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落井下石

    拓跋玉看着李未央^,终究不能让她这样去和亲,不顾德妃的阻拦,他已经走到了皇帝面前&,众人的眼神都望着他,他却也顾不得了,正要开口向皇帝请求——

    就在此刻^,突然见一名太监飞奔而入,大哭道:“陛下,陛下,吉祥殿走水了!”

    皇帝脸色一变*,陡然从皇座上站了起来^,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厉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太监哭丧着脸,道:“陛下&,吉祥殿突然走水了!”

    众人听闻&,脸上都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太后如今所居住的宫殿乃是前朝皇室遗留下来的&,秋日潮湿*,夏日闷热,宫室也略微狭小、陈旧,因此^,太后整日里闷闷不乐?;实奂盖撞焕?,便反复追问,可是太后担心皇帝大兴土木会耗费国库,坚持不肯说出自己的心思^,直到太后的贴身女官主动向皇帝陈情,他才知道真实情况^,为了顾全太后体恤的心思,皇帝降旨动用自己的私蓄在皇宫北面地势最高的地方,为太后建造一座新的宫殿&,起名曰重阳殿,盼望太后住进去后*,能够凤体康复,永享安乐*。

    说起这座重阳殿&,代表的是皇帝对母亲的孝心,同时也是大历开国以来第一个动用皇帝私产建造的宫殿&。在重阳殿破土动工不久的一天,工匠们正在挖大殿的地基,突然地下放出了耀眼的金光*,工匠们不敢再挖,便去禀报了皇帝,皇帝大为惊奇,竟然亲临工地,命工匠们继续挖下去&,挖着,挖着*,忽见一物光芒四射,耀人眼目*,原来是挖出了一只凤凰&,金光闪闪,清辉可鉴,凤羽上花纹古朴^,尘埃不沾,皇帝大为惊喜^,以为吉祥,便正式将重阳殿改名为吉祥殿,并将这挖出来的宝物供奉于殿上,派专人把守^,同时命令钦天监择定日期&,准备为太后正式迁居。

    吉祥殿是皇帝一片孝心的彰显,更是大历光辉盛世的象征,在皇帝的心里^,地位无以伦比的重要,平日里都派了专人把守&,片刻不离,再加上殿内还没有住人,根本没有明火蜡烛^,这样的宫殿居然会走水*?简直是太匪夷所思了!

    皇帝不顾一切地大步跨下了台阶^,头也不回地向吉祥殿的方向走去,众位大臣见情况不对,赶紧跟了上去,他们站在远远的地方*,就看见北面那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已经有一半儿都陷入火海,此刻火趁风威&,风随火势,须臾间燎彻天关^,火势大得惊人,真真是浓烟冲上云霄,黑雾锁断半空,那场景实在是可怕之极。

    皇帝愣愣地望着^,实在无法相信自己耗费了那么多心血派人建造的宫殿竟然会走水,旁边的太监连忙道:“快!全都去救火^!快去!”于是,大批的宫女太监们飞奔而去,只是皇帝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像是连说话都忘记了。

    莲妃看了那火势一眼,眼睛里闪现一丝冷嘲,口中却更加温柔道:“陛下^,吉祥殿怎么会突然走水呢^^?”

    皇帝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大声道:“周天寿,周天寿&!给朕出来!”

    被皇帝点名叫到的周天寿快步从人群中走出,脸上却不见丝毫惊讶或者慌乱的神情,和周围的人们形成了鲜明对比*。

    “道长&,吉祥殿无缘无故走水&,究竟是什么缘故?”皇帝看着被火光映红的天空,一种不祥的感觉兀然而生,他不由自主地皱着眉&,冷沉问道*,其实他的心里头早已如同油煎火燎,着急的不得了。

    李元衡看到这一幕,显得十分纳闷&,他是漠北人*,并不知晓大历人对火是十分敬畏的*,大家都认为失火本来就是鬼神造成的*,无缘无故的走水^,这是上天在警示众人^。尤其是火灾发生在吉祥殿^,这可不是一般的地方*^,皇帝第一个反应就是认为自己犯了错&,以至于天神降罪。

    “陛下,贫道遵从您的旨意,一直负责监视天象地征,为您占凶卜吉,预先示警,可是这么大的火*,贫道事先却一点征兆都没发现*,实在是太不寻常了?!敝芴焓僮澳W餮氐?。

    皇帝面上露出吃惊的神情*,却因为对方的说辞符合了他自己的心思&,不由脱口道,“那么上天究竟要告诉朕什么?”

