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 故布疑阵

    皇帝很快下了罪己诏,并且开了粮仓^,开始给受灾的各地平民放粮^。动荡的人心很快平定下来&*,受灾严重的地方原本预备出逃的百姓们开始返回家乡重建家园&^,而本来损坏就不算太严重的京都^&^,也正在重新修整之中。

    表面上*,局势暂时平定了下来*,可实际上^,京都的人们也都开始蠢蠢欲动。首先是皇帝下旨命令原本在半路的蒋国公返回南疆镇守,以应对那边的时局**,接着对蒋家的态度颇有松动,十天之内连续招了蒋旭进宫三次^,而且是御书房单独议事^,一时之间京都议论四起&。这样的消息传到李未央的耳中*&&,她却是仿佛无知无觉*^^,表现的十分冷淡*。

    原本就是预料中的事,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李未央看着连李萧然都坐不住了&^^,三天两头在书房里找了谋士们探讨局势^,她却自顾自地养伤*、睡觉*&,看着丫头们清点财物损失*,然后对砸碎的古董花瓶表示一些惋惜之情&^,间或安慰一下损失惨重的孙沿君&^&,过的就跟其他家里那些个千金小姐们没什么两样。

    然而*,九公主却突然给李未央下了帖子*&,李未央手中捏着那烫金的帖子想了半天*,才想起这约的地点是在一处别院。

    “小姐^&,您要赴约吗&&?”白芷悄声道*。

    李未央叹了口气,把帖子随意地丢在一边*,道:“公主相约&&,自然是要去的。我想^,她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吧&?^!?br />
    白芷的脸上就露出奇怪的神情,这当口&,九公主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李未央呢&^^?而且那帖子里头的措辞似乎十分恳切,定然是有求于人^。但和亲的危险已经没了^,九公主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知道李敏德必定会阻止,李未央倒没有告诉他,反而亲自赴约*,因为她有直觉&,九公主是真的有要紧事&。等一路到了别院,白芷扶着李未央下了马车,九公主竟然亲自在门口等着*,一看到李未央立刻奔了过来,眼神里带着急切:“未央姐姐^&^!你快去看看七哥*!他的情况真的很不好!”

    拓跋玉*^?李未央的目光有一瞬间变得冷淡^,反倒不着急了:“哦&,七殿下怎么了*&?”

    “德妃娘娘死了以后&,他就一直守着她的宫殿不肯出来,甚至不肯让人下葬,直到最后地震的时候*,他还抱着德妃娘娘的尸体不放&。后来被倒下的柱子砸伤**,护卫强行将他带了出来&*^?!本殴鞯拿嫔值牟话?&,“可是他——每日里除了高烧昏迷,就是醒着也不肯吃药——我想要去禀报父皇*,可是父皇母后都为了地震的事情烦恼&,我实在是不忍心再让他们担心^,可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

    九公主的眼睛里不由自主的涌现出泪珠*,怕惹得李未央讨厌&,赶紧抬袖擦泪*,“七哥一直很坚强,从来没有这样过&,地震是死里逃生了,可他要是这样下去&,还是得等死——”

    李未央抿了抿嘴,表情复又微笑:“公主,心病还须心药医**,我可没有办法让德妃娘娘死而复生啊。你找我来又有什么用呢?”

    九公主赶紧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知道七哥他喜欢你*^^,也许你的话他会听的*!我想要请你试一试&^,哪怕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你帮一帮他吧!”

    李未央看着九公主眼底盈盈的泪光,不由慢慢道:“七皇子其实很幸福&,他没了德妃在身边&&,至少还有你这个妹妹对他这样关怀^?&?上?*^,我帮不了他的,谁都帮不了他,除了他自己?!?br />
    “不要紧*!你就去看他一眼!就一眼!算是我求你^*,好不好未央姐姐&^?”九公主泪眼莹然&,显然李未央是她最后的期望了^*。

    李未央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我就去看望他&^,但我只是去探病的,你明白吗&?”不是来治病的&,这是两回事&&。她没有责任和义务承担别人的期待,不过,她也很想知道现在拓跋玉到底成了什么样子&,能够让九公主这样着急^。

