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 群蝎乱舞

    “若是换了我&&,讨厌的人天天在跟前晃着,只怕是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将心比心,大夫人还真是大肚能容?!?br />
    不知为什么&,李未央倒有了几分笑意&。

    “小姐&,您可不能相信大夫人的话&,奴婢觉着她没安好心?!?br />
    这丫头现在也懂得谨慎了&,算是有进步,李未央看了白芷一眼&。

    表面上看&,今儿大夫人回绝了二夫人接掌家务的要求,可李未央却注意到她当时的表情&。她一听到家务两个字,嘴角就是微微地一抽&,看着却并不慌乱,反而有一种期待已久的事&,终于发生的释然。

    而二夫人说的要让她们这些庶出的女儿去侍候,又太及时了点。

    其实,不论是大夫人还是二夫人&,李未央都已经摸得七七八八了。

    二夫人为人聪明好利&&&,成日里不是在老夫人身边奉承,就是时不时回个娘家,出门进香……是个典型的京城贵妇,十分热衷于参加社交活动。虽然对老夫人很殷勤,可偏偏二老爷是个庶子,所以并不很得老夫人的欢心,总是和大夫人对着干,但为了利益勾结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多。尤其是对待自己的态度上,原先是很热情的,想让自己去对付大夫人&,可是自从李未央封了县主&,二夫人的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对她不冷不热,有时候给个绊子,是个十分复杂的人&。而大夫人呢&&&,却是个表面大度&,绵里藏针的人&,性子极为好强&&,若说她生了重病&&,是绝不会跑到老夫人面前来讨嫌的,今天她的表现却反常地软弱,好像在向老夫人求饶一样,而且还同意了让她们去福瑞院伺候,到底是为什么呢?

    脑海中闪过大夫人当时的表情,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

    当天下午,杜妈妈便领着人来了:“三小姐&&,既然是要侍疾&,您来来去去的肯定不方便&,大夫人的意思……不如搬去福瑞院里的东厢房?!彼戳艘谎劾钗囱氲难凵?&&,又满面笑容道,“不止您一个&&,四小姐五小姐的东西也早就搬过去了。到时候您也不必做什么&,早晚去请个安,照顾照顾大夫人的汤药饮食,也就罢了,再者三个小姐轮流照看,不会累着的?!?br />
    白芷和墨竹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一丝不安&。

    好好地,居然要搬到福瑞院里去,这等于是一切都在大夫人的掌控之中,绝不是什么好事。

    李未央合上手中的书页&,就看了杜妈妈一眼,杜妈妈心中一跳&&&&,陪笑道:“奴婢这是请了老爷的意思,他也答应了的&&?&&!?br />
    这就是说&,非搬过去不可。李未央笑了笑,大夫人自己都不嫌堵心&,自己何妨去踩一脚呢?虽然这一去必定不会有好事等着她,但人家没事儿闲着要找死,她也不会拒绝就是,“既然如此,就麻烦妈妈你了?!彼戳税总埔谎?&,白芷立刻道:“你们,还不快跟我来,小姐的东西贵重着呢,要是不小心碰坏了一样两样的&,小心你们的脑袋&!”

    杜妈妈冷眼瞧着,心道什么时候三小姐也有了这么大的排场,可是回头等她看见那些装着金银玉器的宝石匣子&,也不禁睁大了眼睛。

    墨竹就笑道:“小姐这回去的时间不长&&,大件儿的就不必带了&,只要带着小姐平日里喜欢戴的首饰就行&&,哎哎哎&,你们这些丫头可小心着点&&!轻点轻点!这可是翡翠白玉的呢!”

    杜妈妈盯着装在匣子里,以明黄锦缎供奉,明晃晃的金玉如意&&,暗自摇头,谁家庶出的女儿有这么些宝物&&,怪道人家都说这京都里第一体面的就是丞相府的这位三小姐了,皇帝赐给她那么多宝贝,真是一辈子吃穿不尽了。

    屋子里,李未央瞧着杜妈妈的神情,笑了笑道:“杜妈妈,母亲近来都在吃些什么药?”

