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步步惊心

    高敏冷笑着道:“首先恭喜你^*,很快就要飞上枝头了***,将来顺利地坐上三皇子妃的位置^,那才真是了不起^*^!?br />
    李未央冷冷地看着她^,“表姐^,你除了胡说八道,还会干什么*?*!?br />
    高敏脸上笑容一敛^*,双手握拳^*,瞪着她*,咬牙切齿地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居心,你别忘了^,你只是个不入流的庶女^^,别妄想攀附皇子做上正妃,最多也就是个侧妃,到时候——”

    李未央见她一张嚣张跋扈的脸,不由感到厌恶:“什么攀附皇子,别把所有人都想的跟你一样*^?!?br />
    高敏怒气冲冲道:“我分明看见你和三殿下在一起*,你居然还这么理直气壮,这么理所当然*,你简直无耻!”

    “高敏^*,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你算什么人*!”李未央直视着她^**,一字一句,不紧不慢地说:“你既然喜欢拓跋真,就去找他好了,何必缠着我^*,不觉得脸红吗^?”

    高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李未央竟然点明了她喜欢拓跋真^!她也不想想*,她自己口口声声的三殿下*^,谁还看不出来她喜欢拓跋真呢?*!李未央又不是傻子!但是她现在却因为被人点破了心事而更加气急败坏:“李未央,你竟敢这样和我说话**?!你不怕我告诉三殿下^?!”

    李未央笑了^^*^*,笑得很开心很甜美:“你若是想去就尽管去说好了,在他面前我从来没演掩饰过自己的脾气,你还要记得顺便告诉他^*,你喜欢他^^,想要嫁给他^^,看看他愿不愿意娶你做正妃,不过看在表姐妹一场的份上^^,我提醒你*,拓跋真这个人有眼光有野心*,只怕你一个区区的伯昌侯府,他还不会看在眼里!”

    高敏咬牙切齿:“你说什么?*!”她心里却知道李未央所说的是事实,魏国夫人曾经进宫试探过武贤妃的口风*,武贤妃倒是没有说什么^,反倒是向拓跋真提起的时候被他婉转拒绝了^。伯昌侯听了把魏国夫人骂了一顿,说她不自量力*,也说拓跋真颇有野心,看不上逐渐没落的伯昌侯府,可是对高敏这个春心萌动的小姐来说^^,根本不相信拓跋真会看中这些俗物*,她一心以为只是平日里接触的太少^,所以拓跋真才对她那么冷淡^^,因此她这次非要闹着跟了来^^,却没想到拓跋真一看到李未央就丢下她走了^^^,她立马下了判断^,李未央是个狐狸精*^,夺走了拓跋真的关注!“你别这么猖狂,三殿下是属于我的*^!谁也别想和我抢*!”

    “拓跋真是谁的我管不着**,也不关心*^!我该说的已经都说完了*^,那些破铜烂铁你当成宝贝我一点也不稀罕^^,你喜欢尽管去抢去夺*^,不过我最后说一句,带着你的三殿下滚得离我远远地,我不想看到一群疯狗在我面前乱吠*!”李未央一声大过一声^,一步步地逼近她,高敏一步步地后退*,刚开始的得意与嚣张慢慢消退*,脸色一分分地变白^。

    “你好好努力,我在这里祝福你早点当上三皇子妃!”说到这里^*,李未央轻哼一声,不再看她一眼***,转身离开。

    高敏气的浑身都在颤抖*^,她猛地走到一片草从前**,将花草一把一把的扯下*,狠狠地在地上踩烂^。

    “小姐**^*,您千万息怒!”丫头在旁边看着害怕*,柔声劝说道^^^。

    高敏想也不想*,狠狠甩了她一个耳光*,丫头委屈地捂住了脸,躲到一边去了^^。

    高敏面孔扭曲^,恨得全身发抖**^*,她咬紧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用仅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李未央,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抢走三殿下,如今很得意是吗^*?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想了想^^,她忽然笑起来,声音尖利*^,没错,只要李未央不存在**,三殿下自然会注意到她^。

    只要她死了*!

    李未央一直在李府很少出门*,没有这样的机会,可是现在都是在野外*,想要除掉她,多的是办法^*!

