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等同谋逆

    刚刚走出御花园,李未央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不疾不徐,保持着一贯的从容镇定*。

    李未央轻轻转身,看清来人,才笑道:“原来是三殿下?!?br />
    拓跋真眯了眯眼眸^^,看着对面的女子,从一开始的默默无闻^,到后来的诡计多端^&、计谋百出,她用千百种不同的面目出现不停给予他极大的震撼&,只可惜&,她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他甩了甩袖,眼底&,是野狼一样冷酷的光芒^,“县主早知我会来吧?!?br />
    李未央悠然一笑&^,她没有立刻回答拓跋真的问题,而是看了看四周。

    拓跋真淡然一笑^^,朗声道:“不必找了&,我既然敢找你,那些闲杂人等自然会料理干净?!彼难杂锛?,有几分阴沉&。

    李未央敏锐的觉察出这一点*,唇不着痕迹的弯起,却没有说话*^。

    宫中虽然人多眼杂^,可是凭借着拓跋真多年的努力,他可以避开别人的监视,争取到足够的时间说出一些自己想要说的话,这些都是他能够办到的*。但^,现在和她单独见面还是要冒风险的*^,看来他的局势如今真是不大好^^^,否则&,拓跋真怎会在这个时候,冒险在这里堵住她^,本身^,就已经是心慌意乱的证明了*。

    这个男人的心&,已经有一丝裂痕。

    李未央心中在微笑,然而她的脸上^,依旧是悠悠然&,仿若不染尘埃的表情,好像拓跋真是否出现,她都不会放在心上。

    拓跋真瞳孔一缩&*,他的笑容开始冰冷*,眼底的温和渐渐退去*,语气也森然起来:“我想,县主还欠我一个解释&?!?br />
    李未央笑了笑:“殿下说的是那天花厅发生的事情吗^?”

    拓跋真微微一愣*,他以为李未央还会和他打太极&&,却没想到对方却没有绕弯子的意思^&。除却难以隐藏的恨意&,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重和欣赏眼前这个女子,她聪明、锐利&、狡猾,而且锋芒毕露,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才干*。这在一般人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要在宫中生存,必须学会掩饰自己^,然而李未央却是这样的耀眼和夺目^*,半点都没有委曲求全的意思*。她明白自己该要些什么^&,更知道如何去得到,可就是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子,却和他擦身而过,若是她留在自己的身边*,他的大业,应该更有助力*!

    拓跋真压下心头的焦躁,凝视着李未央,意味深长的缓缓道:“我要求的,是一个答案,那天的事情&,是否是你所为^&*?!?br />
    李未央毫不在意的轻笑,目光勇敢的和他探究的眼神对上*,那样明亮的眼睛、不逊的神情&^,让拓跋真心里,恍然一跳^,宛若失魂。

    “当然不是*?&!彼敛焕⒕蔚氐?。

    “敢做不敢当吗?”拓跋真冷笑一声*,他心中明明是知道答案的&*,可偏偏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心心念念还是想要向她求一个答案^,仿佛——是想要让自己死心。

    李未央笑了笑:“你一心以为那盆海棠花有问题**,这不过是疑心生暗鬼罢了*?*;闶浅沟准觳楣说?,何曾有什么问题?你总觉得是我害了你,却不想想,大姐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她若不是对你有情*,如何会跑去那个小花厅&*,若非是对你有心&,何尝会不顾一切扑过去*,依我看*,大姐对你一往情深,三殿下应当好好珍惜才是,别辜负了美人的一片真心&!?br />
    她脱口而出的话里带着几分喟叹,更藏着无比的嘲讽,拓跋真听到这句话时,乍然一怔^,很快恢复过来&,随后便是恼怒,李长乐&,只能在盛世年华里做国母,这种时候在他身边只会带来无限的麻烦*!就因为李长乐出身太好&,容貌太美^^,所以所以太任性,太张扬&*,太需要人呵护与宠爱&*,甚至根本不知道隐忍与蛰伏为何物*,若是过些年自己登上大位&,光凭借李长乐的美貌与家世,他会考虑迎娶、好好当作花瓶供着欣赏把玩^&,但绝对不是现在!若这两年就将她娶进门^^,等于在身边放了一个随时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的兵器,拓跋真可不是蠢人!

