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道高一丈

    大夫人冷笑了一声,道:“早知道有今日,当初我就该直接让老爷溺死你,也省得你这样作怪!”

    老夫人冷冷道:“你有空说别人,还不如好好管自己的儿女,一个在父亲的碗里下毒,一个竟然竟敢刺伤亲生父亲,这种罪过&,死一千次一万次都是活该的!”

    大夫人咬牙,随后她下定了决心,她一定要保住自己的儿女,哪怕牺牲杜妈妈&!她厉声道:“杜妈妈,你可知罪&&&?!”

    杜妈妈吃了一惊,不知道大夫人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大夫人冷冷道:“杜妈妈,不过是因为我要将你的小女儿许配给曾管家的儿子&,这本是为了大局着想&,曾管家是有功劳的人,他儿子小时候为了?;ご笊僖沉送?,我当然要给他许一个好姑娘,本是看着你的小女儿人品心地都不错,就想要将她许过去,谁曾想你就含恨在心,今天居然下毒要谋害我!”

    杜妈妈吃惊地望着自己的主子,她没想到大夫人醒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一切都推到自己的身上!不由张口结舌地根本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却并不惊讶&,大夫人在这个时候想要?;ぷ约旱囊凰?,这样做是必然的&,只是&,她却也不会让她轻易得逞。她淡淡道:“母亲,你是糊涂了不成&,若是杜妈妈想要谋害你,她何必还阻止你呢&?让你吃下去不就可以报仇了吗&?”

    大夫人尽管拼命掩饰,可还是重重咳嗽了两声&,只觉得心肺之间产生一种摧枯拉朽的疼痛,她竭力压制,用力道:“那是她良心发现&&,或者是原本一时糊涂&,后来突然想通&&,又或者……咳咳,是她怕事后被发现下场凄惨!可是既然已经做错了&,她当然不会说毒是她下的&,只会推在未央你的身上!”

    杜妈妈连声道:“夫人&,你不念功劳也要念苦劳,奴婢跟着您二十多年了??!”从大夫人嫁过来,她就一直是陪房&,后来更是为大夫人尽心尽力,任劳任怨&&,这次还帮着她设下陷阱来冤枉三小姐&,可没曾想到一遇到问题,大夫人第一个推出自己来!

    “杜妈妈,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你还是认罪吧?!崩钗囱肼?,在这时候&,她口中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就像是压断了杜妈妈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突然大叫起来:“老夫人,老夫人!奴婢什么都说,奴婢什么都可以说??!”

    大夫人突然定住她森然地道:“你要是还不认罪,好好想想你的子女!”

    她这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若真是你要谋害主子,不光你要死,你们全家谁也逃不过去,你可想清楚了&!”

    老夫人点点头&,道:“果真是你这个奴婢要害夫人&,那我绝不会饶了你&&!”

    杜妈妈全身一抖,她知道老夫人不是吓她,一咬牙便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自今天发生的事情说起,没有一丝隐瞒,把她怎么做的&,想害谁都说了一个清清楚楚。

    杜妈妈又道:“一切都是大夫人安排奴婢做的&&,”她说到这里恨恨的咬了咬牙&&,自己尽心尽力豁出性命为大夫人做事&,结果却要被她卖了,那谁也讨不到好去!“不光是这件事&,还有上次九姨娘的事&&,寺庙里的那场火,全都是夫人吩咐的&,目的就是为了——”

    “你住口!”大夫人气急败坏&。

    “该住口的人是你&!”老夫人的面色如同冰霜一样&&。

    “你接着说,”李萧然严厉地盯着她&,“若是有半点不尽不实&,直接拖出去乱棍打死!”

