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给脸不要

    李未央不禁一怔^,就抬眼看向了李萧然。她以为*,李萧然多少会绕个圈子^,没想到他竟然这样直白^。这是不是说明&*,自己对待四姨娘的态度让他不安了呢。

    李萧然一脸的阴霾——显而易见,心情不是很好。常喜疯了,长乐当众出丑*,常笑是个不顶用的,现在他身边的女儿只剩下了一个李未央了,现在蒋家突然提出这门婚事&,从心底说**,他是不太乐意的。

    “自从你母亲死了以后&&,咱们两家难免疏远了许多*,只是^,到底还是一家人,如果能够重修旧好^^,倒也是一件好事。蒋南那孩子你是见过的^,少年英武^,聪明果敢&^,虽然陛下革除了他的军功,可蒋家还在……”

    李未央冷冷望着他*,第一次打断了李萧然的话:“父亲&,您是什么意思**!”

    她从来没有这么厌恶过这个男人*。

    从前在乡下,他对自己不闻不问&,她也从未责怪过他*^^。这么多年来^&,他身边自然有娇妻美妾、儿女成群,换做是谁也不会去想念一个很有可能克他的女儿,这是人之常情,李未央对他没什么感情*,自然也就不会难过&,不过当他是个可有可无的人&。但她自从回来以后,他对她说不上好^,却也说不上坏*,有的时候虽然缺乏公道&,却也没有像大夫人一样排斥她、陷害她^,这在李未央看来&,已经是和睦相处了,她以为,父女之间^*,至少是有点情分的^。

    但今天,她却突然意识到,李萧然这个人,完完全全是冷血的^。他也会愧疚、也会不安,也会有怜惜之情*,可是为了他的位置**,为了他的权位,什么女儿^^,什么妻子,全都是他的踏脚石。

    的确,他是憎恶蒋家人*,但他现在没把握给对方致命一击,所以^&,他就预备先拿自己做牺牲品,送去给蒋家撒气&&。将来等有了机会,他还是会毫不留情地剪除自己的敌人*,只是到时候*^,自己怕是变成了一堆白骨了。李未央虽然不认为蒋家那群人能将自己怎么样*,但她也不预备拿自己去报仇&&,这种行为蠢之又蠢,她才不干!

    李未央细细地审视着李萧然的表情*,片刻,才冷笑&。

    “父亲,你忘了新夫人是如何进门的了吧?蒋家再一次故技重施^**,你就这样甘之如饴吗**?”

    “李未央!”李萧然被说到痛处^,手中的茶杯一下子举了起来&*,几乎就要向地上砸过去^,可是看到李未央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他意识到,强压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丫头*,你是我的亲生女儿,父亲当然希望你能够找一门好亲事**^,答应这门婚事我自己不心痛吗^?可你要是以为*^*,什么事能凭着性子来,那我就是全看错你了^。我知道蒋家人要你过去&,定然没安什么好心思,可是父亲相信凭你的本事,一定能拿捏住你的夫君,让他不能胡作非为,而且你的婚事是圣上做主的,谁也不能驳了,到时候他们也得敬你三分,又能拿你怎么样呢?”他又压低了声量&^,“父亲也会给你做主,不会让人欺负你的**,只要我一天在这丞相的位子上*&,他们一天都不敢动你*!”

    他看李未央神色淡然^,以为她有所松动,又劝说道:“我知道你还记着你母亲的那些事情&,可人都死了,何必记恨呢?你是个聪明的丫头,应当知道李家和蒋家的关系^^*,打断骨头还连着筋&,那天宴会上*&,若是我不为他们求情^,谁都会戳我的脊梁骨^^,说我忘恩负义,忘记当年蒋国公对我的提携之恩……这样好好的两家人,若是为了一个蒋柔闹僵了&&,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趁着这件事情重修旧好**,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你以为人家娶你去是为了折磨你*?那就把蒋旭看的太轻了,他不过是借着你向我们示好,向我低头罢了……”

