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妖星现世

    殿内地上铺着厚厚的嵌金丝的地毯,梁上挂满了精巧的彩绘宫灯^&,结着绚烂的绸子,大殿四周有八对高高的铜柱子,柱旁皆摆设一人高的雕花盘丝银烛台*,上面早早点起了蜡烛*,烛中掺着香料^^,整个大殿中弥漫着一种温暖和煦的醉人气息^^。大殿的正中心设着皇帝的龙椅,皇帝的身边坐着皇后*^,下首是武贤妃*、张德妃、梅贵妃、柔妃等地位较高的妃子^,再下首*&,则坐着颇为受宠的几位贵嫔。大殿下方*,左边是男宾席*^*,依次是皇子*、宗室*,随后便是按照官员的品级排列^,右侧则是女眷,按着男宾同样的排列方式^。虽然此次皇后设的不过是寻常宴会,但各家女眷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皆得按各自的品级正式出席^*。所以这一次*,李未央的位置竟然远远排在李长乐之前*&,这不由得让李长乐恨地咬碎了一口银牙^,原本她以为自己有了这张脸&,就可以夺回众人对她的关注^,可是那些人竟然不过注目了她一瞬,便都移开了目光&,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事实上^^,若非李长乐过于美貌^,谁都不会正眼瞧她一下的,因为关于她的光辉事迹*,已经到处传遍了^*,人人都知道她先是得罪了皇帝,后来又闹得五皇子因为她而受到皇帝斥责,听说在她母亲的丧礼上居然还身着华服……娶妻娶贤,宜室宜家&^,可这样的女人谁敢娶回去^?正妻又不是花瓶,随随便便放着就可以,那是要管理家宅的&,一个娶不好^*,整整祸害九代。

    李长乐越想越是愤恨^,更隐隐觉得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腐烂气味压过香粉透了出来,不由得心中生出了一丝恐惧&。&&,生怕被人发现。

    李未央则是连看都没有看李长乐一眼&,因为她的位置距离九公主很近&&,所以被九公主拉着问长问短&。

    时隔这么久,拓跋真不由自主将目光落在李未央的身上&^,虽然她给他的仅仅是一个侧面——她额上的蓝色宝石,显得素净而清新^,远远看去*,她的半张面孔在微光下闪出淡淡的光彩*,宝石和乌黑的云鬓配在一起,就像是迷离春夜中那让人遥想的月亮^。她肤色本白&,根本不需要搽粉&,今日略搽了一些,显得肤色更为白净&^。上面还浅浅地抹了一层胭脂^*&,称上雪白的肤色*,就像早晨初升的云霞,娇嫩美艳,让人怀疑它一吹就会破,身上穿着的是一等缎子做成的大袖衣和束腰的长裙,乍一看去是紫色,实际上却是一层薄薄的紫纱轻轻笼罩在衣裙外面&,勾勒出了一幅美好的曲线*^。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竟然舍不得眨一下眼睛。她比以前更美丽了^,从前她不过十三岁而已,身段和脸蛋都未长成,一晃两年多过去**,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少女*,昔日娇嫩的花蕾已经怒放开来,许是因为他日日被野心和欲望压迫着的缘故*,她这般美丽的容颜,在他的眼睛里也更加令人迷醉。拓跋真注意地看着&,心中想到的是,要毁掉这样一个漂亮的少女*&,真是太可惜了&。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察觉到了他的目光,幽深的眸子投向了他——在这一瞬间拓跋真甚至出现了幻觉,觉得眼前这说得上是个上佳美人的脸上*^,蒙上了一曾模糊的云雾。但很快这份云雾便飘散开来,李未央有了表情,却是他看不懂的表情。她纤长的娥眉微微蹙起^,眼中是冷冷的厌恶和轻视,最后这些感情忽然间都融化了&,凝成一份嘲讽**。拓跋真感到自己的脑中忽然空白一片*,连心跳都似乎消失了&,随后便是无比的恼怒&。

    就在这时候*,一个笑盈盈的美人走到了皇帝的身边&&,皇帝竟然破格在旁边加了一个座位*,甚至比皇后都还要靠近龙椅*,众人不由得好奇地向这个美人望去*&。这不看犹可,一看人群中便爆发出一阵啧啧的赞叹^,简直像冷水泼进了油锅。

    “这就是莲妃吧!”

