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步步紧逼

    赵月从上往下地看了李未央一眼,不由扬起笑容^,小姐预料的果然没有错。她飞身从梁上跃下^,行动却快的惊人,犹如鬼魅一般漂移,转眼之间^&,人已经稳稳当当落在了窗口。

    此刻,屋外的十余人早已兵器出手,沉香向他们悄悄做了个姿势&,告诉他们里面的人熄灭了灯,已经入睡*,正是动手的好时机&。只要他们冲进去,迅速制服那个会武功的丫头^,然后勒死李未央,一切就水到渠成^。

    然而刚刚推门而入^,便听到一句冷冷的逼问:“你们是谁?!”

    李未央突然从床上坐起,眼睛雪亮地盯着这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没有一丝惧怕。

    领头的沉香表情微愣,李未央的神态,半点都不害怕*^,这怎么可能——

    “怎么,你们少爷这么怕我,怕到要冒险在这里杀了我?”李未央眼睛里带了一丝冷嘲&。她的声音冰冷&,却带着一丝奇异的独属于少女所有的娇媚&。

    “杀了她!”沉香当机立断,立刻下了命令!

    原本被李未央吓了一跳几乎忘记自己目的的众人这才如梦初醒,兵器亮出,冷光幻作冰凉潮水&,一浪高过一浪猛击而来*。然而就在此刻&,屋外、窗户、房梁^*、床后悄无声息地跃出无数黑影^,无声无息地包围了这十余名黑衣人,仓皇之中,他们仿佛听到女子软语低喃:“半夜里饶人清梦*&*,实在是太令人厌恶了……”

    第二日一早&&,蒋月兰按照事先约好的*,来敲李未央的房门^^,这时候所有的蒋家人都在大厅里守灵*,皆是一夜未睡,李未央虽然是名义上的外孙女,可实则是个外人*,她不主动提&,也没有人要求她不睡觉守着*,但第二天一早,她还是必须到灵堂去的*。

    蒋月兰深吸一口气,才吩咐丫头上去敲门,以为理所当然地会看见一地残红,她几乎微微闭上了眼睛*,真是抱歉啊县主&,虽然我和你没有仇恨,但彼此立场不同,我若是站在你这边*^,将来还怎么依靠蒋家的力量呢?^!所以,只好对不起了。

    门,轻轻地打开了*,接下来却发生了一件令她无限惊恐的事情&。屋子里走出来一个俏丽的丫头*,柔声道:“夫人?!?br />
    这两个字仿佛是一道催命符,蒋月兰惊恐之余^&,后退了一步,整个人栽下了台阶*。

    “母亲!你这是怎么了?*!”李长乐同样迫不及待地赶来,刚到了走廊上,便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上来扶住对方,心中暗自责怪蒋月兰没胆子,不过是几个死人而已就吓成了这个样子&,刚要抬头呵斥蒋月兰的丫头没照顾好主母&,一抬头却看到了白芷温柔的面孔,顿时惊呆住^。

    “夫人*,大小姐^,二位这是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白芷在心里补充道^^,脸上却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

    李长乐吃惊地望着她:“你……你……你怎么——”怎么没有死?&^!这怎么可能?!

    然而让她更加不敢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李未央一身素服,施施然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此刻花园的空气里混合泥土芬芳*,天空如洗纯净,湛蓝幽静^*,日光照在李未央白皙的面上,她的眼中粼粼波光闪动,倒映的一切更加清澈^,然而看到这张脸,李长乐不由自主的^**,心脏跳得快要从胸腔跑出来了!

    李未央则一脸的不悦:“白芷,既然母亲和大姐来了&,怎么也不请她们进屋子里去坐一坐?!”她声音很柔^,面容浅淡如春花,无比的绚烂。

    李长乐的牙齿*,恐惧地开始发抖^,有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在做梦*,随后觉得这飘出来的一定是鬼魂,最后,她开始怀疑蒋华根本没有动手!一系列的思想斗争都在瞬间发生&,李长乐的脸色变了数次,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发抖的手脚&。

    就在这时候&,蒋华也慢慢走了过来^^,他却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因为昨天一整个晚上&^,沉香都没有带着人来向他回禀,不过是对付三个弱女子……虽然直接杀了更容易^*,但不能留下明显的伤痕&,所以蒋南计算过,勒死一个李未央^,最多不过一个时辰便能清理干净,可直到天亮&&,他都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好不容易等从灵堂出来,他立刻到了这里&,他要亲自看看&!

