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秘密暴露

    七皇子拓跋玉立下大功,回到京都便受到了皇帝的封赏,被任命为抚远大将军*,掌管北方军权二十万,成为皇帝承认的握有实权的皇子&,一时在朝中风头无两。

    凉亭里&,拓跋玉回来以后第一次约见李未央。此时已经是开春了,他的脸上十分的平静,见不到一丝的喜悦或是志得意满之色,在经历德妃的事情以后^,他变了很多,变得几乎连他自己都认不出来。若是从前,他可能会对战场上的鲜血和无辜的性命动容&,可是如今^,他已经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了*。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仿佛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已经拥有足够的力量和狠毒的心肠,能够在激烈的皇室斗争中存活下去的人*。

    “我手中已经有了二十万兵权,连带舅舅罗国公手上的二十万&*,一共是四十万兵马,足以与蒋国公的五十万人抗衡了^。其实在蒋国公回驻地的路上,我曾经派人把蒋家的事情故意透露给他知道……所以,如今的他不过是强弩之末,挺不了多久了^?*!蓖匕嫌衤厮档?,他约了李未央出来*,却看到对方心不在焉^,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中略微荡过酸涩和失落。他离开一月有余,可是李未央却没有关怀地问他一句是否安好,她关心的,只是整个事情的结果。城内的萧条,边境的骚乱^,如今都没法让他动容,因为他已习惯掌控一切,但是只要在李未央身边*,周遭的一切都仿佛变得未知。他既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也不知道她下一刻会不会又转变了念头&。

    李未央垂下眼睛&,捧着手中的热茶,若有所思地道:“七殿下如今并非是形势大好^,恰恰相反,你的举动已经引起了皇后、太子等人的注意,所谓树大招风,你现在的境地反倒是十分的危险?!蓖匕嫌窨醋爬钗囱肫骄驳拿嫒較,并没有为此担忧,反而舒展了眉头^,他偶尔会庆幸,这样一个可怕的少女是自己的盟友,但在更多的时候却是担心,自己是不是不够强大,不够强大到能驾驭她——甚至在无人的深夜,他被噩梦惊醒*,忽然自嘲般想着^,如果有一天她对他再次产生不满*^,会不会就这么毫不回头的离他而去?

    莫名其妙,患得患失^。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好像从认识她的那天起,就一直走着她设计好的路^,自己似乎一直在追着她的脚步*,每次当他以为自己赶上了&,却再次发现对她根本一无所知。

    拓跋玉的眼眸微眯:“你的意思是——让我收敛吗^?”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来不及了,纵然你此刻收敛,人家也不会饶恕你,正相反,你越是退让^,他们越是会将你逼到无路可走*?!?br />
    拓跋玉扬起眉头看着她&,冷笑道:“看来,这事情是不能善了了?!彼难蕴钢?^,分明是对皇后和太子起了杀心*,而不曾有一丝片刻的容情。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当年的拓跋真私底下招募了不少人,有出众的死士*,有聪慧的辩客,也有善谋的术士^,这些人物单拎出来,个个都称得上人中龙凤,然而却都拜倒在他的脚下*,听任他的调遣吩咐,所以他本可以找机会秘密地除掉你&?*?上缃裾庑┤硕急荒惆抵星宄夭畈欢嗔?,所以他纵然要杀你^,也必须借别人的手&,比如皇后,又比如太子,再比如——陛下*?!?br />
    暗中挑动别人来对付自己*?拓跋玉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芒:“我怕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本事!”