    九公主破涕为笑,认真道:“未央姐姐*,多谢你了,以后但凡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说不定——我哪天还真需要你的帮忙,先记着你的话了^?*!?br />
    九公主郑重地点了点头**,漂亮的脸蛋儿却还是哭花了*&,李未央不再多言^,转身进了院子&。

    一进到屋子里&,扑鼻就是一阵血腥味,地上一片狼籍**,李未央看了一眼^^,果然见到拓跋玉坐在屋子中间那一把黄藤木椅子上,只是半睁着眼&*,表情十分麻木地看着不知名的地方,而他肩头的绷带上却是透出大片的血*&,可见的确如九公主所说&,他是不肯让人治疗的*。

    李未央轻声道:“七殿下*?^!?br />
    听到她的声音,拓跋玉忽然有了生气一般睁大了眼睛^&&^,然而在看清她面容的那个瞬间,却别过脸哑着声音道:“你不是彻底放弃我了吗^?为何要出现在这里?”

    李未央脸上的冷淡与刚才在屋子外面判若两人,倒像是有几分真心关怀:“纵然做不成盟友^,我以为咱们至少还是朋友&*&。知道你如今这个样子&,我也应当来探望不是吗*&&?还是你不希望再见到我**^?”

    拓跋玉只是冷冷地笑道:“我这么个废物还值得你的关心吗^?”

    “你这说什么话——”

    “我不是傻瓜^*!”拓跋玉盯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有着伤痛*,“皇后和太子联手杀死了我母妃,而我却没有办法救下她&*&,我这样无用的人&,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用&^!你不必欺骗我&^,我知道长久以来&&^,我一而再再而三地辜负你的帮助&^,甚至在母妃面前不能说出一个不字&*,在你的眼睛里已经等同于一个废物了^,不是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七殿下^,你这是怪我的方法没有能救下你母妃吗?所以你要在这里自暴自弃^,准备伤重不治而死&^?”

    拓跋玉突然定定看着她^,那目光无比的冷冽,这使得他清俊的面孔竟然带了一丝狰狞:“哪怕是死^,也好过这样无能地自我唾弃^&^!”他这么多年来没有受过那么大的打击——简直可以说惨败,他的一时错误决定&,放过了敌人&^,结果就连自己的母妃都死在对方的陷阱里^^!这都是因为他自己——这样的事实让向来高傲的他根本没办法接受&!

    李未央不再笑了^,冷冷地望着他*,目光如同结冰的湖面:“原本我不打算说实话,既然你有自知之明^,我就不用再说那些粉饰太平的话了*!不错&&^,你有今天都是咎由自?*?!我早就警告过你^^,对敌人残忍是为了活下去&!可是你却因为那点小小的利益&*,担心自己人会受到牵连&,就放过了给敌人致命一击的机会!对蒋家^、对太子**、对拓跋真&,一次一次又一次&*!你说得对,都是你自己的错^!德妃就是被你的摇摆不定害死的&*!”

    拓跋玉的脸在瞬间刷白&&,他没想到李未央当面这样斥责他——

    “怎么*?心虚*^?还是后悔了?”李未央冷笑一声&*,“我告诉你,既然生在皇家^^,就该努力地拼命地活下去^。要不然&,趁着现在赶紧滚*!没有人会留你的&&*!因为你这样的废物&,多的是人顶替你!或者*^,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最终的结局^*,你、罗国公府^&、你身边的那些谋臣,那些依附于你生存着的人*&,他们全都会死*!一个一个接着一个死在你面前*!”

    拓跋玉突然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大,缠绕着他肩头的绷带已经被浸透成深重的一片血红&^*,他此时早已经被激怒地狂性大发&^,扑过去抓住了李未央的肩膀*,他的脸上虽然带笑,却狰狞扭曲地令人胆寒:“李未央&*!你懂什么^,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

    李未央眼中冰冷*,毫不犹豫,快速地给了他一个耳光*^,那耳光响亮,让拓跋玉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下意识地踉跄着倒退半步,手臂竟然颓然地松了开来*。

    李未央目光漠然地看着他:“你以为我为什么选中你?因为拓跋真恨你^*,因为他最嫉妒的人就是你^!因为你一出生就拥有一切他没有的东西**!所以我捧着你^^、帮着你&*,因为我要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要看到他被自己最憎恶最瞧不起的人踩在脚底下的样子&!不光如此**,我之前以为你虽然不够狠辣**,至少是个敢作敢为、顶天立地的男人*,不会怨天尤人^,不会因为丁点儿挫折就一蹶不振^*^!可是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我真是眼睛瞎了,才会以为你有本事和拓跋真一斗,现在看来,你早晚死在他手上^!所以,快滚吧*^,不然你还得亲眼看着拓跋真屠杀你的朋友^、亲人&&!看着他踏平你的王府!看着他登上皇位*!”