    李未央目光冷冷地望着对方,心中却越来越看不起他**。事情都闹到这一步了,想的还是不想和蒋家翻脸,在他心里^,果然所有的一切都在政治利益之后……的确,李萧然在宴会上的几句话^&,可能让蒋旭意识到,现在李萧然在皇帝心中的影响力还很大,而皇帝对蒋家的处罚,让李萧然也明白自己没办法立刻把蒋家怎么样,于是,这两个人都预备向对方低头示好了。李未央冷笑一声&&,原来刚才四姨娘来不是试探,而是李萧然让她来透个底。当然四姨娘也想着用这样的消息来向自己卖个好,男人们认为这是一场互相妥协重修旧好的婚姻,女人们却认为这是宣战的表示&&,哈*^,还真是截然不同的理解。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父亲,前朝的事情暂且不谈*,母亲毕竟是蒋家的嫡女&,她的死本来蒋家人就算在我的头上^,现在他们急吼吼地要我嫁过去&^,或许大舅舅是为了重修旧好^,但对于国公夫人来说^,失去了亲生女儿又来求一个庶女,若说不是存心报复,实在是没人相信&?!彼纳髑逦渚?^^,“怎么父亲觉得,只要牺牲我一个人^,两家的恩怨就能烟消云散了吗*?”

    李萧然眉头一跳,气得有点发抖^,嘴边的肌肉也有些抽搐,“未央*,你怎么这样不懂事!父亲跟你费了这么多口舌&,还不是因为看重你&!若他们看中的是常笑&,我即刻就会送过去了*!”

    李未央只是笑着不说话*,李萧然气地越是浑身发抖*^,她的笑容越是从容^^&。

    李萧然看了看李未央平静的容颜^,忽然间觉得心里发怵。

    真要闹翻了*&,把往事再翻出来说^,只怕反而得不偿失,李未央的性子**,他不是完全不了解的&,一个敢到皇帝跟前要封赏的丫头,你指望她对你低头^,简直是天方夜谭?**;实鄱妓降紫滤嫡庋就犯蚁敫易?*,非同一般*,更何况自己呢^*^。

    可惜,未央不是个儿子。否则,这样的孩子放在官场上*^,自己再点拨点拨^,一定能做出一番事业来*^。李萧然忍不住就软了下来:“蒋家还说了一个意思——国公夫人可是病的很重*,不知道能不能熬过来&,蒋南虽然是排行第四,但他的哥哥们将来都会在任上&*,妻小以后也都会带过去,不会留在京都^**,等你一年的丧服完^,蒋家就娶你过门^。到时候&*,只要你处理得宜,蒋家就是你的?!?br />
    李未央简直要笑出声来,蒋家这是什么意思^&?哦,交给她主持&&,就算老夫人死了,还有个大夫人呢^,她会容得下自己这么一个庶出的在蒋家呼风唤雨吗*?这种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门婚事&,牵扯到了所有李家人的脸面&,为李家在政治上谋取最大的利益,是每一个李家人的义务**。姑且不论你怎样想^,这门婚事*,我是已经答应了下来。这两日陛下正生着气,等过两日他气消了,我便进宫去请婚*^^。一年后等你出孝&,你们立刻完婚,我相信,凭借你的手段,一定知道怎么过的好*^?^!崩钕羧坏挠锲贫?&,话里也没有一点商量的意思,声调虽然温存^^,但实际上*,却冷锐得像冰&*^。

    李未央却不骄不躁&,只是悠然啜了一口茶,微微一笑:“父亲,这世上,总没有白吃的饭?!?br />
    李萧然神色一怔。

    “父亲的决定&,我当然可以理解。但我还是拒绝——”

    李萧然望着她,道:“因为你害怕^?”

    “害怕*?不,父亲大概不知道,我在被送到乡下的时候不曾怕&,被村妇毒打的时候不曾怕*,挨饿受冻的时候不曾怕*,被嫡母刁难嫡姐迫害的时候不曾怕^,甚至于大火烧到了眉头&,我都不曾怕过一丝一毫*,一个蒋家*^,哪怕全家都是豺狼&,我也无惧无畏&!只不过,蒋家上门提亲的时机,挑得相当的微妙!崩钗囱氲男θ較,如同一层薄冰的湖面,嗖嗖往外透出凉气*,“按说现在刚被皇帝斥责,正应当闭门思过,却立刻就托人提亲^^,实在有些不合常理了?!?br />
    李萧然被说中了心里的疑惑^&,他原先,也曾有过疑心&*,要提亲,什么时候不能上门,早不早晚不晚的*,偏偏在这时候……

