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滔天大祸

    九公主唇间满满都是酒气&,脸庞亦泛着酒后的潮红&&&,一双眼中水光突涌,像是马上就要失态&。

    李未央听清她的话,回神的片刻不由蹙眉&&,转头吩咐旁边的丫头&,“去向你家公主说,就说九公主不胜酒力,需要地方休息?!?br />
    那丫头一瞧情况,立刻飞奔而去。

    九公主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李未央生怕她会在这宴上做出什么过激之举来&,赶紧站起来扶住她&。她却只是突然脸颊上淌下泪水来,静静地不再说一字&。

    旁边的一位小姐惊呼道:“九公主怎么哭了?”

    李未央面色平静地道:“公主听说灾民们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还要忍饥挨饿&,心中难受&&,不忍心罢了&?!?br />
    那些人面面相觑地看着九公主,着实不相信她是因为这样的理由流泪&,可是看到李未央面上冰冷的模样&,都面面相觑地不敢吭声。听说陛下要为公主赐婚了&,对象正是罗国公府张家……

    当下便有人小声议论着:“听说九公主不愿意嫁,独自在柔妃宫门口跪了许久呢!”

    “???她不是和那人青梅竹马吗?怎么不愿意嫁了?”

    “嘘——谁知道?&?&!柔妃娘娘那么疼爱她&,居然把她在宫内关了三天三夜呢!”

    耳边都是闲言碎语&&,李未央充耳不闻&,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哭,心中能体会到她有多难过&。倾心爱慕的男子,却从来不曾为她动过心,这叫她如何能够好过&?但是李未央却觉得,不被爱没什么&,关键是要自爱&,若是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又凭什么叫人来爱你呢?所以&,让她对九公主有多少同情&,她着实没这种心情。

    这时候&,永宁公主身边的陶女官亲自来了,笑道:“奴婢带公主回房?!?br />
    九公主却抓着李未央不放,陶女官为难地看着她&,李未央道:“我也一起送她去吧?!闭庋谘缁嵘侠冻?,实在是不智&&。

    陶女官点点头,便唤过一个侍宴的丫头扶着九公主,她自己则亲自擎着红纱灯笼&,替她们照着足下的路&,小心翼翼道:“两位脚底下当心&&?&&!?br />
    永宁公主府的后院夜里幽静&,李未央一直送九公主到了厢房才站住步子:“我该回到宴会上去了?!?br />
    赵月一直远远守着,显而易见是在任何时候都不放心&。

    陶女官点头&,道:“多谢安平县主了?!彼找愿廊朔鲎啪殴鹘?,谁知道九公主一下子站了起来&&,定定地望着李未央不说话,良久才上前两步,抬手斥退他人:“你们都下去,我有话要对县主说?!?br />
    这么说,九公主是在装醉了,李未央肯定了心中的猜测,略一扬唇&,问她道:“公主酒醒了吗&?”

    九公主的脸上便露出一丝哀求的神情&,陶女官见情况不对,便吩咐丫头们全都退了出去,自己则道:“奴婢在外头守着,二位有话便说吧&?!?br />
    陶女官合上门&,九公主望李未央一眼,目光极是复杂,开口便道:“未央姐姐&,我有事求你?!?br />
    李未央扬起眉头,心想这台词怎么这么熟悉&&。难道九公主以为凡事求一求人就能解决问题吗?

    九公主双眼一湿,道:“未央姐姐,你且去替我向母妃说,别让我嫁给那人好不好?我知道母妃现在很相信你,她还说让我和你多学习——我求求你,求你好不好&?”

    的确&,李未央和柔妃最近走得很近,却并不像九公主以为的是感情很要好&,不过是互相有帮助罢了。李未央看着她,看着这个年轻的公主,慢慢道:“这不是柔妃的意思&,这是陛下的意思&,而我,并不能左右陛下&?&!?br />
    九公主一听她说去求柔妃也没用,当下又红了眼,哽咽道:“照此说来,我是真的要嫁给他吗?可我根本不喜欢他&&!”说着,又拾袖轻擦眼角&,“倘是如此,那我……我还不如死了好!”

