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如此毒辣

    李未央笑了笑,道:“九公主有什么不好的*?叫你陪她玩一会儿*^,有这么委屈吗^*^*?”

    李敏德淡淡一笑,“皇室子弟,骄纵的很*,让人心中厌恶!?br />
    “真是偏见,公主虽然骄傲了一点,可是性情却天真开朗^,人也没有恶意^^,她喜欢你**,不知道多少人盼都盼不到呢!”

    “我才不想被人说攀附权贵!”李敏德皱起眉头。

    “你多大个人*,居然这样迂腐?*!崩钗囱氩挥煞⑿?,“你这个傻孩子*^?^!?br />
    李敏德却笑道:“做大事当然要不拘小节^,可是这种小事,就不用多费心了?^*!?br />
    李未央一愣,好奇道:“我是关心你*,话说回来,公主似乎……想要招你做驸马呢^*?^^!”这话完全是在拿敏德开玩笑*^,李敏德完全怔住*,“你怎么知道?”

    李未央扬起唇角,眼睛里带了一丝促狭:“公主一看到你^,两只眼睛都放光呢**,可见不管多小的年纪^,都是色字当头的*^^?*!?br />
    “什么?”李敏德吃惊*^*。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让你陪她玩啊**,敏德^^,其实你可以考虑娶了公主的哟!”这样,既可以避免九公主的悲剧,又能让敏德有所凭仗**,只是^,将来敏德就定然没办法建功立业,只能屈居一个驸马空职了**。

    “我才不要!”李敏德脱口就道*^。

    “你不要她*^^,那你喜欢谁^?^!”

    “谁也不喜欢^!”李敏德争辩*,然而脸却不知何时红了起来*^。

    “好了^*^^,那还是公主吧?^!?br />
    “喂喂……你是开我玩笑的吧……喂,我说……”

    就在这时候,李敏德突然住了口^,他的目光落在前面不远处*^,李未央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却看到李常笑一路哭着从那边奔出来*,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磕破了膝盖,旁边的丫头连忙追过去扶住她^。

    李未央和李敏德对视一眼,李未央道:“四妹,你这是怎么了?”

    李常笑一脸是泪地抬起头^**,一看到李未央站在跟前^,立刻快速用袖子抹掉了眼泪:“没事没事***,被风沙迷了眼睛^?!?br />
    被风沙迷了眼睛*?又不是小孩子^^,何至于骗她呢?李未央无意管闲事***,可是直觉告诉她*,恐怕李常笑在隐藏什么。

    李常笑的丫头音儿气急败坏地:“三小姐你不知道*^**,我们小姐好心好意给夫人端茶送药的,谁知大夫人喝药的时候不防水略热了些^,烫了舌头^,便说小姐有意害她,狠狠骂了小姐一顿!大夫人骂了小姐,却又说自己房里的丫头不管用*^,让小姐过去陪她,晚上伺候**^。小姐本来觉得不妥当^^,大夫人便说她不尊重嫡母,定然是图一时安逸,怕夜里劳动伏侍*^,又骂小姐是故意要逼她发?^?!三小姐^,我们小姐性子老实^**,你是知道的^*!”

    李常笑听了这话^^^,又怕惹事,忙道:“不许乱说!”随后急急忙忙就走了*,音儿一看小姐着急*,便不得已赶紧跟上去,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夫人怎么这样恶毒^*^,她以前倒是还不曾摆在脸上的?!崩钗囱胱匝宰杂?。

    李敏德冷笑道:“只怕还不止呢^^!”说着,他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侍卫竟然飘然从树上落到他面前:“主子?^!?br />
    见多了李敏德身边的暗卫^,李未央已经习惯了^,倒也不觉得有多惊奇。

