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命运颠倒

    九姨娘的事情还没有完*,老夫人却病了*。

    大夫人殷勤地伺候在床前,端茶倒水&*,嘘寒问暖,哪怕老夫人再给她冷脸*&,也表现的得体大度^,殷勤备至^*,只是在众人眼睛里*,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大夫人亲自看着人去熬药了^,老夫人把李未央召到旁边来^^,道:“她这是唱的哪出戏&?”

    李未央笑了笑:“老夫人放宽心^,母亲或许是瞧着大哥大姐都长大了*,便也想开了^&,不好总跟您怄气吧&?*!?br />
    自从巫蛊事件之后,老夫人很明白^,大儿媳嘴上不说*^,心里却是将自己恨上了*,平日里虽然还笑眯眯的^&,背后却诅咒自己早点死,现在她这样殷勤备至^,不由自主让人头皮发麻。听李未央一说^,细细一想,她也反应过来了:“我是真心疼爱那两个孩子,可惜他们都太不争气*。敏峰也就罢了^,将来好好教导*,再娶一个好媳妇,可是长乐就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平日她横挑鼻子竖挑眼的*,以为我在从中作梗,也不想想长乐都做了什么^,要不是我努力帮她遮掩着^,早就闹得满城风雨了*!”

    老夫人说了这几句*^,猛地咳嗽了两声&*。

    李未央连忙上去帮她抚了抚&,不慌不忙道:“母亲是着急了吧*,大姐今年十五*,恰好是说亲的年纪&。将来若是想要攀上皇家^*,少不得要老夫人在其中周旋^&!?br />
    李长乐闹出那么些事情^,名声早就不大好了^&,依照老夫人的意思&&,就找个普通的官宦人家嫁过去&,有丞相府的面子&,谁也不会怠慢了她*^,以后有的是好日子,可是这母女两个人偏偏要去攀附皇家^。李家的富贵已经够了^^,有什么必要去攀龙附凤*,一个弄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母女还是没眼色*,眼皮子浅&。老夫人心里不爽快,对罗妈妈道:“一会儿你像个法子把她支走*,我不想看见她&*&!?br />
    罗妈妈陪笑道:“老夫人&,您消消气儿&,一会儿老爷还要来看望您^?!?br />
    老夫人冷哼一声&,“咱们李家真不知道是犯了什么煞星,唉,红颜祸水,最近只要牵扯上那个丫头,总要出些不安宁的事儿^*!”她忽然警觉地打住了*^,有些讪讪的望着李未央:“哦*&,我说这些^&,你一定觉得烦了&,罢了**,我不该和你一个孩子唠叨这些*&!?br />
    李未央从旁边精致的托盘里端过一碗粥*^*,微笑着说:“那不打紧&,只要您想说^,我就乖乖的听。您大可把心烦的事儿全倒给我&&,就像是大扫除一样,等您说完了&,心情就好了,也无事一身轻了?^!?br />
    老夫人不禁噗哧一笑:“真有这么简单就好喽!”想想*,她又感慨起来^?&!拔艺饷匆淮蟀涯昙?*,经过的风浪也算不少了^*,偏就这儿孙的事儿让我觉得力不从心*,唉!”

    李未央轻轻地吹着粥,言语也是小心翼翼的:“老夫人,您是家中地位最高^、最重要的人物*,什么事儿都及不上您的健康要紧^。只要您身子硬朗&,福气自然可以庇护儿孙,就好像福星高照一样&,那还用操什么心呢?”

    老夫人的心花一朵朵都开足了^,望着李未央笑了:“瞧你这嘴巴^,真是甜蜜蜜的*^?!?br />
    年纪大了*,本就是要哄的^,当初太后都不在话下,更何况李家的老夫人呢?李未央把手中的碗盅递给老夫人,笑盈盈的哄道:“要说甜*,我的嘴可比不上这碗桂花红枣羹,您快尝尝*?*^*!?br />
    羹果然香甜可口,老夫人边吃边笑。

    这时候帘子一掀,李萧然走了进来。李未央连忙站起来向他行礼&,李萧然点点头,随后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可好些了?”

