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9 喜气洋洋

    国公夫人达到目的,面带笑容地带着儿媳妇走了,剩下其余人面色各异。老夫人死死盯着李长乐,半响才冷笑一声,道:“傻愣着干什么,都散了吧&!”

    众人便纷纷告退,李未央和李长乐一前一后走出来,李长乐神色如常地和她告别道:“三妹慢走?!?br />
    饶是李未央这种厚脸皮的,都不免觉得有点受宠若惊&,两人翻脸以后&,这位大姐还从来没有对她如此和颜悦色过,于是她也只是淡淡一笑,转身离去。

    李长乐看着对方的背影&,露出一种若有所思的神情,一直等李未央完全消失在走廊上,她的眼神依旧没有移开。

    从早上开始,整个李家就陷入了一阵低气压之中,李萧然比老夫人早一步得知蒋家半强迫地将李长乐送回来的行为,他当然也不愿意再见着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可是后宅里面的事情也与朝堂之上的博弈丝丝相关,他退让了这一步,自然是因为蒋家给了他更大的利益,但这些&,又怎能对母亲和家人解释呢&&?不过他没有想到,家里的这种低气压,一直持续到了晚饭,才终于爆发了出来。

    因为九姨娘和七姨娘都要照顾孩子,老夫人特意准了她们用膳时不必服侍,四姨娘和六姨娘最近跟乌眼鸡一样互相争斗,明里冷嘲热讽,暗里勾心斗角&,闹得乌烟瘴气,老夫人看了她们二人就心烦,索性叫她们也都到小院子用饭&。所以晚膳的时候,给老夫人布菜的是罗妈妈,伺候的是丫头们,从始至终桌子上一丝咳嗽声也不闻,静得如无人一般。

    李萧然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李常笑,轻声咳嗽了一声,李常笑一下子抬起头,看到父亲正盯着自己&,顿时心下一慌,想到他曾叮嘱的话,犹豫着转头道:“老夫人,今天是十五&,月圆之夜&,本该一家团聚的……”

    老夫人皱眉&,似是意外:“有什么话就说,不要吞吞吐吐的?!?br />
    李常笑悄悄看了一眼李未央,却看见对方眉目恬静,仿佛根本没听懂自己的意思,不由狠狠心&,道:“大家都在,唯独缺了大姐&,她一个人孤孤单单,怪可怜的&,求老夫人恩典——”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二夫人冷笑一声:“四小姐真是好心肠啊&&,大小姐可是犯了错的&,老夫人能让她回来已经是开恩&,你还想要她和我们一起上桌子吃饭,这可真是得寸进尺了!”

    李常茹也在一旁笑道:“是啊,四妹妹,老夫人看见她心情就不好&,你还是别乱说话了&,吃你的饭吧!”

    李常笑脸上无限的窘迫&,看看李萧然&&,又看看面无表情的老夫人&,一时眼泪都要掉下来&&。

    李萧然看向李未央,仿佛期待她开口说些什么&,然而李未央却根本没有看他&,只是静静地喝碗里的冬笋汤,头也不抬,李萧然感到不悦了,这个丫头平日里这么聪明,今天难道看不出自己的意思吗,真是不识抬举&!在李萧然看来,子女必须遵从他的心思做事&,半点也不该有多余的想法,否则就是忤逆不孝&!他冷着脸,咳嗽了一声,转头见老夫人向自己望过来,立刻露出一张笑脸:“老夫人,常笑说得对&&,早该一家团聚了?&!?br />
    老夫人冷冷望着他,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了片刻,终究是李萧然败下阵来,他看着面前的一盘菊花鱼,默默道:“还请老夫人体谅儿子的难处&&?&!?br />
    老夫人怔住,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李敏德听到这里,不由轻轻皱起眉头,他看了对面的李未央,却见她对着自己轻轻摇了摇头,便忍住了要说的话,一言不发。

    李未央心里叹了一口气&,李萧然前些日子强硬了一把,现在蒋旭回京,他就软了下来,不&,或许老谋深算的蒋旭和父亲之间,是达成了某种协议,不论如何,李长乐是非留下不可&,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不管老夫人如何不愿意都是如此&。既然是这样,她又何必阻挠呢&&?