    李未央却慢慢道:“杜妈妈,你若是实话实说&&,我可以向老夫人求情,饶你一家人性命&?!?br />
    杜妈妈身体一震&,随后低下头:“不只是九姨娘,大姨娘二姨娘三姨娘,还有八姨娘的死,都和夫人有关系,她还给七姨娘下了药&,让三小姐提早了半个月出生&,原本小姐的生日该是三月的……夫人这么多年来不知道做了多少恶事,所有的证据奴婢都留着,奴婢今日也难逃一死了,索性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她知道的太多了,现在夫人既然出卖了她&&,也绝对不会留下她的性命,不如将一切都说出来&,只求自己家人不要受到连累&。

    “蒋敏&!”李萧然几乎是自齿缝中挤出了这两个字,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妾室这几年死了那么多,原来竟是这样的原因!

    然而杜妈妈要说的还不只是这些,她面色近乎僵死:“还有当年……当年那位五姨娘,本来肚子里是个男胎,夫人听说以后,立刻就派人去请了五姨娘原先的未婚夫家来闹事,结果害得五姨娘一尸两命……”

    大夫人的脸色惨白,但她一句话也没有反驳杜妈妈,因为这些的确都是她做的,更因为即便是这些事情全都爆发出来&,她也要?;ず米约旱亩?,哪怕李萧然知道了下毒的事情是自己冤枉李未央,可这样至少就证明跟李长乐没有关系!

    李萧然的面色&,已经近乎狰狞,这么多年来&&,他身边有不少的女人&,但是大姨娘二姨娘三姨娘不是老夫人身边的就是大夫人身边的,娶的目的都是为了开枝散叶&,只有五姨娘,是他情投意合两厢爱慕的,他永远也忘不了五姨娘&,因为在和这个女人相遇的时候,他并不是一个丞相也不是一个富家公子,只是一个因为一见钟情而追求她的男人,对方同样并不看重他的身家背景&,就毫不犹豫地背弃家庭和他私奔,他更是许以平妻之位&&,可惜他当时还没有登上丞相的位置&,不能实现自己的承诺,只是委屈她屈居姨娘,谁知最后更是因为难产而死,之后他找的每一个女人&&,或多或少都是有一点五姨娘的影子……然而,现在杜妈妈竟然告诉他&,五姨娘的死是大夫人害的&,他本来还可以有一个儿子,也是因为大夫人才没了的&!其实当年他也曾经怀疑过,只是苦无证据,没想到事情隔了这么多年,竟然被一个奴婢全都抖了出来&。

    李未央冷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今天咄咄相逼,不管是将事情栽在李长乐身上&,还是拖着李敏峰一起下水&,根本目的是要逼着大夫人将杜妈妈给推出来顶罪&,再借着杜妈妈的嘴巴,把一些她最想要让李萧然知道的秘密透露出来!

    她忽然轻轻地开口:“可惜了五姨娘和二弟的性命?&&!彼刀?,直接给五姨娘肚子里的孩子排了辈分,她知道这样说李萧然一定会对大夫人恨到了骨子里&。

    李萧然果然已经气得浑身发抖,比起陷害李未央,五姨娘的死更让他在意,他没想到自己身边大方得体的嫡妻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这样狠毒的女人&,居然日日夜夜都睡在自己的身边&!

    老夫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些妾&,都是娶回来开枝散叶的&,有些甚至是大夫人给李萧然娶的,为了成全她自己的大度之名&,更是为了将丈夫捏在手心里&,最后却一个一个死在她的手上,以至于,李萧然到现在只有一个儿子!

    李未央火上浇油:“唉,可是不管怎么说,五姨娘都是难产死的,母亲并不是直接害死她的元凶——”

    杜妈妈的眼睛里飞快地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她咬牙道:“不,五姨娘不是难产而死,她原本是可以将二少爷生出来的,而且她当时拼了命地想要这样做,可是夫人却在产婆用来吊命的汤药里头下了东西&,那是一种药性相克,会让人死于非命的药——”

    李长乐听着出了一身的冷汗&&&,而李敏峰也一样是后背发凉:他没想到自己这一闹竟然会逼的母亲推了杜妈妈出来&,而杜妈妈一骨碌把母亲这么多年做的坏事都给抖搂了&。

    “证据呢&?”

