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找上门来

    莲妃面色一白,难道自己在对方眼中&,藏不住半点心思吗,正心悸时*,李未央道:“放心吧,既然那些人是你慕容皇室的死士*,而且都已经死了*^,谁也不会知道你是谁的*?!?br />
    莲妃抬起眼睛,细细的眉毛微拧在一起:“你不怪我?”

    李未央慢慢道:“当然怪你^*,你浪费了一个大好的机会&,而且你刚才的做法*&,是将我们都置于险境*,一着不慎^*,所有人都要给你陪葬&?&!?br />
    莲妃的脸色一点点变得更加苍白*,唯独殷红的嘴唇看起来更加明晰*,带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她的眼睛里浮起一丝期待:“可那宅子还在,告状的民女我也还留着&&,明天我就找人上书——”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来不及了?*!?br />
    莲妃的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李未央望着她,片刻后,微微一笑道:“蒋家已经有了防备*^,我想&&,没等陛下派人去^^,那宅子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娘娘*^,若是你今晚将那告状的民女送上去,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或许还有三分希望,可惜&,你走错了这步棋^?*!?br />
    莲妃的脸上^,同样是痛惜的神情,李未央相信^*,对方的心里,现在比脸上的表情还要痛苦&,她轻声道:“可是我理解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换了是我^*,家人蒙受不幸^,我也想要不惜一切为他们报仇的*,作为慕容皇室&,你想要恢复皇室的尊严与荣誉,为他们平反昭雪,实在是无可厚非的事&。只是,你太过心急了*,只要今天能扳倒蒋家,一定会查到慕容皇室的事情&,到时候你的仇自然而然就报了?**!?br />
    莲妃美丽的脸孔此刻已经染了泪,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是一个聪明人^,若非被报仇蒙蔽了心扉^,她一定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李未央还在继续往下说:“莲妃,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不是报仇心切,也不是违背了我们的约定*^,而是你用错了报仇的方法,甚至于*,你在皇帝的身边,你却不了解你要讨好和控制的这个男人?^!?br />
    莲妃的心顿了一下,再看向李未央&,见她脸上虽然依旧带着那种懒散的*、平静的笑意,但乌黑发亮的眼眸中&^,又有着难得一见的真挚,只不过&,也是一闪而过,立刻就换成了别的情绪*,“娘娘^,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知是不是外面风雨声有点噪杂的缘故,李未央的这句话竟飘忽的几乎听不真切*&。

    莲妃抿了抿唇*,深吸口气,才再度开口道:“愿闻其详?^!?br />
    李未央望着她,脸上带着笑容^,眼底却没有一丝笑意^,那瞳仁深深,倒映出她的影子^&,如此影子重叠影子*&,仿若没有尽头^。

    “慕容心——”李未央唤了一声,用从不曾用过的称呼^,每个字都像是在炉火中淬炼过一般^,说出来时^^,掷地有声*&,“你出身皇室,可是大历的这位天子,与你慕容氏那位多情风流的天子截然不同,你与他同床共枕、呼吸相共,可你并不了解他*?^!?br />
    外面的风一下子大了起来*^,雨丝凄迷地打在殿堂&^,将大殿内的帘幔吹的不断飞舞^。

    李未央的声音*,一字一字,传入耳中&&,那么鲜明——

    “我们这位天子^*,聪明、多疑,他的聪明让他从众多皇子之中脱颖而出登上帝位&,他的多疑让他喜欢将大臣们玩弄于鼓掌之中&?^*?墒?*,聪明的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聪明过头^&,就喜欢作茧自缚*^。他的确是个十分英明的君主,可以采纳一切他觉得有用的政论&,这也是哪怕我只是个闺中之女,他也敢破格用我的法子的原因,只是陛下同时又是个多猜疑而又刚愎自用的人*&,断事之时好标新立异*^,以此震慑群臣&?&*!?br />
    “你知道^,我父亲身居高位不假,可也有很多人嫉妒他^&,想要谋夺他的相位*&,所以这些年来&,弹劾他的奏折像雪花一样多*&,可我的父亲在陛下面前*&,却总是作出一副诚惶诚恐而又十分可怜委屈的样子&,每次都会豁出尊严跪在陛下面前*,显出孤立无助的样子^*,自认有罪&、未能尽职*^,以至得罪臣僚*^,请求罢官归去^。他越是这样,陛下越是不允**,反倒觉得他忠诚不二*,造成被别人孤立攻击^,所以一直?;ぷ潘?,相信着他^^,这就是我父亲这么多年屹立不倒的原因之一&&,因为他对皇帝的了解早已超过了他的对手^?*!崩钗囱胍蛔忠痪涞胤治鲎?*,说出让人震惊的话。