    老夫人最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按照本心来说,李家绝计不可能原谅这么一个丧德败行的女儿,可是儿子如此坚持,她却觉得于心不忍——“算了,让她一起吃饭吧?!?br />
    片刻之后,李长乐便低眉顺眼地来到桌上,向老夫人和李萧然行礼&,李萧然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道:“坐下吧?!?br />
    李长乐行礼后却没有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而是轻轻走过去,道:“老夫人,孙女为您布菜吧&?!鄙羟崛岷突?,让人觉得仿佛是动听的仙乐在响。

    罗妈妈手里的小碗便顿住&&,试探着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冷冷道:“不必了&?!?br />
    李长乐眼睛里出现了一点水光,求助似地看向李萧然&&&,李萧然哪里能不懂她的意思,若是不能当着众人的面重新树立大小姐的地位,那她回来也等于是在冷宫里&,他想起蒋旭的话&&&,咬牙道:“老夫人——”

    老夫人叹了口气,不欲让儿子面上难堪&,点头道:“给她吧&?!?br />
    罗妈妈将小碗递给李长乐,李长乐微笑&,随后照着罗妈妈原先做的&,舀了一勺冬笋鸡汤&&,只见碗中汤汁金灿,笋片雪白&&,引得人颇有胃口,递到老夫人身边放下&&。

    老夫人看了一眼&&,道:“我身子虚不受补,这鸡汤这样油腻&,看着就让人没胃口,免了吧?!?br />
    李长乐连忙请罪:“孙女不知老夫人最近身体不适,请老夫人原谅?!?br />
    李敏德一双春水般的眼睛充满了嘲讽,望向这位美丽无匹的大姐,看她那委屈的神情,实在让人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

    二夫人冷笑一声:“大小姐,你要讨巧卖乖没有人怪你&,可你不该不管老夫人的身体状况就随便让她吃东西&&&,若是她吃出了什么毛病,你担待地起吗?”

    李长乐咬了咬唇&,泫然欲泣道:“老夫人,是孙女一时失察&,绝不会再犯了?!?br />
    她一边说,一边夹了一块清水蒸出来的香嫩鲈鱼送到老夫人碗里:“您尝尝这个?&!?br />
    老夫人扬眸看了一眼,又懒懒闭上眼睛,厌道:“我不想吃?!?br />
    罗妈妈陪着笑脸道:“大小姐,最近老夫人身体不舒坦&&&,很少吃鸡鸭鱼肉的&,您这是——”

    李长乐并不气馁,轻声道:“这满桌的膳食,多半是荤腥&&,自然不合胃口&,老夫人若是不嫌弃,孙女早已为您准备了新的膳食,请品尝一二&?!?br />
    老夫人皱起眉头&&,刚要回绝,却听见李萧然劝说道:“老夫人&,既然是长乐的一番心意,您还是试一试吧&&?!?br />
    老夫人看了一眼李萧然,终究没有再说拒绝的话。

    李长乐对身边的檀香道:“让她们把东西送上来&?!碧聪阌ι?&&,不一会儿,便有丫头鱼贯而入,手中捧着精致的食盒&,罗妈妈吩咐人撤掉了桌子上大半的菜&,换上了这些丫头从食盒里面取出来的食物。

    二夫人看了一眼,嗤笑一声&,道:“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不还是鸡鸭鱼肉吗&,还能吃出什么花儿来&&,难不成是觉着咱们府上的厨子不可心,特地请了天宫的厨子来给老夫人做的菜不成?”

    桌子上果然摆放的都是和刚才并无二致的菜,虽然颜色更鲜艳&,看起来更可口&,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李长乐笑笑道:“我自然不敢欺骗老夫人&,”说着,她夹了一片色泽诱人、香气扑鼻的火腿,送到老夫人的碗里。

    罗妈妈皱眉,刚要替老夫人回绝了,老夫人心念一动&&,却已经夹起来&&&,缓缓送到口中&&,随后半响没有开口,众人都紧张地看着她&。老夫人竟然露出满意的神情&,道:“味道的确很不错?!?br />
    老夫人向来挑剔无比,府上的厨子都是从各地请来的高手,可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一句她的夸奖,能让她点头的菜&,屈指可数。

    李未央听了这句话,也不免低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色,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老夫人道:“这是哪里的火腿&,味道这样爽口?!?br />
    二夫人不服气&,也夹了一筷子放进嘴巴里&&,果然吃出不同的滋味&,这火腿薄薄的一片,却回味更悠长且清香开胃&&&,让人吃了还想再吃&,她不由皱起眉头&&,故意道:“也不怎么样嘛!”