    可是真的等他看到面色平静的李未央还活着的时候^,他的心猛地沉了下去^。

    “哎,未央不过是晚起片刻,不但惊动了母亲和大姐,现在连三公子都惊动了&,实在是罪过^?!崩钗囱胍桓崩⒕蔚难?。

    李长乐咬紧了嘴唇:“你……昨日睡的可好^?”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当然不好?*!?br />
    蒋华便凝眉看着她,却听到她接着道:“本来外祖母去世*,我也该去灵堂守一个晚上才好,不然心中总是不安,辗转反侧都睡不着^。不过,这儿的环境倒是极好的^,静悄悄的,丫头伺候的又精心——”说到丫头,她突然露出疑惑的表情&^,道:“说起来,一大早起来就没有见到那个叫沉香的丫头,对了,你们见到她了吗&?”

    蒋华算是现场唯一一个保持镇定的人**,但他的脸上,肌肉也是在隐隐的跳动。他垂眸,深吸一口气,压制心头的短暂惊惧&。再抬眸^*,他的目光自然又疏离^,而后道:“这丫头必定是不知跑去哪里偷懒了^,待会我便吩咐人去找,现在&,去大厅吧?!?br />
    说着**,他第一个离开了这个院子&,他甚至不需要向屋子里看一眼,因为他知道^,那里一定平静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李未央*&*,他自以为看透了她,实际上,他根本不曾了解过这个心机深沉的丫头*!不^,也许他该思考一下^,将这个小女孩当成自己的对手来看待*,而非只是一块绊脚石!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一个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少女!就让他拭目以待*,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李长乐和蒋月兰对视一眼,蒋月兰勉强笑道:“未央,我们先去大厅等你**?!彼婧?&,便拉着李长乐,头也不回地快速离开了^。

    白芷哼了一口气,道:“他们可吓坏了,本来还以为会看到咱们惨死呢&,真是活该……”

    “对^^,大好戏码啊&,看到大小姐的表情没有^^,像是吞了一只死苍蝇……”赵月赞同笑道*。

    李未央这才缓缓舒了一口气^,以为这就算完了吗*&?不^^&,她还有大礼送他们呢&&!

    到了大厅门口*,原本大厅里已经很稀很轻的哭嚎声&,在看到李未央之后&&,突然间变得密集而高亢起来。李未央充耳不闻,缓缓走上去,郑重地上了一柱香,蒋家的人,一个个都是全身素服^,眼神复杂地盯着她&*,她却浑然不觉的模样^*。

    在一群痛恨她的人之中,李未央居然还能露出这么平静的表情,姑且不论她到底是真的无所畏惧还是在装腔作势&,都足够让蒋家人惊讶的了。然而真正让他们惊讶的事情还没有完*,就在所有人都盯着李未央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面无人色地闯了进来:“不!不好了!”

    蒋旭先站了起来&,皱眉道:“为什么在灵堂上喧哗*?^!”

    来人满头的汗水^,却是蒋府的管家,他惊恐道:“姚大人——姚大人那里出事了!”

    蒋旭和蒋华对视一眼,不敢耽搁&,快步向大厅外走去,众人见状^*,纷纷地跟着离去。

    白芷小声道:“小姐,咱们去吗?”