    “今天陛下明明预备放过蒋南了^,可是我父亲说了两句话*,他就动了杀心。知道这是何故吗?因为我父亲把蒋南和蒋家捧得很高^,让皇帝觉得,蒋家超出了他的控制,他可以容忍臣子贪污受贿,容忍他们结党营私&,容忍他们谋取私利^,甚至容许他们虚报军功*、杀害无辜,但他决不能容许一个臣子超脱于他的控制之外^!”

    莲妃盯着李未央^*,几乎听得入神了。

    李未央继续道:“只不过&&&,了解皇帝这个毛病的人,蒋旭也算一个,所以他抢在皇帝要杀蒋南之前^,演了一场戏*,让皇帝觉得自己的一个决定就能颠覆蒋家&,让他觉得蒋家只是他的一条狗&,根本不足为惧*,所以,蒋南仅仅是丢掉了官位^,却保住了性命^^。若论起对皇帝的了解,你不及我的父亲^^,若论起对局势的把握&,你不及蒋旭,他们两个人&*,都对皇帝有着很大的影响力,可是在皇帝的眼里*,他们不过是臣子*,但这臣子,却实际上操控了皇帝的决定&^?&!?br />
    李未央口中说着让莲妃目瞪口呆的话&&,面上的表情却很平静*。而莲妃,明明和她不过是半步远的距离,却觉得对方的神态超然于外,仿若置身于很遥远的地方*&,注视着一场与己无关的斗争——这多么可怕^。

    莲妃觉得恐惧**^、忧虑,她突然意识到,今天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李未央说得对,跟庞大的蒋家作对,必须要了解你的对手**,了解你的帮手&^,了解你能操控的一切力量^。她对局势没有足够的驾驭力,对皇帝的逆鳞根本都没有把握得清**,所以才会一败涂地。

    李未央在微笑^,“表面上看&&,一切决定都出于圣裁&,可是只要你足够了解他*,你就可以真正的操控他&&,让他以为一切的决定都是他自己做出来的^*,可实际上,全都是你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他*,让他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当然^,这很危险^,如果你让皇帝察觉到了你的意图,就会作茧自缚、万劫不复。所以^,这是一个游戏&*,只有当你了解了游戏的规则*,你才能有机会赢,而最要命的是&,现在你的对手早已比你早一步了解了皇帝的性格&,知道他在意什么*^,软肋在哪里,你又凭借什么来赢呢^&^?”

    莲妃的脸上*^,如她预料的露出了错愕之色*。李未央笑了笑,道:“如果民女告状成功^,我告诉你会发生什么?*;实刍崃⒖膛扇巳ズ耸荡耸?,然后就会发现蒋家建造了一座不逊于皇宫的豪宅^*,在这个豪宅里有比皇宫还要多的珍宝^,比皇冠上的东珠还要大的明珠,比皇宫里的鲎还要大一号的望君归,然后皇帝会暴怒&,臣子们会求情^,陛下会命令廷议&&,然后言官会骂的蒋家人不敢出门,中途蒋家还会组织势力反扑,陛下的态度会软化,让蒋家人误以为这件事情没有那么严重^*,随后蒋国公会被迫回京解释&,可是不论怎么折腾,最后蒋家还是会被冠上谋反之命^&,诛灭九族*!”李未央的声音越来越快*,显现出声音的主人的急切之心半点也不逊色于莲妃^&。

