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深夜大火

    拓跋真微笑道:“我是偶然经过此处**,顺便来拜拜佛?!?br />
    李未央嘴角微微上弯&*,似笑非笑:“哦?三殿下也信佛祖的么?”

    拓跋真听她这话问得奇怪&*,不由道:“为什么我不信^&?”

    李未央微笑着望向殿内的菩萨,唇角却是渐渐凝起了一个冰冷的微笑,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

    拓跋真心中恼恨,脸上却不露分毫,笑着对一旁的拓跋玉道:“县主所言,你听得明白吗?”

    拓跋玉其实心中也很疑惑,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李未央对拓跋真有一种敌意,或许这才是她帮助自己的真正原因?**?墒且桓鍪腔首逯械娜钕?,一个是丞相府的小姐*,彼此之间又有什么恩怨呢&*^?这无论如何都说不通。

    李未央告诉自己,这一世*,唯独不能受拓跋真摆布,其他的,都随他去&,可是每次看到这个人,还是由不得一腔怨恨扑上心头^。她不主动去招惹他,他偏偏自视甚高***,居高临下地说什么可以助她到达高位^。简直可笑,前生她摔得还不够惨吗^,怎么会重蹈覆辙,想到这里,她回过头道:“家人该到处寻找我了,我需得早点回去,两位自便吧?!彼底?^,她便轻轻施了一礼,带着白芷和赵月离去**^。

    拓跋真有心拦住他&&,拓跋玉却抢先一步,拦在了他面前。

    拓跋真的眼中隐隐有冷光闪过^,慢慢道:“七弟这是何意&?”

    拓跋玉微笑:“三哥难道看不出来,县主不想与你说话么*?”

    拓跋真冷笑一声,道:“什么时候你成了她的护花使者了?”

    拓跋玉竟然半点也不反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三哥没听过这句话么?”

    拓跋真失笑,随后眸子里幽光乍现:“七弟*,别怪我没提醒你&,李未央虽然捞了个县主做做,但也不过是名义上好听,其实根本没有封地没有靠山*&*,你若是想要求娶她&,只怕德妃娘娘第一个就不同意&?*!?br />
    拓跋玉却并不在意他所说的,脸上神情分毫不变:“这就不劳你担心了&,我倒是听闻&,三哥有意求娶丞相府的大小姐*,可是现在看来,李夫人得陇望蜀,怕是嫌三哥你不够格,你有空,不妨多想想怎么办才好吧?!?br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分明是针锋相对*,沙弥在一旁听了,不由额头上滴汗。他不明白,这两位皇子殿下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掐起来了,难道是为了刚才那个面容清秀的小姑娘?!真是奇了怪了,她哪儿有那么大的魅力……

    拓跋玉微笑了一下,转身快速走了^。

    沙弥笑道:“三殿下,李夫人的禅房就在前头,请跟贫僧过来^?!?br />
    拓跋真冷哼一声,道:“替我转告李夫人^,我还有要事要办*,就此告辞&*?*!彼盗?,也快步往山门的方向走了*。

    沙弥完完全全呆在那里,来了呆不到一个时辰就要走,这又算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回到自己的厢房&,墨竹已经带着人将一切都收拾好了。这时候已经到了傍晚*^,有专门负责的丫头送来了斋饭,李未央吃了几筷子*^,便匆匆丢下^,随后吩咐让赵月进来^。

    赵月走进了屋子&*,还有点局促不安的模样。

    李未央并没说旁的,开头就问:“你哥哥呢&?”

    赵月一愣^,随即回答:“我哥哥隐藏在普通的李府侍卫之中^,暗中?&;ぶ髯??!?br />
    李未央笑了笑:“你们今天晚上就回去吧。告诉敏德,我身边用不着你这样的人?!?br />
    赵月吓得脸色惨白^,扑通一声跪倒,颤声说:“主子,奴婢不知道做错了什么惹了您生气,可是您千万不要赶奴婢走*?!?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吩咐你动手,你却动手了^,这只能说明两点&,一是你不懂规矩^、不知轻重**,二是你根本没有从心里把我当成主子。我并不需要这种人在身边^^,你回去敏德那里吧&?!?br />
    回去他那里^?他已经说过^*,若是不能好好照顾李未央,那就将他们兄妹全部退回去&,到时候奔雷将军怎么会放过他们呢?绝对比现在要惨痛一万倍!赵月赶紧道:“奴婢知道错了^*,只是从前不懂规矩,以后主子怎么说&&,奴婢就怎么做**!主子不说动手&^,奴婢绝对不会出手的*&^!求主子不要赶走奴婢*&&,否则奴婢兄妹二人一定会流落街头的!”

