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 螳螂捕蝉

    随后*,他猛地站起,一把剑横在来人的脖子上&&,卓儿一张脸花容失色:“殿下……奴婢只是忘记端走茶盘……”

    刚才她收到拓跋真的玉佩*^,一时高兴地忘形*,竟然忘记了取走托盘,回去当然是没办法向总管交代的^*。眼看着拓跋真的神色缓和下来&*,卓儿松了一口气,殿下似乎喜欢她&,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吧,可是下一刻,拓跋真的手一挥,她的头就掉了下来*&,还瞠目结舌的模样*,十分可怕。

    “拉出去*?!蓖匕险婵戳艘谎勐氐难猑*,只觉得厌恶。

    一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也想跟李未央相比&*。李未央并非是因为美貌才引起他的注意,他要的是她与众不同的个性和聪颖,哪怕是对方那种可怕的凶狠都别有味道。与之比起来&,卓儿只是空有其形而没有头脑没有个性*&,就只是一具玩偶而已。拓跋真的目光看向那张已经失去生气的*,和李未央相似的脸孔&,目光就像被慢慢磨尖的剑尖一样^,渐渐有了刃口*^。他现在对李未央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恨意^。他最恨她的,是她胆敢看中其他的男人。他现在越发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暗暗又在心里决定&,日后如登九五,哪怕把天下都翻过来,也要让自己称心适意*。

    李未央见到魏国夫人的时候*,她正坐在高敏的床前发呆^*,然而等她回过头来,只见平日里那轩昂跋扈的气势已经彻底不见*,原本显得高高的颧骨此时更见瘦削*,双腮甚至也微微凹陷了下去&。那双曾让李未央非常不适的,犀利到嚣张的眼睛*,也哭得肿肿的&,瞳仁里一团混沌,倒显得大了些。不知是不是悲戚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她的鬓边也似乎多了几根白发^*,和她那灰败的脸色配在一起^,使她整个人显得更加颓唐^^。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

    这对母女是咎由自取*&,她已经确认过,是她们在德妃面前挑拨离间*,并且策动德妃积极行动除掉自己*。若是她们没有先用卑劣的手段陷害自己,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高敏的整个脊椎都断了^,就算勉强活下来^,这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过日子^^,美好的前程就此断送,这对于心高气傲的高敏来说&,比死还要难受^。

    同行的孙沿君推了李未央一把^&,示意她站到自己身后&,随后孙沿君走上去&,劝说道:“魏国夫人,我知道高小姐出事你很伤心,可是你自己也要爱惜身体?&**!”

    魏国夫人一直恍惚着^,听她如此说抹了一把眼泪,像从梦里刚醒来一样咕哝着说:“敏儿太可怜了?!彼婧笏蝗惶鹜?,猛地盯着李未央,怒声道,“你怎么来了!”

    在她眼里,李未央就是害她女儿受伤的仇人,她恨不得扑上去撕扯,可是看到李未央身后背着宝剑、目光冷峻的赵月*,魏国夫人下意识地止住了步子^。

    李未央淡淡道:“姨母节哀^?**!?br />
    魏国夫人一听这话脸上顿时凸显怒容,恨恨地说:“李未央^&^,若非你要跟敏儿比试*,她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一切都是因为你……”

    孙沿君同情地望着魏国夫人&,在她看来&*^,这件事情和李未央实在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如果不是高敏咄咄逼人^&*,李未央也不会要和她比试^,再说*,伤人的事情也是一次意外&^,她刚想要说什么&,李未央柔声道:“孙小姐&,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对姨母说&&,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br />
    孙沿君是一个大方得体*、通情达理的姑娘*,她以为李未央要向魏国夫人道歉^,所以笑道:“好^,我先出去了^,待会儿再去找你^?&!笨炊嗔四切┣Ы鹦〗憬萌嘣熳鞯难?&,出身将门的她对性格直率&*、聪明果敢的李未央很欣赏,有心与她结交^*。

