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 楚楚可怜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我不懂大姐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我是李家的女儿,父亲才是我们的依靠*,你若是当着父亲的面说蒋家,岂不是让他难堪吗*?不管蒋家再好^,你也是姓李的,这一点你可别忘了!”

    李长乐气的面色整个都变了^*,眼神变得无比阴冷*,这破坏了她那张漂亮的脸孔,使得她看起来面目可怕:“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

    “你在说什么**?*!”一道声音从身后响起^,李长乐猛地回头,李未央已经行礼道:“父亲?!?br />
    李长乐看到李萧然的时候^^,他满脸的严肃,脸颊却是微微发青的*。她顿时意识到刚才自己说的话都被李萧然听见了,心中转眼就搅起了惊涛骇浪*。她用力咬了咬嘴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冷静之后仓促却也没话可说^,只好款款跪倒*,道:“父亲,女儿回来了?^^!?br />
    李萧然皱眉:“起来吧?!?br />
    李长乐站起来^,她嘴边的肌肉像被冻僵了一般僵硬^。她慢慢地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的眼睛——目光近乎犀利:“父亲**,母亲是被李未央害死的*?!闭饩浠跋褚黄度幸谎铀谥谢夯阂瞥?*。

    “你说什么?”李萧然沉下脸**,一股风雷在脸上一闪即逝^*。

    李长乐恨透了李未央^*,此刻看到她正站在一旁瞧着她^^,只觉得一股热血涌到喉底*,奋力把它咽了下去,厉声道:“父亲,我说母亲是被李未央害死的^^!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不过短短的时间就没了^?*!一切都是李未央搞出来的阴谋*,父亲^,你和母亲几十年的夫妻^,你怎么能这样无动于衷呢?^!”

    李萧然闻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简直是马上就要勃然大怒了,因为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被人问起此事^,同样的话刚才在前厅已经被国公夫人质问过无数次了^^!所以他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李未央叹息一声,道:“大姐^^*,母亲的病逝谁都不想的^^^,你不该这样为难父亲*^,他已经很辛苦了^?^**!?br />
    “你住口!”李长乐简直是在嘶吼,“我要一个交代^!我不能让母亲就这么平白无故被你害死^!”

    “该住口的人是你*!”李萧然震动过后是浓浓的愤怒*,他像头恶狼一样狠狠地盯着李长乐,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他的牙齿用力地挫着*^,继续要冒出火星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从今往后再也不许提起这件事*^!”

    李长乐没想到李萧然会暴怒^,她简直像被人迎面打了一锤**,道:“父亲,你……我是你最宠爱的女儿啊**,你怎么会这样对待我们母女*!”

    “你是要学你母亲一样与我作对吗*?”李萧然突然冷静下来^,目光冰寒地盯着她的眼睛^,冷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他脸上的神情是李长乐从来没有见过的,不仅冰寒彻骨,还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光彩*,让人看了心头发凉。

    李未央微微一笑^,李萧然长久以来一直被蒋家压抑着*,他原本就是一个自傲而且矜持的人*,个性还很强势,他能够容忍大夫人作威作福这么多年*^,是看在蒋国公的面子上^,而非害怕蒋家人*,可是大夫人和李长乐显然不以为然^*,处处以蒋家示威,终于将李萧然神经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压断了。

    李未央的眼睛里散发着逼人的光芒^^,她轻轻闭上眼睛*,压住涌向心头的嘲讽^,再度睁开眼睛后脸上满是刚毅的宁静,淡淡地说了一句:“父亲,您该去前厅了^,那里还有很多的客人在*^?^!?br />
    提到客人*,李萧然马上又恢复成了那一副带着平静面具般的神情*。他冷笑了一声,虽然在笑**,却丝毫没有笑意,就像嘴角裂开了个口子:“长乐^^,你记住*,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机会,今天来了这么多的客人^,你要表现的像是一个丧母的大家闺秀*,别在大家面前丢李家的脸面^,若是再这样任性妄为*,就别怪父亲心狠了*!”