    杜妈妈一怔,随后小心道:“都是寻常养身子的?!贝蠓蛉怂盗?,无论如何不能将她心脏有病的事情透露给三小姐知道。

    李未央漫不经心地一笑,就冲杜妈妈招了招手:“妈妈坐下说话?&&!?br />
    杜妈妈于是便小心翼翼地在一旁小圆凳上侧身坐了下来。

    “我自小不呆在府里&,对这院子里的事情也不大清楚,尤其是母亲的脾气喜好&&&,我都一概不知,还要靠妈妈多提点&,别让我做错什么才好?!崩钗囱胧沽烁鲅凵?,白芷立刻塞了个红包给杜妈妈,杜妈妈悄悄摸了摸,沉甸甸的&,脸上立刻露出笑容:“三小姐说的哪里话&,奴婢能为您效劳,那是奴婢的福气?!?br />
    李未央闲话家常一般:“以前在母亲身边伺候的林妈妈&,最近怎么没有见着&?”

    杜妈妈顿时眼前一黑&,耳边一下响起了细细的嗡嗡声。

    “她&!”她勉强一笑&,“她老毛病犯了,跟夫人告了病,回乡去了&?!?br />
    睁眼说瞎话&,林妈妈可是被自己丢去喂狼了&,李未央只是微笑:“原来是这样,那母亲自然要依靠杜妈妈好好照料了?!?br />
    随后她又看似无意地道,“上回从寺庙回来&,三弟还向我说起一个消息&,后山上有个女人&,被狼群咬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的,也不知道是谁&,杜妈妈,你听说了吗&!”

    三小姐的语调静得就像是一条蜿蜒的小溪,只有轻轻的叮咚落石声,很好听&,可是杜妈妈一下就浑身发冷&,她哪里听不懂李未央话里的意思。

    那一次&,林妈妈是被派去见九姨娘了,可是却没有回来,大夫人还以为她畏罪逃跑了,可是听李未央的意思,却是叫狼给吃了!寺庙虽然在山上,可是只有人烟罕至的后山才有狼,林妈妈这是被三小姐给处置了&!

    杜妈妈只觉得脸上发冷&,伸手一拭&,才发觉自己已是流了一脸的冷汗。

    “县主……”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换了称呼。

    屁股底下像是忽然间摆满了小钉子&,让杜妈妈坐都坐不住,慢慢地&,整个人就软下了凳子,重新站了起来&&。

    屋内一下就静了下来&。

    李未央笑了笑:“杜妈妈怎么这样热?白芷,还不快拿帕子来!”

    白芷立刻递了一条帕子,杜妈妈拿在手上&,一句话都不敢说&。她怕三小姐,其实一直很怕&,这些日子对方进府以来,一点一滴自己都看在眼里,从一个不起眼的庶女&,不知何时竟然成了老夫人跟前的红人&,还攀上了皇家&,大夫人一心一意踩着她,半点用处都没有&!下意识地拿起帕子来擦,却突然感觉一脸湿漉漉的&,杜妈妈赶紧把帕子拿下来,却闻到一股血腥味,拿眼睛一瞧,竟然血糊糊的&,顿时吓坏了。

    李未央笑了笑:“白芷,你这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把脏帕子拿给杜妈妈?&&!?br />
    白芷淡淡道:“请杜妈妈恕罪,这帕子是那天林妈妈留下来的&&&&,请你带回去吧?!?br />
    杜妈妈浑身上下&,抖得就像筛糠时一样,心底来来回回,只叫着一句话&&。

    三小姐什么都知道&!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声音却始终带着点颤抖。

    “县主,您的意思奴婢明白&!”她抬起头望着李未央&,恳切地道&,“夫人过去的确有些事情对不住你,可是她最近身子不好,大小姐又不在身边,一个人孤苦伶仃,真是怪可怜的,奴婢斗胆,求县主给个恩典,不要再怨恨夫人了……”

    “杜妈妈真是忠心护主&?!崩钗囱氲纳艉芪氯?&,面上依然挂着怡然的笑&&,“听说当年,抱我出府的人&&,可是妈妈你呀&!”