    “听说她是上天派下来辅佐陛下的呢!”

    “的确啊,这也是天佑我大历??&!”

    众人睁眼说着瞎话,虽然谁都知道所谓的天人之说纯属胡扯*,但只要皇帝相信,他们就得相信&,而现在皇帝对冷悠莲可不是一般的宠爱,所以现在大家都异口同声,相信她是老天爷派来服侍陛下的&。李未央听着众人的赞叹^,不由觉得可笑&,所谓的天仙化人,不过是一场戏罢了,如戏的人是皇帝*,而看戏的观众们现在也都很捧场。李未央这样想着^,目光不由落在了冷悠莲的身上&,说起来,她之前只是听敏德提起,并没有真正和莲妃见过面。仔细一看*,这位妃子果真美得不同凡响&,端庄秀丽,国色天香,往那一站宛如芍药笼烟,花树堆雪*&,将原本今天所有盛装打扮的宫妃都显得毫无光彩*^*,甚至让满殿的灯火都黯淡下去*^。说真的^,这还是李未央第一次见到^^,能够在容貌上和李长乐一决高下的女子。

    李未央之所以能用一种平常心看着莲妃,是因为她自己并不是靠容貌吃饭的&,所以对于别的女人比自己美丽这种事情不是特别在意,而另外一边的李长乐却已经连平常心都保持不了了&。她偷偷地用目光剥着莲妃的脸,一寸一寸^,一毫一毫,审视着,分析着,仔仔细细地和她相比*&,越比越是心惊。这位皇帝的宠妃果真是举世罕见的美人儿&。不仅任何一个细节都不输于她&&,气质更是高贵得宛如夜空中的皎月,李长乐不由握紧了拳头,她唯一凭借的就是美貌,如果连美貌都输给了别人&,她还有什么好依仗的!

    “妹妹的首饰倒是别致,衣服样式也新鲜*,我看不是我朝工匠所制吧?”武贤妃看着莲妃*,一脸亲切地问道&。

    莲妃的身上带着一条海霞般泛着幽幽红的宝石项链和同色的耳环,显然极是昂贵,莲妃容貌出众^、肤色如玉,更兼体形婀娜、纤纤如月*,这样一对灿烂的红色宝石果然与她最是相衬,细腻肌肤上映出淡淡红色&&,仿佛那纤细的脖子是透明的一般。

    “姐姐不知道吗^^?这首饰可是外国使节送来的礼物呢*!从去年以来*&,陛下宝贝的很,一直在仓库里放着&^^,我几次三番讨要*,都不曾舍得给呢^!”生下九公主和八皇子的柔妃微笑着&^,似真还假嗔道。

    那一串红似玛瑙、光泽动人的宝石眩人耳目,尤其链子中间垂着颗硕大的红宝石极为耀目*,张德妃看着^^,便淡淡笑了一声,道:“柔妃妹妹,你怎么能和莲妃相比^,她可是陛下的心尖儿呢&*!”

    皇后居高临下地看着所有妃子:“莲妃这么光彩照人&,连我都要移不开眼了^?&;辜堑酶魑唤氖焙?,个个都是花骨朵儿似的,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如今再看到年轻美貌的莲妃^*,真真实在是不得不服气&,不得不感叹&,这时光还真是转瞬即逝啊!?br />
    皇后就是皇后,几句话一说&&,便让武贤妃、张德妃和柔妃同时都变了脸色&,皇后这是提醒她们^,她们已经老了,早已不复宠爱&,也是提醒莲妃,再美丽的容貌也没有骄傲的资本,这宫里女人最害怕的是岁月^,只有皇后的地位永远不变*^*,其他人^,什么也不是。

