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 安平郡主

    所有人都看向拓跋真*,一时都呆住了*。拓跋真这些年在朝中韬光养晦**,从来不参与任何的争斗*,表面看最是安分守己不过,可谁能想到^*,今天这件事竟然还把他牵扯出来了。

    拓跋真看向李未央,李未央只是向他微笑,拔出萝卜带出泥?嗯**,这真是个很有趣的比喻^,她现在倒是觉得^,真的很形象*。

    拓跋真长身而起,面上并没有一丝惊讶之色^,反而朗声大笑道:“恭喜父皇^,贺喜父皇*^*!”

    皇帝面色不虞,心道今天大好的日子**,太子招来这个女子^,一盆冷水浇下来他头都大了,有什么好恭喜的呢*?他怒声道:“何喜之有***^!”

    拓跋真面上是从容的笑容,道:“这冷氏三言两语、造谣生非^*,诽谤莲妃,实乃蓄意混淆视听*^*、意图不轨^,太子一时失察^,为其所乘^,的确有罪过。今一切早已真相大白*,罪魁祸首便是这造谣生事的女子,她先是用花言巧语欺骗于我,继而蒙蔽太子*,如今又在大殿上如此猖狂无礼^,好在七弟明察秋毫^,先一步找到了证据***,这才证明了莲妃娘娘的清白,然太子实在无辜,不过是受她蒙蔽*,似这等满口胡言乱语的妇人,父皇就应当立刻将她处死^、以平息莲妃之冤*!至于太子^,请父皇顾念骨肉血脉之情^^*,与太子言欢^^,既往不咎?*!?br />
    李未央不由看着他,笑了。拓跋真啊拓跋真,你还真是厉害^^^,三言两语之间仿佛是为别人求情辩护*,实际上你是在告诉别人***,这一切的策划者都是太子!你是出自他的授意才会去收买这妇人*!而在皇后和太子听来,仿佛你是多么的忠心,到了这个地步却还在为他们着想。但皇帝听来,感觉却是大不相同了……

    说到底*,拓跋真就是要让皇帝作出选择。是太子*、皇后*,还是莲妃*。

    皇后觉得要抓紧时机^^,赶紧离开自己座位,搀扶莲妃起来:“妹妹快起来^^,这一切都是太子过于轻信^,差点冤枉了你??^!你身怀六甲^,正是保重的时候,地上这样冰寒*^,千万别再跪着了!”

    莲妃满面委屈^,看着皇帝,皇帝向她点了点头^,她这才顺势起身,擦了眼泪^^^,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苫姑话ぷ抛?,就觉得肚子剧烈的抽动起来^**,她惊叫一声^,旁边的女官连忙道:“陛下^^*,娘娘情况似乎不好*^,请容许娘娘退下!”皇帝一看不对,连忙道:“快去吧^^^!”众位女官连忙招呼人搀扶着头上渗出大滴汗珠的莲妃下去。知道这是临产的症状*,皇后的脸色越发难看,却只能挂着笑容^,外人看起来^,那笑容实在是很扭曲*。

    李未央仔细观察着皇后^*,见她的面色极其不好*,眼下泛出青灰色*,在周围一大圈年轻貌美的宫女的陪衬之下,越发显得苍老^,厚厚的脂粉也遮掩不住病容,看样子已趋油尽灯枯之态*。知道她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必定是命不久矣,李未央不由勾起唇畔*,低下头去。前生的这个时候,皇后已经死了^*,可是这一世^*,她却多苟延残喘了半年^^,这对于局势,实在是一个无法捉摸的变数*??墒遣宦廴绾斡们耆瞬蔚踝判悦?^,皇后也撑不过太久了*,等她一死*,太子和拓跋真之间的关系还会不会如此稳固呢^*?

    看到莲妃下去了*,但眼前这案子还没判决*,皇帝看向太后:“母后以为如何^^?”