    杜妈妈一听&,顿时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下一直蔓延到心口,将她整个人冻结了起来,如今已经是春日,本该暖洋洋的&,可是李未央说的每一句话&&,却让她不由自主地浑身冻结了起来。

    这些年&,自己也帮大夫人做了不少害人的勾当,早就将当年那件事给忘得一干二净&&,只是每次见了三小姐,心里总有点不舒坦,她本以为那时候李未央年纪小&&&,根本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她抬起头,看了李未央一眼&。

    李未央清秀的脸上带了和气的笑,眼睛如同古井一般幽深,嘴角还有乖巧的酒窝&,仿佛在和杜妈妈谈心,半点也没有露出怒容。李未央若是勃然大怒&,杜妈妈反而有法子搪塞过去,偏偏她这样平静,让她根本没办法探到虚实。

    说&,还是不说?

    杜妈妈仿佛犹豫了很久&,李未央就一直等着,因为屋子里的寂静&,反倒显得院子里丫头们走动的声音更加明显,李未央马上就要搬到夫人的院子里去了&!杜妈妈咬牙,道:“我若是说了&&,县主用什么回报我&?&!?br />
    李未央淡淡笑了笑&,在深宅大院里住久了,谁都知道该怎样选择才对自己最有利。

    “五百两?!彼跛估淼氐?。

    杜妈妈想&,五百两&&,可以给家里的儿子娶一房新妇,把那个不生蛋的母鸡给踢出去,住的院子也该翻新了……当然&,还可以借着李家的名义在外头买个小农庄。

    只是……她还在犹豫&&。

    “黄金&?!崩钗囱爰绦低?。

    杜妈妈顿时又是一抖,这次&,却是兴奋的,她替大夫人奋斗了半辈子,也没见过一两黄金。

    她的声调里&,带了点颤音:“奴婢明白了&&?!?br />
    李未央对白芷道:“坐下吧?!?br />
    杜妈妈却不肯&,她慢慢道:“当年七姨娘进府的时候,长得很水灵,老爷一眼就看中了&,只是碍着她是夫人房里的丫头,夫人不开口,他不好收房&,夫人将此事看在眼中,却是没有发怒&&,还继续留着七姨娘。后来因了夫人娘家妹妹,哦,小姐也是认识的,是那位魏国夫人,她的马车出行的时候不知怎的与人起了冲突,撞死一个老秀才,这件事被御史告到了陛下那里&,魏国夫人就来找老爷&,说是需要老爷周转,可是老爷却一口回绝了,说李家绝对不会为这样的人说项&&。大夫人因此很费思量&,索性用计灌醉了老爷,又刻意回避了,让他收用了七姨娘&?!?br />
    杜妈妈看了一眼李未央的眼色,声音就轻了下去,“老爷酒醉将人直接给收下了&,又脏了夫人的屋子&,这是往夫人脸上打脸的事情,老爷面子上过不去,就答应了帮忙。其实这事儿,也是夫人着急了&&,过去三姨娘仗着得宠,与夫人对着干,有一次还差点伤了夫人,是七姨娘奋不顾身地上去救过她,当时夫人还许诺过,有了机会就把她放出去,好好许个人家?&?墒且换赝?,就将她送给了老爷&,七姨娘不愿意&,也是正常的……”

    李未央冷笑,翻脸不认人&,大夫人也不是做了一回两回了&,是谈氏太轻信了。

    “当时六姨娘在家里很得意,夫人于是就抬举七姨娘&,想要压一压六姨娘&。不想七姨娘倒是争气,很快就有了身孕。当时老爷对七姨娘的肚子,期望还是很高的。这一来&,七姨娘在家里就有了脸面,再加上算命的说七姨娘肚子里的孩子将来是人上人,夫人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她怕七姨娘将来不好管制&,索性就要一帖药……让她将孩子提前生在二月了……”

    “本来想要悄悄命人将你溺死&,是七姨娘跪在冰天雪地里头求老爷,请老爷放你一条生路……”

