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 正室夫人

    傍晚时分,李未央匆匆去了荷香院*^*。

    丫头打了帘子迎了她进去,笑道:“县主^*,老夫人正等着您呢?!?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脚步半点不停^,快步进去了。

    李未央进去时*,老夫人正端坐在椅子上*^,由罗妈妈伺候着用茶。李未央请了安^,老夫人笑着道***,“起来吧。难得你有心,这时候还跑来看我*!?br />
    李未央起身谢过^**,老夫人指着旁边的糕点^,道:“你母亲早晨送过来的,你尝尝看^?!?br />
    李未央笑着走过去,看到这盘糕点色泽红润且透着丝丝金黄*,看起来十分诱人可口^,便随意地拈起一块放在嘴里吃了^,不由赞道:“这糕点味道真是爽口^^,不知道叫什么^?”

    老夫人微笑不语*^,罗妈妈道:“县主,这是金糕^^,大夫人亲手做的^,爽滑细腻*、酸甜可口*,老夫人很是喜爱呢?*^!?br />
    李未央回味片刻,道:“是山楂做出来的吧?”

    罗妈妈点点头,道:“也是大夫人有心了**^^,老夫人最近受了风寒^,吃什么都不开胃*,这个正好呢!”

    李未央笑道:“可见母亲用心之深了**,老夫人得了这样的好儿媳*,可是洪福齐天的^*^!?br />
    她言笑晏晏^,半点看不出真实心思,说完后便到一边,从罗妈妈手中接过茶碗,亲自捧到老夫人跟前*,毕恭毕敬的*,老夫人看在眼里^,也不言语,待喝了一口^,才慢慢笑说:“好好的丫头**^^,倒为我做起这些微末功夫,可委屈你了^*?!?br />
    李未央忙道:“老夫人说的哪里话*^^,孙女笨手笨脚的,也不知道是否妥帖*。若是能跟母亲一样聪慧,早就备了点心天天送来了?!?br />
    老夫人笑道:“瞧你这张嘴^,真真是挑不出错处来,可劲儿地招人喜欢^?!彼盗苏饩浠?,却突然停了笑容^^*,正色道^,“只是,我今天倒有件事*,要与你说^?!?br />
    李未央心道果然来了*^,脸上却不露分毫道:“老夫人请说^?^*!?br />
    老夫人看了她两眼,慢慢说:“蒋月兰怎么嫁进府里头的^,咱们彼此心里头都清楚*^^,我只有一句话^,既然她嫁入李家,我就当她是一家人**。现在看她,的确是个聪明人,行事妥帖又知道轻重^^^,这个儿媳妇**^,倒也没有娶错**^?^!?br />
    李未央侧耳*^^,认真倾听*,心中不由想到,按照道理说^^,蒋月兰是蒋家硬塞进来的^,老夫人先存了三分厌恶*,现在看来*,只能说这蒋月兰手段不是一般的厉害^,这么容易就让老夫人刮目相看了^^。

    老夫人看她仔细听着*,慢慢露出笑意*,道:“我心里是真心疼你^**,才提前来跟你说**,敏之这两天又养胖了吧?”

    说得好好的*,却转到了敏之身上,李未央故作不觉^,只是微笑^,“敏之很好^,还是多亏了老夫人照拂?!?br />
    老夫人淡淡笑一声*,“他是我的亲孙子*,又生的这么可人疼*,我当然是要全心全意为他考虑的*!?br />
    李未央脸上的微笑一如往昔*^,心里却变得万里冰封,脊背不由自主变得更直*。

    老夫人仔细观察她片刻^,又复了往日慈和的神色^,柔声道:“你是个好孩子,可惜没有托生在夫人肚子里*^,否则今日的前程不可限量,便是太子妃也没有什么做不得。敏之亦是如此,他虽然是个庶出的*^*,但我和你爹都是把他当成嫡出的一样疼,为了免得将来他受苦^,所以我们商议过了,将他送到蒋月兰那里抚养**?^!?br />
    李未央闻言*^,明明心中早已有所了悟^*,脸上却露出吃惊的神情。

    “未央,我这么做*,全是为了敏之好**^^,已经耽误了你^^^,不能再耽误一个好孩子*?!崩戏蛉艘槐呖此?,一边道,“到底敏之是我的亲孙子*,我绝不会委屈了他*。跟着蒋月兰*,她若是有一丝半点的疏忽,我都不会饶了她**!”