    “奴婢一直留着,藏在奴婢自己家中&,当年的那药方子——”杜妈妈低下头,不只夫人出卖她,她又何尝不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先拖下打三十板,重重地打&&!”李萧然气到了极点,脸色一片铁青。

    一下子便打三十板子还不要了她半条命!杜妈妈吓坏了连声哭求道:“奴婢知道的全都说了,老爷饶命啊一一&&&!老爷!”

    丫头将帕子塞到了她嘴巴里,这才把她清清静静地拖了出去&。

    李未央冷眼看着,她并没有说一句话&,大夫人将杜妈妈推出来,等于和杜妈妈彻底翻了脸&,对方自然会将那些丑事翻出来的&。这一点想必大夫人也是知道的,就是因为她知道&,所以做出这个决定,等于是舍弃自己?;ひ凰?。

    在抉择面前,李未央笃定了大夫人明知道这是个圈套也会一头扎进来!

    李敏峰已经听得呆住了,他到现在也没有完全醒过来:怎么可能?怎么变成了他母亲是害人的那个了&,而那些该死的姨娘庶出的反而变成了受害者,这不可能&&!他恶狠狠地盯着李未央大叫道:“父亲,这一切都是李未央的诡计,一定是的&!她提前收买了那老奴才&,叫她说出这番话来&,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这是要置母亲于死地??!父亲&,老夫人,你们一定要明辨是非,不要上了李未央的当!”

    李萧然闭上眼睛&,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一对儿女和大夫人,谁都不该再继续留在李家了&,可是一个是他的嫡妻,另外两个是他的亲生子女&,该怎么样处置&,如何处置?!他在怒到极点之后&,却感到茫然了。

    老夫人点头:大夫人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觉得发指,最要紧的是她接连杀了她几个孙子&,虽然在外人看来嫡妻处置妾室那也不算什么,可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残害李家的子孙,就实在是太过分了&,若是大夫人是普通人家的女儿&,老夫人一定会要求李萧然立刻休妻&,可是她偏偏是蒋国公府的嫡长女&&,若是李家就这样休妻,蒋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她的眉头深锁起来:要如何安置她才好呢?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不论母亲做了什么,她都是李家的主母&,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因为蒋家绝对不会让李萧然休妻&,“只是,她既然生了病,最好还是在家中养病,老夫人您说是不是&?”

    老夫人低头想了半晌&,下定决心之后看了大夫人一眼&,看到她满眼的不甘与愤恨再无一丝迟疑:“是,她的确需要好好养病&,今日就将一切事务交给二夫人处理,再安排人好好照顾她吧&?!?br />
    养起来的意思,就是圈禁&,对外宣布她需要养病,然后让她在院子里呆着&,本质上疯癫了的五小姐一样&。这样对蒋家有了交代,对外人也不会影响李家的声誉&&,但对大夫人来说,却完全剥夺了她身为主母的权力。

    “至于大姐&?!崩钗囱肼?,“这件事情实在是冤枉了她的,只是如今她心绪不宁&&,怕是需要静心一段时日——”

    老夫人深以为然:“让她去庵堂接着思过吧!”

    李长乐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些人都被李未央左右,瞪大了眼睛&&,失声道:“不&&&,我不要,我不要去那种鬼地方!我不去!”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大姐,难道你想要去陪五妹妹吗&&&?”

    李长乐猛地住了口&,近乎怨恨地盯着李未央&,扭头道:“母亲&,你说句话??!”

    大夫人刚才强撑着说了一番话&,现在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瞪大了眼睛想要说话,却满眼都是血红,仿佛一口气上不来很快就要断了&,哪里还能斥责李未央。

    连着解决两个人&,还有一个呢&?

