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蒋家覆灭

    太后的茶杯啪嗒一声磕在桌面上,她整个人都站了起来,脸色铁青铁青的&,有一瞬间几乎以为刘太妃勾勾搭搭的老毛病又犯了&,可是一想却不对,当年刘太妃和景王爷那事儿,毕竟怪不得他们俩&。从前他们明明是青梅竹马,打小儿一块长大&,偏偏先帝爷为了打压这个嚣张的弟弟,招了这刘太妃进宫来,拆散了一对活鸳鸯,事后也多有后悔之处。等先帝驾崩,景王爷确实很是舍不得刘太妃,每年到京都来都要特地来见面&,但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绝没有逾越的地方&&,太后这才容了他们。这些年,彼此年纪都大了,景王爷渐渐淡忘了这回事&,刘太妃送了两回信却没有回音&&&,当然也不得不作罢,这事情就算彻底了结了&&。

    太后想到这里&&,又慢慢坐了下来,刘太妃跟景王爷的事儿那是老黄历了&,她那时候还年轻&,现在都多大年纪了&,就连原本养在宫里头的俊俏戏子都驱散了去&,怎么会起别的心思。是自己多心了……那么&,就是漠北四皇子强行掳走了太妃,可他掳太妃做什么——一抬眼,却见到九公主面色煞白,看着不对劲儿,赶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九公主的声音发颤,像是极度惶恐不安&,眼睛珠子都不会动了:“太后……原本……原本今儿我说了要和刘太妃娘娘一起去祈福的,可是后来您宣召,我昨儿个夜里便派人向太妃娘娘说不去了——”

    太后的脸色一瞬间发僵,她突然明白了漠北四皇子这是打算干什么&!敢情他要的人不是李未央&&,不是如今的南安侯千金&,而是九公主?&&?!仔细一想,漠北四皇子的身份原本就该配一个公主,可是皇帝却偏偏不舍得自己的女儿远嫁异国&&,换了谁都会不高兴,可漠北四皇子却半点没流露出别的意思,现在却在这儿等着&!明明出发的日子回报上来的是十天后,却突然提前出发不说&,还劫持了刘太妃,不&,他是想要劫持九公主&,等一切已经变成既成事实,皇帝还非得承认这个姻亲不可了!

    不止如此&,如今漠北蠢蠢欲动,还有大军在边境集结&&,皇帝已经派了人去看着漠北皇子&&,有心留下他来做个人质,没想到他竟然提前一步行动,还要拎着九公主一块儿&,分明也和皇帝一样的打算,姻亲、人质&!

    好!好!这个漠北四皇子&,实在是太好了!太后气得手脚冰凉&,几乎站都站不稳,李未央向九公主使了个眼色,九公主连忙上去安慰道:“太后莫要生气,不是说拦住了吗?只要拦住就好了!”

    小太监期期艾艾地道:“刘太妃是救下来了&,车马也抢了,可惜漠北四皇子和那和畅公主&,早就跑的没影儿了!”

    太后怒声道:“都是干什么吃的!蠢货&!全都是蠢货&!”她一想,自己这是连太子都骂进去了&&,当下抿住了嘴巴&,一个字也不说了。

    李未央垂下头&,一副很不安的模样,心中却冷笑,自己上回那出戏&,的确没有白做,拓跋真是真的信了她喜欢李元衡,甚至还怀疑那马车里的真是她&,这是以为她要私奔?&&?!想也知道,太子出猎怎么会那么巧合撞上李元衡,一切都是出自拓跋真的设计,李未央轻轻勾起了唇畔&。

    九公主脸色惴惴不安,道:“太后&,这回多亏了太子哥哥,不然刘太妃可是——”