    “把你调查的情形说一遍*!?br />
    “是***,昨儿四姨娘劝四小姐说*^,五小姐刚刚犯在大夫人手里*,请她多顾忌一点妹妹的性命*,夜里四小姐就抱了铺盖过去^^。大夫人命人安排了一个软榻,可是半夜里四小姐刚睡下*,便叫倒茶,一时又叫捶腿,如是一夜七八次,反复折腾^*,完全是将四小姐当做丫头使唤的!?br />
    李敏德叹了口气,道:“好了^,你下去吧?!?br />
    李未央不由摇头:“大夫人需要人照顾^,找丫头就行,何必这样折腾四妹^,让别人有借口说她虐待庶出女儿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李敏德想了想^,道:“也许是她病了以后^^*,个性越发古怪了*!?br />
    这个解释有点牵强*,李未央觉得*,或许是将被咬掉耳朵的仇恨,记在了李常笑的身上。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过去了,没想到当天晚上,又出了一件事***。李常笑不知怎么的^^^,竟然打碎了大夫人最心爱的一个玉佩*^,大夫人严厉斥责^^,将李常笑赶出了屋子。

    第二天晌午*^,杜妈妈便笑容满面地来请李未央:“县主**^,原本大夫人不想劳动您的^*,可是您知道的**,四小姐病倒了——”

    李未央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淡然一笑:“哦,是吗?不知母亲有何吩咐?”

    “夫人请县主过去侍疾*^?^^^^!倍怕杪璐瓜卵劬?,声音很恭敬。

    李未央点点头,若无其事道:“这是应该的*^,我待会儿就过去^^^!?br />
    杜妈妈一走^^,李敏德立刻发怒:“三姐*^^,大夫人欺人太甚了^,该给她一点颜色看看^**!”

    自从三夫人去世,大夫人总是揪着李未央不放,李敏德恨得咬牙切齿,早知如此^*^,一次性将她吓死就完了*。

    李未央看出他的愤怒和不甘**,嫣然一笑,轻轻握住面前的茶壶,稳稳端起^*^,另一只手按在茶盖上,不疾不徐地倒了一杯茶:“何必在意呢^?”

    看到她漫不经心的一笑**,李敏德极为不满起来,他心急道:“三姐,那个老妖婆一定会趁机折磨你……”

    “三弟!”

    看到李敏德心急如焚^,似乎已然有些口不择言的样子^,李未央断然一声冷喝*^,把他接下去的话截断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难道你全都忘记了吗?”

    李敏德眼圈发红,别过脸去*^。

    李未央笑了笑,道:“这世上能欺负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呢^,她这样想我去她跟前,那我就去好了^,造成什么后果^*,我可就不管了^?^!?br />
    一个时辰后*^,李未央笑容满面地进了大夫人的屋子,一个丫头正在给大夫人捶腿^,大夫人闭目养神,左边的耳朵被高高的领子遮了^,隐约看到残缺。杜妈妈轻声道:“三小姐到了^*^!?br />
    大夫人好半天才睁开眼睛^,盯了李未央一会儿^,慢慢露出一个笑容:“未央来了^^^?*!?br />
    李未央笑得很灿烂:“是啊母亲,未央遵照您的吩咐过来侍候*^^!?br />
    大夫人微笑着说了一句^*,“我知道你孝顺,也到用膳的时辰了^*^?*!?br />
    杜妈妈早已指挥人去摆饭了,然后大夫人看向李未央^,李未央笑容满面*,亲热地上去扶着她^*^。

    当着一屋子丫头妈妈的面*,她们亲如一对母女。

    眨眼间*^,转进了饭堂*。

    大夫人以前吃饭有专门的地方,饭桌一向是摆在堂屋西次间**,那里除了一日三餐用饭之外^,并没有别的用途,现在因为她生病了^^,不愿意走路^,便将饭桌摆放在了外室*。

    李未央扶着大夫人一路走过来*,大夫人只觉得她的力气足以粉碎自己的手腕骨,不由用力地挣脱开她^^。

    李未央微笑:“母亲,怎么了^?”

    大夫人咬牙:“没什么?!?br />
    这时候^,杜妈妈已经吩咐人摆了酸枝木八仙桌^*,两三张圆凳随意地放在桌边*。李未央环视了一圈屋子,见到处都是名贵的古董玉器*,不由笑了笑^^。

    杜妈妈见她微笑,问道:“县主在看什么*?”

