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众矢之的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蒋旭^,他的面色极度难看&,大声吼道:“太医!快点去请太医!”此时,他几乎顾不得面色惊慌的太子&,更加不能顾及众多的客人。

    太子震在当场*^,脸上还是无数的血点^^,直到一旁的太子妃递上了帕子,他才惊醒过来,回头看了太子妃一眼,他却转身扶住了面色惨白的庶妃蒋兰:“兰儿*,不要害怕&&*&!”

    蒋兰的脸色却是从未有过的苍白,竟然推开太子快步走上前去&,颤抖着跪倒在国公夫人面前^。

    李未央看着这一幕,脸色却是变得很奇怪,似乎是嘲讽**,又似乎是感慨,外人看起来^,却觉得她受到了惊吓,所以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大厅里发生的事情像是一出戏^,而她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那出戏,由始至终^,感觉到一种异常诡异的平静*。

    蒋旭四处派人寻找蒋天^,然而一无所获,蒋天仿佛人间蒸发,竟然不曾在祖母的寿宴上出现。不得已,他匆匆唤来了太医*^,大厅里众人面面相觑地看着,不由自主地围了上去,浓重的压迫感沉沉的压下来,令李未央觉得这里的空气有一种压迫感*^,令人觉得厌恶&,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没事吗*^?”有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李未央回头,却是李敏德已经越过众人走到了她的身边,面上露出关切的神情&。

    李未央摇了摇头,目光又向人群里望去。那边的太师椅旁^,围了蒋家的嫡系,外人根本没办法靠近*,而李长乐也是急慌慌地冲过去*,极为失措的模样^&。

    穿过重重人群&,刘太医的话传了过来:“蒋大人节哀&^,老夫人已经没气了……”视线中,便出现了蒋旭暴怒的脸*,还有蒋海大声地呵斥:“刘太医*&*,你不要胡说,我祖母刚刚还好好儿的!”

    刘太医闻言,面色同样很不好看&&,对于一个大夫来说*,没什么比质疑他的医术更羞辱人的了*&,他笼在袖子里的手气得抖个不停,大声道:“大公子,没气了就是没气了,我还能说谎不成!你若是不信,自己瞧瞧就是,连脉搏都没了!”

    蒋旭听闻母亲突然暴毙,只觉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坎里*&,根本说不出话来,而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明明是六十大寿的好日子*,刚刚还看到老夫人中气十足*&、身板硬朗&,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就断气了?^!

    蒋兰突然悲戚道:“祖母^!祖母^!您究竟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去了*&!”

    太子看到心爱的庶妃满面悲伤^,哀戚不已*^*,连忙焦虑道:“刘太医*,国公夫人得的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会突然呕血&^,即刻就去了?”他刚刚擦掉了脸上的血渍^*^,可面色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蒋海也连忙道:“刘太医,我祖母数日前曾受风寒*&,一度病得很重^,是否是因为这个——”

    刘太医摇了摇头道:“不,这并不像是普通的外受寒邪之症……”

    李老夫人远远瞧着&,只觉得越来越不对,不由心头猛跳,升起一股不祥之兆。仿佛为了应证她的话似的&,刘太医下一句就是:“事实上&*,国公夫人是中了毒^*^?&!?br />
    蒋旭闻言^,立刻面色大变:“中毒**?”

    刘太医点点头*,取出银针^,在国公夫人喷出的血中试验了一下,才举起银针给众人看,他的两片嘴唇轻轻张开,牙齿闭合间却突出冰凉的字句:道:“国公夫人的确是中毒而死*!?br />
    众人看到那银针的针尖上^,的确是隐隐发黑^^。

    蒋旭不禁闭了闭眼睛&*,一时间手心冷汗如雨^*,脑中两个字不?&&;匦?^,那就是——中毒^*!竟然是中毒*^!究竟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寿宴上下毒&!

    众人面面相觑&^,国公夫人可是一品夫人&,又是蒋国公的发妻^,太后亲自下了懿旨要大家为她庆贺六十大寿&&,可偏偏在寿宴上&,原本十分健康的国公夫人突然暴毙*,死因是中毒^。这一事件就好比千层巨浪掀天而起^,一旦查实&,牵连必广。而他们偏在这一刻*&,站在这里,亲眼目睹这一巨变的发生&,注定了再难置身事外*!