    李未央勾起嘴唇^,眼睛里却是嘲讽。

    李未央很了解拓跋真,他和出身卑微的母亲相依为命&,像乞儿一般游荡在宫廷,受人欺负却又无力报复,没有希望,没有梦想。他既非皇帝的独子,而母亲出身又过于卑贱,绝无注意他的可能,不仅如此,很快他连唯一的母爱也已失去。等到了武贤妃身边&,却偏偏是他的杀母仇人&,所以他开始将自己打造得冷酷而坚强。因此,他的心底是没有爱的。

    缺乏爱*,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一己之伤痛,对别人来说没有危害&??墒堑闭飧鋈俗隽嘶实?,却完全不同了*。李未央现在想来,拓跋真过去的很多举动都是有??裳?。

    他当了皇帝以后,一直将自己的不幸发泄在别人的身上,所有人都必须接受他的不幸&,接受他的报复。过去&,她曾经很爱很爱他,然而这爱情并不能拯救这个人。因为在拓跋真的心底一直有一个可怕的念头*,他害怕有一天有人会夺走他现在所有的一切。他无时无刻不处在这样的心理?;校阂残淼彼程煨牙?,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落魄的皇子*,一无所有,任人欺辱。正是有这样的恐惧,所以他才不断地杀人*,一直到杀光所有侮辱过他&,践踏过他的人。

    而李未央这个被大夫人硬塞给他的皇子妃*,因为出身同样的卑微,简直就是在提醒他过去的伤痕&,提醒他曾经有过被人看不起的时代,提醒他曾经想求娶李长乐而不得的过去——所以,他心底对她是嫌弃的,憎恶的,不管她做什么牺牲*,都无法抹杀掉他内心的屈辱感。即便事情再重来多少次,他的选择都是一样的&,绝不会放过她。

    任何人尝过了权力的滋味,便再也无法放弃权力。一个已经对皇位觊觎了二十年的人,绝对没有放弃皇位的可能^,相反,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欲望会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难以满足,于是,他会不顾一切地去争夺,去杀戮。拓跋真如今的确损失了大半的力量,可他这个人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殿下*,你和太子之间必有一战&。就算你没有做皇帝的心,但你已经拥有争夺皇位的实力,太子想要做皇帝,就必须随时都作最坏的打算^,所以他必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隐藏的敌人^。但是对你来说&,和他这一战来得越晚越好。你需要争取时间,培植壮大自己的实力*,但同时,又要保持低调,不至于过早激怒他*,以防他狗急跳墙。更何况&,你的敌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拓跋真。你和太子若是斗的你死我活*,真正坐收渔翁之利的人便是拓跋真。而且,如今的太子摆明了相信拓跋真的,你若是想要和他们抗争,唯一的办法便是想法子分离他们。三方混战&,总比一方躲在背后看着另外两方斗争的好?*!?br />
    “这一点我自然明白,但要壮大自己的力量,就必须派人进入六部^,进一步操控力量,若有可能,我还要伺机夺取蒋国公的兵权?!蓖匕险媛厮档?。

    李未央笑了笑,道:“六部早已有太子和拓跋真的人,你能插的进去吗*?”

    这正是拓跋玉所担心的^,他派进去的人^,根本没能掌握到要职,只是被排挤到了边界的位置,无法打入中心就无法发挥最大的作用。这都怪他当初求胜之心不够强烈&,而对方部署地又过于严密*,现在想要突围,并不那么容易。

    李未央喝了一口茶*,感觉那暖意一直蔓延到心头,才慢慢道:“在皇后和太子把持朝政大局的情况下,要培养自己的嫡系^,难度不亚于虎口夺食&。既然难度这样高,不如另起炉灶。在太子和拓跋真两人势力不及的地方^,想法子占据一席之地?!?br />
    “你说的意思是——”

    “我听说,如今各地都有不少别国的探子,甚至是隐藏的杀手,专挑机会伺机而动,这次蒋家的事情正好是一个好机会,你可以向陛下提议,建立一个秘密的队伍,专门调查此事,同时将漠北^、南疆的势力在京都连根拔起&?!?br />
    拓跋玉一怔:“你是说,如前朝的黄金卫&?”