    太后叹了一口气&&,道:“着人将刘太妃赶紧送进宫来?!?br />
    太监忙禀报道:“太子殿下已经亲自送了刘太妃进宫&,只是先派了人来禀报太后一声儿&,怕您受惊?!?br />
    太后点了点头&,一抬眼瞧见李未央,不由头痛&,这事儿不该叫她听见啊,心道赶紧让她回去&,事后再敲打敲打&,想必不会乱说,刚要吩咐李未央可以退下了&,谁知就见到刘太妃跌跌撞撞进来了。

    太后迎了上去&&&,刘太妃被宫女搀扶着进来,一看到她眼中就涌出了灼人的泪光,那是在经历一场莫名其妙的灾难之后见到亲人的真心的惊喜&。所以,她向太后扑了过来&&,几乎是嚎啕大哭。

    见刘太妃吓成这个样子&,九公主就有了点愧疚&,她下意识地看了李未央一眼,却见她也同样望着刘太妃,神情肃然&&&,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九公主咬咬牙,自己可不是为了算计太子和三哥&,完全是为了帮助已经处于弱势的七哥,这次是七哥亲自拜托她做好的事情&&,她一切都要听从李未央的安排,决计不能因为一时之间的心软而功亏一篑。再说不论是太子还是拓跋真,他们都在算计着她的婚事,明摆着没安好心,这一点母妃也是再三警告过她的,从今往后不可以再犯傻把那两个人当成亲人看待——九公主虽然单纯,却也不是蠢人&。她把愧疚压下去&,赶紧道:“太妃娘娘回来了&&!这实在是太好了!”

    李未央看着太妃,的确是没有什么损伤,不由稍稍松了口气,虽然对刘太妃抱歉了点,但她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要受一些惊吓。

    刘太妃本想要大哭一场,看到有外人在场,不由梗了梗脖子,努力把已经冲上心头的眼泪咽下去,但眼圈依然红着。

    “见过太后&?&!彼淙灰恢痹谄揭肿约旱那樾?,她的声音还是有些颤动。

    太后赶紧道:“回来就好&!可算没出大事,唉,怎么会碰到这种事——”

    这一下刘太妃也忍不住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其实她倒是没有受到什么过大的惊吓,马车被抢了之后对方还没来得及查看就匆忙一路飞奔下山&,她被颠簸了一下就晕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听见太子的人在外头盘查,便壮着胆子喊了一嗓子,就被救了回来&,但这时候不哭,怎么显得出自己委屈呢?所以哭的越发大声。

    见到她流泪,九公主觉得自己非常对不起刘太妃&,她到底没那李未央那么心黑手狠,羞愧地低下头去:“都是因为我连累了刘太妃……”

    “不,”刘太妃立刻不哭了,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星来,义愤填膺道:“都怪我这张脸惹祸&!早知道那天宴会我就不出去了,省得被那个寡廉鲜耻之徒瞧见,差点败坏了我的名声!”

    所有人都愣住&,包括李未央,有一瞬间大家几乎都说不出话来,这刘太妃到底在说什么&?

    刘太妃没注意到她们的神色变化,又悲戚地续了一句:“我都已经是个老女人了,为什么一个个还不肯放过我呢?”她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神经致般恨声恨调地说:“这漠北皇子也太可恶&&!我当时就想好了,要是他对我无礼,我就干脆以死明志……”

    太后惊诧地看着她,心头一瞬间生出无限荒谬的感觉来,难道——刘太妃是以为对方真冲着她来的&?

    李未央同样十分惊讶&,她突然意识到刘太妃在说什么,对方分明是觉得漠北四皇子是看中了她的美色,才会做出拦路打劫的行动,这——是否过于自恋了一点。

    太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不管怎么样,能平安回来就好??!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多说了&?!?br />
    刘太妃听了这话之后更加愤怒&&,几乎大吼起来:“他居然还敢在外头说什么这马车里是他的新婚妻子,简直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无礼的人&!太后娘娘,您一定得让陛下把他捉回来千刀万剐&!一定要千刀万剐!”