    “大姐容貌绝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堪称殿下的良配,难得她又不惜毁了自己闺誉也要跟了殿下^&,这种女子,错过一个,可要后悔一生的?*!崩钗囱胙鹆艘桓銮辶榈男?^,有些天真的道。

    拓跋真冷冷的一哼,不予置评*,他在背后掐了掐手心,才能冷静的呼出一口气道:“李未央*&,我从来没有给一个女人这么多次机会?!蓖匕险嬲饣氨纠淳筒皇且盟卮?*,所以没有等到她说话^,他就已经自顾自的接下去了话*?!拔页耒讯嗄?,不管是谁与我作对,我都会毫不留情的铲除,可是哪怕你对我说谎、跟我作对^&,我都还留着,知不知道为什么&&?”

    “我是真正的看中你^,喜欢你,甚至还想过要娶你^?!蓖匕险娼艚舻囟⒆爬钗囱氲牧?&,“所以我给了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你明不明白&!”

    李未央差点笑出声音来,她看过很多贱人,却从没想到拓跋真居然也这么贱^^,凡是得到的就弃若蔽履,得不到的就捧上天&*。前世他千方百计捧着李长乐,将她看的跟天上的月亮一样&*,今天他因为得不到她所以心心念念都要自己屈服,现在看来^,他其实谁都不爱^^,他真正爱的人,是他自己才对^!

    他的神情越发认真:“你不必怀疑我所言,我句句肺腑&&,甚至&,这是我这辈子少有的真话*?!?br />
    “我不怀疑殿下的用心^,”李未央微一敛眉,巧笑倩兮道^,“只可惜,大姐一心想要嫁给殿下,我怎么能从中插一杠子呢,原本我们之间就是误会重重^,若是让大姐知道我和殿下在这里说话,只怕更是要恨死我了^,我可不想自找麻烦*。木已成舟,殿下还是好好对待大姐才是&,至于我,就不劳烦殿下惦记了?*!?br />
    “你可知,蒋旭明日就会进京^,情势对你大为不利,若是我现在跟蒋家联手,你经得起我们一击吗^?哪怕是拓跋玉,恐怕也要掂量掂量这其中的分量。到时候没有他护着你&,你又该如何生存?”拓跋真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李未央笑了^,她没想到经过上次的事情^&,拓跋真居然还对自己不死心^&,所谓男人**,遇到了求而不得的女人&,大概真的会变成下贱的东西,怎么踹都踹不开*!她眼眸一转,笑看拓跋真,语意幽幽道:“怎么,殿下是来威胁我的吗&?”

    拓跋真没有回避,直言道:“不错,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愿意**,我有的是法子让你代替你姐姐嫁入三皇子府,而且^,我还会让你做正妃!所以^^,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愿不愿意&!”

    李未央无语&,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超出她的预料之中了。

    自己明明都将对方害到这地步了,他还想要娶自己&*?前世拓跋真喜欢的不是“善良高贵”的李长乐吗^&,这辈子她留给他的印象绝对是自私残忍冷酷刻毒的&*,难道他突然转了性子,不喜欢小白花转而看上自己这样的毒草?即便是拓跋真说的如此通透明白&,李未央仍旧不明白这个男人的心*。

    也许男人的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难以捉摸、瞬息万变的*。

    “殿下不恨我*?”李未央意有所指的问道*。

    拓跋真凝视着她的双目,里面黑白分明,却隐含着疑问:“我相信^&,若是你在我身边,一定会做的很好^,而且,将来你若是生下儿子,我会让他继承我的位置^&,你该听的懂我的意思&,这个承诺^,我一定会做到的*?&!彼枰桓龃厦鞯呐苏驹谏砗?,他的孩子需要一个冷静的母亲?;?,想要一个人的命实在太容易,何况自己身边那么多明枪暗箭,说到底,皇家的孩子^,想要平安降生,及至平安长大^,没有一个聪明的娘亲,根本不可能*。而有嗣&,也是争夺皇位的一个重要方面,将来会为他争取到更大的筹码^。其实他本来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可是李未央越是抗拒*,他越是想要得到她^,这种奇怪的心理折磨的他夜不能寐,就如同对那把龙椅一样的追求^,让他抓心挠肝&,所以他不惜抛出这种对任何女人来说都是巨大诱惑的橄榄枝来诱惑李未央^,上一次他许诺侧妃,李未央看不上&,现在,她总该想清楚^!虽然如今他只是个不显眼的皇子,可是这是皇子正妃的位置^*!拓跋玉可以给她的,最多不过是个侧妃而已!正妃的孩子就是嫡出,侧妃却是庶出,这可是有天差地别的*!她如果真的那么聪明*,就该懂得如何选择!