    前朝皇帝专门设立了一个黄金卫*,作为皇帝侍卫的军事机构^,皇帝特令其掌管刑狱&,赋予巡察缉捕之权,并且下设镇抚司^,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后来到了本朝开国皇帝,觉得黄金卫势力过大*,影响太深,这才将之取缔。

    “父皇未必会同意*?!蓖匕嫌竦忝鞯?。

    李未央冷笑*,看着茶水里面沉浮不定的叶片,道:“他会同意的,只要你告诉他,这黄金卫再如何厉害,都是控制在陛下手里^。名为对外而设立&^,然而一旦国内有事*,却能立即掉转剑锋&,为皇帝而战*,为皇帝而死*,于帝王大有好处?*!?br />
    拓跋玉沉思片刻*,才点头道:“的确*,如果我这样说,他最终会答应的,纵然他不答应,我会想法子让他答应*,而且这黄金卫的控制权,还会掌握在我的手里^?*!?br />
    李未央不再多言了,她知道拓跋玉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现在她要做的,只有等待有利的时机。因为她隐隐有一种预感,拓跋真不光要除掉拓跋玉,还要杀了她李未央。因为在拓跋真看来,自己已经是挡在他面前的第一大阻碍了。

    可是^,对方会怎么做呢?又会从何处先下手呢^?这个问题,是李未央一直想要知道的*。因为如今的敌对&,前世从未发生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有几分胜算了……

    但不论如何*,若他举剑*,她必迎战。

    太子府,屋子里的乳娘正抱着太子的长子走来走去,孩子的啼哭声无端地叫人心烦意乱。太子挥了挥手,厉声道:“还不抱下去!哭得我头痛*!”

    平日里太子总是和颜悦色的^,很少这样高声斥责,乳娘吓了一跳*,连忙抱着孩子退下了。

    太子头痛地扶着额,喃喃道:“真是没一件事顺心的&?!?br />
    蒋家满门皆死,剩下一个蒋华已经形同废人,而庶妃蒋兰更是每天以泪洗面,让他心烦意乱的&^,这就算了^,朝堂上拓跋玉又立下大功,皇帝对他简直是宠爱到了极点,赐给他将军衔不说&,甚至这三日来接连召他进宫,屡屡都避开太子的耳目,不知道究竟商谈了些什么——这都让太子感到不安,极度的不安&。

    他这样一想,就把自己写的奏章拿在手里&,端详了片刻*,心中思忖:拓跋玉势力如此之大&,很快就会把自己取而代之了!他想到这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声^,将奏章随手向身后一扔。奏章落在地上,一直默不作声看着太子的蒋兰走过来说:“殿下,好好的一本奏章为什么要扔了&,难道它有过失?”

    “唉!”太子看看她,又像自言自语道:“你不明白??!”

    庶妃蒋兰的眼睛又红了,道:“如今您有什么话都不爱与我说了^,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不是做错了&,而是一看到你就想起蒋家的倒霉事*,气更加不打一处来!太子摇头&,又是叹气,就在这时,一个侍从高声说道:“殿下&^,三皇子求见&!”

    太子看了蒋兰一眼&^,她立刻明白过来*,红着眼睛退到了一旁的屏风之后,算作回避。

    很快^,三皇子走了进来*,他身材修长,面容英俊,双目有神,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忧虑与惆怅&,反倒是精神奕奕^。在他身边,站着一个身量较为娇小,全身蒙在披风之中*,面庞为黑纱所阻挡的女子。

    太子一愣,心道难道拓跋真是给自己献美人来了?他不由看了那女子一眼,猜想那黑纱之下应该是一张绝色的容颜,那披风底下是一副柔美的娇躯,可是很快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想,因为庶妃此刻正在屏风后面!再者他也没有这样的心情??!

    拓跋真微笑道:“皇兄,怎么几日不见,面上如此忧虑?”

    太子叹了一口气*,示意他坐下,并让一旁的丫头倒茶后^,才慢慢道:“你明明什么都知道*,还问我这些做什么呢?”