    太后哑然&,安抚了好半天&,才把刘太妃送走了,随后她看了一眼九公主,道:“你送安平县主出去吧?!?br />
    九公主点了点头&,向太后行礼后,与李未央一起退了出去。

    一出来,九公主就笑道:“刘太妃太奇怪了,我刚才还很内疚,被她这么一哭&,我差点笑出来,看她年纪都那么大了,怎么会以为漠北皇子是冲着她去的啊,真是太可笑了&?!?br />
    李未央却没有笑,只是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刘太妃不过是没缓过劲儿来?&!钡人滥彼幕首拥恼媸的康牟⒉辉谟谒?,只是错掳了人,还不知道要为今天说的话悔恨成什么样子&。

    九公主又道:“只是七哥明明也安排了人手准备在半途上把刘太妃救回来,再给漠北皇子扣个强行掳人的帽子,怎么会被太子抢先下手呢&?”

    李未央叹息道:“这种事情&,太子殿下怎么会容人专美于前呢?!笔率瞪?,她已经特别关照过拓跋玉&&,若是太子或者拓跋真有所行动,就让他不要沾手,趁早把这个仇给他们去结。现在那李元衡&,只怕把太子也一起恨上了。

    九公主看她一眼&,宽慰道:“未央姐姐,现在那漠北皇子逃跑了&,你也不必再躲着他&,想必他不敢再回头的&!而且今后他都不会再踏入京都一步了&,居然强行掳走太妃,明天这事情传遍天下&,他要成为各国的笑柄了,真是可悲。不过&,到底还是可惜没有抓到人啊&&,若是抓到了来个人赃并获&&,漠北皇室可要被气死了&?!?br />
    九公主到现在还以为她是在帮着李未央摆脱李元衡,甚至于她觉得李未央这么做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煞蚜苏饷炊嘈乃?,怎么会如此简单&?李未央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认真解释&&,九公主以为事情这么简单就算完了吗?好戏不过演了一半儿。

    九公主看李未央若有所思&,便又道:“这一路逃过去,没有物资和接应&,那漠北皇子也是要吃苦头的——算是给他一个教训!惩罚他总是来纠缠你!”

    李未央的笑容更深&,却是没有再多言。

    此刻的李元衡正是无比的狼狈&,他等了半日都不见李未央来&,便猜到她不肯跟自己走,可这些日子以来他被她勾得实在是心痒痒,想到被这个女人耍了一把,他实在是不能甘心,便索性听从蒋华的吩咐,和他里应外合避开了皇帝的眼线&&,提早离开京都不说,还将李家的马车给劫了??上Ц崭兆叱龀敲趴诰妥采咸拥穆沓?,他知道如今皇帝动了扣他做人质的心思,又怎么会让太子发现他提前离开呢&?可惜狭路相逢&,他不得不丢了李未央和护卫们&,仅仅带了和畅一路逃出来&。

    他们一路狂奔&&,竟不休息。身后则是皇帝吩咐了一千禁卫军策马紧追。为了躲避追兵,李元衡与和畅两人换了装扮,一路往北边而去&,只是他们二人平日里都是锦衣玉食&,钱袋还是放在随从身上,如今两人都是身无分文&,根本没法子走多远,追兵又四处搜查,他们只能就地躲藏在逃难的人群之中&&。走了整整四天都没有离开大历的边境,反倒因为过度盘查而滞留在绥城&。

    然而就在此刻,转机突然到来&,先是有人莫名为他们安排食宿&,又是送上银钱和马车&,他无比警醒,正要捉住来人询问个清楚,却突然认出对方正是蒋家的管家&,蒋管家赶忙递上出关的文书&,告知他们一切都是李未央设计的&,害的他们错误掳走了那太妃娘娘,这才受到皇帝的通缉&,如今之计只能乔装改扮尽快离开大历&。