    丫头在旁边看着她阴森的面孔,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高敏在武贤妃的帐篷外面绕了两圈**,如今三殿下的心思都放在那个贱人身上,娶她是早晚的事情,如果让她先一步嫁给三殿下^,自己就再也没有希望了^!她高敏才貌双全,怎么可以输给那么一个出身下贱的东西!可是如今*,怎么才能挽回劣势呢***?她想来想去,就想到武贤妃了^*。她是拓跋真的养母^,对他有抚养的恩德^,拓跋真一向十分听她的话,如果自己在她面前将一切都抖出来^,她一定会阻止拓跋真娶这种低贱的女人^*^!下定了决心,她往帐篷里走去^,可是却在门口被宫女拦住了:“高小姐,贤妃娘娘被陛下召见,现在不在帐中*?^!惫瞎П暇吹氐?^。

    高敏面色一僵***^,她明明听见帐篷里的声音^,为什么贤妃娘娘不肯见她^*?*!她怎么会想到^*,一个区区的伯昌侯府*,若非有蒋国公府和李丞相的姻亲关系在**,谁会高看她一眼呢?不过是魏国夫人还不知道其中深浅罢了^^*,连带教育出来的女儿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高敏咬紧了唇^^^,眼中冷光闪烁,贤妃娘娘不肯见她*,她该怎么办呢**?

    她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家的帐篷,见到魏国夫人就一头扑到她的怀里。

    “母亲,这次你一定要帮帮女儿*,只要母亲帮女儿这一次^,女儿一定能成功^!”

    魏国夫人被她那疯狂的表情吓住,连忙挥退丫头,扶起她:“敏儿,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敏咬紧了嘴唇,脸色苍白,双目亮得吓人:“母亲^,你一定要帮我杀了李未央!”

    说着*,她就将今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魏国夫人,魏国夫人听了,眉头越皱越紧。

    “你是说,李未央当时还和七殿下在一起吗^?”她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是,还有说有笑的^,她真是不要脸!”高敏咬牙切齿^。

    魏国夫人却笑起来:“这样**,母亲就有办法了?!?br />
    “你有什么办法,我本来想让贤妃娘娘阻止三殿下**,教训一下李未央*,却没想到她根本不肯见我*!她这分明是瞧不起咱们家??^!”高敏委屈地直掉眼泪。

    魏国夫人冷哼一声:“从你大哥死了之后^,这宫里头的人哪一个不是表面恭敬背地里瞧不起咱们,唉^,可惜你二哥不争气*,不过*,贤妃那里不行^,还有张德妃呢!”

    七殿下的母亲?高敏疑惑地皱起眉头^。

    魏国夫人笑了:“张德妃对七皇子寄望甚高^,你觉得他会眼睁睁看着七殿下喜欢李未央吗?”

    “可是——”

    “傻丫头^,若事情是咱们自己动的手*,难免会惹祸上身^,可动手的人换成德妃娘娘^,谁也怪不到咱们头上!”魏国夫人提醒道*^,随后快速起身,道,“走吧^,和我一起去拜见德妃?!?br />
    两个时辰以后^,一只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小猫跳进了帐篷,把白芷吓了一跳^,赵月刚要出剑,李未央喝住了她^。

    那只小猫通体雪白*^*,眼睛还是琥珀色的**^^,一看就知道是名贵品种。李未央猜到是哪家贵人的**,刚要吩咐将它放出去*^,外面进来一个年纪很小的宫女^,“哎呀^,坠儿你在这儿*^^!害得我好找^!”她抱起猫儿,这才像是刚刚发现了李未央她们一样^**^,脸上带着笑容道:“原来是县主^,这是德妃娘娘的猫*,她找了许久都不见,竟然在县主这里^*!?br />
    李未央淡淡一笑*,道:“原来是娘娘的宠物**,那就赶紧带走吧^*!?br />
    宫女却站在原地没动:“猫儿是县主找到的**^,还是请县主跟奴婢一块儿把猫儿送回去吧*?**!?br />
    李未央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这猫儿分明是被人放进来的*,怎么成了她找到的——这就是说^^*,德妃想要见她了。