    李萧然看着李敏峰,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杀意。若是他不姓李,也就不用这样头痛该如何处置他了,一个敢于弑父的孽子,早该毫不留情地处理掉。不过他身上流着李家的血,他不能杀了他&。

    “敢于弑父的人&,已经不配留在李家了?!崩戏蛉寺厮档?,“还是送到老二那里去吧&,你再写封信带给他,他知道该怎么做?!?br />
    老夫人说此话时看也没有看李敏峰&,她对这个孙子最后的一点点爱&,也被他刺向自己儿子的那一刀给磨掉了。

    李敏峰在一旁已经听得完全愣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送到二叔那里去,他那儿是个真正的穷山恶水之地,而且二叔那个人古板严苛&,纵然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无比严厉,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居然一刀刺向父亲,只怕他会像对待囚犯一样对待自己!不&&,他不能去&&!绝对不能去!父亲和老夫人难道都是疯了吗,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决定&。

    “父亲!你清醒一下,不然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我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庶出的这样对我&!”

    李未央淡淡一笑&,父亲可不是为了她李未央才做出这个决定的,李敏峰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难怪会落到这个下场&。迫使李萧然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他失去了最心爱的女人和另外一个儿子,一个他心爱的人为他生的儿子&。

    李敏峰还在大叫:“李未央,你不得好死,你等着,我一定会叫你死在我面前!”

    老夫人皱起眉头:“让他住嘴&!”说着&,挥手让一旁的侍卫将他的嘴巴堵起来,然后便吩咐人将他拖下去了。

    大夫人拼命伸出手去抓住自己的儿子&,可是她只抓到一片空气,她扭头哀求:“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我的错,和两个孩子都没有关系&,老爷!老爷!你放了他们把,他们都是无辜的呀!”

    李萧然别过头去,看都不看大夫人一眼。只要看她一眼,他都觉得心寒&,虽然他在大宅门里长大&,对于母亲和那些小妾们的事情&,自然是有所明白的&&&,所以他挑选妾的时候大多数都是遵从母亲和妻子的心意&,尽量满足她们的需求,虽然大夫人素来强势&,可他一直认为纵然大夫人算不上纯良的人,至少也不是如此恶毒的,今天的事情,实在是令他太失望了。

    老夫人则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因为大夫人是名门之后&、李家名媒正娶的媳妇&,自然不能像丫头妈妈们一样,随便打骂&,可这并不代表她不能惩治她,不允许她出房&&&,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了。

    大夫人强压下心口的剧痛,一急冲上前,一把抓住李萧然的衣袖,摇撼着说:“老爷,老爷!你可就只有敏峰这一个儿子?&?!你说过将来一切都是要交给他的,你怎么能将他送到衮州那种地方去!你是活生生要了我的命??&!”

    “放开!”李萧然一甩袖子&,就把大夫人甩了开去。他退后一步&,冷冷的看着她,脸上毫无表情,声音冷峻而坚决&,“蒋氏,你在李府兴风作浪,又唆使奴婢&&,对我的爱妾暗施毒手……你以为你是蒋家人&,就可为所欲为!但,别忘了&,你已嫁进李府&&,是我的妻子&&,我现在以家法治你!从今以后&&,你就好好呆在你的院子里,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准去探望!”

    李敏峰已经被人强行拖了出去,老夫人使了个眼色,早有妈妈上去请李长乐&。

    李长乐一看这情形,自己一旦去了庵堂&&,极有可能这一生都要在里头度过了&,她哪里肯轻易离开,急切地扑过去&,跪在李萧然跟前:“父亲&,所有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啊,您也知道我没有做错什么的&,不能因为母亲做错了事情就全部怪在我的头上……”她焦灼地喊着:“我不要去庵堂&,我不去,父亲,我不去……”

    李萧然一抬头,厉声说:“带走!”便立刻有四个妈妈上来架了李长乐出去&&,李长乐拼命地哭喊&,头发和钗环都乱了&,她这一次确实很倒霉&,而且倒霉的莫名其妙&。其实若非杜妈妈说出大夫人的旧事,她是绝对不会受到牵连的&&,但是现在李萧然和老夫人都这样痛恨大夫人&,又怎么会放过她呢?