    李未央静静地看着她哭,心中却连最后一点怜悯都没了。

    这世道,无数人都在为生存而忙碌,为多吃一口饭而拼命忍受痛苦,可眼前这个公主&,不过为了婚姻的不如意便要寻死觅活,她真是太天真了,叫人无端的心生厌烦&??銮一实廴盟录薜谋臼撬嗝分衤硪黄鸪ご蟮目±噬倌?,并不是什么索命阎王,若是不愿意&&,大不了去向皇帝拼死争取,纵然失败了也算是为自己搏了一把,但她刚才宴会上的失态,现在的哭哭啼啼&&,都是那样的不合时宜。

    九公主蓦然抬眼,“未央姐姐,还有一个办法&!倘是你肯帮我,此事便可化解&?!?br />
    李未央怔然,眉头微微蹙起。

    九公主的眼睛里燃起一丝火花,又道:“我知道,三公子最信任的就是你,只要你让他带我走!他一定会听你的!”她看起来镇定&,可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这话说得有多困难,到了最后,连声音也似落入地上轻尘中,低得听也听不清&。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这要求是多么的无礼!

    李未央眼底惊色乍现,她静了半晌,才开口:“他不会带你走&&?!?br />
    九公主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回绝,几乎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一字一句道:“若他心仪你&&,他自然愿意娶你为妻&,不需要我开口&??伤幌不赌?&&,你却要我强求他,你堂堂公主之尊,竟然已经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吗?”

    九公主一瞬间白了脸,张口似是要说话&&,可又怔迟住&&,一张脸红白交错,颤声道:“我……我以为……我以为你不会这样说我……为什么你要和母妃说一样的话&!”

    李未央轻轻摇头,“因为你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你是公主&&,是陛下的女儿!这么多年来&&,陛下何曾逼迫你做过一件不愿意的事情!他为什么违背你的心意也要将你嫁入罗国公府,你明白吗?罗国公府是什么样的人家&,他们和七皇子是什么样的关系&?论情论理&,他们与你、七皇子都是私情匪浅,可是只有联姻,才能让这关系更加稳当!才能让陛下放心将更多的兵权交给罗国公!”

    九公主听得仔细&,脸色更加发白,好半天才道:“他们都把我当成工具——”

    李未央笑了笑,笑容中却带了冷漠:“能作为工具,说明你有价值,没有价值的人,是没有人关心的。包括我现在站在这里说话,也是因为你九公主的身份&,若是你不自知这一点&,大可以放弃这身份,脱了这华服,走去街边看一看,看看没了护卫的?&;?,你这漂亮的小女孩能不能平安地走出三百米远!看看没了锦衣玉食的生活,你会不会像那些灾民一样饿死在街边!”

    九公主默声不言,长睫微垂,轻细颤动,内心似是在挣扎不定。

    “你应该为你自己是公主而庆幸,否则&&,光凭你这个性,能够平安活到今天吗&?哪怕你自己不要性命,却要连累敏德也跟着你一起流浪吗?”李未央的声音&,带了一丝的冷酷无情&。表面上是在教训她&,可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反反复复&、斩钉截铁地冲自己道——

    李未央&,你真卑鄙&。

    你不喜欢九公主靠近李敏德,所以你就这样吓唬她。

    你明知道敏德身份不一般&,九公主纵然跟着他走,也一样是锦衣玉食、仆人成群。

    你明知道九公主天真烂漫&,不过是个小女孩&,仗着最后一丝希望来求你&,可是你却这样把她劈头盖脸地骂一顿。

    你这些年来的确帮了九公主不少,可她也一直在处处维护你。明明做了那么多恶毒的事情&&,可是满朝上下的贵夫人谁敢瞧不起你&,九公主甚至会为了你去跟人理论&、打上门去&&&。

    你只知道张枫是真心爱慕九公主,她就算此时不爱他,将来也一定会感到幸福??伤侨?,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因为你自己没有感情&,你就这样嫉妒她拥有的情怀&?