    拓跋真依旧是那一副云淡风清的俊美*,可淡然的表象下&,是志在必得^!

    李未央在心里冷笑一声&^,极轻极淡的口吻却透出坚决道:“我拒绝?!?br />
    拓跋真一滞*,他的目光带着不敢置信^&,夹杂着几许缠绵和迷茫^,良久^,才用一种阴沉的声音,缓缓道:“这是最后一次机会&!?br />
    李未央的声音一如往昔:“给多少次机会*,我的答案都一样!”

    拓跋真冷笑一声,长久地沉默下去。最终&,他的脸上浮动起一丝残忍的杀意^*,这一刻&,他真正对李未央起了杀心&。

    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他必须,毫不留情地砍断她的脖子*!在这一瞬间&,拓跋真的头脑中已经转过千百个将李未央置诸死地的法子!

    李未央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却并不畏惧,拓跋真一旦下定了决心就绝对不会改变主意^,自己和他作对^,早已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既然要斗*^,不妨放开手看一看&,究竟鹿死谁手!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御花园里起了一阵喧哗&。

    一名宫女匆匆跑来&,急切地在拓跋真耳畔说了几句话:“什么?”拓跋真面色一变,随后目光陡然落在李未央的身上*,充满了不敢置信。

    宫女微微地喘着,竟嘴张了几次都没说出囫囵话来,看来她已经惊到了极处。

    拓跋真不再言语^,最后看了李未央一眼,转身快步离去。李未央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露出一个轻浅的笑容^。她站在原地^,看着宫女们来来去去*,面上都是惊慌失措的模样,脸上的笑容便越发深了。

    现在没有人领她出宫了,她是自己出去呢,还是留下来看好戏&&?李未央思忖着&,其实她还真的很想看一看敢于得罪自己的人的下??!只不过&,这有点太残忍吧&,对于拓跋玉来说&。就在她预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一个人撞进了她的怀里,那人抬起头,惊讶道:“未央姐姐!”

    李未央笑了笑:“九公主这是怎么了?这样慌张?&&!?br />
    九公主面色是从未有过的惊恐:“御花园……那边出事了!”

    李未央淡淡道:“哦^*,出事了吗^?”

    九公主生怕她不信**,用力点头:“出大事了!我得去看看,未央姐姐跟我一起去吧!”

    李未央摇了摇头:“我得走了?&!?br />
    九公主四周看了看^,连忙道:“现在宫里头很乱,你不能到处乱走,若是出了事情更麻烦*,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我?;つ??*!彼稿缃裎圆≡诖?,她可不敢一个人跑过去!

    李未央失笑&,其实九公主是想要抓着自己做智囊才对吧。她大概以为^*,这次自己会如同上次一般^*,替那人解围。说到底,这只是个天真的孩子啊&*,已经给了一次警告,第二次,可就没那么轻巧了*。有些人&,若是不付出可怕的代价,是根本不知道轻重的^*!

    忽然御花园的方向传来一声像是瓷器破碎的声音。九公主的脸立即变得没了血色,拉着李未央就径直进了御花园^&。当她看到御花园里的情况时^,顿时被惊得三魂出窍,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李未央远远看了一眼,那边站在宫女们之中的^&,是个中等身量的女人。她穿着皇后的服色*,头上戴着九尾凤冠^*,身上的外裳长长拖曳至地,蕊红色联珠对孔雀纹锦*,密密以金线穿珍珠绣出青碧翟凤^,华丽不可方物**。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她的面色却像枯叶一样衰败,像承受不起身上这些沉重的穿戴一样身子软软的,脖子更是微微缩着&,由身边的女官扶着才能勉强站得住,显然是已经病重的人&。然而她此刻&,却是满面的怒容^。

    而另一边^*,却是跪着刚才还清冷高贵的张德妃。只是此刻她被皇后命宫女扯过头发&,头发都乱了,简直像一朵被雨水打过的莲花。现在惊恐地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眼神惊恐^,早已吓得六神无主了*。