    说完^&,孙沿君就走出了帐篷*。

    李未央和魏国夫人一时两相对峙着*^&,两人都没有说话。

    魏国夫人突然感到一阵凄凉,她的大儿子死了*,小儿子不成器*,女儿又只剩下半条命^,丈夫怪她挑唆女儿争强好胜,此刻说不定正恨着她呢。她平日里对待下人的手段甚是酷辣&,除了自己的大姐^&,整个家里也没有什么能说说话的人。在这个不怎么寒冷的晚上*,面对着面容如水的李未央*^*,她忽然感到冰寒刺骨。因为她由衷地觉得,自己现在成了孤家寡人&。

    “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看到李未央,魏国夫人原本惨淡的心情如同雪上加霜。

    “姨母^,我为什么要笑话你呢*?表姐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也替她难过*?*!崩钗囱氩坏荒压?*,还觉得高敏是咎由自取*&,只是现在,她有必要继续往下说,“我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那天的事情不是意外^&?&!?br />
    魏国夫人猛然抬起头来&,脸色大变:“你说什么!”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本来我不想说&,因为说出来会牵连很多人&,可是我若是不说,又觉得心内不安*^?^*!?br />
    “你瞒着不说,是因为说不得呢^*?还是认为我没有本事^*,问不了这件事^?”魏国夫人察觉到了蹊跷*,盯着李未央的眼睛&,目光渐渐犀利。

    李未央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要说,但还是迟疑了一下:“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能瞒着你……只是如果跟姨母你说了*&*,恐怕会影响你和德妃娘娘的关系……如果造成那样的后果*,我万死也难赎其罪……但是不跟您说^,又怕您一辈子都被蒙在骨子里……”

    魏国夫人一听此话&,脸色顿时大变*,声音也颤动了起来^,像要站起来似地撑住檀香椅的扶手^,衣袖滑过桌面^*,险些将一旁的茶杯带下来:“你说什么&?和德妃娘娘有关^?你究竟……什么意思&?”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道:“宫中环境很复杂*&,德妃娘娘表面上仁慈大度,实际上却是个心胸狭窄的人^!我听说你们之前曾经去她面前说了很多我的坏话^,所以我就很害怕&^,便请了七殿下替我去解释^,可是七殿下回来却对我说&,德妃娘娘觉得你们是在故意挑拨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反而对于你们的行为很生气^。姨母^*,你是知道的,蒋国公府的二舅舅是有一个庶出的女儿进了太子府做侧妃的,德妃娘娘很容易就会产生别的联想&,她觉得蒋国公府和伯昌侯府之间一直有勾结*^,你们的故意示好被她看成是离间计*,所以她预备给我们一点教训*!那天……不过是表姐运气不好罢了&*!”

    “你说什么!”这一番话好比一声惊雷震散了魏国夫人的魂魄*。她慌忙想要站起来^*,身体抬了一半又跌回到椅子中去&*,更是脸色煞白*^,目光呆滞*&,浑身抖个不停^,那模样就像被忽然抽走了魂魄一样**。

    这些话本来是漏洞百出的*&,但是李未央知道&*,现在说这些话*^,魏国夫人一定会相信,而且会深信不疑^*。她继续往下说道:“姨母可以不相信我^&,但是我希望你派人去好好查一查那个左元的背景^*,他做了那么多年禁卫军副统领^*,武功高强箭术高超^,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就误射了呢&,好巧不巧偏偏射向我们的方向&,这分明是有人在借着他的手警告我们^&!”