    李未央看着九公主,最终却只是轻声道:“你自己好好想一想,究竟该怎么做&?!?br />
    路已走过半道&,岂能中途退缩?

    她不想为自己找任何借口&,做了就是做了&,目的亦是坦坦荡荡&,她是卑鄙&&,因为她本来就不是高尚的人。不喜欢的事情&,就要去阻止,哪怕会伤害别人的心,哪怕要践踏别人的感情&&。如果事事都要让别人好过,那她李未央就不好过了&&!敏德并不喜欢公主,与其给她无所谓的希望,不如说得过分一些&&,让她彻底死心!自己这样做,也是没有错的&!

    不为难对方,就是为难自己&&!

    李未央转身正要离去&,九公主突然开了口:“未央姐姐,对不起。我太失态了……”

    李未央没有回头,九公主一双眸子水亮,抿抿唇,像是下了十足的决心,才开口道:“我肯嫁他&&?!彼幕坝锒僮?,声音低下去,“谢谢你?!?br />
    李未央没有开口,径直走了出去&。没有什么好谢的&,我根本就不是为了你&&。

    她心里这么想着,以一种极为淡漠的神情走了出去&,对着外面的陶女官道:“九公主需要休息一会儿,请别进去打扰她&?!?br />
    陶女官点了点头&,道:“奴婢带县主回去宴会吧?!?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跟着陶女官重新回到宴会上,此刻正是觥筹交错的时候&,永宁公主已经募集了不少的财物,一向严肃的脸上也难得露出笑容??醇钗囱氡阍对断蛩懔说阃?,李未央对陶女官道:“我家祖母身体不适&,已经托我带来了要捐的宝物&,我也不能在此停留太久,这就告辞了&?&!?br />
    陶女官点点头&,道:“县主放心,奴婢自会禀报公主的?;骨胂刂魃院?,奴婢为您准备马车&?&!?br />
    来的时候&,李未央是坐九公主的马车过来的,所以现在回去&,需要安排新的马车,李未央没有拒绝对方的好意&,不过淡淡一笑&&,道:“多谢您了&?!?br />
    她若有似无地,向身后闹得最热烈的地方看了一眼,目光恰好与和畅公主撞在了一起&。和畅是一个看起来个性爽朗的人&,她在一群贵夫人之中&,完美地扮演了一个性情活泼开朗加上天真善良&&&,对一切充满好奇心的异国公主的角色。再加上捐款的时候出手又无比的阔绰&,显得仗义疏财&。既让人觉得她很平易近人&,却又展现出一种只有皇族才有的骄傲。

    那一眼,李未央敢肯定&,对方很清晰地与她对视。

    她并没有等待多久&,陶女官很快安排了马车。李未央上了马车,一路赵楠兄妹护送着她。马车摇摇晃晃地出了永宁公主府&,行驶在街道之上。往常的这时候应该正是夜市开的时候&,然而现在&,却是一派寂静,夜风夹杂着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清冷香气,令她有些恍惚起来&。

    马车从桥上行过&,下面河水静淌无声,李未央掀起了车帘&,便看到桥下的水波中倒映着月亮的影子。

    这么久了&,每一次参加宴会,她都会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人人都在笑,都在观赏歌舞,都在觥筹交错,都在交谈着不知从何处得来的街头巷闻&。她习惯了一个人&,每次到了人多的场合,虽然总是在笑&,却觉得更加寂寞&。这样的热闹,又有什么意义呢&?她心里想着,不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风吹车帘,马车轱辘咯吱一声,竟是停了下来&&。

    赵楠在车帘之外道:“小姐&,有人请马车停下?!?br />
    赵月掀开了车帘&,李未央看清了马车外面正骑着一匹骏马的美貌少女&,此刻手持长鞭&,微笑着望向她。

    果然来了——和畅公主&!听说她之前肋骨断了一根&,可现在看来,却是恢复力惊人&,又或者,忍耐力惊人——李未央默默地打量着她,和畅身后竟然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带,形单影只地就骑着马过来,此刻她动作利落地下了马&,满面笑容道:“县主,可否借旁一步说话?”