    莲妃微微笑着&,面色半点不变,仿佛根本没听见在座众人的冷嘲热讽^^*。她的目光*,却是往台阶下望去,最后落在了蒋家人的身上^,目中神情微微波动*,又很快转开,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太子到!”正说着话,门口的太监一声长宣,太子走了进来*&^,身旁还带着两位盛装美人^,一位自然是太子妃,另外一位则是那位得宠的庶妃蒋兰&。太子妃贺氏出身闵国公府,身量偏高,鸭蛋脸儿*、短短的眉毛*、不大不小的眼睛*,鼻子稍肥了些&^,嘴巴看起来也是有点微微下垂^,说得上是个美人,但与旁边的庶妃蒋兰相比*,容貌就大为逊色了。蒋兰继承了蒋家人高高的额头^,又生着一双明亮双眸^,尖俏的脸蛋儿&,与相貌上难掩骄矜之色的大夫人、魏国夫人等比起来,要显得温柔可亲而且秀气的多*,她此刻谦逊地站在太子妃一肩之后,半点也没有因为蒋家人在场而表现出特别的亲近^,甚至没有向蒋旭他们的座位上看一眼。

    李未央心道,这位太子庶妃^,倒也是个人物^。在她的记忆里,太子十分钟爱这位庶妃,多数时候与她双宿双栖,甚至为此冷落了太子妃^*,太子妃多次向皇后哭诉&,但皇后为了拉拢蒋家&,对蒋兰十分偏爱,太子妃因此抑郁不已,过不了两年就得病死了,要说如果太子顺利登基,那蒋兰就会有皇后之分,但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蒋家人对这个庶妃都是淡淡的,并没有帮她一把或者力挺太子的意思,甚至于当太子被逼得无路可走的时候^,蒋家竟然也没有伸出援手*,而蒋兰,更是第一时间抛弃丈夫回到了蒋家……这在李未央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她从前以为&,从太子与蒋兰恩爱的程度看来*&,至少他们的婚姻十分美满^,但从结果看,蒋家根本从来没有扶持太子的意思&*&,就连蒋兰,都不过是个幌子^*&,他们这一家人*,是彻彻底底地孤立于皇位之外的&&,只效忠于下一任皇帝,至于谁做皇帝,全凭各自的本事&。

    皇后笑道:“真是该打,宴会就要开始了^&,居然敢让你父皇等你&!”说是这样说&&,语气里却没有责怪的意思*&^。

    太子回头,冷冷地瞪了太子妃一眼,本来他该早早到了&,偏偏这个太子妃又在府中闹起来,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现在当众迟到*,实在是太失礼了!太子妃则冷眼瞧他^,眸子里充满了嘲讽^&,你让一个庶妃的各种待遇都远超过我这个太子妃,甚至接待异国使臣都带着蒋兰^*,既然你已经让我没脸了,我又何必给你留面子呢*^*!

    太子妃这边和太子暗潮汹涌*,李未央远远瞧见了^^,却只是摇了摇头&。内宅不宁,是太子的一个很大的短板^,在后来的争斗之中*,拓跋真可是大大利用了这一点,这两个人只顾着乌眼鸡一样地互相瞪着&&,没看到皇帝已经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了吗^*?不管怎样*&,皇后命小太监布置桌椅^,又是一阵忙乱,这才在皇帝下首添了一张桌子^。

    “太子哥哥一向喜欢那个蒋兰,太子妃嫂嫂很生气呢!本来大婚那日两人是一起进门的&,结果太子晚上居然歇息在蒋兰那儿&,这仇可大了&!”九公主悄悄向李未央咬耳朵&,“偏偏母后总是帮着蒋兰^,可把太子妃气坏了,听说太子府里面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呢!太子妃连蒋兰卧室的床都打烂了*!”

    李未央吃惊地看了一眼太子妃,那娇小的个子……还挺骄横&。不过,任是谁要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都不会很开心吧,更何况还是个独霸丈夫宠爱的娇柔女子^,看看蒋兰那样弱柳扶风、我见犹怜的样子,李未央实在很难把她和蒋家人强横的血缘联系在一起^,更是跟大夫人&、魏国夫人没有半点相似&^*&,可是转念一想^^,蒋兰在家中是庶出的女儿^,蒋家对她的态度当然和另外两人大相径庭,这一切似乎又都找到了一点原因。

    皇后看见蒋兰&,眼中闪过赞叹的光芒^*,忍不住拉住她的手赞道:“兰儿今天的打扮倒是别致^?!?br />
    “谢娘娘夸奖*?^&!苯既崴车氐?。

    皇后和蒋兰聊了起来^*^,太子妃被摞在一边完全插不上嘴&&,又是一阵气闷。

    不久,蒋兰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坐定之后&^,神色不变地朝旁边扫了一眼,目光经过李未央这一桌*,微微一顿,随即若无其事的转了开去。