    李长乐面上带笑,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又夹了一筷子香菇鸡丁里面的香菇给老夫人&,道:“您尝尝看&,孙女保证绝对不会让您觉得油腻&?!?br />
    老夫人闻言,不由自主地吃了一口&,顿时愣住&&,平常的香菇鸡丁因为染了鸡丁味道又放了油,她总觉得油腻腻的&,但是今天吃的却完全不同,不但清爽可口而且香气扑鼻,让她几乎忍不住望向那盘菜:“这是怎么做的?味道如此特别&?&!?br />
    李未央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她的声音缓慢却笃定:“大姐这些菜&&,是素斋吧&?&!?br />
    李长乐没想到第一个猜出来的会是一口都没有品尝的李未央,压下心头惊讶&,面上不过微微一笑道:“三妹好眼光&&,这一桌子菜,的确都是素斋?!?br />
    老夫人犹自不信,接连夹几筷子送到嘴中&&&,还是没有吃出门道来&&,只好问道:“我以前是吃过很多地方的素斋的,却从来没尝过这么好的味道,这些是怎么做的呢?”

    李长乐笑道:“孙女这些日子在山上&&,每日里除了吃斋念佛就是百无聊赖,后来干脆和山上的师傅学习做素斋&,老夫人吃的素斋当然都是名家做的&,却未必有深山里的老师傅做的地道。其实这素斋的做法也很简单&,主要材料就是野菜&&、三菇&、六耳和各种豆腐这些简单的东西&,只要做得好&,不但省钱而且色香味美?!?br />
    “这些菜是你自己做的?”老夫人望着一桌子菜式,只觉得不可思议。李长乐向来自诩高贵,十指不沾阳春水,偶尔下厨煲个汤做个样子就算了,居然真的能做出这样一桌子素菜来,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她这回是真的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吗?

    “都是孙女做的,只是要没有庵堂里的妙心师傅指点,孙女还做不出这么地道的素斋来?&!崩畛だ质智返氐?,态度温和而低姿态。

    李常笑忍不住好奇&,夹起一块鸡腿,尝了一口,随后露出吃惊的神情:“大姐&&,这鸡腿是怎么做的?怎么还有骨头呢?”

    李长乐温柔笑道:“四妹,这鸡腿骨你细看一下&,究竟是什么&?”

    李常笑品尝了半天&&&,终究还是摇头&,李长乐眉目舒展道:“我将净冬笋放在水中煮熟,捞出切成条,作了鸡腿骨,然后在豆腐衣里头放上笋条,中心放入馅心,两边包折拢来,做成一头大一头小的鸡腿,放入油锅里面炸至金黄色,不就跟炸鸡腿一模一样了吗&?”

    其他人都品尝着,随后不由自主露出赞叹的表情,这里谁都是吃过素斋的,可却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味道鲜美的素斋,哪怕是安国寺里面最了不起的大师傅&,只怕也要望尘莫及了&。

    李萧然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你若是一早能静下心来&,也不至于——”他话说了一半&,轻轻叹口气道,“既然回来了,以前的事情都既往不咎,你好好侍奉老夫人就是&?!?br />
    李长乐脸上露出更加谦卑的笑容:“是?!?br />
    李敏德的眉头不易察觉的一紧,这李长乐还真是和以前判若两人了。不管是言谈还是举止,都比以前更美更高贵更柔和,若说从前的李长乐是一朵艳压群芳的牡丹&,现在这傲人的牡丹已经变成引人入胜的优雅兰花了,尤其是那种惭愧中带着温柔可人,楚楚可怜中带着柔弱的神态&,只怕是人都觉得不忍心&。

    李未央微微一笑,普通的素斋都是用素鸡素鸭素鱼以素油烹制,模仿的只是鸡鸭鱼肉的形,很难模仿出真正的味道&,看起来是荤菜&&,吃起来却是素菜,当然会觉得不好吃&,可是李长乐这一桌菜,却是煞费苦心啊。

    二夫人似笑非笑:“大小姐,这样好的手艺你可不能私藏&,多教导教导你二妹才是!”