    拓跋真笑着看了周围的人一眼,道:“今天我正是为了替皇兄解忧而来,请你屏退左右?!?br />
    太子向周围的丫头看了一眼,并不多言,就挥了挥手*,其他人便接连退了下去^。

    拓跋真看了一眼屏风后面影影绰绰的人影,自然知道那是谁&,只是他不过微微一笑*,便转开了视线,继续道:“今天我特意请来了一位美人,专门替您解忧?!?br />
    太子自然不安道:“唉,现在什么样的美人也无法解除我的忧愁了!你还是把她带回去吧!”

    拓跋真笑了笑,他既然来了,必定有一整套缜密细致的谋略计划,怎么会轻易带着人离开呢?他慢慢道:“掀开你的面纱吧*?!?br />
    于是,那女子褪去了面纱,恭敬地向太子行礼。太子见那女子年纪虽然不大^,可是相貌平庸*,身材臃肿,浑身上下,无方寸之地能与美人搭上关系,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已过早地出现了深深的皱纹&,明明二十岁的年纪却看起来三十都不止*??垂吡嗣廊说奶硬挥芍迤鹈纪?^,道:“三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蒋兰原本在屏风后面听得很不悦,可是现在她突然觉得事情不对劲儿了^,如果拓跋真的确是来献上美人*,当然要找年轻美貌的少女*^,这个女子虽然不算老迈,但这年纪怎么看都已经嫁人生子了吧。

    拓跋真大笑道:“皇兄,再美丽的容颜此刻都帮不了你的忙,可是这个相貌平庸的女人,却能够成为你制胜的关键??*!”

    太子大为迷惑,不知他是什么意思*。评判女子就是德言容功&,这女子实在看不出有过人之处^,不由道:“我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的,你还是照实说吧^!”

    拓跋真微笑道:“皇兄可知道她是什么人&?”

    那女子深深垂下头,一言不发*。

    太子摇摇头,道:“不知?!?br />
    拓跋真慢慢道:“她是当初莲妃娘娘身边的婢女^?!?br />
    莲妃那可是周大寿举荐的*,而周大寿又是拓跋玉送给皇帝的^,太子提到这两个人就头大^,现在听到拓跋真所说的话,脸色不禁沉了下来^,难不成这丫头是看着莲妃得宠,想要来求自己让她进宫去见她的旧日主人吗&?这样一想&,太子的声音立刻变得冷凝:“你把她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屏风后面的蒋兰,却敏锐地意识到了不对,她竟然主动探出头来看着那女子,目光不断地上下移动,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花儿来。

    拓跋真的笑容更甚*,甚至隐隐透出一种冷漠:“太子不问问,她姓甚名谁吗?”

    太子皱眉道:“姓甚名谁^*?”

    拓跋真笑道:“皇兄可知菏泽慕容氏^?”

    太子的眉头皱得更深:“这个……我自然是听说过的?!弊萑徊恢?,当初在宴会上的那一场刺杀,也让所有人都印象深刻。说起慕容氏的覆灭*,和蒋家当然有着十分重要的关联^,简直可以说是蒋家一手促成的。

    拓跋真道:“你现在可以说你的名讳了?!?br />
    那女子抬起头来,柔声道:“民女叫做冷悠莲?^!?br />
    太子面色一震,随即大惊道:“你说什么&?”

    那女子又重复了一遍:“民女叫做冷悠莲?*!?br />
    太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盯着拓跋真说不出来,最后才道:“宫中那位莲妃的名讳^,正是冷悠莲?!?br />
    拓跋真笑道:“是啊,冷悠莲,怎么会这样巧合呢?皇兄,你不觉得奇怪吗?而且这对同名同姓的女子竟然是一对主仆&?!?br />
    太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惊疑不定地盯着这女子的脸孔:“莫非——”

    拓跋真的声音变得非常冰冷:“这关乎到一个很大的秘密*?!?br />
    太子露出迷惑之色,他不明白,一般主人的名讳,丫头们都是要避讳的*,怎么会完全一样呢?纵然是一样好了,这跟他刚才提到的慕容氏又有什么关系?