    李元衡原本尚且存了十二分的怀疑,可是见到出关的文书便也不再多想&,仔细检查了一遍真伪之后,便带了银钱、四轮马车&&&,雇了车夫上路&&。一路轻车简从,就靠了那出关的文书,才顺利地离开了大历的边境&。

    从马车里探出头&,和畅突然笑道:“四哥,咱们马上就要离开大历了!”她原本是最警惕不过的,可是这长时间的压抑和对追兵的莫名恐惧,再加上眼前就要见到漠北的军队,令她开始有点放松了警惕。

    李元衡点了点头,道:“我总有一天会报这次的仇&!”他还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绝对不能就这么放了李未央&!这样一想,李元衡的神情越发阴厉&。其实他们并没有完全摆脱大历的追兵,这些人仿佛阴魂不散似的,一直紧跟着不放。李元衡知道,皇帝特地派了七皇子拓跋玉率兵一路急追,如今到了两国交界处,正是彼此都紧紧盯着的地界&,原本的一千禁军早已和边境上的十万大军汇合在一起了。

    虽然前面就是漠北的五十万军队,但李元衡不敢冒险停下&&,只是拼命向前奔逃,他已经决定,等他到了漠北,立刻起兵攻击大历。不过区区十万人,原本就势单力孤&,再加上大历地震之后,正是元气大伤&,此刻起兵进攻实在是太好不过了&!等他一路打到大历国都,就砍了那李未央的头颅来泄恨&!以报这个丫头的戏弄之仇&&!

    和畅看了李元衡阴冷的表情一眼,不由摇了摇头&,她原本以为李未央有多么了不起的计划,却原来只不过是戏弄了他们一场&,还不是让李元衡抓住机会逃了出来吗?将来会引起多么可怕的后果,只怕那丫头还不知道呢&!等到大历血流成河,李未央一定会为今天轻率的戏弄而后悔!当初她以为李未央跟自己是一类人&&,还真是高看她了&!李未央不过是个无知又仗着小聪明戏弄人的蠢货而已!

    前面就是万里草原&,马车一路向前狂奔&&,李元衡哈哈大笑&,等他回到军队之中,掉转头来就会杀了拓跋玉&!

    就在此时,漠北的哨兵已经发现了他们。

    看向那面军旗,金色的旗帜上是一只黑色的狼头,李元衡不由心中一阵狂喜。位于前列的先头军队早已得到消息,在此等候四皇子的到来,却显然没想到他们身后还有追兵,马车一路奔入队列之中才匆匆停下。

    “后方有十万骑兵&,你们一共来了多少人?”李元衡大声问道。

    “殿下,五十万人已经集结完毕&,陛下早已有旨,就等着殿下下令?!绷⒖瘫阌薪旎卮鹆死钤獾幕?,并且还要向他行礼。

    “非常时期&,俗礼全免。立刻摆开阵势,准备迎敌!”李元衡跳下了马车,飞快地转身上了一匹战马,和畅也同样紧随其后&。

    听到四皇子下令,立刻有士兵摸出一只牛角号&,吹了起来。

    就在此时,拓跋玉已经率领前锋军队到了此处,他冷眼望着李元衡跑入队列之中,却只是大声向下命令道:“传令下去&,纵火?!?br />
    那些跟来的数万士兵齐声应是,立即将手中的火把点燃了,扔上了草原,随即退了回去。正是冬末,草木都已经干枯,天干物燥&,风助火势,再加上风向从南向北,立刻在整个草原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李元衡暴怒道:“还不快找人扑灭火势!”

    拓跋玉还真是狠毒&,谁都知道,草原上着火最是麻烦,因为火势猛&&&,速度快&&&,火头高,再加上草原开阔,河流少,火借风势将会迅速蔓延——尤其是对于漠北人来说,火灾发生后的牲畜卧盘形成暗火&&,有时长达几个月,留有死灰复燃的隐患,是极为危险的。但是草原风向多变&,所以大历人绝对不会轻易使用这样的火攻,因为有时候风向一变反而会造成己方的惨烈伤亡!