    李未央当然知道这一点*,若是蒋月兰要了孩子去,却没有好好照顾^*,或是出了半点差池^,只剩这根独苗的老夫人都是会跟她玩命的^!在一般人看来^^,跟着嫡母^,确实是比跟着庶出的娘要好得多**。只不过这样一来,敏之就会被蒋月兰捏在手心里^,连带着自己要做什么*,第一个要顾虑的就是敏之会不会受到影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当然这些实话*,李未央不好和老夫人说,对方现在只考虑到孙子记在嫡母的名下^,等同于嫡出的身份^,于他将来大有益处!

    李未央微笑道:“未央自然知道老夫人一片好意*!?br />
    老夫人迟疑:“七姨娘那边——”

    李未央笑得很温柔:“七姨娘是个识大体的人^,必定不会对老夫人的决定有什么意见^,老夫人放心*?!?br />
    老夫人见李未央如此简单就答应了^^,也是十分高兴,笑道:“你尽管放心*,不管是你还是敏之,我都不会坐视你们被人欺负的**?!?br />
    李未央谢恩^,“多谢老夫人^,我们能倚仗的*,也只有您了^*?*!?br />
    老夫人的目光悠悠在她手腕上一荡^,随后向罗妈妈点点头*,罗妈妈立刻去一旁捧了个宝石匣子出来^*。

    匣子打开^^,里面是一串由十八颗翠珠,两颗碧玺珠穿成的手串^**,一看便知是价值连城之物*,老夫人将它串在李未央的衣襟上挂着^^*,只是笑道:“这还是我嫁过来的时候用来压箱底的东西*,年纪一大也带不着了^,以后便送给你了**,未央,你可明白我的心意?!?br />
    李未央低首^*,道:“未央明白!?br />
    老夫人柔和道:“你是个懂事的?*!彼僖欢?,“唉,蒋月兰年纪虽小^,却是你的母亲*^,若是她有什么不好的*,从今以后你也只得让着她了**?^!苯幼庞值?^*,“当然^,有我在的一天^,都不会让她胡来的!”

    李未央只是含笑不语,老夫人点点头***,道:“好了,回去歇息吧^?!?br />
    刚出了荷香院^,却见蒋月兰和李长乐亲亲热热过来。见了李未央^^,蒋月兰笑吟吟望着她道*,“未央也在这里^,早知道你要来^,咱们就一块儿了*^?!?br />
    李未央含笑道:“是啊,不知道母亲和大姐要来^,刚还尝了母亲亲手做的金糕*,实在是好吃呢?^!?br />
    蒋月兰点点头*,笑道:“若是喜欢,改天我给你送一些?!?br />
    李未央道:“不敢劳母亲费心?!?br />
    李长乐面上似笑非笑,看不出真实的心意*。

    “没什么费心的?!苯吕夹π**,突然道:“我已经为敏之请好了新的乳母,不知他何时能过来**?”

    李未央眉心微微一蹙,面上却笑得很温和,“这个……七姨娘说*,他这两日吐奶比较厉害,总要好一点才敢给母亲送过去*?^*!鄙袂槲尴耷?^,可一旁的李长乐却觉得看到李未央的笑容就冷飕飕的^,下意识地向蒋月兰身后退了一步。

    蒋月兰并没有为难**,只是笑道:“我家中弟妹多^,小孩子吐奶是难免的^,若过些天还是不好,不妨交给我来试一试?!彼底?,便扶着丫头的手,进去了^。

    李长乐看着李未央,眼中神情阴沉不定*。

    台阶上^^,蒋月兰回头^^,亲热道:“长乐!”