    李常茹的笑容有点僵硬&,却听到李长乐温柔如常道:“只要二妹愿意学,我自然倾囊相授?!?br />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二姐怎么学,只怕都是学不会的?!?br />
    李常茹柳眉倒竖:“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没有大姐聪明吗&?”

    李未央唇边的笑意让人望之心安:“二姐误会了,未央的意思是&,纵然大姐教会了你如何去做这些菜,味道也不可能一样的?!?br />
    李常茹完全听不懂了,脸上露出茫然之色。

    李未央笑着夹起一块豆腐&,道:“就说这道菜,看起来平常,实际上是需要十几只野鸡煮汤来配的,你想想看&&,这价值又岂是一般的素菜可以比拟?一道菜只怕就要一两银子&,而这只是其中最便宜的一道,其余菜式也全是看似寻常,实则极为考究&,耗资靡费&,试问二姐姐又如何能做到呢?”

    这话说出来,李萧然面色一沉,老夫人的脸上也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李长乐心口微寒,唇角却含了一缕恰如其分的笑意:“三妹果然是好眼光?!?br />
    李未央神色平静极了,如同秋日里澄净如镜的湖面:“大姐过奖了。其实你的这些菜看起来都是素菜,却是把各种山珍海味熬出最精华的汤汁,加入到各种素膳当中&,吃起来完全没有青菜萝卜的味道,而是像熊掌鲍鱼一样美味,只不过若是一桌菜肴花费百两银子的话&&&,实在是过于奢侈了?!?br />
    李长乐面色不变,嗔道:“三妹也太夸张了,不过是百两银子,以我李家今日的家资,何必如此小家子气呢?只要是为了祖母尽孝心,再多银子都是值得花啊,你若是舍不得钱,以后我情愿每顿都自己出资替她准备?!闭庋焕?,若是李未央再多说&,就是对老夫人用钱表示不满了,那可是大不孝啊。

    李未央面上露出忧心的神情:“大姐完全误会了未央的意思&,如今李家固然是承担得起,然而我正是为了李家长远的富贵才会说这些话,破坏了老夫人和父亲的兴致,还请恕罪?!?br />
    李萧然皱眉道:“未央,你到底要说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父亲,陛下曾经说过&,所有的官员中您是最清廉的,从前在德州任上的时候,冬天衣裳仅有三套&,用餐不过五味,家中不过是四五进的小院子,极为朴素&&,谁人不称赞您的清廉高洁!如今父亲贵为丞相,家中境况大为改善&,为老夫人尽孝&&,多花费一些是应该的&&,只是——”说着看了一眼李长乐道:“如果让京里人知道,如今李家一顿饭都是吃掉一百两银子&,会说父亲什么&?”

    李萧然一愣&&,随即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他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色&&,眉头皱得更紧了&&。

    说到最后,李未央双目闪动道:“一想到此事传出去,他们会说父亲是伪君子,装清廉&,我这心就很难受的很。为了父亲的廉声&,晚节,身后名计&,还是不要仅仅考虑到眼前的口舌之欲,让老夫人一辈子享受尊荣才是最要紧的!”

    李未央的意思很明显了,若是让外人知道李家一顿饭吃掉一百两银子,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李萧然只要一天在丞相的位置上,老夫人就有一天的好日子可以过&,若是为了这点微末的美食闹得名誉受损,实在是得不偿失,还会变成天底下的笑柄!

    老夫人当然明白李未央的意思,她虽然知道李未央和李长乐不和睦,可李未央所言却句句都是为李家着想,所以,老夫人犹豫了&。

    李长乐的眼中漫过一丝如水的寒凉:“三妹许是多虑&,不过是一桌菜罢了?!?br />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太后的素斋宴,不过八十两银子&?&!?br />
    老夫人顿时警醒,她皱眉望着桌上的菜:“都端下去吧,我消受不起&?!?br />
    堂堂大历的太后&,办一桌素斋不过是八十两,她一个一品夫人的饮食却比太后还要奢华,简直是顶风作案了!