    杜妈妈说了&,小心翼翼地望向了李未央&。

    李未央面无表情地听着,杜妈妈心中忐忑,为了讨好她,继续往下说:“老爷开了恩&,将小姐你送到平城去养活,大夫人觉得不放心,便时常派人去看看&,后来或许又和那家人说了些什么,他们便将你丢给了一家农户&&。只因大夫人说了&,生死不论……”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你可不能胡说八道&&,若是母亲怀了恶意&,怎么不干脆将我一辈子丢在乡下?!?br />
    杜妈妈赔笑道:“县主听奴婢说完&,刚开始夫人是这样的打算&&,可是后来听探视的人说&,你长得不错&,性子又和软&,夫人便想着,大房嫡出的女儿就大小姐一个,将来你或许能派得上用场,这才将你接了回来——”谁知却引回来一头恶狼&&,杜妈妈心里想,嘴上却笑得更甜。

    李未央站了起来,“好了,既然杜妈妈故事说完了,我也该去向母亲尽孝了&?!?br />
    竟然没有一句怨言?甚至连一个愤怒的表情都没有,杜妈妈越发搞不清李未央的心思,她上前两步道:“县主,您答应的事……”

    李未央止住了步子&,看了杜妈妈一眼,随后对白芷道:“去取银票来&&?!?br />
    杜妈妈满脸笑容:“多谢县主?!?br />
    等李未央离开了,杜妈妈才松了一口气,捏紧了袖子里的银票&,擦了擦头上冷汗。

    屋外&,白芷悄悄道:“小姐&,您真相信这个老东西&?她可是帮着夫人做了不少恶事!”

    李未央仿若随意地看了一眼窗内的杜妈妈&&,轻笑道:“信&&&,为什么不信呢&?”

    “可是奴婢总觉得&,她未必对小姐是真心归顺&?&!卑总浦迤鹈纪?,“不然奴婢帮小姐盯着杜妈妈&,若是大夫人有个风吹草动&&,咱们也好提前防范?!?br />
    李未央摇摇头&,“不必了,你做好自己的差事就好&&&?&!?br />
    白芷觉得李未央有些轻敌,“小姐&,奴婢不是多心,只怕万一……”

    李未央浅笑:“你呀,小小年纪,愁得头发都白了?!?br />
    “小姐&!奴婢还不是为你担心&&&!”白芷不由自主地嗔道。

    李未央舒出一口气&,看着远方,声音迷离,“是啊,一切还是尽在掌握的好?!?br />
    东西都搬的差不多了&,李未央却看到七姨娘气喘吁吁地进了门,见了杜妈妈&,她一脸的惊讶,杜妈妈赔笑:“七姨娘来了?!比缃衿咭棠锸侨肥缛?&,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连丫头都瞧不起她的姨娘了。

    杜妈妈给她行礼,七姨娘有点受宠若惊&。

    李未央看了杜妈妈一眼,道:“你去回母亲&&,说我一会儿收拾好了就过去?!?br />
    “是&?!倍怕杪韫Ь吹赜α艘簧?&&&&,快步离开。

    直到杜妈妈走出了门,七姨娘才快步走上来:“千万别去大夫人的院子!”

    看着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李未央笑道:“怎么了?”

    “这——”七姨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白芷笑着退了下去:“我去给姨娘沏杯茶&?!?br />
    见人退了下去&&,七姨娘赶紧道:“大夫人的心思谁都猜不透,你也要多个心眼才是!”

    七姨娘虽然朴实&,倒也不傻。李未央忍不住地笑起来&。

    七姨娘看着她笑,嗔怪道:“傻丫头&,千万小心点儿&!”说着说着,眼睛里就有了泪光!

    李未央微笑着递上自己的帕子:“娘,你放心&,我是不会上当的?!?br />
    “你不知道&,她以前算计过我,我一进那院子就害怕&!”七姨娘不由自主道,随后脸一白&,李未央连忙安慰她:“不会的&,我身边的吃穿用度全部都是信得过的丫头来安排&,不会经她们的手?&!?br />
    七姨娘听了情绪好了很多&,李未央又宽慰了她几句&,才送了她回去。

    大夫人将福瑞院里最好的房间给了李未央&&,李常喜很不高兴&,不顾李常笑的阻拦,便要冲过去说理。恰好遇到刚回来的杜妈妈在叮嘱丫头们:“四小姐五小姐也就罢了,夫人说了&&,一定要好好伺候三小姐!”