    再者漠北五十万人分批集结,并不曾惊动过大历,他们怎么会突然想到要用火攻势!拓跋玉明明只是追击自己,怎么会带着火把&,难道是蓄谋已久——李元衡还来不及想这些,他只觉得自己足足有五十万人&&,哪怕一人吐一口唾沫也能想法子把火势控制住,却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巨响,自己的队伍中爆发出无数惨烈的哀号,他回头一看&,却是那辆一路带着他们的马车突然爆炸,火势一下子蔓延开来,无数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在火上翻滚,发出异常惨烈的叫声。

    那马车&,那马车被动过手脚!李元衡难以置信地盯着,明明是蒋华和他约定,让他们漠北出兵,这样皇帝就会重新启用蒋家&,可是现在蒋华竟然敢用这样的马车来陷害自己!

    拓跋玉骑在马上,冷冷地望着对面的火焰翻滚,目光冷峻&&&。周大寿说的没有错,今天的风向不会影响到大历&,只会让漠北人伤亡惨重&!而那辆马车也在大火的高温之下突然发生了爆炸,时机恰到好处!

    火焰已经烧过了千里草原&,李元衡命手下士兵迅速断火道,却无济于事。他恨声道:“蒋华&,你好!你太好了!原来一切都是你和他们联合起来害我!走着瞧吧&!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显然&&,他已经将一切扣在了蒋家身上,他甚至觉得蒋家故意引他入京都,就是为了诛杀他&,那所谓雪中送炭的马车,分明是加剧火势的催命符,蒋华&,你实在是太狠毒了&!什么盟约&,根本就是为了让你蒋家重新得势的幌子&!

    漠北士兵们不可能顺风跑,因为他们跑不过火势,他们不得不迎着风跑过来,可这样就落入了拓跋玉的包围圈。这一场仗打下来,二十万军队被俘虏&,剩下的二十万人活活被烧死&,李元衡只带着十万人仓皇逃走,拓跋玉兵不血刃&,大获全胜&。这种蹊跷的获胜之法&,纵然连大历的士兵们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赢得了胜利&&。

    拓跋玉望着眼前的熊熊烈火&,长眸闪亮&,脑中闪过李未央最后那颇有深意的笑容,不禁扬唇&,低声道:“李元衡&,再见了?!?br />
    这场大火熊熊燃烧了一天&,一路向北而去,浓烟滚滚,已是越烧越远&,到了傍晚才在一场大雨之下熄灭&。然而这一仗&,却已经是重创了漠北人,往后十年&,他们都没办法兴起大规模的战事了&。

    此时的大历都城&,却是一片宁静&&?!斑鄣薄币簧?,本已落了锁的李家大门又被人打了开来。

    白芷为李未央掌灯,一路光影摇曳&&,李未央的身后,一轮素月清辉轻拍院墙,那微黯的朱色上似是蒙了层纱,朦胧缥缈如在梦中。

    李敏德迎头赶上来,他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平常,丝毫也看不出刚刚和李未央一起谋划了五十万人的生死大事:“蒋家的管家已经离开了大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我也不想这样做,一把火烧过去,漠北损失的不只是草地,今后的一年里&,不知道会饿死多少牛羊&,损伤多少百姓。只不过,大历一场地震,引来了漠北五十万大军,蒋华为了夺回兵权不惜出卖国家,他们自然会纵容漠北得到无数城池,这样才会轮到蒋家来力挽狂澜,我决不能容许蒋家人再掌权!”而且,按照惯例,漠北的军队所到一处&&,动不动便屠城,杀戮无辜平民,凌辱妇女&,残害儿童,此皆是禽兽所为。这一把火下去,漠北皇帝不得不带百姓去往远处重新寻找水草丰美之地,纵然今年过去&,明年草重新长上来&,那漠北损失了五十万大军,也没办法再重新振作了&。