    拓跋真看太子的表情^,就知道他还没有明白,不由看着那女子*,语气深沉道:“她才是真正的冷悠莲,而那宫中的莲妃却是名叫慕容心*,是菏泽的公主,慕容皇室的余孽!”

    太子面色煞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嘴唇抖动着*,厉声斥道:“一派胡言^!造谣也要有个限度?!?br />
    拓跋真从容道:“真正的冷悠莲就在这里,太子不妨好好问清楚!?br />
    太子紧紧盯着那女子*,那女子自然十分紧张,但是在拓跋真的示意下,她开始娓娓诉说起来。由于紧张&,她的证词结结巴巴,但意思已然明晰。她才是真正的冷悠莲,原籍在大历的边境^,跟着作为商人的父亲去了菏泽*,从此后留在菏泽生活。当时她的父母都还在世,偏偏商人的地位太低,于是家中凑足了金银将她送入宫中做婢女,希望将来能被贵人看中彻底脱离商家的身份。后来她被分配在了慕容心的身边做宫女*^。慕容心自小就是美人胚子&,是名扬菏泽的四公主,冷悠莲当然会尽心尽力的伺候,再加上她人机灵聪明^,又不多嘴多舌^,很快便成为慕容心身边的得用宫女*。

    若非后来菏泽国灭,冷悠莲也会跟着公主一起出嫁,或是被公主赐嫁给某个将领,正式脱离商人女的卑贱身份。然而菏泽终究是没了,她随着公主一路颠沛流离要被押送到大历京都来??墒撬凸鞑煌?,她的身份卑微&,那些人根本不会特别关注她,后来她被一位大历军队的小将官彭刚看中,悄悄替她除了籍*,带走了,然而对其他人却说她因为水土不服死了,刚开始她还不愿意跟着那彭刚^,可后来听说慕容皇室的所有人都被处死……她这才惊出一身冷汗&,发现自己算是死里逃生的。当时^^,她还以为唯一活下来的人就是自己,后来拓跋真找到她,她才知道原来公主也活着……

    “民女才是真正的冷悠莲,而那宫中的妃子,却是慕容心。她是假冒我的名字和身份进了宫……因为她知道我是大历人,而且早已离开家乡多年,根本没有人能够查探我的身份。正因为我曾经跟她说起过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所以她的身份一直没有人怀疑?!崩溆屏厮底?,一边观察着太子的神情。

    “民女绝不是撒谎*,那慕容心虽然出身皇室,可却个性温婉*,说话柔声细气^,很会笼络人心,惯常被人称作活菩萨的。她最喜欢吃的是莲蓉酥,最讨厌的是菊花茶,沐浴的时候喜欢用牡丹花瓣儿*,宫中从来不用桂花味道的熏香,每年到了冬天都会配着一块暖玉,因为过分胃寒,需要喝专门配好的药汁驱寒……”

    她说起莲妃的言貌举止*&,确实分毫无差,有些事情甚至连太子在宫中的密探都不曾知道,其曾为莲妃婢女的身份当无疑义。

    然而太子并不是傻瓜*,他听完后冷笑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慕容心冒充你的姓名进宫,为什么不早来戳穿她^?直到现在才出现^,又是什么居心&?”他实在是难以相信眼前的女子说的话,莲妃的身份是经过皇帝查证的,确认无疑的&,现在却突然冒出来一个指证她是慕容心的女子*,他若是贸然相信并且把她带到皇帝面前,只怕偷鸡不成蚀把米^,还要被莲妃冤枉成别有居心。毕竟莲妃现在可是身怀有孕,而且临盆在即,皇帝不知道多么宠爱她,怎么会随便相信一个凭空冒出来的女人呢^?