    “不知道的人^,还当李家胆大包天,连陛下要收拾的人都敢往上凑呢?!崩钗囱豚涌赹。

    李萧然顿时脸色一变。

    “如今陛下经常在宫中修道,很多事情都要太子管着^,蒋家从前仗着军功、树大根深*&,谁都不想投靠,但如今却是大不一样^^,他们刚刚受了挫折,急需要一个在陛下跟前说得上话的人&,或者说,是需要一个将来能做皇帝的人。现在他们要来和父亲你结亲&,这里头的涵义^,可就微妙得让人都有些害怕了!”

    投靠皇子*,是世家惯用的把戏,李家不看好太子*,这是李未央很清楚的事情,李萧然更相信皇帝会把龙椅传给七皇子*^,然而对于蒋家来说,如果去了拓跋玉的阵营^,也没办法压过拓跋玉的铁杆支持者罗国公,若是拓跋玉登基*,罗国公府可不是文官,拓跋玉一定会把所有的兵权交给他们^!蒋家根本没有地方站!但是太子就不同了**,太子的阵营里*^*,很缺蒋家这样的老牌权贵*^^。

    如今皇帝贬黜蒋家,他们现在想要倒戈,投入了太子这边的阵营&&*,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李萧然是越想越心惊,从这个角度推演开去**^,一切好似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蒋家又要亲上加亲*,已经有了一门婚事还觉得不够*,再加上一个^,在外人甚至于在皇帝眼前:李家也被绑上了太子的这条船,到时候,皇帝想要让七皇子取而代之,可就要掂量掂量了*!

    李萧然心底不禁直冒寒气:李未央说得对&,这次为蒋家来说项的,可是太子身边的嫡系闵国公贺家,那是太子妃的娘家??!这样看来**,蒋家的确有投靠太子的意思&,至少明面上是这样**!当然,更可怕的是&*,蒋家还预备绑着自己上船……可是连自己都看出太子不是做皇帝的料&,陛下心中继承皇位的人选也不会是他^,蒋家能看不出来吗?他们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或者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他面沉似水,垂首沉吟了许久,才慢慢道:“算了,反正还有一年,也急不得,你先去吧&,我会慢慢思量*?**!?br />
    原先还说过几天就去请婚^,现在又不急了,必定是想要好好揣摩这门婚事背后的用心,果然是只老狐狸。李未央用冷冰冰的眼神望着自己的父亲&^,脸上的笑容却充满了嘲讽^,声音异常平和道:“女儿告退?*!?br />
    待得进了荷香院*,老夫人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她在炕上一靠,又让李未央在身边坐了^,开门见山。

    “我绝对不会同意你嫁过去*^?^!?br />
    跟李萧然比起来,老夫人算是单刀直入^^&,半句废话都没有。

    “怎么,你父亲教训你了?”

    李未央知道老夫人不喜欢太过凌厉,便表现出一时间支支吾吾,竟不知该怎么答才好的模样。

    老夫人就看着她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她拍了拍她的手背^。

    “这不是一门好亲事,我会劝他推了的*?!?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恐怕……父亲不会轻易改变主意&?!彼档降?*,李萧然是不在意她这个女儿,明明跟蒋家关系不好了,还是想把她送出去做人情。

    老夫人顿时一笑:“这事且不急,横竖&*,你还没出孝&&,多得是借口推了?!?br />
    老夫人旗帜明确地支持她*,李未央倒有了几分意外^。

    “你且放心吧^,你父亲的性子^,我清楚得很*^?!崩戏蛉思錾?,也不由起了一丝怜惜*,就安慰,“他这个人^,把面子两个字看得比天还大,不会真的逼你怎样的!”