    李未央扬起眉头^,道:“去*^,怎么不去?这么好的一出戏,错过多可惜&!?br />
    蒋家众人到了姚长青居住的客房^*,却见到向来注重干净整齐的姚大人头发不梳*、赤脚站在门口,面色极为难看&^*?吹秸庖荒?,蒋旭连忙上去:“姚大人&,你这是——”

    姚长青没有说话^,抬起手指向着屋子里指了一下,蒋旭皱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放眼望去,书案之上文房四宝俱全**,柜子左上角一只青花瓷瓶*&,插于其中的兰花兀自绽放,这一派祥和的场景本来跟无数个平安无事的早晨一样,可是地上、桌子上^、窗户上,甚至于床上,却挂满了尸体,而最令人觉得恐惧的&^*,是床上的那具女尸,似乎连眼睛都没有闭上,死死地盯着某个空洞的地方。众人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寒风一阵阵的扑面而来^*&,也不敢出声^,全身骨头都咯咯的轻颤着&^。跟在蒋旭身后不远处的蒋兰尖叫了一声,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丫头赶忙架住她&。李长乐和蒋月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恐的神情^。

    蒋旭暴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姚长青同样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这时候才回过神来,道:“我一大早起来,便看到床上那个人举着匕首要杀我&,我用力一挣扎&,她的胳膊却断了……”他说话的时候,仿佛还带着做梦一样的表情&。

    现在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姚大人住在蒋家,早上醒来却有这么人要刺杀他?这实在是太严重了*!蒋旭连忙道:“昨天晚上究竟是谁在守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管家讷讷地道:“老爷,奴才已经问过那些护卫^**&,谁都没有发现异常??!”

    蒋华的面色陡然发白,他实在无法遏制内心的震惊,这屋子里死去的人,分明是他派出去的死士^&,连同沉香在内*,一共十一个人,全都在屋子里!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有一瞬间几乎怀疑&,是这些蠢货走错了房间,进了姚长青的屋子!可这怎么可能*^^?!李未央住在内宅^,姚长青住在外宅^,八竿子都打不着&,这些人究竟是怎么到了这里?!

    不多时^&,仵作慌慌张张地来了**,他得到的消息是,姚大人住在蒋家&^,结果遇刺了*!这下子,可慌了手脚&,但是等他到了这里,却发现姚大人毫发无伤*^&,只是受了点惊吓^,姚长青厉声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查验^*!”

    仵作立刻进去,众人看到他卷起袖子&,逐一摸了死者肩臂,又去托头。尸身早已僵直&,为看清死者面容,只好将尸体向后扳躺于椅背之上^&,李未央转过头去,仿佛不忍心看的样子^*,一旁的蒋华死死盯着她,若非众人在场,他几乎想要揪着李未央问清楚,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芷惊叫一声:“那不是沉香吗&?”

    众人面色大变&^,尤其是姚长青*,立刻追问道:“你认识她?”

    白芷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她是蒋家的丫头?*^?*^!昨天就失踪了,听说是一直在蒋家伺候的呢——”

    这一刻,蒋华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而姚长青则阴沉地盯着蒋家人^*。

    不多时^,仵作走了出来&,恭敬地行礼,随后说道:“血已凝固**,身体已僵,如此看来*,一定死于昨日深夜^*?!?br />
    姚长青点头,口中喃喃道:“他们昨天夜里是来杀我的,可是甚至尚未来得及杀死我便丧了命,这就奇了&^?!?br />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姚大人,这说明你有老天爷庇佑啊^*,不知是何人替你除掉了这些祸害*。只不过^^**,这些人稀奇古怪的死在屋子里&,着实是叫人觉得奇怪^?!?br />
    姚长青听了双眉紧蹙起来:“昨天夜里我明明派人看守着院子门口,这些人究竟是怎么进来的^?*!”

    仵作又道:“属下查看了墙壁、小窗&、风道,却都没有查获&,的确很奇怪——不知蒋大人家中可有秘密的进口……”

    但凡世家大族&^^,百年之家,多少在家中都有地道的,这并不是什么秘密,就像是李家那处假山后面的地道&*,便是直通后屋,这件事情*,仅有少数的一些人才能知道,而且绝对不会向外透露分毫&*。仵作小心翼翼地说着,实际上很惶恐,这种事情,原本是轮不到他多言的&^,可是事关重大&,却又不得不问^!

    蒋旭的面色一变,随后道:“客房里根本没有秘密嵌板,更加没有密门暗道^,进出此房非经这房门不可!”