    李长乐脸上露出极为后悔的神情,立刻道:“老夫人,都是孙女的错?!?br />
    老夫人冷眼瞧她&,刚要说几句,李萧然却长叹一声,道:“罢了,她也是一片好心?!?br />
    李长乐眼睛含泪,期待地望着老夫人&,老夫人淡淡道:“就这样吧&&,以后桌子上不许再出现这种浪费钱的东西?!?br />
    李长乐连忙应声,道:“是?!?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若是其他人,自然没有财力负担这种酒席,但是李长乐却大不一样,大夫人背地里早已将李家的值钱东西都送到了她的房里,想来这样的酒席承担个一年半载的也不是难事&,只不过能请得动真正的素斋大师来教&,她的面子可就不够了,她刚才说什么是庵堂里的妙心大师教她做的&,这纯粹是瞎扯&,她去是静思己过的&&,老夫人选的可是最破旧最贫寒的庵堂,会出什么大师才真心有鬼了。不过李未央没想要拆穿对方,这样只会让李萧然下不来台罢了&。

    说到底&&,李长乐能够回来&,完全取决于李萧然的态度。

    用完晚膳,李长乐要搀扶老夫人起身&,老夫人的手却突然抬起&,向李未央招手道:“你这丫头,有点眼力没有,还不扶我回去!”

    李未央笑盈盈地走上去,轻轻扶住老夫人的手臂&。

    李长乐若有所失地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掩了掩眼角的泪水,一旁的李萧然看到这种情况,心中对她倒是起了三分怜惜&,慢慢道:“你的心意父亲都明白&,可是你今天的做法实在是太浪费了,传出去对我李家的名声大有妨碍,你别怪老夫人,她也是为了李家着想?!?br />
    李长乐眼泪汪汪的,却还压抑住呜咽,道:“是,女儿都明白&?!?br />
    李敏德冷冷望着这对父女&,李长乐的戏越演越好了&,只怕将来会留下大麻烦。

    荷香院

    老夫人端起茶盏,轻轻吹去热气,啜一口道:“好清淡,这茶叶不错&?!?br />
    李未央笑道:“这是今年的新茶,永宁公主上回送过来的?!彼凳歉咕?。

    老夫人笑着点点头,道:“年轻的时候总喜欢喝浓茶,年纪大了才觉着还是清茶好&,清清淡淡&&&,回味悠长?&&!?br />
    李未央笑而不语。

    老夫人慢慢道:“未央啊&,我同意将你大姐接回来,你心里是不是怨我了?”

    李未央笑了笑,道:“老夫人&,孙女明白您和父亲的苦心&。今天早上国公夫人那个架势,自然是有备而来&,若是公然拒绝&,两家人岂非要翻脸吗?孙女怎么会是不识大体的人呢?我想此刻&&&,老夫人心中比未央更加难受才是,未央怎能给您添堵?!?br />
    李未央说的没错,老夫人其实心中非常不痛快&,她这辈子荣耀极了,从来没有受过别人的胁迫,可蒋家接连两次上门,一次将蒋家的女孩再度塞进来,一次则是逼着他们收下李长乐,当真是欺人太甚!老夫人苦笑一声,道:“你呀&,一个小丫头,跟三四十岁似的,一点年轻人的火气也没有&?!?br />
    李未央笑笑道:“瞧您说的,这样我岂不是成精了?!?br />
    老夫人轻声笑起来,随后她却突然停了笑容&&,道:“我老了,经不起折腾了&,看到你父亲那样求我&,我也不好太坚持&&?&!?br />
    李未央笑容和煦:“老夫人的心当然是向着李家的,父亲在外面的事情千头万绪&&,难免有顾不到的地方,家中全靠老夫人撑着&,只要父亲的孝心在的,老夫人哪里有不宽容的呢?不管大姐做错了什么事,到底是至亲骨肉&,总不能让她一直流落在外&!”