    李未央淡淡道:“你们玩了这么久的把戏&,还在继续吗*?什么流落街头,这话骗鬼么^^*?拓跋玉可是有名师指点的*&,是个万里挑一的武学奇才,一个流落街头的少女^&,竟然能在他手底下过五十招?你尚且如此,你大哥的武功比你还要高吧*,你还不说实话*!”

    这淡淡的几句话*,其中分量只有赵月心里清楚。她连连磕头道:“主子,奴婢说实话,奴婢是受人之托*&,过来照顾三少爷,只是托付我们的人究竟是谁,奴婢不能说&**,否则会有性命之忧。此行一共十人,三少爷特意挑出我们两人送来?;ぶ髯幽?,奴婢绝不敢有丝毫懈怠&?!?br />
    之前赵月对李未央还有点轻视,以为她不过是个不出门的闺阁千金,现在看来^*,小看对方的自己才是个蠢蛋,自己的身份早就被拆穿了&^^,还在沾沾自喜。其实赵月没有说谎,她从小在军中长大,受过专业的训练*,擅长快剑进攻^,今天拓跋玉收敛了气息悄悄站在一旁被她发觉**,她主动发起进攻*,也不过是条件反射而已^*。

    李未央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没有真的怪罪她:“你下去吧?!?br />
    赵月没明白她的意思^,见她赶人走反而怕得更厉害^,于是咬牙又求,“主子,你若是实在不喜欢奴婢*,求您留下大哥*!他并没有做错事情!”她若是被赶走,将会被视同于背叛,一定是死路一条&,她也不替自己求情,一心只想保住兄长:“他的武功比我还要高^&,将来一定能帮您的忙!”

    “谁说我要赶走你们了&?”李未央冷笑。

    “您饶了大哥吧!至于奴婢……”赵月把脖子一梗*,大声说*,“主子干脆杀了奴婢*^!”

    “好了!”李未央打断了她的话*,端起茶杯来一笑&,眼波迷离如江南烟雨*,温柔和淡漠都在里头流转,“这样吧*,咱们定个规矩&*,你在我这里呆一天,就要守我一天的规矩,任何事情以我的命令行事。若是有一天你的旧主人召你回去,或者你又有别的想法,不妨直接来告诉我,我会放你们兄妹离开**&?!?br />
    赵月一愣,随即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放过他们了吗?

    白芷笑道:“还不谢过主子^*?”

    赵月赶紧叩头*,满面感激:“多谢主子!多谢主子!”随后&,白芷便带着她出去了。

    此刻,天色渐渐晚了^^,墨竹带进来一盏灯^*,点着了烛火^,李未央随后屏退了其他丫头*&^,只留下墨竹一人*^。

    李未央问道:“其他人都在做什么*^?”

    墨竹道:“回禀小姐,大夫人还在禅房,几位小姐在用膳*,四姨娘在抄写佛经&,九姨娘则说自己头痛&,已经歇下了?!?br />
    李未央点头^,道:“秋菊那儿怎么说?”

    墨竹小声道:“刚才秋菊递了消息过来,昨儿半夜里,九姨娘换了丫头的衣裳^&,偷偷去了大夫人的院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足足一个时辰以后才出来,被秋菊瞧见了*&^。小姐,这消息是不是可靠&?奴婢瞧着秋菊未必是真心帮着咱们*&,之前小姐花了那么多钱*,她可是一个有用的消息都没传过来?*&?!”