    周天寿手指掐成莲花状,闭上眼睛沉思,只是不回答&。旁边的人都开始变得焦急*,只有人群里的李未央脸上微微露出笑容*。

    果然*&,只见那周天寿快速睁开眼睛,面不改色道:“刚才陛下赐了一门婚事,依贫道看^,安平县主八字清奇,贵重非常^,非寻常凡夫俗子可以匹配,更遑论外族呢&!不管是对大历还是对漠北*^,这门婚事都是大大的不吉利!”

    周天寿掷地有声的说法,让大殿前一片死寂。德妃不由皱起眉头,心里迸出一句话:“这个老道士,又要无事生非了!”她这样想着,不由陪笑着上前道:“陛下,周道长不过是猜测,安平县主只是个女流之辈^,八字又怎么贵重了,漠北皇子可是堂堂皇孙贵胄,又有哪里配不起?”

    周天寿冷冷地望了德妃一眼,道:“吉祥殿早不走水,晚不走水^,偏偏在陛下刚刚赐婚的时候就走水,德妃娘娘如何解释?”

    德妃一愣,随即辩驳道:“那也不能说明这件事一定和婚事有关啊,说不准只是巧合!?br />
    周天寿的笑容变得冷凝*,却是不再理会德妃,转而对皇帝道:“陛下^,还记得明兰之祸吗?”

    所谓明兰之祸*,说的是前朝的明兰郡主。当初前朝宁元帝亲自为这位侄女明兰郡主赐婚,将她嫁给了当时的威武大将军王丰。这本是一门很好的亲事,可就在许下婚约的第二天,皇宫的安定门无缘无故塌下了半边墙,便有很多人说明兰郡主这门婚事很不吉利,不该进行*,可是皇帝认为圣旨已经下了,根本没有改变的道理,便依旧把明兰郡主嫁给了王丰,只不过却找借口把王丰留在了京都看守粮库,以为只要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就不会出什么大事*。然而正是这位王丰&,仗着岳家的身份,越发趾高气扬、嚣张跋扈,甚至不惜克扣军粮&、中饱私囊,等到军临城下^,皇帝打开粮仓,这才发现所有白花花的粮食^,全都变成了粗糠、砂土,拌着草皮*、树根……原本只是如此还不至于彻底溃败,偏偏恰好是这个王丰打开了国门*,迎了大历开国皇帝进城,最终前朝的江山&,当真是一半儿都断送在王丰的手上了^。

    后人因此便说,老天爷早已经警告过宁元帝*,偏偏他不肯顺从上天的旨意&。若是他没有将明兰郡主嫁给王丰,王丰既不会留在京都,也不会怀着满腔愤愤去做守仓的户部官员,一切都不会变成后来无可挽回的局面……也许在旁人看来*^,这不过是个牵强附会的故事*^,前朝的覆灭当然跟这段婚姻没有太大的关系,没有王丰,一样有无数的贪官污吏在败坏前朝的江山,可是在如今的皇帝眼里,周天寿掷地有声的说辞*,句句打在他的心窝上,让他虽然难受,却深信不疑。

    李元衡虽然不通大历的习俗&,却也知道这情况不对&^,连忙对着拓跋真使眼色&,然而拓跋真却仿佛没看见一样*,只是兀自低着头,不言不语。他一着急,便去看蒋华,可是蒋华官职低微,这里根本没有他说话的份儿&,他只能悄声在蒋旭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蒋旭却摇了摇头。

    若是别的事情,皇帝可能还会听从他的说法,可是眼前一场大火发生,皇帝这样迷信的人&,一定相信是上天的预警&。若是这时候蒋家开口劝阻^,只怕反而要倒霉,不如三缄其口的好。在蒋华看来,驱逐李未央比什么都重要&,可是在蒋旭看来,这样的举动实在是太危险了,为了一个李未央,根本不值得这么冒险^!