    太后看着太子*、拓跋真^^、拓跋玉**,沉默不语^。这三个孩子,都是她的亲孙子^*。然而太子愚钝,拓跋玉木秀于林***,拓跋真心机又是深不可测……一场争夺眼看就要在眼前爆发……她实在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皇室这一出又一出的争斗。从前,她支持着皇帝一步步打败其他兄弟登上皇位,如今^,她必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孙子们互相屠杀^^*,这就是皇室的宿命了。没有谁能拒绝那个权倾天下的位置啊……她叹道:“太子徒有意气^,不辨是非,是以为奸人所蔽,致有今日之事。哀家以为,太子虽无故意之心,却有纵容之嫌^,理当罚金百两*,作为赈灾之用^*。陛下以为可妥当么^?”

    皇帝道:“太后所命^^,朕自当遵从。这样吧*,太子和三皇子,各取五百金^,充公国库,并罚一年供奉?*!贝油返轿瞊,他们没有提起那妇人^,不是将她遗忘了,而是她已经是个必死之人*^*。

    太子松了一口气,拓跋真的面色却是微微发白^*,他知道,皇帝并不相信自己刚才的话,显然,他把自己也看成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之一了^^*?墒?,为什么呢——

    此时的拓跋真不知道,李未央和莲妃提前设计了张美人的事情^*,让皇帝对他们的信任已经跌至了冰点。不管他们今天怎么说^***,皇帝都会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们是设计了一切想要谋杀莲妃。而且***,太子和张美人勾结,不仅仅是与庶母勾勾搭搭的问题*,还可能包含着其他的用意,比如借张美人窥探皇帝……这一切都是皇帝不能容忍的^*^,可想而知,他对于这两个结成派别的皇子是什么样的看法^;痪浠八礮*,拓跋真此刻越是作出帮助太子的模样,皇帝越是认为她们俩嫉妒拓跋玉*,更加怜悯七皇子势单力孤^^。

    李未央太了解皇帝了^^,当一个儿子势力显得很大^,另外一个儿子显得孤单,他就会对那个孤单的表现出抚慰*、同情^,甚至给予暗中的扶持**^,而对那个强大的给予可怕的打压*^。这就如同平民家中,所谓对儿子们一碗水端平^**,根本是做不到的^。大多数的父母会看哪个贫穷一些*,便会劫富裕子而帮助他^^,这就是家族中的“劫富济贫”^。

    护卫们将那哭泣不止的妇人和两个孩子都带了下去^*,李未央看着那两个孩子都在瑟瑟发抖,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仿佛是被烛光照地眼睛发酸**。孙沿君叹息道:“稚子何辜?!?br />
    李未央睁开眼睛*,低声道:“他们的母亲不该到京都来,更不该被金帛之物乱了心智。一家人本来好好生活在一起^,她偏偏听信拓跋真所言来作证人。不管是否成功^,都难逃一死啊**?!?br />
    拓跋真从来就不准备放过这一家人^*,因为指证莲妃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不会留下这个把柄在别人手里^,哪怕今天成功了,将来他还是会找机会杀了这一家人*。所以^,这妇人根本就不该来到京都**,更不该相信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酒宴继续进行***,李未央看着周围每一个神情自若的脸*,不由猜想他们心中都在想些什么,明明眼前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大家却还能若无其事^^^*,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模样^^,大概所有的伴君者*,都要比别人更加心狠手辣……譬如她自己,不也是如此吗……

    忽听外面一阵喧闹,李未央抬首望去^,见是两个宫女喜形于色地步入殿来**^。她们怀中,赫然抱着一个婴儿^。宫女拜见皇帝*,道:“陛下大喜。莲妃刚为陛下诞下皇子?^!?br />
    这个婴儿的出现^,仿佛一下子融化了原本尴尬的气氛。太子第一个站起来^,高声笑着向皇帝祝贺,随后众人纷纷向皇帝和太后道贺^,沉闷已久的大殿之内*,一时间有说有笑起来。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子就全被这个国家的第十三个皇子吸引了过去^,大家仿佛都忘记了^,这个国家之前出生过十二个皇子^,可是他们之中^^,只有四个活到了如今*,而且**^,除了尚未长成的八皇子*,其他都已经陷入了你死我活的争斗中^。