    一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蒋兰更是泣不成声道:“太子殿下!请你为祖母做主?*?&&!”

    果然,太子闻言震怒&,拍案道:“真是岂有此理*^!是谁^?是谁胆敢对国公夫人下毒&?一定要好好彻查&,揪出这个凶手来&**!”

    这一声令下*,众人顿时哗然。

    京兆尹和刑部尚书都走了出来&,姚长青道:“殿下^&,此事宜尽快禀报陛下^^^^,并且将整个蒋家封锁&,防止杀人凶手就此逃脱&!”

    蒋老夫人的饮食都有专人负责,绝不会发生误食而产生中毒的情况,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定是谋杀,而且还是在向太后*、向陛下挑衅的谋杀,你们不是要大张旗鼓地给蒋夫人庆贺生日吗,看看现在的结果&?^!可想而知&,皇帝一定会极端震怒^。

    太子点点头**^,道:“来人&,立刻进宫去禀报父皇&^,并且封锁整个蒋家&,张大人**,姚大人^^^^,请你们二位给我好好审问^&,一定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刑部尚书张辉面色凝重^*,和姚长青对视一眼,同时应了一声:“是&^?^^!?br />
    另一边*,一直默默注视着一切发生的李敏德轻声道:“我看这儿一时半会闹不完*?&!?br />
    李未央淡淡看了蒋家众人一眼,目光却是落在了哀哭不已的李长乐的身上*,慢慢道:“当然&,人家还没有闹大*,怎么会就此收手呢^*?咱们做好准备吧!”却是一副早已预料到的样子^&,李敏德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蒋旭命人将国公夫人立刻安置于偏厅*,吩咐家中人准备丧服等事宜,又请所有的客人都在大厅坐着等候&,接着安排京兆尹的人开始检查整个大厅&、会客厅**,甚至于国公夫人的卧室,要查清楚到底人是在哪里中毒的&*&,又是谁下的毒^。太子庶妃蒋兰眼睛通红&,仿佛是强忍着悲痛,和蒋旭等人正在说话^,而李长乐则以袖掩面哭泣不止*,露出无比哀伤的样子*,其余众人则都是一副心有戚戚焉的神情&。

    五皇子拓跋??戳耸稚诵牡睦畛だ忠谎?^,似乎想要上去安慰^,可是想到上次看到李长乐的那个光秃秃而且上面爬了虫子的脑袋,不由自主就觉得无比的恶心&*,给自己做了好几次的心理建设^&,都没办法让自己的一双腿走到那个大美人身边去,不得已^,他转开了目光&,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沉默的三皇子拓跋真道:“三哥,咱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总不能怀疑我们吧^&?”

    拓跋真将目光从蒋家众人的身上收了回来*,沉吟着道:“你没有听太子说么*&&,必须找出凶手^*,才能离开这里&^!”换句话说*,如果找不到凶手&^,大家就都得在这里留着**,哪怕你是皇子也一样。

    五皇子拓跋睿冷哼了一声*^,道:“他还不是被那个蒋兰迷住了&^^,什么都听她的&&!蒋老夫人又不可能是咱们下毒害死的^&,扣着这么多人干什么*&&,简直是贻笑大方&*!”

    拓跋真没有言语,只是目光不由自主转向了那边正在和李敏德说的李未央身上&,几日不见,她的面容不改清冷,神情也是一如既往的低调^,穿着上更是丝毫不引人注意^*,可是她坐在那里^,已经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眉眼飞扬处,神采秀致到了顶端*,一言一行好似盛开绚烂的花海*,叫他不由自主便向她看去。这并不是李未央特别美丽,而是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人,便会不自觉地追逐她^&^。最后还是拓跋??诖蚨纤骸拔沂翟谧蛔×薧,还是去看看姚长青到底了解了什么!”说着,拓跋睿便站起来^,向一旁面色凝重的京兆尹走过去^*^。

    拓跋玉此刻就站在姚长青的身侧*,向他道:“可以进行详细的检查**&,进一步缩小范围^^,既然国公夫人是被毒死的&,那说明凶手有机会接触到她**&,这大厅里二分之一的人就都排除了嫌疑,因为他们没办法进入内宅^,更加不可能在国公夫人的饮食或者接触的物件下毒^?^!?br />
    姚长青点点头,道:“的确如此,缩小检查的范围之后&^*,我们会重点检查国公夫人身边的近身婢女*,看看能不能从她们的身上找到线索^^?!?br />
    就在这时候&,檀香惊呼一声道:“大小姐*&,你没事吧??*?”