    李未央慢慢道:“我在想^^,母亲果然大家风范^^,老夫人的屋子里也绝对没有这样值钱的摆设?!?br />
    大夫人出身国公府,多年来又把持着李家**,自然是有钱的,还不是一般的有钱*,杜妈妈笑道:“县主说的哪里话^^,夫人屋子里的都是寻常见的东西*,老夫人屋子里的那才叫值钱呢^^,只是她老人家说看了晃眼*,都收起来了^^?!?br />
    “哦,原来如此^?!崩钗囱攵⒆挪辉洞Φ哪堑蓝啾Ω?^,上面摆着各种各样名贵的玉器、盆景^**,尤其是一块用整个羊脂玉雕刻而成的玉兰花,那种纯洁的乳白色^,简直可以让人看得眼睛都掉出来^*^。

    大夫人冷眼瞧着,以为李未央被震住了*,不由冷笑了一声。她是知道李未央之前得了宫中不少赏赐,但她自己的珍藏^*,可未必比宫中的差*^^!她就是要让李未央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绝对不容许她一个小小的庶出来践踏*!垂下眼睛^^,她道:“准备开饭吧***!?br />
    一个丫头走上来,手中拎了个小小的黄铜水壶^*,倒了小半盆的热水,另一个丫头为大夫人挽起了袖子^^。

    “你不知道^,你那个四姐^,真是不像话**?!贝蠓蛉艘槐呦词?^,一边冷冷道^,“做什么事情都只是说一下动一下,说她两句就掉金豆子,好像委屈的什么似的**^,哪里像是个大家闺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刻薄她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面上毫无所觉似的。

    大夫人继续说道:“像她那种做派,别人会觉得^,庶出就是庶出**^^,怎么都上不了台面^!”

    李未央含笑**,没有应声的意思^,仿佛听不出大夫人在指桑骂槐*^。

    大夫人恼怒,杜妈妈连忙道:“夫人何必和四小姐置气,她毕竟在四姨娘跟前养大^,从小没有跟着夫人,不懂事也是有的^?*^!贝蠓蛉死浜咭簧?,把手抬起来,丫头拿着白巾^,仔细地揩拭着那双手^***^。

    大夫人冷冷地道,“还是从宫里请个嬷嬷来*,好好管教一下的好*。未央^**,你说是不是?”

    李未央似笑非笑:“母亲说的是*^^^?!?br />
    李家一向是诗书传家,行事作风*,与乍富新贵差别很大^。晚饭摆上桌子,虽然不过十菜两汤^**,但样样都做得很精致*,想来也是用了心思的。

    杜妈妈就向李未央使眼色,意思让她亲自为大夫人布菜^^^。

    李未央好像没瞧见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夫人不乐意,道:“未央*^,你大姐在的时候,凡事吃饭*,都是站在我身边替我布置的,这才是孝道*^?^!?br />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道:“可是我笨手笨脚的*,怕不小心弄坏了什么*?*!?br />
    大夫人冷笑:“横竖我不怪你就是^!”

    她本想要忍的*^,可是越看李未央越是不能忍^*,就是想要借着嫡母的威风收拾一下她,出出心头这股恶气罢了。

    李未央笑了笑:“既然母亲说了不怪我**,那我就为母亲略尽绵力罢*!?br />
    她轻飘飘地走上来^,亲自夹了一块糖醋鲈鱼,放在大夫人的碗里^,大夫人看她诚惶诚恐*,才觉得心里舒服点。

    不管庶出的再怎么高傲,在众人面前^^,孝顺嫡母也是应该的*^,否则李未央就别想在大历朝立足了!她之前怎么没有想到,应该天天让这个死丫头到她跟前来立规矩,借机会将她整死^!大夫人心里正想着*,李未央笑道:“这酒酿圆子十分好吃,母亲快尝尝^^?!?br />
    她亲自舀了滚烫的一小碗*,吹也不吹,尽数往大夫人身上倒过去^,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大夫人因为过于吃惊**,竟然都没来得及闪开^,那滚烫的酒酿圆子一下子洒在了她身上。

    春天穿的少*,大夫人惨叫了一声,她现在恨不得天上掉个雷下来直接劈死李未央才好^^*!