    “住口*!你住口^!”拓跋玉回身&^,竟然已经从一旁抽出了匕首&,寒光闪闪的匕首眼看就到了李未央的耳畔*&*,他却突然停住了**,眼睛里的情绪说不清是爱还是恨是怨还是毒&。

    李未央看着寒光闪动的匕首,却是淡淡一笑&*^,根本看不见任何的畏惧之意:“怎么^^?听着刺耳吗?不妨告诉你&,拓跋真幼年便已经亲眼看着亲生母亲死去*,可他为了大业可以忍耐一切*&,明知道武贤妃就是杀母仇人也可以笑着叫她母妃*。你能吗&?拓跋真为了成功,可以一次一又一次对着太子摇尾乞怜&,你能吗&?拓跋真为了皇位&*,可以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杀光一切反对他的人*^,你能吗&*^?跟他相比&^,你不过是个懦夫!为了一点小事就在这里寻死觅活^,你真是过的太顺利了*&!看看如今的你*^,连握匕首都握不稳&,有什么资格向我这么一个无辜的女子发泄怒气&&,简直是不知所谓*!”

    拓跋玉打了个激灵——她的字字句句,痛骂声声*,带给他仿佛灵魂深处的震撼*!将匕首猛地摔至一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何曾想过真的动手——对李未央,他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拓跋玉在她面前跪了下来&,用手抱住自己的头^,哪怕肩头的伤口早已是鲜血横流*,他也全然不知道一样*,他只是像是丧失了刚才的那股暴怒和劲头:“对不起——我……我昏了头*,我——我从没这样失败过——眼睁睁看着母妃因为我自己的错误丢了性命*&!未央,我——我好恨我自己——”

    李未央知道^,最合适的机会来了,她今天来&^,便是在等这样一个机会——她叹了一口气^,原本的冰冷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反而蹲下了身子*,温柔地道:“七殿下^^,你是陛下心里最喜欢的皇子^^,这就是你比拓跋真优势的地方*。我知道德妃娘娘的死对你会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可如果你就此一蹶不振,谁能帮她报仇呢?你想想看,太子和皇后*,还有拓跋真^*,当然还有在幕后策动一切的蒋华&*&^,全都在等着看你的笑话^&,你要让他们这样继续嚣张下去呢?还是要做握着匕首的人,将他们一个一个地撕碎呢**?”她的声音&^,非常的温柔^*^,带着一种蛊惑的力量*,拓跋玉慢慢地抬起头来,盯着她。

    李未央的笑容十分的美丽*,然而其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柔软,她慢慢地从地上捡起了那把匕首^,亲自递给了拓跋玉,然后^,慢慢地慢慢地^,让他的手握住了那把匕首。拓跋玉终于握紧了^,哪怕是匕首的利刃已经划破了他的手心,鲜红的血滴落下来&^,他也浑然不觉&,只是认真地看着匕首,一言不发,像是入了迷*&&。

    李未央微微一笑&*,起身打开房门^,没有再看仍旧在发呆的拓跋玉一眼*,随后轻轻地&,关上了门*。

    迎上九公主急切的面容,李未央道:“让他一个人好好待一会儿吧*,我想^*,你很快会见到他振作起来了*&*!?br />
    明知道太子和皇后的计划*,明知道他们策划着要用德妃的死来打击拓跋玉*,明知道德妃和拓跋玉之间的母子感情非同一般**,明知道拓跋玉唯一的软肋可能就是他的这位母妃,李未央眼睁睁看着莲妃去推波助澜没有阻止*,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她需要拓跋玉的力量^,在她抗衡拓跋真的时候^,拓跋玉将会变成一把刀刺进对方的胸膛*&^。但这一把刀*,实在是太钝了^*&,她不得不亲手将他打磨地快一点^^。德妃的死,罪魁祸首是太子和皇后&^,当然还有拓跋真*,可想而知*,拓跋玉的仇恨会有多深^&&^,而这种仇恨,将会抹掉他最后的一丝怜悯和软弱。