    李长乐答了声“是”*,瞟了李未央一眼^^*,快步跟了上去^*,蒋月兰笑盈盈地挽着她的手*,两人亲亲热热进去了。

    白芷低声愤愤道:“狗仗人势!”说的自然是李长乐。

    李未央笑道:“是啊*,从前狂吼乱吠^,她这一安静^,我倒不习惯了**!?br />
    隆冬季节^,天黑得早,刚到黄昏时*,天色就已经完全黑了*。

    刮了一天的小北风此刻已经停歇了^,没有了嗖嗖的声响,黑暗中的世界格外宁静*。在这无声的世界里*,夜色仿佛更浓^,如果没有千家万户透出的灯火*,整个京都都会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正是因为到处都是一片黑暗,李未央屋子里的烛光显得格外明亮***^。

    在这样的烛光下,李未央正含笑*,双手捧着暖炉,她屋子里的四盆炭火都烧得通红*^,可她身上还没缓和过来*,可见外面到底有多冷。

    她是刚从梨香院回来的**。

    现在,她看着七姨娘正在用拨浪鼓逗弄笑嘻嘻的小敏之^,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小敏之睁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歪头^,看着不远处的姐姐,谈氏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模样。

    这样寂静的夜晚*,他们三个人,便已经是一个世界*,很温馨,很舒服,谈氏觉得异常的满足,但她知道,这样的平静是她的女儿为她争取来的**,若是没有未央的?*^;?***,她绝不会有这样的好日子*,所以她万分感激上天^^,能够赐给她一个聪慧勇敢的女儿*。只是*,今天未央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

    谈氏看了一眼正吐泡泡玩的儿子^,又瞧了瞧一脸沉思的女儿***,笑了笑,起身走到一边,弯腰拿起乌沉沉的火筷子拨着火盆里的炭^,底下冒出一阵香气。

    白芷笑着去接谈氏的火筷子*,谈氏却摇了摇头^*,显然是想要亲力亲为*,李未央笑道:“好香!是烤红薯的味道*!”

    谈氏笑道:“知道你爱吃^^*^,刚才特意埋了两个^^*,这会儿正好^*^?!彼底沤竞焓矸诺酵信汤?,白芷早已小心翼翼地洗了手^,然后要替李未央剥开^^^,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直接拿过来吧?!?br />
    白芷忙不迭地笑着答应了,手里捧着烤得爆开的红薯,送到李未央的面前*。

    李未央倒是不怕烫^,用一种飞快的速度剥开了红薯,屋子里烛火通明,透着红薯的甜香^。

    谈氏笑着招呼几个丫头:“你们也来?!?br />
    赵月是第一个有反应的^^*,但她看着李未央*,脚终究没有伸出去。李未央笑了^*,道:“都去吧?*!?br />
    丫头们欢呼一声*,赵月、白芷^、墨竹等人都围着那个火盆*,开始翻着里面的红薯和栗子^^^^,赵月一边吃一边不断用手去摸自己的耳朵^,显然是烫得很了。

    屋子里的气氛很松快*^,很温馨^,李未央看着,突然顿住了吃的动作*,目光还是落在了正瞪大一双眼睛,好奇地看着众人流口水的小弟敏之身上*。

    谈氏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笑着吩咐道:“你们把这里面的东西都取出来*^,拿下去分一分吧*?*!?br />
    丫头们对视一眼,又同时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点了点头*,她们欢天喜地地谢过谈氏*^,手脚利落地挖出了火盆里的吃食,用小食盒捧着^,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谈氏走到李未央的跟前*^,柔声道:“有什么烦心事吗^?”

    李未央笑了笑,道:“娘^,没什么事,你不必担心^^*^!?br />
    谈氏笑了笑^^^,声音很温柔:“傻孩子^,你是我生的,你有半点不开心我都看得出来^,娘虽然没什么用,不能帮你解决问题,但娘总能听你说说*^,很多事情^^^,说说就放开了^!?br />
    李未央报以一笑,漆黑的眼睛还是落到一旁的敏之身上^。

    谈氏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不由自主皱起眉头:“跟敏之有关系?”

    李未央点点头:“据我说知,这三个月来***,父亲大多数时候都是留在新夫人的院子里,可见很宠爱她?!?br />
    谈氏点头道:“是这样^,九姨娘偶尔还能分一杯羹*,四姨娘等人现在完全都见不到老爷了?!?br />
    李未央看谈氏说起这件事一副无所谓的口吻**,便知道她并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暗自点点头。

    谈氏又道:“我知道新夫人受宠*,所以一直提醒身边的人*,不许行差踏错,别给你惹麻烦*?!?br />
    李未央失笑:“有时候麻烦不是我们找的^,而是人家主动上门?!?br />
    谈氏小心翼翼觑着她道:“新夫人给你气受了^?”