    李未央笑了笑,主动下了马车&。

    两人走到桥上,夜风荡过湖面,湖中涟漪无数。和畅从袖中取出一个匣子,递到李未央的面前。

    李未央伸手接过&&,掀开盖子,看清了匣子里面的东西,不由吃了一惊。匣子里竟然是一块莹白的凤凰玉佩&&,在月光之下发着幽幽的光芒&,十分夺目。

    “这是凤玉?&!焙统┕鹘馐偷?,“父皇交给四哥,让他送给将来的四皇子妃,不,应该说,是将来的漠北皇后&&?&!?br />
    原来李元衡已经是内定的下一任漠北皇帝了&,李未央笑了笑&&&,自己果然没有猜错&。那么这人此来,实在是太过大胆了!

    “这凤玉天底下只有一块,不知多少人为了它抢的头破血流,而且千百年来,只传给漠北的皇后&。我四哥以凤玉相赠是什么意思,县主明白吗?”和畅公主这样问道&。

    李未央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似乎有些疑惑。

    和畅公主笑道:“四哥有四个侧妃&,但是还没有娶正妻,这是因为他寻觅了很久,却没有找到让他觉得够资格的女子??墒撬鄄炝四愫芫?,他觉得你不光聪明、能干&,而且冷静理智&&&,再加上行事颇符合他的心意,所以他觉得,这凤玉给你才最合适?&!?br />
    “陛下已经给漠北四皇子一个新娘了?!崩钗囱胝庋卮?&,口气也不怎么高兴,丝毫没有兴奋的意思,因此和畅公主的眼底出现一丝惊讶,却很快笑道:“那是你们大历的皇帝,我们是不承认的,那个所谓的新娘子我们已经了解过了&,不过是个性格软弱的闺阁小姐&,我敢说她到了漠北的皇宫,绝对活不过半年。这种花瓶娶回去,四哥是不会满意的&,他要的人是你?!?br />
    李未央的面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但很快隐去&,笑道:“公主,这凤凰玉佩这般意义重大&,恕我不能接受?!?br />
    和畅笑了笑,道:“李未央,如果留在大历,你会做什么呢&?你只是和刚才宴会上的那些无能的女人一样埋没了自己的聪明和才智,可是你到了漠北&&,可以做一切你想要做的事情&,将来你会成为漠北地位最高贵的女人?&&!钡彼底罡吖笕鲎值氖焙?,和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贪婪,但她将这种情绪隐藏的很好,脸上依旧是笑容。

    成为漠北地位最高贵的女人?李未央心中冷笑——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李未央的面上&,只是微笑。

    果然是个聪明的女人&,和畅公主嫣然道:“代价么——你知道,我四哥还有很多的敌人,他们都会想方设法来找麻烦,你可能需要替四哥好好筹谋一下?&!?br />
    李未央知道不是这样简单&,至少&,李元衡必定是和蒋华达成了什么协议才非要她不可&!“就这么简单?”她很慢的重复了一遍,“只是替四皇子筹谋吗?”

    和畅笑容不变&,但目光却幽深了起来&,缓缓道:“当然不光如此,但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决定这个赌注,你赌,或者不赌!”

    和畅显然是觉得&,这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尽管嫁给漠北未来的皇帝意味着无数的危险和争斗&,可那也意味着数不清的财富和权势,这是她一生的追求&,便以为李未央也无法拒绝&。

    李未央抿着嘴唇,自嘲地笑笑:“你们还真是高看我了&?!?br />
    “一个能够逼得蒋家走投无路的女孩子&,实在是让我们不得不高看一眼&?!笔率瞪?&,若非李未央做的事情很多都被蒋华透露了出来&,他们也不会浪费这么多时间在她的身上&&。这么伶俐和毒辣的女子,正是李元衡所需要的&。和畅公主挽挽头发&&,风情万种的一笑:“坦白说,你一个女孩子竟然敢和整个蒋家为敌&,的确是令人惊骇&,却也无比厉害,我很佩服你,也很喜欢你,所以,我很希望你能做我的嫂子?!?br />
    李未央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一丝反应。