    皇帝开心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他曾经有过很多的儿子,但是这个孩子的意义却大不一样^,他已经这么大年纪^,将来可能不会再有子嗣,这个……极有可能就是他的幺子。太后在一旁微笑着,皇帝将孩子抱给太后,道:“请太后给皇十三子赐福?!?br />
    太后抱着婴儿*,贴身传来一阵柔软和热度^^,孩子虽刚出生,却也不哭*,眼睛都没有睁开^^,嘴角却像是带着笑容,兀自睡得香甜^。太后又爱又怜*,轻抚这孩子的面颊,目光安详,叹道:“就叫拓跋旭吧*^?**!?br />
    众人听闻^*^^,都是一愣。拓跋旭……还是太后亲自赐名,不由纷纷为十三皇子道喜。

    拓跋真却在这一片热闹之中**,看向了李未央^*,勾起唇畔*,原来如此*。莲妃原本还有半个月才会生产*,怎么会无缘无故动了胎气而早产呢——想必是用了催产之物。透过皇十三子嫩嫩的脸^^*^,拓跋真仿佛看到李未央和莲妃的密谋^^。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太后的神情^,太后的面上完全都是喜悦*,毫无一丝的芥蒂。他知道,今天这出戏白演了^*。因为李未央早已看出他的真实意图^。他要的不是当众的判决,而是背后的怀疑^*。一旦皇帝和太后都对莲妃起了疑心*,那么很快便会连拓跋玉都拖下水去^?;首雍湍诠庸唇?,这是多大的罪名……

    可是,李未央却设计让这个孩子提前出生,还出生在太后的寿辰——与太后同一天的生日,从今往后,太后每次看到这个孩子,就会想到这一点^。不只是如此^*^,将来皇帝也会对这个孩子另眼看待*。而太后刚才为这孩子赐名*,虽然短短的三个字,已经正式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划上了句号,同时也彻底扫去了笼罩在莲妃头上的阴霾……她和这个孩子,获得了太后的认可,不^*,可以说是^,是一种庇护^**。

    他看了一眼面上笑得勉强的太子,不由在心底叹了口气^,拓跋旭……这三个字,把莲妃送上了天堂^,同时也把太子打入了地狱?^?上?,太子此刻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将来他才会明白,这个孩子的出现会给这场斗争带来怎样的变故。

    太子站在一群贺喜的大臣之中,看着皇帝的笑脸、太后欣慰的面容,他感到孤独^^,无可名状*、难以言说的孤独**。此时的他,还不知道一切都在今晚发生了变化**,虽然皇帝没有责罚他*,可是已经决定要废除这个储君^*。唯一洞察此事的^*,除了太后,还有一直默不作声看着这一切的李未央^,当然^^^*,还有一个人,就是和皇帝同床共枕了多年的结发妻子——皇后。她隐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快速地转着念头^,想要找一个机会,反败为胜^。

    等宫女们抱着孩子下去*,太后已经感到了疲乏,她笑着站起身,道:“哀家实在累了*,要去花园走一走?^!?br />
    众人连忙纷纷起身要作陪^,太后却摇了摇头,道:“九公主,你来*^!本殴骺焖俚刈吡斯?,陪伴在太后身旁,太后想了想*,突然道^^,“未央^**,你也来?^!?br />
    众人大惊,包括李萧然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不敢置信的神情^^。太后喜欢九公主,对方又是金枝玉叶,让她作陪并不奇怪^,但是李未央算是什么呢^*,不过是个臣子的女儿^,而且还是个庶出的……当下很多贵夫人和小姐们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掩饰的嫉妒,尽管他们竭力压抑这种嫉妒之情,可还是没办法忍住*。没办法^,只要他们想到李未央的亲生母亲不过是一个下贱的洗脚丫头,他们就没办法原谅她了^。

    人们常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事实上^^,这世上的爱和恨^,总是这样无缘无故的*,毫无理由的^。嫉妒足可以解释一切,尽管他们也知道李未央有太后的宠爱^,全是靠她自己的努力*,但这时候^^,谁还会想起这一切呢*?他们只会嫉妒^,为什么有资格站在太后身边的^,并不是自己……

    李未央同样感到惊讶,但是她没有将这惊讶表现出来,而是波澜不惊地起身**,默默地跟着太后,在众人的注目礼中离开。一行人出了大殿*,来到了花园^。太后身后仅有九公主和李未央跟随^^,一众宫女持着罗伞团扇在后面远远跟着。

    九公主看着太后^*,悄声对李未央道:“未央姐姐*,太后这是有话要对你说呢*!”