    德妃着急了,若是李未央不被赶走,那拓跋玉还是不会死心,她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皇后和太子,知道他们是会明哲保身,不肯参与这件事情了,不由咬了咬牙,赔笑道:“周道长,那明兰之祸早已过去多年^,根本是个传说罢了,你这么说*,分明是牵强附会!”

    莲妃冷笑一声&,美目流转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可怕的事情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发生,德妃娘娘还能视而不见吗^?大历的美人儿多得是^,漠北皇子喜欢哪一个随便挑选就是,非要咱们安平县主不成吗?老天都说了这婚事结不得,怎么能继续进行呢?德妃娘娘这么一意孤行,是有意要害我大历的国运吗?”

    李未央的唇畔,浮现出一丝微笑,莲妃果然很有进步^,说话一针见血。

    果然^,皇帝冷冷呵斥道:“德妃,你听见了没有,还不快住口!还是你就是故意要坏我的国家?”

    德妃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赶紧道:“陛下,臣妾不敢^,臣妾只是——”

    皇帝一挥手&,止住了她的话&&,冷声道:“够了,朕不想再听。漠北皇子,你另外再挑一个美人吧^,安平县主不能嫁给你!”

    这门婚事不吉利,很不吉利,刚一答应吉祥殿就烧了*,岂不是大大的?;??皇帝转念想起了李未央的聪明才智,陡然惊醒过来^^,若是把这么一个聪明的丫头送去给漠北^,岂不是在壮大他们的力量吗?若是李未央倒戈对付大历,就等于是自己送了一个帮手去给漠北!换了其他闺阁千金就不同了^,那些女子不懂政治、不懂争斗&,嫁过去只会作为一个摆设……皇帝左思右想,终于下定了决心,决不能让李未央嫁给李元衡!

    李元衡面色一变*&,他听懂了此刻皇帝所说的话,赶紧道:“不,陛下,我就要她!”说着,他指向人群中的李未央。

    李未央略略抬起了头,只是看了他一眼,一副毫不挂心的样子*。

    皇帝冷冷望着李萧然道:“爱卿,朕的意思你是知道的*,既然未央是你的女儿,朕想听听你的意见?!?br />
    皇帝不愿意跟表面很不懂规矩的漠北皇子直接杠上,这是要李萧然表态了。李萧然当然看懂了皇帝的意思,虽然有点可惜不能将李未央给卖了,但转念一想如果此时得罪了皇帝才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便微笑道:“漠北皇子&,老天已经给了示警,这一门婚事的确是不吉利的,若是你非要娶,只怕会给你漠北和我们大历都带来灾祸,贵国的皇帝也不会答应。所以我觉得,这门婚事必须作罢,只能请您原谅了*!”

    李元衡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历的皇帝^^,又看看李萧然^,他听说这里人说话都是一言九鼎德,尤其是皇帝的圣旨,竟然朝令夕改,真是太可笑了!

    李未央目光悠然地望着原本要迎娶自己的男子,笑容中带了一丝鄙薄&,原本她要推拒这门婚事多的是法子,但多少要费事,这场大火实在是太及时了,简直像是为她量身订造好的^,专门为了推辞这门婚事而着的火……不^,等一等*,老天爷可从来没这样帮忙过,或者,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为之。李未央这么一想,便四下寻找李敏德的身影,可是*,哪里都找不到他&。

    这人,这么关键的时刻,究竟去哪儿了呢&?

    皇帝先是反了口,接着李萧然也翻脸不认人^,这一对君臣在这一点上无比的相似*,只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管他要脸不要脸?*;实巯巳盟话驳幕槭?,又转头去问:“吉祥殿的火灭了没有^?”