    和畅向她露出十分友好的微笑&。

    李未央看着她,然后&,把装着凤凰玉佩的盒子还给了她。

    看着和畅震惊的表情&,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请转告四殿下,我需要考虑一下&?&!?br />
    和畅眯起眼睛,这是女子的矜持&&,还是委婉的拒绝呢?她一时之间摸不清李未央的心思&,之前李未央对李元衡的态度好像是有意的&,却又若即若离,连李元衡都被她一会儿捧上天一会儿摔下地,原本只有三分上心很快变得一门心思想要得到她,这么看来&,李未央很懂得男人的心思,风筝放的很高很远,线却一直抓在她手心里。

    原本和畅公主觉得&&,李未央和她是同一种人,拼了命地要往上爬,她是不会拒绝这个诱人的提议的。之前所以不肯下嫁&,甚至还闹出吉祥殿的事情&,不过是她不能肯定漠北四皇子的价值&,现在知道了他是未来的漠北皇帝,就一定会同意,可是现在&&,她有点糊涂了。

    和畅故意沉下脸,道:“李未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四哥是敬重你,若是你再这么……”

    李未央突然转头&,盯着她,沉声道:“公主这么快恼羞成怒了?”

    和畅不由自主地愣住了&。

    李未央道:“我只是需要时间考虑,如果四皇子这点耐心和坚持都没有&,还请他早点回去吧?&!?br />
    李元衡是一个异常坚持的人,光是从他每日送来的珠宝就知道。那都是价值连城&,这么舍得下血本&,说明他对她是势在必得!

    “李未央&!三天后申时我们就会离开京都&?!焙统┩蝗辉谒砗笳庋档?&。

    李未央的脚步没有停顿,只是淡淡道:“三天之后我要上山为灾民祈福,抱歉不能相送&?!?br />
    和畅皱紧了眉头盯着李未央的马车离去&,她第一次陷入了疑惑&,可是很快,她就笑了起来,李未央啊李未央&,做人做到你这个份上,真是绝了&!若是你真的对漠北皇后的位置没意思,为何还要告诉我你到时候去哪里呢?!

    马车一路回到李家,李未央下了马车&&,回身吩咐赵月给了那永宁公主府的车夫打赏&&,随后便要进门&。却在这时候,突然听见一阵马蹄声。

    赵月兴奋地叫:“是三少爷!”

    李未央眼不眨地盯着不远处,就见到李敏德飞马从北面疾驰而来&&。

    今天他没有参加宴会,可是在宴会上,李未央却一直在听着各家小姐议论着他的名字。他的俊美出众人人皆知&&,却是无论如何不肯入仕,只是不知将来哪个女子能收得住他的心、嫁得进那李府大门。李未央当然知道他不肯入仕的原因,当下只是静静望着他骑马走近,那一身锦衣在夜色下熠熠生辉&,可这都比不过那一双眼明亮湛澈,那一张脸——

    李敏德望见她,脸上笑容变得极是灿烂&,晃得这边众人眼睛都花了。

    他勒着马缰停了停&,飞快地下马,才又笑起来:“今天的宴会顺利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自然是顺利的,顺利的不能再顺利了?!彼蝗幌肫鹁殴骺奁牧?&,犹豫不过瞬间,她笑道:“九公主与张枫的婚事定下了?!?br />
    李敏德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惊讶&,随后道:“这个——跟你的计划有关系吗?”