    李未央慢慢道:“这倒没有^!苯吕汲趵凑У?,三个月的时间她一心扑在如何笼络李萧然的心上^,哪里有功夫来找她的麻烦呢*?“只不过……”

    李未央欲言又止,似有什么话一时说不出口**。谈氏与她相处不是一两日了,便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这里没有外人*?**^!?br />
    李未央看了看旁边冲着自己咧嘴笑的敏之***,叹了口气:“这件事情我已经思虑再三^,只是没想到这样快便成真了,刚才听说祖母染了风寒,我去她院子里探病*,谁知到了那里*,却听老夫人说^,蒋月兰要把四弟带去她那里抚养*?^!?br />
    谈氏脑中轰然一响^,喃喃道:“去她那儿?”

    李未央眼中的阴霾如同一片阴郁的乌云^,越来越密:“庶出的子女^,自然是要交嫡母抚养的*。从前大夫人在的时候^*,先有了李敏峰和李长乐^^^^,根本不耐烦担负照顾其他人的责任,所以并未要求四姨娘将常笑常喜送去她的院子里抚养^^,至于我么*,她就更加是憎恶万分了*,所以才一出生就将我赶出门^*。现在的情形完全不同,新夫人还没有子嗣,只要她愿意,就可以把四弟带过去抚养,不管是父亲还是老夫人^^,都不会出言阻止的?!?br />
    谈氏忍住眼泪^,她当然知道这一点,作妾的不应该把自己亲生的子女看做自己的子女**,却应该看做主母的子女^**,而敏之将来也不会把她这个生身之母看做母亲,只能看做父亲的一个妾*,就如同她在外人面前永远管未央叫一声三小姐一样,这是铁板钉钉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这就是当初她拼了命地伺候大夫人,只求将来许给一个管事哪怕是小厮也好,起码是个正头夫人出身*^,也不至于落到如今这个窘迫的地步*^。

    李未央看谈氏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在这一点上^,李未央觉得罪魁祸首就是李萧然,若非他对谈氏动了念,大夫人也不会利用谈氏去为她自己谋取福利,利用完了再一脚踢开*。在别人看来,做了妾就不该有被人歧视的怨恨^*,更不能将这种恨意传递给子女*,反而要安守本分,好好做奴才^,庶出的子女也要相信别人对待自己跟嫡出的没有两样,一心一意为家族谋取利益^^,才算是知礼义识大体的正派人^,原本的李未央就是这么相信的^*,她以为自己和李长乐都是李家的小姐^^^*,并没有什么不同*^,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姐妹,都该为李家好好挣得荣耀!可后来她落到什么下场了呢?所以这话在她看来^*,全都是狗屁^*!

    谈氏没有哭,反倒笑了:“新夫人刚进门^*^,她照顾好四少爷的话^,老爷和老夫人才会喜欢她看重她*,我相信她不会把孩子怎么样的^?!?br />
    李未央怔住*,她以为谈氏会求她想方设法留住敏之的*。

    谈氏有些忧心:“人人以为你受尽恩宠^*^,福泽深厚^*,可是我看来*^,却是步步危局^、身处险境,所以千万不要为了敏之和新夫人起冲突**,她要孩子,就给她吧……”她微微黯然*,“以后我天天去请安,也能看到的……”

    李未央微微有些动容^,谈氏这样做,完全是为了自己,她温然道:“也不是没有办法——”

    谈氏只当她在安慰:“你必须事事留神^,才能谨慎不出错,为了敏之跟新夫人有了龃龉*,违背了老爷和老夫人的意思,他们还会那样护着你吗**?傻孩子^^,别犯犟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刚要告诉谈氏其实她早已想好了,却听见外面砰地一声,谈氏一下子惊得站了起来。李未央皱眉,就看见白芷快步走进来:“小姐,九姨娘非要闹进来!”

    有赵月在^,九姨娘当然是进不来的,但她像是豁出性命一样往里面闯^*,若是从前赵月就一剑解决了她,如今赵月跟着李未央久了^,自然知道这是行不通的,所以外面的局势一时僵持住了*。

    谈氏面上流露出疑惑,看着李未央^*^。

    李未央随意地挥了挥手,道:“让她进来吧**^?!?br />
    “是*^?^!卑总瓶觳阶叱鋈?,不一会儿,九姨娘满面泪痕地跑了进来,李未央一看*^,对方竟然不知何时跑掉了一只鞋子^*^,显然是慌张之极**,她冷声道:“你们怎么伺候的?!怎么让姨娘一个人跑出来了?^*!”