    李未央的唇畔起了一丝愧疚*,急忙上去替大夫人擦拭*,大夫人怒的无以复加*^,李未央便转头就去丫头手里端过了刚才洗手还来不及倒掉的那盆水,上来要为大夫人擦洗。

    不知道是手忙脚乱还是故意的*,她整个人端着水盆就往前跌过去^。杜妈妈赶紧护着大夫人,李未央的唇畔微微勾起,整个人就栽倒下去^^,椅子的倒地发出巨大的响动,而随着巨响李未央也重重的撞在了大夫人身上*,将她整个人压倒在地,原本想要护着的杜妈妈也被压到了最下面给大夫人当了肉垫,一把老骨头都给压散了。

    大夫人的尖叫一下子拔高^**,而且声音凄厉:她被李未央这一撞摔倒在地上时^*,伤到了胸口,巨痛让她真正的尖叫起来。

    “县主!快起来!快起来?^*?^!”杜妈妈哎哟哎哟地叫着^,李未央从大夫人身上爬起来^,手肘却故意在她肋骨上狠狠地压了一下^*,大夫人又是一声惨叫,几乎痛晕过去^。

    李未央仿佛无力**,一众丫头妈妈上去扶起她**^^,她却好像手一滑**,无意中抓住了铺在桌上的席布^,瞬间*^*,桌上的菜肴*、碗筷、茶壶……所有的东西*,全部乒乒乓乓落地,所有人都傻了眼^^。大夫人劈头盖脸都被饭菜弄脏了^*,显得异常狼狈**。

    一个妈妈惊呼一声,过去扶大夫人*,李未央却向赵月使了个眼色^,赵月猛地踢开了那个妈妈^*,那妈妈刚把人扶起来^,莫名其妙受了赵月这一下,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顿时连带着大夫人一起撞到了不远处的多宝格上**,在这一瞬间**^,那些个什么羊脂玉的玉兰花*,珐琅嵌青玉的花瓶、青花白地瓷梅盆景*、珍贵的紫檀木嵌象牙花映玻璃的小屏风,噼里啪啦全部掉了下来,砸了个稀巴烂^^。

    一片狼藉里^^^,大夫人的头撞到了多宝格,完全已经呆若木鸡^。

    众人面面相觑地望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未央摊手,无奈道:“母亲,我早说过**,自己笨手笨脚的*,可是您偏要我来伺候……唉*^,赶紧起来吧^^,地上多凉??!”说着*,她还要上去搀扶大夫人***。

    “别碰我^*!别碰我*^!救命??!”大夫人丝毫顾不得威严**,几乎痛叫起来,那叫声穿透了屋脊,让所有人都是汗毛倒竖。杜妈妈连忙上去隔开李未央的手^,然而大夫人转头那么多珍贵的宝贝碎了一地……全毁了*!全毁了^^!大夫人眼前发黑,两眼一翻*,整个人晕了过去^。

    杜妈妈拼着老命嚎叫道:“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夫人扶着躺到床上去,请大夫,快去请大夫*!”

    李未央微笑道:“杜妈妈,我来吧^^!?br />
    杜妈妈脸上现出惊恐之色*,随后道:“不劳烦县主**^,奴婢们在就可以了*,您回去歇着吧**!”

    李未央就很是不好意思,道:“这怎么使得*?”

    杜妈妈慌忙道:“使得*!使得^!县主快走吧!”这人简直是个灾星*。

    看着所有人忙不迭地把奄奄一息的大夫人抬进去^**,李未央微笑着踏出了房门**^^,只觉得阳光灿烂,心情很好*^。白芷担心道:“小姐——”

    李未央转头道:“怎么,怕了^?”

    上次在浴池连人都敢杀,现在还有什么可怕的,白芷只是担心大夫人不会善罢甘休^^^*。

    李未央微笑道:“就算我好好伺候她^,她就不找我麻烦了吗^*?”

    白芷想想也是,索性便丢开了这件事。

    本以为给了大夫人一个教训*^,对方能老实点,没想到杜妈妈第二天就来了:“夫人说了,精细的活儿县主做不来*,还是交给四小姐吧*,只是您既然来侍疾*,也不好什么都不让做,这样吧^^^,奴婢管着小厨房呢,今后夫人的饮食和药^^,就交给县主了^!?br />
    李未央挑眉**,饮食^*?这么重要的地方——她笑了笑:“烦请杜妈妈去说一声*,我可担待不起??^!若是母亲吃的东西出了差错,我岂不是日夜难安么*?”