    李萧然冷笑着走了**,把已经惊呆了的李长乐丢在了院子里^^。

    檀香看了一眼李未央^,心头涌上一阵恐惧*,连忙低声劝说道:“大小姐^,老爷说得对*^,今天这种日子您不能再闹了,赶紧去招呼客人吧?*!?br />
    李长乐猛地瞪大眼睛盯着她:“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

    檀香嗫嚅着闭上了嘴巴,李未央将一切瞧在眼睛里*,微微一笑道:“大姐^,你有时间在这里和我们争辩^^,为什么不去看一眼母亲的遗体?”

    李长乐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只记得愤怒^^,根本都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李未央摇了摇头*,大夫人对李长乐倒是全心全意,可是这个大小姐如今只怕心中只有自己今后的前途*,根本不曾想到大夫人,她口口声声的报仇^,也不过是为了泄愤而已**,所谓的母女亲情**,在这个自私自利的大小姐眼睛里恐怕早已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李长乐总算来到了福瑞院***,一进屋就看到大夫人摆放在紫檀木雕花大床上*,头顶点了一盏灯油,脚尾围坐着蒋家的几位夫人儿媳*^,正低声啼哭。国公夫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几乎是面无表情。

    屋里哭声一片^,李长乐看到这一幕*,突然有点瑟缩。

    这时候,蒋大夫人刘氏抬起头**,看见了她*,不由道:“母亲,长乐回来了*^^?^***!?br />
    大家的目光都望向了李长乐。

    国公夫人林氏看向李长乐,一点儿笑容都没有……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李长乐就捂着脸哭了起来:“外祖母*^?^**!彼底臹,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国公夫人脚下。

    林氏久久盯着梨花带雨的李长乐*,终于叹了一口气,亲自将她扶了起来:“孩子,你受委屈了^?*!?br />
    这一句话^,李长乐顿时哭的更大声^。

    一旁她的大舅母刘氏和二舅母魏氏赶紧都过来劝慰她*,其他蒋家的夫人们也都跟着擦眼泪^*,一屋子都是凄风惨雨的^。最冷静的人*,反而是年已花甲的林氏,她挥了挥手,道:“其他人都出去吧,我有话要单独和长乐说*?*!?br />
    刘氏看了一眼周围^^**,点头道:“你们都下去吧?*!焙芸?,屋子里的闲杂人等都退了个干干净净*^。

    屋子里只有刘氏和魏氏站在原地没有动^,蒋大夫人刘氏生着容长脸^、丹凤眼,身量高挑*,是蒋国公嫡长子蒋旭的妻子^,出身一流的勋贵世家闵林公刘家,生有蒋海、蒋洋^、蒋华^、蒋南四个儿子^,各个都是人中之龙*,文武双全*,所以刘氏在蒋家的地位十分的稳固**,上次同国公夫人一起来李家的女子便是她的长媳韩氏*。而另一边的魏氏则是魏阁老的嫡次女*,是蒋国公次子蒋厉的妻子,她只有一个儿子蒋天**,从小天资聪颖、才华横溢,只是与他那些投身军旅的堂兄们不同*,他一直在外游荡^,不曾归家^,相比较蒋家其他人,显得十分神秘*。魏氏虽然没有女儿^*,可是庶女蒋馨从小由她一手带大^*、教养,后来又成为太子侧妃^,深受太子喜爱^*,所以倒也丝毫不逊色于刘氏。此刻看到林氏将众人驱赶出去,魏氏的脸上就有了些许疑惑,刘氏却是不动声色,平静地垂着眼睛^*。

    “你母亲是心疾^,而且惊吓过度^,才会丧命的^?!绷质侠淅涞氐?。

    “心疾……”李长乐只觉得手脚冰凉,“母亲的身体一向是很好的**,都是——”

    林氏长叹一口气:“是我太疏忽了*^,没想到竟然折了一个女儿在她的手上!”这时候林氏还不知道魏国夫人的死也跟李未央有关系*,若是她知道*,恐怕要气的晕过去!