    李未央含笑道:“老夫人说的是&!孙女只是担心&*,在皇子们之间暗潮汹涌的时候*&,蒋家上门提亲,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

    老夫人目光一闪:虽说李未央的表现,一再让她惊喜,但在政局上,这孩子这份难得的清醒,还是让她格外的赏识*。

    若是这女孩子是嫡出的,儿子又何必一定要牺牲她呢&&,就怕他思来想去*^,最后还是要把人嫁过去……老夫人意味深长地冲她微微一笑,“照我看,你要想彻底绝了你父亲的心思,还得让七殿下早日来提亲?!?br />
    李未央就是一愣&&,以她的聪明,又如何不懂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看得出她不想嫁入蒋家,本身一个庶女&&,要在蒋家立足,不是光凭娘家硬气和自己聪明就够了的,她还得讨好婆家的欢心,可是国公夫人却已经恨透了她&,不把她抽筋剥皮就很好了*,至于那边的大夫人,对她只怕也没什么好感??墒且屏苏饷呕槭?&,得让李萧然看出李未央的价值才行^^,若是她能当上七皇子的妃子&*,哪怕是个侧妃,也足够李萧然赌一把了&&^。只是这种事……又不是说她想做就能做的。李未央虽然不至于天真到把自己看得很重要,但&,她也绝不想在一个极尴尬的情况下把自己卖了^,更何况&,还是卖给拓跋玉*。

    在她心里,拓跋玉只是一个朋友,一个盟友,却不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尤其,还有那么一位虎视眈眈的张德妃^。七皇子迟迟没有纳妃*,便是因为张德妃十分的挑剔*^^,不要说正妃要出身高贵,能帮助他儿子*,哪怕是侧妃,也定然是要选择一个十全十美的。人家可不喜欢她这个儿媳妇*,哪怕是作为侧妃都觉得不够格。这件事&^&,还真是让人有点心烦。

    李未央沉眸应下了老夫人的提示**^,“孙女知道该怎做的^&?*^!焙孟翊鹩α?,其实什么也没答应,最万金油的回答&。

    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李未央瞧着罗妈妈笑道:“罗妈妈,母亲刚刚来过了吧?”

    原先罗妈妈可是谁都不沾边的,可这两年老夫人身子不好,罗妈妈明显有点动摇^,尤其是新夫人进门以后……李未央的笑容^,越发深了。

    罗妈妈看着李未央面上的微笑,心头就是一紧。虽说老爷从来没有像宠爱大小姐一样宠过三小姐,可三小姐如今的日子,可不是大小姐可以比拟的*。虽说她的婚事如今有了波折^^,但三小姐的羽翼,却俨然已经丰满&^^,并不是当年那个刚刚进门^,对着自己都要客客气气的小丫头了^^!她就抬起头来,道:“三小姐说的是!夫人的确是刚刚来过?!币桓庇杂种沟难?。

    李未央就笑^&,“有什么话就说吧,妈妈和我怎么也这么见外了?*!?br />
    “三小姐,夫人是来劝说老夫人同意这门婚事……”罗妈妈慢慢地^&,略带迟疑的道。

    蒋月兰终于开始行动了。

    她嫁入这个家以后&,一直都没为蒋家做什么贡献,这一回,她必须向对方表示一点忠心,否则*,只怕她的父亲在朝中日子不好过了**,她虽然已经嫁了人,可是要为娘家挣得荣耀&&,论理*,这想法也不能说错*^。只是这府里如今为了这件事,牛鬼神蛇全都出动了,还真不是个好现象*。

    罗妈妈笑道:“其实照着奴婢的想法^,三小姐这样的人才&,在哪里都能过得很好^^,他们是太着急了?&!?br />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道:“这水呀*,真是越来越浑了&,不过,就是要越热闹,才越好玩呢,妈妈你说是不是……”

    罗妈妈心下一冷。

    这些年在老夫人身边服侍,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事,多多少少^,也都有个模糊的感悟*&,尤其是李未央的事情&^,罗妈妈看的一清二楚……碍着三小姐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大夫人没了性命^&,大小姐*、五小姐这些人更是被压得死都翻不了身……谁会相信眼前这个柔柔弱弱、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私底下竟有这样狠辣的心肠&。

    每次看起来都是难以逃脱的危局,最后倒霉的都是别人……

    “三小姐说的是!以后但凡您有什么差遣,奴婢万死不辞&&!甭蘼杪瓒偈钡髡松裆?,作出了一脸的心悦诚服。

    “当然^,老夫人这边,还要罗妈妈多照应着^?&!崩钗囱氲奈⑿芮?。

    罗妈妈心中却越发忐忑^*,想到夫人送过来的那些金锞子^,不由自主地觉得^,还是暂时不要撺掇老夫人吧*^,暂且看看,到底是新夫人能耐大^^,还是三小姐站得久……主子们之间的争斗*,她看着就好&,非要掺和进去,可能连全尸都留不下^,大夫人的教训^,罗妈妈已经是警惕在心了。