    “到时候原先他们做错的事情都会被人翻出来,那么你慕容家的血案当然会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他们愚弄皇帝、欺君罔上的证据*!当然,还有第二个可能&,那就是皇帝扣住了蒋家人^,可是蒋国公却反了&,这样就更好了,出师无名&、谋位不正^*、八方声讨,蒋家一反*&,必死无疑。所以,他们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你说,这不是很好吗,既不用弄脏了自己的手&&,又痛快淋漓地报了仇^,可是今天你看看*,大闹了一场,折腾出了个什么虚报军功*,却只是让人家出了点血&,没有动摇根本^,多可惜啊&^?!?br />
    一步一步一步*^,李未央说的无比镇定,莲妃几乎不敢想象*,对方其实早已将一切都谋划好了,这么嚣张这么笃定……可她隐隐觉得&,若是今天按照李未央的剧本走下去*^,一切都会如她所说的发生&,因为李未央实在对皇帝,太过于了解了……

    “我……我用错了罪名*?&^!绷鋈挥械阆胄?,但不知道为什么*,笑意到了唇边,却转成了苦涩^,“我真是愚蠢啊……”她垂下头&&^,幽幽叹息^*,“所谓欺君罔上,又怎么比得上谋反之心呢^*,错失良机,悔恨晚矣……”

    就在此时^,莲妃的臂上一紧^^,抬眸&,看到李未央神色坚毅:“机会多的是*^!蓖A艘幌?*&,加深语气道:“不过*&,你要听我的?!?br />
    李未央的语气斩钉截铁^,那清冷美丽的脸孔,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与力量瞬间扑面而至*。

    莲妃惊愕地看着她,眼睛里突然就有了信服……

    对&,她可以设计他们一次&,当然可以设计他们第二次。

    只要自己和她合作,总有一天可以报仇的^!

    莲妃的眼睛里&,一下子涌现出狂喜:“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李未央笑道:“等?*!?br />
    莲妃有一丝迟疑:“到什么时候?”

    李未央微微一笑*&,“到你可以控制皇帝^,到你可以左右他的决定&,到他离不开你,到你的影响力远远超过其他人,这个其他人里面^*,包括我父亲,更包括蒋家*?!?br />
    莲妃震惊地看着她:“我……我有那样的力量吗?”

    李未央失笑,道:“你当然有*!因为你不光具有美貌&^,还有智慧,最重要的是^^*,你豁出性命救了皇帝!当然^,这是你自己安排的*,不过他并不知道,相反,你会成为他生命中最宠爱的女人&,因为你做了连皇后都做不到的事情!只要你表现得好,终究能够掌控帝王之威,让他为你而喜*&^,为你而怒*,为你杀人!”

    帝王之威……

    皇帝拥有无上权威*,所以可以随心所欲**,可以肆意更改别人的命运**,凭借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拥有一切,只要你控制了他&,早晚有一天*,你就可以为你的皇族报仇!

    李未央的眼神很清楚的传达了那些话,而莲妃也看懂了&&^,于是她眼底悲凉的迟疑*、无奈的挣扎逐渐地退去^,变成了一种势不可挡的坚毅之色&。

    仿佛是催眠一般,李未央拉住莲妃的手&,带着她走到廊下,她们两人的裙子都沾了水*,沉甸甸地粘到小腿上^*&,每走一步都格外沉重***,可是&,李未央依旧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很平静也很顽固地拉着她*,一直走到走廊的边缘,指着遥远的地方道:“你看&**,那是什么?”

    莲妃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那一对蒋氏父子还跪在大殿外面^,浑身都已经湿透,不管风雨如何可怕,他们一直咬牙坚持着&,摇摇晃晃也不肯离开^。

    “娘娘&^,你看懂了吗&^?”李未央微笑着问道。

    莲妃咬牙^*,道:“苦肉计*?!?br />
    李未央的笑容带了一丝清浅的冷酷:“那么,你该怎么办呢^?”