    “娘娘*,请你息怒^!”张德妃见皇后怒发如狂&,不顾旁边无数宫女太监在场^,连忙双膝跪地*,膝行过去,抓住皇后的衣襟哀求着说:“皇后息怒,臣妾断然不敢做出此等逾矩的事情&,一定是有人从中陷害……”

    皇后狠狠地甩开张德妃&,脸上的肌肉不住地扭曲^,咬牙切齿地说:“可惜我把你当成臂膀^,将宫中事务全都交托于你^&,你竟敢如此大胆&,是想要我早点死^,自己做上皇后的位置吗?&!这是谋逆**!”

    皇后一贯温和,少有此等疾言厉色的模样&*,看得所有人都愣住了,李未央进来以后,便如同其他人一样不起眼地跪在一边^*,嘴角却勾起笑容^,皇后病情一直没有好转*,心情更是忽好忽坏&,这时候最容易生出猜忌之心*,宫中事务一直是张德妃和武贤妃代为协理,这时候出一点事情,都会让这两人站在风口浪尖上&!

    张德妃连忙道:“臣妾不敢*,臣妾万万不敢?!”

    一旁的武贤妃似乎也是受了惊吓,同样跪倒在皇后面前&*,不敢出声的模样^。

    纵然她们二人战战兢兢,可是皇后却并未因此平息怒气*,她只是冷笑着盯着德妃上上下下地打量。只见她一张尖尖巧巧的瓜子脸儿,两道细细的柳叶眉儿,一对水灵灵的杏仁眼儿,再配上高挺的鼻梁、果然有着天人之姿*,岁月的风霜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半点痕迹*!老天爷实在是太偏心了!皇后看着她,心里一阵阵抽痛^。想当年自己容貌最盛之时&,也不及德妃一二&。何况自己现在已经人老珠黄^。自己若是死了*,贤妃无子就罢了^,德妃却生了一个受宠的七皇子&,她继承后位似乎是理所当然之事^*,到时候太子的位置也要换人做了。这对母子,分明是想要让自己早点归天才对&!越这样想&*,她就越感到悲哀^,越感到悲哀^,心中的怒气就越盛&。当下倒忽然来了一股力气*^,也不喘了,自己也能直挺挺地站着*,森然对德妃说:“你自己说*,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戴九尾凤钗!”

    德妃在宫中多年,怎么不知皇后的脾气,当下伏在地上只管哀求道:“臣妾怎敢戴九尾凤钗&,这是今早陛下赐给臣妾的^,明明只有八尾……”

    贤妃低下头去一句话也不敢说&*,根本没有刚才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德妃敢戴皇后才能佩戴的九尾凤钗^,这是僭越之罪,若是皇后大度^,不过哈哈一笑就过去了,偏偏此刻皇后病重,最忌讳别人觊觎她的位置,现在……恐怕连自己都要受到波及,后果当真不堪设想!

    皇后听德妃如此辩解,只是越听越怒,冷冷地笑着&,嘴角僵直得斜吊上去^,就像嘴角裂了个口子。没等她说完,就暴喝出来:“这么说错全在皇上?是陛下想要让你做皇后吗?!”

    德妃心中恨的咬死,她敢肯定一定是李未央动的手&*,凤簪用的是最好的软金,李未央是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将这八尾凤簪割开了一尾!她犹豫了瞬间,却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证据&,若是现在说出来*,只怕皇后非但不信还要治她一个诬告的罪名&,因为李未央根本没有理由去割凤簪&,她又不是宫妃**,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呢&?!就算说她怀恨自己说她盗窃好了,又怎么可能聪明到立刻就动手的地步&!说出来荒谬的连德妃自己都不信!更何况皇后这分明是被戳到了痛处——

    德妃还未开口&,她身旁的另一名贴身女官信儿已经扑了上去:“皇后娘娘,我家娘娘的凤簪曾经遗失过,想必是那时候被人动了手脚!您不要误会了娘娘?^?*!”

    德妃心中一沉,该死&,这丫头太天真了^!

    果然,皇后冷笑一声:“别人诬陷&?这里数十宫人,难道还能有谁强迫她把凤簪戴上去不成*!分明是她先有了不敬之心*^^,才会做出这种事,你是德妃身边的丫头,居然还妄想帮助你家主子将罪名推到别人身上^,真是罪不可?^&*!”说着,她的双眉猛地立起&,喝令左右:“快把这大胆奴才乱棒打死!省得留着她扰乱人心&!”

