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狭路相逢

    杜妈妈吓坏了*,李敏峰连忙扶住她,大声叫着大夫*。大夫正好背着药箱进来^*^,一看到这情况立刻奔过来^,为大夫人诊了脉^。随后面色变得无比凝重^*,李敏德追问:“大夫**,我母亲还好吗*^?”

    大夫的脸色不太好看:“这个……”

    李敏峰道:“不要支支吾吾的!”

    大夫人道:“夫人本来是普通的风寒^*,可是又受了惊吓*,今天吐血是急怒攻心^,我观察她的脉象^,身体虚弱^,心脉微弱*,若是再不好好调理,恐怕……”

    李敏峰的脸色变了,大夫人从前身体一直很好^,这一次却闹出个心脉微弱来了^^*。

    “我先开一点?*^*;ば脑嗟囊?^^,让她好好吃药*,注意休息,千万别殚精竭虑^,忧思过甚^^,否则,连菩萨都难救了?!贝蠓蛱玖丝谄?***,摇头道^^。

    大夫被领出去开药了*^,杜妈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都是三小姐气坏了大夫人!”

    李敏峰咬牙切齿:“这个小贱人*,今日分明是趁人之危^!”他却也不想想*,是他们欺人太甚在先*,李未央今天不过是还了点利息而已。

    李敏峰怒容满面:“我这就去找父亲^!”他要给李未央好看*!

    “站譤?!”大夫人面色惨白^*,挣扎着喊道^^,“不许告诉任何人我病得很重^*,绝不能惊动任何人*!听见没有!”

    李敏峰吃惊地望着大夫人^*。

    杜妈妈不敢再多话^^,赶紧将大夫留下来的保心丸给大夫人服下^^,大夫人才喘过一口气:“去准备马车*,我再歇息半个时辰就好了*?!?br />
    “母亲^^,大夫让您静养^^!”

    “住口!难道你要我眼看着你妹妹在那种鬼地方受苦吗*?*^!”大夫人怒气上涌*,只觉得心脏又是一阵绞痛^**。

    下午,一只浑身碧绿的鸟儿飞进来,跳到了李未央的肩膀上^^。

    李未央微微一笑^,取下了鸟儿脚上的纸条*^。

    白芷道:“小姐^*,怎么了?”

    李未央淡淡道:“赵楠传来了消息,大夫人刚才坐马车出去了^^?^!?br />
    白芷吃惊:“大夫人不是病了吗?”

    李未央微微一笑,眼睛里划过一丝冷意:“她这是去搬救兵了^?*^!?br />
    白芷道:“您是说……她去了蒋国公府**?*?墒?^,蒋国公父子都不在京都啊,远水解不了近渴^^,大夫人当然知道这个吧?*!?br />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道:“白芷现在越来越聪明了**^*?^^!?br />
    白芷脸一红**,不由道:“一直跟着小姐^^,奴婢也会越来越能干的!?br />
    李未央失笑*,随后道:“蒋国公虽然不在^,可他还有个喜欢多管闲事的夫人^^,有那位老夫人在*^,大夫人自然要去求一求的**?!?br />
    白芷担心道:“那……若是蒋老夫人来求情——”

    李未央神秘地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如果她没有料错,纵然蒋老夫人出马,大夫人也只是注定要失望了……

    大夫人从蒋国公府回来的时候*,杜妈妈搀扶着大夫人下车,大夫人看到李未央一脸笑容地站在门口等着自己*,虽然一直拼命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可是她心里都是强烈的愤恨,尤其在看到李未央唇角那抹淡淡的笑容时*,更是恨不能指着对方的鼻子痛骂一通**,然后将她逐出府去,只可惜^*,她只能想^,不敢做。

    这个丫头**,卑贱的庶女,如今是太后和皇帝都颇为喜欢的县主了!想想自己的女儿,花朵儿一般精心养大,只差一步就能有美好的前程^*^,现在却要守着泥胎的佛像吃着青菜萝卜过日子,大夫人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

    “未央这是要去哪儿?^!”

    李未央微微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色^,漫不经心的样子让大夫人见了更恨的牙痒痒,在心里暗骂,这个二月出生的贱人,生来就是个祸害**!