    李未央从荷香院回来,已经到了用午膳的时辰*,李未央一瞧桌子上有各色热菜十余种&,皆置在素瓷碟中,色香味俱全,十分勾人食欲&,另有各类羹汤三四份&,置在汤盒中不曾取出&,当然还配有几碟点心,不由一愣道:“怎么今天准备这么多菜?”各院子里中的膳食一般由大厨房按例烹制,然后各处自行遣人去领取,不过自己有钱的都会在自己院内备有小厨房&,以便心血来潮不时之需。李未央当然也有小厨房,而且是除了老夫人的厨房之外最好的,请来的师傅也是一流,擅于精致细巧的食物&,可是今天她明明已经吩咐过只要准备三四样菜食就够了,却铺张了一大桌子,这厨子是疯了不成?

    帘子一掀,却是一身锦衣的俊俏公子走了进来。

    墨竹替他掀了帘子便退到一边去&,却见到李敏德的侧脸俊美之极&,心中一跳,明明是熟悉无比的形貌,可是只要多看得几眼&,就会有一种心跳如狂的感觉&,只觉这样美好优雅的人,之前不会遇见&,之后也不会再遇见。只是,她想到此人外表俊美&&,内心深不可测,就不由自主低下头去&。除了对李未央&,从来没见到三少爷对什么人笑过呢,她可不敢生出什么痴心妄想的心思来。

    李未央笑道:“你这是要到我这儿来蹭吃的&,所以才吩咐厨房多准备了东西吗&?”

    李敏德只是笑笑,白芷已经准备好了筷子&,他洗了手,才耍赖一般地笑道:“别处的饭菜都没有这里香&,怎么,你不欢迎我吗?”

    倒不是不欢迎&&&,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你才是。李未央在心里叹了口气&,道:“当然欢迎,旁人请都请不来呢!”

    吃饭的时候,两人都没有说话,李未央忽然抬起头,说道:“敏德&,你不停的看我,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

    李敏德一怔,原来他不知不觉,眼光一直留在李未央身上不能移开。不提防她这么一问&,大是尴尬,又见她看着自己,眼中似乎有水雾一般,实在是足以令人心神大乱,他心中一热,心中的想法便脱口而出:“我听说——蒋家派人来说项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忽然指着赵月说道:“这个小叛徒&,你还是快领走吧&&&,我这里有个什么消息&,她都迫不及待地告诉你?!?br />
    赵月赶紧跪下去&,李敏德笑了笑,道:“怕我知道?真想嫁过去吗?”

    李未央轻轻咳嗽了一声&,横他一眼道:“谁说我想要嫁过去&&&!”

    自然知道你是不肯的,否则他也不会平心静气地坐在这里了。李敏德只是笑:“那……可想好了法子&?”

    李未央怔了一怔&&,这才笑道:“事出突然&&,我还得再想想?!?br />
    李敏德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在李未央身上转了转,似笑非笑道:“未央&&,我有个法子——”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一出口,李未央便是一呆&。从前他可都是姐姐姐姐的叫,可是细想一下,他似乎有足足半年都没有叫她姐姐了……也是,他的实际年纪不比她小&。今日他言语之间&&&,更是淡淡&,仿佛是很平常的事情,叫她都不好推却,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不由皱眉道:“你有什么主意?”

    李敏德的笑容里带了一丝促狭,道:“他们想要娶你,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只是这个代价,不知道他们能否承受得了&?!?br />
    李未央瞧他说的笃定&,便知道他是胸有成足,不过,她心底还是有些不安:“问题的关键不是在蒋家,而是在父亲?!?br />
    李敏德微笑问道:“那你现在怎么看待这个人?”