    九姨娘却不管不顾地推开旁边的丫头,道:“县主*^^^!你要救救我的女儿^!”

    李未央面色冷淡地望着她*,九姨娘原本是准备大闹一场的,看到李未央的样子*,突然有点害怕***,她有一瞬间想要退缩,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顿时又鼓起了勇气:“刚才夫人派人来***^,把我的静儿带走了!”

    七姨娘十分惊讶^^,随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敏之^,有一点疑惑*。其实这并不奇怪,李敏之是李未央的亲弟弟,有这个县主姐姐^*^,蒋月兰自然不会直接来抱孩子^*,可对九姨娘,就不会这样客气了!

    九姨娘的脸全然失了血色,苍白如瓷^,她仿佛只剩下了哭泣的力气,泪水如泉涌下,扑通一声跪倒在李未央跟前,哭泣着哀求道:“县主*,之前是我不对^^,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才一时不知道轻重!居然连你都敢招惹^!我知道错了,我已经知道错了****,求你想想法子,帮帮我,让我把静儿带回来吧^!她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才这么小就要送去夫人那里^^,我怎么能放心呢^?***!我求你,帮我去求老夫人*,求求她!”

    李未央的神情越发冷下去,她看了一眼赵月,赵月立刻走上来,半是扶半是拽地拖了九姨娘起来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谈氏见她哭的这么伤心,有一种物伤其类之感*,劝慰道:“九姨娘^^,千万不要哭了,我们四少爷也是要送到夫人那里去的,你来求县主,她也是没法子?^!”

    九姨娘的哭声戛然而止,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未央*。在她看来*^,李未央怎么会这么容易妥协^?*^!

    李未央看着哭的涕泪横流,完全不顾自己美丽形象的九姨娘,叹了一口气^,道:“九姨娘,你听见了吧**^,敏之也是要被送到夫人那里去的^*。你来求我,恐怕是已经走投无路了^^,刚才你已经去求过父亲和老夫人了吧*,他们都不理睬你^*,是不是^?”

    九姨娘顿时愣住,有点不知所措*,嗫嚅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李萧然的书房和老夫人的荷香院外头都跪了*,可谁也不曾点头*,却都异口同声责怪她不懂规矩^。

    李未央笑了笑,道:“九姨娘^*,庶出的孩子本来就是该嫡母来教养的,这一点,你只怕不知道^,所以我也不怪你,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今天你不但做错了^*,而且大错特错,你把六妹妹可害惨了?^!?br />
    九姨娘完全懵了^,茫然地望向七姨娘*,却见她露出于心不忍的神情。

    李未央慢慢道:“第一,嫡母要抱你的孩子,这是恩典*,你得受着^。第二,老夫人和父亲都是为了妹妹的将来着想,你却不知深浅*^,大哭大闹^^,这是僭越。第三,你这样哭哭啼啼跑到我院子里来^,完全不成体统^,别人还以为我们串谋对付新夫人^,这是不敬^^^**!?br />
    九姨娘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连眼泪都不会流了*。

    谈氏想要说什么^,可是看到未央严肃的神情**,却觉得九姨娘毕竟是外头来的^*^*,又太受宠了,不懂得大家族里头的规矩^^,就此让她明白也好,便只递了块帕子给她,九姨娘却也不知道接^**,只是望着李未央,神情阴晴不定。

    李未央的声音稍缓了缓^^*,道:“第四,你这样胡闹,六妹妹也会因此受夫人不喜,将来若是别人照顾的不精心,夫人也只会说是六小姐顽皮,天生继承了她亲娘的性子,不知深浅。你自己不要体面,总要顾着六妹妹**^!你明白了吗*^^?”