    “原来是母亲回来了*,今天是灯节**,老夫人怕我在府里闷得慌,特许我和三弟出门看灯去*,母亲要不要一起去^^?哦**,我倒忘了^*,您身体不舒坦^^,只怕不能受夜风,还是别去了,在家好好养病吧?*!崩钗囱氲牧成?,露出惋惜的表情。就在这时*,她看到了大夫人脸上的怒火神色^*,忽然心里一阵畅快^*。

    李敏德从门内走出来^,一身华服*,神采奕奕,手里持着一条流光溢彩的马鞭^*^,他看到大夫人的时候^*,不禁微笑了一下*,“大伯母也在^^?*^!彼婧?,他旁若无人地道:“三姐*,灯会要开始了*,咱们走吧^*?!?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上了马车^^^,李敏德却没有坐马车*^*,而是骑了一匹通体雪白的马*,他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大夫人*^,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

    大夫人看到那个笑容^,仿佛被鬼怪盯上了,后背一阵发冷。

    这个孩子^,什么时候竟然有这样阴冷的眼神了*,他明明……大夫人一时只觉得无限恐惧涌上心头*^,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杜妈妈赶紧扶住了她^。

    大夫人眼睁睁看着马车离去*^,脸色十二分的难看*^,回到房里之后**,她也没有心思睡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今天去蒋国公府,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顺利**,母亲先是将她骂了一顿^。

    “你真是糊涂*,横竖一个小丫头*^,将来给点嫁妆嫁出去就算了^,你非要和她争什么高下*!都说了你多少次,争强好胜的毛病就是改不了,也不想想你是李府的主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有国公府在你身后^,李家不会把你怎么样,相反^,他们还会好好供着你,可你自己却偏要把一切都攥在手心里^^,这可好,惹得李家上下都讨厌了你,被那个庶出的钻了空子*!”

    大夫人想到这里^,不由自主气的心疼。

    然而蒋老夫人还是答应了她,亲自为她来一趟李府*,向李萧然施压,尽快将李长乐接回来^*。

    母亲^,终究还是心疼她的!只要有蒋家在^^,无论她做了多少错事,李萧然都不能把她怎么样**!

    此刻的京都,自然是一派繁华胜景^。马车一路行来^*,只见到城内布局严整*,气象宏大,建筑雄伟*,道路宽阔^^,随处可见青槐弱柳种于路旁^。待华灯初上*,沿街的酒楼里传出一片丝竹欢笑之声**,达官商贾*^^、文人墨客及贩夫走卒皆云集在此^,中间又夹杂着猜枚行令*,唱曲闹酒^^。廊下桥上^,满眼望去^,到处都是形状各异的美丽花灯^^,各式各样的货物在灯火阑珊之中各显其美*。

    李未央吩咐停了马车*,随后和李敏德两人步行于集市之中,李敏德特意取了面纱*,要给她戴上^。

    李未央失笑:“年纪不大*,怎么这样古板*^?^!?br />
    李敏德四周看了一下,因为是花灯会^,不少人家的小姐都出来看灯**,一个个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却是鲜少有人戴面纱的*。想来也是,若是富家千金*,身后自然有随从无数,闲杂人等不能靠近^*,不带面纱也没有什么要紧^^。只是——那毕竟是寻常的富家千金^,若是让人知道李丞相的小姐居然也这样做,恐怕流言蜚语就要四起了^*。

    李敏德皱眉皱眉再皱眉*。

    李未央却不想罩着那透不过气来的面纱^,她快步走到一个摊子面前*,那摊子上放满了花灯^,样子和李府里请著名工匠做的比起来固然粗劣,但在幽暖灯光的映照下蒙成一层浑浊的光晕,就像一张张可爱的孩子的笑脸^,说不出的可爱^。

    李未央低头捡起一盏兔子灯,惘然地看着兔子红红的眼睛出神。

    在最艰难的时候*^,她扎过纸灯笼^,和这些普通的平民百姓一样拿它来换钱*。那时候,哪怕得到一个铜板都很开心^。李未央不禁微笑起来**,但想起一切早已物事人非,转头看那阑珊的灯火*^,就像模糊夜空中的五彩繁星*,恍然又如过了一个轮回。