    “来人呀&!来人呀……”大夫人急喊着&&,奔上前去,拦住了那几个妈妈:“要带走长乐,先要带走我!”她一边急速地喘着&,一边扶着胸口,摇摇欲坠。

    “你要我当着众人的面给你没脸吗?”李萧然直视着她,语气铿然&&?!澳阋鸬幕炻一共还欢嗦??一定要我真的休妻&&&,你才满意吗&&?”

    “不!不!不!”大夫人凄声大喊&,忙伸手抓住李长乐。又掉头看李萧然&,眼中遍是凄惶,“我错了&&!好不好?你不要带走我的女儿……我不让你带走我的女儿……”

    可是妈妈们这时候根本不敢听从她的话&,拨开她的手拖着李长乐就往外走&。大夫人的三魂六魄,全都飞了&。眼见保不住李长乐,大夫人一个情急,就对老夫人跪了下去,崩溃的大哭起来&。她的双手,死死抱着老夫人的脚,哭喊着说:“不可以&!不可以??!老夫人,我给你跪下,我给你磕头,放了长乐吧……我给你磕头!”她“嘣嘣嘣”的磕下头去&。

    老夫人别开了脸,皱起眉头,却根本没有饶恕李长乐的意思。在她看来&,这个过分美貌的孙女将来一定会带来祸患,纵然留下她&,她也一定会嫉恨他们这样对待她的母亲和大哥&&,与其如此,不如一并打发走&&。

    大夫人见苦求无用,竟然突然抓住李未央的裙摆:“未央!未央,母亲错了&,母亲不该害你的,一切都是我弄出来的事情&&,可是这跟你大哥大姐都没有关系啊,你放了他们,你求求老夫人放了他们??!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跟你对着干了,再也不会了!”

    李未央冷眼瞧着,心里头痛快无比,可是脸上却满是为难,伸手去搀扶大夫人:“母亲,你这样未央受不起,快起来说话&!”

    大夫人根本动也不动&,死死抓住她的裙摆,李未央对着赵月眨了眨眼睛,赵月立刻上来,咔嚓一声将大夫人的手腕一抬,大夫人浑身剧震,如同木偶一般地被赵月抬了起来&。

    这闹得太不像话了&&,老夫人皱起眉头:“还不快把人带下去&&!”

    众人不敢再耽搁&&,在李长乐的拼命挣扎之中,将人强行拖走了&&。

    接连失去一双儿女&,大夫人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她嘴里,喃喃的,叽哩咕噜的&,不停的说着:“长乐,敏峰,长乐,敏峰,母亲无能啊……”然后她便被丫头妈妈架着离开了&。

    一时之间&,屋子里安静了下来&。

    李未央看着老夫人&&,沉吟道:“老夫人&,蒋国公府那边——”

    老夫人冷笑一声,看了一眼正在包扎手臂上伤口的李萧然&,道:“她嫁进来&&,就是我家的儿媳妇,要如何处置都是咱们的事情,根本不必知会他们&?&!?br />
    老夫人说的话,分明是说不要让蒋国公府知道这件事,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那该如何对他们解释母亲闭门不出和大哥大姐不在府里呢?”