    “外祖母^,您一定要帮娘她报仇??!”李长乐的眼睛是血红的,从前受到的气几乎让她发狂,她要让李未央付出代价^!她要送她下地狱!

    几上燃着一个福寿纹鎏金香炉^,袅袅香烟升起*,林氏的神情在烟雾中有些冷沉**,她长久地沉默着^,似乎压根没有听到李长乐的话,李长乐看到这种情景^*,不由自主上前一步道:“外祖母*,您从小是最疼爱我的^*,难道您也不愿意为娘做主吗^?”

    魏氏见状^,连忙上去扶住李长乐马上又要跪下的身体:“好孩子*^!你怎么也说这些刺心的话*,明知道你外祖母从小是最疼你的*,便是你那些个表兄弟也没有一个比得上……”这话倒是真的^^,因为蒋家男孩子多^,李长乐每次去都被众心捧月^,别说其他人,就算是两位平日里说一不二的舅母^*,对着她也要摆出一副笑脸,可是此一时彼一时^^,大夫人死了*,现在蒋国公府还会像以前那样照顾她吗^^?李长乐对此才是最关心的^^,所以借着报仇这件事,试探国公夫人的心意*。于是她执着地看着林氏:“外祖母*,长乐就等您的一句话,若是连您都不管我了,那我就去绞了头发做尼姑^,也好过在李家继续过这种不人不鬼的日子*!”

    林氏身体一震*,可还是坐在原地没有说话*,她到如今还是不明白,李未央究竟是哪里来的胆量,竟然跟整个蒋家抗衡*?^^!最可笑的是^,居然还真的被她钻了空子^^,害了自己女儿的性命*!

    魏氏听着落了几滴泪^,道:“傻孩子^,你可要节哀顺变……咱们已经够伤心了,你要是还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们可怎么办?^*!”

    李长乐一听*,泪水掉的更厉害^,刚要说什么*^,刘氏却轻轻咳嗽了一声*,道:“长乐^,这个仇咱们自然是要报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br />
    “为什么*?*!”李长乐不敢置信,难道堂堂一个蒋国公府*,还收拾不了一个李未央吗^*?

    刘氏看了一眼国公夫人***,淡淡道:“现在你若是一味和李未央杠上,等于是和李家杠上*^,你没有发现^,现在李家上上下下都向着李未央吗?那天我们不过是提了一句,李老夫人就差点变脸,她还说李未央聪明懂事^*、善解人意^,对你母亲又孝顺*,一切都是你母亲自己想不开*,这才——就连你父亲,现在眼睛里都没了你*^,咱们虽然向着你^*^**,可毕竟是外家*,不能随便插手李家的事情^?^!?br />
    “那什么时候才可以^?我实在无法忍受了*?!”李长乐几乎是咬碎了牙齿^。

    林氏终于长叹了一口气^^,蒋柔不管做错了什么事情,蒋家都可以为她撑腰^,可是现在的局面^**,几乎是一面倒地所有人都认为她刻薄寡恩*^、虐待庶出的女儿*,还几次三番迫害李家的妾室^,害的李萧然子嗣单薄,就算是这样*,李萧然也没有休妻^^,全都是看在蒋家的面子上**,如果现在提出让他惩治李未央^^*^,简直是在打李家的脸面^*,若是换了其他人家^*,国公府或许还有这个能耐^*,可是李萧然却是当朝的丞相,文官的表率^,更一直深受皇帝的信赖和倚重,与之相比,蒋国公这么多年来功高震主*^,早就为皇帝所忌惮^,立刻与李萧然翻脸显然不智。

    “等你外祖父和大舅舅他们回来,一切自然就不同了^*?!绷跏峡砦康?^。

    “可他们镇守边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大舅母不是在诓骗我吧^!”