    李未央笑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有用的消息,一条就够了?!?br />
    墨竹自己怎么都捉摸不透小姐的意思^&,想了半天*,脸上越发困惑*。

    李未央道:“吩咐赵月今天夜里警醒一点,在走廊上守着,提防有事情发生!?br />
    墨竹答应了出去^,李未央冷冷地望了一眼窗外摇曳的树影*,陷入了沉默。

    半夜里^,突然听见一阵女人的尖叫。

    外面院子里已经一片混乱^&,一开始只是南边的一个耳房着火*,可是不知怎么回事,火势蔓延的很快*,一会儿工夫便将整个院子都烧了起来。李未央遽然起身^^,急忙奔进去^^^,然而床帏、衣柜俱已烧着&,她的衣袖只是在窗户上刮了一下已然着火^,李未央在地上滚了一下,勉强扑灭了袖子上的火星,原本她可以顺利逃出去,谁知一片横梁掉下来^,正好堵住了唯一的生路&^,就在这时候,赵月飞奔冲进了屋子里……

    外面一片哭天抢地,众人奔跑着率人救火。无奈风威火猛,泼水成烟,那火舌吐出一丈多远,舔住就着*,众人刚开始还嚷嚷着救火^,看到这种局面,谁都不敢上去**&。只能眼看着一排的屋子化作火的巨龙&,疯狂舞蹈,随着风势旋转方向*&,很快连成一片火海。丈余长的火舌舔在附近的房檐上,又接着燃烧起来^*,只听得屋瓦激烈地爆炸,瓦片急雨冰雹般地满天纷飞,顷刻间砸伤了十几个丫头。一片爆响,一片惨号**,人们滚滚爬爬逃离火场^,再也不敢靠近。

    李长乐扶着大夫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大夫人的手腕上还有一块烫伤的痕迹&&*,四姨娘慌慌张张找到两个女儿*,李常喜的脸上黑漆漆一片,李常笑的身上满是污渍^&,面色都是一片煞白,九姨娘呆呆站在院子里&&&,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丫头妈妈们拼命呼喊着,跌跌撞撞地往外跑&,林妈妈厉声呵斥:“跑什么*&!还不看看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没有*&!”

    白芷原本是去外面取水防止李未央半夜口渴*,一回来就看到一片火场,火已经从耳房延烧到厢房&,火势越来越大*&,火光捉烛天。她手里的茶壶一下子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不敢置信地冲上去,抓住站在院子里的墨竹猛?*。骸靶〗隳??小姐在哪里^?”

    墨竹惊慌失措地望着白芷,完完全全呆住了,今天不是她守夜&,正准备去耳房休息,就发现起了火*,急急忙忙和大家一起冲出来,人太多,她这时候才发现^^,李未央根本不在这里!

    “小姐住的厢房^&!”墨竹惊呼着^*&^。

    白芷惊叫:“小姐还在里面呀……”她推开墨竹,就往火场奔去。

    墨竹一看&,火势好猛,整个厢房都陷在火海里了^&,就一把抱住白芷:“你疯了吗&*?这个时候还往里面跑!”

    “小姐在里面呀!”白芷抓住墨竹的衣袖*^。

    墨竹的脸色也完全都吓白了,她竟然慌乱地向大夫人求道:“夫人,三小姐还在厢房里^!求您快派人去救救她吧&!”

    大夫人的脸上,浮动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可是当着众人的面^,她露出急切之色:“你们&*&,还不快进去救小姐!”

    不管是赶来救火的沙弥,还是丫头妈妈们^*,全都面面相觑*。

    这么大的火,若是现在冲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白芷咬牙,扭身就要往火场里面冲^,旁边人一把拉住她:“不要再进去*!没看到房子就要塌了吗*?”

    大家都安静下来*,不约而同的对火场看去^。丫头们瞪着那熊熊大火&*,个个惊吓得面无人色。不会哭,也不会叫了,只是瞪着那火焰。

    李长乐的眼睛里跳动着火焰*,那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微笑,竟然让她那张倾国倾城的面孔变得十分妖异*,隐隐带着一丝魔鬼的气息。

    火焰越烧越旺,一阵唏哩哗啦,屋顶崩塌了,火苗窜升到空中,无数飞窜的火星,像焰火般散开?;鸸庹丈湎?,照出了白芷和墨竹两个人惊吓过度,面色惨白的脸孔*。

    李长乐几乎控制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从今往后,她再也不用见到李未央那张令人厌恶到了极点的面孔**&,再也不用受这贱人的气了!