    九姨娘身子一晃几乎就要晕去,谈氏连忙道:“快扶着你家姨娘!”两个丫头连忙上来扶着她^,九姨娘就是低头哭****,眼泪啪嗒啪嗒落到衣襟上,仿佛要将这屋子都淹没了。

    谈氏柔声劝慰:“九姨娘^^,夫人自己还没有孩子,老夫人和老爷将四少爷和六小姐交给她^,她是必定会好好照顾的,绝不会亏待了孩子*,这也是你我的体面?!币槐咚?*,她自己却觉得浑身发冷***,越说越觉得没有底气^,因为她对九姨娘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是,她比九姨娘多呆了这么多年,知道什么规矩是不能触犯的。

    九姨娘哭的眼睛都红肿了^^,李未央却道:“四姨娘撺掇着你来的吧?她一定是说*,我是个聪明人*,定然有办法扭转局面,是不是^?”

    九姨娘一怔^,眼泪汪汪地抬起头,终究点了点^^^。

    李未央冷冷一笑*^,道:“她总是这样唯恐天下不乱^,九姨娘^*^^,我劝你以后少听这些人撺掇^*,你这么闹下去*,不只连累了六妹妹^,还会害的父亲也对你冷漠以待^?!?br />
    九姨娘想起李萧然刚才如冰似雪的眼神,顿时愣住了。自从她生了孩子**^,全心思扑在女儿身上^*,根本不曾想过这个……她望着李未央,道:“那……我该怎么办……”

    李未央慢慢道:“梳洗打扮^,弄清爽了之后就去找父亲^^^,告诉他你刚才是一时想不开^,才会作出愚蠢的事情^^,现在你已经想开了*^^,知道轻重了,只盼着六妹妹跟着夫人,将来能有个好前程?^!?br />
    九姨娘并不蠢笨*,听了这话立刻明白过来,讷讷地道:“可是——”

    李未央截然打断:“没有可是^!来人,送九姨娘出去!”

    九姨娘的丫头扶着她出去了*,谈氏犹豫:“这——未央,你话也说得太重了!”

    李未央冷笑道:“若是真的慌张地跑没了鞋子,怎么会脚上都没什么泥巴^!分明是到了园子里才脱掉,想要撺掇我去出头而已*!”

    在寻常人的眼中,姨娘的作用就是生孩子的工具**,而生下来了,这个孩子就是这个家的主子,承担着在家庭中成材**、使家庭兴旺的责任*。所以妾生的孩子,也是嫡母的孩子^^,只要蒋月兰要求^,那是肯定得交给她抚养的^*,这是体统*,是规矩!哪怕到了皇帝面前^,也是有理的!偏偏九姨娘来闹一阵*^,就是想要自己出面去争夺^^,这其中还含了煽风点火的意思*^,李未央自然不会理睬*^。

    谈氏极为惊讶^*,看了一眼赵月^,便见到她点点头^,心中不由更加感叹^**,随后又跑去敏之的摇篮边上^,不舍得望着他半响,才道:“明天一早,就把敏之给夫人送过去?!?br />
    李未央看着忍住眼泪的谈氏^*,微微一笑*^,道:“娘^,你放心,不出十天^,我就要蒋月兰乖乖把孩子送回来!”

    谈氏吃惊地望着李未央,不知道她能有什么办法^,然而李未央却微微一笑,站起身,走到李敏之的跟前*,戳了戳他白嫩的小脸,道:“小子,你老老实实待几天*,姐姐很快去接你?!?br />
    敏之被香味熏得晕晕乎乎^,满足地打了个嗝儿,小肚子朝天地睡了,显然没把他家姐姐的话放在心里,李未央失笑。

    第二天一早^*,七姨娘便抱着敏之到了老夫人处,按照她原先的想法^,是直接送去夫人的院子,可是李未央却不是这么想的,她让蒋月兰亲自来荷香院接孩子。

    这种做法^^,只有已经是县主的李未央*,才敢做出来*^,九姨娘在一旁看着,心中又妒又恨^^,却不敢开口说什么*。

    “这孩子越看越像你父亲小时候?!崩戏蛉艘豢吹矫糁?,就忍不住笑起来**。

    李未央看了一眼小小的敏之*,挑了挑眉,她可不这么认为,自己小弟还是更像谈氏多一些,当然如果像李萧然^,长大了也意味着是美男子一枚^。

    老夫人伸出手***,要来抱孩子*。

    敏之皮肤雪白*,黑黑的大眼睛滴溜溜圆^,小嘴巴啪啪地*,在说一些大人听不懂的话*。

    “哎呀呀**,在对我笑呢*^**!”老夫人赶不及地托住他的小屁屁*。

    李未央只是微笑**,我家小弟看见谁都一脸笑*,老夫人你实在是想太多了。

    “四少爷真是爱笑*^^^,很少听见他的哭声呢!”罗妈妈凑趣道。

    “从小看大*,三岁看老,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将来一定有出息*!”丫头们见老夫人高兴^,都这样说道。

    李未央看了一眼傻乐的小敏之,很怀疑对方的眼光,这孩子怎么看都有点呆么!