    李常喜听了这话&,脸都气歪了&。

    看着杜妈妈眉飞色舞地讲李未央是如何讨老夫人欢心,屋子里的吃穿用度又是何等的奢华,李常喜心头那股火一点点冒上来,以前她虽然风头不如李长乐&,但比起李未央来说,那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谁知道&,李未央如今却不知走了什么运气,把自己远远比了下去。

    杜妈妈继续说道:“说起来,我们家几位没有出阁的庶出小姐,瞧着身段眉眼气度风范&,还数三小姐像个样子,如今又得了贵人们的眼,将来前途可是无法限量的&!”

    这话听在李常喜耳朵里,全不是个滋味&。

    “刚刚夫人还吩咐,让我去给三小姐准备一套全新织金流纱的被褥&,可提都没提其他两位小姐&,这样看来,还是三小姐在夫人面前更有体面?!?br />
    其他人正听得入迷,突然有人在她们身后高声喊道:“杜妈妈!”

    杜妈妈回头,露出惊讶的表情:“原来是五小姐!”立刻住了口&。

    李常喜的脸色特别难看&,冷哼了一声,李常笑连忙拉了一下她的袖子&,李常喜忍住气&,道:“杜妈妈,我的东西都搬过来了&&,现在可以去见母亲了吧?!?br />
    杜妈妈笑了笑,道:“夫人吩咐过,得等三小姐来了&?!?br />
    李常喜的脸色更难看了。

    两个丫头拖着裹得好好的小麻袋从院子里经过,杜妈妈赶紧叫住她们:“药材送来了吗?”

    其中一个看起来利落聪明的丫头连忙道:“到了到了&&,马上就送去小厨房&?!?br />
    那麻袋还不断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叫人听了就起鸡皮疙瘩。李常喜皱眉道:“这都是些什么&?”

    杜妈妈不在意地道:“大夫说夫人火气重&,得用蝎尖熬肚肺汤养一养&,这蝎子还得用最毒的,等水烧熟了就得活生生的丢下去&,熬出来的汤去火的效果最好&&。哎呀&,对了五小姐,您可千万离这东西远一点&,要是不小心被蛰到了&,可是九死一生啊?&!彼底?,她指挥了那两个丫头将布袋抬去了小厨房&。

    李常喜听了这几句话,就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直到一旁的李常笑推了她一把&,她才突然醒过神来:“你是怎么了,怎么一直在发呆?”

    李常喜突然笑了起来&,李常笑见她神情,不由觉得奇怪得很。李常喜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闭了嘴巴,什么都不肯说&。四姐这个人最是懦弱无能的,告诉她一定会坏事,到时候收拾掉了李未央再告诉她好了,李常喜隐隐感觉到一丝兴奋&&。

    李未央将一切安排好了,便看到李常喜姐妹二人进了屋子:“哎呀,三姐屋子里的采光真好,母亲就是偏心&!”李常喜笑嘻嘻地说着&&&,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李未央听着这不咸不淡的话,淡淡一笑,不予理会&。

    “三姐,我们去向母亲请安吧?!崩畛O驳挂膊簧?,上来就拉扯李未央&。

    赵月突然拦在了她的面前:“五小姐&,我们小姐不喜欢别人拉扯&?!?br />
    李常喜就觉得手背上一凉,随后触电般的收了回来&,刚想要对赵月发怒&,可是想到四姨娘说的李未央身边多了一个会武功的丫头的事情&,立刻转了心思:“对不住了三姐&,我是好些日子没瞧见你高兴的&,咱们快走吧&,母亲早就等着呢!”