    李未央的脚步停滞了一瞬,随后若无其事道:“没关系?!彼居Ω冒丫殴鞯男乃几嫠咚?&,不过&,现在她觉得没有必要,“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李敏德扬起笑意:“等着看三日后的好戏吧&?!?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希望他们都能喜欢这份厚礼才是&?!?br />
    三天后,正是三月初十&,宜出行&,半夜里李未央就已经梳洗准备&,天拂晓就进了宫。今天是太后招她说话&,到了太后宫里,九公主已经在那儿了&&,见她来了&,只是向她微微颔首一笑,便转头对太后道:“太后&,您瞧&,未央姐姐来了?&!?br />
    太后笑着招手道:“来,快过来&&?!彼还崾呛苄郎屠钗囱氲?,再加上九公主也很喜欢她,今天要为九公主挑选一些妆奁之物,柔妃不巧却病了,皇后也忙得很,九公主主动提起要请李未央来做参谋。这个虽然不合规矩,但只要太后高兴&,一切都没有关系&。

    太后点点头&,一旁的司礼太监便继续往下读:“貂皮被褥一床&,狐皮被褥一床,妆蟒缎、闪缎被褥八床,枕头十二个,幔子一架,帐子一架&,盖帐一顶,三等赤金五十两,淡金五十两,银一万两,缎绸纱一千匹&,毛青梭布二千匹——”

    九公主一大清早就被提溜起来了,若说她的妆奁本该柔妃参详&,偏偏太后要让她自己选一些心爱之物,这样的恩典可是从未有过的,所以她哪怕再困再不耐烦,都得满面笑容地听着&&。

    足足读了半个时辰&,才不过四分之一&,太后方叹了口气,揉着太阳穴道:“听了真是头疼&,未央,你瞧着哪样不妥当?”

    李未央笑了笑,道:“太后娘娘精心准备的,哪儿有不妥当的&&,不过是九公主素来有自己的主意,怕是所有的布料都得她自己看过才好,省得宫中旧例她不喜欢?!?br />
    太后点了点头,这次确实从仓库里头拿出了不少老料子,有的颜色的确不适合自己穿&,打赏给人又过于贵重,还不如另寻内务府换一批&,她点了点头&,道:“是这个话?!彼底?&,便觉得头痛地按了按自己的额角,李未央小心道:“太后的头痛症还未痊愈吗&?”

    一旁的九公主便赶紧关切道:“太后,都是孙女不是,为了我的婚事累坏了您&,实在是让我过意不去?!?br />
    都是柔妃身体不好,皇后又不是九公主的亲生母亲,在这件事情上实在是过于敷衍,太后看不下去,反倒亲自抓在手里,这几天光是过妆奁就要头痛欲裂了&&,她摇了摇头,道:“老毛病了&&?!?br />
    李未央轻声道:“未央斗胆为您献一种薄荷膏,或许有用?!碧罂戳怂谎?&,目光中透露出一点点的暖意:“难为你有心,不过这是老毛病了,宫中太医也用了不少法子都不见效&?!?br />
    九公主娇俏的脸孔上此刻已经看不出一丝悲伤的痕迹,她看了太后一眼,撒娇道:“太后&,就试一试嘛&!”然后她主动走到李未央面前,接过她手中那个牡丹花纹小瓷瓶,打开一闻,便有冲鼻清凉的薄荷气味,她用无名指蘸了一点,上去替太后轻轻揉着,低声道:“总要试一试……”

    良久,太后轻轻吁了口气:“的确是很舒坦&?!?br />
    李未央笑了笑,这薄荷膏可和一般太医治疗头痛的方子不同&&&,当年她为了讨好太后,不知道费了多少心思才得到这个秘方,现在拿出来,当然有奇效了&&&?!俺寂翘抑凶婺概既凰灯鹫飧鲋瓮吠吹拿胤?,想到太后娘娘也有头痛症,冒险一试,有效就好&,即便无效,也不至于对人身体有害?!?br />
    太后果然很高兴,看着李未央的神情越发温和:“难为你的一片苦心?!?br />
    殿内的气氛越发显得融洽,九公主笑着亲自剥了红皮橘子,一瓣儿一瓣儿递给太后&。到了用膳的时候,太后还特别道:“未央也留下一起用膳吧&?!?br />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荣宠&,李未央笑着道:“多谢太后娘娘?!?br />
    于是,十来个太监在大殿中间摆了两张餐桌&&,又拼上了一个方桌,然后把盖有银盖儿的碗、盘一个个摆放在桌子上&&。餐桌东边的雕花太师椅自然是给太后的,餐桌旁边的位置各放了两把小一点的椅子,是给她和九公主的。