    莲妃微微一笑,笑容美丽而让人不能直视:“我已经明白了^^,多谢县主的指教?*&!?br />
    李未央退后两步&^,轻轻行礼&,道:“臣女告退^*&?!?br />
    看着李未央和敏德一起离去,莲妃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和手腕上因为做戏而留下的伤口,笑了起来*^。

    皇后将蒋氏父子一直跪在大雨里面的事情告知了皇帝,皇帝不信,自己亲自去看,果真在滂沱大雨里面看到了两人^*,蒋旭见到了皇帝*,立刻脑袋触地请罪,蒋南咬牙,也跟着以头触地*^。

    “知罪了吗^*?”皇帝沉声道&。

    蒋旭已是涕泪纵横*,颤声道:“陛下^,千错万错^*,都是臣的错,都是臣教子不严&&。只要能让陛下息怒&,臣现在就请皇上加重对我们父子的治罪*!”他的表情恰到好处的转为羞愧&,竟挤出几滴泪水,颇有些哀伤之感,只听他哽咽道:“微臣之子虚报战果、浮躁不堪,陛下纵然杀了他,微臣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相比较那个刚刚失去女儿一脸隐忍模样的永宁侯**^,蒋旭的表现更让皇帝觉得舒心*,他心道自己的惩罚是不是重了点&,毕竟蒋旭本人是没有什么错的*,皇帝面沉似水的看他们一眼,有些厌烦的挥挥手道:“算了,起来吧&!”

    “臣,谢主隆恩?!苯裥耐飞鹆艘凰肯M?*,期待着皇帝继续说下去*,依照他的了解*,皇帝会安慰他两句&,然后等一年之后&,军权还是有希望的*。

    可就在皇帝马上就要说什么的时候,太监突然跑过来^*^,低声说了两句话&,却见到皇帝的脸色勃然大变:“什么&*,莲妃受惊过度&,高烧不止?”皇帝的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陛下——”蒋旭心头一着急*,不由自主向前走了一步。

    皇帝却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快步离去了。太监连忙跟着撑伞离去,没人再关心这两父子了&。

    蒋南皱眉道:“父亲*,咱们回去吧&!”

    蒋旭猛地回头,左手用力地给了他一个重重的耳光:“滚!滚&!滚^!真是个活畜生&!”他仰天长叹一声,脸上已经根本分不出什么是泪什么是雨水,他只知道&,今天他们蒋家^*,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李未央在马车上*^,却掀开了车帘,看着外面乌云密布大雨滂沱的天空&,眼神放的很远很远——

    她其实*,很惋惜,惋惜的心头都要滴血了^。

    这样好的机会&,今天本可以让蒋家吃不了兜着走的^^!一次失败对方有了防备^,再想动手一切又要重新布置,她怎么可能不无语^*&,怎么可能不痛惜!偏偏她还得在莲妃面前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不能让莲妃失去信心,如果要对付蒋家^,莲妃将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人^&!有她在皇帝的身边*,一位内应二为合作者,实在是再好不过*!

    一件衣服&,披在她身上^&,李未央回过头来&,看见李敏德笑弯了的眼睛:“说不后悔^,其实后悔死了吧?!?br />
    李未央长叹一声^,道:“早知道另外选个听话的美人了^?*&*!?br />
    李敏德摇头道:“傻瓜^,哪儿那么容易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像是你说的^,美貌的女子容易找,但是对蒋家恨之入骨绝对不会背叛咱们的&,那就很难找了^&??銮?,莲妃是个聪明的女人,经过这次的教训*,她自然会知道,谁才能帮助她^,她又该跟谁合作,职司——”李敏德对着天空深吸口气,然后闭上眼睛&^,悠悠的吐出去*,再睁开眼睛时^,表情已恢复如初&,然后淡淡道:“可惜了咱们的一番布置&?&!?br />
    李未央微笑道:“你别装无辜了,老实说&,今天在那老道士的身上究竟动了什么手脚**?”

    李敏德无辜地摊手道:“我哪有做什么呀*!是他自己黑心,遭了天谴而已^?&!?br />
    李未央失笑:“台上的避雷针纵然被动过了&,他也未必会被天打雷劈&,你还有什么法子?”