    “未央姐姐你不知道,这蒋兰很厉害呢,她长得也没多好看,却把太子哥哥迷的神魂颠倒的……”九公主正趴在李未央耳边说的高兴,完全都没了公主的仪态。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向蒋兰看去,可是蒋兰倒是已经转开了眼*^*,反倒是另外一边的武威将军蒋南一眼瞥过来,两人的目光一触*,九公主霎那之间打了个寒颤&*,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从里到外看了个通透。

    “有什么了不起的……”九公主小声嘀咕了一句^,没有再说了。

    当然了不起了*,皇帝如今最看重的文臣是李家,最依仗的武将是蒋氏*,虽然大历的朝堂之上,文官高于武将^&,但这在蒋家却是个例外&,他们的功勋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武将,位列公侯之列了。李未央的目光,不由越过蒋兰、蒋南等人,向案首的蒋旭望去^&。他和她记忆里的一样,容貌看起来很英挺&,身姿极为挺拔^^,笑容看起来却很和煦*^,若是不知道的人只会以为他是个文官,根本不会想到他是沙场上赫赫有名的一品征西将军。只是不知道在今天的筵席上*&,他的出现会增加什么样的变数!联想到蒋南故意来挑衅的那一幕,李未央已经很清楚,今天的这场宴会只怕会有变故^,而且&,是针对自己而来&^!

    李未央微微一笑,应该怎么做才会给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呢?

    蒋旭&、蒋南、太子*、蒋兰^、拓跋真、武贤妃、皇后……这一连串的人和他们的脸在李未央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她低下头,他们都不过是将她当做一颗碍眼的石头,可有的时候这么一颗石头,却极有可能影响大局。

    蒋家男子素来都镇守边境,极少在京都露面^*^,突然来了两个年轻公子,这已经足够让夫人小姐们兴奋的了。大公子蒋海容貌酷似蒋旭&,英俊挺拔^,沉稳刚毅,充满男子气概^,不过他已经娶妻*^,所以夫人小姐们感兴趣的,却是他的三个弟弟&。之所以是三个而非四个,那是因为二公子蒋洋已经被赐婚&^,未婚妻就是襄阳伯府的嫡出小姐高婉儿,所以蒋家还剩下三公子蒋华^^、四公子蒋南&,以及那个五公子蒋天还没有婚配了。蒋家这样的功勋世家,儿子们又是如此高贵挺拔,夫人小姐们早已坐不住了,纷纷互相打听,女眷中的蒋大夫人早已烦不胜烦&,却又始终面带微笑*,藏着眼底的骄傲。是啊&,蒋大夫人是有理由骄傲的*^^,因为蒋家的儿子的确是人中之龙^^*,比起皇子们也是毫不逊色的^。

    蒋??戳艘谎鄱悦娴呐煜?,随后低声对弟弟说:“那个脸孔白白的、眼睛幽深的姑娘就是李未央?”他一直在外面,这还是第一次真的看见李未央。

    蒋南微微一笑,道:“还能有第二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坐在二品县主的位置上吗&?”

    蒋海点点头&,点评道:“长得不错,可惜比起长乐,还是差得很远?!辈还芏嗔瞬黄鸬哪腥?,都总是从女子的相貌来作为第一印象点评的,他的语气,仿佛在说^,有这么一张脸&^,李未央还能看,但也就是勉强罢了^,当然,蒋海的眼光是很高的&,不消说他的妻子韩氏就是个出众的大美人,就说那些各路人马塞进他房里的美貌女子,就已经养刁了他的胃口^&,所以他能给出李未央这样的评价,实在是说得过去了,当然,李未央本人若是知道,是不会感激他的^。

    一旁的人向蒋海举了举杯子,他含笑回敬,随后低声道:“父亲说了,让你别老去找麻烦?!?br />
    蒋南不以为然地盯着对面的李未央^&,挑了挑眉头道:“大哥,你也太谨慎小心了,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绝不会跟蒋家扯上关系的!”

    蒋海却皱起眉头,道:“我再说一次^,别惹事!?br />
    蒋南放肆地笑了笑,道:“她把祖母都气的病倒了,你还叫我别惹事?”