    这样&^&,才是最好的*。因为拓跋玉平日里太过顺遂&,因为他太过优秀却从来没有失去过,不懂得失去的人就没有动力^,没有必胜的信念……以后*&&,一切就大不相同了^*。

    李未央坐在马车上,外面摇曳的阳光不时透过车帘落在她的脸上&,留下明灭的光影^,在这一个瞬间&,她仿佛是一个处在光明与黑暗之中的人,根本叫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小姐^,奴婢觉得——您对七殿下太过冷漠了一些^?*!蹦窈苄∩氐?。

    李未央扬起眼睛看了她一眼,却是微微一笑:“他不过是我的盟友&,我又为什么要对他心慈手软?!?br />
    墨竹和白芷对看一眼^*,白芷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再说下去^*&,可是墨竹还是很同情那个外表冷漠内心却多情的七殿下,小小声地道:“可是他那么喜欢您——”

    “他对我的喜欢^,最初是因为我对他有用,不是吗&*?”拓跋玉不会喜欢一个完全没用的人&^,就像他最开始在村口的凉棚见到她*,不过觉得她有趣而已,却没有动手帮助她的意思。

    墨竹觉得很奇怪,道:“那您对三少爷——”她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太多了&,当下脸色都被吓白了^。

    李未央听到这里^,面色却是变得柔和了许多*,她没有回答墨竹的话^^,尽管这时候连白芷都好奇地盯着她&。他们作为旁观者,都觉得她对李敏德不同吗?

    或者&,的确是不同的。

    李未央笑了笑,垂下了眼睛^,然后轻声道:“这自然是有原因的……”

    马车里的两个丫头同时竖起耳朵&&,倾耳聆听^。

    “他喜欢我**,没有原因*?^!彼纳艉芮岷芮?*&,眼神放的很柔很柔*,用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道**,“不计较身份,不在乎得失^,纯粹只是因为我是我^,而这样的喜欢我^。我是李未央呢*^?还是别人呢*?或者我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呢?他都不在意^&*。能这样的被人喜欢**,其实真的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啊!彼崆岬靥鞠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没有再说下去^&。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感情了……

    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未央命白芷磨墨*^。此时&^,窗户半开&^^,风吹进来&,吹散了屋子里的墨香*&。李未央持着毛笔*,凝望着几案上的纸张*,眉间微皱&,迟迟不肯落笔。

    这字还是这样丑,她都说了不要再写^,却还是控制不住又拿起笔&*^。

    房门吱呀一声被人自外推开,进来的人*,是李敏德&^。

    他把一个锦盒往桌子上一丢&^,然后转身朝她走过来:“那个家伙一日三顿饭这样送礼物,看到是真的准备骗你芳心了^?*!?br />
    李未央嗯了一声*。

    “前天是比鸡蛋还要大的夜明珠*&^,昨天是千金难寻的蓝田玉璧^^,今天是永远都不会干的墨*^,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吧?&!崩蠲舻抡庋档?^&。

    李未央又嗯了一声。

    李敏德忍不住道:“他还预备约你明天见面^&,你要去吗&^?”

    李未央笑了笑*^^,还是嗯了一声**,终于落了笔&^,却是写了一个炎字**,李敏德目光闪烁了几下&*,索性往几案上一坐,侧过身来&^,很近距离地仔细打量着她写的这个字&,突然挑高了眉头道:“火候差不多了吗?”

    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br />
    李敏德目光灼灼地盯着她:“什么时候动手&?”

    李未央的笑容更清淡:“我猜&,漠北的军队如今已经在北方边境集结&,对方很快就要动手了*,所以,私奔之约^*&,大概也快了^&^?!?br />
    “可是&,他这么容易相信你吗&?”李敏德望着她*。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像是感慨道:“所以,总还是要演一场戏的呀?&&!?br />
    李敏德看着她&&^,忽然微微一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这出戏对你来说有点难^^,情窦初开的少女么*,你自己觉得像不像&*?”