    “不^!这不可能!”魏国夫人不相信李未央&。

    李未央笑了笑^,道:“姨母&,不管我们关起门来如何憎恶,在外人看来*&,李府*&,蒋国公府^^、伯昌侯府,都还是一家人^。虽然你们在德妃娘娘面前说了很多关于我的坏话,虽然外人都知道我们之间不太和睦^^,可是别人看来&,我们毕竟是有姻亲关系的不是吗^*?德妃娘娘会觉得你们故意出卖我来取信于她是别有所图&^*&,想要警告你们一下^,这又有什么奇怪的呢&*?”她顿了顿&,随后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高敏一眼^,道&^,“更何况,敏表姐一向和三殿下走的很近^,别人都觉得她将来是要做三皇子妃的*,她若是出了事&^*,自然对三殿下是一个不轻的打击&,三殿下又是太子那边的人……这其中自然有许多错综复杂的关系,唉,说到底*,表姐不过是替罪羊而已^?*!?br />
    魏国夫人像失去灵魂一样呆在椅子里^*,牙齿紧紧咬住煞白的嘴唇:“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李未央笑了笑,她不怕魏国夫人去查证^,因为的确是张德妃下的手&。现在她不过是将这个事实告诉魏国夫人而已*,“因为我也是受害者&*,那天我和九公主遛马&,结果有人用驯养过的老鹰惊了马&,我差点命丧马蹄之下&,背后的人不但想要杀表姐,还要引起我们的内斗*,姨母你说,我的恨意会比你少吗*?”

    “什么是引起内斗&&?*!我完全都听不懂&*!”魏国夫人睁大眼睛&。

    李未央脸上浮起一层遗憾:“表姐之所以和我赛马*,这不过是女孩子之间一时的争强好胜,我们并没有什么刻骨的仇恨^*,可是在旁人眼中&,我就成了害表姐受伤的罪魁祸首,这样一来,姨父嘴巴里不说,心里一定会和父亲起了嫌隙*,咱们两家在朝堂之上&,一直是互相扶持的,如果我们翻了脸&,势力都会有所削弱^,若是有人这时候从中因势利导,造成两家反目成仇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各个击破就很容易了*?&!?br />
    “啊……”魏国夫人如梦初醒*,现在她的怒气已经逐渐平复了&,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神情颓唐得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掏空了一样:“你先回去吧^;厝ゲ灰匀魏稳怂灯?&?&*!?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姨母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br />
    魏国夫人咬牙看着她的背影&^,重重往地上啐了一口&,一旁魏国夫人的心腹刘妈妈到:“夫人,县主这是在挑拨离间^?!?br />
    魏国夫人慢慢地靠到椅背上&,目光如死灰一般移向帐篷顶上*,用力地握起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刺进了肉里:“她是在挑拨离间&&,可是她说的一定都是事实*,至少关于谁才是害了我女儿的人^,她没有说谎^&。那一箭一定是张德妃安排的&*!”

    李未央关于这一点上没有必要说谎*,因为当时如果不是她闪得快绝对不可能逃过去*^,而当时那种场景&,两个女孩子的马儿几乎是齐头并进^,不管对方是要杀李未央还是要杀高敏,两个人都会一起陷入危险^!魏国夫人只觉得是李未央命大^^*,而不会想到她早有准备,毕竟这个世上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呢*^?更不可能设下这样可怕的圈套^&!她怨恨李未央&&,更憎恶张德妃*&,她们原本想要借她的手除掉李未央*^,反过来却被她派来的杀手给害了*!

    李未央走出了魏国夫人的帐篷&*,回头看了一眼,不由淡淡笑了**。

    赵月觉得奇怪:“小姐^*,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回答*。

    狩猎的最后一天&^^,白狼被七皇子所获^,皇帝大为高兴^,摆了宴会庆祝^^。

    这本来是一场十分和睦的宴会^,可是宴会上却出了乱子*,一个宫女居然是混进来的刺客,妄图想要刺杀皇帝^&,然而早有大内高手贴身?;せ实酆图肝恢匾慑鷁&&,那宫女刚刚从托盘下抽出匕首*&,未出手就被人发现^,将她当场拿下&*?;实勖伺滩?,那宫女即刻抹了脖子自尽而死*^。

    皇帝勃然大怒^,当众命人搜查^^。结果在那宫女的身上发现腰牌一块^。查那腰牌^,居然出自张德妃宫中*。

    在那个刹那,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张德妃一贯受到皇帝宠爱,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可这一次皇帝却勃然大怒,拿起那腰牌用力掷过去:“德妃*,你干得好事*^!”