    林氏重重拍了一下桌子^,茶杯倒了下来,摔在地上一下子变得粉碎,屋子里的其他人都吓了一大跳^,李长乐脸色立刻白了^,凄凄楚楚地道:“外祖母……”

    林氏见她这个样子*,满心的怒火便发不出来了:“你不用管了^^*,一切我自有计较!”

    “可是父亲说*,再过十日就会让我回庵里^^,我不要啊外祖母,那根本是个鬼地方——”李长乐急切地道^^。

    魏氏的眼睛里就露出了几分鄙夷的神情,母亲死了她不伤心,偏偏对自己的那点事情念念不忘^^^^,这样的大小姐,还真是好心肠*。

    “你放心吧^,一切都有我在^**?!绷质仙艚┯驳厝缤煌疟?,她扭头看了大夫人的尸体一眼*,面容慢慢变得冷酷,“柔儿的仇,蒋家一定会报的!”

    刘氏和魏氏素来知道这位老夫人说一不二的个性^^^,听到这话*,心中俱是一跳***,慌忙低下头去^。她们的心中隐隐意识到*,这个仇恨的火种已经在国公夫人的心中埋下*,将来的某一天,可能会被变成燎原的大火,将一切都燃烧殆尽……

    忙了一整天^,李未央几乎是半夜才回到自己的屋子里*^,她卸了妆容^*,披着一头乌发^*,半伏在榻上*,长袖逶迤,脸庞靠在袖上,越发显得白皙如玉。

    这时候**,窗子动了一下^^,李未央微微撇着头道:“怎么又半夜跑过来了?”

    一张俊俏的脸笑嘻嘻地从窗口探进来,随后人也很快跳了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盘玉碟*,里面放着各色的糕点*,然后讨好地递到她面前:“今天这样多的人^*,你都没来得及吃口东西吧**,我刚刚吩咐小厨房做的^,尝尝看*?!?br />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随后坐起身^*,随手取过一块糕点笑道:“前面也很忙吧?*!?br />
    李敏德微笑着放下碟子*^^,道:“都是一些琐事*^,不妨事*^^!?br />
    今天女宾男客,加起来足有数百人^*^,除了普通的客人有专门的人去接待,贵重的客人全部都要李家人自己去应酬,李未央可不认为李敏德会被人轻易放过,她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李敏德见她若有所思*,开口道:“我听说^*,大伯父一听大哥逃跑了,气的当场就摔了杯子*?!?br />
    李未央笑道:“他虽然是被蒋家人秘密救走了^,却怎么也是违背了父亲的心意,保住一条性命的同时*^,却也是被父亲舍弃了?!?br />
    李敏德还是很担心:“可他毕竟是唯一的嫡子*^!?br />
    李未央勾起唇畔:“父亲还在盛年,儿子自然会有的,你不知道九姨娘已经怀孕了吗,大夫说*,那可是双生之象,父亲可高兴坏了,若非九姨娘出身太低*^^,京都又没有抬妾做妻的先例*,只怕九姨娘现在身份已经不同了?^*!?br />
    李敏德听了这话,不由皱起眉头:“她若是生出儿子,也只是庶子!?br />
    李未央却不是这样想:“你以为蒋家主母的位置会这样空着吗?刚才已经有人和老夫人隐晦地提起这个了——”

    李敏德不由吃惊,眼睛瞪大^*,看起来像是一汪春水:“刚才^?”随后他不由嘘了一口气,“这些人也太心急了^!?br />
    李未央却摇了摇头^,道:“妻子去世*,家中的子女要守孝三年^,可是丈夫却不需要遵循这个**^,一年后便可以娶新妇*,其实只要父亲愿意*,过了七七就娶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蒋家人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的^,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再送新人进来^*^*?^!?br />
    “你是说——可是蒋家嫡系根本没有……”

    “蒋家嫡系自然没有*,可整个蒋氏族人中却多得是^^^**^!崩钗囱胄Φ?*,看李敏德面色不虞,她转口道,“你也不必着急^*,事情不会那么快*^,老夫人也不会轻易让蒋家的女子再进门的^?^!?br />
    李敏德却知道这不过是李未央劝慰他的话*,蒋家那样的家世^*^,再加上大夫人的死到底有点蹊跷,若是真的开口提这样的要求^^,李家只怕不好拒绝……

    “不过大夫人死了却不是没好处的,至少——”李敏德笑了笑^,道*,“至少李长乐三年内是别想成亲了*,她如今可有十五岁了,到了三年后再定亲*^*,就是十八岁……”

    李未央失笑:“她那样的容貌^^*,便是二十岁也还是个大美人^*,怕什么呢?”