    杜妈妈赔笑道:“您放心,不是奴婢看着吗^?断然不会让那些下作的人下什么手脚的^^?*!?br />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道:“这个……还是不好吧?*!?br />
    杜妈妈道:“有什么不好的*^?若是县主执意不答应*,怕夫人还会想出其他的事情来*,不若应承下来,横竖有奴婢帮您看着,出不了错*^!”

    李未央笑了笑。

    经过浴池那件事,白芷倒是相信了杜妈妈,她低声道:“小姐*,杜妈妈说的也对^^?!北暇勾蠓蛉耸侵髂竈*,她要是想点别的招数*,她们还难以防范,现在这样,有杜妈妈这样容易收买的人^,她们就不必过于担心了。纵然大夫人想要动手,杜妈妈看在钱财的份上也会出力的**。

    杜妈妈小心地看着李未央*^,道:“奴婢一定尽心尽力**^!?br />
    李未央笑了笑,既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算是默许了吧,杜妈妈松了口气,县主要是一直僵持着*****,大夫人那里也不好交代*,她笑着道:“那奴婢就当县主答应了*?!?br />
    李未央含笑看着她,表情很是奇怪,杜妈妈看不懂那神情,只是忐忑地转身退下了。

    李未央对白芷道:“你看*,这件事是不是很有趣?”

    白芷不知道李未央什么意思,她只是觉得担心:“小姐,不只是杜妈妈咱们要多花点钱打点,奴婢也会时常盯着小厨房的?!?br />
    盯着有什么用?李未央笑而不语,没有说话*,却突然站起了身,道:“昨夜父亲是在四姨娘那儿过夜的吧?”

    白芷和墨竹都愣住了^,赵月也听得一头雾水。

    李未央笑了笑^^,道:“走吧**,好几日没去给父亲请安了^*?*^!?br />
    白芷心中想*^,县主真是奇怪,连自己这个一直都跟着她的丫头都完全猜不到她的心思,她现在不是应该想对策对付大夫人吗,怎么会想到去见老爷呢?老爷这个人^*,一向是不管内宅的事情,尤其是对大夫人**,都是能忍则忍的,小姐去找他*,又有什么用*?然而这些话只敢在心中想一想,她情愿相信小姐*。

    李未央在李萧然的书房里呆了半个时辰^^,回来的时候看见福瑞院里的大夫出出进进的,不由道:“这是怎么了*?”

    杜妈妈见了,不好再隐瞒**^,道:“是大夫人刚才那一摔,把肋骨压断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要的就是她肋骨断*^。她的面容变得很担忧:“哎呀^**,都怪我笨手笨脚的^,刚才我已经去父亲那里请过罪了^*,他也责备了我一通**^,看到母亲伤成这样*,我心里真是难过呢*^!”

    换句话说*,她已经先下手为强了^,若是大夫人去告状^*,恐怕李萧然还会惩罚李未央,但现在可是李未央自己跑过去承认错误^,大夫人再去说什么就落了下乘*,更何况——老爷现在可不待见大夫人!杜妈妈知道这一点,脸上陪着笑*,道:“县主说的哪里话,夫人早就说过了,这事儿不能怪您*^,您也是好心好意的?*^!?br />
    李未央的笑容显得很纯善:“还是母亲贤良大度,本来我还想赔偿一部分损失的^^,既然母亲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好坚持了^^?*^!?br />
    杜妈妈脸色一变,随后满脸笑道:“是,是?!毙耐啡春蠡诓灰?,要是不多说这句话,兴许那么多宝物还能得到赔偿*,现在一分钱都别想见到了。她想了想^,又道,“没事儿的时候还请县主去小厨房转转*^,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好,表示一下您的孝心*,现在四小姐可是天天都做乳鸽汤给夫人补身子呢*!您若是什么都不做……”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笑道:“哦^^,乳鸽汤啊,这个我也会做的*^。只是做的不好——”