    拓跋真察言观色,知道要说服太子^,还需要下更多功夫才行*,于是说道:“皇兄,她之前死里逃生,又知道旧日的主子全部都被处死,当然是不敢露面的。这些年一直隐姓埋名、嫁人生子^,甚至改了名字,生怕被人认出来和慕容氏有关系^^。后来她举家搬至京都,无意中让我发现了她^,并且告诉她,莲妃为了隐瞒自己的真正身份^,不惜杀了她的父母,并且寻到当年她在大历的祖籍地,隐藏了一切的痕迹。这样才令她主动出来指证莲妃&,她能活到今天,全都是因为莲妃以为她已经死了*,否则她也会被杀人灭口,怎么会活生生站在皇兄面前呢*?”

    冷悠莲顿时哭泣起来:“爹娘啊&,我能幸活至今,必是你们在天之灵的保佑,女儿不孝,害得你们都被狠心的公主灭了口^^,我却还侥幸活着&。没有你们,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和你们在地下相会*,以免再受这分离之苦啊&^?!?br />
    哭声十分的悲伤*,这样的言之凿凿……太子不由得开始犹豫。

    拓跋真慢慢道:“莲妃若是慕容氏遗孤,那上次的刺杀必定和她有关&。她不过是在父皇面前作了一场戏,故意让人以为她忠心为主&,实际上——一切都是为了对付蒋家罢了。而偏偏*,她又是拓跋玉送给父皇的,若是能够证明她的真实身份*,父皇会怎么看待七皇弟呢?会不会觉得他是别有居心*?到时候,他还会这么信任他,对他委以重任吗&?”

    如果让皇帝知道慕容心的真实身份,第一个就会怀疑到周大寿的身上,而周大寿和拓跋玉、李未央都是联在一起的,迁出萝卜带出泥^,谁都跑不了。

    现在太子面临着艰难的抉择&,他不敢相信世间竟会有如此大胆的阴谋,一个亡国公主居然会跑到皇宫里埋伏在皇帝的身边,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尤其她还怀了孕&,分明是想要篡夺皇位、伺机报仇??!而且她这么久也没有被戳穿&。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该如何是好?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冒险相信眼前这个女子,戳穿慕容心的阴谋,但这样实在太冒险。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浑浑噩噩做自己的太子*,等着拓跋玉不知哪天夺走他的皇位*^。政治斗争之残酷无情&,但一旦亲历其中,也难免惊惧寒冷,他不免浑身发凉,很难做出抉择。

    太子无力地道:“你容我想一想^!?br />
    拓跋真一笑^,他知道,这是太子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了*&。所以,他看了一眼屏风的方向。

    就在这时候,蒋兰果真按捺不住走了出来,泪眼盈盈地跪倒在太子面前:“莲妃的阴谋都是针对蒋家,如今我满门皆亡,定是与她有关,求殿下为我报仇——”

    一时之间*,太子心乱如麻^。他侧着脸^,有些迷惘地望向拓跋真,但见他的脸上神色从容,充满信心,太子一狠心,终究点了头。

    从太子府出来*,拓跋真的脸上一直带着完美的微笑*,他知道&&,拓跋玉完了*&,李未央也完了。只要在皇帝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不管这个冷悠莲的证词是否为人所相信&,结果都是一样的。

    他向来强悍刚硬&,以天下为砧板^,以众生为鱼肉,不管是谁挡在了他的面前,都必须毫不留情地除掉,哪怕那个人,他真心爱慕着。

    忐忑的冷悠莲还是不敢置信自己的好运气,就在刚才太子盯着她的时候,她几乎以为自己会被太子杀掉,因为那眼神充满了怀疑,她是知道这些上位者的,翻脸无情的多得是。她担忧地问道:“三殿下*,太子真的相信我说的话吗?”