    前世的李长乐做皇后的时候^^,可是二十五岁了*^,那样的年纪*,在京都是名符其实的老女*,可是凭着那张美貌的脸*,硬生生将无数年轻美貌的少女压了下去*,可见生得漂亮不是没有好处的*。

    李敏德提醒道:“她如今留在府中^,实在是一个大祸患**^?!?br />
    李未央沉吟不语,李敏德继续道:“你没有看到,今天国公夫人刚下马车的时候*,我瞧着她看你的样子*^,目光像刀一样^^?*!?br />
    李未央心里也有同感*,不说国公夫人隐藏着恨意的眼光^*,就连刘氏和魏氏^*,审视她的目光也叫人十分不舒服^。反正她已经将蒋家得罪的彻底*,再装乖巧也是没有用的,所以倒还真的一点都不畏惧^^*。

    李敏德悄声道:“我们根基太浅^^*^,李府的那些下人^*,不知有几个是眼线*,处处盯着我们^^,现在还有个虎视眈眈的蒋家^^*,一定要小心为上^?*!?br />
    李未央长长地吐了口气*,躺在榻上说道:“所以**,咱们要先下手为强?!闭庖环八档牟唤舨宦?*,声音不高不低**,可是字字铿锵,颇为有力,显然是早有打算的**^。

    李敏德一愣,随即微笑起来,像是早已猜到她的想法^^,他的笑容此刻狡猾得像是一只顽皮的小狐狸*^,李未央戳了一下他的脑袋,他却笑得更厉害了。

    而这时候,李长乐也是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檀香,送茶来!”

    檀香立刻过来,看了看她黑如锅底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送上热茶,问道:“小姐^*^,请喝茶^*!?br />
    李长乐抿了一口^^,顿时将手中的白瓷双花纹的茶碗往地上一砸^^,大声道:“你是故意要烫死我吗^^*?!”她连番栽在李未央的手上^*,外祖母又不肯立刻为她报仇^,这口气叫她如何咽得下,所以现在一股脑儿全部撒在丫头身上。

    檀香被泼了满身,手背都烫破了皮^*,她也不敢吭声,只是眼泪汪汪的,李长乐冷哼一声:“我绝不会让那个小贱人得意的**!”

    檀香很是不安,小声劝道:“小姐……奴婢看还是算了^**,今天老夫人和老爷那个脸色您不是没有看见,咱们又能怎么样呢^^?”

    李长乐恨恨地说:“以前是我太疏忽了*,这些事情根本就不应该当着他们的面说,那李未央如此狡猾**^,我只要想法子私底下将她处置了就行,不必通过父亲他们?**!?br />
    檀香越发惊恐:“小姐^,您是说——可是国公夫人走的时候不是说要您先忍一忍^,其他的她会想法子吗^?”

    李长乐冷笑一声:“她?她年纪大了***,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雷厉风行的外祖母了,什么事情都瞻前顾后的**^,更何况身旁还有两个舅母,他们毕竟和我没有血缘关联,怎么会帮着我呢^?一切都还要靠我自己*^!不过,你说的对,我不能轻易行动,至少我得先扭转在父亲和老夫人心中的形象^*,而且便是要对李未央下手,也绝不能是我自己动手*^,我得请个人来帮我!”