    李未央当然知道太后有话要说**,却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太后走到一株蔷薇面前,突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李未央**,严峻的脸上突然有了一丝丝笑意,道:“未央*,你过来?^!?br />
    李未央走了过去,神情略显拘谨,她知道^*,上位者都喜欢这样的拘谨,因为这代表着敬畏和知礼^**。

    太后看着她清秀的面孔,微微一笑**,道:“未央啊,玉儿将一切都告诉哀家了,他说,火烧五十万大军的主意是你告诉他的?^!?br />
    李未央眉头微微一皱*,她没有想到拓跋玉居然会将这事情说出来*,但与此同时,对他的做法已经有了预感*^,她跪在太后的面前,低声道:“臣女有罪*?!?br />
    太后亲自将她搀扶了起来,笑道:“你免了大历边境数百万普通百姓的兵祸,何罪之有呢^?赏你都来不及了*?!?br />
    太后要赏她——李未央心中微微一紧,笑道:“太后娘娘^,若是真的要赏赐未央^,请赐未央的母亲平妻之位^^!?br />
    太后震了震^,道:“未央,你不为你自己讨一个赏赐吗^^?玉儿他——”

    李未央微笑道:“太后,德妃娘娘去了以后*,七殿下未免过于孤单,太后娘娘若是怜惜他*^,还应该早一日为他择了良配*!?br />
    太后完全愣住了,拓跋玉将一切和盘托出,并且请太后做主^^**,将李未央嫁给他^,而且他要的是正妃之位*,原本太后也觉得李未央的身份做不了正妃^*,但她既然立了如此大功*,破个例也未尝不可^。再者^,她也觉得*,李未央一个聪明的好姑娘,嫁给拓跋玉之后^,一定会好好地襄助夫君*。说到底^,太后比德妃要有眼光得多,她很赏识李未央*,有心抬举她^^。如果拓跋玉将来能走得更远*,那眼前这个少女,说不定会有更大的造化,这一切都要看她自己了*。

    但是^*^,她没有想到^,李未央却委婉地拒绝了*。她情愿替母亲争取一个平妻的位置——而不是拓跋玉的正妃,甚至^^,她还提醒太后应该为拓跋玉择妃了^,为什么?太后了解拓跋玉*,他不是莽撞的人^,他向来做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他已经提出来了,太后以为他至少已经和李未央两情相悦才是^^??墒窍衷诳蠢?,一切是拓跋玉一厢情愿了。

    太后有点恼怒^,自己第一次做媒,居然还有人拒绝*,她的声音微微带着凉意:“为何?”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故作矜持^?

    九公主睁大了眼睛^,看着李未央居然真的拒绝了这样天大的好事。她几乎怀疑^,李未央是不是疯了**,嫁给她的七哥,是那么多名门千金朝思暮想的事情^,可是^,她却一口回绝了。

    李未央只是慢慢道:“太后,未央只是不愿意?!?br />
    太后看着她,眼底泛起几丝异色*^*,良久说不出一个字。不愿意^**,天底下居然还有人敢对当朝太后说不愿意,还说得这样义无反顾*^、郑重其事*。她简直是要大笑出声了^。

    曾几何时^,她出嫁的时候^^^,也说了这么一句*,我不愿意*。当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以为这世界的一切都是她的*,父亲步步高升^^,虽比不上皇家^,但也是天之骄女^^。当初她的母亲总说像我女儿这般人品^*^、家世^,将来是什么样的人嫁不得^,一定要挑最好的。那时候的她^,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最后呢,她嫁入了宫门,嫁给了九五至尊*,这世上再也没有比他更显赫的男人了^。但她不愿意入宫,因为她心中早已有了一个人**。