    他说的斩钉截铁^^,李未央却勾起了唇畔^,抬眼看见蒋华面色凝重^*,便淡淡道:“三少爷这是怎么了?被吓着了吗?”

    蒋华猛地抬起头盯着她&&*,目光里透露出无限的复杂,他实在是太想知道,李未央究竟是怎么把那些人悄无声息地送到姚长青的房间里去的&!外面有那么多护卫^*,她到底怎么杀了人又送到这里来*?^!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不*&,事情必须从头想*,李未央既然能够逃过追杀,那一定是早已安排了人手?&;に?,可这些人又是怎么进来的&?&*!莫非她知道蒋家地道在哪里^^?*!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

    蒋旭却也是想到了这一层^,若是有人通过蒋家四通八达的密道进来*,那密道又是谁透露出去的呢?他咬牙道:“姚大人受惊了*,我立刻安排其他房间&!”

    姚长青心道这岂止是受惊可言,这件事情一定要禀报陛下&,一夕之间十多个人死在他的房间里,而且里头还有一个是蒋家的丫头……他几乎怀疑,蒋家人为了掩盖蒋老夫人死亡的真相*,刻意要杀死他&&,却不知被什么人先行得知给阻止了,然而蒋家这种用心,实在是太歹毒了!

    实际上^,要是蒋家人真想杀姚长青&,那么多杀手怎么会莫名奇妙死在他房间里呢^?这么明显的疑点&,姚长青却视而不见,他只觉得,若是没有蒋家的包庇和默许,这些人根本没办法冲破外面的重重护卫进入他的房间,现在蒋家人还在他面前做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实在是太胆大包天了!但他现在又不能立刻离开,否则会显得他怯懦——

    “立刻把房间清理干净!”蒋旭厉声呵斥,转过身来又对姚长青道^,“姚大人&,请?!?br />
    姚长青的脸色特别难看,道:“有劳了?!彼龆?&^,立刻下令让京兆尹府衙里面的高手全都过来守着&,绝不能再让蒋家有机可乘&!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蒋家^!

    众人都面带惊慌地离去了,唯独蒋华走到李未央面前^,突然停下了脚步,慢慢道:“我五弟,是否在你手里?”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你说呢?”

    蒋华在那一瞬间,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里的密道,是他告诉给你的?”

    李未央面容平和,看在蒋华的眼睛里却是恼怒到了极点*,“我和五少爷是好朋友,他告诉我一些秘密,也没什么奇怪的,是不是?”

    “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往外说的&*^!你究竟把他怎么了^?**!”蒋华俊美的面容&&,有一瞬间的狰狞^*。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三少爷,你真是高看我了,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又能将你五弟怎么样呢&?”

    蒋华显然不信*,他往日见过的女子之中,可从来没有过在杀了这么多人之后还能面不改色站在他面前的*,纵然那些人不是她亲手所杀*,却也是她所指示&!这个女子&,简直令人发指*!这时候*,他已经记不起是自己吩咐那些人去送命的*,反倒将所有的错误都怪在了李未央的身上*&!

    白芷见蒋华目光中露出杀意,一时害怕,却挺身站在李未央的面前**,蒋华双眉一抬,眼中寒光四射&&,竟骇得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李未央一把扶住了白芷*,柔声道:“不要紧&,难道你还担心三公子在这里与我动手吗?姚大人可还在蒋家住着呢!”

    蒋华的牙齿不禁微微作响&*,凡是斗心之术,必须要掌控对方的心理,原本他以为自己看透了李未央*&,现在才发现,自己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他的心头,漫上一阵的寒意。半晌才又重提起了精神,道:“难道你杀了他?”