    她略沉思片刻**,道:“好*,容我梳洗一番!?br />
    宫女笑道:“不必了,德妃娘娘在等着呢?!?br />
    李未央站起身,道:“如此^^**,就请带路吧^^?*!?br />
    站在德妃的帐篷前***,李未央站住了脚步*,一位女官站在门口^*,看到李未央来了**,冷淡而挑剔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片刻*,才道:“娘娘正在等着^,快进去吧*?^!?br />
    这样居高临下的口吻,让人很不舒服^。张德妃向来是贤良淑德的形象^,会纵容身边女官流露出这种高傲的神情吗^?李未央不得不怀疑,对方是在给她一个下马威*。

    可是,为什么呢*?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和她儿子多说了两句话^?那么这大历朝那么多送香囊送荷包甚至自荐枕席的小姐们^*,张德妃岂不是都要把她们吃了**?李未央按下复杂的心情*,径直走了进去。

    帐篷之内布置得如同雅间*,有女官掀起层层珠帘***,李未央低垂着眼^,慢慢走了进去^^。里面点着熏香,庄重而芬芳*,李未央却不喜欢任何熏香的味道,稍稍屏住呼吸^,规规矩矩地行了礼:“给德妃娘娘请安^^?!?br />
    帐内久久无声^,李未央几乎要以为这里并没有人时*,一个声音响起:“你是李家的三女儿*?”

    “是的^?^**!崩钗囱肭崆岽?。

    “抬起头^!”

    李未央缓缓抬头^。德妃倚在贵妃椅上^*,体态优美*,青色的裙裾迤逦而下垂到地上,她很美丽^,眉目精致如墨所画^^,眼眸转动时流转着动人心魄的光芒,帐内的光影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侧面轮廓^,眉睫浓长。

    不知为何,她看起来竟那般清冷^,与七皇子拓跋玉如出一辙。

    在李未央看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李未央。

    她的眼波带着三分惊讶两分探究^,望着她^*^,最后长长一叹。

    “生得好,仿佛是水莲一样?^!彼崆崮赜镆痪?,仿佛是自言自语。随后德妃笑了起来**^,鬓间步摇的缨络洒洒作响^^^,“我听说*,你是家中的庶出女儿,你母亲是一个丫鬟*,是不是?”

    李未央面色不变,答道:“是的*?!?br />
    “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想必是花费了很大的心思^?!钡洛鹣买?*,凝视李未央^^^,“你和玉儿是什么关系?”

    李未央仰起脸*,直视德妃:“我和七殿下没有关系^,仅仅是普通朋友^^^*!被蛘?,也是盟友^。

    德妃原本以为她是普通攀龙附凤的女子,可是见她回答的这样快、这样强调普通二字*,却又有点看不懂她了,她的眸中显出一丝迷茫**,很快又掩去^**^,声音平静道:“你这种性子,一直是这样直接吗^?”

    李未央淡淡道:“娘娘是希望未央实话实说的^,所以未央便只能向您表白自己的心意*,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七殿下并不匹配*,所以没有一丝一毫的非分之想^?!?br />
    竟然这样斩钉截铁*!德妃有一瞬间的惊讶,她起身^,慢慢走近*,托起李未央的下颌^,仔细地观察着*,随后道:“玉儿很喜欢你^,经常不自觉地向我提起你?**^!?br />
    他简直是眉飞色舞地——说起李家的三女儿。

    不过德妃今天看到李未央的时候还是有点失望的*,这丫头并没有天人之姿,是如何迷上自己那个眼高于顶的儿子呢^*?

    李未央心中一顿^*,随后望着德妃的眼睛^*,回答道:“殿下只是欣赏^*,无关男女之情!?br />
    德妃惊讶地望着她,不自觉地松了手。

    “居然这样谦虚……呵呵……”德妃说着^^^^,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笑靥满面*,“不过,玉儿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他需要很多人的支持,联姻是最好的方法*,你毕竟是李丞相的女儿^,又是玉儿所心爱的,若是愿意做个侧妃,我倒是可以成全你***?!?br />
    李未央听地心惊^^^,启唇道:“娘娘*,我不愿意^*!”

    德妃瞥了她一眼:“怎么^^*?嫌侧妃的位置太低*?难不成你还想要做正妃吗**?”