    想到这里*,似乎胜利已经在眼前^^,她得意地笑了笑

    檀香看了看她的笑容^**,心中很不以为然^,李未央看起来绝不是软弱的主^,岂能让她这么容易算计了去*?所以她低声道:“可是……”

    “不要可是了^,照我说的做!”李长乐冷冷地道。

    第二天**,李未央送走了一批来吊唁的客人*,正在和老夫人汇报情形,忽然外面一阵吵闹^**。

    罗妈妈赶紧在门边问道:“什么事*?居然敢在这里吵吵闹闹的!”

    一个丫头慌慌张张地进来:“老夫人,是大小姐院子里的檀香来报*,大小姐……她……悬梁了^?!?br />
    “什么*?”老夫人立刻站起来^**。

    悬梁*?李未央倒是玩味地勾起了唇畔^,李长乐那么爱护自己的人*^,居然会悬梁,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吗?

    老夫人连忙问:“现在怎么样了^?”

    丫头回禀道:“刚被救下来,已经派人去通知了老爷*?!?br />
    老夫人阴沉着一张脸^,道:“她这是耍什么把戏*?*^!”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老夫人**,昨日你训斥了大姐**^,又说十天后要送她回去^,她一时想不开,也是自然的^*^?!?br />
    老夫人面上的笑容更冷:“走^,去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在院子门口,李未央看见行色匆匆的李萧然快步走过来,令她吃惊的是**,李萧然的身后还跟着满脸焦急的五皇子*。

    见到五皇子拓跋睿,老夫人也不得不低头行礼,五皇子挥了挥手,道:“不必了^^,还是先去看看大小姐怎么样吧^?^*^!?br />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就跟着李萧然进了院子。

    一旁刚刚赶过来的二夫人满脸难色:“老夫人^,五殿下原本到了大伯的书房*,才说了没几句话^,就听下人禀报说大小姐不好了*,他立刻提出要来看,本来我是该拦着的^,可是大伯都同意了^^,我也不好说……”

    这是在推卸责任,毕竟让一个男人跑到未婚小姐的院子里去,这是很不妥当的*。但是老夫人此刻已经不想考虑这些了**^,她点头道:“进去看看吧*^!?br />
    二夫人不由自主看了李未央一眼,心里犯了嘀咕:这大小姐什么时候抹脖子不好*,非要在五皇子在的时候这么做^*^,这不是摆明了要把人引来吗**?

    进了屋子,便看到李长乐躺在美人榻上^,脸上似乎精心修饰过^,眉如远山^、皮肤雪白^^*,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眼睛轻轻的闭着*,眼角还有一滴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

    李未央差点笑起来*,这副模样,还真是惹人怜爱的很^,她一个女人看了尚且觉得很难不心动^**,更何况男人呢*?果然*,就看到那边的五皇子露出心痛不已的表情:“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都是奴婢不好^,大小姐昨儿回来听说夫人病故,一下子受不了打击*,整个人就浑浑噩噩的*,说自己不孝,连母亲病逝都不能守在床前*,奴婢应该察觉到,好好看着她的……”檀香哭得肝肠寸断*。

    李未央看了一眼李长乐的脖子*^^,那雪白的脖子上,倒真是有一道深深的印子,这样看来**,的确像是抹了脖子的^^^,她淡淡地看着*^,一言不发*。

    檀香哭哭啼啼的:“大小姐说,她曾经做错过事情*,在这个家里老爷和老夫人都不相信她了^***,大夫人也走了,她孤孤单单地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接着又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神情,道^,“就连三小姐也不肯原谅她……”

    拓跋??吹阶约喊降募讶苏庋闪?,心头那叫一个哀痛^^*,当即说道:“李丞相^^^,大小姐是名门闺秀,贤良淑德、美丽端庄***,我以为她是你的掌上明珠^,谁曾想她竟然被逼迫成了这个样子^!难道堂堂的丞相府,竟然容不下一个小女子吗?”