    李未央看了李常喜一眼,事有反常即为妖,李常喜对待自己如此热情&&,恐怕不是什么好事,但她只是灿烂一笑:“五妹,请?!?br />
    三人一路到了大夫人的屋子里&,请了安,大夫人精神看着还好,吩咐人特意在屋子里摆了晚膳,难得气氛和谐地用了膳,席间李常喜一直说这家那家的趣闻给大夫人听,逗得她时?&?承ζ鹄?,而另外两个人&&&,都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准则&,始终一言不发,只是含笑听着&。

    李常喜突然抬起头看着大夫人,道:“母亲&&,女儿用完膳给您揉一揉好了&,这样身子也能舒坦些&,只是女儿虽然知道穴道,可是力气太小,恐怕不得劲儿?!?br />
    大夫人笑了笑&,道:“那就找个力气大的丫头来,你来说,她照做就是了,我这条腿的确是疼得厉害,你帮着按一按?&&&!?br />
    李常喜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那就她吧!”她随手一指,竟然指向了李未央身后不远处的赵月&。

    大夫人抬起了眼皮子,笑了笑:“这个……不好吧,那是未央的丫头&?!?br />
    “只是因为她会武,力气大,又不像那些粗使丫头一样粗鄙,不过借两个时辰,又不是不还给三姐了&。三姐&&,你不会介意的是吧,这是为了母亲尽孝道呢&!”李常喜嗔道,好像李未央不答应就是大不孝&。

    周围的人&,目光都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屋子里一时之间静的可怕&。

    李未央淡淡地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五妹说笑了&,借个丫头给母亲有什么不舍得的呢&,只是这丫头一直笨手笨脚的&,怕弄疼了母亲,到时候就不好了,不如女儿给您按好了&&&!”

    李常喜连忙道:“不用不用!”

    李未央注目着她,只是微微含笑。

    李常喜心头打了个突,随即装作自然,强笑道:“三姐今日已经很辛苦了&&,母亲这儿有我在就好&!”

    一副生怕别人和她争宠的样子,李未央笑了笑,演技还不算太差。只是&,这丫头找借口把赵月留下,是为了什么呢?

    李常喜说完,就向李常笑使了个眼色,李常笑虽然莫名其妙&,却也好心好意地劝道:“既然如此&,三姐就回去歇息吧&?!?br />
    李未央笑了笑&,算是默许了&,她看着李常喜一副松了口气的神情&,不由冷笑。这个丫头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可是大夫人在里面搀和,安的是什么心思呢?

    赵月一脸不情愿的表情,李未央看了她一眼,赵月立刻明白了什么,轻轻点了点头&。

    李未央走出房门&&,李常笑追上来,陪笑道:“三姐,五妹不懂事,你别和她计较&!”

    李未央看李常笑一副忐忑不安的模样&&,笑了笑,道:“四妹不必担心,她不来惹事,我也不会主动招惹她的&?!被痪浠八?&,如果李常喜找死,她也绝不含糊。

    说完&&,李未央便带着白芷走了,李常笑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头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过了一个时辰&,白芷道:“小姐&&,到时辰沐浴了&&,奴婢吩咐人去准备热水&&?&!?br />
    李未央点点头&,收了手上的书册&,道:“去吧?!?br />
    白芷去了不一会儿就回来了,“奴婢在水房说了小姐要水,然后有个妈妈过来说传了夫人的话,三位小姐可以用她院子里的香汤,不必再麻烦抬水了&&?!?br />
    大夫人的院子里&,的确是有一口香汤的,只不过……那是少有人能享用的待遇&。

    “奴婢悄悄去看过,四小姐刚刚沐浴出来&&,瞧样子应该没什么问题?!?br />
    越是没有问题才越是反常,李未央点点头&,收回思绪&,一路慢行,来到福瑞院的香汤,香汤水和一般沐浴的池子不一样,这里面的水,全是温泉水引入,加入各式各样的香料和珍贵药材,可惜&&,除了大夫人和李长乐&,其他人是无权享用的&,当初二夫人之所以和大夫人结上梁子,很大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这座好院子和这口香汤&&。

    整个浴池很安静,只剩下水流的声音和淡淡的花香飘散。

    李未央掬起一捧清水,水汽从她手掌之中缓缓升腾起来,缭绕成一团看不清的烟雾。

    墨竹守在屋外,白芷进来服侍。

    李未央闭目,仿佛是觉得很疲惫。

    就在这时候,从窗户外面出现了一阵极为轻微的声音。李未央猛地睁开了眼睛&,转头望去&,却见到一只黑乎乎的东西从窗户爬了进来&。

    “什么东西!”李未央冷声道。

    白芷闻声望去,一刹间,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

    因为随着这一望,映入眼中的&,竟然是一只背上褐红的蝎子&&,正在朝着水池的方向缓缓爬行过来!