    李未央失笑:“你说我杀了五公子&&?”说着^*^&,她的眼睛里淡淡流过一丝嘲讽^,“不*,蒋天救过我弟弟的一条性命^,所以*,我非但不会杀他^**,还会善待他,现在只怕他正睡得香呢^^,三少爷不必担心^*,我何时平安离开蒋家^*,五公子便何时被平安送回来*?*!?br />
    “你以为用他的性命便可以威胁我——”蒋华只冷冷的看着她*^,眼前的少女身上穿着极为朴素的蓝色祭服,却反而显得朱唇皓齿*^,光艳照人*,可任谁也想不到,她的心思竟然如此厉害。

    李未央的笑容越发从容:“我从来没有威胁过你什么,一切只是因为你先问我,五公子是否在我手上*,我才告诉你*,我请了他去做客而已^。三少爷^^,请千万不要误会^*,我是很好客的^,五公子愿意住上十天半个月或是一年半载,这都没有关系*。啊,对了*,今天早上我还没有用膳^,这就先去了*,告辞?!彼底?,便微微一笑*^,带着赵月和白芷两人从容离去*。

    旁边的管家一直在指挥人处理那些尸体,这时候走出来^*,看见蒋华还站在原地,不由走了过来^,刚要说话,看了蒋华一眼^**,却发现他额角白里透着青^,隐隐有几根淡蓝色的血管突突的轻跳*^。

    管家一直看着蒋家这五个少爷长大^,知道三少爷是个极其内敛的人*,如今这模样*,显然一副郁结在胸的样子*,不得已道:“三少爷*,您还好吗?”

    蒋华轻声道:“没事*^?^!?br />
    “可是——”

    蒋华却一直冷冷盯着李未央走远的背影*^,直到完全都看不到为止**,管家等了许久都不敢再开口*,一直听他仿佛长长的吁了口气*,才低声道:“三少爷**^,屋子里的那些人……”

    蒋华听到这句话*,猛的回过头,管家见他眼中冷然一簇幽火^,竟吓得把那半句话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蒋华冷冷瞪了他半晌^*,才略一挥手:“都找地方先安置好*?!?br />
    管家立刻吩咐人将那些杀手用麻布包裹装着抬出来*,蒋华看在眼里^,越发恼怒^,这十一个人可是他精心培养的顶尖高手^^,怎么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了*,半夜里甚至没有听见任何的声响——不过,这要怪他自己,为了杀李未央^,他命人悄悄撤掉了那里的护卫^^。现在看着这些死去的尸体*,他的眉宇间仿佛有杀气一闪*,转瞬却又暗了下去^,看着管家轻轻说道:“府里的规矩,你们懂么^?”

    管家连忙道:“奴才明白*,绝不会有流言传出去的*?*!?br />
    蒋华不再言语,转身就走*,步子迈得又急又快,随从吴峰跟在他身后小跑了几步,气喘吁吁的道:“少爷……三少爷……”

    蒋华突然重重地一拳打在了墙壁上^*,吴峰吓了一跳,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少爷息怒**!?br />
    蒋华站了一会儿才道:“滚*?!?br />
    “可是……”吴峰犹豫。

    “快滚*!”蒋华狠踹了他一脚*,他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这才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慢慢退了下去^^。三少爷从来没有露出过这样的神情^,不**^^,或者说^^,这世上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还从来没有失控过*!

    蒋华独自站着^,脑子里嗡嗡作响,李未央应该死的*^!她怎么会没有死*^!五弟又怎么会在她的手里!他相信不管李未央怎样严刑拷打,蒋天都是知道轻重的^^,绝对不会将蒋家的地道告诉对方,可是除了这种可能,他实在没办法解释那些人究竟是如何悄无声息地被杀死的!他的眼前一时是李未央笑盈盈的脸*,一时又是她云淡风轻的冷笑^。他漫无目的的乱走了几步**,心头一团郁火,烧得实在难受^*,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坐实李未央谋杀的罪名*,趁此机会除掉这个祸害*!其实,他不必这样着急的^*,国公夫人一旦下葬^,这件事情的真相就再也不会有人知道^,李未央最终还是会坐实谋杀外祖母的罪名^*,身败名裂!只要等待*,等待而已^^!