    众人立刻向李长乐望去,却见到她的面色极为苍白&&,整个人都倚靠在檀香的身上,仿佛马上就要晕倒的样子&,蒋兰从小与她熟悉&,感情也很不错&,连忙上去道:“长乐,你没事吗*^?”

    蒋大夫人皱了皱眉头*,赶紧道:“长乐身子向来柔弱^,今天一向疼爱她的老夫人又突然去世——恐怕是禁不起打击*,还不赶紧把人扶着进去休息?*&!”

    蒋兰便吩咐檀香道:“扶着你家小姐去我以前住的绣楼吧!”

    “不劳烦了,我去客房歇息片刻就好*&?!崩畛だ忠桓比崛醪豢暗难?&,正要靠着檀香走出大厅,却突然见到李未央站了起来&^,微笑着道:“大姐^^,这——恐怕不妥吧*?*!?br />
    众人望着李未央,却只看到她露出一丝为难之色^*,蒋兰皱起眉头^*,道:“这有什么不妥的吗&?”

    李未央的视线落在李长乐的身上&,语气平静:“外祖母刚走&,没有人不伤心&*,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弄清楚,所以我觉得&&,还是请大姐稍微忍耐一下,至少等案情水落石出^^,再者^,你这样关心外祖母^,又怎么不等抓到凶手再离开呢^?”

    李长乐的身体晃了一晃,露出些微不敢置信的神情,道:“所以三妹的意思是^,我即便是不舒服^,也必须留在这里吗?”

    蒋兰美丽的面孔带上一丝冷凝^*,转头盯住李未央,道:“安平县主*,你这样……未免对长姐过于苛刻吧*?&&!?br />
    “兰妃觉得我苛刻吗&?”李未央重复了一遍“过于苛刻”这四个字*,似乎有点意外*,但很快面色一肃道,“我不过是合理的怀疑*。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人人都有嫌疑&^,太子妃*,您说是吗*&&?”

    太子妃闻言一愣,没想到李未央会问到自己身上,一时十分惊讶地看着她^^,李未央淡淡道:“这里虽然是蒋家*,可地位最尊贵的却是太子殿下&,既然太子妃也一起到了*,这件事情&^,咱们自然是要尊重您的意见,您说呢,应该让人独自离开这个大厅去休息吗?”

    太子妃冷冷地看了一眼蒋兰**&,她看得出来*,李未央和蒋家很不对付&,同样的,她和蒋兰也很不对付,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蒋兰要护着李长乐&,她何不护着李未央呢&?女人的逻辑有时候就是这样简单,刚才她还觉得李未央可有可无*,现在立刻就感觉她变得面目可亲起来,不由露出一丝冷意道:“兰妃,这里是蒋家^,我们本该尊重主人的意思*,不能随便插手&^&?&?銮沂虑榍I娴焦蛉说乃?**,实在是非同小可,当然,我说这话不是怀疑李大小姐的意思^^,只不过……县主说得对,任何人都有嫌隙&,皆不可轻易放纵*&。李大小姐需要休息,在这个大厅里面当然也可以休息,来人&*,赐座?**!?br />
    李长乐没想到太子妃会插嘴,脸色更加难看&^,只能勉强谢过了座&^,正要走到椅子那里去*,却仿佛不经意地踉跄了一下,檀香一个人没能架住,眼看又要栽倒^,一只手伸过来&,稳稳地扶住了她*。

    回头^^*,看见的正是李未央**。

    李未央声音轻柔地道:“大姐,你可要千万小心才是?&!?br />
    李长乐简直恨透了眼前这个人&,却又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前发作&&,柔弱地环视一圈*,可是李萧然面色凝重&,李老夫人表情漠然**,舅舅和表哥们正在商讨丧事^^,庶妃蒋兰已经不敢再反驳太子妃的意思……最终&*,她只能恶狠狠地盯着李未央&,转过头去:“多谢&?*!?br />
    声音十分僵硬,同时她悄悄后退了一步^^。

    李未央看了一眼她充满仇恨的表情,淡淡一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现的模样&&,道:“不必客气?!?br />
    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大厅里的众人只能分散着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当然能进入这个大厅的客人都是有地位有权势的人&,而普通的贺客早已在外面被控制了起来。但要这些人就这么干坐着*,却也是十分的痛苦&,于是他们情愿站起来*,观看原先要送给老夫人的贺礼*。

    拓跋真的目光落在了一件很特别的礼物上^,他站了起来***,走到那漆屏前细细观赏&^。见这漆屏共有四扇*,每一扇上都雕刻着一幅精致的图画&?^;嫔舷馇蹲沤鹨?、翠玉^、珍珠*、玛瑙,无疑是一件珍贵的古董&。他不由道:“皇兄,这是你的贺礼吗&&^?”