    张德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她在宫中已经多年*^,对于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却从来没有见过皇帝这样震怒的模样^*,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祸事吓得瘫倒在地,平时的聪明机敏都忘了&,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大声道:“臣妾冤枉*^!陛下^,臣妾冤枉?&&!”

    李未央远远瞧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张德妃满脸的泪水*,不停地道:“陛下隆恩深重*^*,臣妾怎么会谋害陛下呢?*&*!”

    皇帝经历多次宫闱之变&&,自幼年起便不断遭人暗算^,最憎恶惧怕这些龌龊手段&??衽虏患跋赶氡阆蜃笥液鹊溃骸敖诺洛合氯?^,等待发落^?^!币挥锍?&,众人全都惊呆了。

    “父皇——”拓跋玉疾步而出&*,随后他突然想到,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触怒皇帝*。即便要为母妃伸冤,也要等到皇帝的雷霆之怒消了以后,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下去的&^!

    “德妃娘娘一定是冤枉的!”就在一片议论纷纷中,突然有一道稚嫩的童音这样说道&。

    众人吃了一惊*,都向九公主望去*。

    九公主原本特意跑去和李未央一起坐着*&*,现在从座位上起身^,快步走出来^*,跪在地上&&,向前膝行几步磕头奏道:“父皇万万不可仅凭一块腰牌就定德妃娘娘的罪&^*!?br />
    柔妃一下子站了起来:“陛下&,九公主不过是个小孩子&^&,她什么都不懂的&!”

    九公主却鼓足勇气道:“父皇&,这里这么多人^&,想要弄一块腰牌有什么难的^*?如果这腰牌真的是德妃娘娘宫中的^,她干嘛要让那个人戴在身上&^*^,这不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这是陷害呢*^*!”

    众人都低下了头去,他们当然看出这是陷害*,可是在皇帝的震怒面前&,谁也不敢为德妃说一句话*。

    皇帝很惊讶地看着自己宠爱的小女儿&*,她平日里和德妃并不算特别亲近^,可是今天却突然跑出来为德妃说话&^,算起来*,柔妃和德妃之间的关系并不好**,但是九公主却半点都不避讳,到底是个孩子——正是因为是孩子,她才敢说出别人不敢说的话&*,甚至于皇帝在震怒之下没有想到的事实^,她也居然敢当众说出来^。

    仔细一想^^,事情的确如此&,聪明睿智如皇帝*&^,正是因为一向很钟爱敬重德妃^,才会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格外的愤怒&。若是因为这样简单的陷害就冤枉了德妃^,纵然将来弥补*,也会留下裂痕,尤其是夫妻之间^、父子之间**。想到这里,他看向一旁目光殷切却一直默默望着德妃的七皇子^,面色缓和下来^*。

    一直保持沉默的武贤妃突然开了口:“是啊陛下&^,这是有人嫉妒德妃娘娘得到陛下恩宠*,所以故意陷害,您可一定要仔细调查^,千万不可冤枉了德妃妹妹才是^&?**!?br />
    德妃泣不成声^,哭着扑到皇帝近前,双手抓住袍角苦苦哀求道道:“陛下&,臣妾绝不敢做出伤害陛下的事情??&!”

    皇帝已经明白一切*&*,只是觉得下不了台*,正好顺着武贤妃的话下台:“你起来吧*,朕都知道了^。先回去休息^,朕自会给你个公道^&?!比缓?*,转头对众人道:“这宴席是开不下去了,大家都散了吧?*!?br />
    三皇子拓跋真感到很失望&,他非常希望德妃就此倒台*&,虽然这样看似拙劣的计策无法真正撼动德妃的地位,可是只要在皇帝心中埋下一个怀疑的种子&,很快就会生根发芽^&,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能发挥很大的作用*^,偏偏今天居然被这样破坏了。他怨恨地看了一眼九公主的方向^,却发现她正很开心地和李未央说着什么&。

    是李未央教会九公主说出那番话的^!拓跋真第一个明白过来!他的手指*,不由握得更紧,几乎掐出血痕*^*。

    九公主悄声问:“未央姐姐^,你说到底是谁派了那刺客前来^^*?”