    李未央诧异的抬眸*。

    李敏德的目光深邃清透&,有着难以形容的明亮^,望着她*&,望定她*^,一字一字道:“除非你自己知道,如何表现一个对男人有爱慕之心的女孩子^*^,否则,你很难取信于人?!?br />
    李未央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么一句^&^,惊诧过后,反倒笑了起来*,叹了口气道:“是啊,情窦初开的少女啊*,还真是不好演^?^!?br />
    漠北四皇子与南安侯府的嫡女定亲一事很快传开*&,大家都说他们二人可谓是美人英雄、相得益彰&**??墒侨从钟泻芏嗳丝即锪硗庖桓鱿?^,说是漠北四皇子看中的是李丞相府上的三小姐,那位赫赫有名的安平县主。据说这漠北四皇子生的英俊,更兼得文武双全*&,又是漠北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安平县主因为过分厉害的名声横竖是不好嫁人*,于是便也想要顺水推舟去漠北做个有权有势又有品的四皇妃^,将来还有可能坐上漠北皇后的位置*^*。谁知皇帝刚刚答应了这门婚事&,那边吉祥殿就走水了*,皇帝觉得不吉利&,便抹杀了这婚事&&,反倒让南安老侯爷捡了个现成女婿&。

    不过,如今眼瞅着地震了,陛下保不齐又得觉得不妥当,动点什么别的心思&,而且漠北四皇子明摆着没看上那个南安侯府的小姐,反倒是跑李丞相府跑的很勤快,礼物如同流水一样地送^,大大展现了一把漠北皇室的富裕&,显而易见是还不死心^。不过他没能感动李未央^^,倒是羡慕坏了京都的无数千金小姐&^。她们开始觉得漠北是个很荒凉的地方^,怎么也比不上京都的繁华**,所以原本谁都不肯嫁过去**,但是现在看到一箱子一箱子往李丞相府送的礼物,眼睛珠子都直了^,发现自己完全错误地放过了一个乘龙快婿&&&。

    五日前李丞相府门前开了布施摊*,结果有人蓄意闹事*&,差点把安平县主给伤了&*,正好漠北四皇子在^^,正好英雄救美,这样一来*,原本一直不为所动的李未央似乎也不好再板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了*。于是漠北四皇子又上了折子*,请求皇帝更换和亲人选,但皇帝正为地震的事情闹得焦头烂额*,便再也不肯随便改换心意,漠北四皇子索性就一天跑三趟皇宫^,闹得皇帝都烦了,索性让三皇子拓跋真全权处理此事^。

    但拓跋真自然也是不肯更换和亲人选的&,所以他好一通太极^^*,硬生生把漠北四皇子的纠缠给挡了回来**。不过,当漠北四皇子说到李未央也默许嫁给他的时候*,拓跋真还是变了脸色^。

    拓跋真从皇后的坤宁宫里出来**,刚走到永安门口^,却碰到了一个本来没想到会遇见的人。

    他唇边挂着的完美笑意顿时凝结成一抹动弹不得的僵硬——

    李未央*^!

    李未央微微地扯了扯嘴角^*,冷淡地看着他:“三殿下*?*^!?br />
    拓跋真笑了&^,依旧是往常那样轻轻淡淡教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安平县主今天怎么进宫来了^?!笔前?^,打从她再三回绝他的心意^*&,互相争斗就是他们逃脱不了的宿命——但他会让她明白*&,他才是最后的胜利者*,她必须依附于他才能生存下去。

    并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冷淡地打了个招呼*,李未央便要从他旁边走过。长长宫道上^,惟有李未央从他身边慢慢走过的脚步声*,渐渐地弥漫开来*,一下一下地敲击在他的心上。

    “安平县主?&!?br />
    李未央停下了脚步,美丽的浅蓝色裙摆随着风飘飘扬扬*&^。

    “或许你还欠我一个解释^?”拓跋真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悸动,冰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讽意,“我以为你是不愿意嫁给漠北四皇子的&,所以吉祥殿那把火^,我倒是不意外*^??上衷?^,又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转回身来&,却见拓跋真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她身后*,他身上的淡淡熏香只隔着锦衣缎袍&*,层层地浸染上来^&&,让她厌恶地向后退了半步^。