    这一瞬间*,帐内的气氛几乎凝滞。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不^,正妃我也不会做的,娘娘说得对,七殿下的身份特殊^***,将来他还会喜欢很多人*,而且是必须喜欢她们^*、宠爱她们,但未央的夫君*,这一生只能喜欢未央一人^?!?br />
    张德妃完完全全镇住了,李未央的脸一半沉浸在光芒中*,眉目精致如玉雕成^,乌黑的眸蕴着闪动的光华,然而却带着说不出的倔强和坚定。

    她绝不是在开玩笑^*。

    德妃有一瞬间几乎说不出话来。

    “居然还想着一生一世一双人——你这个丫头!”德妃反应过来*,几乎勃然大怒^。虽然她也没看上李未央,可是为了她的儿子,她真的考虑过让她进七皇子府做侧妃,可是她竟然这样不识抬举^^!

    “娘娘!”李未央突然提高了声音,“我绝不是看不起七殿下^,恰恰相反^,他不是普通的皇孙贵人,娘娘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所以娘娘绝不会容许我这样任性霸道的女子在他身边***!在娘娘的眼中七殿下是珍宝^,自然值得稀世的翡翠来匹配***,而我不过是路边的石子,请娘娘不用多虑^*,我不会妄想去攀龙附凤的*!与其嫁给七皇子做妃子,陷入日复一日的争斗中去,我大可以寻一个普通人家*,找一个普普通通珍惜我爱护我的男子过日子^*!”

    李未央的话像是针一般一字一句刺进张德妃的心^,她望着她,竟然有一瞬间的惶然**^^。她轻轻地张嘴^,却没有发声*^,眼神震怒^^。

    “你太天真了^,哪个男子不是三妻四妾,你以为自己是什么*?!”德妃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声音*。

    李未央不是天真*,她已经走过德妃娘娘所选择的道路^*^,皇子龙孙*、飞黄腾达^^^,可是最后她奋斗一生^,得到的又是什么呢?一片虚无而已^。原本她实在不想将话说到这个地步^^,但是如果不把话说清楚*,难保德妃还留着让她嫁给七皇子做侧妃的念头。去做了拓跋玉的侧妃,跟当初嫁给拓跋真又有什么不同,无非是将曾经的道路再重复一遍*。没有错^^,拓跋玉现在对她是很有好感*^,可是当初拓跋真也未必没有对她轻怜密爱的时候*,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谁能保证将来他能宠爱她一辈子呢^*?所以*,她绝对不能嫁给拓跋玉!

    话已至此^,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说。

    李未央本想就此退离,德妃却道:“你可会弹曲子?”

    李未央慢慢道:“不精通^?!?br />
    “弹一曲给我听*!钡洛蝗坏?^*。

    曲通人心*^,她想要知道^*^,李未央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同于寻常千金小姐弹奏的婉转琴曲*,李未央的琴声显得异常冰冷*,让人听来如同在水天一色,云雾弥漫的夜景中,看到一条孤舟入海,飘忽动荡,这是一首让人觉得寒冷苍茫的曲子,光是听着就觉得这少女的心异常孤单*****、冰冷。

    德妃听着,一直都没有出声。

    帐篷的一角突然被人掀起^^^,一个宫女走了进来*,李未央手中角弦顿时断了,她连忙站起道:“未央失仪,请娘娘恕罪!”

    李未央的瞳孔内仿佛始终有面镜子,隔绝内心,只是将外界投映的一切冷冷反射回去??墒窃诘俚囊凰布?^*,镜面劈开一道裂痕^^,德妃深刻清晰地望进了她的眼底^^,浓烈沉潜的窅黑在那双古井般的眼里沸腾着^^,她没有说谎。德妃叹了一口气,半晌之后^,她的眼中渗着一种不知是悲伤还是怜悯的表情:“你的心,比石头要硬,比冰还要冷呢?*^!?br />
    李未央似乎没有听见,她福了福身^^,就这样走出去^*。

    德妃没有阻拦*。

    掀开帐篷^*,李未央走了出去*,外面阳光和煦*,她觉得刺目,微微眯起眼睛。

    “你怎么了*^?”