    太后的脑海中浮现出当年那人的容貌^^。当她无意中因为衣衫被树枝勾住而摔倒的时候,那双手扶住了她*,一张俊秀的脸印入她的眼睛*,那人柔声叫着她的名字^,笑容和煦^**。

    当时的她*,莫名忽然对这个表兄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脸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她本以为,凭着两家的交情,凭着父母对她的宠爱^,这个夫婿一定会是她的,他们都已经说好了啊——可惜^^*,当她说不愿意入宫的时候^*^,向来疼爱她的父亲给了她一个耳光^。

    她不惜一切*,妄图约了那人私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错*,可是只要出了大历的边境,皇帝的圣旨又怎样!谁也奈何他们不得!可是,当天晚上*,那人却没有来^。她恨他失约,一气之下^^,嫁入了皇宫^,虽然富贵无忧,高高在上*,可是这一生算是无望了,还遑论什么幸福。然而十数年之后*,才知道他一生未娶*、郁郁而终**。那天晚上*^^,那人不来*,并非不想来*,而是在他打开房门之后,却见他的亲生父母,家中数百口人跪倒在他的面前**,求他不要闯下这等弥天大祸*。是啊*,拐走皇帝钦定的妃子*,他们可以跑,那两个家族呢^?这几百人怎么跑呢^^,所以*^^,他来不了*,永远都来不了——

    后来她一步步登上太后的宝座^,她才明白,这世上^,没有你不愿意这种话*,你不愿意*^,也得愿意*,还要答应地兴高采烈。因为这是皇家的恩典*,不愿意?简直可笑^!

    她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居然有一个少女跪在她的面前^,清晰地说出了我不愿意这四个字。就连皇帝宠爱的九公主*,面对一门自己不愿意的婚事**,都不敢说着四个字,李未央,她怎么敢^!

    太后盯着她,缓缓道:“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本来要在大殿上赐婚^,只是觉得应当提前说一句^*,让李未央不至于在殿上高兴得失态*,却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拒绝^*!

    李未央抬头^,直视着她^*,一字一字道:“未央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但未央不是为自己着想,而是为七殿下^?!?br />
    太后的眉毛颇具深意的挑起*,拖长了语音哦了一声^,仍是不动声色*。李未央知道,太后在评估自己,若是说错了话*,很有可能会面临着一朝被打入地狱的局面^。但是^,不愿意就是不愿意*,若是嫁给拓跋玉*^,跟当年嫁给拓跋真又有什么区别?将皇后之路再重来一遍吗?她知道*,拓跋玉是真心喜欢她*^,但这种喜欢能够持续多久呢*?她不想再把过去重新经历一次。

    她将心一沉,置至死地而后生*,她绝不会再嫁给拓跋家的任何一个人^!

    “太后,七殿下需要的是一个出身高贵^*^*,能够襄助他大业的女子,因为他有与太子一较高下的本事^,若是娶了未央^,除了让他被人耻笑之外*^,别无他用。太后真的心疼七皇子^,就不能这样做^**!”

    宫女们站得远^*,不知道这边在说些什么,却看到太后和九公主齐齐变色***??掌心持帜氐耐弦幌伦友沽讼吕?,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自己的心思早已被这个丫头看穿了……太后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变得阴云密布^。太子^*、拓跋真、拓跋玉*,他们都是她的孙子,他们身上延续着她的血脉。其中拓跋玉最为太后疼爱。原本太子可以得到她的支持,因为太子一出生的时候^^,太后将他抱到了自己身边抚养,可是很快就被皇后想法子要回去了。这样一来^*,太子身后自然有皇后撑腰^,和她这个祖母略有生份^^,而拓跋真这个孩子*,虽然总是谦逊谨慎^*,可在太后看来^^,他小小年纪便是心机深沉,和谁也不亲不爱。德妃虽然不善于看人*,却善于讨好人^*,她一直以自己忙于代理宫务为由^,三天两头把拓跋玉送到太后膝下**,事实上^,感情需要从小培养,拓跋玉就是从小在她宫中长大的,让她在人生的暮年^,感受到了久违的快乐*。