    太监连忙道:“陛下放心,一切都已经办妥了*?!闭饩褪撬?*,火势已经熄灭了。

    皇帝看着那边人头攒动的吉祥殿,不由叹了一口气,转身道:“回座位上去吧,宴会继续?!?br />
    众人面面相觑*,虽然眼前的这桩婚事是泡汤了,但是没了李未央在前头挡着^,只要李元衡和漠北皇室不肯死心,非要娶一位大历的小姐回去*,这些家族可就都麻烦了。他们家中未婚女子适龄的也不在少数,今天为了皇子选妃*,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若是不巧被李元衡看中了^,送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当下所有的小姐们都用扇子掩住脸**,生怕被李元衡看中。

    李元衡愤愤不平地盯着皇帝的背影^,等看不到了又盯着李未央&,快步追了上去道:“我不会死心的!”

    孙沿君警惕的看着他:“你想怎么样!”李未央却拉住她的手,回身微笑道:“四皇子,你这样执意于我^,并不是喜欢我吧,毕竟我们是萍水相逢,说一见钟情,未免太可笑了。我劝你,好好想想背后挑唆你来迎娶的那人的意思,千万别成为别人的垫脚石*,对于你漠北来说&,绝对不是好事**?!?br />
    她的这几句话,颇有警告的意思。李元衡一愣^,顿时收敛了原本的不悦,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说她聪明有谋略暂时还看不出来,但说话一针见血倒是真的*,父皇让他在这里迎娶一位和亲公主回去,但是所谓的和亲公主&,一般是舍不得用真公主的^,若是漠北衰弱*,大历就会选择一个出身卑微的宫女权作公主来应付&,但是如今的漠北很强盛,所以大历最少也会选择一个出身高贵的大臣之女送给他——这具体的人选么,当然是由他来定了。

    原本蒋华给他送来一幅美人图&,他还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可是后来他又写了一封信^,说了很多李未央的事情*,让他对这个少女起了好奇心&。他当然知道蒋华若是真的为了李未央好,绝不会在他面前频繁地提起这个少女的,可那又如何^?能够让狡猾的像是一只狐狸一样的蒋华上心的女人,他也一样有兴趣*。

    今天他亲眼见到了李未央,不免对她起了更深重的好奇心&^,看着这么冷心冷面的,却镇定的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女&。他原本那一丁点儿的好奇心&^,立刻变成了燎原的火焰,他想要弄明白^,李未央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姑娘&。从前那些女孩子,只要见到他都像是蜜蜂一样地盯过来,为什么她却如此冷漠呢?

    蒋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知为什么咳嗽的更凶了,仿佛连肺都要咳出来,他躺在床上都在殚精竭虑,精心策划的这一出戏,这么简单就被一场大火给毁掉了。李未央,你还真是个胆大包天的丫头,居然连在宫中纵火都做得出来&,若是能够找到证据就好了,可是想也知道,对方既然敢做,就一定留有后路……李未央*,实在是太好命了^,仿佛连老天爷都在帮她。蒋华强自压下心头的一口热血,面上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拓跋真突然将一杯酒递给了他,蒋华抬起头来。

    “三公子,虽然为我分忧是好事^,但是做过了头就惹人讨厌了&?!蓖匕险婷嫔洗盼⑿?,可话里却是明里暗里敲打他,要他绝了对付李未央的念头,“她的婚事自有人会为他操心的,三公子以后就不要插手了?!?br />
    拓跋真几次三番要狠心对付李未央,却都莫名其妙地失败了,如今连他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是爱她多,还是恨她多,但不论是哪一点,他的东西都不容许别人觊觎。哪怕是死,李未央也必须死在他的手中,不能假手于人。他的这番话显然是非常不讲道理的。蒋华既然是他的盟友*&,对于碍事的李未央自然有义务除掉,但是身为皇子,拓跋真要不想讲道理的时候&,有再多的道理在他面前也是没理。这一点*,蒋华怎能不明白?!昂鼙?&?*!苯⑿Φ?,“此事是我考虑欠妥,好在不也没有成功么,殿下不必着急?^!比羰墙⑴?&,他自有办法劝他放手,但对方偏偏若无其事的,反倒说明他是绝不准备收手了,拓跋真的目光微微一拧,终究只是冷笑了一声,不再多言了。