    李敏德远远看着她,只觉得此刻的李未央看起来有很多很多的忧伤,却知道^^,她不会对任何人说*。他看得眼睛眨都不眨,她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呢*?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突然被一阵喧哗的声音惊动,她转眼望去**,眼前不远的地方聚了好多的人*,里面似有呵斥和鞭打之声^,在喧闹的夜市里也显得极为刺耳。

    他们走过去^,却发现一个满身锦绣的男人正在鞭打一个柔弱的女子^。

    那女子只顾低着头**,身形瘦弱,被男人抽倒在地^*,身上的鞭痕渗出血丝*,却仰着头似与男人争辩^,嘴里不停地喃喃,不知说些什么^。

    李敏德问身边的一个老者:“这是什么人^?”

    “哦*,这个女子是这富商的妻子*,”老者摇了摇头^*,“说是她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根本生不出儿子,这男人干脆贬妻为妾,后来他迎娶新人*,这女人去喜堂上闹事*,结果被赶了出来,现在好像在集市上又遇到了*?*^!?br />
    李未央闻言,看了一眼那男人的身边,果然还站着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子^,目光带着嘲讽地望着地上的女子^。

    “这女人已经疯了**,你看^,她连话都说不清楚**!”

    “是啊,疯了都还不老实*,找个地方自己死了就算了!”

    “生不出儿子怪得了谁^*,人家没休了她还给她一个妾的位置**,已经很宽厚了^!”

    “就是**,死缠烂打的,真不要脸!”

    周围的男人们讪笑着,议论纷纷**,仿佛在看一件新奇的事情。

    李未央看着那个女人。

    那女人蜷缩成一团**,身上那件勉强可以蔽体的衣服已被扯破***,能够看到那里面青青紫紫的伤痕,有些还不断地流出血来。仿佛是察觉到有人盯着她看,那女子猛地抬起脸来^。她的脸上*,一只眼皮耷拉着,鼻梁被打塌^^,脸颊完全青肿^*,嘴角还在流血*,简直已看不出她原先的容貌。任何人看到这样恐怖的一张脸,都会被惊得立刻逃走^*。李未央却没有动,她定定地看着那女人脸上的伤口^,心中的愤怒在一点点的累积。

    李敏德冷冷望着那男人^^,低声道:“要不要阻止?”

    李未央摇了摇头^^,每个人都要并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发过誓**,不会再做什么好人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跑到那男人跟前^*,一手抓住了他的鞭子:“住手*!”

    那男人仰头一看**,一个高大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面目黝黑**,眼睛有神。

    “你是什么东西!”男人怒道。

    “我家小姐说了,你要是打这女人一鞭子,待会儿就还给你十鞭子!”

    男人一愣**,火气不禁有大了几分。但见随后从人群里走出来一个粉雕玉琢,浑身绫罗的小姑娘,不得不收敛几分:“这位小姐*,我鞭打我自己的妾^,你管什么闲事?”

    李未央看了那女孩一眼*^^*,立刻认出了她的身份——正是皇帝的爱女九公主^。

    九公主满面怒容:“她是你的妾**,也不能这样随便鞭打^,她是个人??!”

    “哈^*!”男人夸张地大笑了一声**,轻蔑地踢了女人一脚:“这等没用的女人^*,也算人?”

    李未央淡淡望着,九公主此刻已经跳了起来:“我刚才听说了^,她不过就是没有给你生儿子*^^^,但她毕竟是你曾经明媒正娶的妻子*,你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吗^?刚才人家还说你贬妻为妾*,按照我朝的法典,七年无所出才能休妻,更何况她还给你生了女儿的!你凭什么贬妻为妾!有两个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竟敢蔑视皇帝颁布的法典*^,你这是不要命了吗?”

    男人哑口无言。九公主的话勾起了围观之人的义愤,其中一些人开始七嘴八舌谴责那男人——其实他们也不是真为那女子义愤,主要是看到这件事情牵扯到蔑视国家法典上去了,他们可不能站在一个蠢人的身边帮着他说话^^!