    杜妈妈笑道:“哪里用得着县主亲自动手,只消您吩咐一声*,奴婢会准备好食材的**^,您到时候亲自端进去就行了,大夫人见到您这样孝顺,也会原谅你的^?^!?br />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道:“杜妈妈对我还真是忠心耿耿啊?*!?br />
    杜妈妈满脸谄媚道:“只要县主一如既往地关照奴婢^,那么奴婢当然也是一心为您着想*^,帮您劝着点大夫人,她那儿有什么风吹草动,一准儿先告诉您*?!?br />
    李未央点点头^,道:“那就多谢你了*?*!彼底?,她挥了挥手^,吩咐白芷再给杜妈妈一个红包。

    杜妈妈接过红包*,眉开眼笑地走了。

    白芷道:“小姐*,每次都这么给*,什么时候是个头,这个老奴才,心肠也太黑了**^,做什么都要钱!”

    李未央笑了笑*,道:“能用钱买到的人心^,都不是真心,但若是用钱都买不到*^,对我来说,更加不是什么好事*?!?br />
    白芷和墨竹对视一眼,却都没有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赵月,过来,我有事吩咐你去办^?**!崩钗囱胝辛苏惺?。

    赵月闻言*,立刻附耳过去^*,李未央轻轻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赵月的眼睛一亮^,立刻道:“是,奴婢立刻就去!”

    白芷和墨竹都很好奇^,李未央到底让赵月做了什么事*,可是接下来不管她们怎么旁敲侧击*,李未央都不曾回答她们*。

    李未央并不曾去过一次小厨房^,不只她没有去过^^,甚至连她身边的丫头,也都一个都没去过,倒是四小姐李常笑尽心尽力^、不分日夜地伺候大夫人^*,甚至亲手煎药熬汤*,久而久之***,福瑞院开始有了流言*,说四小姐才像是个女儿的样子,三小姐李未央却仗着自己是个县主,不但不为大夫人侍疾**,甚至连药碗都不肯端一下,这话在注重孝道的大历朝***,可是极为厉害的^*^,大夫人再不好**,那也是嫡母,断然容不得轻忽^,李未央这种不闻不问的做法,将来于她的名声上极有妨碍。白芷和墨竹听在耳朵里^^,急在心里^,纷纷来劝说。

    “小姐,您还是去大夫人屋子里呆一会儿吧*^^?*^!?br />
    “是啊,哪怕只半刻也好,说出去好听些^^?!?br />
    “还有小厨房那儿^,您也学着四小姐去煲个汤熬个药什么的*^^,不用您动手^*,奴婢们自然会为您准备好的!?br />
    “是啊^,现在人人都说四小姐孝顺^^,说您……”自己的嫡母病了*^*,连药碗都不肯端,传出去实在是太难听了*^。

    李未央正在看书^,听了这话自然知道两个丫头在为她着想,只不过她不慌不忙*^^,先问了一声赵月:“事情都办妥了吗*?”

    “是,小姐*,事情都办妥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站起身来:“走吧?!?br />
    墨竹和白芷都吃了一惊:“小姐这是要往哪里去^?”

    李未央淡淡地开口道:“自然是去厨房了^*?母亲不是要喝乳鸽汤吗^?”

    白芷立刻高兴起来了:“是,奴婢这就去准备^?!?br />
    小厨房里*,有七八个丫头在收拾*,见到李未央来了,连忙行礼。

    李未央笑了笑,道:“刚才我派人来吩咐过^^,食材都准备好了吗?”

    就有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回答:“回县主,一切都准备好了*^,奴婢们这就动手,厨房烟大*,县主且先回去*,汤熬好了*^,奴婢送过去?!?br />
    李未央笑了笑*^,道:“不必了*,我的丫头来做吧*^,你们都出去^?!?br />
    几个丫头对视一眼,都露出为难的神色*^。

    李未央扬眉:“怎么^,连你们我都指使不动吗^?”