    李未央冷冷地回答道:“他既然不把我看成女儿,我自然也不会敬重他了。大家彼此不要为难,把日子过好就行了&?!?br />
    李敏德笑道:“女孩子又不会跟父亲过一辈子,他是好是坏,都没有干系&?&!?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在李家&&,我好像把一辈子都过完了&&,还是凄惨无比的一辈子&?!彼档幕?,其实是说她的前生,已经过完了凄惨的一辈子,可是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李敏德却低着头,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李未央这才松了一口气&。

    过了片刻&,李敏德重新抬起头,脸上又是微笑&&&,他伸出筷子来替她夹了菜,说道:“那些人不算什么&,一辈子还长的很&,我和你在一起,慢慢过&?!?br />
    李未央一怔,仔细去想,虽然没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是也感觉到十分安慰&,说道:“还是言归正传吧&,我的婚事可就要靠你了&,千万别办砸了&&?!?br />
    李敏德听得又是惊诧&,又是好笑:“好,我自然会安排&,你不必管了&?&!?br />
    李未央笑道:“不,还是让我参与,亲眼看着蒋南倒霉&,我心里总是开心的?&&!?br />
    李敏德:“……”其实他倒是挺替蒋四公子担心的&,漂亮的媳妇谁都喜欢,这么厉害的&,只怕他蒋南可是消受不起的。

    傍晚时分&&,蒋五一瘸一拐地进了院子,蹑手蹑脚地想回到自己的屋子,却突然看见一道人影在树下站着&,古井一般的眼睛正望着他&,似笑非笑的模样。

    蒋五看了一眼自己满身狼狈的样子,下意识地抹了一把脸&,发现易容还在,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怎么,县主也在&?可是哪里不舒服&?”

    从李长乐受伤之后&,卢公就一直在这院子里住着&,李未央隐隐觉得不对劲,若是李长乐真的好了,还需要卢公其人吗?只不过卢公借口大小姐伤势未愈,需要调养身体为借口在这里住着,别人倒也说不出什么。

    李未央笑容满面道:“卢公一早上就出门了,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吧&?”

    蒋五今天一天都没吃过一口饭,这才发现自己饥肠辘辘,可是他自然不会相信李未央会有好心关心他吃没吃饭,不由笑道:“我不饿?!?br />
    刚说完,就听见他的肚子骨碌碌地一阵乱响,蒋五庆幸自己戴着面具,李未央看不到他的脸已经通红了,太丢人了,他跟着进屋的时候,不由自主狠狠锤了肚子一下。

    蒋五埋头吃饭,李未央闲坐在一旁瞧他风卷残云。

    “卢大夫,您慢点吃!”白芷好心,递了一杯茶给他。

    蒋五接过&,埋头一下子喝光了&。

    “卢大夫&,”李未央微笑着瞧他,“怎么,今天出诊的人家没有准备饭食吗,让你饿着肚子看诊?”每次卢公出门,都是以替人看病为借口的,好在李家也是宽厚的人家,并不在意,反倒是有些相熟的达官贵人知道这里有位厉害的大夫,经常有人上门求诊,李萧然更是觉得家中养个神医很有面子。

    蒋五将筷子放下&,整肃面容道:“我是替穷人家看病&,连诊费都不收的!”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哦&&&,是么&?”

    蒋五当然知道自己是胡扯,他今天刚出门就被大伯蒋旭逮住回家,然后被骂了一顿,家里还强迫着他回军营去,他偷偷逃跑却被捉住&,被罚着跪了一天的祠堂,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好在只有蒋南知道他住在李家&,否则连这里都不敢呆了&。

    他有点心虚道:“呃……当然是了!”

    李未央笑语盈盈&&,把菜推过去一点,然后道:“还是吃完饭吧&!”

    饿了一整天&,蒋五吃了三碗米饭&,才填饱肚子。

    丫头端来一杯茶&,蒋五呷了一口&,突然跟李未央道:“说吧&&,县主找我什么事……”

    “倒也没什么事?!彼档?,神色平缓,并不露焦急。

    “县主&,明人跟前不说暗话,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br />
    李未央微垂纤浓羽睫,眼波深敛:“我是希望请你帮一个忙&?!?br />
    蒋五不由疑惑,道:“让我帮忙&?帮什么忙?”

    李未央微笑道:“我家为我说了一门亲事&,我不愿意&,所以想要病一场&,卢大夫这里,应该有合适的药吧?”