    她侧头望过去^,拓跋玉快步从不远处走过来*。

    李未央冷眼望着他,清亮的眸底一片冰寒。

    虽然心中对于麻烦都是敬而远之,可是李未央的脸上浅浅地带着笑道:“殿下^*,请你提醒德妃娘娘^^,不是世上所有人都想要攀龙附凤的^?^*!?br />
    “你……”拓跋玉的语音突然顿住了*。

    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七皇子**,甚至有的时候误会还是眼前这个人给自己带来的*,德妃不是鲁莽的人,不会因为自己和拓跋玉走得近了一点就说这样的话^,无非是拓跋玉在德妃面前说了什么***!大概在这些贵人面前^*,她不过是一件东西,随随便便就可以决定她的命运****,还需要她三跪九叩*、感恩戴德!真是白日做梦!无论多愤怒*,李未央却只是冷冷地屈膝道:“我告退了*^?!?br />
    拓跋玉微怔,唇边温雅的笑容渐渐淡了。

    当天晚上^**^^,禁军副统领左元接到了一个命令^,一个让他不敢置信的命令:“什么^^,娘娘要杀她?”

    女官小声道:“噤声^*,小心隔墙有耳^^*!”

    左元背着手走来走去,过了一会^^^,才停下来**,看着一边端坐着的面容秀美的张德妃道:“娘娘,安平县主是陛下很喜欢的人,太后娘娘也很看重她,而且七殿下最近和她……”

    张德妃发髻上簪着精致的六叶宫花和玲珑的翡翠珠钿^*,说话的时候纤长的坠子垂落,微微地晃:“正是为了玉儿,我才不能留着她^**^?!?br />
    左元困惑地看着张德妃^,然而他的这位表姐只安静微笑,如无声栖在荷尖的一只蜻蜓,叫人全然想不到她的静默平和之中暗藏着这样凌厉的机锋*,激起重重叠叠的风浪:“玉儿向我提起*,要娶她为正妃!?br />
    左元吃了一惊,随即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李未央虽然是安平县主,可毕竟是个庶出,不免矮了那些嫡出的小姐一头*^,若是娶了回来,只恐会被其他人耻笑^^,七殿下的身份这样高贵^***,德妃娘娘定然不会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墒亲萑徊幌不禴**,回绝就是了*,何必下这样的毒手呢?

    张德妃叹了一口气,道:“他若只是随口一提^^,我也许会准了,让他娶了这个女子做侧妃?^^^?墒撬V仄涫?^,一口咬定非要娶她做正妃*^**^?^!?br />
    左元仍旧想不通^**,向来仁慈的德妃娘娘为何突然下了这种命令——

    张德妃嘴角的弧度浮起一个幽凉的冷笑:“玉儿这个孩子**^,我是晓得的,他表面上看很随和**^,实际上比谁都固执*,若是我一口回绝了*,他肯定不会就此放弃^,还会生出许多事端^,所以我便答应了^^*,许诺说将来找机会向他父皇请求赐婚^^??墒?,我又怎能让那样的女子进门呢?李未央*,我今天刚刚见过的^^。陛下夸她聪明机敏***,可是我却觉得这样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少女实在是个麻烦^^^,你看看她到了李府^,竟然和嫡母闹得那么僵,到处都传出他们彼此之间的不和睦^^*,和长辈尚且都没办法相处好,将来玉儿的王府里面不知道要有多少女子^*,你想想^,她将来怎么襄助玉儿管理好王府呢^*?我不喜欢她,所以绝对不会让玉儿迎娶她^^,可是又不能直接拒绝,只好对不起她了?***!?br />
    左元还是有一些担心:“娘娘没有必要和一个小丫头计较^,警告一下就好了**?!?br />
    警告?纵然警告了李未央^,那自己的儿子怎么办呢*^*^?张德妃心中^^*,其实还有一个隐秘的缘由,因为看到拓跋玉难得露出那样的神情***^,提到李未央的时候^*,他连眼睛都在微笑,身为母亲*,张德妃立刻明白儿子是认真的^**,从未有过的认真,然而正是这种认真,让她感到一种由衷的恐惧^^。所以她特地召见了李未央^,想要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如果她温柔恭顺^、善解人意,那么她或许还会考虑留着她,可是她偏偏是那么的倔强不屈*^,甚至口口声声要求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的女人*,娶回来以后有什么好处!然而李未央不死*,拓跋玉一定会娶她的。与其如此*^,不如下定决心*,将她彻底铲除*。