    一群训练有素的太监开始摆膳&&,各种美味佳肴的味道在空气之中开始飘散&,这里的饮食,远远超过李府过年时候的排场,就这样还是特殊时期简单安排的,&。太监跪在地上道:“膳食摆齐了&&,请用膳&&&?!?br />
    九公主便想要向李未央提醒就餐的礼仪&,生怕她在餐桌上出了丑&,或者犯点错让太后不开心,可是却没想到李未央很准确地走到了那一把应当是她坐的椅子跟前,先向太后叩了头,谢了座,才站在一边,等太后和九公主入座后才坐下&。吃饭的时候&,九公主便用惊诧的眼神盯着李未央&。她简直是太惊奇了,不知道为什么李未央会表现的这样熟练&,而且优雅,那用餐的仪态,简直比她还要端庄&。

    这样的仪态,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训练出来的&&,不只是九公主&&,连太后都多看了李未央两眼,心里也有些奇怪。只是谁都没有开口问,太后甚至觉得&,这是李未央天生便有的仪态。

    午膳的过程之中,大殿内都是静悄悄的,连一向活泼的九公主都不敢随便开口。用完午膳&,李未央便随着九公主一起退到殿内两端的屏风之后,太监端来漱口水和热手巾,让她们漱口、擦手,随后又捧上来一个小银盒子,里面装着豆蔻和素沙,让她们含在嘴巴里,一方面有助于消化,另一方面可以让说话的时候带上芬芳。

    九公主悄悄观察李未央&,见她的动作娴雅高贵,仪态端庄大方,不由想到自己从小生长在宫廷之中,对这些动作是早已了然于心的,可是动作仪态却绝对只是按部就班,连柔妃都曾经批评过,说她学规矩不上心,她还觉得这都是日常习惯&,有什么好学的,可是今天看李未央动作行云流水,竟然显得比母妃日常举止还要端庄漂亮许多,便是在宫里头呆了很多年的老嬷嬷们也未必能够比得上……不由心中的疑惑却越发深了,只是当着太后的面儿,她连问都不敢问&&。

    就在这时候&&&,有太监突然面色惊惶地进来&,跪地道:“太后娘娘,刘太妃今儿去普济寺上香,谁知半途给人劫走了!现在那些女官们哭哭啼啼地回来&,在宫门口都闹翻了天儿了&!”

    刘太妃是先帝晚年娶进宫的妃子,因为入宫的时候年纪小的很,不懂事也不会邀宠,并不受先帝宠爱&&,所以没有子嗣&,反倒与太后关系一向很好&。至于如今,她到底年纪不大,不能像太后一样一直在宫里头坐着,所以每个月定期去普济寺上香祈福&,也算是散散心了&??墒敲幌氲?,堂堂的太妃娘娘,居然也有人敢在半路上劫走了!

    太后大惊失色:“青天白日的到底谁敢这么干!”她越想越不对,恨声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一边说,一边觉得刚刚才好转的头痛变得更加剧烈&,几乎连坐都坐不稳,九公主连忙用手指蘸了点薄荷膏在太后鼻下,让她轻嗅片刻,太后才觉得缓过一口气来。

    九公主连忙斥责那太监:“话怎么不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监连忙道:“太妃娘娘从宫中出去,一切都好好儿的,刚刚上山莫名其妙一伙歹人冲出来,不由分说打了人&,就把那轿子抢走了!”

    太后倒吸一口凉气,诧异道:“这可是皇宫里头的仪仗,谁知竟然出了这种事&,叫我可怎么好……”

    九公主看了李未央一眼,掩住眼底的笑意,脸上露出无限愧疚的神情&,道:“太后&,都怪我不好,其实今儿个太妃娘娘出宫的时候我正巧碰上了,见她带了那么多人&,仪仗又是十分的奢华,便说如今是多事之秋,实在不该这样张扬,太妃娘娘深以为然,便命人轻车简从,不要大肆宣扬,若是按照原本的情况,歹人万万不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太后一愣,随即摇头道:“这怎么能怪你&!本来发生灾难之后&&,所有的事情都要从简,更何况是去拜佛&,还是在官道上,谁能想到这种事&!”她语气一凛&,旋即沉声道,“陛下知道了吗?”