    忽然,从那火焰中*^^,赵月全身着火地背着李未央*&,狂奔而出*。

    大家惊动*,一个丫头大喊:“三小姐*&!三小姐出来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赶来救火的沙弥们就奔上前去,纷纷上去拿着水桶^^,对赵月泼下去。赵月倒在地上翻滚,很快她身上的火焰已经被扑灭^,头发衣服都在冒烟*,脸上全是黑灰&,倒在地上气喘吁吁个不停。李未央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她查看了一下赵月的身体,发现她除了轻微的擦伤外并没有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时候*,大夫人一脸急切地迎上来:“未央,你没事吧^^?可把母亲急死了*!”

    白芷和墨竹一时都忘情地冲了上来*,围着李未央又哭又笑的。

    李未央看着大夫人虚伪的脸孔,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道:“让母亲担心了,女儿平安无事?!?br />
    李长乐失望地看着这一幕,随后低下头狠狠瞪了赵月一眼&&&,都是这个眼生的丫头多事&,要不是她*,李未央已经葬身火海了*。

    大夫人脸上却没有见到多少失望的情绪,只是一如往常*,看起来十分慈和:“没事就好*,不然我真没办法向老夫人交代?!?br />
    大火还在燃烧,李未央回过脸去看着熊熊的火光^*,一时陷入了沉默&&。

    若是真的因为意外失火造成自己的死亡^,那么不管是老夫人还是李萧然都无话好说,毕竟大家都看见了,大夫人已经命令众人拼命救火,而其他人都跑了出来*,只有自己倒霉被烧死&^^,又能怪的了谁呢^*?她不由想到,难道她将注意力放在九姨娘的身上是错的么?大夫人真正的目的是要烧死自己?仅仅是这样吗**&?

    李未央的目光,渐渐落在九姨娘的身上。

    九姨娘正神情恍惚地望向这里,突然看到李未央冷冰冰的眼神,不由自主低下了头去。

    不对,一定还有什么事情自己忽略了!李未央将整件事情放在脑海里不停地想着*^,视线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大夫人一脸平静,李长乐满脸失望,四姨娘只顾着为李常喜包扎手臂的烧伤,透过包扎了一半的伤口,可以看到她小臂上的皮肉焦黑血红,李常笑担心地在一旁看着**,九姨娘不敢和自己对视——这一切,必定有什么关联!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旋转,每一个人仿佛都有嫌疑!

    就在这时候,方丈匆匆赶到,虽然火已经逐渐熄灭了^,但这个院子已经烧毁了大半^,到处都是焚烧的刺鼻气味、乌黑的梁宇和水泼的痕迹,狼狈不堪。

    方丈又急又怒,向身后喝道:“好好的怎么会走水^?”

    一个管事的和尚忙不迭跑了过去&,道:“方丈*^,因为这院子里住的都是女眷,我们也不好进来^,实在不知道怎么着火了,可能是丫头们用火折子的时候不小心&,也可能是耳房的香烛打翻了——”

    李未央向赵月使了个眼色,赵月立刻会意,趁着众人都手忙脚乱地没有注意到她*,悄悄火场后头走去^*。过了不一会儿,赵月回来,悄声道:“主子*,你的厢房烧的最厉害*,因为门后不知何时被人埋了火油*?&*!?br />
    李未央神色变了又变*,道:“你大声说出来!”

    赵月道:“禀报主子*,这是刻意纵火,奴婢在屋子后面发现了火油&!”

    大夫人一愣*,目光凌厉地看了赵月一眼^,随后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们不知何时得罪了什么人&,竟遭如此报复^,幸而没有人受伤,否则这趟是为了烧香&,却连性命都要折在这里了!”

    方丈连连告罪,只是现在大火已经烧毁了一切痕迹,想要调查也无从调查起,他道:“这件事情&&,明日一早便去禀报京都尹^,定要他查个水落石出才是*?!?br />
    大夫人点点头**,面色沉静地望了李未央一眼*。

    李未央嘴角凝了一丝冷笑*&,亦是从心底冷笑出来。

    林妈妈急忙问道:“屋子都烧掉了&,今夜怎么办呢&?”