    蒋海面上在笑,外人看来他仿佛在与蒋南谈笑风生的样子,实际上^,他却不赞同道:“不过是个小角色&,父亲的意思是不要为了她搅合了大局?!?br />
    蒋南失笑^,随手端起酒杯,道:“大哥*,你以为祖母会让我亲自动手吗?太可笑了?!惫蛉怂淙幌胍胬畛だ直ǔ?,却绝不会让蒋南动手的^*,不论如何*,蒋家人要对付李未央,也不会脏了他们自己的手^,既然他们想要她消失&,自然会有人代劳的,他们只需要看着就好,这也是刚才蒋南为什么准备给李未央最后一点羞辱的原因,因为他知道以后他不会有机会看见这张脸了,这不是很可惜吗?哈哈,蒋南一边笑容满面&,一边打量着那边的李未央^*。

    李未央当然注意到了对方不友善的眼神,可她的脸上却没有看出半点异样^,沉稳的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少女。

    而不远处的拓跋玉,同样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蒋家人&^*,他终于明白李未央为何讨厌这群人了*,他们的确是一群很优秀的男人,但优秀是他家的事&,仗着这份骄傲将别人视如尘土随意践踏*^&,可就不好玩了,他想到李未央三天前派赵楠送来的消息^,不由微微笑了&*&。他知道她要行动,可是不知道她究竟会做什么,但他可以想象,必定是大手笔……

    这里各种勾心斗角^*、刀剑横飞,那边各种珍馐美味流水般端了上来,各桌旁的宫女伶俐的为各位贵人温酒布菜。

    李未央环视一圈^,却只在皇帝身后不远处看到了垂手而立的周天寿^,而另一位更受皇帝信赖的天师级人物尹天照^&,却至今不见人影,她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李敏德^,李敏德却像是知道她在找什么一样,对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表情*。

    “今日难得众位爱卿齐聚一堂^,看你们都能过的愉快舒心^,也算皇后没有白费心思??*^&!”皇帝笑道,回头对皇后道,“辛苦皇后了?&*!?br />
    皇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已经比上次好了很多&,脾气便也恢复了往日里的和煦*,笑道:“陛下,为您分忧是臣妾该做的事情&,举办这个宴会*,也是为了让大家都能尽兴??^!”说完,她看了一眼众人,笑道&,“您看*,连蒋家的大公子和四公子也都来了,臣妾记得,第一次见到四公子,还是在他四岁的时候呢,那时候他跟着大夫人到皇宫里来*,闹着要摘御花园里的桃子&,不肯离去呢&^,可是一转眼就成了这样英武的少年将军了^^!”

    皇帝看看蒋南,笑容满面道:“是啊,皇后这一说&^,朕就想起来了?^&?上О?,小九年纪还小,不然将她嫁给武威将军,也是一桩美谈?&?!”

    九公主当然知道是玩笑话*,却还是冷了脸&,哼了一声*。

    皇后微笑^&,上上下下打量着蒋南&,道:“本宫娘家倒是有一个侄女云云,生得倒是温柔可人,端庄贤淑,正好与武威将军匹配??!”

    皇帝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一旁的梅贵妃笑道:“皇后娘娘*,您忘了&^*,刘阁老家小孙女还未婚配^&,与四公子年纪合适,品貌相当,陛下还答应帮她保媒呢^*&!”

    皇后的侄女,梅贵妃的儿子五皇子拓跋睿的铁杆支持者刘阁老的孙女,这两个人*&^,哪里是在推荐婚事,分明是在拉拢蒋家?^;实劭戳俗约旱幕屎蠛兔饭箦谎?**,随后向着蒋南道:“武威将军,朕想问问你自己的意思!”

    蒋南起身,大殿里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众人神色各异^。他看了一眼娇羞的苏云云&&,又看看大胆娇媚正一脸期盼看着他的刘小姐*&,不知怎的^,却又瞥了正看好戏的李未央一眼,笑道:“陛下好意^,臣子怎敢推却呢^*^?只是我打仗在行,选妻却是不行*,要不陛下看吧*,您觉得哪位小姐好就把哪位小姐赐给我做妻子好了&!”