    李敏德终于到道:“我买通了他的道童,在他的鞋子里插了两根大头针……你知道^&,纳鞋底的时候也会出现意外的么^,也是他自己坏事做尽^,恶有恶报&^!?br />
    李未央惊愕片刻,心道你比我还狠辣三分呢^,原先她不过是让他破坏那台上的避雷针,却没想到她只让他做了初一*,他倒好^,连十五都给做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李未央看着沉沉雨丝&,明显有点心不在焉。

    李敏德轻声道:“不必觉得惋惜,为了某个目的而不竭余力的去努力,这过程本身就是有意义的&。更何况&,咱们杀了那害人的老道士,不知道救了多少无辜的少女*,这也是功德?&&!?br />
    李未央笑道:“这也是功德吗?”

    李敏德正色道:“自然是了&?!?br />
    看他说的理直气壮*,李未央不由笑了^,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你说的对&,颠覆蒋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是刚才我劝说莲妃的话,可是轮到我自己&,却是着急了&?!?br />
    李敏德微笑,他的声音好似一段织锦&*,更似一泓清泉*,凉阴阴的,缓缓流过她的心田:“不管你要得到什么^,都要有耐心的&,不是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阴霾心路好似被拨开重云&,一缕缕金色阳光照进来**^,人也明媚几分,不由微笑起来,李敏德被她的笑地心头发软,突然想起了曾经品尝过的花酿,灼烈中带着清香,一缕缕侵入心田^,填入四肢百骸。

    回去以后&,李未央先去拜见了老夫人,她知道*,这位老太太一定没有睡,在等她告诉她宴会的结果^,果真如此^。老夫人听到老道士被天雷劈成焦炭,不由阿弥陀佛了一声,听到武贤妃被处死的时候**,却只是淡淡摇了摇头,至于后来听说晚宴上遇到刺杀,不由拉着李未央左看右看了半天&^,发现她并无损伤这才安下心来*。李未央看到老夫人眼睛里的神情不似作伪&,心中倒是有些愧疚&,好生安慰了老夫人这才退了出来。

    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停了的大雨,李未央不由想到&,到底人心还是肉长的*&,老夫人虽然对她存了三分利用的心^,却总有一分出自真心的关怀,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第二天一早,白芷送了帖子进来^*。信笺格外精致&,那蝇头小楷也漂亮工整&。

    李未央唇角微翘,是孙沿君要来拜访^,她心中很喜欢这个热情又爽快的人。

    孙沿君是个着急的人,当天下午就到了*,李未央吩咐人上了甜点*,孙沿君脸颊白皙红润,眸子亮晶晶的^,笑眯眯地吃着点心喝茶*,跟她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你家那个大姐,非要跟我抢着走,我才不管她是谁*^&,只说一句:不让&^!”孙沿君笑道,“咱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她平日里低眉顺目*^,娇滴滴的,我看着腻歪,所以就伸出脚绊倒了她……”

    李未央听了直笑^,“幸好我没有得罪你!”

    孙沿君得意道:“谁让她自己没用,一下子就从台阶上摔下去了呢&?真是叫人不敢相信&*,居然是个癞子啊,真是笑死人了^!”

    李未央摇头道:“我大姐只怕是恨死你了*?!?br />
    孙沿君不轻易惹事^&,但是不怕事^*!李长乐非要跟她抢道,她自然毫不手软了&,只不过她只想着让对方出丑^,没想到居然捅破了一个大秘密,不由得意道:“我才不怕*,李丞相得了这么个大美人做闺女,宝贝得紧&,真真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才将她宠得这样矫揉造作&、自以为是,我就是不喜欢……”

    孙沿君性情,说到底是有点泼辣的,对于看不过眼的人*,就喜欢给她点教训瞧瞧&。

    只不过昨天刚招惹了李长乐,今天就敢上门,这丫头也是个狠角色啊。李未央心中想到。

    “现在她可出名了,外面的人现在到处传呢*,说李家大小姐生了皮肤病&,一头秀发都掉了,满头都是癞子呢**!”说完,横了李未央一眼,道:“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种消息多难得癪&?!”

    李未央咳咳&,忍不住笑起来&,眸子熠熠*&。

    白芷和墨竹都笑起来^,小姐难得有朋友,平日里都是皮笑肉不笑的&,今天看来是真的很喜欢这孙小姐了&。

    孙沿君看着李未央^^,心中也是觉得很亲近*?;厝ヒ院?,她娘后来说^,李家这个三小姐年纪这般小^^,处事却冷静**,听人说话的时候很专心&,却不像孙沿君一样小孩子作风一惊一乍的^,只是安静听着*,这是懂分寸*,叫她多和她亲近&。

    李未央笑完了^*,道:“好了&,咱们说正经事。你准备什么时候做我二嫂&?”