    男人见众怒难犯^,只好让那女人站起来,带着她垂头丧气地离去。

    九公主觉得自己伸张正义了^*^^,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顺理成章地接受众人的赞扬^^*,李未央看完戏,便对敏德道:“咱们走吧^!?br />
    从始至终^,她没有要说一句话的意思。

    然而这时候*,锦衣玉带的公子挡在了她的面前*,他穿着最上等的面料^,身上却少有饰物,比起刚才那个满身金银的富人不知道朴素了多少*,可是他却周身散发着一种看不见的光彩^^^,如同寒玉一般^*,在人群里也十分引人注意*。

    此人正是七皇子拓跋玉,他被九公主缠着陪她逛花灯,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了李未央^。街上人来人往*,也有数不尽的如花美眷^,唯独此人身影特别扎眼^。但细看之下她虽然身姿美好^,但也没有什么能让一眼就从人群中辨别出的奇异特征^^^,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李未央格外扎眼,这个问题恐怕连拓跋玉自己都没办法回答。

    冷不防两个人打了个照面,拓跋玉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县主^*,真是巧^?*!?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脸上并没有什么惊喜*,只是淡淡的:“是啊**,原来七殿下也在这里^?!?br />
    其实她早已看到了拓跋玉站在人群中*,只是她并没有想要打招呼的意思*^。

    在她看来,帮助拓跋玉不过是因为她不愿意看着拓跋真得意,并非是自己对他们的权力之争感兴趣*^^。

    然而她现在却被拓跋玉拦住了^^。

    九公主跳了出来**,横眉竖目地看着她:“你明明看见了^*,为什么不帮忙^?”

    李未央挑眉:“帮什么忙^^*^?”

    九公主惊讶道:“当然是帮助刚才那个女人啊*^^,她那么可怜**^,你应该帮帮她癪*?!怎么能一直站在人群里看着呢^!”

    李未央淡淡道:“公主以为**^^,你刚刚帮了忙吗?”

    九公主一身银白闪珠的缎裙^*,头上挽两支长长的坠珠流苏钗,看起来比实际的年纪成熟许多,更显富贵逼人^*,她闻言,一扬眉大声道:“当然了*!”

    李未央笑了^*,眼睛里闪现出一种冷嘲:“你刚才把那个女人害惨了*?!?br />
    “怎么可能*^?^^!明明是我救了她?^^?!”九公主的小脸涨的通红*^^,竭力证明道*^。

    李未央笑了笑,道:“公主,你刚刚若是不管那个女人^***,这男人打了她一顿^,出了气就不会再管她*,可是你刚刚管了闲事*^,还当众说明那男人违犯了法度***,你想想看^^,他为了怕那女人坏事*,会怎样处置她?”

    九公主一愣*,小脸变得煞白:“怎么……怎么会*^?”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公主,你仔细想想就该知道,他是个心性艰险的人,怎么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就改变主意^,他明明可以自己走^,为什么要带着那个女人*?现在……她只怕是凶多吉少了^。你不杀伯仁,伯仁因你而死^,公主,你说这闲事管还是不能管**?”

    “我……我立刻派人去把他们找回来*!”九公主刚要挥手^^,却被七皇子抓住*,他微笑道:“不必了*,刚才我已经派人跟上去了?^!?br />
    九公主松了一口气,李未央却看了拓跋玉一眼*^。

    拓跋玉的面容清冷^^,可是此刻却很温和地摸了摸九公主的头:“九妹*^,以后再不可如此莽撞!否则下一次***,我不会帮你善后的!”

    九公主撅着嘴,显得很不高兴,但是她又想起了什么***,继续盯着李未央道:“我是小孩子,所以什么都不懂,你明明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提醒我?!”