    方丈沉思片刻^,道:“后面还有一道小院子,只是地方狭小,恐怕委屈了各位夫人小姐&?!?br />
    大夫人摇了摇头*,道:“突发意外,谁也不想的&,若非已经深夜,我们就连夜下山了,如今能有一处栖身之所就已经很好了。不过受伤的丫头也不少,还请方丈尽快找大夫来?!?br />
    “我们寺中就有大夫^,已经派人去请了,李夫人请放心**&?!狈秸伤趾鲜?,看了一眼被烧毁的院子^,叹了一口气。

    然而&,重新安排住处的时候,却出了很大的问题*。

    “什么?现在要几个人合???”李常喜吃了一惊*。

    “是,现在夫人和大小姐居一间,四姨娘和九姨娘一间,五小姐^、四小姐和三小姐不得不委屈住在一间里头^?!绷致杪枧庑Φ?。

    “这怎么行,我才不要和她一个房间**!绝对不行!”李常喜完全忘记了伤痛*,勃然大怒道。

    林妈妈像是早已预料到了这种情形,劝说道:“五小姐,事急从权,实在是没有法子,今天夫人已经够累了,您别再给她添堵了?^^!?br />
    李常喜当然不想闹大^,只是她无论如何不愿意和李未央住在一间。

    更何况本来屋子就很小了,住两个人已经勉强&,怎么能容下三个人&?*!

    李未央冷眼看着,仿佛此事与她毫无干系一样。

    四姨娘低声劝说着李常喜,可她怎么都不肯听&,李常笑歉意地望着李未央^*。

    难道还能让三小姐没地方住不成^?林妈妈脸上仿佛很为难,道:“四姨娘,您看?”

    现在还能有什么法子呢?李常喜这丫头疯起来**,连她亲娘的话都不肯听的*&。

    一时场面僵持起来。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九姨娘道:“若是这样*^,可否请四姨娘去和两位小姐一起住*,委屈三小姐住在我屋子里*?!?br />
    “这——”林妈妈看向李未央。

    白芷脱口道:“这像是个什么样子*!哪儿有让小姐和姨娘去挤一个屋子的!”

    “白芷姑娘,总不好让姨娘们去挤着大夫人&?^!绷致杪杼嵝阉?&*。

    白芷一愣^^,随即有点说不出话来。大夫人母女不能分开,李常笑姐妹不能分开&&&,却又不愿意和李未央合住,眼下这局面,似乎只有让李未央去和九姨娘挤一个屋子。

    九姨娘笑道:“这也没有什么*,我自己的身份我知道,我去睡侧榻就好了,绝不会吵着小姐的*&?!?br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如果李未央再不点头,就很不近人情。

    白芷和墨竹都有点愤愤不平,白芷还要说什么&^,李未央道:“既然如此,就这么定了*。时候不早了,大家都去歇息吧?*!?br />
    相比原先的屋子&,这个房间显然窄小和简朴许多*。但是如今这局面,能有这样的容身之所已经很不易*。白芷愤愤不平地替李未央勉强收拾出了睡觉的地方,回头冷冷对九姨娘道:“姨娘晚上要睡在那里&?”

    九姨娘这样的身份&,是无论如何不好与小姐睡在一张床上,所以她很识趣道:“就在外面那张榻上?&&!彼婧?,她便吩咐了秋菊收拾了一下*。

    李未央坐在床边,轻轻擦去了脸上的黑灰^,此刻月光如水从窗前倾泻而下*,她的头发极长,此刻全都放了下来,洁白月色下似一匹上好的墨色缎子,擦脸的时候,她感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回过头^,却发现九姨娘一直望着她,不由皱起了眉头。

    九姨娘看着李未央&,可能是刚刚也受了惊&^,李未央的容色有些苍白^,明亮的烛火若漂浮的红光,照耀之下她的肤色更似透明的颜色,仿佛月夜下一株幽幽吐香的兰花^^&。她不由自主想,平日里旁人只注意到倾国倾城的大小姐&,却不知道这三小姐的美丽,也是别有一番味道^。