    老夫人的眼睛有些眯着,目光却在荧荧烛火的映照下&,含了淡淡的笑意&&,“你这番话,既是维护了你父亲,也是全了我的颜面&&,到底不枉费我疼你的一片心?!?br />
    李未央含笑道:“没有老夫人的照拂&,未央哪里能有今天呢&。能为老夫人烹茶添水,已是老天对我的厚爱了?&!?br />
    “真是个会说话的孩子&?!崩戏蛉丝戳怂窖?,温和道,“你大姐是嫡出的女儿,又生的那样美貌,你父亲向来把她放在手心里疼着宠着,自然在这府里是头一份,尊贵无比&,可是如今,却不一样了,她做的事&,我是半点儿都不会忘记的,我们李家是清清白白的人家&,从来没有出过那样的事情&,留着她的性命已经是看在蒋家份上勉强为之,武贤妃虽然已经许下婚约&,可到底有三年的丧期,所以咱们不过是口头约定,并没有立下婚书,我只怕中途生出什么变故,所以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也省的她再作鬼,玷污了李家的名声?!?br />
    李未央低头,神色谦卑,“老夫人所言甚是?!?br />
    老夫人微微叹一口气,柔声道:“未央&&&,纵然新夫人进了门,你在家中的地位不会变化的&,再加上你有县主的尊位,将来你的婚事少不得陛下做主,旁人干涉不了?!?br />
    这是在安慰自己,李未央很明白,心下微暖,道:“老夫人,未央都明白?!?br />
    老夫人道:“教你受委屈了??墒怯行┪?,你既是李家的女儿,就不得不受。以后若是长乐找你的麻烦,不能忍&,就尽量躲着她吧,一切等蒋旭离京再说?!?br />
    李未央诚恳道:“老夫人肯教导未央&,未央感激不尽?!?br />
    老夫人这才笑起来&,温煦如春风:“你肯体谅就最好,好了&,夜深&&&,你也早些回去歇息吧?!?br />
    李未央站起身,道:“请老夫人早点安歇&&&?!北闱崾智峤诺赝肆顺鋈?。

    罗妈妈为老夫人披上一件袍子&,轻声道:“老夫人,您今日——”

    老夫人眉间的沉思若凝伫于月空之上的薄薄云翳,带了几分说不出的感慨:“这家里安静了一年,马上又要起波澜了?!?br />
    罗妈妈心头一凛&,瞬间清明:“这——不会吧?!?br />
    老夫人缓缓露出一分笃定的笑容:“这两个丫头水火不容&,怎么可能和平相处,更何况这院子里的水本来就浑浊,这下就更不太平啦?!?br />
    罗妈妈沉吟道:“可是奴婢看大小姐已经收敛了很多?&!?br />
    老夫人冷笑道:“你以为长乐蠢笨吗?她从前不过是仗着有个什么都顶着的亲娘&&,又生了一张好脸,走到哪里别人都让着她&,所以养尊处优、不知深浅,现在她在那庵堂里呆了一年,一直被幽禁着,还不够她好好思过吗&?世态炎凉,她总该知道以后要怎么做人&?&!?br />
    罗妈妈迟疑道:“老夫人是否怀疑当初的那件事——”

    老夫人笑了笑,道:“她再糊涂,也做不出这种蠢到家的事&&,自然是有心人为之&?!?br />
    罗妈妈十分惊讶:“那老夫人怎么还惩罚大小姐?”

    老夫人道:“别说我心狠,她若不是有坏心&,别人也不会去害她。既然没本事&&,就不要去害人&,否则就会吃这样的教训!”

    罗妈妈沉默不语,她觉着&,老夫人就是有些偏袒三小姐&&,明知道这事情跟她脱不了干系的……

    老夫人道:“我知道你要说我偏心未央&&,不错,我的确更喜欢她。因为她孤立无援&&,想要在李家生存下去&,就必须争取我的支持&,若是我不管她&&,她就真是举步维艰了&。就因为这样,她会想方设法地照顾我&、体贴我,半点都不放松。而长乐既是嫡女,又有强硬的外祖,她们母女表面上恭敬&,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违背我心意的事情&,我自然不喜欢她了&&,所以当初我不会救她。再者,一切都已经成为现实,当时谁也救不了她!”