    在丧礼期间*,姚长青开始竭力地在府中寻找证据^,现在他已经完全站在李未央一边了,不管怎么看蒋家人,都觉得他们十分的可疑^,然而他仔细调查了那些杀手,除了一个沉香外^*,其他人身上找不到丝毫线索^,他又盘问了每一个奴婢^,查验了每一样物品^**,都是一无所获^,唯一的方法*,似乎还是在于验尸之上^,但是不管他如何游说*,蒋家人都坚持不肯验尸,他也无可奈何。

    国公夫人陡然在丧礼上去世的消息一下子惊动了整个京都,每天一大早^^,蒋府门外的大街上,就停满了密密麻麻的轿子、马车*。这些车轿上*,无一例外的挂着白纱灯笼*,上面前写着个大大的蓝字“奠”字,客人们一个个神情肃穆^,带着奠礼到门上来*。一身重孝的蒋家人忙得脚不沾地^,要给来宾一一行拜礼*^,姚长青看到这场景^^^,自然不好再打扰人家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日子一天天流逝^^,心中更加忧虑^。

    陛下早已下了圣旨*,要在十日内破案*,若是这样下去^,等到十天后*,他就必须将李未央带回去复命了^*,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姐^,又是他的大姨子*,虽然他素来铁面无私^、秉公执法,可他也不想还没娶老婆就得罪了李家的人^,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了^。

    今天*,便是发棺的日子^,只要过了今天^,李未央谋杀的罪名便被坐实了。姚长青担心地看了一眼李未央,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任何的悲伤或者焦虑的神情^^,她只是很淡漠^,如同前来吊唁的其他客人一样^,带着淡淡的肃穆*,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姚长青纳闷了*,这小姐为什么一点都不心急呢?她难道不知道**,过了今天^,一切都完了吗**^?

    八个仆人把棺材杠往肩上一搭*,就要把棺材抬起来**,一身素服的蒋家人按照习俗^,全都大哭了起来^^。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八个壮汉竟然抬不起一个棺材来,抬了好几下*,长凳上的棺材纹丝未动^。蒋旭不由皱眉,一个棺材不过一百来斤,国公夫人的身量小^^,加起来不过二百多斤,八个人一个人平均分也没多少斤*,哪有抬不动的道理。

    宾客群中走出了一个人^*,一身道服,却是皇帝的新贵周大寿*,他面色肃然道:“这是国公夫人不舍得离开,还是要大哭^**!”

    一般情况下*,死者家属必须死命的哭,哭到肝肠寸断是最好**,这当然是有讲究的,大哭是让死者看到心软^^,就会让棺材抬起来*。

    李未央冷眼瞧着蒋兰等女眷几乎哭不出来,完全都是在干嚎,不由冷笑了一声*,盯着那棺材的眼神^^,带了一丝嘲讽*。一般的人上了年纪,都会提早预备下棺木。国公夫人原先预备的棺木一直寄存在蒋家别院^^,谁知去取的时候*,蒋家人却发现了那棺材上奇怪地出现了无数白蚁,生生将那副上好的楠木棺材蛀空了,一时又到哪里去找呢^?好在孙将军和气*,主动出让了自己原先给自家母亲准备的好木材,料想孙老夫人撑个一年半载的还不难。

    表面看就是如此*,可事实上*,这棺材的来历却并非如此简单^^。李萧然先是去向孙家说明^*,自己有一副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木^,是早已准备好为李老夫人百年后用的*,现在蒋家出了这件事^,他觉得理所当然该尽心^,所以愿意将这棺材送给蒋家^^,但因为两家有嫌隙^*,便把这个好人让给孙家做了。孙将军毕竟是个武将,哪里想得到李未央早已在棺材上动过手脚了呢?当下毫不犹豫地担了这个好人的名头^,喜滋滋地去了蒋家。

    此刻*,蒋家人见周大寿如此说了*,不由放声大哭*。八个人再次起棺^,哪想这次不但棺材没抬起^,倒是一抬之下咯嘣一声绳子断了^*,棺材啪的一声摔回长凳上*,蒋家人的哭声一下子止住了*,众人也都目瞪口呆,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事情?^?!

    蒋华盯着那原先绑着棺材的绳子*^,不由起了疑心,这绳子足有大拇指粗*,怎么可能会断呢?

    众人议论纷纷:“国公夫人这是不想走?*?!”“对??*!难道是有什么话要吩咐家里人吗^?”“难说?!她死的冤枉,保不齐是要人为她报仇雪恨呢^!”“好邪门^,百年来还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事*!”