    蒋旭低声斥责道:“怎么说话呢!”立刻站起身行礼道&,“陛下&,犬子无礼^,请您恕罪?&!?br />
    皇帝哈哈大笑,道:“无妨^,朕就是喜欢他这种爽直的性子?!闭庋奈浣鸥貌僮?^,比起老谋深算的蒋国公和蒋旭&,蒋南在皇帝跟前显得嫩了很多*,这让皇帝的心情很好。他笑道&^*^,“这样吧,还是等武威将军定心要娶媳妇儿的时候再说&,否则他这么粗鲁,唐突了佳人可怎么好癪?*!”一边说^,一边笑,大家见状*,都心照不宣地跟着笑起来&,李未央明白*,皇帝眼见皇子们一个个都已成年*&,心中充满忌惮*,自然不会随随便便让他们任何一个人拉拢蒋家^^,而蒋南&,看似糊涂无礼的话,实际上藏着很深的玄机&*,他选苏云云就得罪了五皇子*,选刘小姐就得罪了皇后和太子^,怎么看都不划算&,但这个球踢到皇帝那儿*,结果就大不一样了,皇帝不想让他蒋家站到任何一边去,他们就要保持中立的态度,谁也不沾&,若是换了一般的臣子,只怕就要被皇子们当成集体眼中钉除掉*,但蒋家手握兵权^、树大根深,当然是没法拔掉的,这样一来*,皇子们更要想方设法拉拢他们了^,蒋家的地位也就越是稳固*。

    蒋南笑道:“陛下*&,微臣鲁莽无知,承蒙陛下不弃,此次从边境回来^,偶然寻得一对海东青,特地带回来献给陛下*&*,请陛下笑纳*&&?&!?br />
    皇帝笑道:“真的?快送上来与朕瞧瞧?&!?br />
    其实皇帝此时并没有多稀奇^,海东青都是野生野长*,由人捕来驯化后再以供助猎之用^*,只是这种鸟的捕捉和驯服很不容易^,故而民间常有九死一生&^,难得一名鹰说法。正是由于海东青不易捕捉到和驯化*,在先皇时期甚至有这样的规定:凡触犯刑律而被放逐的罪犯,谁能捕捉到海东青呈献上来,即可赎罪*,传驿而释&。因此很多人为得名雕不惜重金购买*。但现在的皇帝手中已经有了不少的海东青*,早已没有那样稀奇了*,甚至于,他还赐给了心爱的臣子&^&、公主&,比如永宁公主府就有一只,当初李敏德还曾经为了赢得射箭比赛将那只海东青放走了&??墒堑碧喟涯呛6嗨蜕侠吹氖焙?*^,皇帝吃了一惊^。

    不要说皇帝*,就连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笼子里的海东青。

    海东青者^^,鹰品之最贵重者也^,纯黑为极品,纯白为上品^*,白而杂他毛者次之&,灰色者又次之**,皇帝这一辈子看过最好的海东青都是白毛带了杂质的,可是眼前竟然一下子出现了纯黑色的极品海东青,竟然还是两只^,这真是世所罕见??!

    “难得,竟然是这样的极品海东青?&^?!”皇帝看出了这一对海东青的不同寻常^,笑得更加开心。

    “陛下,海东青是神鸟,性情刚毅而激猛,其力之大&,如千钧击石&,其翔速之快,如闪电雷鸣,我朝一百多年来*,第一次有极品海东青现世^,这正是大吉之兆??*!”

    一旁的官员们见状&,连忙起身附和&,好像这次看到了极品海东青&^,就预兆着四海富饶*、天下太平了一样,李未央嘲讽地看着这些人牵强附会,不管是哪一朝的皇帝,都喜欢别人说吉兆来了&,就像是先皇,别人向他进献了一块上面有红色印迹的石头*,说什么是红心石*,表现天下民心所向、百姓归心*,立刻就被封为礼部尚书,这种荒唐的事情*^,哪朝哪代都不会少。李未央看着连自己的父亲李萧然都起身向皇帝恭贺*,不由微妙地勾起了唇。

    皇后笑道:“果然是吉兆啊*,天佑我大历^?!?br />
    太子的脸上也是无限开怀之色:“这等海东青要找到可是不容易*&&,蒋南,你是陛下的功臣??!”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纯黑色的极品海东青呢!”拓跋真也举杯*,向蒋南遥遥敬了一杯*。

    蒋南微微一笑,面上露出无比谦虚的神情&*^,道:“哪里,太子殿下和三殿下^,二位过奖了!”