    罗妈妈恍然大悟&,“所以老夫人才会帮着三小姐&&,可现在大小姐分明也是知道错了的……”

    老夫人笑了笑&,道:“走着看吧?!?br />
    等到了李萧然续娶这一天早晨,李家热火朝天地忙碌起来。从早上开始,宾客们陆续到场,为了宾主尽欢&,李家特意请来了京都当红的戏班子,让客人们先看戏,慢慢等着&。临近中午的时候,李府的贵重客人们都到了&,皇孙贵胄、六部尚书、李萧然的门生们一一上门,亲自送上贺礼&,好一番富贵景象。

    一直忙到夕阳西斜,红霞满天,花轿才掐着时辰进了门,李家大开中门,奏乐放炮仗迎轿。这时候李家门口还人山人海,只因八抬大花轿在街上通过时,又引得无数围观百姓十分羡慕&,因为寻常百姓结婚时&,都是坐四抬大轿的——只有诰命夫人才能坐八抬的轿子。

    李未央在院子里,听着外面震耳欲聋的鞭炮声&,不由凝神&,李敏德冷笑了一声:“我去看了&,新娘子的头冠上缀着沉甸甸的珠翟、珠牡丹,单单看着就觉得目眩神迷,身上的大袖礼服则是真红色丝绫罗所制&,霞帔上绣着云霞鸳鸯文,华丽无比……蒋家还真是舍得下本钱?!?br />
    李未央笑了&,淡淡道:“不是下本钱,而是下了血本,这喜服可不是一般新娘子可以穿的,她身上的都是一品夫人的服饰?!?br />
    李敏德皱了皱眉&,道:“没想到蒋家竟然没等到她进门&,就为她求了个一品的诰命&?!?br />
    一副诰命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李未央的声音极低,仅仅足以让身边的人听清楚:“若非如此&,她怎么压得住二品的县主呢&?”

    李敏德神色遽变,如蒙了一层白蒙蒙的寒霜一般&,李未央看他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摇了摇头道:“再看看吧,事情未必如我们想的那么坏?!?br />
    李敏德点点头,白芷快步进来道:“小姐,老夫人说新娘子进了喜房,请您和其他小姐们过去陪着&?!?br />
    李未央点点头&,随后道:“敏德&,你去前面帮着招呼客人吧,我立刻就得过去了&&?&!?br />
    把新娘子送进洞房后&,李萧然只是掀了盖头后稍座&,便要赶出去招待宾客,他得给外面的至亲好友敬酒……

    李未央进屋的时候,只听见一阵笑声传来。

    新娘子静静地坐在巨大的婚床上,以最优美端庄的坐姿等待着&,旁边的二夫人正笑道:“原以为大小姐就是个出众的,却不想新夫人也像天上的仙女下凡呢,老夫人真是有福气??!”

    老夫人便是笑了笑,道:“是老大有福气才是&?!?br />
    新娘子就羞红了脸,这时候门口的丫头道:“三小姐您来了?!?br />
    屋子里的人全都向门边看过来&&&,李未央笑着走进来,道:“我来晚了,还请恕罪才是?!?br />
    新娘子抬起头,只觉得眼前一片轻柔的光闪亮&,一个身形窈窕的少女走了过来。粉面含春,樱唇微启&,却天生一双清冷的眼睛&,正在朝她和气地微笑着。

    蒋月兰不由屏息,露出更加温柔的笑容:“这位是未央吧&?!彼淙皇切履镒?,却没有半点怯懦害羞之态,落落大方,显得十分得体。

    老夫人笑道:“是&&,她排行第三?!彼底?,向未央招招手,道,“来&,见过你的母亲&?!?br />
    蒋月兰虽然是半途嫁给李萧然&,可却是名正言顺的正妻&,李未央上前行礼,没有半分别扭地道:“未央见过母亲&?!?br />
    一旁的李常笑暗暗佩服&,心道自己见了这个年轻美貌的继母都觉得嘴巴发苦&&&,有点不好意思叫出口,偏偏李未央像是没事儿一般。

    李长乐默默看着,低下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新夫人蒋月兰清秀而不见消瘦,丰腴而不见肥胖的脸颊上泛着蜜桃般的红润,两弯细月般的娥眉恭顺地垂着,一双美目楚楚动人,鼻子像用白玉雕出来的,闪着润玉般的光芒,樱桃般的嘴唇含笑一般地抿着&,带着无比的善意,的确是个大美人,只比李长乐微逊几分罢了。