    李未央无声地笑起来,九公主自己犯了错误竟然觉得是别人的过失^*,哈哈*,这可真是无稽之谈^^。她有一瞬间的沉思,双唇抿成好看的弧度,眸中带了淡漠的笑意:“公主,纵然男子薄情*,那女子的下场*,她自己没有责任吗*?被人休妻还一味糊涂*,弄得自己不人不鬼疯疯癫癫还要苦苦痴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怪得了谁呢^*?依我看*^,她该感谢那个男人^*,如果从现在开始她能清醒过来*,明白对方的凉薄与不可依靠,至少她还能清清白白地过下半辈子*,否则,若真是和这种男人一生相依*,还不如遁入空门更好些^?*!?br />
    九公主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一时之间竟然愣在那里^。

    不知为什么^*,自己仿佛能够感受到对方心内那股强烈的怨恨和愤怒^,李敏德心头一动,脚步也跟上来,轻声道:“我们走吧^*?^!?br />
    九公主看见李敏德^,顿时一愣*^,随后清楚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竟像有锤子砸在自己的心上^。她下意识地按住了自己的胸膛,心中一片烦乱。她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乍一有之^,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深深地吸了口气,便冲散了脸上悄悄泛起的晕红*,道:“你也在这里??!”

    上一次九公主还是“八皇子”*,如今却是个俏生生的小丫头^,李敏德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只是淡淡道:“借过*?!?br />
    九公主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待遇,顿时炸毛:“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你不认识我了吗*?”

    李敏德看了一眼她的脸**,终于发现*,毫无印象。

    刚才听人叫她公主***,李敏德搜索了一边自己的信息^,目前皇帝的女儿们大多已经出嫁*,唯独一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只有排行第九的香兰公主了*。眼前这个人不用说^,他也知道是谁^**,只是——干他何事。

    九公主倔强地站在他的面前,执意要等他想起来自己是谁,印象里,根本没人敢这样对待她^。

    李未央失笑^,这个九公主还真是有趣^*,天真烂漫^*,任性妄为,但心地善良^*,好奇心强,性子倔得可以,她的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前生九公主的事情,不由叹了口气^。这样的孩子生在皇家^,不知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拓跋玉的身影立于清冷洁白的月色中,颀长的轮廓反倒减少了清冷*^,平添了几分温润的宁和^*,他解围道:“既然偶遇^,不妨去采月楼上坐一坐*!?br />
    采月楼是京都最大的酒楼*,临风赏月,风景独好**,无数人想去*^^,但是耗尽千金也不得一座**。

    九公主看出来李敏德对李未央言听计从*,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不快^^,扑上来抓住李未央的胳膊:“一起去吧^!一起去嘛!”她一边说话*,一边亮着水灵水灵的眼^,半带着讨好*,金耳坠镶的小珠子在耳下乱摆**,手腕上的金镯子也响着*^*,叮叮当当十分好听*^。

    李未央其实很喜欢九公主*,这种好感^,也许是从前世她对自己的善待开始*^,也许是自己早已知道对方的结局^,不知为什么,她竟然有点不想拒绝这个孩子的要求*。

    因为她知道,九公主的天真烂漫,维持不了几年了*。

    李未央的眼睛里不知为何有了点水光*,可是她很快眨着眼睛*,仿佛从来也没有过泪意*,这一刻^,她的眼睛很明亮,像星星从漆黑的苍穹掉落在她眼里:“好*,一起去?!?br />
    九公主笑着跳了起来,在她纯洁而小小的心里^,根本藏不下刚才那么多的不愉快**^,现在早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拉着李未央一路跑得飞快,李敏德和拓跋玉跟在后面*,却是不紧不慢地走着^。

    “三公子*?!蓖匕嫌裢蝗豢?*。

    李敏德扬起眼睛看了对方一眼^*,拓跋玉笑了笑***^,道:“没什么*?^!?br />
    李敏德也没有追问*,快速跟上了前面的人。拓跋玉低声问身后的侍卫:“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侍卫首领低声道:“殿下^*^,李小姐身边的一个丫头*,武功很高^,还有侍卫里也藏着一个高手^,不仅如此,属下觉得周围似乎还隐藏着不少顶尖的人物,只是——请主子恕罪,属下武功低微^,看不出他们究竟藏身哪里?!?br />
    拓跋玉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不由皱眉^。自己和赵月是交过手的*,那丫头的确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李未央身边已经有了两个高手,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是那批隐藏在暗处的人,究竟是来?;に哪?*?不知为什么*,这一次他看到李敏德***,总觉得这个少年变得更加沉稳了,不**,应当说,更深沉了。他有一种直觉^^*,对方的变化*^,一定和隐藏在暗处的这批神秘人物有关*。