    “胡扯&!”孙沿君涨红了脸,一下子跳起来^^^,咬牙跺脚道*,脸颊红的滴出血来。

    李未央真诚道:“我真是不知道,你居然对我二哥有意思***,我还以为上次李长乐那么挑衅,这门婚事算是吹了……”

    孙沿君低声道:“我原本也是要推了这婚事的,结果无意中,却在街上跟他碰上了^&?!彼底趴吹嚼钗囱胄α秤?,赶紧板下脸道^*,“不许笑,你再笑我就不说了!”

    李未央道:“好*,我不笑*&,你说吧**^!?br />
    孙沿君重新坐下来,小声道:“那天在街上,我看见一个青年的书生从马蹄下救了一个小孩子^,结果自己笨手笨脚^,还不小心撞翻了人家的水果摊&&,弄的满身是伤*,居然还不记得带银两*,差点叫人家药堂赶出来,好在他及时自报了家门^,说自己是李丞相府的二公子^,又是国子监的学生*^,但是也够丢脸的了^,那么大个人^,帮忙还帮的一团乱&?^!?br />
    李未央看着孙沿君,却是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仔细想了想这场景,李未央只觉得这二哥的确十分之丢人&,不过跟他往日里那种端方的君子模样,倒是很相称的。

    “沿君&,我二哥……容貌不出众,头脑也不是特别聪明,将来在官场上&,未必能走很远,而且,你若是嫁给他&,还会有一个自私短利的婆母&?&&!崩钗囱胩嵝训?。

    孙沿君半晌才道:“我不知道为何&,就是觉得他那样的男子靠得??!明明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却敢去帮人&,长得不算顶英俊,但笑起来的模样好看极了,让我觉得很好&,很安心&!”

    李未央不免有些感触,怅然道:“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男子……”

    “是啊,你不要笑我,我就是觉得他那样的人,说权势不过尔尔,说容貌也不出众,可是待人好&,性子直……这样我才心里踏实&。未央&,你不知道,我曾经也很喜欢七皇子……我也会偶尔想着他&,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他……娘总是说&&,要找个对我好的,我就想,如果是你二哥这样的人,会对我好的?!彼镅鼐荷?&&,脸不免又是微红。这样的话&,若是平日,她不可能开口说出来&,但是她觉得,李未央不是多嘴的人。

    李未央笑了笑&,道:“你说的对&?&!比绻蹦甑淖约阂材苷庋?,也许不会落到那个地步。每个女子嘴上说不求富贵显达,实际上未尝没有一丝半分做人上人的心思&,可是孙沿君却更实际,更豁达&&&,这样的女子的确更美好&&,更值得人爱&。

    “那……两家是不是定了婚事?”李未央笑道。

    孙沿君脸色更红了&,道:“我娘说,她立刻就安排这件事&?!?br />
    李未央失笑,道:“放心好了,我二哥之前的婚事被搅合得够呛,估计一时半会儿的是跑不掉的&?!?br />
    孙沿君伸出手就来掐她:“好,就算我着急好了,我着急嫁过来收拾你这个多嘴的小姑子!”

    李未央只是笑,也不躲避&&,过了片刻道:“外头还有什么消息吗&?”

    孙沿君凝眸想了想,道:“还有一件事&,蒋家好像出大事了?&&!?br />
    昨天一夜&&,蒋家人彻夜未眠,从皇宫里出来,蒋旭便没有和蒋南说一句话。大夫人急坏了,这两个人都在雨地里跪了一个多时辰,保不齐要生病&,所以赶紧烧好了洗澡水,准备好干净的衣服,准备让他们回来好好休息。

    可是回来之后&&,蒋旭却是难得的大发雷霆。

    蒋?&?吹角榭霾缓?,便立刻劝走了大夫人和妻子韩氏&&&,把伺候的人都撵出去&,自己留在了书房:“父亲&,你也别怪四弟,当初那件事也不全是他的错!当时的监军可是梁王&,他一心一意要查抄慕容氏的财产,若是让慕容家轻易投降&,皇帝必然给个封号,那他们的财产也就动不了了!四弟也是为了打发梁王??!现在出事了,便把责任一股脑推到四弟身上&,这也太过分了!”