    宴会照常进行,只是出了走水这种事*,众人的脸色都有点讪讪的。只有莲妃的脸色一如往常,笑容不改地和皇帝轻言细语,被她的暖风一吹,皇帝难看的脸色渐渐和缓了过来,拉着她的手道:“还是爱妃你会说话?!?br />
    李未央看在眼里,不由微笑。莲妃容貌绝丽*,皇上再聪明*&,终究也是个男人*^,在很多时候就会重色胜过其他^。而且莲妃又是出身平民,根本没有家族势力^,没有外戚的威胁,皇帝再怎么宠爱她也不会闹出什么问题。再加上之前的天女下凡的传闻,更给她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叫皇帝越发的喜欢她。

    台上的莲妃笑道:“皇上又拿臣妾开玩笑,还是好好看歌舞吧?!彼底?,她的柔荑在空中轻拍两下,数十名提着琉璃宫灯的女子从不远处娉婷而出&,在夜风的吹拂里,有九天仙女落凡尘的清灵之感。几十名花一样娇羞的女子^,在大殿中开始翩翩起舞*。此刻大殿不远处的焰火台上早已树起了数百个大小不一的银架,分别用五彩丝带做装饰^,顶端则立着各种各样的烟花火筒,十分的壮观^,就在这些美丽女子翩翩起舞的瞬间^,太监们手持灯帽将周围的烛火油灯全数熄灭,点燃了烟火,无数朵烟花腾空而起^,碎裂之后,美丽的焰火一朵朵,流泻而下,焰火越来越多&,逐渐连成一片&,成为一幅一幅连绵不断的美丽画卷。

    刚刚才走水^,皇帝正是恼怒的时候^,只有莲妃才敢在这时候去触霉头^,偏偏皇帝仿佛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非??牡乜醋怕斓难袒?,道:“爱妃果然别具匠心啊?!?br />
    皇后向莲妃投去了一丝怨恨的眼神,莲妃的笑容却更深了。

    孙沿君悄声道:“未央&^,你瞧见没,陛下特别宠爱莲妃娘娘呢,刚才都走水了,她还敢在宫中放烟火?!?br />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莲妃娘娘美艳无比&,聪明灵秀^,她这么做自然有她的用意?!币环矫媸且蚱渌耸就?^,另一方面自然是……

    果然,听到莲妃笑道:“陛下您看^,这么多烟花却都平安无事,可见陛下刚才的决定无比英明*,是顺应天意啊?!?br />
    皇帝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吉祥殿突然无缘无故的走水就是一件奇事,而现在他取消了这门婚事*,燃放这么大规模的烟火都不曾出事,可见刚才的确是上天预警了。他不由庆幸刚才没有过于坚持自己的主张,若是拘泥于君无戏言的承诺,反倒惹恼了上天可就得不偿失了^。当下他拉着莲妃的手笑道:“爱妃说的对,朕早该听你的话了*?!?br />
    皇后和德妃听了这话*,脸色都变得异常难看&,尤其是德妃^,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捏紧了手中的酒杯,差一点洒了出来。她平日里是最庄重不过的,此刻竟然也克制不住,实在是莲妃的行事太过嚣张了,甚至在前几日还找了个借口寻衅滋事,打死了德妃身边一个贴身女官,给了德妃很严重的刺激。

    莲妃向台下的李未央悄悄使了个眼色,李未央微笑了一下*,不经意的转头,才发现李敏德此时已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在他身后不远处,是燃烧的烛火,人与烛火交相生辉,他本就精致妖娆的容颜更加添了七分的邪气&。仿佛是察觉到这里的目光,李敏德突然抬起眼睛向她看来*,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