    正说着^,蒋月兰就进来了,她一看到敏之^,立刻就绽开了笑容**^,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将孩子递给她,她刚接过去**,敏之就突然大哭了起来。蒋月兰却也不慌张^,赶紧颠着颠着^,显然是个照顾孩子很有经验的^,李未央想到她家中的继母生了四个孩子,还不算上那些庶出的^*,便明白蒋月兰这照顾孩子的本事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可是蒋月兰经验再老道^,也抵不住敏之小盆友对她的抵触,不管她怎么哄,敏之都哭个不停,眼泪哗哗地往下掉*,谈氏心疼极了,下意识地要上前^*,李未央却突然走了一步,挡在了她面前^^***,谈氏一下子醒悟过来*,想到女儿昨夜说的话^,她心道^,未央说过,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不能坏她的事!便硬生生止住了!

    “这孩子,怎么突然哭起来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老夫人摸了摸蒋月兰怀里哭闹不止的敏之,也没发现什么发热的征兆^。

    “额头也不烫?**?!”老夫人奇怪道。

    蒋月兰不以为意地笑道:“或许是和我不熟悉*^^,过几日就好了^,只怕到时候他离了我还会哭呢^!”

    老夫人略带担忧地看了敏之一眼^,也不再说什么了。

    李未央始终面带微笑地看着^^*,李长乐突然道:“三妹妹不心疼?”

    李未央笑道:“有母亲的疼爱*,敏之一定会过得很好,我有什么好心疼的,更何况每日晨昏定省,母亲也一定会让我见到四弟的!”

    蒋月兰一怔*,随即笑道:“那是自然的**?*!?br />
    老夫人点点头^,道:“你们都能和睦^*^,就是我最高兴的事情了*?^*!?br />
    敏之被抱走的时候,还是抽抽搭搭的*,一个劲儿地向李未央和谈氏的方向看,小孩子目光浅,根本看不清楚人^,分明是根据气味来判断的*。

    李未央回头,看到谈氏眼泪汪汪的,便摇了摇头。不要怪她心狠,为了四弟将来能在亲生母亲的抚养下成长,道理必须占足了^^^!这点忍耐是必须有的。

    丫头们扶着七姨娘回去了*,她走出去的时候,腿脚都是发软的,根本站不直,显然是伤心得很了^^,却还强自压抑着*,李未央向老夫人行礼告别^*,便走出了门*^^^,台阶上^^,李长乐却在等着。

    李未央扬起眉头看向她,李长乐微笑道:“动心忍性,三妹妹果真不同凡响?!?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大姐过奖了^*^?!彼底?,面不改色从她身旁走过**。

    李长乐瞧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向檀香道:“走吧^*,去福瑞院^?!?br />
    自婚事定了以后,李萧然便命人将福瑞院收拾了一番*^,新夫人进门后,她按照自己的想法又添置了一番^。李长乐再走进来*,只看到庭院广种花树^,正房前面种着几株红梅,枝头红花怒放^^^^,东边是一溜紫藤架子,西侧则遍栽着茉莉^,海棠、凤仙、牵牛,确是花木扶疏*^,幽雅宜人。她的心中**^,陡然就生出了几分感慨*,母亲当年喜欢的都是贵重大气的东西*,绝对看不上这些寻常的花^*^^,这位新夫人却是另辟蹊径,但她的这番布置^^^,显然是很讨李萧然这种文人的喜欢*,独有一分清雅*^。难怪自从她进了门^*,连一向讨得李萧然喜欢的九姨娘都失宠了*,想也知道*,九姨娘毕竟是个唱戏的出身,要说唱曲逗乐^**、艳舞助兴就罢了,要是想和父亲词曲相和^、心意相通^^^,替他分担烦心事*,就不够格了,说到底*^,不过是个玩物^*。