    太子殿下愣了一下&,随即走过来,看了一眼这华丽的屏风^,不由自主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这个礼物兰妃替我准备了有三个月^,本想着今天让老夫人高兴一下,谁知她还没见到屏风就这么去了^^,白费了兰儿一片心意&&!?br />
    蒋兰被提到伤心之处&,自然是忍不住又擦了擦眼泪,道:“殿下*,我从小是在祖母的膝下长大*^,和她是最亲不过的*,但求您看在我的薄面上*,一定要为祖母主持公道&!”

    蒋家二夫人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但她很快垂下了眼睛,好像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李未央看在眼睛里&*,却并不觉得奇怪^^,谁都知道蒋家非??粗氐帐?,家中的儿子侍妾很多&,却少有庶子庶女**。这个蒋兰^,既是蒋家孙子辈中唯一的女性*&,也是蒋家这一代里唯一的庶出&,这身份十分的尴尬而且微妙,国公夫人竟然将她接到自己身边养大^^,后来更是送入了太子府&,让人不得不感慨。现在看到蒋家二夫人的神情&^*,李未央越发确定&&,蒋家二夫人不喜欢这个蒋兰*,而且是&^,很不喜欢&&。当然*,这并非她关心的重点&,所以她很快就移开了目光*,仿佛没察觉的样子*。

    此刻,一名衙役快步走了上来^,众人的眼睛一下子都瞪大了*,等着看他们调查的结论*。

    姚长青连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衙役大声道:“回禀诸位大人,属下在国公夫人待客的小花厅里&,发现了一件奇特的东西。有个托盘里面装着今年新鲜上供的蜜枣*&,余下的托盘里则是芙蓉糕^、蝴蝶酥这些寻常见到的点心^,再就还有一些瓜子&^*、蜜饯&^,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特别*^&,谁知在茶几的下面发现了一只死老鼠^,还有一只滚落在地的半颗被啃咬过的蜜枣**,随后便查问了花厅里的丫头&,知道这房间每天有人打扫^,若是有死鼠一定会被人发现&&,决计不会留存到现在,所以这老鼠必定是刚刚死去的*&,便立刻让仵作解剖了这只死鼠,结果发现——”

    蒋旭抢先一步站起来&,喝问道:“发现什么?”他问出口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越过刑部尚书和姚长青追问这件事情并不妥当,但死的是他亲娘&,所以谁都不会和他计较&,姚长青也点头道:“你继续说&&^!”

    衙役继续往下道:“仵作解剖死鼠后&,竟然在它的肚子里发现了些许的蜜枣果肉**&,于是便对这些蜜枣起了疑心,回头将地上残余的蜜枣果肉检查了一番^,终于发现了毒药是从何而来的*?^!?br />
    从出事以后就一直很沉默的蒋家三公子蒋华不由心中一动:“你是说凶手是将毒放入了蜜枣之中?”

    衙役立刻道:“是*,属下在发现蜜枣有毒之后^,立刻命仵作详细检查,终于发现除却这一颗有毒外*&,其他的十三枚蜜枣中还有两枚有毒^,由此可见^,凶手的作案时间不够充分**&,使得他不能在每颗蜜枣之中都下毒^,当然*,这也说明他很亲近国公夫人*,才能有这样的机会*&?!?br />
    蒋华慢慢地摇了摇头道:“他根本没必要在每颗蜜枣里面下毒,只需要确保有毒的被我祖母吃掉就好了*!这人好狠毒的心思^!”

    就在他们提到蜜枣的时候&,李未央的神色已经出现了变化&^,这变化十分微小^,除了站在她身边的李敏德,甚至没有任何人察觉到这一点^*。

    下一刻^,那原本柔弱的李家大小姐突然站起来^*,一张粉面苍白地直如枝丫上透白的积雪一般^,脚下微微一个踉跄*,身边檀香忙牢牢扶住了*,她失声道:“三妹^*,你为何要害外祖母*!”