    李未央看他眸中丝丝笑意^,顿然心有所觉。这个家伙*,胆大包天在宫中纵火就算了,如今居然还能做到这样若无其事……李未央控制住自己的心虚,饮下一口甘甜的梨花酒*,酒入心而安神,到了心田,生出丝丝暖意。

    “啪?*!?br />
    酒杯在桌上激出一声脆响,吸引了许多目光^,德妃脸色更加难看&,而莲妃只是不紧不慢的酌了一口清酒,才淡淡道:“德妃姐姐这是怎么了?”

    “我一时不小心,摔了酒杯?!钡洛啃ψ诺?,今天为了对付李未央*,她已经失了仪态^,万不能再露出丝毫的不满了。

    “哦&?”莲妃闻言在德妃脸上轻撇一眼*,似笑非笑道,“那德妃姐姐可要小心,别再摔了佳酿?!彼婧?,她口中再无其他的言语,似乎并不在意德妃的失态,已经又把所有的精力投在了场中的歌舞上*。

    德妃的脸色越发苍白&&,周围的人心中都是想法各异,唯独七皇子拓跋玉,面上露出担忧的神情*&。母妃再不好,都是他的亲生母亲,他怎么能不担心呢?

    李未央远远瞧见,却不过冷笑一声*,就转开了目光*。在她眼中,德妃刚才还有闲心落井下石,只怕很快就是死期将至了。

    酒过三巡,歌舞之乐也沉沉缓下去,静夜的凉风一重重拂上身来,皇帝却兴致极高*、龙心大悦,大声道:“莲妃这出舞排的甚好&,来人&,赐清龙酒?!贝搜砸怀?,皇后和德妃同时变色。清龙酒乃是前朝皇室秘酿*,延年益寿&、养身补气^,历年来为皇帝一人独享,连皇后都不曾享受过,今天居然莫名其妙赐给了一个妃子*,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墒钦庵殖『?,根本容不得任何人插嘴。

    太监手里捧着清龙酒,一步一步地走上台阶*,送到莲妃的面前。莲妃笑面如花道:“陛下,臣妾身体如今怕是不能多饮——”

    皇帝笑道:“你径直喝一口就是,剩下的朕来代劳^?!闭庋亩鞔?,简直是已经到了巅峰*,皇后的脸色却突然恢复了平静&,只是冷笑一声,并未作声。

    莲妃微笑着从太监手中接过酒,正要喝下,却突然惊叫一声道:“陛下,您瞧!”皇帝看了一眼&^,却是一只小小飞虫不知何时落到了酒水里头,他刚要动怒,却见那酒水很快泛出了一种死灰色,皇帝一把打翻了酒杯,怒声向太监总管道:“这是怎么回事!”

    太监总管周象一愣&^,随即跪着爬到酒杯跟前^,扶起酒杯一看,却见到那小虫子已经死在了酒杯之中。真的就像被人当头浇了一瓢凉水^,浑身猛地一颤,脸色都灰青了^,张口结舌地说道:“陛下……这虫子或许是馋酒&,醉死了——奴才立刻派人仔细查验?!?br />
    在座之中,太医院陈院判闻声快步而来,道:“请陛下容臣一观?!被实鄣阃?,陈院判立刻仔细将那小虫的尸体取来一看^,随即面色大变道:“陛下,这虫名为酒恶&,最喜欢寄居于酒中,决计不会被酒毒死,请陛下下旨,允许臣详细地查验这酒水?!?br />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皇帝*、皇后*&、太子等人的脸色越来越阴沉,李未央看在眼中&,却不由掩住了眼底的冷笑。很多时候*,做皇帝都不如平民百姓,动不动就是刺杀毒酒*,活的胆战心惊。

    良久,陈院判才开了口:“这酒有毒!?br />
    “不!不可能!所有的酒都是用银针查验过的^!”周象不由道,前朝喜欢让小太监来验酒,只是这种法子过于残忍&,而且很多毒药是慢性的,很难立刻查验出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今朝开始用银针、银筷子和太医院提供的一些药物来验毒。今天这清龙酒^,自然也是经过无数程序才呈献上来的,怎么会被人下毒呢&&?