    可想而知*,表面上一碗水端平,甚至一直在帮助太子的太后^^*,骨子里真正喜欢的孩子就是拓跋玉*。她已听说过太多兄弟相残的故事,她担心这样的悲剧在自己的孙子中间重演。尤其是德妃去世以后,她自己觉得便成为拓跋玉唯一的守护神^*。甚至*,她是希望德妃早点消失的*^^,因为她始终觉得,德妃只是有些小聪明**,并没有大智慧,这些年若是没有来自于太后的庇护***,拓跋玉无法平安长到这么大*。

    然而^,她不能永远?^;に?^,她的年纪已经大了,不知道还能活多久*,很快拓跋玉就要开始自己?;ぷ约毫薧。她不担心皇帝为难拓跋玉,因为她知道,皇帝同样很喜欢这个儿子^^,她担心的是太子与拓跋真将对拓跋玉不利^*。而且,皇后为了?;ぷ约何ㄒ坏亩?,必然要清除所有能对皇位构成威胁的人*^,拓跋玉说不定就会因此而遭到皇后的毒手。

    李未央深知太后的心思,因为这么多年来^,她早已看出太后暗地里一直在帮助着拓跋玉。而且,在太后看来*,?;ぷ约旱淖詈冒旆?,就是把军队掌握在自己手里*。因为朝堂之上*,李家和蒋家一直在暗中斗争^**^,但有一点是一致的*,便是对待罗国公的态度上,他们一致排外——而早已谋划许久的太子和拓跋真同样不会让拓跋玉插手朝政。那么***,太后必定会想法子让拓跋玉获得更多的军队。

    军队和朝廷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不管你有什么背景,还得靠军功说话^**。军功高,则威望高*。拓跋玉可以靠他王室的身份和太后的扶植*,得到指挥权^^,却不能靠这些来征服千万将士之心。要征服千万将士之心*^,只有靠一场又一场的胜仗。而这一次的漠北大捷^,让拓跋玉名扬天下,夺得了漠北的边境控制权^,再加上罗国公的那二十万人^^,他已经足足有了四十万的军队*。不管是谁坐上皇帝,想要动他^*,都要好好掂量一下*。

    太后的脸上风云变幻^**,一瞬间闪过杀机^^,她甚至在思考,待会儿可以秘密处死李未央而只说她不幸染上急病去世^,或者就说她触犯了宫禁,直接被处死了……

    “李家如今朝堂一家独大^*^,纵然未央是庶出^^*,太子和三皇子也不会看着未央嫁给七殿下,这等于是让李家站到了七殿下一边^*,文武皆占*^,对目前的七殿下来说**,反而更加危险*。太后娘娘为七皇子计,当另择良配才是^,莫要过早将他推上风尖浪口*?!崩钗囱敕路鹂床怀鎏蟮男乃?,面容沉静地道*。

    太后迟迟下不了决心^*,目光对上李未央的眼神,不发一言^*^,最后*,她注视着跪在地上的少女^,忽然间*,笑了起来*。

    她一笑起来,九公主只觉得压力顿减^,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她是知道这位祖母的*^*,平日里看起来慈眉善目**,真的杀起人来*,那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刚才李未央开口回绝**^,她差点以为太后要下令将她推出宫门去斩了^*。