    她抬起头^,看着左元****,冷冷道:“狩猎之事本就惊险万分^,每年都有被流箭射死、被野兽咬死的人*,今年李未央也会在那份意外而死的名单上?^*!?br />
    左元的面孔是僵白的,他一向扶持七皇子*^,知道他的个性是说一不二*,若是将来有一天知道是他杀死了他的心上人***,他怎么向对方交代^*?到时候恐怕连性命都难以保住**。更何况如今他也是高官厚禄^,为什么要冒险呢*?

    张德妃是什么样的人物,她怎么会猜不到对方的想法^?

    “你不要忘记^^*,很多事情,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br />
    左元吃了一惊^^*,他知道*,像是自己这样资历的人*,在皇城中一抓就是一大把^^*,再有能力没有背景是根本没办法出头的*,可是德妃娘娘一句话^,却轻而易举地办到了,不过是个妃子就能如此,若是将来她的儿子做了皇帝*,那么泼天的富贵指日可待*,自己绝不止是眼前的成就……对于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功名利禄更为诱人的*?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傍晚的时候,李萧然特意来看望了一下李未央*,见她一切安好,这才放下了心*^*,叮嘱道:“围猎的时候不要乱跑^^*,很危险的?**!?br />
    李未央微笑着点点头,道:“父亲也要小心*?*!?br />
    李萧然看着她^,不知为何**,叹了一口气,随后大步地走了**。

    第二天*,狩猎正式开始*^^**。

    皇帝射出了第一箭^*,高亢的声响刺穿了沉默的帷幕^^,随着骤然响起的无数利箭的声音,数十只猛禽自四面同时扑拉拉冲出林梢。司祭官高声唱颂丰年,皇子与重臣们纷纷随之张弓搭箭*,拓跋玉亦是其中之一*^。女眷们都在远远的看台上*,拓跋玉突然转回头来**,匆促地向人丛里的李未央投去一瞥。他的视线在她脸上流连片刻^,又稍稍移向一侧。似乎在看她****,又似乎并不是。

    李未央就叹了一口气,说起来,拓跋玉并没有大错*,自己帮助他的举动,可能是让他误会了^^^,以为自己对他有情*。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帮助别人,拓跋玉不知道前情,自然是不会想到自己帮助他的真正原因^*。

    不过,李未央也不太好意思告诉对方*,您真是自作多情了。既然她已经向德妃说明白了,凭着对方的身份和地位,也不会如何强求的,所以昨天她那样对待拓跋玉*^^^^,多少有点迁怒的意思?;蛐斫窈蠛退啻?,尽量保持距离吧^*。李未央忍不住地想,自己总觉得已经是个年纪很大的,可人家看来,自己只是个小丫头^,这种感觉,还真是复杂。

    就在这时候^^,坐在另一旁小姐们之中的高敏冷眼望着李未央^^,嘴角带出一个冰冷的微笑^*,她站起身道:“我们也去马场吧*,谁要和我一起去?”

    所有的小姐都蠢蠢欲动*,这里的马场养着大历朝最好的马**^*,学习骑马对于这些千金小姐们来说是很难得的机会^,不会受到严苛的责备^,所以看台很快空了一半,都跟着高敏去马场了*。

    李未央坐在原地没有动,她不想和高敏一起去凑那个热闹。

    就在这时候^,一颗漂亮的小脑袋突然挤到她的面前^*,赵月一把剑搁在了她的头上^,李未央急忙道:“不得无礼!”

    赵月收了剑,九公主却显得很兴奋:“哇,你的剑好漂亮*!”