    这一道声音传出来,所有人便都望向李未央。

    李未央面色虽然没有大的变化*,眼中的清冷却与这冰雪并无二致:“大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眉心一跳*,脸上却平静无波:“李大小姐,你可不要信口开河&!”

    庶妃蒋兰猛然站了起来,冷冷道:“太子妃**^,你还没有听她说完&,怎么知道她是信口开河!长乐&,继续说下去!”

    太子妃冷漠地哼了一声^,道:“也好&!李大小姐,你把话说说清楚&,什么叫是安平县主害了国公夫人?&!?br />
    李长乐眼中泪水滚滚而落&,仿佛她自己也是不敢相信的样子^,指着李未央道:“你……是你将那果盘递给了外祖母^,那蜜枣也是你亲眼看着她吃下去的,除了你^^,别人根本没可能碰过那东西——”

    李未央神色一冷&^,眼波悠悠在她面上一转*^*,冷冷道:“大姐**^,你说错了吧&&&,碰过那果盘的除了我^&,还有我们的母亲&&&,是她先将果盘递给了我^,更何况,这屋子里的丫头们也一定碰过果盘&^,若非不然&&*,这果盘是自己飞进了屋子里面吗^&^?^*^!”

    李长乐怒声道:“可是他们都没有理由去害外祖母^&,母亲和外祖母一向亲厚*,身边的丫头们也都是忠心耿耿,她们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拓跋玉听得不对^,立刻呵斥道:“李大小姐*,你没有证据,何故说出这样恶毒的话*!”

    李长乐却露出疾言厉色的模样**,她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恨不能在李未央的面孔上狠狠刺出两个血洞来^,继续恨声道:“是我亲眼所见^,是屋子里所有人都亲眼所见^!母亲^,是不是你亲眼看到我三妹将那蜜枣递给了老夫人&^*&?”

    蒋月兰脸上露出惊诧之色*,仔细沉思片刻后才回答道:“这……倒的确是真的&!”

    李长乐又望向一直在国公夫人身边服侍的几个丫头,她们面面相觑&*,仔细回忆当时情景^,却只能点头附和*。

    “表小姐说的是*,当时只有县主捧着那果盘的时间最长!”

    “是啊&&,老夫人就是从她手里取了那枚枣子!”

    “对对对^!只有县主才能有机会下毒?&&?^^!更何况其他人也不可能会谋害老夫人的!”

    众口铄金&&,所有人都认为是李未央下了毒,因为当时在那个小花厅里*,只有她有这样的动机*,李长乐是老夫人的亲外孙女*,国公夫人一死**,她的后台便倒了一大半儿^,根本没有必要为了冤枉李未央而谋害自己的靠山*&。而对于蒋月兰来说也是如此&*,她是凭借着蒋家的势力才能嫁入李家并且很快立足,她有什么理由要害死国公夫人呢&&?至于蒋府那些丫头们,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墒抢钗囱肴床煌?,当初她为了蒋南的事情在金殿上和蒋家闹得不可开交&,尤其是所有人都听说过那时候国公夫人对她破口大骂的事情,或许她就是因此怀恨在心,才趁着这个寿宴找机会杀死国公夫人……这一切的推断看起来合情合理*&&,唯一一个有动机有机会杀死国公夫人的^*,便是李未央了&&!

    众人怀疑的目光如同利剑向李未央看了过来^,就连李老夫人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未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冷冷地看着李长乐道:“大姐,你说是我毒杀了外祖母吗^&?就因为我曾经碰过那果盘&&?还是因为我和外祖母曾经不睦&?就算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杀了她^,难道我不怕事后败露连累自身吗**?”

    李长乐的声音在颤抖,仿佛站不稳的样子:“三妹^,我没想到,到了现在这时候你还在狡辩^,也许你就是趁着热闹的寿宴动手,想要趁着人多忙乱而逃过责罚&&,刚才若非在那死老鼠的身上发现了异常^^*,谁都很难想到那蜜枣有毒的**!外祖母吃的每一样东西&,在放到桌子上以前都是经过严格的检查,所以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这只能持续到你进入花厅之前&,等你在那里面下了毒,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李未央看着李长乐狠毒的眼神**,突然嗤笑了一句**,道:“大姐^&,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既然你们说我下毒**,那么我是用什么手段下毒的呢^*?我身上一定带着毒药吧^?毒药在什么地方&&?**!我的裙子里面吗^?”

