堪称一绝。她和墨娘又是好友,两人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能把琵琶和舞蹈融合成一体*,算是一大创新。谁知今天只得到了一个不算太差的评价,她毕竟是被人捧地久了^,多少有些心高气傲*^*,不免脸上现出些许怒意^,却碍于在场的都是得罪不起的贵人而暗自压抑下去*。墨娘则更平和一些,她柔声地道:“公主说的是,奴婢回去一定勤加练习?^^!?br />
    安国公主的眼神仿佛钢刀一般从她的脸上刮过,声音多了一丝嘲讽:“不必了^^,你这水桶一样的腰^,还是从此罢了舞蹈的好*!”

    “你——”潭云向来和墨娘交好,此刻禁不住勃然变色*^。在她看来*^,这位安国公主实在是太过分了^^,哪怕她出身再高贵^*,都不过是大历的客人,怎么可以在这里当众指责歌舞姬的不是^,分明是在给主人难堪^^。潭云对安国公主怒目而视**,而对方却冷眼瞧她,半点不在意。

    墨娘便看向拓跋真*^**,一双眼睛带了点泪光。

    她有着一双水灵灵的会说话的眼睛,举止优雅的风度^,再加上举止投足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柔弱之态,分外让人怜惜^。李未央见过无数的美貌女子,但墨娘并不只是美貌而已*,她除了擅长歌舞之外*,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能保持着一种天真柔软的性格^^^,就是凭着这种性格,她一度成为拓跋真的宠妃,当然**,这种情况也不过延续到李长乐的入宫……

    佳人的容貌只占其中一小部分*,而其浑然天成的味道*,才是权衡“佳人”的标准*。墨娘并不是十分的美貌^,可是她这样的神情却很有风情,男人看了全会怜惜*^,可是女人看了呢?尤其是那些心胸狭隘、恶毒刻薄的女人——李未央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刚才安国公主所说的要见李长乐是为了杀她的话,听起来仿佛是玩笑*,可她觉得*^,那是出自对方的真心话。若是这样^^,墨娘的这种向拓跋真求救的态度*^,简直是在找死——

    这时候^,李未央几乎下意识地要阻止拓跋真说话*^,可是她没有来得及*,拓跋真如同寻常男人会做的一样**,和煦道:“安国公主*,她们不过是些粗陋之人,不合心意便换上其他的歌舞^^,何必在意呢?”听起来像是在劝慰,实际上是在给墨娘等人解围**。

    拓跋真注意到李未央仿佛特别留意墨娘*,他便不由自主地要在她面前表现出对墨娘的怜爱,仿佛这样能刺激到他憎恨的某个人一般^,当然,墨娘是太子专门请来的舞姬^^,他也应当予以回护。

    李未央心中暗叫不好^,以为安国公主会当场发怒,然而对方不过勾了一下唇畔**,色如春花道:“既然三殿下说清**,我就勉为其难,当做眼睛被沙子吹了一下罢了^*?*!闭饩褪撬?,刚才的歌舞如同风沙一般*,令人厌恶得情愿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居然这么简单就放过墨娘了?李未央一时有点不敢置信,可她盯着安国公主看了半天***,都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难道是她多想了吗?如果事情往好处想*,也许,安国公主不过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喜欢说一些吓人的话,做一些事情来引起别人的注意。然而,看着安国公主的笑容,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概是来自于对危险的直觉。

    李未央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心肠狠毒的人^*,可她通常只对自己的敌人下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有些人对别人下手的理由简直莫名其妙^**,让人不能理解^,想到永宁公主府护卫首领被削断的那只手和赵月脸上的伤口*,李未央希望^,一切都只是她自己多想了**。

    拓跋真看向李未央,道:“安国公主**,其实这里还有一位小姐很擅长舞艺*,曾经名噪一时^*,只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眼福^?^!?br />
    安国公主不由自主便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来^,众人便听见拓跋真笑道:“丞相府的千金^***,安平郡主,我的皇姑姑,曾经以一曲水墨舞名动京都^^,凡是有水井处便广为流传,不知道你可愿意为贵客一舞?”他说到姑姑两个字的时候^*,好像带着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李未央心电急转^,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是一脸为难,道:“原本安国公主到来,未央自当献舞一曲^*??上?,前些日子未央刚刚骑马受伤^^,到如今脚踝还肿着***,怎么敢在公主面前献丑呢^***?还是请三殿下另请高明吧?**!?br />
    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而且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只见到那安国公主,一双灿烂的眼眸盯着李未央,眉宇之间似笑非笑。李未央无意中与她对视^,却看她天真无邪的面容中^^,仿佛隐藏着无穷凶残的恶意,不由顿住了。

    ------题外话------

    小秦:你看^*,楼下有娃说了,要给你这个最佳女配安排一个男配*,要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他负责挣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

    编辑:其实我喜欢弱柳扶风^*,他美貌如花的话****,我可以负责赚钱养家↖(^w^)↗

    小秦:你这个变态,我安排了无数变态来陪伴你了……你不是很喜欢蒋家五杰吗^^*,跟越西皇室那些才貌双全又变态无比的美男子们相比,他们都是豆腐渣(⊙o⊙)

    编辑:每次都用美男来哄骗我*^,最后发现美男都是炮灰,>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8 越西公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8并对庶女有毒148 越西公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