    蒋旭冷笑一声,道:“不要给这小子脸上贴金了,什么梁王&&&,梁王那性子是什么样我不知道吗&?皇帝哼一声连个屁都不敢放,他还敢贪人家的财物吗&&&?分明是他蒋南好大喜功,简直是大言不惭&&!”

    蒋南再也忍不住了&,腾地一下子站起来:“父亲!是我做的事情,一人做事一人当,慕容家一千多口人全都是我杀的,那又怎样,哪个朝代不是一将功成万古枯!难道轮到我蒋南就是罪大恶极了吗?!他拓跋氏的江山,不也靠我们蒋家守着吗,若是把我们全都杀了,他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

    “狂妄之极!”蒋旭气急败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眼睛里充满了嘲讽:“你到今天都不明白!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的教导都喂了狗了!这天下&,缺了谁都照样转&&,没有你&,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呢着这个位置呢!现在咱们父子的兵权都被夺了,你看不到多少人在背地里开心的笑吗&!”他越说越生气,脖子上青筋暴起,指着蒋南的鼻子痛骂道:“见过狂妄自大的,没见过你这样的&,蒋家算什么东西,没有天恩,咱们全都得回家种地&!”

    蒋南震惊地看着难得暴怒的蒋旭&,完全不敢置信,一时间竟愣在那里,嘴唇翕动着说不出话来&。

    蒋海赶紧打圆场道:“这次的事情,是有人刻意陷害咱们家!所以我们彼此之间就不要伤了父子和气才是!老四,你少说两句&&,不要再惹父亲生气了&!”

    蒋旭冷笑一声,道:“听到你大哥说的话了吗&?他说得对&&,是有人要害咱们,所以你这个德行,更加中了人家的计,更让人家开心的要死&!说到底&,你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不是好大喜功&&、不是乱杀人&&,而是你狂妄自大、藐视皇恩,甚至连累的皇帝遇到刺杀&,若是今天陛下有半点损伤,我们全家都要给你陪葬&!”

    蒋南看着蒋旭&,眸子里隐隐有火光在跳动,但是他却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父亲说的是对的&,今天&,是因为蒋旭在场,才救了他的性命&,所以,他的态度自然软了下去。

    蒋海连忙送上茶水给蒋旭,“父亲,您消消气,千万不要跟老四计较&&,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br />
    蒋旭长叹一声,道:“是啊,是个孩子&&&&,我以前还以为咱们蒋家有你们支撑着,就能屹立不倒了,现在我才发现&,你们才是惹祸的源头??&!这件事情,只怕瞒不住你们祖父了,还不如我自己写信去请罪&?&!?br />
    祖父是个暴烈的脾气,极有可能当场打死蒋南&&,蒋海担心&,连忙低声道:“父亲,祖父的六十大寿马上要到了&&&,您看是不是暂且缓一缓&&&&,等那边宅子建好了,送给祖父做寿,他的气也能消了?!?br />
    蒋旭皱眉:“宅子&?什么宅子?”

    蒋南连忙道:“是老家的族人特意为祖父建的,说是将来祖父颐养天年所用——”

    蒋旭气不打一处来,一下子站起来&,道:“孽障,现在外面到处在揪咱们的小辫子,还大兴土木,简直是蠢货!赶紧吩咐他们停工!”

    蒋南满面为难:“这——是他们的一片心意&,而且已经建好了,方圆百里的大宅子&,怎么能停下呢?”

    “方圆百里&&?”蒋旭一听,猛地冷汗直流,“立刻吩咐停下——不,仔细检查一下这宅子&&!”