    “这也不难,就说你母亲在静心养病&,至于你大姐&&,则是去庙里替她祈福&,你大哥,让我派去衮州襄助二弟去了&,我倒是要看看&,蒋家人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李萧然恨恨地道。

    李未央垂下眼睛&,蒋家人会相信这套说辞&,只怕——未必吧&。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李萧然下了禁口令,但是在奴婢们中却开始有一种流言&,大夫人生病了&,病得很重,而且是被鬼魂吓病了&。本来,这鬼神之说,最容易引起人们的穿凿附会&,也最容易被好事者散播传诵&&&。何况,府中那么多丫头妈妈们,得知真相的都不敢说,不知情的便瞎猜,人多口杂&,你一句&,我一句,众说纷纭&&,越传越烈。

    李敏德告诉李未央的时候&,她正在给小鸟喂食&,闻言转头:“什么?她们说大夫人是中邪了&?”

    “是啊&,她们都说大伯母现在疑神疑鬼的&,每天躲在自己的屋子里不出来&?!崩蠲舻绿湫苑?,瞅着李未央,“她整天自言自语,只说要道士来驱邪,大夫来了都不肯看病,我看她离疯了也不远,若是她真疯了,正好送去给五姐做伴儿&?!彼婧?,他又道:“不过她也算是命大了,那天闹成那样,居然都没有死?!?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父亲和老夫人是不会让她这么死的,她若是突然死了&,蒋家上门讨说法,父亲要如何应对呢&,所以他们会请大夫&,让她好好地活着,好好地吃药,好好地看病,等到什么时候该死了,她也就可以解脱了&?!?br />
    李敏德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不由笑了笑,道:“三姐,还是你最了解大伯父的心思?!?br />
    若是你花了半生去研究一个人,你也会了解的,李未央没有说出这句话,她不但了解李萧然,她还了解大夫人&,这个人心性坚韧&,刚强好胜,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她的控制欲,她希望控制每一个人,如果别人不服从她的控制,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对方除掉&,正是因为这样,府里才死了那么多人。其实大夫人身份高贵,靠山强大,若是她好好做这个主母,根本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因为其他人纵然生下儿子也根本没法威胁到她的地位,偏偏她骨子里这么霸道&!李萧然这一次算是被大夫人伤透了心&,若非有蒋家在,大夫人现在已经活不下来了。

    所以李未央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言语。

    李敏德刚要说什么,却突然看见白芷匆忙地走进来,行礼道:“小姐,魏国夫人来访?!?br />
    魏国夫人?李未央扬起眉&,无事不登三宝殿&,恐怕她是听见了什么风声吧。她想了想,道:“老夫人自然会处置的,不必管她?!?br />
    魏国夫人一来,便直奔大夫人的院子&,可是被门口的侍卫拦了回来,她气急败坏地冲到荷香院,老夫人四两拨千斤地说儿媳妇在养病&。魏国夫人却不肯死心,非要缠着去看望。

    老夫人置之不理&,魏国夫人无可奈何,铩羽而归??伤⒉皇且桓銮嵋啄芄淮蚍⒌娜?,自从这一天起,三天两头来纠缠,非要见到大夫人不可。

    这一天&,李未央在荷香院,服侍老夫人喝药&,这时候听见魏国夫人又来了。

    老夫人重重把碗搁了下来&,一副喝不下去的模样,“哼,怎么又来了?!?br />
    “老夫人不要着急&,魏国夫人既然想去看母亲&,便让她去看看好了&,这也无妨的?!崩钗囱胛⑿ψ诺?。

    “这怎么行,若是让她看到那女人的样子&,一准以为我们李家如何亏待她姐姐了呢!不但不能让她瞧见,更不能让什么风声传出去!”

    “瞒是瞒不了多久的&,与其这样僵持着&,不如让她亲眼看一看,只是要让她看什么,就该由我们决定了?!崩钗囱胛⑿ψ诺?。

    老夫人一愣,随即抬起头来看着李未央,细细思量了片刻&&,笑道:“还是你这个丫头鬼机灵,好,你来安排吧?!?br />
    魏国夫人在外面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看到李未央笑容款款地走出来:“姨母&?!?br />
    魏国夫人脸一沉:“谁是你姨母&!”