    李未央笑而不答*。

    拓跋玉恰好在这时候走过来^^*,他突然开口道:“为什么^^?”

    李未央接口道:“九公主&,我有话和你七哥说?^!?br />
    九公主顽皮地眨了眨眼睛,“好*?*!彼底啪土嘧湃菇桥茉读?&*。

    拓跋玉的目光含了一丝不可置信:“是魏国夫人所为&,刚才我看到她的表情*,那一瞬间——”当德妃被皇帝赦免的时候,魏国夫人那种失望的表情^&&,全被拓跋玉看在眼中&*。

    李未央笑了笑:“魏国夫人不过是知道了真相而已^?&!?br />
    “她本来不会知道这些,除了你,除了我——”拓跋玉咬牙&^,“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他几乎控制不住想要呐喊出声^,可是竭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是我的母妃*!你明明是站在我这一边的!”

    李未央笑了笑,目光闪过一丝冷意:“若是我真的被她杀掉了呢&?!七殿下怎么赔偿我这一条性命!难道就因为她是你的母妃,我就要对她百般忍耐*,任由她杀我吗*&?!”

    拓跋玉自觉理亏&,却还是不肯放弃:“可我已经说了^,我会去向母妃解释——”

    “解释&*?解释有用吗*?”李未央淡淡道,“我要的不是解释&*!我要的是公道^^!”

    “我已经和母妃说过&,她保证不会再伤害你&^!”

    “保证&*?&!”李未央嗤笑一声&,“七殿下&,你母妃的保证,恕我没办法相信^?*!比羰潜Vび杏?^*,那么赵月从她的帐篷外面为何发现有人还在监视&,甚至有人往帐篷里投入毒蛇^。

    这说明张德妃从来没有死心*!李未央不知道拓跋玉是怎么说的^&,但张德妃的执拗的确是非同一般^!

    拓跋玉眼睛里有一种痛苦*&,他觉得仿佛生活在两道夹缝之中*^,这感觉令他不知道如何向李未央解释&。母妃认为李未央不配做他的正妃&*,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他轻声道:“未央&,我母妃做的那些事^,伤害不了你的,你这么聪明,这么厉害——”

    李未央突然笑了&&,简直是笑得不能停止&。

    因为她聪明^^&,因为她强大^,别人就可以尽情来陷害她吗*?当她是个傻子&?!她冷下脸*,声音如同一块寒冰:“七殿下^&,若是我无能,就活该受死吗?*&!”

    拓跋玉几乎失语,他知道这些无法伤害李未央&,所以才掉以轻心——说到底^,他太笃定李未央的力量和聪明^,却忘记了她也是会受伤会流血的人,而且^^,还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一时之间^*,他感到无比的悔恨*^,都怪之前她给他的印象太强势^,所以他才会留下错误的想法^,觉得她能够应付一切&,不由自主地**,他上前了一步:“未央*&,对不起&,我再次向你保证——”

    “不必保证了**!再有一次这种事情发生*^,我不保证德妃娘娘还能继续安稳地坐在那个位置上!”李未央冷笑一声*,“我是一块烂石头^&,可是我的性命却是很硬的,娘娘要杀我,可小心被砸的头破血流&!”