    “蝎子&!蝎子!”白芷惊呼,登时吓得面无人色,下意识地就要去取屏风上的衣裳,谁知另外一只蝎子趴在衣服上,根本没法靠近,白芷不由自主缩回了手。

    窗外,丫头凝玉将布袋全部打开,让所有的蝎子都爬了进去&,退后了三步&,走到李常喜的身边,才小声道:“五小姐,这真的可以吗?!”

    李常喜冷笑一声:“哼&,毒蝎子咬死她才最好!就算咬不死&,我还有后招等着她!”只要李未央一大叫救命,自己安排的那些侍卫就会从院子外头冲进来&,到时候李未央不着寸缕的,就算逃得过蝎子,也逃不过身败名裂!

    白芷一发出声音,那在地上爬行的蝎子的速度,明显加快了,在寂静的屋子里&,发出恶毒的摩挲声。

    白芷恐惧的道:“小姐&&,咱们现在怎么办&?!毖柿丝谒?,白芷望着蝎子又道:“奴婢上去抓住它&,小姐快走?!?br />
    “不行?!?br />
    李未央几乎就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只怕此刻外面已经安排好了无数人&,等着看她丢尽颜面&,然后身败名裂!“小姐!奴婢害怕!”白芷不由自主恐惧地道&。

    李未央低声道:“把你的外衣脱给我?!?br />
    白芷一愣&,随即才想起来李未央什么都没有穿,立刻脱下了外衣&,李未央迅速地从池子里出来&,将外衣裹在了外面,白芷只穿着雪白的里衣,满脸恐慌地一直盯着窗户的方向:“小姐,好多!好多……”

    从窗口接连爬进来四五只个头更大的毒蝎子,白芷被惊骇地连话都说不清楚,就要拉着李未央往外跑,却被李未央拦住了:“现在我们衣衫不整地出去,有任何事情都是说不清的&!你还不明白吗?”

    白芷惊慌失措地握紧了自己的领口,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侵袭了她的心脏,就在这时候&,李未央轻轻抓住了她的手:“别出声,我有办法!”

    白芷不知道李未央能有什么办法&,在她看来,这种情况简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想。

    李未央原本是早有打算的,因为她知道现在赵楠就在暗处?;ぷ潘?&,只要她吹动一直挂在脖子上的一只金哨子,一切都会平安无事&。只是,这样一来&&,也会过早地暴露自己的力量&,而且还是在大夫人的眼皮底下&!大夫人这种步步为营的人,绝对不会浪费任何一个人&!

    无数只蝎子已经近在咫尺&,手已经抓住了金哨子,电光火石的意念转换&,然而李未央却迟迟没有动&,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从门外冲进来,手中举着火把&,飞快地冲向了蝎子,那些蝎子遇到火把&,立刻忙不迭地向后退去&,接连两三只掉下了水池,不一会儿就漂浮了上来,翻滚着肚皮,看起来极为恶心&。

    举着火把的人满面关切:“县主,您没事吧!”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捏住金哨子的手指悄悄松开了:“没事&&,多谢杜妈妈了?!?br />
    杜妈妈满脸都是笑容:“哪里的话,奴婢这也是尽了本分&,一听说那些蝎子不知被谁放跑了,头一个就想到蝎子喜欢温泉水&,所以立马冲进来?;つ??!?br />
    白芷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谢谢你了杜妈妈!”她一直怀疑杜妈妈,现在从蝎子口中逃出一条命,才觉得小姐说得对&&,这世上没有什么人不能被买通,只要有钱,原本是你的敌人也会反过来帮助你&。

    杜妈妈笑道:“白芷姑娘哪里的话,这是奴婢的本分&!”