    这样的美人,居然留到今天,李未央不禁怀疑,蒋家当初到底想要干什么。其实有一点连李未央都不知道&,蒋月兰原本是蒋家预备送进宫的,可惜大夫人去世,这样一颗上好的棋子,便被送进了李家&。

    李常茹见李长乐低着头&,有心刺她一下&,道:“大姐可是在想念你亲生母亲了?唉,这种场合的确是容易触景生情的&?!?br />
    老夫人皱起眉头&,颇有点不喜欢李常茹的口没遮拦,那边的李长乐竟然没有一句话反驳&,倒是露出泫然欲泣之态。

    李未央看着这出戏,面上并没有流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只是淡淡一笑。

    老夫人终究还是斥责道:“大喜的日子&,都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李常茹脸色一白,不说话了。二夫人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可她终究不敢与老夫人辩驳,便拉了拉女儿的袖子,示意她忍了&。

    只是这样一来&,新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冷下来&&,谁都不愿意再开口说话了。这时候&,新夫人却站了起来,主动走到李长乐的身前&,柔声道:“我也是幼年失去亲生母亲,所以很能体会你的心情,再加上你们的母亲是我的堂姐,你我原本就是亲人&,我嫁进来&,就是亲上加亲,将来我会替堂姐好好照顾你们的&,快别伤心了?!彼底?&,竟然还伸出一双手握住她的,李长乐果真露出感动的神情&。

    老夫人用帕子掩了掩眼角&,道:“月兰,想不到你这样懂事,以后还要请你多担待了?!?br />
    蒋月兰满面都是谦卑,道:“月兰一定竭尽所能,好好孝顺老夫人&,照料夫君的孩子们&&?!彼挠锲薇日娉?,态度十分的恭敬&,让人没办法挑出半点毛病来,连站在李未央身后的白芷和墨竹都为这位外表美丽,举止大方的新夫人折服了,心中不免想到&,新夫人跟原先的大夫人可真是两样人啊。

    李未央看着这出戏,却忍不住笑了&,真要叙亲情,大可以背着人慢慢去叙,何必在人面前呢?到底是李长乐故意演出戏讨众人的怜悯,还是两人一搭一唱&、临场发挥的一出戏?但不管怎么说&,这位新夫人的表现&&&,足可以得到十全十美的称呼,作为一个刚进门的继室&,对原配的子女表现了最大的善意&,又对庶出的一视同仁&,果然是一个出众的人物。

    李长乐满眼泪光,道:“老夫人&,今后有了母亲在&,长乐就不觉得孤单了?&!?br />
    李未央失笑&,道:“大姐说的哪里话,不只是母亲&&,我也不会让你觉得孤单的&?!?br />
    李长乐仿若受了惊,悄悄向蒋月兰的身后藏了藏&,蒋月兰笑道:“今后都是一家人&,这是自然的?&&!?br />
    老夫人笑了,道:“对,一家人,就是要和和气气的才好&&,希望从今往后,咱们这一家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喜房的笑声一下子传出很远,守在院子里的罗妈妈看了一眼乌云压顶的天色&&,轻轻叹了一口气。

    ------题外话------

    昨天有人问,为什么李家不告诉蒋家人,大夫人是疑心生暗鬼才自取灭亡,李长乐是丧德败行所以被赶出家门呢?要知道,蒋家不是讲理的人家,这种理由只有面对比李家弱势的人家才能生效,蒋家才不管你什么,直接用权压你,用利诱你&,黑白颠倒&,乾坤翻转,李长乐犯了错&&,也是被人冤枉&,大夫人死了&&,也是比你家害死的&&?;褂腥酥室晌独罴乙貌?,给大家举个例子,汉宣帝刘询的第二位皇后霍成君,是西汉名臣霍光的小女儿,当霍家鼎盛的时候,她毒杀先皇后、太子,皇帝一切隐忍,恩爱如常,可是等霍家全灭后&&,立刻翻脸了&&,她成为汉族皇朝唯一一个被皇帝下诏诛杀的废后&&,可想而知,皇帝当年尚且需要容忍一个背景强大的皇后,何况李家呢?不过丞相尔&。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9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99 喜气洋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99并对庶女有毒099 喜气洋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9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