    李未央看了九姨娘一眼,吩咐白芷:“来的时候*^,马车上还有一床干净的褥子*,拿过来替九姨娘换上&&?!?br />
    九姨娘一愣&,似乎有点受之有愧*,连忙拒绝:“不必了?!?br />
    李未央口气很淡,说话却很温柔:“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夜里山上风大^*&,姨娘不必推辞了^^?&!?br />
    等丫头安排好了全都退下去,九姨娘却轻声道:“三小姐,你是个好人&!?br />
    李未央笑了笑,却不说话,和衣躺在床上*&。

    九姨娘看了她一眼^&*,走到桌边^*,用指甲轻轻挑了挑烛心,不知不觉间&&,那蜡烛开始散发出一阵轻微的^,很难被人所察觉的香气*。

    李未央突然笑了:“九姨娘,你脖子上的项链*,真的很美丽^?!?br />
    九姨娘像是吃了一惊,赶紧回过头^,却看到李未央的脸上没有一丝异样^,她不由压下心头忐忑,道:“这是一条赤金打造的七宝链,是老爷送给我的?!?br />
    李未央点头,状若不经意地道:“这条链子*,价值百两黄金^,只怕还不止*,父亲真的很宠爱你?!?br />
    九姨娘心头一颤^,道:“真的这样贵重*^?”

    李未央微笑着点头&&,这条项链坠是用赤金莲花镶着的火猫眼宝石^,自然贵重*&。不仅如此**,九姨娘头上带着的赤金的凤钗,嘴里还吊着一串明珠。耳边、手腕和手指上带着的首饰也全部都镶有宝石,在烛光的照耀下&,她全身都是亮光闪闪,一看就知道十分贵重*。此刻九姨娘脸如凝脂^,眼色凄迷&,腮边桃红,再配上那迷离如水的灯影,简直入水中艳影,如梦似幻,动人心魄,只是——她的神情中,实在是慌张的很。

    看来,是不习惯做这种坏事了。

    李未央看了一眼那烛火,笑了笑,道:“九姨娘知道&,为何我父亲这样宠爱你呢**?”

    九姨娘心头一跳,不自觉地咬住了嘴唇^&。

    李未央叹了一声,道:“很多年前,我父亲外出踏亲^*,遇到一个很美貌的小姐*&,心生爱慕,许下三生之盟*,并且答应她**^,会纳她为平妻,和大夫人共享尊荣&,可是……当时父亲还不是丞相&*,大夫人的娘家又十分厉害,大夫人坚决不同意让那女子进门*,竟然以聘则为妻奔则妾的名义*,将她当作了一个普通的小妾,后来那女子怀了身孕,父亲欣喜异常。但是很快父亲外派公职,大夫人用养胎为名阻止那女子同行,谁知就在生产那日,女子原先的未婚夫家前来闹事^,害得她受了惊^^,难产而死。父亲回来后十分伤心^&,可是毕竟他夺了别人未婚妻在先,不得不按捺下去?*^!?br />
    九姨娘吃了一惊*&^,显然没想到这些。

    李未央微笑:“后来不论是四姨娘,六姨娘*^,甚至是我亲娘&,都或多或少和那女子有些相似。我听说&,父亲是对九姨娘一见钟情*,想来&,你和那位他心中的女子,十分相像了?!?br />
    九姨娘想到平日里李萧然看着她&&&,经常露出恍惚的神情,不免不敢置信地望着李未央*。李未央却毫不在意*^,继续说下去:“在表面上**&,那女子是生产受惊而死,实际上^,那户人家,根本是大夫人找来的?!?br />
    “怎么会^?”九姨娘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李未央笑了笑:“这有什么不会的^?这李家,有四姨娘*,六姨娘*,还有个不受宠的七姨娘^,她们能好端端的活着,要么是对大夫人完全没有威胁,要么就是各有手段倚靠,你怎么不问问,大姨娘、二姨娘,三姨娘,八姨娘又去了哪里呢^?我不妨告诉你,大姨娘是大夫人身边的陪嫁丫头*,为她做了不知道多少恶毒的事情,可是因为她命不好&,大夫说她肚子里怀的是男胎^^&,所以她也活不过三年*!你想想看,你不过是有把柄捏在大夫人手里,等她利用完了你&,还会留着你吗?”