    李敏德看着她&,半晌方道:“我没想到你会把这个功劳送给拓跋玉,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他了&?!?br />
    李未央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冷淡地道:“是啊&&,我已经放弃他了??墒悄壳翱蠢?&,他是最好的人选。这样的功劳&,我宁愿送给一个陌生人&,也不会送给蒋家和拓跋真的&。相反,太子此次的鲁莽行动,却放跑了李元衡,可想而知&,在两相对比之下,他会受到多大的责难&?!?br />
    听到这一句,白芷和墨竹面面相觑,李敏德却是心头大震:“我以为你是不舍的那些无辜的平民受难&?&!?br />
    李未央笑了笑:“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要蒋家再无翻身之地&?&&!币匕险嫱拍腔饰?,永远都得不到&&!至于其他……不过是顺带而已&,她没有做好心人的必要&,也没有做救世主的心。

    李敏德只是微笑&,为了李未央的心愿,他什么都可以做&,他微笑道:“李元衡此人锱铢必较&&,他现在觉得蒋华出卖背叛了他,一定会很快讨回来?!?br />
    赵月一直跟在他们身后没有出声,此刻终于忍不住道:“可是,他不是应该先找咱们小姐报仇吗?”

    李未央回过身,看着赵月充满困惑的表情,只是柔声道:“不会的,他是一个特别高傲的人&,他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这个世界上只有他背叛别人&,决不能容许别人背叛他啊。我跟他之间,本来就不是朋友,我戏弄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蒋华&,却是将他的五十万大军送入了死地&,说不定&&,他现在觉得蒋华根本是设计了一场局去害他&,你说&,他会怎么对付蒋家呢?是恨不能将他们撕碎吧?!?br />
    李未央虽然和李元衡相处的时间不久,却看透了对方的性格&,他和拓跋真一样,最看重的是大业,蒋华“破坏”了对方的大业&,让那五十万大军有来无回&,他也必定彻底丢失了漠北的皇位,一回去只怕就要接受惩处,可想而知,他会有多么憎恨蒋华,怕是不顾一切也要先报了这个仇吧&&。

    蒋华,是你想要设计我的,就不能怪我狠毒&。更何况,你一直想要的是我的性命&,我自然也要如此回报你了&。李未央看着夜风起,声音越发轻了:“已经要到春天了吧&,这风都不觉着冷了?&!?br />
    蒋府,两日后的一个清晨。蒋华每天夜里都会头痛,不点上浓香根本就没办法入睡,可尽管如此&,他依旧醒的早&。隐隐听得窗外鸡啼声,他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叫了一声贴身丫头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他。

    外面的天色还没有大亮,屋子里的烛火燃的欲尽,他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就看到屋子里有两个死人,两个都是守夜的丫头&。他的目光一凝,一股寒意自背脊升起&,快速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甚至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快步走了出去。外面的院子&,都是尸体。他不看那些下人一眼&&,几乎是一路飞奔&&,刚走到门口&,便见到了一地的护卫,都已经被人割断了喉咙&。

    走廊屋宇之上明珠碧玉闪闪生辉,可他却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呕吐起来。很快&&,他不得不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他父亲的院子里去&。院子里碧瓦红墙,庭院之中花木茂盛&&,鸟鸣声清脆异?!恢蝗改裢T谝慌缘拇疤ㄉ?&,歪着头静静看着蜿蜒的鲜血从房内地面缓缓流出,停在了门槛之下便再也流不出来。