    李未央半点也不露出不悦,反而笑得更温和:“姨母是来看望母亲的么&?哎呀,真是不巧,母亲身体不适&,最近不见客&&?!?br />
    “别跟我来这一套,你们再不让我见我大姐,小心我——”魏国夫人的话刚刚说了一半儿&,李未央已经笑道:“姨母&,你若是执意如此,我们也不便阻拦&&,就请跟我来吧?&&!?br />
    魏国夫人一愣&,随即以为对方是被她吓到了,冷哼一声&,吩咐身边人道:“走吧&&?&!?br />
    高敏满脸地不高兴,道:“母亲,你怎么听一个小丫头的话&?&&!”

    魏国夫人低声道:“先见到你大姨母再说&,有了证据我们也好去国公府?&!?br />
    高敏点点头,道:“母亲说的是?!敝皇撬娇蠢钗囱朐绞蔷醯貌凰逞?&,连带着看这李府的一切都觉得厌烦起来。

    进了福瑞院&&,李未央站住脚步,道:“姨母先请?!?br />
    魏国夫人高傲地扬起下巴,走在了最前面,丫头将门推开,她第一个走了进去。

    才走进院子,魏国夫人还来不及回过神来,嗖的一声&,左边有条绳索飞来,嗖的一声&,右边又有条绳索飞来。她的身上立即就被套了两圈绳索&。只见面前有两个小道士交错游走&,嘴中念念有辞,她被缠绕得动弹不得。

    魏国夫人勃然大怒:“你们这些狗东西&&,都在干什么?!李未央&&,你搞什么名堂&&!”

    高敏急忙冲进去,就看到院子里竟有个祭坛,有个老道士站在坛后,双目半阖,嘴里大声念叨&&,一手高举着摇铃&,一手在胸前作出古怪的手势。

    “你们在干什么&!”高敏大叫:“快放开我母亲&!”

    道士手中的摇铃往祭桌上重重一扣,双眼蓦地张开&,两个小道士各朝绳索的一端,不住拉紧,魏国夫人被牢牢捆住,站在那儿,无处可躲&,她尖叫道:“快来人呀,快来人呀!”

    可是赵月挡在了那些丫头妈妈的面前,院子里除了魏国夫人母女&,谁都进不去&。

    李未央走进去&,轻轻做了个手势,道士立刻冲过来&,拿着一把木剑在魏国夫人面前挥舞着&,嘴巴里念念有词:“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晓我心意,一切妖魔鬼怪,快点伏诛&&&!”念着念着,他就托起桌上的香炉&,把黄符焚化,然后将香炉在魏国夫人面前晃来晃去,骤然一声大喝:“妖魔鬼怪,灰飞烟灭!”

    顿时间&&,一炉香灰&,全泼向魏国夫人。

    “滚开&!”魏国夫人气急败坏地大声喊着,可是她无论如何都挣扎不开&,弄的满头满脸满身都是香灰。

    高敏扑过去拼命捶打那两个小道士&&&,奈何那毕竟是男子,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满身都是狼狈。

    “一切鬼怪,立现原形&!”

    道士又大喝一声,拿起桌上的一碗鸡血,猛地泼过去。

    高敏没有防备,被泼了个正着&&,她哪里受到过这种待遇,整个人几乎要气死&,跳起来就给了其中一个小道士一个耳光:“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

    魏国夫人大声喊道:“你们在做什么?这太过分了&&&!外面的人都死了吗,快来救我……”

    不过片刻的功夫&,魏国夫人母女已经满身都是鸡血和香灰,哪里还有半点夫人小姐的尊贵,比外面的疯婆子还不如,魏国夫人的尖叫声&,已经穿透了屋顶,将所有人都吵到了&,李未央挥了挥手&,赵月便闪开了,外面的丫头妈妈们这才跟着冲进来,看到这场景,顿时想笑又不敢笑,只得冲上去推开那两个道士,将魏国夫人解救下来&&。

    高敏嚎啕大哭:“李未央&,你这个不得不好死的小贱人,你把我们弄成这个样子……丢死人了!”