    九姨娘吃了一惊,面色无比惊慌:“我……我没有……”

    李未央摆了摆手&,横梁上突然飞下来一个少女,面如寒霜地将一把长剑落在了九姨娘的颈项^^,九姨娘差点失声尖叫起来^,赵月冷喝:“住口*!”

    九姨娘倒退了两步,跌倒在地上^。

    李未央走过来,轻轻用手指捻熄了烛火*。

    “这烛火,放的是迷魂香吧。大夫人是让你趁着我睡梦中作怪,还是想出了什么其他的招数呢?”李未央自言自语。

    九姨娘看着眼前那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害怕的面无人色^,她飞快地道:“三小姐饶命*&!我也是没有法子^!大夫人抓住了我的把柄,我真的是被她逼的没办法!”

    李未央叹了口气,道:“所以**,那日在花园里&,你故意求我放你走^,也是大夫人授意的^?”

    九姨娘的汗水一下子滚滚落下^,却是说不出一个字*。

    李未央看了她一眼&,赵月的长剑在她的脖子上立刻划开了一道小口子。九姨娘痛的脸色变得惨白**,惊恐地望着李未央。

    李未央笑得很和气:“你知道,我是个好人*&,可我若是变成恶人,只怕姨娘你受不住?!?br />
    九姨娘的神情变换数次,终究下了狠心:“是*,一切都是大夫人指使我&&*,包括今天的这场大火*,也是大夫人安排好的*,若是你被烧死了那一切就此完结&,若是你还活着&,那就安排我和你住在一个房间里*。她给了我这个——”她晃了晃指甲里面的粉末^&,“这有让人陷入深睡的作用,到时候我点燃了这个,让你昏睡&*,她会安排人送我逃走,放我去与——”

    “与你的情郎双宿双飞&!崩钗囱氩挥盟低?,便开口道。

    九姨娘吃惊地望着她。

    李未央失笑:“她也不是第一回干这种事,当初三姨娘有个青梅竹马的表哥&*,两人并无干系*,也被大夫人冤枉他们私奔*,最后直接就打死了,根本没让她有机会见到父亲申辩一二。九姨娘^^,我敢说你不到山下就会被人捉住&,然后直接去见阎王爷?!?br />
    九姨娘完全呆?。骸霸趺椿??!”

    李未央笑了:“大夫人行事&,从来不给别人留下后路*&,她既然放你走了^,父亲那样喜爱你,更不能容忍别人背叛**,一定会千方百计捕捉&^,父亲是当朝丞相,门生故吏众多&,地方官员不知多少人想要巴结他*,只要他说一句话^,你哪怕逃到天边&*,也会被捉住。万一你被捉回来,将大夫人供出来&^,她岂不是要倒霉?你想想看*&,她会留下这么大的危害吗?”

    “不*!不会的!夫人明明说——”九姨娘还是不信^。

    “赵月^,你把实情告诉她吧&?!崩钗囱肜湫σ簧?,不愿意再说下去*。

    “是&!”赵月道&,“我特意关照兄长,让他留意山下的动静,刚才兄长传来消息,山脚下一共埋伏了三拨人,悄悄守死了三个路口,就是在守株待兔的?!?br />
    九姨娘这回不信也得信了,她睁大了眼睛^^,欲哭无泪^。

    赵月说到这里*&,突然道:“小姐,有人来了!”

    李未央做了个噤声的姿势&,九姨娘面带恐惧地望着窗外。

    窗户响了三下,明显是个暗号*^。

    赵月的长剑横在九姨娘的脖子上*^,让她一动也不敢动弹。

    这时候,窗户突然开了&,九姨娘刚要动^,一个少年跳了进来,他手上&,还提着浑身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林妈妈,林妈妈的嘴巴已经被堵了起来&,赵楠咧嘴一笑:“主子,奴才看到这个人在外头鬼鬼祟祟地敲窗子*^,就把她绑起来了&&&?!?br />
    明明听到敲窗户才是片刻之前,白芷无语,这速度&,真是惊人啊。

    李未央微微一笑^,走到林妈妈面前,道:“林妈妈&^,半夜三更到访,有何贵干???”