    “你这么怕我?”拓跋真挥了挥手^,旁边的宫女太监便识趣地退下&,见到没人在场^^,他脸上那抹刻毒阴冷的笑意更加深刻^&,“我倒是忘了&!时至今日你还怕谁&?好一个安平县主——把漠北四皇子骗的团团转^!不**,或者你连我们都在戏弄*!外面人人都在说*,漠北四皇子被你迷得神魂颠倒,连皇帝赐给他的妻子都跑诸脑后了^,三天两头就往丞相府送礼物,这样喧嚣尘上的流言我每天都在听说^^!看来我从来没有看透过你^^,两面三刀^&、狐媚无耻——这就是你的本性^!”

    李未央冷眼瞧着他,像是在看一个怪物。拓跋真按捺不住的嘶吼与平日的压抑沉稳的语调大不相同,像是根本已经走在失控的边缘。

    她冷冷一笑:“三殿下,原本我是对这门婚事不满意*&,可是现在我觉着漠北四皇子挺好的^&,人英俊不说,事事以我为先^,这个答案你还满意^*?”

    “你疯了?&^!”拓跋真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厉声道。

    李未央像是完全察觉不到他的心思^,只是微笑道:“与你何干^&^?”

    与他何干&?是啊**,她李未央是他什么人呢?她要做什么跟他有什么关系*?哪怕她先是讨厌李元衡现在又反悔^,这都是她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他拓跋真来管&&^!她既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他的情人^,他在这里愤愤不平个什么劲儿&!拓跋真明知道这一点,也无数次警告过自己,但人的理智和感情都是分开的,他没办法摆脱心里这种强烈的屈辱感。李未央宁可选择一个区区的漠北四皇子,都不选择他&!凭什么!

    他心里剧烈地抽搐了一下&*,自己迈前了一步&,近地几乎呼吸相闻&。他直直地看着她*&,竭力平静地道:“李未央&,先是拒婚&,接着再是和那人走得那么近,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若是往常&,他一定能准确地判断出李未央的真实心意&,但是当他沉浸在极度的怨恨和嫉妒之中的时候*&,他就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了^,现在他甚至不知道*,李未央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我对李元衡很有好感&,因为他虽然同样手段狠辣^*,杀人如麻,至少他是一个真小人&&,而不是一个伪君子&。三殿下&,我到底要做什么,你不妨再等一等^*,也许很快你就会明白了*?!?br />
    “李未央——”拖把真咬牙切齿地笑,不顾一切地逼近了她&,居高临下地将她禁锢在自己的臂膀之间,几乎是贴在背后的墙壁之上,“我不会让父皇更改和亲人选的,哪怕你后悔了也是一样&&,漠北四皇子不可能名正言顺地迎娶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李未央压下心头的冷笑,面上却作出冷漠的样子:“你以为我会在意这种虚名吗?三殿下,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是听你操纵的?&!?br />
    依然是这种不可一世的模样&,她为什么从来都不肯对他低下头!哪怕是说一句软话,他也不必费尽心思因为得不到而情愿毁掉她!他憎恨永远得不到她的青睐&,更憎恨她永远用这么冷漠的眼神望着他!

    拓跋真的目光如电,如刃,紧紧盯着李未央,他知她最会装模作样,更知她这一语一字后必都藏了弯弯心思,这一双貌似清湛无辜的眼,含着多少的蔑视与轻贱!

    脑中一热&,捏着她的下巴就伏下头去——

    “拓跋真!”李未央勾起了唇角,声音轻柔却冷如飞雪凝霜,“在此地&,在此刻——你——向来高贵沉稳的三皇子&,要轻薄安平县主吗&?”

    拓跋真如遭雷击&,动作完全僵住了。指节僵冷不已&,只消一动,就觉骨头都在轻嚣。

    李未央太了解他了!他的确不能这样做&!因为他时时刻刻都在提醒自己&,他的大业&!不能因为一个女人而有片刻的疏忽!他缓缓地松开&,无力地垂下手,挫败地吐出一口气——李未央&,你分明算准了我的举动,却还要逼得我失控,实在是太毒辣了!