    蒋海皱眉道:“父亲&,您这是——”

    蒋旭慢慢又坐了下来,“我总觉得今天这件事只怕不光是慕容氏参与其中,你想想看,慕容余孽能够混入宫中,说明他们一定有内应,而且蓄谋已久,今天宴会上那莲妃句句将我们蒋家置诸死地&&,说不准,她和慕容氏有什么关联,一定要仔细查查她的底细&!还有今天那尹天照的死,我也觉得透着十二万分的蹊跷,还是要小心的好&!”

    蒋??戳艘谎劢?,虽然觉得他未免想的太多&&,但还是习惯性地遵从道:“是?!?br />
    蒋南却突然拔腿站起来向外走,蒋旭大声道:“你去哪儿&?!”

    蒋南冷冷道:“我有事情要做!”

    蒋旭更加怒不可遏:“逆子!你没听陛下说要咱们闭门思过吗&!你现在跑出去是要别人戳我们脊梁骨&?!”

    蒋南冷笑一声&,回过头道:“父亲&,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去把那个背后做鬼的捉出来&!”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蒋旭气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大声道:“滚!滚得远远的!有本事你再也别回来!”

    蒋海连忙道:“父亲,您千万不要生气——”就在这时候&,国公夫人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这里闹什么!”

    屋子里的两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

    屋子里,李未央正听着孙沿君继续往下说:“听说昨天回去以后&,国公夫人听说二十万的兵权都没了,气得眼睛一翻就晕了过去呢,现在蒋家招了大夫集体会诊,为了防止别人说他们树大招风&,连太医都没敢请!”

    “哦?国公夫人不行了?”李未央扬起眉头,颇感兴趣道。

    孙沿君笑道:“那老夫人身子骨一向健朗,最近大概是打击受多了,先是魏国夫人,然后是大女儿,接着又是孙子的官位没了,儿子的兵权也成了泡影&,本来花团锦簇,现在却是雪上加霜,你瞧瞧&&,再好的身体也经不起这么折腾?!?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如果那老太婆早点断气&,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要怪她心狠,对付这个恶毒的老太太,还就得这么毒辣,从心理上毫不留情地给她一刀!

    孙沿君吃了茶&,却左右在花园转了两圈,没能看到二公子&&,也没能看到倒霉的大小姐&,固然有点失落&,可是李未央陪着,倒也不算很失望,过了半个时辰,便笑眯眯地走了。

    白芷双手奉上一杯清茶&&,说:“这位孙小姐真有意思,她是要嫁过来的,还这样得罪大小姐?!?br />
    李未央笑道:“她这种性格&&,的确是太容易吃亏了?!?br />
    白芷笑了笑&,转而道:“只是&,奴婢怕蒋家怀疑到小姐头上来&?!?br />
    这一点李未央不是没有顾虑过,不过只要一想起对方那嚣张的模样,心肝肠肺便会一同堵着,不如放手一搏,于是说:“无妨,我已安排下了后手。他们若偃旗息鼓便罢,否则,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br />
    李未央在花园里,看着满园的鲜花盛开,听白芷汇报近日里各院子里的情形&&。

    “大小姐从昨天回来就没出过门,一直在屋子里呆着,除了卢大夫谁都不肯见?!?br />
    “哦&?卢公?”李未央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不知想到了什么&,微微笑起来。

    白芷见她笑得奇怪,不由道:“小姐,是不是派人打听一下?!?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不必管她了?!崩畛だ滞蝗换指慈菝驳氖虑?,李未央一直很好奇,可如今,此人已经无法掀起大的风浪了,又何必放在心上呢?

    白芷正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赵月拦在了凉亭的入口处&,满面警惕地看着来人。

    李未央抬起眼睛&,看到的却是一个长身玉立&&&&,依旧神采飞扬的年轻男子&。

    李未央微笑道:“三殿下是来看望大姐的么?你等等,我即刻命人去请?&!?br />
    拓跋真却盯着她,目中隐隐暴露出一丝诡谲的情绪。

    李未央不由地皱起眉头,她还从来没见过对方露出这样的神情,竟是如此的古怪——

    ------题外话------

    此章过渡……嗯

    好像……有好多人要找李未央算账,嗯,最近她捅了马蜂窝了,会引来疯狂报复……,>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13》,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13 找上门来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13并对庶女有毒113 找上门来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13。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