    林妈妈看到李未央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那眼睛亮得渗人,立时露出了惊恐的神情。

    “想不到林妈妈和九姨娘的交情也这样好!崩钗囱胱旖俏⑽⒁惶?&&^,随即道,“我原本还在想,大夫人纵然真的要害九姨娘&&,趁着刚才的大火放她走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还要刻意安排她住在我屋子里,现在&&,我全明白了?*!?br />
    九姨娘肩膀微微颤抖着&&&^,仿佛是在抽泣??商嚼钗囱胝饣?*,她立时猛地抬起头来,表情已经是呆住了&。

    第二日清晨,外面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三小姐*,夫人有请,你和九姨娘快些起来吧!”

    随后是墨竹的声音:“请夫人稍候*^^,奴婢这就去请小姐和姨娘?*^!?br />
    李未央坐起身***,天还未亮透*^^,大夫人却派人来请?她穿好了衣裳,简单梳洗了一下^,却突然听见外面敲门声变得震天响。

    李未央皱眉,白芷上去开门:“小姐还在梳洗&^!”

    大夫人身边的另一位亲信杜妈妈站在门外,眼神却没落在白芷身上*,而是越过她的头顶^,朝屋里扫了几眼&,问道:“九姨娘呢^?夫人问她怎么还不到!”

    竟然这样的等不及*!白芷的心猛地一跳^,脸上却是平静非常*^&,答道:“九姨娘已经起身了吧?^!?br />
    杜妈妈的声量高了起来:“起身^&&?这天还没亮^*,去了哪里^&&&?”

    白芷冷淡地道:“那奴婢就不知道了,奴婢也不是负责看着九姨娘的^?&^!彼底?,她转头去找秋菊&,然而秋菊却也不见了。

    杜妈妈冷冷一笑,转头大喊:“不好啦&,九姨娘不见了!”

    这一嗓子,惊动了原本就不大的院子里的所有人&&,原本在房里喝茶的大夫人*,顿时快步走了出来&,厉声道:“胡说什么**!”

    杜妈妈立刻冲了过去*,噗通往地上一跪:“夫人^*&,不好啦^***,九姨娘失踪了^!”

    大夫人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她的目光立刻凝了起来^,大声道:“照顾九姨娘的丫头呢?人在哪里*&?”

    杜妈妈表现得很无辜:“奴婢已经找过了^^,实在是不见踪影&^*!”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才好整以暇地走出来^,她已经收拾整齐*,脸上还淡淡带了笑容:“母亲,一大清早的有什么事这样着急?”

    “且不说这个&*,你九姨娘人呢&?她昨儿晚上不是和你一个屋子么*?”大夫人表现得很关心。

    李未央刚要说话,突然听见外头有人来禀报:“夫人!夫人!老爷上山来了!”

    大夫人故意露出吃惊的神情,很快就看见李萧然一路风尘仆仆地进了院子*,这时候院子里的其他主子们也都起来了,见到李萧然居然到了,一时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父亲,您怎么来了^?”李常喜不由问道。

    李萧然看她一眼,随后道:“你母亲昨儿夜里派人来禀报说寺里失了火,虽然说了没有人受重伤*,但是老夫人听了很不放心&*,便让我来瞧瞧&&?&!彼底?,他的目光在李长乐和李未央等人的身上都看了一圈:“都没事吧?”

    此刻的李萧然,对女儿们都还是有几分发自真心的关怀^^,毕竟这里的孩子&*,都是他的骨血&。

    李长乐因为上次的事情&^,也不敢上去讨好卖乖,只能笑道:“是^^,父亲,我们都没事,只是——九姨娘一大早就不见了!”

    李萧然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你说什么^?”

    ------题外话------

    写到大火的时候,我突然想,如果女主就这样被烧死了,她是不是又得重生一回,咳咳……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7 深夜大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7并对庶女有毒077 深夜大火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