    什么&?!蒋五一下子想起今天他母亲说的话:你别看你四哥那么野,如今也是要娶妻的人了&。当时他还好奇地追问是谁家的姑娘,母亲的表情却很怪异:是李丞相家的三小姐&&。

    当时他还觉得是母亲想多了,可现在一听&,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老天爷,李未央要嫁给蒋南?这两个人碰到一起,只怕不把整个蒋家都掀了!想到蒋南如今恨透了李未央的模样&&,蒋五不由自主地摇头&&,李未央只怕嫁过去不到三天就没命了——难怪,她跑过来求他了&。

    他蹙眉,声音不自觉凛然:“糊涂&!你要装病逃婚??!这可不行&&,一着不慎,毁的是李家百年清誉,我劝你好好想清楚&!”

    李未央听着倒是觉得很可笑,但她并没有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只是无奈笑了笑,“我若是嫁过去,只怕没几天就要死了……”

    这倒是真的……蒋五深以为然&&,只不过,他可不准备帮助李未央,说到底,他巴不得看到这个丫头倒霉才好&,更何况若是他出手&,被蒋南知道,还不被他抽筋剥皮吗?他可没那么傻&!

    李未央却拍了拍手,很快,白芷递了一个匣子过来&。蒋五打开一看&,竟然是满满一下子的珠宝,不由愣住了,这是要用钱收买了他了——他转念一想,自己不帮助她&,她也会去找别人,到时候还会生出事端&,不如将她拖住&,将事情告诉蒋南再说!他心中这么想,抬眸瞧见她笑容有些扛不住&&,神色讪讪道:“我这两日就要回去&,而且配药是需要时间的,这样吧,五日后你来我的住处取?&!?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那便多谢了?!?br />
    从卢公的院子里出来&,白芷轻声道:“小姐,您看接下来怎么办&?”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悄悄跟着他,注意别被他发现了?!?br />
    白芷低头道:“是,奴婢这就去安排&&?&!?br />
    李未央早已怀疑上了卢公,如果不发生意外,可能留在身边慢慢探清他的底细?&?墒侨缃裾馇榭?,她必须提前摸清楚他的底细,甚至,反过来利用他为自己做事。

    半夜里&,蒋家门前,守着后门的家丁突然被一匹快马惊住,看清了马上的人&,忽然齐齐地瞠目结舌,而后一气儿向内府奔去,狂喜着喊:“五少爷回来了——五少爷回来了!”蒋天翻身下马&&,随手将马鞭丢给下人,紧抿着唇大步流星地往里走,众人纷纷让路。

    二夫人站在台阶上,眉目寡淡不施脂粉&,却是天然的一股丰姿如玉,一看到他&&&&,立刻跑过来拉住他的手:“回来的正好!你下午刚走,你祖母的病情就加重了&&!快去看看吧!”

    蒋天吃了一惊&,赶紧进了屋子&,却发现房子里围了一地的人&,他的大哥蒋海和韩氏,四哥蒋南,立在床边愁眉抚须的是大伯父蒋旭,侯在身侧的是他的婶子大夫人&,如今也是熬地眼圈通红,国公夫人则是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气息奄奄的模样。

    蒋旭一看到他,一句斥责几乎要冲破喉咙&,可转得数转&,却终究按了下来&,嘴里冷冷淡淡的一句:“回来就好?!?br />
    国公夫人叫了一声:“柔儿?!比词且丫隹搜劬?。

    蒋天不敢多说什么,快步走上去,攥住国公夫人枯木一般的手&,一眼瞅见原本精神矍铄的祖母已是满头白发形容枯槁&&,哪里还似当年的模样&&&,不由声音有点颤抖。

    国公夫人吃力地连连点头&,却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响动,蒋天忙擦了泪凑到老夫人嘴前&,只听她断断续续颤颤抖抖地只来回说这么一句:“柔儿……”那原本没有知觉的手却在此时猛地收紧,用着死力抓着蒋天的手:“柔儿——”话刚说完&,忽然冷汗满额&,睁着眼就闭了眼睛,在座诸人顿时忙做一团,蒋天连忙把了脉,道:“祖母只是昏厥过去了——还不妨事!”说完了便立刻命人取了他的药箱过来,用针如飞地全力施救,好容易才使国公夫人缓下一口气来,面色渐渐回转,也有了虚弱的气息,全家人至此才放下心来&。

    祖母怎么总是叫着大姑母的名字……蒋天看了一眼众人,却见到一家人都是愁云惨雾&&,大夫人抽出手绢开始低头饮泣,其余人也都面带哀戚,惟有蒋南满面怒容。

    “天儿,你祖母到底如何&?”