    她显然没有意识到,如果刚才她做出不利于李未央的举动,很可能血溅当场了^。

    李未央扶额*,她以为上次已经把九公主吓坏了,她不会再来找她的*,谁知她竟然这样顽强,这孩子难道是有被虐情节吗?她不知道^,九公主平日里高高在上***,很少有人敢对她说真话,她看到李未央会感到害怕^,看不到她又会自动自觉来找她^,这和某种具有灵性的小动物是一样的毛病^^。

    “陪我一起去外面玩吧^*?*!本殴饕槐咄低堤咦攀佣?,一边悄悄抬起眼睛看着李未央^*。

    很难有人能拒绝这样的眼神吧^**,李未央叹了口气,看看空了一半儿的看台,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更加引人注意而已**,既然别人都走了*,她是不是也该合群一点儿呢^?

    想到这里*,她站了起来,九公主高高兴兴地在前面走,不时埋怨:“你走的太慢了^!”

    谁会像你一样不顾仪态*^,李未央失笑^,九公主这样天真活泼,皇帝想必功不可没吧,只是这种个性**,对她未必是什么好事*。

    走出了营区**,便看到漫无边际的草原,李未央顿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自由之感。正因为这种自由之感**,她开始喜欢这里了。

    “你看^!你看??!”九公主突然跑过来*,兜着裙子给她看*^。

    李未央低头看了一眼^*,却看到一群肥硕的蘑菇像一群胖孩子一样围成一堆*,静静躺在九公主宽大的裙摆里^?*!澳潜呋褂泻枚?^^!”九公主拉着李未央,指给她看**,一不小心蘑菇全都掉了*,她赶紧蹲下了身子*,将蘑菇一个一个捡起来*^,随行的宫女们面面相觑*,李未央也帮着她捡蘑菇^^,其他人见了,便也都帮忙^。

    这些宫女的年纪都不大^^*,说是公主的侍女,还不如说是她的玩伴,只是平日里都是尊卑有别,不敢太过放肆*,也不敢真的将公主当成朋友*,但是现在看到公主把衣襟兜起来没命地装蘑菇**,不小心摔倒了**,搞得满地蘑菇乱滚*,一脸狼狈的样子^*,李未央就会笑话她^,其他人看到了,也都被这种质朴亲近的气氛彻底地熏陶了,气氛一下子欢快起来。一个宫女不知不觉地唱起家乡的民歌来*,李未央听着^,直觉的那歌声悠扬悦耳*,不知不觉地微笑起来*^。

    这时候,九公主突然丢了蘑菇^,跳起来道:“你们看!”

    李未央向天空望去,一头苍鹰在洁白的天空展翅掠过,九公主笑起来:“我要让七哥给我捉一只*!”

    李未央沉下脸^^**,九公主缩了缩脖子:“怎么了^^^?”

    “若是别人看你可爱,也要捉了你去养活,你要怎么办^*?”李未央提醒她。

    九公主撅起嘴,不高兴道:“不捉就不捉到嘛,凶什么凶*!你比我母妃还可怕!”

    李未央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九公主的注意力却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她指着不远处的高敏道:“她的马骑的真好*!”

    李未央远远看了一眼,淡淡道:“一般?!?br />
    九公主吃惊:“可是她的骑术真的是我们大历朝女子之中最好的了^?!?br />
    高敏一贯是高傲的^*,但是此刻她扬着马鞭,自由奔放*^、豪爽大气*^,看起来和往日里判若两人,李未央心想,也许这才是真实的高敏*^^,只可惜她不懂得欣赏自己的美丽^,偏偏要去学习李长乐的大家闺秀风范,反倒落个东施效颦的结果^*,李未央摇了摇头。

    九公主兴奋起来:“我也要学骑马!”

    宫女们吓了一跳*,这才醒悟过来,连忙上去劝阻:“公主不要啊,陛下说过不许您做危险的事情^*^!”

    九公主的脾气上来了:“不是有你们在吗*?!马上牵马过来!”

    李未央皱起眉头^^,道:“你若是想要学骑马*^^,我让你七哥来教你^^*?!彼底?^*,她向一个宫女使了个眼色^**,那宫女立刻飞奔而去**。

    可是现在所有的男子都在围猎,恐怕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七皇子^,若不然^^,能找到柔妃娘娘也好,李未央这么想着^。

    宫女们不得已^,吩咐旁边的人找了一匹体积最小的马过来^***,九公主真的站在马跟前,脸上却有点犹豫了,结果不远处的高敏飞马而过^*,九公主像是被刺激到了*,拉着马儿就要上去,谁知道那马儿个子小***^、平日里也很温顺,但这只是对大人来说^^,对九公主这样的小姑娘就完全不同了。马不但不让她上去*,还当场发脾气*^^,拼命跺马蹄^*,九公主突然跳起来:“啊,它居然踢我^!”