    拓跋玉深深望着她:“虽然你嘴上说的这样凶狠&^&,可是我知道,你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你今天并没有想要害死我母妃,否则你也不会让九妹说这句话*,别的任何人来说^^,父皇都不会相信的,你比我们都还要明白父皇的心思&*^?&!?br />
    只有一个毫无利害冲突的公主*,一个弱小天真的孩子,一个被皇帝宠爱的掌上明珠*,她说的话^,皇帝才会相信^&。

    帝王者**,多疑^。所以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李未央算计在内的*&。

    李未央撇过脸&,远处的火光在她的脸上投下一道明灭不定的光影&,她的声音很平常*,平常到没有人意识到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疲劳:“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七殿下你好?&!?br />
    拓跋玉惊奇地望着她*。

    李未央继续说了下去:“今天这件事&,表面上看&,德妃娘娘是受到了陛下的申斥^*,可陛下已经知道自己冤枉了她,而且刺杀的事情往深处想^**,陛下会认为有人对你充满嫉妒^*,才会构陷一向平和的张德妃,你说,谁会觉得你是威胁,忍不住出手剪除呢?”

    “你故意选择了魏国夫人**?”拓跋玉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正是,魏国夫人的二哥&,也就是我那个名义上的二舅舅*&&,可是有一个庶出女儿进了太子府的?&!崩钗囱胄Φ?,“看着吧&**,陛下一定会觉得,太子对你有陷害之心,今后不但会对他多加防范*,还会更加地?;つ愫推髦啬?&*&,以弥补对你和德妃的亏欠&?*!?br />
    拓跋玉望着李未央*,她的一步步一招招都是那样的毒辣^,心头涌起一种复杂的感情^&,一时之间&*,只觉得一阵阵的寒冷&^。

    皇帝下诏彻查此事&^&,然而那个宫女的身份籍贯全都没有问题,在宫中多年也从不与人交往过甚,很明显是安插多年的人&^,动用这样的人&^,很明显是想要将张德妃置诸死地^??墒腔实鄣拿畋暇共皇强嫘Φ?&,终于有人告密说魏国夫人曾经和这名宫女私下接触过&*,这样一来,魏国夫人就成为首个怀疑的对象*^^,可是等禁卫军赶到魏国夫人的帐篷&*,却发现她已经穿戴整齐地吞金自尽了*^。伯昌侯大为震惊&,三跪九叩去向皇帝负荆请罪*^,皇帝却决心要将他满门抄斩^*,李萧然听闻此事^,赶着去向皇帝求情^&,并且力证此事与伯昌侯无关*,可是皇帝最终还是将他削了爵位*&,贬为平民,流放荒凉的贺州^。消息一传出来^&,一时朝野震动^^。

    来的时候&&^,魏国夫人还是高高在上地坐在马车里,现在却是一卷破席子被拖着走&*。高敏骑在马上飞扬跋扈的模样还近在眼前*,可是现在她却只能躺在马车里和她的父亲一起去贺州了^*。

    李未央远远的望着,目光中流动的却不知是怎样的淡然&。

    “真是可怜^&,本来好端端的!彼镅鼐恢问弊叩剿砼?^,“要是早知道会惹出这么多事情来*,这场狩猎还不如不参加?^&!?br />
    先是九公主骑马受惊^*,然后是高敏被误伤,接着是张德妃被人冤枉^,后来是查出来罪魁祸首是魏国夫人&*,最后魏国夫人还自尽了。整个事件仿佛都是环环相扣^*,紧紧相连的&*,可是孙沿君却绝对想不到,一切都和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寻常的少女有着密切的关联&*&。

    李未央回答道:“孙小姐的确是好心肠**,只是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定数**,魏国夫人既然做了恶事&^*,本就应当预想到今天的结局&?^!?br />
    孙沿君不由点点头*^,道:“魏国夫人的确不该冤枉张德妃的*&,我听人说*,魏国夫人有一个侄女是太子的侧妃^^&,所以现在人人都说*^,魏国夫人是受了太子的指使去对付张德妃,真正的目的是要陛下疏远七皇子呢*!”她的声音很低&,像是刻意怕别人听见的样子。

    李未央淡淡笑笑:“哦^*,孙小姐也相信这种传言?”