    信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惊慌地看着德妃*,然而德妃却是用一种谴责的眼神看着她,顿时一颗心沉了下去。怎么会这样?德妃一贯是很得宠爱的,皇后娘娘也一直对她敬畏三分,今天怎么会这样的发怒……信儿不敢置信。

    李未央的笑容淡淡的&,皇后最恨的就是别人觊觎她的位置^,更别提其中还有七皇子的缘故,只差一个导火索罢了,自己亲手给皇后送了一个好理由,想也知道她会怎么收拾德妃了&!

    听了皇后的话&,太监们立即一起动手^,转眼信儿就挨了无数棍^*。九公主想劝又不敢劝^^,此时见皇后竟要打杀人命,不得不出声劝阻:“母后……”

    “住口!”她刚开口皇后就来了声雷霆般的怒喝。九公主被吓住了*,犹豫着不敢再说。就在她犹豫的当口^,眼前已经血肉横飞,信儿已经被当场打死^&。信儿是陪嫁宫女,伴着德妃多年^,要说没有一点感情是不可能的^,她和兰儿都是德妃的左膀右臂^&*,今天一下子折损了两个^&,德妃不禁吓得魂飞魄散^,身体就像被浸在冰水里一样彻骨寒冷,心里想呕&,却又呕不出来^,不敢再多看信儿血肉模糊的身体一眼&。

    九公主只是呆呆地看着皇后&,完全不相信^,一向平和温柔大度善良的皇后居然这样狠毒。

    拓跋真也在一旁冷眼瞧着,并没有上前去为德妃说一句话的意思^*,他心中很明白^,任何人在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都会变得狠毒*,无一例外。今天德妃的举动不过是激发了皇后心中隐忍的怒火罢了!不管德妃是被人陷害也好,是她自己所为也罢,没有人在意&,皇后在意的不过是结果*,更甚者&,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谁才是六宫之主!这件事情&,他莫名就觉得和李未央有关系,因为他刚才已经得知德妃诬陷李未央一事,只是他心里还是觉得不可信,毕竟李未央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她哪里会将皇后的心思算得这么准*,将这场轩然大波推到高潮,不*,他绝对不相信!李未央上次可以算计到他^,不过是因为他一时疏忽*,她怎么会对宫中的一切了若指掌……这不可能*!

    皇后脸绷得像一块岩石^,嘴角因为用力地深深地撇了下去。她的眼睛用力地睁着&,仍然充满了怒气,一股强烈的憎恨,慢慢从她的身体内部泛出来*,渐渐将她整个人吞没*,那是一种可怕至极的颜色*,显然她觉得受到了极大的冒犯!

    信儿冷冷地倒在地上,已经死透了^。太监们垂着双手,有的人身上还带着信儿的鲜血&,战战兢兢地站在两旁,等候皇后下令。众人都知道&,下一个,就轮到德妃了&!

    九公主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和恐惧^,她惊讶地发现这位一直和颜悦色的母后的身上有着她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残忍和疯狂*,这让她根本不敢开口为德妃求情*,现在只能盼望七哥早点来&。

    就在这种紧张到连银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声音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阵骚乱,李未央微微抬起眸子,不远处*,七皇子和皇帝到了,不,或许皇帝就是拓跋玉请来的*!想来也讽刺,一天之中*,李未央见了两次皇帝,然而一次是面临判决,这一次^,却是坐山观虎斗^。

    地上是刚才被皇后砸碎的瓷片*,拓跋玉面不改色&,直挺挺地跪下,皇后此时已经脸色乌紫,身体明明气的发抖也不让宫女搀扶,颤巍巍地指着拓跋玉喝骂:“你想要为你母妃求情吗&?”

    她声色俱厉的模样,连皇帝都吃了一惊^,他还从未见过妻子露出这种表情,顿时满腔恼怒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位爱妃,妃子就是妃子,怎么样也没办法和皇后相提并论*,更何况在他困顿之时*,皇后一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对他登基的过程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所以^,皇后不只是他的嫡妻&,还是他尊敬的盟友与知己^!现在看到皇后气成这个样子,他想也不想,便认为是德妃和贤妃做错了事!