    李长乐走进了屋子***^,就看到蒋月兰还抱着李敏之在哄着,李长乐看了一眼,便道:“母亲^**?^!?br />
    蒋月兰看见她来了^^,便将敏之交给一旁的乳娘**,随后道:“这孩子也不知怎么的**^,上次我抱着还笑个不停^,今天谁抱着都哭?!?br />
    李长乐挥了挥手*,让乳娘抱着哭的眼睛红红的敏之下去^^,随后轻声道:“不过是只白眼狼*,养不熟的?*!?br />
    蒋月兰只是笑*,并不开口。

    李长乐见套不出她的话,便笑道:“这乳娘看着眼生,不是府里头的吧?”

    蒋月兰笑道:“老爷怕我照顾不周*^,专门去外头请来的^,说是奶水养得又好又足^**,伺候人也精细^,一定能照顾好敏之^*^?!?br />
    李长乐叹了口气*,道:“父亲可宝贝这孩子了,刚一出生就送了一套上好的笔墨纸砚^*,这是指望他将来出人头地、光耀门楣呢*?!?br />
    蒋月兰笑道:“那是自然了^^*,谁叫咱们家里现如今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呢^!”

    李长乐忍不住道:“他一个庶出的尊贵得不得了,可怜我大哥——”

    蒋月兰轻笑一声,“大少爷一定能平安回来的*,长乐你要放宽心*?!?br />
    李敏峰是跟着蒋旭在任上,蒋月兰和李长乐都是心照不宣的。李长乐微微一笑,转道:“我会向外祖母说^*^,母亲你做的很好*,看到这小子被带离七姨娘身边^,我才叫高兴呢。凭什么我们凄凄惨惨*^,他们偏快快活活的,我就是看不过眼^?!?br />
    蒋月兰只是喝了一口茶^,扬了扬唇角^,并未开口。

    李长乐看了一眼她的脸色,试探着道:“如今敏之在咱们手里,李未央可就捉襟见肘了***,母亲,这家里除了老夫人,你才是宅子里头的正头夫人,一切都在你的手心里攥着,你要那些庶出的跪着,他们绝对不敢站着^*!敏之他——”她刚想说^****,找个由头让这个小子夭折了***,就听见蒋月兰慢悠悠地开了口。

    “正是老夫人和老爷信任我,才将这孩子交给我,所以我一定会好好待他*,好好疼爱他**,好好宠着他,将来他也得管我叫一声母亲呢^,他有出息^,也是我的荣耀***^!彼饷此底?。

    李长乐一听^,刚开始有点不高兴*,随后转念一想,拍掌笑道:“母亲说的是^,从今后他就是母亲的儿子了^,随咱们怎么养*,最好让这小子将来长大了都不承认那些贱人^,到时候李未央要气死了^**^*?!彼槐咚?,仿佛想到了李未央气得要死的模样,露出得意的笑容**。

    李长乐起身走了,蒋月兰身边的荣妈妈低声道:“夫人*^,您可别受了大小姐的撺掇*^,咱们犯不着*?!?br />
    蒋月兰笑道:“这是自然的^,敏之这孩子这样可人疼*,我当然会好好照应他的*。荣妈妈^^,你要交代下去*,一定要精心着四少爷*,什么都由着他不许约束,好好宠着****?^*^!?br />
    荣妈妈立刻就明白了蒋月兰的意思^**,笑道:“奴婢明白*?!?br />
    ------题外话------

    蒋月兰这种^,才是正常主母的做法*,她是嫡母^*^,自然有权力教养庶出的子女,只要精心养着,宠爱着就行了,根本不需要笨到用什么小心眼*^**,大家明白了吗==对付李未央^*,她捏住了李敏之^^,李未央又能翻出什么花样呢?这样她根本不需要用阴险的手段来陷害对方*,就已经牢牢掌控李家的局面了。所以,蒋玉兰远比大夫人要“正?^^!币洞筇?*,过去的大夫人么^,她是霸道惯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让她根本不屑用这些法子^^^^,只想着一劳永逸除掉李未央^,因为在她的眼里,未央是异类,是挑战她的叛逆者*,所以从某种角度说*,大夫人也是个异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01》,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101 正室夫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01并对庶女有毒101 正室夫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0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