    李长乐面色冷凝地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道:“三妹,既然你信誓旦旦地说你没有下毒&,那么你敢让人检查吗?”

    李敏德看着李长乐笃定的神色,不由冷笑了一声^*^,却只是低下头&,没有开口*^,这一出戏实在是太精彩&,李长乐居然能想出这么一招嫁祸到李未央的身上&,真是多亏了她愚蠢的脑子^!想来也是,众人一定会认为^*,这世上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嫁祸别人的*,国公夫人当然也不会*,所以凶手一定是在花厅里*,而现在&^,唯一和国公夫人有过仇怨的人变成了众矢之的&。

    拓跋玉皱眉*^,第一个道:“李大小姐*&,口说无凭,你仅凭自己的猜测就要搜身,未免太过武断了*!”

    李长乐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咄咄逼人地盯着李未央^,眼睛里闪过一丝雪亮的恨意:“三妹*&^,你敢证明自己的清白吗?!”

    李未央望着她^*,面上渐渐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嘲讽&,那嘲讽看在李长乐眼睛里,就以为对方已经被她逼到了绝路***,不由继续道:“若是你不敢*,就只能证明——”

    李未央慢条斯理地站起来&^**,道:“我问心无愧,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李长乐的脸上*,就露出一种奇特的笑容^,这笑容让在旁边看着的孙沿君的心里,莫名就起了一丝怪异的感觉&,仿佛李长乐预料到一定能从李未央的身上搜出什么一样,但*,这怎么可能呢*?孙沿君走到李未央的旁边^^^,拦在她跟前道:“李大小姐,你这般咄咄逼人*,想叫未央当众被搜身吗*^?”

    李长乐冷笑一声*,道:“当然不必当众搜身&&&,这里有太子妃在场,只要她在,便可以作证&&,单独找一间屋子好好搜查就是了^^!”

    李未央黑冷的眸子在她面上轻轻一刮,笑道:“好^&^!既然要搜&,便该都搜查一遍&,万一有漏网之鱼呢&?大姐如此大公无私^^,想必不会介意吧?*!彼底?^^,她看向原本也在花厅里呆过的蒋月兰等人^*,露出一种探询的神情*^。

    李老夫人开口道:“的确*,这件事情不能仅凭长乐你一人的怀疑就坐实未央的罪名*,若非人赃并获*&,未免太难以让人信服&??扇羰侵凰巡槲囱胍桓鋈?,又太不公平&&。既然要搜&,便该一起都搜查了才是^!彼匀皇前镒爬钗囱氲?*,而且这件事可非同小可,若是寻常人遇到早已变得惊慌失措了^,可李未央却十分镇定,李老夫人不禁希望,她的确有办法证明自己的清白^*。

    李长乐轻轻一嗤,带了几许轻蔑之色:“祖母^,不光是三妹,我*、屋子里的丫头们你,甚至是母亲,全部都可以接受搜查^&^!不如就请太子妃作证,如何^?”

    太子妃看了李未央一眼&&,沉吟片刻**,道:“太子意下如何*?”

    太子点了点头&^*,道:“这样才是最公平的&,来人^*&,立刻去准备一间空屋子&^?&!?br />
    太子妃站了起来,道:“要我亲自去看^,才是最公正的,对了^,兰妃可有兴趣一同前去&?”

    蒋兰不得已&**,只好站起来道:“太子妃先请&**?&!?br />
    众人看着这一幕&,面上都露出些微的寒意*&。若是待会儿真的查出什么&&,那可就是谋杀朝廷一品夫人*,理所当然的死罪*,虽然李未央信誓旦旦地说明自己无罪*&,可要是在她身上搜到了证据……

    李老夫人的脸色最为忧虑^,她隐约觉得今天的事情十分的古怪*。仿佛有人故意针对李未央所为,可是,她实在是不明白,国公夫人活着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不管是李长乐还是蒋家的人^^,根本不可能要用谋害她来陷害李未央^,这跟杀鸡取卵有什么区别?这里没有一个人会做这种蠢事!