    拓跋玉面色沉静,膝行到皇后身边&&,沉声道:“母后,是母妃做错了惹您生气,不管怎样,吵闹总伤和气^,也伤身体,请您先坐下,喝一杯茶&,顺口气*,千万不要累了自己*?!?br />
    皇后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皇帝看了一眼德妃*,随后皱起眉头:“这是怎么了&,你们是如何惹了皇后生气?”

    一旁的宫女奉上那支凤簪,皇帝看了一眼,还没明白过来^,想也知道,宫中礼制虽然严苛&,但若非有心*,也不会特别注意到这个。

    皇后掩面哭泣道:“陛下^,你若是想要废后,早点说就好了*,何必还为臣妾延医问药呢?让臣妾早日归西&,你也好另立皇后!”

    皇帝大吃一惊,赶忙搀扶她道:“皇后说哪里话*,我何曾有过废后之心?&!这簪子是我赏赐给德妃的&,难道有什么问题吗&*?”他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怔住,随后明白过来,立刻道&,“这簪子曾经被宫女偷窃过*^,或许那时候做了手脚……”

    他疑心到李未央的身上&,然后却觉得不可能,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哪里来的这种心机和胆量*!难道是有人故意从中做了手脚,想要渔翁得利吗?他这么一想&&,目光顿时落在武贤妃的身上:“德妃做了逾矩的事,贤妃却视而不见吗^?”

    武贤妃吃了一惊,面上冷汗流下来,俯首道:“陛下息怒&,臣妾并不曾留意到这个,并非故意忽略?*!?br />
    皇帝皱眉,宫中规矩^,皇后服有纬衣&*,鞠衣,钿钗礼衣三等*。纬衣&,首饰花十二树,并两博鬓^,凤簪九尾&,而德妃贤妃等人却只能戴八尾凤簪*,如今凤簪莫名其妙变成了九尾不说^,德妃居然将它戴在了头上^,莫非是想要借机会试探自己和皇后*?皇后身体不好&*,宫中一直是德妃贤妃代为管理*,她们二人可是生出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所以才特意用这个凤簪来看看自己有什么反应&,若是自己有废后之心&,自然会对僭越一事一笑了之——皇帝多疑&&,这样一想,难免心中生出了万分的怀疑。

    德妃见拓跋玉下跪,心中焦急:“皇后娘娘,我做错了事情,一人受责就够了*,请您千万息怒,莫要牵连了七皇子&!”

    这句话本来没有错&,可在皇后听来极为刺心^,她脸色乌紫,不顾体统地暴喝了出来:“你竟敢说我在‘牵连’?在你眼里我已是这般恶人了?”说罢她指着张德妃^,面上露出恨极了的模样&,像是要将她一口吞下去。

    其他人见到这情景,又慌忙来劝皇后,一时间御花园乱得不可开交。

    皇帝看着皇后&&,一看便大叫不好;屎笤静园椎牧成丫园譤,眉心竟隐隐有一团黑气^。他知道妻子平日虽然平和内敛*^,但心思最重&,看到德妃和七皇子这个样子,肯定心有所伤^,也说不定联想到哪里去了,连忙大声说:“快扶着皇后坐下歇息!”

    拓跋真用“压抑着”的忧虑眼神看着场上的人&,眼底却带着冷酷的笑意,看着这场好戏出现他期待的高潮和结果*,他感到了明显的快慰?;屎?,德妃&&,拓跋玉^,甚至连那个跪在那里此刻默然不语的武贤妃^,这几个人^&,都让他感到深深的压抑和痛恨&,虽然明面上武贤妃是他的母亲&,却一样骑在他头上颐指气使、作威作福,现在看到他们脸上都露出惊恐的神情&^,他感到无比的快乐&。

    李未央远远看着拓跋真眼底漂浮的笑意^&,冷笑了一声,这个男人在长久的权力斗争中早已经心理变态了^,只怕他恨不得全部人都死光了才好!只是^,恐怕事情不会如他想得那么美!

    那边的张德妃早已是汗如雨浆^*,整个后背都湿了,拓跋玉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头到尾,他虽然没有为德妃说一句话,但那种维护之意&&,谁都能看得出来,李未央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自己的确是没有顾虑到他&,但这把火是由德妃挑起来的,引火烧身又怪得了谁?!