    李萧然皱着眉^,沉默不语。

    檀香又哭道:“老爷,大小姐已经知道错了^^,她这些日子在庵堂里头*^,吃斋念佛、抄写经文*,哪里也不去,每天晚上都会想家,想得一直哭一直哭,一听到您说接她回去^^^,她开心的不得了,拼命跟奴婢说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老爷和老夫人^^,可是回来之后却突然听到了夫人病逝的噩耗,接着老爷又说要送她回去,大小姐那么跟老爷说话是不对,可她也是因了为人子女不能留在母亲身边为她送终尽孝才会如此绝望的呀^^!求您看在大小姐一片孝心的份上,原谅了她吧!”

    李未央慢慢地道:“檀香**,要做什么事情父亲自然会有决断^*,你先起来吧?!?br />
    拓跋睿猛地回过头*,疾言厉色地盯着李未央:“你不要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你对付大小姐的种种阴毒手段**,我统统知道了!你的所做所为令人发指,令人不齿*!我简直难以置信^^,天底下居然有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更加难以相信^,李丞相居然有你这么一个无品无德的女儿,然而你竟然是大小姐这么美丽善良的女子的亲妹妹*,老天爷真是瞎了眼^!”

    李未央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心里却实在是被五皇子这一番话逗笑了*^,这个五皇子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老夫人脸都气白了,声音也变得严厉:“五殿下^!”李未央可是李家的女儿,就算他是皇子好了*^*,凭什么跑到人家家里来指手画脚的,这是在替他们教训孩子吗?^*^*!还用的是这种口气^***!

    李萧然的眉头皱起来:“五殿下,未央不是你说的这种人**,你一定是误会了!”

    “李丞相,论名分、论地位^^*,你都是一个受人敬重的人^,我十分的尊重你!可是你在家事上怎么这样糊涂,竟然将一只癞蛤蟆捧到天上*,将一只天鹅贬斥到了地底下!”

    李未央冷冷地道:“五殿下,今天是母亲的丧礼^,请您不要在这里大呼小叫的^^,这不合礼数,便是闹到陛下那里,他也不会赞同你的!”

    “住口*^!”拓跋睿满面怒容*,一字一句^^,清晰而有力的说:“大小姐是个善良^、温柔、大度*、高贵的女子**,她绝不该接受这样的待遇!偏偏你不能容纳她*,这样百般欺负她,你这样置她于死地***,根本是嫉妒她什么都比你好**!”他站在她面前**,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她:“我警告你^,若是大小姐有什么不妥,我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李未央听了这话,仿佛十分忧虑似的*^,向李萧然靠了靠,满面的委屈。

    李萧然的眉头简直可以打结了,他道:“五殿下*^,你的意思我们都已经听明白了!只是现在我家里一团乱,还请你别再添乱了*!”

    拓跋睿恶狠狠地盯着李未央^^,她的神情看似慌张^,眼睛里却带着一丝冷意^*,他心中判定*^,她根本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无辜^*!或者^,她根本是一条毒蛇*,一个可怕的女人**!

    他可不能让李长乐继续受李未央的迫害***!

    他情不自禁地握紧拳头:“有件事情*,我本不该现在说的,但是我知道再不说的话可能大小姐会因为承受不了这残酷的世界而离开,所以决定郑重地告诉您,三年以后我要娶大小姐做我的正妃^!”

    所有人都吃惊地盯着拓跋睿^,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出这么草率的决定^^*!

    拓跋睿原先只是倾慕李长乐的美貌,今天看她竟然这样受苦,这样悲伤,这样“生不如死”^,他决心要拯救她^,哪怕父皇反对^*、母妃反对^,全天下所有人都反对^**,他也一定要迎娶她做正妃^!