    跟着杜妈妈冲进来的墨竹此刻也是满脸的惊惶,她一直守在外头,直到杜妈妈突然神色慌张地举着火把过来,告诉她说蝎子跑了,她还觉得这不过是对方的诡计,说不准又要陷害小姐什么的&,可是杜妈妈却一把推倒她自己冲了进去,她连忙跟进来&,就看见了满地的蝎子!

    杜妈妈将衣服上的蝎子给抖了,随后将衣服递给李未央:“县主快穿上吧&,可别着凉了?!?br />
    白芷问道:“这蝎子究竟哪里来的?”

    杜妈妈道:“都是夫人的药引子,哎呀,奴婢想起来了&,刚才小厨房有丫头说见到五小姐的丫头去了——”

    李未央瞅着杜妈妈&,道:“妈妈觉得是五妹妹要害我&?”

    杜妈妈叹了口气:“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哪里想得到五小姐是这么一个人呀&&!”

    李未央淡淡道:“杜妈妈不要妄言,刚才五妹还在母亲的房间里为她按摩,怎么会指使丫头去偷放蝎子呢?”

    杜妈妈道:“唉,奴婢可不敢撒谎,刚才五小姐指了穴道在哪里,就推说自己头痛回去了,夫人还在纳闷呢&,要不是吃药的时辰到了&&,奴婢也不晓得这件事??!”

    李未央见她喋喋不休地还要往下说,挥手打住道:“好了杜妈妈,母亲那边还等着你伺候&,若是叫她发现你在我这里——”

    杜妈妈连忙住了口&,轻声道:“那奴婢先走了&&,县主只要知道奴婢如今一心为你就好了&!其他的都不要紧!”随后,她看了一眼李未央&,似乎在等着打赏&。

    真是贪得无厌&,白芷心中想到,脸上却笑道:“杜妈妈先去,奴婢伺候完小姐更易立刻就给您送去?&!?br />
    杜妈妈将火把交给墨竹&,笑吟吟地走了。

    李未央从容地换上衣服&,墨竹还在熏着地上的蝎子,李未央却突然取出了金哨子&,轻轻放在唇边一吹,一种奇异的声音传了出去,几乎就在瞬间&,一个高大的男子从窗户飘了进来&。说飘的,是因为他的身形极快。

    李未央道:“看清楚了吗&?”

    “是,属下在外面已经看清楚那两个放蝎子的人&?!?br />
    “去把人捉过来&?!?br />
    “是?&!闭蚤辽?&,随后迅速消失在三个人眼前&。

    短短半刻,赵楠一手提了一个人&,进了屋子。他一落地,立刻将那两个人像是死狗一样丢在地上&,两人狼狈地滚成一团。

    “小姐,奴才点了他们的哑穴&?!闭蚤?&。

    李未央点点头&,抬起其中一张脸上带着狰狞伤疤,惊恐莫名的脸&。

    薄薄的指甲轻轻在李常喜脸上划过,冰冷尖利的指尖划过她的脸庞&,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李未央淡淡笑道:“五妹,蝎子好玩吗?”

    李未央的面色仿佛月光般皎洁,神情宛如一江秋水,而她的眼神却带着无比的寒意,李常喜忽然觉得面前的人是多么可怕,她真不知道一切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她刚刚放了蝎子&&,怕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立刻带着丫头走了,本以为一切都万无一失……可谁知道刚刚回到屋子&&,就被一个男人强行带到了这里!

    李未央轻笑道:“五妹从前吃的亏也不少啊,怎么还是学不乖呢!”

    赵楠解了李常喜的穴道&,却将长剑架在她的脖子上&,李常喜的声音也发抖了&,“我……我实在不懂你在说些什么?!?br />
    李未央微笑&,冷冷道:“难道是误会?”

    李常喜连忙道:“当然是误会&,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未央道:“找一只活蝎子来&?!奔热荒悴蝗?,就别怪我不义!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81》,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81 群蝎乱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81并对庶女有毒081 群蝎乱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8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