    “哎&,不必过谦&!”太子摆摆手^,道,“不如详细说说捉到这海东青的过程!”

    蒋南面上仿佛无限光荣,道:“回禀殿下&^,这海东青不是我捉来的^&,而是知道我要回到京都,跟着我们的队伍一路飞行了上百里*,偶然被我发现后**,竟然一前一后主动落在了我大历的军旗之上,实在是没想到??!”

    皇帝被他所描绘的奇景所震慑**^,姑且不论真假,这的确是个大大的吉兆,所以皇帝更加开怀^*,居然主动端起酒杯&*,道:“蒋旭,你养了个好儿子啊,还替朕引来了吉兆*!”

    蒋旭连忙道:“能为陛下尽忠^,这是他的本分,也是我蒋家的福气?!”蒋旭的神情无比谦卑,半点看不出是威风凛凛的将军&,态度之崇敬比之皇帝身边的太监有过之而无不及&,皇帝十分满意^&,特意吩咐赐给蒋南不少的金银珠宝*。

    李未央看着看着^&,却突然笑了起来。

    九公主悄声道:“未央姐姐*,你笑什么?”

    李未央压低了声音,道:“我么^*,自然是笑这吉兆来的巧妙了*?!?br />
    九公主完全听不明白,可是瞅着李未央根本没有为她解答的意思^&,不由更加纳闷起来。

    有了这一茬^,宫宴的气氛更加热烈了,大家看出蒋家圣眷正隆,便纷纷恭维逢迎,把蒋家人捧上了天。李未央仔细观察蒋家人的神情&,却并没有见到一丝的骄傲之色&,尤其是蒋旭,连眉梢眼角都没有动一下^&,若非真的不在意这种赞誉***,就是心机深沉到半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候*,武贤妃突然惊呼了一声&^,道:“陛下&,您看?&^!”

    皇帝看了一眼**,随即从皇座上站了起来,那一对神骏的、刚刚还被称为极品神鸟的海东青,竟然翻了白眼^&,死在了笼子里*。

    守着笼子的太监跪了一地**,瑟瑟发抖,夏太监连忙上去看了^,回禀道:“陛下……海东青……海东青死了……”

    众皆哗然^,蒋旭面色一变*,怒声道:“南儿,你这是怎么照料的^!”

    蒋南的眼睛里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口中却道:“父亲*,我……我……我也不知道?!自从进京以来&,这一对海东青都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他立刻跪倒在地,请罪道,“陛下,微臣有罪^!”

    皇帝的脸色很难看,本来这海东青不过是鸟,鸟死了就死了吧&,最多就是有点扫兴,可是刚才众人都说它是吉兆,它就死了,岂不是大大的糟糕^!吉兆能死吗*?!肯定不能?&?!吉兆若是死了*,就一定有什么灾祸发生^&!

    看见皇帝脸上阴云密布&,刚才那些说海东青是吉兆的人^&,一个个都像是哑了口*,全都面面相觑地看着,整个大殿里鸦雀无声&,就连女眷们都是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时候,外面大踏步走进来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声如洪钟道:“陛下&^^!此事大大的不吉!乃是有妖星在殿中?^*?!”

    全部的人都无比惊讶地看着这个老道士^,立刻有人认出了他,尹天师&!竟然是从宴会开始后就一直不见踪影的尹天师*!

    一片安静中,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片笑意,果然来了&^!

    尹天照头戴香叶冠,身穿八卦袍,正神情肃然地看着皇帝:“陛下,还记得贫道上次的占卜吗?当时贫道花费了无数心血,都无法占出这个危害大历运势的妖星究竟是何人*,如今已经找到了法子^,一定能叫此人现出原形来!”

    皇帝立刻瞪大了眼睛,道:“果真*^?^!”