    从门槛进去的时候&&,蒋华一个踉跄&,整个人被门槛扳倒,摔得十分狼狈&&,他抬起头&&,盯着床上的人&,目光已经完全都不会动了。

    蒋旭和蒋大夫人并肩躺在床上&&,两人都已气绝身亡&,房里物品完好无损&,房门紧闭&&&,但蒋旭的头被人砍了数下,虽然仍旧连在身上,却已经是无比的可怖……

    京兆尹姚长青赶到蒋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这座异常寂静的大宅&,在早晨负责送菜的小贩从后门进去的时候,一切都爆发开来。姚长青得了报,连轿子都来不及坐,一路打马飞奔而来&&&&,快步地冲进了蒋家,一路上看到数百具尸体,他一时惊骇,蒋家竟然藏了如此之多的暗卫&&,不,这里还有四五十人左右,并非蒋家的暗卫,那么&,他们是杀手?——可现在他已经没法子再管这些,他迫切地需要知道,蒋家的主人们是否还活着&&!他不知道主人的屋子在何处,只能一路带着护卫们向里搜寻&,最终找到了蒋旭的房前&。

    刚刚进了屋子,却见到房里又是遍地鲜血&,屋子里有迷香的气息,可见杀手是用了药的……姚长青的目光在屋子里搜索,掠过床上的两具尸体,最终落在了屋子的角落里。那个角落里有一个灰扑扑的影子&&,一个人的脖子垂着,像欲死的蝴蝶的,徒劳的挣扎着。他坐在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光影生生拖出了一片黑影&,铺在地面上,看起来十分的阴森&。

    “三公子——”姚长青愣住了&,盯着那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蒋家一夕之间全部死光了&&,为什么?蒋旭、蒋厉、蒋洋,蒋家两位夫人——杀手甚至连蒋家的鸡犬都没有放过,是怎么样的仇恨要做到这个地步&?而为什么蒋华一个人却活了下来&&?

    可这不会是仁慈,单独留下蒋华&,更像是异常残酷的刑罚&,让他活着看全部的亲人死于非命&??啥苑骄烤故侨绾巫龅降??蒋家是百年大族,暗地里藏有那么多的暗卫,重重森严的守卫&,蒋旭和原本去迎接蒋国公却半途返回的蒋洋,甚至是回家丁忧不过半月的国公府二房老爷蒋厉&,全都是用兵如神的将领,他们怎么会毫无察觉就这么被人杀了&,这究竟是一股怎么样可怕的力量?

    一系列的问题在姚长青的脑海中盘旋,让他几乎都陷入了迷蒙之中&&。他不得已&&,上前一步问蒋华&,意图从他身上得到真相。

    蒋华慢慢地抬起头&&,盯着姚长青&,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又仿佛没看到,亦或者是看到了也根本不在意,他径自起了身。

    姚长青上去拦住他,然而蒋华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他掀翻在地上&,愤恨地发出一声嘶吼!是漠北人&&!他知道是漠北人!那些人留下了狼的图腾!在他父亲的脸上,刻下了狼的图腾&!

    是&!他蒋华是跟漠北人有密切的来往,甚至可以说他早已背叛了国家,但这只是那些蠢蛋以为的背叛&!如今的皇室早已腐朽&,总有一天要被取代,他们蒋家世代功勋&,人才辈出,为什么不可以取拓跋氏而代之!但这个念头,他从来不曾向任何人提起过&,甚至连祖父都不知道。

    蒋华一直在秘密地与漠北,与南疆人联系&,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有用的,他全部都可以交往,可以利用!漠北这么多年来,在大历布置了一批秘密的力量,是他蒋华为他们训练的队伍&&!是他亲手训练出来的,只为了有朝一日派上用??!他有谋略,李元衡有野心,他们一个要蒋家的千秋万代,一个要漠北的霸权,他们是亲密的合作伙伴,虽然彼此都存在着戒心&,但在必要的时候&&,他可以为对方训练秘密武器——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死士对付漠北大皇子,对方也可以出卖漠北的军报给他换取合适的利益&!他们都可以说是叛国者,但同样的,他们都是战争胜败的操纵者!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真相!