    拓跋真看着她,露出一个笑容:“他信不信,重要吗?”说着,他大笑着离去。冷悠莲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更加疑惑和忐忑了。她根本无法明白拓跋真的心机*&,也没办法理解太子明明并不完全相信却还是答应了。实际上,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能否让皇帝相信如今的莲妃就是慕容心。

    李府的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蒋月兰变得安分守己*,每天只顾着清点地震后李家的损失,偶尔会去四姨娘的院子里看一看敏之,其他的时间都守着自己的院子不说话^,李未央看的出来,经过那件事以后^,她对李敏德已经死了心,平日里哪怕看见也不过一低头&,就过去了*。

    想到当初她那样势在必得的模样,李未央不由得心想,果然那句话是对的*。

    世界上就没有不会变化的东西。

    她倚在湖边,就着莲花翡翠小碗在喂鱼^??阂院?,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湖边的冰层开始化了,慢慢的金鱼开始浮上来咬鱼饵*。

    白芷悄声道:“小姐,马上就要下雨了,咱们回去吗&?”

    李未央看了一眼天色,的确是很阴沉*,一副风雨欲来的模样^。如今大历的局势,也如同这天气一般,?;姆?,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她。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却突然看见蒋月兰从远处走了过来。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静静看着她走过来^。蒋月兰平日里看见她都是淡淡一笑便离去,然而这一回,却突然在她的面前停下了*。李未央抬高了眉头望着她,等着她说话。

    蒋月兰突然望向争相抢夺鱼饵的金鱼,露出落寞的神情:“李未央,今天我去见蒋庶妃了,是她找我去的&?!?br />
    蒋月兰去见太子庶妃的事情^,李未央早已知道了,从她一出门开始,只不过,对方不说^,她也不会主动问的,当下只是道:“母亲终究是蒋家的人啊?!?br />
    蒋月兰却笑了,转过头,一双漆黑的眼睛望着李未央,道:“没有蒋家了?!?br />
    李未央同样笑起来,笑容显得十分清冷:“哦,是吗,没有蒋家了^?!?br />
    蒋月兰点了点头&,道:“听说蒋三公子从那天开始就疯了&&,每天在家里自言自语,翻来覆去只会说一句话,他说,没有蒋家了。所以我想,这句话应当是你对他说的,也是刺激他发疯的原因?^!?br />
    李未央目光淡然^,显然不在意对方怎么说,因为她的确是故意刺激心高气傲的蒋华,但那也怪不得她,实在是蒋家人死得太惨,他无法接受罢了&,不死也要残废^。

    蒋月兰叹了口气,竟然主动道:“她叫我去,是游说我帮着她来对付你,并且说起^,在三天后的太后寿宴上,太子将会有所行动*&??墒俏野侔闶蕴?,她却始终不肯把真话告诉我?!?br />
    李未央的心中各种主意闪过*,却是面色平淡道:“这样重要的事*,你为何要告诉我呢?”

    蒋月兰神色倦怠&,只是却很平静:“我不是帮你,我是知道,你不会输!币宦纷呃?,李未央可是从来没有失败过^。

    李未央的睫毛微微颤动,眼中的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却是没有说话。

    蒋月兰笑了笑,道:“我只是觉着,你不会输?!逼涫?,不是直觉^^,而是她对蒋家有恨,很深很深的恨&^,若非他们的逼迫,她一个好好的姑娘也不必嫁给李萧然做填房,更加不必沦落到今天这个境地,究其根本,都是蒋家的人过于自私^,拿她来垫底罢了*。平日里她风光的时候他们只想着榨取价值,等她失势了就不闻不问^,那蒋庶妃居然还打着这样的主意&!真的当她是个应声虫不成!