    好险……未央这是从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啊。

    太后笑了一下:“哦^*,原来你是全心全意为我的孙儿着想啊?^!?br />
    “正是如此^,臣女才会斗胆说出实言^?!?br />
    太后的目光闪烁了一下,淡淡道:“从来不曾有人违背过哀家的懿旨,你凭什么以为你可以?刚才你说为了玉儿,不过是冠冕堂皇之言^^^^*,哀家要听真话?^**!?br />
    李未央静了片刻^*,继续说道:“臣女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也许狂妄大胆*,也许会触犯太后**,但,不得不说*。首先,蒙太后垂青^*,臣女若是封为七皇子妃,外人看来,风光无限^,鱼跃龙门,但于臣女来说,却不是好事**。如今七殿下对臣女另眼看待^,甚至来求太后赐婚,固然出自一片真心??商笏允卓蟐^,不过是因为臣女善于谋略^,将来能够襄助夫君^,但这样的事情,臣女在府外便可以做^*。一旦嫁入七皇子府^*^,只会整日里沉沦于妻妾之争、嫡庶之争,将再无余力去帮助夫君*。再加上臣女性格不够温婉,处事又不够体贴,甚至容貌也并无特别出众之处*,天长日久,殿下的爱慕之情终将退却*^*^,另宠他人^*。长此以往***,臣女将会变得心胸狭窄^、刻薄待人,只怕太后赐的正妃之位*^*,也不能填补臣女心中的寂寥与愤恨**。臣女如今和七殿下是朋友**,这样的关系已经很好,实在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只能得到他的憎恨,请太后成全?!?br />
    太后盯着李未央,她知道,对方的顾虑全都是真的*。拓跋玉现在是爱慕李未央,但最要紧的关系是他得不到*,凡是皇子*,总是没有什么得不到的*,所以他对李未央也特别执着**,可是一旦他将她娶回去*,李未央还是这么一副冷冷淡淡的性子,终有一天会把他的爱情磨平。正妃无法付出与之对等的爱*,他是个男人*,身边美人环绕,必定会转而向其他妃子寻求慰藉*?^?墒抢钗囱胫站渴钦?,她可以不爱拓跋玉,但她肯定会生下子嗣^,为了?;に拥牡匚?^,她会迫不得已向其他的妃子下手……到时候,一向清静的七皇子府,还不彻底变成战场吗***?这和太后原本想要让她变成拓跋玉的谋士的想法^,根本是背道而驰的。

    李未央说得对*,她表面上十分冷淡,但太后看的出来^^,她骨子里的霸道和占有欲比任何人都强烈*。

    李未央抬起头*,非常专注地凝视着太后*,那清冽的目光攥紧了太后的心:“若是听了这番话,太后还是一意孤行,臣女只能从命*?!?br />
    九公主听得目瞪口呆*^,心道未央你还真敢讲?**^!李未央的意思很明显了**,不管是谁要娶她,都必须出自本心^,而且^,哪怕她不爱对方*,但若是那人娶了她,她也容不得一丝一毫的背叛,要么全心全意、没有一丝杂质的爱**,要么^,就有多远滚多远,别来招惹她。

    真是足够嚣张^、霸道^*^,却又让人说不出半个不字^*。九公主隐隐觉得,李未央这个安平县主,比自己这个公主还要快活得多^,就凭她敢在太后跟前说这些,这份勇气她就已经没有了……

    李未央的声音字字悠远,句句清晰*,太后轻轻闭了闭眼睛*,转过头去:“外面风大了,回去吧*?^!?br />
    一行人回到宴会上*,九公主一直都吓得不敢做声,看着李未央平静的表情,她几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回到大殿之上^,众人正在欣赏歌舞***,一群乐工正在奏乐^*,而十来个美貌的少女在殿内翩翩起舞^^,身上都穿着修长的舞衣*,长袖飘飘^^*,迎风飞舞^*,如同柔软的羽毛,舞步轻盈又带有韵味,显然正是莲妃之前替他们排练的柔波舞。

    众人见到太后去而复返^*,连忙起身相迎,太后挥手罢了歌舞^^,突然高声道:“哀家有事要宣布^,未央*,你来哀家身边^?^*!?br />
    李未央心中一沉^*,难道刚才的那番话*^^^,并没有打消太后心中的念头吗^?拓跋玉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微笑。他知道李未央不愿意嫁给他^,从前他也愿意等*,等到她情愿为止^*,可现在^*,他不预备再等了*^^*,因为他知道再等待下去,结果也只有失望而已。以前未央曾经说过,要什么^**,便亲手去拿^,现在*,他要的就是她*,而已*^。