    李长乐是第一个被搜查的*&,太子妃命人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她的衣物*、香囊&,甚至连头上的发饰都翻来覆去地看了^,可是什么东西都没有找到*&,接下来是蒋月兰和其他的丫头们*,可同样的&,她们的身上也是一无所获*,最后一个^,则是李未央&。因为受到众人的怀疑**,她被检查的时间也是最长的&,等她走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众人看见太子妃领着她出来,不由纷纷问道:“查到什么没有*?”

    李长乐冷笑着望向太子妃^*,一定会查到的*^,她有这个自信!然而^*&,太子妃在众人注目的情况下,却是摇了摇头^,轻描淡写地道:“没有^,什么也没有^&?*!?br />
    李长乐的笑意在一瞬间似被霜冻住,眉目间还是笑意,唇边却已是怒容&。她的笑和怒原本都是极美的,此刻却成了一副诡异而娇艳的面孔,越发让人心里起了寒噤&,她立刻看向那个叫含香的婢女*,刚才是她领着李未央去更换了被茶水打湿的裙子——可是含香的脸上,在这个瞬间同样露出了震惊和茫然之色^^,一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怎么会什么都没有搜查到*?&!明明让那丫头将药缝在裙子的卷边缝隙里的&!李长乐不再多想,抢先一步上前道:“即便搜查不出东西&*,也不能证明三妹的清白吧^&^!”

    李萧然怒斥了一声:“长乐**!你怎么说话呢^&?!”他不是想要帮着李未央*,只是在这个时候&,李未央关系到李家的名声!

    李长乐悲伤地看着李萧然道:“父亲,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看着从小疼爱我的外祖母就这么枉死吗^?”

    李萧然冷声道:“长乐*^,那你要怎么样!让京兆尹将你妹妹带回衙门吗?”

    李长乐洁白的贝齿轻轻一咬,仿若无意道:“在事实没有认清楚之前&,只能委屈三妹了*^*?&!?br />
    李老夫人第一个反对道:“这不行^,哪儿有大家小姐进衙门的道理!”

    蒋旭面如寒霜地道:“李老夫人,这件事可关系到我母亲的性命!若是你们不肯给出一个交代,我们是不能善罢甘休的*^*!”

    太子也面露难色:“这样看来*,真要麻烦安平县主随姚大人回衙门了&^?^*&!?br />
    京兆尹衙门岂是一般人能去的地方&?李未央是大家闺秀^,又是安平县主&,她若是进了衙门&,纵然能够平安出来^&,也会变成整个京都的笑柄^。拓跋玉皱起了眉头*,刚要为李未央说话*,然而他却听见李未央先开了口&。

    李未央面对层层的威逼,却慢慢地道:“大姐*,你真心要查出外祖母的死因么^?”

    李长乐神色冰冷,厉声道:“这是自然的&,我绝不会放任凶手逍遥法外*!”

    李未央露出似笑非笑地神情&,李长乐不由要发怒。一旁的李敏德的眼神变了又变,最后沉成了一汪不见底的深渊,慢慢沉着脸道:“既然大姐执意如此^,我倒是有个好主意&?^&!?br />
    众人都看向这位俊美得让人不敢直视的李三公子*,他的目光比寒冬里的雪色还冷:“只要验尸,便能查出更多的线索,就不会仅仅拘泥于所谓的蜜枣^*,而是能够进一步知道国公夫人究竟是何时中毒*^、以及是何人下毒了^?^!?br />
    李长乐面色一白*,只觉得掌心湿湿的冒起一股寒意,大声道:“不可以*!”

    这一声^^,引起了蒋三公子蒋华的注意^&,他那一双眼睛细细将这位表妹瞧了又瞧,似乎陷入了沉思。

    不等别人开口^,李长乐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她连忙道:“外祖母已经去世&,就该让她好好的入殓*^^,怎么可以去动她的尸体^?实在是太不敬了^!”