    看着蒋家覆灭*,蒋月兰心中只有痛快*!可想而知,她表面对蒋庶妃唯唯诺诺,转过身来却将一切如实告诉李未央的用意了!因为李未央倒了,李萧然也讨不到什么好处&,而蒋家纵然这一回胜了^,她蒋月兰又能捞到什么吗*?她情愿看着趾高气扬的蒋庶妃一败涂地^!

    李未央沉吟道:“他们会在太后的寿宴上当众动手&,可见真是有十足的把握了?!?br />
    蒋月兰吐出一口气,若有似无地笑了笑:“这个就不用我费心了,你自己想一想吧^?!彼底?,她从李未央身边走过,没走几步却突然停了下来,头也不回道&^,“虽然我知道蒋家的事情是漠北人所为^,可他们这么做也一定和你有关。按照道理说我应该为蒋家人悲伤,可我心里真的很痛快*?!彼底?*,她快步地走了。

    李未央望着对方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不过政治斗争,没什么痛快不痛快,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谁都不能对谁容情*,否则*,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自己。但是蒋月兰能说得出这样的话,说明她对蒋家存了十二万分的怨恨。

    的确*,蒋月兰的一生都毁在蒋家,她会憎恨他们并不奇怪,但她突然来提醒自己,还真意外啊*&。

    白芷低声道:“小姐&,如果夫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他们是不是要在太后寿宴上动手呢?”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既然敢做就要付出代价,蒋家如此,我也是如此,他们选在大庭广众之下行动,必定是要宣扬一件秘密^??刹宦凼俏一故峭匕嫌?,都没有什么值钱的秘密*,那唯一有秘密的人,就是莲妃了^!?br />
    不得不说,李未央眼光毒辣^*,心思也很准*,在对方动手之前便能猜到这回是要做什么*。

    白芷紧张道:“莲妃的秘密?那小姐赶紧想办法化解才是??!”

    春天的梨树开满了粉白的花,顺着一阵风吹过来*^,有些落在李未央的头发上,有些落在她的肩膀上^,给向来面容冷漠的李未央添上了几分柔软^*,她的声音也很温和:“白芷*^,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就像我改变不了莲妃的身份,明知道她的秘密一旦暴露十分的危险,可是当初为了对付蒋家,我们还是选择冒险一样^*^。既然拓跋真已经出手^,就不会给我们容情的余地,莲妃必定要暴露出这一切的秘密**,而他也一定是要下杀手*?!?br />
    白芷不由更加担心^,小姐这么说^,是要眼睁睁看着莲妃的秘密暴露吗*?这样^*,岂不是会连累小姐吗*?

    李未央却是笑而不答,转眼望着湖水中游来游去争夺鱼饵的金鱼**。动物尚且是为了一点食物而互相进攻^,人们为了权势互相争夺*,又有什么奇怪的呢^^?谁都以为自己可以笑到最后*^,可老天爷的意思,又有谁能看得透呢?

    眼下这场戏*,分明是迁出萝卜带出泥*,一旦定了莲妃的罪*,倒霉的就是周大寿,到时候跑不了拓跋玉也跑不了她李未央,拓跋真出手,果然不像蒋庶妃那样小家子气^,若非蒋庶妃错误估算了蒋月兰的心思^^,这么重要的消息也送不到自己这里^。

    丢下了最后一把鱼饵^,李未央看着争夺的十分激烈的鱼儿们^*,不由笑了^。拓跋真,一起真的会如你所愿吗?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题外话------

    编辑:我发现了——

    小秦:你发现毛了^*?

    编辑:未央不住地倒霉*^,然后被逼强大^,然后再倒霉*,再强大^*,最后成为天地间最强大的人……

    小秦:囧了个囧

    编辑:我一直在思考,为啥未央总是赢呢^?

    小秦:因为她是女主^,所以战无不胜(⊙o⊙)^,哪天女主换人了^^,她就不必做凹凸曼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5》,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5 秘密暴露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5并对庶女有毒145 秘密暴露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5。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