    李未央的目光最终落在跪的笔直的拓跋玉身上^,她很想知道,他现在作何感想^。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名太监扑倒在地:“启禀陛下、皇后娘娘,奴才是内务府姜成&,奴才前来领罪&!”

    李未央看了那太监一眼*,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皇帝皱眉:“领罪^?”

    姜太监深深低下头去:“奴才奉命负责差人送了凤簪给德妃娘娘,可是新来的太监不懂事*,竟然将原本该送去给皇后娘娘的凤簪错送给了德妃娘娘^,那凤簪是一模一样的,除了一支是九尾一支是八尾,奴才刚刚得知送错了特地前来向陛下和诸位娘娘请罪!”说完^,他的头重重叩到了地面,发出砰地一声*。

    拓跋真冷笑了一声^,原来如此,拓跋玉的手脚还真快!

    李未央摇了摇头,凤簪分明是自己动了手脚&,这位姜公公却说是送错了*,皇帝御赐之物&*,怎么可能轻易送错呢?不过是自己出来做替罪羊罢了,端看皇帝和皇后是不是买账了&!

    皇帝看了一眼姜太监*,冷冷道:“自己下去领一百大板&*?!?br />
    这就是要了他的性命了^,然而姜太监不过低下头:“遵旨^*?!?br />
    李未央看到这一幕^,不得不佩服拓跋玉,这么快找好了合适的人选*,将一切的过错推到内务府的头上^,掌管内务府的可是太子的亲信^,太子又是皇后的亲生儿子,今天这场戏在皇帝看来^,仿佛多了另外一层意思^。极有可能是太子故意陷害张德妃*,并且派人送错了凤簪,随后皇后再借题发挥&,将这件事情怪罪到张德妃的头上……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可惜,看来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皇后的面色一变,随即冷下神情^*,可是她很快也意识到^,自己不能再继续暴怒下去^,否则会给皇帝一种误导——她咬牙切齿一番,最终压下心头的愤恨,换上一副平静的面孔*,竟然亲自走上前去,扶起张德妃:“今日是我太过武断&,竟然误会妹妹了&?&&!?br />
    她口中这样说*,眼睛里的温和却全都不见了,只余下刺骨寒冷的嫌恶*,张德妃只能当做没有看见,微微欠身,语气恭和而安稳^*,低头道:“臣妾先有不察之罪,请娘娘恕罪?!?br />
    皇后笑道:“好了好了,不过是一场误会^&,赶紧起来吧*?*!彼底?^^,又命人将贤妃搀扶了起来,将她们的手拉到一起^,面上很是愧疚道:“我身子不好&,脾气也暴躁,请两位妹妹多多海涵了!?br />
    两位妃子少不得一番告罪&,皇帝的目光在三人的面上逡巡了一圈&,最后语气平和地对拓跋玉道:“快起来吧?*!?br />
    拓跋玉这才站了起来&,他的膝盖已经跪地僵硬了^*,而这个时候,他才察觉到李未央正在不远处看着自己。两人的视线对上&,李未央的那双眼睛如古井深水,看着清透乌黑&*,却有让人浑身一凛的寒意。拓跋玉低下头&,不想看到对方置身事外的清冷表情&。

    他突然之间&,就明白了一切&*。

    皇帝亲自送皇后回宫,张德妃和贤妃受了很大惊吓,被自己的宫女搀扶着回去*,德妃走过李未央身边的时候^,抬眸看了她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复杂*,说是恨意却带着三分惊惧^,说是恐惧却又有两分憎恶,李未央低头行礼*,“恭送娘娘,”笑容清冷而夺目。

    德妃浑身都发软,只能依靠在宫女身上才能勉强站稳^,再也不说什么*,快步地离去了,这件事情以后,德妃被惊得大病一场,足足卧床三个月才勉强爬起来&,当然,这是后话了^*。

    此时&*,拓跋真冷冷一笑,追随武贤妃而去^,再不看李未央一眼。拓跋玉却停下了脚步^,对着九公主道:“九妹,你先回去吧,我送县主出宫?!?br />
    他的语气&,异常的平静,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可是九公主却察觉到了一种隐隐欲来的不安^。她睁大眼睛看了李未央一眼,只见到她嘴角蕴着一抹冷冽的笑意^,眼中寒凉如冰渊,心中顿时一凉^,却不敢多说什么&,低头走开了*,还频频回头张望^&。

    拓跋玉表现得很平常,说出的话却如晴天霹雳:“今天的事情,又是你做的^?”