    “这可不是传言&,谁都知道魏国夫人的大儿子高远&,生前不是太子伴读吗,就是因为高远为了太子而死,她才被册封的*。再加上*&,蒋国公府大房二房连生了五个儿子都没有嫡出的女儿&,太子殿下为了笼络他们&^*,只好娶了他家庶出的女孩子,身份不高只能给个侧妃的名位*。若不是为了太子&^*,魏国夫人为什么要去陷害张德妃,她们之间一没有仇怨二没有冲突——”孙沿君不由自主将孙将军分析过的话说给李未央听^&。

    李未央脸上露出些微的惊讶:“是这样吗*?”

    孙沿君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也长点心眼吧,不过你们倒是没事的,你父亲一向不参与皇子之间的争斗*,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br />
    不参与*?那不过是表象^*,李萧然不过是奇货可居*^、待价而沽罢了^。只是如今他想要让女儿母仪天下的愿望已经落空&,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了*。

    “陛下因为冤枉了德妃娘娘&,对她好生安抚呢*&*!又说七皇子猎了白狼^&,给了不知多丰厚的嘉奖……”孙沿君一通说*^^,李未央的目光却注视着伯昌侯的马车一路走远,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次的狩猎终于结束了&,婉言谢绝了孙沿君热情的邀请*&,李未央回到了丞相府^。

    回到房间里&,李未央吩咐所有人都出去*,这一刻^*,在看不到任何一个外人的时候^,她不需要再努力坚强,她可以放心的软弱,也可以不那么勇敢^。

    当拓跋玉说:“我觉得你足够坚强可以应付一切?*!蹦鞘焙?,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李未央记不得了&,她只是觉得&^,在那一刻特别的生气,特别的愤怒&,尽管她只是将对方当成一个盟友&,可至少她投入了一部分的感情&*,她以为他们可以是知己是朋友^*,为了共同的目的而在积极努力^*?&^?墒峭匕嫌穸运盗苏庋痪浠?&,她不由自主地感到失望了^**。

    她的确很强悍&,可还没有强悍到可以应付一切危险的境地。尤其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她比谁都还要害怕&*,她没日没夜的梦境里*&,永远都是冷宫里凄迷的色彩和不断滴落雨水的屋檐^&,有时候^&,她甚至梦到自己的身上爬满了虱子*,这样的恐惧,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就不会懂得&。拓跋玉以为她坚强&,以为她无所畏惧,事实上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她害怕^^,她害怕自己一旦软弱下来就会被打倒^,所以她才会不惜一切代价铲除眼前的障碍^。

    明知道那利箭会穿透高敏还约她去赛马^*。

    明知道魏国夫人会想方设法陷害张德妃还要告诉她谁是背后的黑手。

    李未央就是一个心肠黑透了的女人。

    她这样想着*,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有阳光和青草的味道*,跟梦境里的霉味和血腥味^*,完全不同的味道*^^。

    “张嘴&^!”

    突然有一道声音冒出来&,就在床边上^*。

    李未央吓了一跳&*,抬起眼睛一看&,却瞧见李敏德单手托腮,另一只手捏起一个团子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李未央失笑:“这是什么^&?”

    “芙蓉丸子?^&!崩蠲舻卵约蛞怅嗟?,“你不是很喜欢吃的吗&?”

    翡翠阁的甜点&,李未央从前是经常吃的,可是现在她却真的没什么胃口&。

    李敏德不由皱眉*,丢了团子&*,道:“那你想要吃什么呢^?”

    “我什么都不想吃*!”李未央难得地有点不耐烦*,她明明已经吩咐过留她一个人不要让任何人进来吧,赵月怎么还是把这家伙放进来了。

    现在敏德进她的屋子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啊。

    过了半天*,李未央都听不见他说话,睁眼一看&,却发现少年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隐隐的哀伤之气溢在空气中&^&。与其说他在疑惑一向温和的李未央竟然会烦心到这个地步^,倒不如说他愤怒的是她竟然会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斥责他&!