    李萧然盯着拓跋睿,道:“五殿下,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没有陛下的指婚——”

    “我会让父皇同意的*,所以现在就当我把大小姐当成是皇家的人了^*!请你们像尊重我一样的尊重她*,因为将来她将是五皇子妃!若是让我知道谁再对她不敬,休怪我不客气!”拓跋睿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完^,又用喷火的眼睛盯着李未央,那张儒雅的脸此刻也变得十分可怕^。

    李未央垂下了眼睛*,勾起唇畔**^,原来是这样^^。

    李长乐的美人计,看来起了很大的效果^**。只是*,她居然会选中拓跋睿,实在是让她想不明白***,她以为,按照李长乐钟情的对象看来^^,她应该是会选择拓跋真的**^。

    其实仔细一想也很容易明白^,拓跋真并不像拓跋睿那样身份高贵^、地位崇高*,如今在众人眼里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三皇子,李长乐想要找一个靠山在李家继续立足,自然是要找最有利的了。这样说来*,李长乐没以前那么蠢了。

    这时候,大夫掐了李长乐的人中,又施了针^^,她嘤嗯一声^,吐出一口气*,睫毛轻轻颤动。

    拓跋睿松了一口气:“醒了就好*!”

    李长乐缓缓地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拓跋睿*^^,她的眼泪顿时滚落下来:“五殿下……”

    那凄楚哀伤的眼神*,婉转沙哑的声音,再坚硬的心也会为之心软……

    李未央看着李萧然*,果然见他的脸上也露出不忍的表情^^^,终究是他疼爱了十多年的亲生女儿*,若是他完全无动于衷,才是天方夜谭了^^。这就是李长乐的目的^**,夺回李萧然的心,同时借助五皇子的力量震慑老夫人和李未央*^。当然,这还只是表面的目的^*,李未央觉得对方恐怕不止是出于这个原因。

    “大小姐*,你若是受到了什么委屈^^,大可以告诉我们**,我一定会帮你做主*,怎么能做傻事呢!”拓跋睿万分的怜惜^,与刚才向李未央说话时候的那种疾言厉色*,完全的判若两人^。

    李未央看着他,仿佛看到当年的拓跋真^**,不免有一种啼笑皆非之感。一个两个三个,美人总是能有倾国倾城的魅力,只是若有一天李长乐没了这张作为利器的脸,这些男人还这样容易上当吗?

    “父亲……父亲……”李长乐眼泪一个劲儿地掉**,却向着李萧然^。

    李萧然不由自主地上前一步^,李长乐死死抓住他的手:“父亲^^,女儿一想到你再也不肯原谅女儿*,我就觉得再也不想活了*,一时想不通才会这样*,不是故意给父亲惹事……”

    一边说,她的泪水一边流个不停^。

    李萧然还没有说话,拓跋睿已经插嘴道:“大小姐这根本不是你的错*^,都是你三妹——”

    李长乐连忙打断她^**,道:“五殿下*,不要再说了都是我的错^,不能怪三妹!昨天我还责骂她了^^*,回来以后我心里别提多难过了,我知道是我错怪了她*,她是个好妹妹^*,对我也一直都很关心,只是我们之间存在好多误会——”

    她不说话还好^^,这么一说*,拓跋睿的情绪更为激动:“你到现在还帮着她,你看看你自己……”他觉得李长乐真是太善良了,扭头便道*,“你厉害^^,你厉害啊^,李未央,你看看你大姐她的品行,再看看你自己*^,不觉得自惭形秽吗?!”

    他的表情是充满了愤怒和怨恨^*^,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李未央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拓跋睿的表现,完全是超出了李未央的预期*,她总算知道当初五皇子为什么是第一个被铲除了^^^,就冲着他这样的脑子*,天生一副被人利用的命!

    李未央面上淡淡道:“五殿下,大姐都说她认错了^,这说明她承认以前的一切都是她不对*,你现在还口口声声说是我狠毒^^,你是在阻拦我们姐妹和好吗**?”

    和好?李长乐愣住,她以为李未央是打死不会和她和好的^,甚至她以为李未央被骂了以后会恼羞成怒,这样就能在众人面前揭穿李未央平日里的假面具*^!

    可是李未央却微笑着走到她身边,轻柔地道:“既然大姐知道错了***,我当然会原谅你的,不但是我^,这家里其他人也都不会再怪你的?!是不是*,父亲**?”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9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92 楚楚可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92并对庶女有毒092 楚楚可怜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9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