    在民间^,如果两家人有矛盾,便会有一种恶毒的咒骂方式*,诅咒你家死人了没人抬^,意思是说你们家人缘不好*^,死了人也没有人管^?^;褂懈莸幕熬褪牵耗忝羌宜懒巳颂Р怀鋈?*,那就是骂人家说你们家就是坟地,死人只有到了坟地才不往外抬***。所有人都是这么理解这话的,看到这情景^,众人都惊恐地看着这口棺材^。

    原本哭的最凶的李长乐,眼珠子都瞪得快要掉下来了!她死死抓住蒋月兰的手*,显然是十分的惊恐^^!

    李未央淡淡地道:“舅舅*,只怕是外祖母有什么冤屈没有伸吧!依照我看*,还是应该开棺验尸才对!”

    蒋旭沉着脸不说话*,蒋海勃然大怒:“李未央,你到底安什么心!非要开棺验尸^!”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姚大人^,您说呢?”

    姚长青冷着脸道:“大公子^,我相信李小姐是无辜的^,若是她真的有罪,为什么非要开棺验尸呢?”

    蒋海冷哼了一声,别开了脸。

    蒋旭面色冷沉道:“姚大人*,干扰家母的亡灵^,恕我们实在做不出来,未央若是想要证明自己的无辜,还是另外找法子吧!”说着*,又招呼了八个仆从^,拿来杠子^,一共十六个人再次把棺材绑好,又去抬棺材^,足足折腾了一个时辰**,众人使了吃奶的力气,这下总算是把棺材抬起来了*。

    蒋旭松了一口气*,然而李未央却冷冷地看着,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蒋家人又是大哭起来^*,这叫起灵哭^,一是表示悲痛,二是让鬼魂注意该随着棺材动身了^。十六人抬的棺材刚离了长凳^,咔咔的两声作响,抬棺材的两根杠子应声断裂,棺材竟然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这重重的一落,把众人的眼睛看得都要脱窗了。怎么会,这棺材怎么会这么重*!难道说真的有鬼怪作祟*?*!如此怨气足的鬼还从没有人遇到过^^,最多是有夜间出来给人托梦*^,或是出来吓一吓人。哪里见过大白天就闹事的,可见是有天大的冤屈?*?!

    一时之间,大厅里面的议论声音几乎盖过了蒋家人的声音:“蒋大人**,还是验尸吧^!”“是啊*^,这情形不对?^^^!老夫人有冤屈?!”“对对对^,只怕凶手不是三小姐*^,老夫人这是不想冤枉好人?**!”“快验尸吧,虽然惊扰亡灵,但总比让凶手逍遥法外的好?!”“就算是做法事*,这天气也不成啊*^,还是验尸快*^!”

    超度的法子最是好*,可是时间最是长^,少的要三天,长的要七七四十九天^。这问题就出来了*,大夏天的,别说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三天尸体也臭了,所以唯有开棺验尸一途了,洗刷了国公夫人的冤屈,自然一切烟消云散*。

    这些人的话*,让蒋家人的脸色变得特别难看*,棺材就放在这里,抬是抬不走了**^,大夏天的*^*,虽然用冰块镇着*,但是再放上几天尸体还是会臭*,若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还坚持己见*,就实在是太令人怀疑了^!

    要不是有人看到^*,光天化日之下哪会相信有这种事*。仆人们如今都六神无主^^*,现在是让哪个抬哪个也没敢上前了*^,都在后面看着^。

    周天寿冷冷道:“蒋大人^,我劝你还是不要固执了^*^!若是再执迷不悟*^,才是有悖孝道^!违逆天意*!”