    李未央动作轻柔地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给他一个轻蔑的微笑:“告辞了?!?br />
    拓跋真一直眼睁睁地看着李未央扬长而去,远处的宫女匆忙跟上,李未央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宫巷尽头。

    为什么,为什么你能牢牢控制所有人的心思&!你不喜欢李元衡的时候就敢在宫中放火回绝了这门婚事,现在你看上他了,就准备反悔要嫁给他!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让这门婚事有任何的变故&,你——李未央&,永远也不可能嫁给李元衡!拓跋真握紧了拳,脸上是一片骇人的狰狞: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是我的!

    出了宫门,李未央才松了一口气。跟拓跋真打交道,每一个表情都要斟酌,每一句话都要提前想好,若是一个疏忽&&&,便会被对方抓住把柄&&、猜到心中真实的意图,

    所以,她怎么会不提前准备好呢&?好像说了很多话&&,其实句句都在误导他&,以为她对李元衡动了心。对漠北四皇子动心——这话骗骗外人还行,想要欺骗拓跋真,实在是不容易。只有虚虚实实,故布疑阵,才能让他相信。说到底&,她演技不好,需要继续磨练。

    宫门口的马车上&,一个锦衣少年正坐在车头等她,像是已经等了许久。她今天来给太后请安,并没有带丫头进宫,自己想要上马车,可是才一动,便疼的直吸气&。脚上的伤口还没有好,却一直强忍着&&。

    李敏德眼睛微微一闪,飞快地伸手接住她,力道甚轻,托着她的腰让她上了马车。

    她愈发愕然起来&,抬眼就见他挺俊的侧脸,不由自主便叹了口气?!拔宜倒桓鋈私秃昧?。你何必跟来等着呢&&?”她轻声地道。

    李敏德没有说话&,只是吩咐车夫回李府。到了府门口,赵月立刻迎了上来,扶着李未央一步步走进自己的院子&&&??墒歉崭兆呓约旱脑鹤?,高高的门槛却是让人望而却步,李未央忍住脚疼就要往里头跨&&,谁知整个人竟然一下子悬空&。她完全震惊——身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某人竟然将她抱了起来。

    “赵月,关门&&?&!彼乱痪?,赵月吓了一跳,赶紧把院门关了起来。啧啧,她家少主子真是太有魄力了&,也不怕人瞧见&。

    李敏德步子极大&,绕过走廊,直入里面房间&。

    “放我下来?!崩钗囱氩恢裁淳醯昧成戏⑷?,赶紧道&。

    可他却没理她,前方便传来了人声——

    “小姐……”却是白芷迎了上来。

    他的步子微顿,却又继续向前走去,大步绕过说话之人,低声吩咐道:“去找大夫过来?&&!?br />
    白芷却像是看的习惯了,半点反应都没有,理所当然地应了一声,甚至没有解救她家小姐于水火之中的意思&。

    李未央无比地恼怒,几乎要大声吩咐他赶紧放下她。

    李敏德突然垂下眼睛,看了她一眼??醋拍撬晟难劬?,深深埋藏的心疼,她顿时就哑然了。

    走到美人榻之前,他猛地站住,将她整个人放了下来&&,嘴唇微动:“很严重吧?!?br />
    李未央咬牙道:“我没事?&!?br />
    他扬眉,语气冷戾:“你倒真是敢豁出去&,就不怕这只脚废掉吗&?”看着她那不敢挨地的左脚&&,他脸色又变&&,“真的很疼?”

    她皱眉,刚要说话&,他忽然蹲下身来,探手握住她的脚踝,脱掉她的鞋子&,露出她那已是红肿不堪的踝侧左脚踝&。

    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手掌用力一压&,她明明想要忍住疼的,却不小心痛得叫出声来&。他起身,低声道:“还好?&!?br />
    她便赶紧道:“都跟你说了没事!”

    李敏德蹙眉&,一张脸难得不悦&&&,阴沉沉的:“我都跟你说过了,演戏不必那么费力,只要传一些流言出去就好&!”