    能够动用这样一批武功高强的绝顶高手,李敏德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拓跋玉一边这样想^,一边快步追了上去。

    采月楼果真如传言中国所说^,临江而建^*,月倚西楼,外观豪华大气,内里雅致精巧^,也不知道花费了主人多少心思**,才得如此光景^^*。世人皆知**,这采月楼里面**,有一切好玩的事物^**,有千金一掷的豪赌,有一笑倾城的美人^*,所以在京都^**,采月楼的名声早已传遍^*,是英雄得志之地,名士得意之所*^。李未央看出窗外^,却见到漆黑的天和漆黑的江水连成了一片*,天地间显得一片黑茫茫*。唯独采月楼所在的这一片江面却被灯火照得如同白昼,金煌煌的灯光洒在波动着的水面上*^^,就像在水里洒上了无数金片。难怪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的确是个不同凡响的地方^。

    采月楼内**,雅座早已布置好了,李未央看着墙壁上的一副字画,不由笑道:“这里的老板倒是舍得本钱,这幅画可是前朝刘大师的真迹^,居然能够在一家酒楼里头看见^^,还这样不在意地挂在墙壁上任人观赏*?!?br />
    九公主扑哧一笑,道:“这就要问问七哥了^!”

    李未央闻言*,不由挑眉看向拓跋玉:“这么说,这家采月楼^,属于你了^*^?”

    拓跋玉微笑道:“这本是我舅父的产业^*,后来他不乐意经营*,便丢给了我?!?br />
    这就是母族强大的好处了*^,李未央微微一笑*^,看来这采月楼不仅仅是个酒楼,还是个搜集消息的地方^^^,只是——拓跋玉有皇帝的宠爱又有母族的优势^^,最后还输给拓跋真,实在是太悲催……

    话是这样说^,李未央却是知道拓跋真为此等了多久*,耗费了多大努力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拓跋玉还是不够狠毒^^。

    李敏德低下头,看了一眼楼下的江水^,突然道:“我们有客人到了*?!?br />
    李未央向江水中望去,却看到一艘华丽的大船上^^,一个素色衣衫的人正对着他们^,个子高挑眉眼舒朗,剑眉飞扬神采奕奕,还有一对燃烧着野心的眼睛^*。

    拓跋玉高声笑道:“三哥怎么来了*^?”他心里想的却是**,好你个拓跋真,没事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拓跋真笑得满腔赤诚:“我不过是出来赏月,竟然碰到诸位*,真是巧*!?br />
    巧合?世上哪儿有那么巧合的事情**,李敏德的眸光变冷^,恐怕不止拓跋真*^,就连这位七皇子拓跋玉^,都不是什么偶遇*。很多偶遇,根本就是刻意为之^^,只是*,他们若是真有兴趣^^,也该对李长乐展开攻势^^^,为什么要跑来三姐面前^?三姐是庶出^,对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帮助吧^!

    “清风白月正当做些风雅趣事,不知可欢迎我一道喝酒?”拓跋真扬声笑道。

    拓跋玉看了李未央一眼^,见她眸子越发冷淡,刚要拒绝**,无知的小朋友九公主却笑着大声道:“快点上来吧三哥!”

    李未央不由摇头*,在九公主的眼里^^,恐怕这世上根本没有恶人,她哪里会想到*,她这位疼爱她宠爱她的三哥^,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呢^。

    前世*,拓跋真接连除掉太子*、五皇子^^^、七皇子这些对手后,还用各种手段杀了其他对他根本不具威胁的皇子*,为此九公主曾经数次跑到皇宫里哭泣请求^^,在天真烂漫的她眼中**,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一直对她温和可亲的三哥会变成这个模样**。不仅如此***,在先皇在世的时候,曾经把九公主嫁给七皇子母妃的娘家罗国公府的嫡次孙张枫*^,然而这门婚事拓跋真却极不满意^。后来他一登基,就迫不及待地将张枫拘押,发配边疆*,然后下诏逼九公主再嫁^。没想到九公主性情耿直单纯^,与夫君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因此坚决不肯和夫君和离**^*,甚至上表免去公主的封号*,请求拓跋真让她和张枫一起前往边疆^^。