    太监赶紧道:“陛下今儿身体不适,宣了太医觐见,奴才还不敢去禀报?&!?br />
    太后皱了眉头&,道:“此事不能大肆张扬&&,赶紧拿我的懿旨去找京兆尹,限期他在天黑前找到刘太妃,若有不然,提头来见!”

    “是&!”太监忙不迭地去了。

    九公主看太后脸色越发灰白,忙道:“太后娘娘放心,刘太妃向来为人仁厚,老天爷保佑,绝不会有什么大碍的&,说不准是个误会——”

    误会,哪儿有这种误会发生呢&&!开朝百来年&,可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儿?&?!后宫妃嫔被劫持,这妃嫔还是个太妃娘娘——传出去是要笑掉人家大牙的??!所以太后听着这话&,脸上却丝毫都没有宽心的神情。刘太妃在先皇驾崩的时候不过十四岁……这些年保养得又特别好,看起来风韵犹存的,尚且不知道那些莫名的歹人是求财还是求色&&,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真要她以死殉了先帝了。

    太后的眼皮开始一个劲儿地跳&&,着实无法想象谁会没事儿去劫持这么一个半老徐娘,况且这是去进香&,又没带什么金银财宝,要她又有什么用&&&!简直是——匪夷所思!现在可该怎么办呢?不要说人找不到&,要是真的找到了,更会是个大麻烦!

    李未央看了九公主一眼,眼睛垂下,好不容易才忍住了笑容。她是知道这位刘太妃的,长得确实漂亮,身材苗条,是个细高个儿&,虽然是单眼皮&,却长着一双丹凤眼,虽然是太妃,不能穿的太花哨&&,可是在穿着打扮方面总是在不逾矩的情况下变着法儿地招摇。当年先帝驾崩的时候她十分年轻&,后来还一度传出她和某位王爷过从甚密的谣言&&,若非太后娘娘护着&&,这位刘太妃早就被殉葬了,更别提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今天这件事情的真相是,她先让九公主想法子换了刘太妃的仪仗,尽量安排的朴素寻常一些&&,看起来就像是普通大户人家的贵夫人出门,然后特地安排了一副一模一样的马车銮驾,特意在人眼前晃了一圈……至于怎么让那人以为两驾马车是一模一样的,就要看赵月这个随车的丫头装的是否像模像样了……

    就在这时候&,听见太后哎哟一声,却是旁边的女官无意中打翻了茶杯,茶水烫了太后的手&,太后怒到极点,竟然扬手给了那女官一个耳光,自然满殿皆惊,太后娘娘这十数年来&,可是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一个宫女!要知道,宫里头的主子便是惩罚人,也不需要自己动手&,可见她今天是生气到了何种地步——

    九公主悄悄向一直眼观鼻鼻观心的李未央眨了眨眼睛&&,不做声了&。

    李未央轻轻松了一口气&,现在么,就要看下一步棋走的是否顺利&,才能知道整个计划成功与否了……

    太后的烦心事当然没结束,等她喝茶的时候,太监又慌忙来禀报:“刚才那漠北四皇子带了人慌慌忙忙向北边而去&&,结果正巧碰到太子狩猎归来&,不小心冲撞了太子的车马,却又不肯报上身份&,只一个劲儿地往北边去,天色擦黑了&,太子手底下的护卫们看不清对方身份,又突然听见马车里有女子呼救,以为是歹人,便冲上去打杀一通&,抢下了马车,竟发现里头坐着太妃娘娘!”

    ------题外话------

    编辑:你是想让漠北四皇子因为掳走太妃被惩罚吗&?

    小秦:你觉得这算罪名吗——下一章预告是&,把李元衡咔嚓掉,把蒋家人全部咔嚓掉,就酱紫&。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2 滔天大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2并对庶女有毒142 滔天大祸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