    武贤妃扫视了一眼众人&&,目光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虽然只是一扫而过,却带了一丝冷笑&^&,李未央,你不要怪我,原本你我无冤无仇&,我是不会多事来害你的,可是蒋国公夫人给了许诺,若是能除掉你,就会劝说蒋旭投奔拓跋真*!国公夫人在蒋家的影响力毫不逊色于蒋国公*,武贤妃和拓跋真立刻就准备押上这个赌注了*!想到这里&,她微笑道:“陛下,尹天师从来没有算错过*,他既然说了这殿中有妖星^*,必定是真的,否则^,无缘无故又怎么会克死了陛下的吉兆呢^?!”

    她特意强调了克死两个字,不知怎的听在李萧然的耳中就特别的刺耳&&,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尹天照淡淡道:“要登上乩台&^,然后我会让那妖星自动现行!”

    拓跋玉冷冷瞧着,越看越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到底什么原因海东青会死他是不清楚&,但这个老道士突然出现——事有反常必为妖*,看来要小心应对才是*!

    皇帝当然应允&&,不但如此&,更亲自带着文武百官们走出大殿,站在宽阔的台阶上**,目送尹天师登上了乩台。这座乩台,足足有四米高,是专门建造用来给他祈雨之用*。尹天师披着发,在乩台上神鬼乱舞。

    此刻,就连女眷们都好奇地走到外面,看着乩台上的尹天照,议论纷纷起来。

    李未央微笑地看着,一语不发^&,直到李敏德走到她跟前,悄声道:“待会儿一定会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br />
    李未央歪头道:“都安排好了吗?”

    李敏德笑道:“我一时手痒……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不过,包君满意就是!彼∶赖牧晨自谘矍办陟谏凉?,李未央奇怪起来^,可是看他两只眼睛放光地看着自己,不由轻轻咳嗽一声,转过了头去&^^。

    这个小子,不知道做了什么*&,居然露出这么狡黠的表情来。

    人群中的周天寿不住地向李敏德使眼色,请他示下^*&。只见李敏德微微一笑^,左手慢慢垂下*^,中指搭在食指之上。这个暗号周天寿瞧得明白&&,意思是计划不变,叫他照旧行事勿疑&&,周天寿心中不由一笑&,随后悄悄退后几步,隐入人群中。

    青铜礼钟连响了九声后仪式开始^^,有一队太监手持灯帽将周围的烛火油灯全数熄灭,台上光线暗淡,使整个仪式都蒙上了几分神秘色彩^。乩台上的尹天照大声地道:“陛下精诚敬天,不敢稍有懈怠*&,为何天不肯赐大历江山风调雨顺,赐陛下之臣民和泰安宁?”这时候^*,天上却是阴云密布*,闷雷阵阵^&,像是很快便要下大雨的征兆,而尹天照的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筛糠似的摆个不停*,再配上飞沙走石、天气骤变,这仙风道骨的老道士&^,好像真的与天地相通了一般*。

    众人见到这种奇景,便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直勾勾的盯着尹天照*^。

    拓跋真冷冷笑了一声,李未央身为二品的县主,又是李萧然的女儿,要想一下子将她击倒,必须在众人面前亲自表现这一幕**,待会儿只要引天说出祸害是李未央,那么她这条命*,就算是到头了&^!这样的美人,这么聪明的女子,若是从了自己该有多好&,偏偏**,她是这样的不识抬举^!拓跋真心头无比的惋惜&,还有一丝隐隐的心痛*,这是他人生中除了皇位之外最想要得到的东西,现在却要拿来向蒋家献媚……可惜,太可惜了……他这样想着*,便最后望了李未央一眼。

    再见了^*^,倔强聪明的少女^。既然你不肯助我夺得江山,那就为我的江山作一块垫脚石吧!

    而另外一边*,蒋南勾起了唇畔,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

    此时,天空有数道闪电惊过,外面的风也骤然间大了起来*,挟着尖厉的呼啸声刮进殿去*^,不但把殿外的人们刮得东倒西歪&,更像是疯了一般把窗户吹得吱嘎乱响^,殿里的纱幔也乱飘起来,大风一下扫倒了一个几,将一个珍贵的瓷瓶摔在了地上&,当场粉碎……台上,尹天师在一片风云变色之中*,猖狂大叫一声:“何等祸害*,竟能妨我大历江山&?”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1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10 妖星现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10并对庶女有毒110 妖星现世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1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