    陈院判摇了摇头,道:“鹤顶红加鹧鸪霜,还都是双份的,够毒死一头猛虎。鹤顶红颜色鲜艳且有微微腥气*,鹧鸪霜却有微微甜味,两者中和在一起,恰好暂时压制住彼此的毒性^^,便是用银器也是测不出来的,喝下去的人不会立刻中毒,不容易被察觉,但不出三天毒性便会彻底爆发,毒性更是加倍的厉害^,这下毒之人实在是太歹毒了——”

    莲妃的脸色顿时变了,泪光盈盈地跪倒在地道:“陛下,臣妾却自幼生长在乡野民间,见识短浅,更无城府,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妇道人家。幸是天降荣华富贵*,君王待臣妾情深意重*。臣妾原想&,此生能得这般境遇就已满足了,却不想有人见不得臣妾陪伴在陛下身边,请陛下原谅*,让臣妾就此离开宫廷,以保全腹中龙子——”

    皇帝勃然大怒:“你起来!朕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谋害朕的爱妃和龙子!”

    李未央看着莲妃&&,眨了眨了眼睛*,心道她还要再加一把火候*。莲妃却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在电光火石之间泪如雨下,簪子上垂下的缠丝点翠流苏,随着哭泣零落不堪:“陛下,求您不要为了卑微的臣妾大动干戈,这件事情就不要追究了吧*,横竖对方只是嫉妒臣妾得宠,不是要伤害陛下——未免发生二皇子的惨剧,还不如让臣妾离开*,以保全皇家的颜面??&!”

    一直静静观察局势发展的拓跋玉心叫不好,皇帝的脸色在那个瞬间变得异常恼怒,这么多年来,最令皇帝伤心忧愤的,就是二皇子拓跋景的死了&。二皇子拓跋景是皇帝的第二个儿子,年纪就和太子差两岁*,他生性仁爱宽厚,总以善心待人,自幼很得父母喜爱*,甚至有隐隐超过太子的势头*。然而他过分宠爱侧妃林氏&,过于冷落了皇子妃刘氏。偏偏刘氏是个手段毒辣的女人,她见拓跋景整天与林氏恩爱&&,既无奈又忌恨&,一气之下就在饭中下了毒药^??墒峭匕暇懊桓盟?,吃了那些饭菜之后竟没被毒死**,但从此落下了疾病。

    这事闹得天昏地暗^^,沸沸扬扬,皇帝龙颜大怒、下诏将刘氏贬为庶人&,赐死家中。拓跋景被接回宫中养病,但因毒性渗入体内^,再加上心里悔愧懊恼,病情一天比一天加重,强撑了不到半年,终于没能撑过去。想到拓跋景,皇帝就不由心痛^,由此,他又想到了妻妾之争,宫廷祸事……

    他虽然才五十多岁,精神与体力就已经明显地衰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一年当中总要闹几场病,每病一次,体力与精神就虚弱一次,许久不能复原。正因为如此,他对后宫的妃子们也变得越发宽容*&,然而他却没有想到在自己宽容的同时,竟然无意中放纵了凶手^,后宫的争斗竟然越演越烈^,闹到了台前*,丢尽了皇族的颜面&^。

    皇帝想到这里,横眉扬起,厉声道:“查&&!一定要严查到底!朕要看看到底是谁狗胆包天&!”

    皇帝话音刚落&,就听到殿下“噗通”一声响*,有一个人歪倒在地上,原来是一名站在台阶下的宫女,正是原本伺候德妃的宫女百合&。

    德妃看此情景,头脑立时“轰”地一声,心中叫苦道:这丫头到底怎么回事?!

    皇帝见状厉声问道:“这是怎么了?”