    蒋旭几乎说不出话来*,只能用眼睛盯着那副棺材^,良久都沉默着^。

    “还是开馆吧!”这时候*,太子从门外走了进来^*,面色凝重地道^。

    众人纷纷行礼*,太子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必多礼^^,随后太子看着那口棺材道:“父皇知道有这等奇异的事情*,特命我来看看**^!?br />
    蒋旭心头一惊*,消息怎么会传的这么快?^^!这不过小半个时辰^,已经传到了皇宫里,是皇帝早已盯上了蒋家*,还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满城皆知了*?!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太子已经为难道:“父皇口谕,若是果真抬不动,证明必然有冤屈*,一定要开棺验尸^*?!?br />
    实际上^,他原本是想要进宫让皇帝下旨处死最有嫌疑的李未央,然而莲妃却在旁边说起这则消息^*,说国公夫人的棺材居然抬不出去,又加油添醋地说凶手必定另有其人*,皇帝立刻改变主意,让太子过来开棺验尸……太子隐隐觉得不对劲,却没办法拒绝*,立刻快马加鞭赶来了。

    “既然是陛下口谕,蒋大人^,你还是遵旨吧^?!敝芴焓倮淅涞乜醋潘?^。

    蒋旭还是不肯松口*,只因他觉得李未央非要逼着他们这么做,开了棺材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太子看着周天寿,不由问道:“道长^,您觉得该当如何**?”

    周天寿淡淡一笑^,道:“等我听清楚国公夫人的话*^!”

    满场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瞬的望着周天寿一步步走到棺材前站定,深深吸口气,随后便从袖中掏出一柄乌木剑*,闭上双眼^,道:“急急如律令^!”众人站在一旁^**,见他念念有词了一阵,然后用二指在剑刃上一抹^*,随后在棺材上画出一道结界*^,这才低喝一声^*,却仿佛老夫人的口气,连声音都酷似*,道:“汝等身为蒋家子孙,竟不思为母报仇雪恨^,实乃罪不可?!”

    一直以来的众说纷纭*,此刻终于有了定论^*,众人不禁一片哗然^^,有吃惊的*^、有愤怒的、有好奇的**、有恐惧的*,反正没有不动容的,立刻有人高声道:“开^*!快开棺!”“对??^*!^^,快开吧^*!”“不能让老夫人白死??^!一定要查出凶手^!”“没听老夫人说吗^*,不开馆验尸才是大不孝呢*!”

    蒋旭猛地四处看^,却见到人群中人头攒动,根本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然而这声音却像是从数个地方传出来的**,有男女老幼^*^,根本就无法辨别*!

    李萧然走了出来^,淡淡道:“还是开棺验尸吧^,这也是国公夫人的意思**^^!?br />
    人群中的李敏德一身蓝色祭服,遥遥向李未央点了点头*,李未央垂下眼睛*,淡淡露出一丝冷意:这可是你们自己要逼着我在大堂广众之下戳破你们的阴谋**,哪怕是身败名裂,也怪不得我了^!

    到了这个地步^,蒋家人已经根本没办法阻止开棺了^*!蒋旭默然站到了一边^,其他蒋家人的脸色都是极端的难看!尤其是李长乐,更是死死地瞪着那口棺材*^,她不知道*,这棺材如果真的打开^*,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很恐惧,恐惧地马上就要晕倒了^^**,但是在众人的面前^,她只能死死攥住自己的手帕,几乎说不出一个字来*,可是实际上,她恨不能惊声尖叫起来!

    棺材约六尺长、两尺高^,棺材盖没有钉死,而只是用一长条宽油纸围着棺材盖下密匝匝糊了一周^^。姚长青用力推了一推*,发觉那棺材盖相当沉重*,一个人不易打开,他立刻挥了挥手,吩咐人立刻过来抬起了棺材盖^*。

    “开始检验吧^!”姚长青沉着地下了命令^*。

    众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样的奇景*,可是百年难得一见!蒋华却只是盯着李未央**,死死地盯着她^,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一朵花来**,他可以预见,这棺材仿佛一个带有灾难的盒子^,一旦打开**,一定会对蒋家造成极大的打击……可是现在,他竟然一时想不到任何的法子来阻止*^!

    ------题外话------

    编辑:我家的网纹草越长越像葱了,>_<,

    小秦:连仙人掌都能养死的人一脸苦逼的看着你==

    ps:看着这章^,大家不要着急,我知道你们一定又要着急了^,急惊风要不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2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22 步步紧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22并对庶女有毒122 步步紧逼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2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