    “唉&^*,我不是故意的&,敏德*&,我只是心情不好&?!崩钗囱胩玖丝谄?&*,坐起身来&,安抚道&。

    李敏德抬起眼睛,委屈地眨巴着眼睛^&,柔软的表情让人不自禁地觉得自己犯了滔天的罪孽^^*。

    李未央受不了这种纯良的眼神*,不由自主道:“好^&,好,好,对不起^&?*^!?br />
    “这次出门&*,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李敏德问道*。

    李未央停顿了一下&,道:“只是一次整死几个人,心里有点难过?!?br />
    “物竞天择^,弱肉强食^,这是你教我的?&!鄙倌晏鹜穅&,视线牢牢锁住她。

    李未央怔了一下^,她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这样*。不杀人*,就要被人杀,她也没什么时间用来伤春悲秋*&,只是当她看到魏国夫人因为女儿而痛不欲生的模样**,她会仿佛看到了七姨娘……她垂下眼*,“你说的对……”

    他蓦地想起了什么**,沉下脸&^,“有人惹你生气?”他在话一出口之后就立刻后悔了*^*,他试探着伸出手刚想抬起她的脸时,一颗冰冷的泪水毫无预警的滑落在他的掌心^&。明明是那么冰冷,但少年的心却仿佛在瞬间被烫了一般^,莫名的刺痛*^。

    李未央抬起脸^^&,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水汽*&,仿如他手中的泪只是错觉一般**。她扬起笑,对着手足无措的少年软软的说,“你呀……”

    如今&,她的身边可以完全信赖的人*,只剩下他了。

    如果可以^*^,她希望他*,一生都不要变**。

    “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鄙倌晟斐鍪謂*^,摸了摸她软绵绵的头发*^。

    李未央一愣,随即笑了。这个时候,她以为这个少年是在开玩笑^,后来她才发现,原来是她自己错了&。

    这天^,赵楠骑着一匹快马&,直抵李府*。

    赵楠奔到李未央面前&,扑跪下去^,禀报道:“小姐&,奴才有辱使命^,没能成功^?&*!?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他血迹斑斑的肩头^^^,立刻明白了发生什么事情*&^,她轻声道:“你伤的严重吗&^?”

    赵楠低下头,非常愧疚而且自责^&,“奴才没有大碍&*?!?br />
    李未央对一旁近乎吃惊的赵月道:“先帮你哥哥包扎伤口?&&!?br />
    赵楠伤在肩头,一把长剑直接划破了他胸膛,足足有半尺长的伤口,狰狞可怕&,赵月不敢置信:“哥&,什么人有能耐将你伤成这样&?!?br />
    赵楠摇了摇头,他原本差一步就能提着李敏峰的人头回来?&?墒恰背隼匆蝗喝?&,领头的还是一个年轻男子。赵楠自诩武功高强,谁知却受到从未有过的重创,那人一手长刀&,狠辣远胜于他&,最后更是硬生生从他手里抢走了李敏峰……也怪他过于大意,想不到对手竟然这样厉害!

    李未央听了他说话&,冷笑了一声:“果然是蒋家的人?!?br />
    李敏德一直在旁边听着,轻轻皱起眉头道:“蒋家&?”他觉得奇怪,为什么李未央这样肯定救走李敏峰的人是来自蒋家呢?

    李未央点点头,含笑道:“敏德&&,大夫人的两个兄长,一共有五个儿子&,各有所长,非同凡响??&!”

    李敏德扬起笑:“这我倒是听说过的&,只是——蒋家的男人可全都是在边境,怎么会突然在那里出现&?”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是啊&,本该奉命镇守边境,却突然跑到境内来&,可惜咱们没有证据,否则这就是蒋家一条罪状了&?&!彼似鸩璞?,轻轻抿了一口,“赵楠,你输给蒋家的人,倒也并不丢人&,要知道蒋家最珍贵的不是家世和地位,而是这五个出众的不得了的儿子&&。他们不会看着李敏峰死的&,自然会想方设法去救他&,只是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不过这也意味着他们会知道我都做了什么&,也许很快,他们就会找上门来算账了&?!?br />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9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90 螳螂捕蝉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90并对庶女有毒090 螳螂捕蝉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9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