    百合见皇帝逼问,更是浑身像筛糠一样,哆哆嗦嗦地答道:“陛下……陛下,这毒药……跟奴婢无关呀!”

    这话一说,德妃登时站了起来&,厉声呵斥道:“你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还不快滚下去^!”随后她赶紧回头道&^,“陛下,这丫头最近心神不宁,可能是被什么魇着了——”

    莲妃面色一变,道:“德妃姐姐*,这宫女是你身边的人,莫不是有话要说吧^!”

    德妃矍然变色^,怒意浮上眉间,只得强压了怒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怀疑我做了什么吗?”

    皇帝冷眼望着她,道:“住口!让她说下去&!”

    皇后和太子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

    看到那两个自以为是螳螂的人*&,李未央只是含了一缕闲适的笑意&^,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如同坐在戏台下看着一出精彩绝伦的戏码^。

    莲妃冷眼瞧着那叫百合的宫女,一字一句道:“刚才你殿前失仪*,早可以乱棍打死,若再不实话实说,就等着宫规处置吧?!?br />
    “奴婢——奴婢要告太监总管!奴婢要告周象!”百合突然直起身子,咬紧牙关大声道。

    周象几乎在这一瞬间跳了起来^,厉声道:“你这丫头疯了不成&,还不滚下去!”

    皇后突然冷笑一声&^,道:“周象,在陛下面前你都这样嚣张*,难道是太监总管做久了,真把自己当成主子了吗?”

    周象面色一变,顿时讷讷地说不出话来,只是睁大眼睛*,警告地瞪了百合一眼?^?墒前俸先聪袷峭耆沓鋈チ?,大声道:“奴婢全都知道,是德妃娘娘收买了太监总管周象^,让他在清龙酒中下了毒!”

    此言一出,满殿哗然^。德妃怒色满面&,大声道:“你这丫头真是疯子*,我何曾收买周象*,他又哪里来的胆子敢去谋害莲妃,你满口胡言乱语^,是受了谁的指使!”

    这时候,殿内的大臣们一个个的额头上都早已沁出密密的汗珠。尤其是那些平素与德妃或者七皇子过从甚密的人物,心里都在“咚咚咚”地擂鼓,但每个人都咬紧牙关尽量将身子站得笔挺,睁大眼睛看着局势的发展*。若是德妃真的做了这种事情且被揭发出来,那皇帝一定会雷霆震怒……

    百合在地上重重磕了几个头&,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都青了:“娘娘,奴婢本不该出卖您^,可是您不该为了收买周象就把奴婢赐给他做对食,这三个月来,奴婢过的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奴婢再也无法忍受了,哪怕是死,奴婢也不愿意再和他一起过日子*!”

    说着*,她拨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左边的肩膀*,这样的举动可以说是极为无礼的,可是众人此刻却顾不得这些,因为他们都清楚地看到,百合的肩膀上或青或紫,伴着无数伤口,直至肌理深处,如被野兽挠抓&,伤痕累累,惨不忍睹&,几乎没有一块好肉,她一个字一个字道:“周象根本就不是人,是个畜生,他百般虐待折磨我,娘娘,若非为了您自己的私欲,您何至于要将我赐给他!您自诩宽容慈和&^,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对您忠心耿耿的丫头呢?”

    听着这丫头字字泣血,李未央的笑容在眼底一闪而逝,这出戏可是越来越精彩了……德妃娘娘*,你在推我下火坑的时候,可曾想到我也正等着看你万劫不复*?

    ------题外话------

    小秦:鉴于最佳女配长期以来的精彩表现&,我预备发你个礼物

    编辑:吃的么?

    小秦:也许是一只乌龟或者一条蛇神马的……身上还会刻上你名字,喜欢吧。

    编辑:我好久没吃甲鱼炖蛇汤了……

    小秦:→_→

    编辑:其实我一直都是玛丽苏白莲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记得把胡椒一起寄过来\(^o^)/~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3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37 落井下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37并对庶女有毒137 落井下石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3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