    李未央失笑*,这么小的马儿,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就算让马站着不动^,在马上骑稳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恐怕等拓跋玉赶到^,九公主还没能上上马^。

    旁边的宫女立刻冲上去扶着九公主,只是她太紧张了,折腾了老半天,好不容易上了马^***,又因为双腿夹得太紧*,突然从马背上直接摔下来^,宫女垫在底下给她做了肉垫子^,倒也没有摔伤。

    九公主倔强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猛地翻身上了马*,然而马背却是晃动的。虽然加了鞍子,仍让九公主觉得跨下摇摆不定^^,心里惶恐,觉得自己马上就会栽倒下来***,想着想着^*,竟觉得自己真的马上就要掉下去了,不由自主地俯下身握紧缰绳^^。但她看了李未央一眼^,想起自己刚才的任性样子*,现在打退堂鼓说不定会惹人耻笑,慌忙又大着胆子直起腰来^。谁知马儿刚走了几步,马蹄踩到石头^*,前脚突然跪下,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宫女们来不及接着^*^,她一下子摔倒*,这回可哇哇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只手伸过来把她扶起来:“既然要学骑马*,就要从上马开始学,上马的姿势要正确*^?!?br />
    李未央擦掉了九公主的眼泪^^^,说完了这一句^*^^,吩咐人将马儿牵过来,然后将她扶上马,拍了拍她的腰部:“一定要挺直^,不要怕它^,你若是怕它,它也会欺负你的?!?br />
    九公主终于能在马背上坐稳了^*。她坐在马上^^,李未央拉着缰绳,一路漫步^,九公主坐在马背上仰视蓝天^,看到苍鹰在白云中穿过,竟有了种身在云端的感觉^。她禁不住笑了起来:“真好玩?^?!”

    过了一会儿*,九公主能够驾驭这匹马了,李未央便松了手^,让它自己去溜达,九公主一边笑一边拉着缰绳,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健康又可爱^^。李未央松了一口气^*,旁边的宫女道:“哎呀,公主你别跑远了^!很危险的!”

    李未央吩咐道:“去帮我准备一匹马*!?br />
    宫女连忙去拉来了一匹高大健壮的马***,“其他的马都被小姐们带走了,只剩下这一匹了!?br />
    李未央看了一眼桀骜不驯^*、喷着响鼻的烈马**,点点头:“就它吧*?^^!?br />
    九公主已经跑得很远,然而李未央简单利落地上了马*,不过片刻的功夫就追上了她,还不等九公主反应过来,李未央已经抓住了她,强迫她的马儿停了下来:“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长了的话**,公主的大腿会磨破皮的?!?br />
    “我才不要^!你快松开手!”九公主很上瘾,明显不想停下来。

    李未央沉下脸:“你觉得好玩了,可是她们会因为违反柔妃娘娘的命令而受到惩罚,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肯跟你一起玩了!彼底?,她看向不远处焦急的宫女们。

    九公主一看到李未央摆脸色就害怕,赶紧道:“好啦好啦^,就听你的好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不知为什么**,在天顶上下盘旋的苍鹰忽然俯冲而下^。九公主猝不及防,在马上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只见苍鹰直冲到她马前不远的地方,从草中抓出一只兔子来^。兔子挣扎,把草丛打得哗啦一响^。这个声音惊得九公主的马儿狂奔起来。她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被颠下来,不由自主俯下了身子,同时勒紧了马缰绳*,缰绳被勒后马儿用力蹦跳起来^,九公主眼看就要被甩下来。李未央抢先一步拉住了九公主的手腕^^*,赵月几步飞上来^,这时候李未央的这匹马也已经完全失控了**,拼命地向前奔跑^*,李未央大叫道:“接着公主!”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88》,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88 步步惊心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88并对庶女有毒088 步步惊心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88^^。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