    李未央望着外头灿烂的阳光映照在一朵牡丹花上,神色漠然地笑道:“没错?!?br />
    拓跋玉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崩裂,他动了动嘴唇***,仿佛要说什么,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的面色平静^,淡淡含笑间&,便是清明天际新月,可是她虽然在笑&,眼底却是极为冷漠,说不出的萧索。

    他一贯倨傲的心*,莫名地就颤了颤&,生了一股相怜之意。

    “对不起^?*!彼峡业氐?,“我知道,一定是母妃对你做了什么&,你才会予以反击*?!?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多谢七殿下为我着想&?&!?br />
    看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拓跋玉只觉得哑然&。他说过,不会再让德妃伤害未央^,可偏偏他的母妃口中答应了,背过身去还是我行我素,拓跋玉很清楚,自己越是喜欢李未央,母妃就越觉得他们不匹配^*,就像她曾经说过的,做帝王者^*,当无情,母妃这样针对未央,不过是怕她成为他的软肋罢了^,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看重未央。他轻轻闭了闭眼*,道:“未央?*&*!?br />
    李未央停下了脚步*,凝眸看着拓跋玉,阳光在他的脸上笼罩出一层淡淡的金光,显得他的面孔格外俊美逼人,然而拓跋玉只是叫了一声她的名字^,便再也没有说话了^,一直将她送到马车前^,他亲自为她掀开了车帘:“我说过,今后当令你无忧,这句话我以为可以轻易做到,现在看来是我太自信了**,但这种事情,我保证^,是最后一次?!?br />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若真想要将德妃娘娘置诸死地,等于是放弃了你这个朋友,所以我明白这其中的分寸,但愿有一天*,德妃娘娘也能明白*。我可以容忍她两次&,绝不会有第三次^!到时候^*,不要怪我*!”

    李未央坐着马车&,一路走过长长的甬道。她掀起车帘看向外面,甬道本就极其洁净^,连一片树叶都看不见,不远处有太监持长柄的扫帚&,在一丝不苟地清扫着*^。兀地^,沙沙中夹杂了马蹄声*^,迭迭沓沓的径直过来^,踏得地面都有些发震。

    李未央皱起眉头^,却看到远远一道高大的影子从远处疾驰而来^,到了近前马上的人才一紧缰绳,却是无意有意,在李未央的马车前停下^,马儿扬起马蹄,长嘶一声^,黑色的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风兜突然落下&,露出里面一张极为年轻英俊的面孔^*,马上人的眼睛,在阳光中散发出锐利的寒光^。

    “你是何人*,为何挡住县主的马车?&!”甬道这样宽,足够四辆马车同时并行*,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车夫不由高声道。

    男子手中的马鞭在手心轻敲两下*,嘴角边就泛起冷酷的笑意^。车夫眼见着那马鞭高高举起^,只听“啪”一声^,当面挥下,他惨叫一声*,从马车上摔下^,整个人倒在路上。

    马车里的白芷就是一惊&,随后立刻就要跳下马车,李未央却摇了摇头,主动掀起车帘向外望去*^,那车夫兀自惨呼不已*,护住面颊的手背上一道狰狞鞭痕&。

    白芷浑身颤抖,也不知是急火攻心,还是瑟缩害怕^,只从颤抖的唇间吐出字句:“大胆&!竟敢对县主无礼*!”

    只听得男人冷笑了一声&&,李未央扬起头向马上的他望去,此刻天边的阳光^*,无限绚丽*,映在她的素颜之上,令得双瞳璀璨明亮^,仿同落入人间的第一颗晨星*。

    男子眼角余光似漫不经心地扫到李未央的脸上^&,笑容微带讥讽:“县主&?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题外话------

    其实拓跋玉是个好男人啊,可惜老娘太难缠,大家说希望换个扶持对象,现在统共没几个,太子被拓跋真掌控,五皇子是个草包^,七皇子怕娘&,还有个娃娃八皇子,未央心里憋屈啊*^,皇帝应该多几个儿子……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9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96 等同谋逆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96并对庶女有毒096 等同谋逆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9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