    几人不敢吭声了^,随后乖乖退了出去。等小厨房空下来*,李未央笑了笑^,道:“白芷,你去熬汤吧*?^!?br />
    “是^?!卑总品湃肓耸帐案删坏娜楦?,加了水,添了点参茸在炉上煮着^^^,又拿了把扇子一下一下地扇^,感叹道:“小姐做得对^,若是让那些丫头来做,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来*,还是咱们自己动手放心些*?!?br />
    李未央笑了笑,却没有回答她*。

    墨竹上去帮助白芷^,两个人动手^,速度一下子快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汤熬好,白芷用一只白莲瓷口高足碗装了^,放到托盘里*,这才笑道:“小姐,一切都备好了*?^!?br />
    李未央转头看了赵月一眼^,赵月点了点头^*,李未央的笑容更深了*。

    那边的杜妈妈早已得到了消息*,在门口等着李未央。丫头早在几个时辰前就说三小姐带人进了小厨房,可是到现在都还不见人影,杜妈妈派了人去看,可惜三小姐身边有个武功高强的丫头,根本没办法靠近院子^。她在这里心急如焚^,李未央那边却不紧不慢地带着丫头走过来^,一瞧见杜妈妈站在门口,她站住脚步道:“杜妈妈怎么在这儿等着呢?”

    杜妈妈满脸带笑:“县主^^^^*,今儿老爷正巧来看望夫人,留下一起用膳,如今正在里头等着呢^!”

    李萧然也来了?李未央眨了眨眼睛,故意露出惊讶的神情:“今儿是什么日子——”这几个月***^,父亲可是从不曾踏进过大夫人的房门。

    杜妈妈却只是笑道:“县主快进去吧?*!?br />
    李未央对身后的白芷使了个颜色*^,白芷捧着食盒*^^,低眉顺眼地跟在她身后踏进了门槛*。

    屋子里,李萧然果然坐在餐桌上,大夫人面色有点苍白,眼睛下有一片暗黑色的青影*^,可是嘴唇却显得很红艳*,不用想也知道*^^,必定是为了掩饰唇色的苍白而抹了口脂。四姨娘一身雪青色连衣裙*^^,低眉顺眼地在李萧然身后站着*。李常笑正站着**,恭敬地为父亲和嫡母布菜*。按照道理说**^,这种活儿不用她来做^,可是现在她却不得不做*^*,哪怕是为了李常喜,她也必须毕恭毕敬*、兢兢业业。

    李未央微微一笑*^,上前行礼道:“父亲*^,母亲*?*!?br />
    大夫人看到李未央,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抖动了一下,可是她竭力控制住了自己^*,尽量笑得很温和^,但是这种温和也仅仅是她自己理解的温和*,在别人看来,这种笑容甚至是带了一点狰狞的:“未央^,你不是在自己屋子里用膳么**,怎么突然跑过来^?”

    居然明知故问,李未央心道这不是你让我送乳鸽汤来么^,脸上却不露分毫^,道:“未央是给二位送乳鸽汤来了**,汤炖了很久,还放了枸杞^、黄苓*^、当归、杜仲*、等中药,补气养身,母亲要细细品尝?^^!?br />
    大夫人微笑道:“嗯^,你果然是个孝顺的孩子!?br />
    李未央只是和顺地笑*,旁边的丫头赶紧接过白芷手里的食盒^^^^,然后将里面的汤端了出来,汤还是热气腾腾的,带着一种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大夫人笑了笑*,道:“来*,我先尝尝*,看看未央的手艺怎么样*^!?br />
    李常笑便急忙取过专门用来喝汤的精致莲叶碗*,为大夫人和李萧然分别盛了一碗,小心翼翼地端到两人的面前。李萧然回头^,和四姨娘道:“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们了^?^^^!?br />
    四姨娘道:“夫人身体安康就是我们的福气**,没有什么辛苦的^?!?br />
    李常笑的眼圈不由自主红了,想起这些日子被大夫人当牛做马地使唤还不能有半句怨言*,否则就是对嫡母不孝*,她心里真是难受极了*,抬起眼睛^,想要从李未央的身上寻找一点同病相怜的理解和慰藉,然而李未央却盯着那碗汤,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李未央看着大夫人的手轻轻舀了一勺汤^*^,缓慢地送到唇边*,正要往下送,这时候**^^,杜妈妈突然冲了上来*^,一把夺过她手里的调羹,猛地摔了出去*。

    众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大夫人勃然大怒,劈头盖脸地骂道:“老奴才,你这是疯了不成*^!”

    杜妈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泣不成声:“夫人*,奴婢有罪?^^*?!”