    太后道:“未央这些日子以来*^,经常进宫陪伴哀家**,照料得比任何人都要精心^,哀家要好好赏赐你一回**^!?br />
    拓跋玉的笑容更深了^^,他知道太后要赏赐李未央的^,就是七皇子正妃的身份*。

    因为时辰已经过了子时^^**,一些人有些困了,但是现在听说太后要赏赐李未央^*,不由激灵了一下,赶紧振奋精神*,听太后要说些什么*。其实赏赐一个臣子的女儿*^,无非是一些金银玉帛罢了^^,但若是如此,太后不会这样郑重其事^,恐怕另有蹊跷啊。众人的脸上,甚至连皇帝也是如此^,都出现了疑惑之色^。

    皇后笑道:“太后,不知您要赏赐安平县主什么呢?”

    太后道:“哀家听闻你的亲生母亲地位不高^,实在遗憾,所以今日便要赐给她一个平妻的身份***,李丞相^,你且代她谢恩吧?!?br />
    拓跋玉并不气馁****,他一直紧盯着太后^*,想要知道她接下来还会说什么。李萧然虽然惊讶^^^,但这情况下他当然要出来谢恩**,他看了一眼表情平静的李未央*,和一旁的蒋月兰^*,两人一起叩头下去**^,道:“谢太后恩典?^!?br />
    在座之人闻言*,脸上都露出羡慕之意。平妻^*^,在前朝实际上是平民之中流传的说法^,一些商人做生意,家里有个妻子,然后一直出门在外的,便会在做生意的地方再娶个妻子,但是**,如果与之前的妻子见了面^,也是一个正妻*,一个是妾室,除非一直不见面^。所以在前朝的律法上没有平妻的说法^^,通常后娶的那个*,一辈子不回祖宅*,不入宗族^,只是外宅^^^。要想认祖归宗*,回家就得执妾礼*^,想入族谱也是只能是妾****,子女只能记妾生子^^^。

    然而到了今朝,朝廷对正妻与平妻的管制有所放松*,越来越多的人家出现了正妻与平妻两头大的做法^。但正妻平妻嫡庶不分***,在大家族和顾及名声的礼义之家是很让人看不起^、败坏门风的行为,所以一般人家是不会这么做的。现在太后亲自赐给谈氏平妻的身份,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是获得皇家认可的,堂堂正正的夫人。跟那些不通礼仪的人家自己娶回来的平妻完全是天差地别,再加上如今的李夫人蒋月兰的出身本身不算高*^*,谈氏一下子成为太后亲封的李府平妻,立刻就越过她去了^。

    这在本朝以来可是从来没有过的恩典^^^,所以当太后说出口的时候,所有人都用羡慕嫉妒的眼神盯着李未央,她的亲娘被抬了平妻^,她也就是嫡出的小姐了——大家随后看向蒋月兰**,仿佛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可惜^,她那脸上的表情比李萧然还要镇定,仿佛与有荣焉似的^^^。

    皇后笑道:“原来是这样^^,想来县主的母亲得知,一定会非常欣喜**?!?br />
    太后微微一笑*^,道:“这是自然*,哀家夺走了人家的女儿^*,当然要给她一点补偿了^?^!?br />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皇帝不由道:“太后何出此言^**?”

    太后道:“哀家已经决定^,收下李未央作为哀家的义女*。所以,她现在不是安平县主*,而是安平郡主了^?*!?br />
    ------题外话------

    太后的义女并不都是公主的^,要看册封^^*。说到底^*,太后绝了孙子的念头,你不是要人家做你妃子吗^,好,给她抬了身份*,做你姑妈,就蹦跶不了吧*。

    编辑:好多娃不喜欢李敏德哟

    小秦:嗯,他不够变态^^^。大家都喜欢变态点的。

    编辑:o(╯□╰)o

    小秦:你知道^*,我这么品德高尚善良正直的淫^,写不出变态的银

    编辑:啥^,风太大,我听不见\(^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7 安平郡主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7并对庶女有毒147 安平郡主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