    李未央看他模样&,便轻声道:“拓跋真不会相信的&,今天在宫里头的巧遇&,我是费了心思的,希望能骗他三分?!蓖匕险媸且尚牟『苤氐娜?&,若要骗他,非得她亲口说不可。

    白芷拎了药箱进来:“小姐&&&,大夫马上就到了,先抹点药油吧?!?br />
    李未央蹙眉,道:“我都说了不必兴师动众的!”可是看了一眼李敏德的脸色&,她忍住接下来的话,妥协道&,“好吧,我晚上还要赴宴&,不要抹了太多,味道太重?!?br />
    李敏德听了&,不由道:“现在京都还有宴会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自然是有的,而且是非去不可。如今京都灾民暂且稳定下来了&,永宁公主特地办了一场宴,邀请京都各家的贵夫人和小姐们&&,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捐款,这可是太后娘娘的意思,而且她今天还特地向我提起了,你说我能不去吗?”

    李敏德凝神细想了一会儿&,扬声道:“赵楠&,今晚你陪着三小姐过去?!?br />
    九公主今天也要赴宴&&,不止如此,她为了表示慎重&,特意绕道来接李未央&。公主的銮驾亲自来接,这样的殊荣绝不是一般的千金小姐可以享受到的&。李未央却是没有表现出多么惊喜,反倒是把二夫人看得眼红不已。待至城南永宁公主府时&,天色已暗,府院外面一溜的青色宫灯&,十分的古朴大气。上一次来&,树上都是彩带,高阁楼台无不点灯&&,这一次却显而易见的朴素了许多&??杉帜训蓖?&,公主也不得不收敛&&。

    因为是永宁公主亲自下帖子,所以满朝上下有封号的贵人都来了,千金小姐也是不少,只是她们都远远站在一边用艳羡的眼神望着,因为九公主一直站在李未央的身边,所以谁都不敢上去搭话。

    九公主眼睛看着热闹的宴会&&&,口中却问道:“三公子……还好吧&?!?br />
    李未央一怔,随后停下了手里的酒杯,笑了笑,道:“公主何故这么问?”

    九公主的眼睛里莫名有一点水光:“父皇要为我赐婚了?!?br />
    李未央的眼睛停在了九公主的身上,这些日子以来,她的个头拔高了不少&,身形也显出了少女的窈窕与美丽,可是眉眼之间,明显染了一丝轻愁。她垂下眼睛&,看着酒杯里的琥珀色液体,仿佛看到那个人的眼睛&&,口中的话便多了几分感慨:“赐婚么,公主也到了出嫁的年纪?!?br />
    “我母妃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又哭又闹的,真是像个小孩子?!本殴魍蝗恍α似鹄?,眼中却没有笑意,手中的酒却一杯接着一杯。

    李未央倾身夺了她手中的酒,笑道:“你喝多了吧?”

    九公主脑袋一歪,顺势枕在她肩头,也不顾旁人的目光,眯着眼望着不知名的地方,轻声道:“我可没喝多,我若是喝多了,我可就不管不顾地去见他了,今天,我过门都未入——”这句话的尾音拖得格外长&。

    李未央侧眸&&,看着她年轻的面孔,突然就有了点说不出的复杂。

    “你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他啊&,哪怕他从来不曾把我放在心上,我也是日日夜夜都念着他,想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九公主的目光飘乎迷蒙,李未央叹了一口气。

    对面的宴席忽然响起一片笑声,不知是那些千金小姐们在说什么有趣的话题。李未央看着看着,却发现对面的鲜艳面孔之中,有一人赫然便是那漠北的和畅公主。顿时&,她的心情就像是浮动的光影,开始明暗不定,今天晚上,又会发生一些什么事呢……

    ------题外话------

    编辑:我看不懂女主在做神马

    小秦:今天是铺垫,明天是小高潮,后天是大高潮

    编辑:人家文的高潮是女主男主亲亲我我&,你这文一高潮就要死人啊亲

    小秦:请叫我杀人如麻秦,谢谢!

    ps:此文架空,过分追求细节的娃别问我&,我不是二月河,写的不是历史小说,而且如果问我诸如为啥国公夫人翘了辫子蒋家人还能出席各种宴会这样的问题的&&,连二月河都别看&,得去看史记。虽然明知道很多情节不符合古代的规矩&,但必须得这样写文才好看。如果严格按照古代规矩和逻辑写文,那全部古言女主都得沉江,毫不犹豫的&&,再来问我细节的&,你们把我也沉江吧&,必须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41》,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41 故布疑阵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41并对庶女有毒141 故布疑阵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4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