    李未央看着眼前拓跋真的笑容,清晰地想起那时候他脸上的冷笑^,他没有准许九公主和张枫一同前往边疆*。先把她幽禁起来,暂不提把再嫁之事^,却把张枫的发配之地改为穷山恶水的西疆^,那里生存条件极为恶劣——他是存心要将这个他极为厌恶的妹婿折磨致死*^。九公主在京都知道这个消息*,心如刀割,屡次上表请求准她前往西疆*^*,和夫君一起“受?!盺,拓跋真一率置之不理^^。后来公主就因幽愤而暴病,不久便奄奄一息,临终前上表请拓跋真发发善心,把她和张枫葬在一起^*^??墒峭匕险嫒唇橇饺说哪沟馗艨Ю锿蚶锵略?^,下葬的规格也极低**,根本不像公主的待遇*。李未央那时候也为她感到伤感,更为拓跋真忽然如此残忍感到吃惊。

    从前,她一直以为拓跋真做什么都是对的^^^,哪怕是对付太子,对付七皇子,因为那攸关到生死存亡,可是那一次她才发现^,也许她从来都不曾了解自己的丈夫*,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从来没有威胁过他的妹妹也这样狠毒^。

    后来她在冷宫关了那么多年*,才终于想通*^,那是因为拓跋真的心里一直很阴暗^,他表面上很疼爱这个妹妹,实际上一直在为她得到的爱宠和尊荣感到痛恨和厌恶,当他登上高位*,他就毫不留情地将原先凌驾于他之上的所有人都踩在脚底,任意操纵他们的命运,以求获得一种心理平衡^。

    拓跋真微微一笑^^,命令人将船靠岸*,随后一撩长袍,从船上纵身跳下^^,风姿潇洒之极,很快便上得楼来*^。

    九公主满脸开心:“三哥怎么跑到这里来了*^,你不是一向都很听话^^,怎么也偷偷跑出来了*?^!?br />
    拓跋玉微笑道:“你以为你三哥跟你一样^**,他来^^,自然是有要紧事要办了^?!彼婧?^,他向外面道*^,“来人^,请胭脂姑娘来^?!?br />
    这采月楼既然是酒楼*^,自然有吹拉弹唱的人*^,只是它与一般庸俗的酒楼不同*,这里的女子不但色艺双绝^,更是重金礼聘回来的名师^,于琴棋书画上皆有造诣^,但若是客人看中了这些女子^^*,想要一亲芳泽**,若非获得她们的首肯*,是绝对碰不到分毫的^,因为这采月楼早已声明*,这里是豪门贵族聚会的高雅场所*,不是什么三教九流的地方*^*,谁要是敢在这里闹事*,绝无好下场*。所以^,平日里不光是权贵男子^*,听说连很多豪门千金也在这里摆酒作宴的^。

    而七皇子所说的胭脂姑娘,恰好就是被请来的名师中的佼佼者。

    在等待的过程中^*,九公主突然歪头望着李未央:“未央姐姐*,你知不知道,如今你也在大历美人榜上了*?!?br />
    “大历美人榜^?”李未央觉得颇为新奇,她倒是从来没听说这个*。

    拓跋玉笑道:“美人榜上的第一名,就是你大姐李长乐*。而你^,目前屈居第九名?^!?br />
    李未央笑了笑^,她自己的容貌自己最清楚*^^^,竟然能挤上美人榜**,已经是叫人惊讶了^。

    “三姐平日里很少露面*,却不知道她是如何上榜的^*?”李敏德扬起眉头,这样问道^。

    拓跋玉看了那边的拓跋真一眼^,回答道:“三公子说的不错,美人榜上的美人多半都是大家闺秀*,身份不低,只有少数有运气能亲眼看到美人玉颜,然而总有好事者,亲眼目睹了人家的容貌之后便命画师画出来到处流传^^,因为这样而上了美人榜的^,你家大姐是一个^,县主也是一个*?^!崩钗囱肷习竦脑騘,不是因为她美貌有多么出众,而是因为她是水墨舞的创始人*。