    哪怕被李未央逼成这个样子,蒋华也从来没有想过动用这支队伍,因为不到万不得已&,这些漠北人决不能出现在京都!他不会因为一个愚蠢的女人放弃谋划多年的局面&!可是现在&&&,看看李元衡究竟做了什么!他竟然用蒋华训练出来的秘密杀手,反过来杀光了蒋家的人!是的&,全部都死了&,除了他蒋华!简直是可笑,天底下竟然有这样可笑的事!

    蒋华想起了那封战报,拓跋玉原本是追击漠北四皇子而去,却迎头碰上了早已在大历边境之处集结的五十万漠北军队,是,大家都知道漠北人在秘密集结&,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发动进攻&,偏偏被拓跋玉撞上!不仅如此&,他还完美地击退了这支庞大的军队,用一种骇人的法子,火攻。若是当时风向发生了变化,拓跋玉必死无疑&,大历的十万军队也是全军覆没,然而他赢了&,赢得兵不血刃,赢得堪称完美&&!

    皇帝龙心大悦的同时,放弃了原本要启用蒋家的打算——那时候蒋华都不明白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原本李元衡不是说过掌控住了李未央吗&?可为什么最后他掳走的人却变成了太妃?李元衡不光成了全天下的笑柄,还将五十万军队葬送在了一场诡异的战场上。

    如今,蒋华看着满地的尸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李未央的面孔。

    她在微笑,悄然的,无情的&,充满了冷漠的嘲讽&。

    她一直默不作声,与李元衡虚以为蛇&&,让他以为一切胜券在握,只等着李未央落到身败名裂的下场,可实际上,她一直在策划着,让李元衡逃亡,让漠北惨败,看他和李元衡结成死仇&&!他早该猜到的,在蒋家管家莫名其妙消失的那个晚上,他早该想到的&&&,李未央一定是用了法子让李元衡以为一切都是他蒋华策划的&&,盛怒之下的李元衡只会不顾一切后果杀了蒋家泄愤&&&,但却会留下他蒋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培养出来的秘密杀手杀了全部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蒋华的至亲&,居然是死在他一手训练的杀手手中&,笑话,天大的笑话!

    姚长青看着状若疯癫的蒋华&&,连忙吩咐人上去看住他,可是蒋华虽然摇摇晃晃的,力气却是奇大无比&&,他突然走向了一旁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点燃了火折子,淡蓝色的火焰一点即燃&,摇曳着扑向半空中,很快蒋家屋子里的床幔全部烧着&,蒋华瞪着那火势冷笑。

    “快!快去救火&&!”姚长青大声地喊着&,他简直是难以置信&,蒋华竟然会作出这样的事情&,他竟然纵火焚烧蒋旭的尸体——“快拉住三公子!”

    护卫们冲上去,牢牢按住蒋华&&,蒋华只觉得喉头一阵腥甜,那血就像关不住闸门似的喷涌而出!他低下头&,见到自己的胸前满是鲜红的血迹,他却开始狂笑不止!

    他好后悔,真的好后悔,若是他不曾替李元衡训练这批人&&,蒋家人就不会死;若是他不曾让李元衡进京&&,蒋家人就不会死;若是他不顾一切先动用了这批力量,现在死的人就是李未央!李未央&,你步步为营,以退为进&,诱敌深入,就只为今朝这致命一击!

    李未央啊李未央&&&,你心机之深&,用心之毒&&,世上再也无人可以比拟!

    最终&&,他一手掩住胸口弯下腰去,众人只见这向来最是聪明睿智&,骄傲不可一世的蒋家三公子,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哭的蜷成了一团!

    ------题外话------

    小秦:我耳后的淋巴结发炎了&&,我想如果年后有时间去开刀……

    编辑:吭哧吭哧吭哧吭哧

    小秦:你笑毛?

    编辑:做完耳后淋巴结手术的人都要用纱布包住耳朵吧&,像是黑猫警长里面的一只耳!

    小秦:(ˋ^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3》,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3 蒋家覆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3并对庶女有毒143 蒋家覆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