    李未央笑着走进来&,道:“哎呀&,这是怎么了?!崔妈妈&,崔妈妈&!”

    崔妈妈是老夫人派来看守大夫人的妈妈,平日里最是严厉不过的&,她早就得了魏国夫人要来的消息,将这院子里的一切按照三小姐说的布置好了,这时候听见李未央叫她&,连忙作出一副慌张的样子从屋子里出来:“县主?!?br />
    李未央指着魏国夫人道:“姨母来看望母亲了&&&,你们是怎么弄的,居然请了道士来作法也不提前说一声&?!?br />
    崔妈妈连忙告罪:“不知魏国夫人到访,老奴失礼了,只是——这道士是大夫人吩咐人请来的?&!?br />
    魏国夫人发怒:“满口胡言乱语&!我大姐从来都不相信这些鬼东西!”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此一时彼一时罢了,母亲的病真是不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姨母还是进去看看吧,顺便也劝说母亲好好休养才是?!?br />
    魏国夫人怒容满面&,顾不得换衣服洗脸,毫无顾忌地冲了进去。

    屋子里,窗户上挂着半幅帘子&,屋内光线有些昏暗,大夫人一动不动躺在床上。魏国夫人走上前&&,就见大夫人两颊凹陷&&,眼窝一片青黑&,原本就有些高的颧骨更显得突兀,几乎和从前那个高傲富贵的贵妇人判若两人&&。

    魏国夫人暗自皱眉,怎么病成了这个样子。

    大夫人正在昏睡,崔妈妈赶在魏国夫人前头进去,到大夫人床前道:“夫人,魏国夫人到了&&,您醒一醒?!?br />
    魏国夫人之前被老夫人三番两次地拒绝,已经起了疑心,她甚至觉得大夫人是被这些人软禁了,现在看到大夫人大白天还在昏睡,脸色也十分不好,不由皱起眉头:“大姐!”

    大夫人突然惊醒&,半晌&,她用手揉揉眼睛&,猛地坐起来,目光呆滞地看了魏国夫人一眼,像是根本认不出她是谁。

    魏国夫人着急地上前一步:“大姐&!”

    大夫人定定地看着魏国夫人,一手挥开她的手&,双手在面前胡乱挥着&。

    “别来找我&,别来找我&,这事怪不得我&,我也是逼不得已&。要怪,只怪你运气不好……五姨娘你饶了我吧&,看在我也是身不由己的份上&。我已经悔过了,我给你做道场,给你做法事,我给你赔罪……”

    大夫人先是歇斯底里,然后竟不断哀求起来。

    魏国夫人惊讶&,对方根本没人出自己是谁&。

    这一头一脸的狗血,大夫人当然认不出来了&&,崔妈妈提醒道:“魏国夫人&,您是不是先去梳洗&,别吓着夫人了?!?br />
    魏国夫人横眉怒目:“什么吓着&,我这样子吓人吗?!”

    李未央含笑,一直站在旁边远远瞧着。

    魏国夫人抓住大夫人的手臂:“大姐&&,刚才是你吩咐人在院子里做法事吗&?”

    大夫人像是有了点意识,嘴巴里嘟嘟囔囔:“法事?是啊,是我做的……”她一把抓住魏国夫人,很紧张的问:“抓住鬼了吗?”

    魏国夫人震惊地望着大夫人:“谁么鬼?”

    大夫人神秘兮兮地:“这院子里有鬼??!你不知道&,每天半夜就爬出来吓人,长舌头、红眼睛,黑头发&&,满身白衣服,那是五姨娘啊,是五姨娘?&?&!她是来找我索命的!一定是她!不&,也有可能是三夫人……对&,是他们&!”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8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86 道高一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86并对庶女有毒086 道高一丈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8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