    姚长青也在摇头**,他当然知道应该验尸*&,但是从本朝的惯例来看**,仵作只是用来查验物证*,同时对尸体只进行体表的检验^,并不是进行尸体解剖*。过去他也曾经遇到一个案子&&,有个叫周成的男子到朋友家中喝酒后&,回到家里腹中巨痛&,禁不住连连呕吐&,居然从口中吐出了十几条毒虫**^。他见自己吐出这么多虫子,吓得精神崩溃&,居然一命呜呼了*,弥留之际,他告诉妻子张氏&&,等自己死后要剖开自己的肚子^&,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虫子在作怪^*,并且找到证据去告那在背后害他的朋友。

    张氏遵从丈夫的遗愿^,在丈夫死后亲自剖开尸体检查&&。这件事被邻居知道后&&,就到姚长青处告发她破坏丈夫的尸体**。虽然这件事情情有可原&**,但姚长青还是把张氏抓了起来^^*,另外^&*,又因周成的儿子周进不阻止母亲损毁父亲尸体的行为,连他也被一起抓了起来^。

    大历的律法只是规定:伤害死尸的^&,要处以四年苦役^;妻子伤害丈夫&,应判处五年苦役^^;儿子不孝顺父母的^^,处以死刑^。这三条法律都不能直接适用于这个案件*^,姚长青在这件事情上^,和当时担任刑部尚书的史大人产生了分歧&^,他认为张氏是忍痛遵从丈夫的遗言^,周进作为儿子也没有阻止的道理*?*?悸堑秸饧虑榈亩?*,并不是残忍伤害丈夫遗体^,应该可以宽大处理^。

    可是史大人却觉得*,周进犯了不孝的罪名,而张氏则应作为妻子伤害丈夫的案例来处理&。他们彼此争锋相对的结果是由皇帝来判断&,皇帝并没有考虑太多**,很快就批示按照刑部尚书的意见判决此案:两人都是死罪——现在*,居然又碰到这种事情&,他下意识地看了如今担任刑部尚书的张辉,对方可是当初那位史大人的得意高徒——

    果然*,下一刻张辉勃然大怒道:“安平县主^,你难道不知道验尸是对死者的羞辱吗^?!还是你不清楚我的恩师曾经判过这样的案件!当时陛下的旨意你不知道吗*&?&*!看在你年纪小不懂事*&,本官不与你计较&,不要再满口胡言乱语了**!”

    这个案子十分离奇,当初是很轰动的**,便连黄口小儿也知道^。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敢问大人一句*&,陛下当初判那位张氏有罪^^,是为了什么?”

    张辉立刻道:“当然是因为她开棺验尸——”

    李未央笑道:“不,是因为她私自解剖尸体^*!所谓损毁丈夫的尸体*,便是其罪&!若是她通过官府的仵作,公开进行解剖*,那便不是罪过^&,而是为其夫君申冤了*&!更何况本朝的法典中虽然没有说死者一定要验尸,可却没有说一定不可以验尸^!陛下的圣旨也只是说女子不可私下里轻易损毁丈夫的尸体&,并没有不可以要求官府来验尸不是吗?^!”

    张辉一愣&,仔细一想顿时哑然&^,他重重咳嗽了两声道:“就算如此^,也要死者家属同意才是*&!蒋大人**,你可同意?*!”

    蒋旭的脸色铁青道:“戮尸弃骨*&,古之极刑^*!这当然不可以*!”不要说是将遗体解剖**,就是将亲人的遗体暴露在众人面前由人翻检*&,也会被视为奇耻大辱*,是对亲人遗体的亵渎&&*。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们道:“你不是想要找出外祖母的死因吗*?不是要还她一个清白吗&^*?现在百般阻挠又是什么意思&?我知道*,虽然我大历的法典没有规定一定要验尸后下葬&,但是你们情愿看着杀害外祖母的凶手逍遥法外也不肯验尸&*,又是什么道理&&&?&!难道你们情愿包庇凶手&?&*!”

    蒋海气急败坏道:“李未央^^*!你太过分了&!祖母生前横死^、本已不幸**,你自道是与我祖母伸冤,却分明是要害她身后还要被削骨蒸肌,再受荼毒&,你的心肠果然是恶毒之极*^,你怎么忍心*!”

    李长乐泣不成声道:“是啊三妹**,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

    ------题外话------

    编辑:大家好像都以为国公夫人是想设计李未央碰一下蜜枣就将自己的死冤枉在她身上……

    小秦:这屋子里碰过蜜枣的人多了&^,怎么会用这种法子……我不否认她是设了陷阱想要害未央&,不过*&,不是这种陷阱&,这两章的一些疑问会在下面有解释^,不用那么着急抽我==

    编辑:还好&^,我以为你的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写出神一般的剧情

    小秦:我不介意你牵头猪来再踢我一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2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20 众矢之的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20并对庶女有毒120 众矢之的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2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