    在发怒的时候^,大夫人的眼睛里隐藏着一种深深的得意,嘴角的肉也因为激动而在颤抖^。

    李萧然也是勃然色变:“杜妈妈^,你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你也失心疯了吗*?!”

    杜妈妈嚎啕大哭:“夫人^,奴婢本来不想说的*^,可是现在奴婢不得不说了*^!”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极为吃惊的神情,他们不知道这个杜妈妈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眼泪鼻涕流的满脸*,好像是忍受了天大的委屈。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父亲母亲正在用膳^^,你纵然有话要说也不该挑现在^,难道在母亲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吗?”

    杜妈妈身体一震^,随后抬起头*,满脸愤怒地望着李未央^,与平日里的恭顺小心判若两人*。白芷吃了一惊,心中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很不好的事情一样。

    果然^,杜妈妈大声道:“县主你这是心虚了吗^^,怕奴婢把你做的丑事全都抖出来是不是^?!奴婢告诉你,奴婢是眼睛瞎了才会听你的话答应帮你去害大夫人,现在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就是拼个一死,也绝对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

    白芷连忙上前一步:“杜妈妈,你满口胡说八道什么*!”

    李未央挥了挥手^,当着众人的面冷笑一声:“让她说下去?^^!?br />
    “老爷*,夫人*^,那乳鸽汤里面放了东西*,若是夫人真的喝了^,只怕顷刻之间就会毙命*^^!”

    厅上的众人都无法理解地看着杜妈妈,连李萧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究竟听到了什么*!

    大夫人立刻追问道:“杜妈妈,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杜妈妈不说话了^,只是低头猛地给大夫人叩头*^,“奴婢错了!奴婢错了^!求夫人饶?^?*^!”

    大夫人皱眉:“你既然知道错了,就该老老实实地把话说清楚*^,这样说一半*,叫我们怎么相信你**^!难道你要看着真凶逍遥法外吗?”

    杜妈妈听到这里^,跪在地上全身抖个不停,慢慢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大夫人,然后依次看向厅上的众人。

    “是!奴婢全都说出来,乳鸽汤里面的药,就是县主命令她的丫头放进去的,奴婢也知道这件事*,只是县主许了奴婢五百两金子*,奴婢一时被鬼迷了心窍,竟然真的答应了帮她成事!”杜妈妈一边说*^,一边嚎啕大哭*。

    李萧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他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满口胡言!”

    杜妈妈仰起脸,鼻涕眼泪都模糊了:“奴婢不敢撒谎^,老爷若是不信*,可以去验看这汤^!”

    李萧然冷冷道:“来人,查验*^!”

    李未央默然地望着杜妈妈,心头不禁浮起冷笑^,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先是借由过去的旧事作出被她收买的样子*,然后借着五小姐放蝎子的事情来告密以取得信任^,就是为了现在这个时刻倒打一耙*!

    一个妈妈立刻拔了银簪子上前^,试了试李萧然面前这碗*^*,片刻之间,银簪子的末端就黑了过来*。李萧然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难看,他身后的四姨娘惊呼道:“天啊*,真的有毒^!”

    李未央却是在思考,刚才一路没有任何人经手过这汤,除了……她看了一眼盛汤的碗^*,没错*^,大夫人是在这碗上动了手脚,平日里纵然是验毒*,也必定是查验带过来的东西,而不是大夫人这里原先就有的东西^,试想**,谁会想到大夫人会用这个盲点来陷害李未央呢。

    杜妈妈又大声喊道:“还有金子,县主交给奴婢的银票,奴婢分文未动*,全都放在床底下的暗阁里面^!老爷夫人大可以去验看*,奴婢月银有限*^^,若非县主给的^,哪里来的那么多银票!”

    话说到了这份上,谁都会相信杜妈妈的话,要人证有人证***,要物证有物证,谁都得相信她*^!

    大夫人咬牙切齿:“李未央*^!我有哪里对不起你***,你竟然要买通这老奴才来害我!”

    ------题外话------

    童鞋们*,秦要被发配去很远的地方出差,时间是一个星期**,每天仍旧是日更一万字^**^,存稿全部从存稿箱发出,大家的留言等我回来在回复哦,群╭(╯3╰)╮一把*^^^!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84》,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84 如此毒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84并对庶女有毒084 如此毒辣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8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