    李未央注意到了拓跋玉的表情*,她意识到*,这件事情恐怕和拓跋真有什么关系,对方似乎想要将她从幕后推到众人面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美人如花隔云端^,对于那些豪门千金,一般人是只闻其名^,难见其人。但是这位胭脂姑娘,却是不同**,不但是位绰约温婉的绝美佳人,更弹得一首令人拍案叫绝的好琵琶*。她自幼家贫*,便四处走场子卖艺,三年前到了京都^^,一时声名鹊起**,被封入美人榜**?^*!?br />
    李未央平日里呆在家中,对这些情况显然不是十分了解。

    拓跋真娓娓道来:“自从胭脂姑娘出来卖艺开始^,来向她求亲的贵爵显要也好*,书香世家也好,风流才子也罢*,都无一例外地得到了婉拒的结果*。所以,她今年已经二十五岁*,寻常人家的女子早已嫁人生子^*,她却还在外面四处流浪,实在是令人唏嘘*?!?br />
    瞧他的模样^*^,倒是颇有几分惋惜。李未央不禁冷笑,男人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他们总认为女人的归宿便是成亲生子**,延续血脉,可是同样是人^,男人可以建功立业^,女人就必须老老实实完成自己的所谓使命吗**?就像刚才市集上的那个女子,因为生不出儿子就要被当成猪狗一样对待^,真是太可笑了。

    拓跋玉在一旁看着李未央的神情^,不禁微笑起来^。他看得出来**,三哥对李未央很感兴趣*,只是——这种兴趣究竟是出自男人对女子的欣赏*^,还是出自李未央的利用价值*,就不得而知了*。

    胭脂姑娘推门进来,她的头发乌黑*,挽了个流云髻^^,髻上簪着一支翡翠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晶莹的流苏*^,脸孔白白净净**,嘴唇薄薄的^*,嘴角微向上弯**,带着点儿薄薄的笑意**。整个面庞细致清丽^,不带一丝一毫人间烟火味^*。站在那儿,显得端庄高贵*^,文静优雅。

    “胭脂姑娘^*,请你为我们弹一曲吧?*!蓖匕嫌裎⑿Φ?。

    胭脂低下头^,弹唱起来,她的歌声清脆,咬字清晰*,像溪流缓缓流过山石*,像细雨轻敲在屋瓦上^^,像玉珠掉落金盘,或江南素月^,或塞外风霜,俱在她纤纤十指之下*,一缕缕*^^,一丝丝*^*,将人的心紧紧缠住*,浑身每寸毛孔都像被烫过了似的妥帖舒服。

    “这样的琴技^,的确是世间罕见**?*^*!崩钗囱胄牡?,若是李长乐看见外面有这样美丽又多情的女子*,岂不是连鼻子都要气歪了*。

    “县主在想些什么*^^?”拓跋玉突然问道。

    李未央凝眸望了那胭脂一眼^,不由道:“我只是在想^^,这样的美人美曲*,殿下真会享受啊*^*^^!?br />
    拓跋玉失笑^^。

    李未央的目光落在一直没有出声的李敏德身上^,却看到他眼中隐约有异色^^,盯着那胭脂看*。李未央不由觉得奇怪^,难道他们是认识的?不^*,李敏德虽然每天外出^*,但那都是为了上课^,不可能认识这样出身的女子*??墒强此纳袂?,又不像是完全陌生^。李未央低声道:“殿下^,这位胭脂姑娘*,是哪里人士?”

    拓跋玉笑道:“她是沧州人士^?*!闭饩坡ダ锏拿恳桓鋈?,他都是经过详细调查的*^*,不会出错。只是**,李未央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呢*?

    李未央又看了李敏德一眼^,对方却已经低下头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九公主听得很陶醉^,可是一旁的拓跋真却看到李未央和拓跋玉窃窃私语,以为他们有什么亲密的话要说*,不由皱起眉头:“二位有什么话^,不妨让我们也听听^?*!?br />
    李未央抬眼看着他:“三殿下不好好听曲,注意我们做什么^?”

    拓跋真不免为之气结^^^^。

    他自认丝毫不比拓跋玉差,不过是出身不如对方^^,往日里谁也不敢将这鄙夷落实的如此明显*,李未央,你好^,你真是好^!

    胆子足够大*!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9 狭路相逢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9并对庶女有毒079 狭路相逢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