    蒋天摇了摇头,国公夫人如风中残烛,估计也就是熬个一年半载了。

    蒋旭怒喝道:“孽障,你听到没有!都是你把你祖母害成这个样子!”

    蒋天一惊,以为他说的是自己,正吓得要跪下,却听见蒋南怒声道:“父亲,我只是不愿意娶那个贱人,我有什么错!你们要报仇&,随便用什么法子&,犯得着赔上我一辈子吗&&?!”

    大夫人连忙拉住他&,低声劝导:“谁让你跟她过一辈子了!老夫人不过是要她的性命,到时候再给你选一个美妻好好补偿——”

    “你们都疯了!”蒋南拔腿就走。

    蒋旭连声叹气,大夫人柔声劝着:“老爷&&&,这法子&,委实太过荒唐了,哪里有用南儿的终身开玩笑的?”

    蒋旭摇了摇头&,道:“母亲之命&,我有什么办法?”他也觉得这简直是不可理喻,怎么能用儿子的婚姻来做报仇的工具呢?可是国公夫人执意如此&&,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的事情,真是闻所未闻&!只能说&,母亲对于妹妹的死亡一直耿耿于怀,非要亲眼看着李未央死去不可&!不过,跟李家联姻,也是有很大的好处……当然,这是他最终点头的原因。

    所以,这门婚事&,势在必行&。

    抄手游廊上,晚风袭袭,整个院子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蒋南的声音带了三分冰冷:“你突然回来干什么?”

    “当然是有要紧事&?!苯焯玖丝谄?,道:“看来你是不愿意娶李未央了?&!?br />
    蒋南冷笑一声,脑海中却浮现那张清丽的面容,可是他很快想到那天武贤妃的死&,想也知道,是李未央动了手脚&。至于后面的刺杀&,他不认为李未央有那个本事策划那么大的行动,但多少跟她脱不了干系,因为那件事情摆明了不是为了刺杀皇帝,而是为了扳倒蒋家&,当然这么多年蒋家的敌人也不少,可蒋南的直觉告诉她,李未央一定跟这件事有关系。

    在这件事上,蒋南的直觉很敏锐&。

    “这点上你们倒是有点像——最起码都不愿意结亲&?&!苯爨洁洁爨?。

    蒋南猛地回过头来:“你说什么?”

    这一刻,蒋天看到蒋南吃人一样的目光&,他吓了一跳&&&,讷讷道:“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的,她跟我要能让人看起来得了重病的药&&,这样就可以用患了恶疾的借口推了这门婚事,这样也好,反正你也不愿意娶她!”

    蒋南的面色阴晴不定&,蒋天觉得十分古怪,看他四哥的样子,实在是不愿意娶李未央,可现在他说了这个法子,李未央情愿名声受损也不愿意嫁给他,他应该正中下怀才是&,为什么一副受了侮辱的表情——难不成&,他四哥还真看上了对方&,只是碍于面子才拉不下脸?蒋天很聪明,一下子猜到了关键。

    呵&&,这可热闹了!

    “四哥&,你说这药&,给她吗?”蒋天试探着问道&。

    蒋南冷笑一声&,道:“给&!为什么不给&!给她脸不要&,那我就让她连妾都做不了!”从来只有他不要李未央&&,绝对不能有女人不要他!李未央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既然她不想嫁给他做正妻&,他就让她后悔莫及!蒋南的心中&,快速地转着念头,很快,唇畔露出一丝极为冰冷的笑容&。

    ------题外话------

    昨天我提了一个有建设性的意见,让未央去摧毁蒋家

    然后编辑说:敢把李未央嫁给蒋南&&,我就半夜从你电脑里爬出来!

    so&,昨天半夜十二点半&,刚刚关闭了电脑正准备睡觉,发现它自动重启了&,正在毛骨悚然中……

    然后的然后的然后,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是——错按了重启键而不是关机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1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16 给脸不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16并对庶女有毒116 给脸不要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1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