    “你那个媳妇儿少在我跟前恶心我*&,我就好了^?^*!崩戏蛉顺亮肆?,将碗立刻就搁下了,口中没什么好声气,随后她想起李未央在跟前,不好意思说的太露骨^*,便咳了一声^,没再言语&。

    林萧然虽然难堪&,心中也对大夫人多了几分嫌恶&^^,只是不好露出来,微笑道:“老夫人专心养病就是,其他一切都有儿子在*!?br />
    老夫人叹了口气&,终究没再说什么^,就在这时候,大夫人亲自端着药碗进来了&,满面都是和顺&,一直递到老夫人的床边上^^,罗妈妈知道老夫人不待见她*,赶紧接过去,道:“不敢劳烦夫人?!?br />
    “身为儿媳&&,照顾老夫人也是应该的*?*!贝蠓蛉宋⑿?,随后望着李萧然道^&,“老爷^,您回来了&?!?br />
    李萧然面色平静^,不见喜怒:“夫人辛苦了^?&!?br />
    大夫人笑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老爷不必这样见外?&!?br />
    这对夫妻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可李未央却知道^*,李萧然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进过大夫人的房门了*,在这样的豪门贵族^,老爷可以三妻四妾&,美女成群&,但绝不可能十天半个月不安抚一下正妻,这是极大的不尊重。李萧然过去十年如一日*,坚持每个月的五六天都去大夫人房里^,现在这规矩却已经改了^,表面上看没什么^,实际上……却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

    李未央垂下长长的睫毛&^,仿佛什么都不知道。

    大夫人接口道:“老爷*&,后日我要去普济寺替老夫人请愿^,预备将女儿们也都一并带过去散散心*?!?br />
    李未央抬起了眼睛&,看了大夫人一眼,却发现对方眉眼平静*,半点看不出心绪&。

    替老夫人请愿&,自然就是为她祈福了,大夫人这话说的倒是合情合理&^&,李萧然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你预备带谁一起去*?”

    大夫人笑了:“长乐*,未央^,常喜她们两个姐妹^*,若是二夫人愿意去^^,也带着她一块儿&&,虽说普济寺并不远*&,但人多也好多个照应?!?br />
    一般情况下,豪门贵族女子虽然没有禁锢到足不能出户的地步^*,但出门的机会很少**,她们能抛头露面的机会也是有限的&&&。所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不全是现实*&,亦不远矣*。但惟独去寺院上香是例外*&,这不仅是正大光明的&,而且还是一种常例^,所以大夫人提出带家中的女儿们一起去^*,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可是李未央&,还是觉得说不出哪里怪怪的^。大夫人若是想要借此机会出门散心^*^,带着李长乐就好了*,怎么会突然这样好心*,连自己一块儿带着&?她就不怕自己给她添堵吗^&?或者说*,此行她还有别的目的^?不*,不对^,普济寺乃是前朝所建的香火院,后来荒废倾颓了*&^,由如今的皇帝重新修建^。自重建以来,香火十分兴旺。不说经过的文人骚客、旅客商贾*、游学应试之士*,就是京都的皇族贵戚^、达官贵人*,也多有去烧香拜佛的^&,如果大夫人想要做什么^,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脚*^。

    难道^,她是真的顺口一说^&,还是突然良心发现^,决定对自己好一点^?

    李未央想到这里,自己都觉得荒谬^。

    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大夫人绝对没安什么好心思^,想到这里*,她微笑道:“母亲,老夫人身边应当有人照顾,我就留下来吧*?*!?br />
    大夫人看了李未央一眼**,含笑道:“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也好^?!?br />
    并没有挽留她?李未央倒是有些微的吃惊。若是大夫人真准备在路上做什么^*^*,应当坚持带着她一起去才对。

    李萧然听了*,却觉得有些不妥^。如果李家的女眷去上香,独独缺了李未央的话^,那么别人会怎么想呢*?岂不是更加坐实了他们刻薄庶女的名声*,有损自家的名誉么?他想了想^,道:“老夫人身边还有其他人在,未央,你也跟着你母亲去散散心吧*?!?br />
    李未央低声道:“是*^^?^!?br />
    大夫人微微一笑*,掩住了唇畔的得意^。李家自然是不会让李未央一个人留下的,这样传出去多不好听。

    老夫人淡淡望了他们一眼**,道:“多派些人手*,可别再出点什么事*?!?br />
    “是^,普济寺香火鼎盛*,女眷往来上香的很多,我也会多派侍卫随行^,防止不相干的人惊扰,老夫人放心吧^*^*!?br />
    老夫人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到了晚上^,李未央便听说,二夫人拒绝了一起去,说要回娘家看望老父^。随后,便是四姨娘不放心^,跑到大夫人那里要求同行*,自然是被应允了^。四姨娘都去了,李萧然当然觉得不能亏待了美貌如花的九姨娘*^,让她也跟着一起去,唯独六姨娘因为前些日子受了风寒、七姨娘不受宠,所以她们二人不能同行^。

    到出发之前,九姨娘都表现的安分守己,并没有再向李未央提起那件事^,可总是三不五时跑到七姨娘的院子里来坐坐^,有时候还刻意制造一些与李未央偶遇的机会,每次都在人前,李未央便只是淡淡的,暗地里却一直让秋菊盯着九姨娘的动静**。

    到了十五这一天*,丞相府门前车马成群,人头拥挤^^。下人们纷纷准备着主子们去请愿要用的东西^^^,忙的人仰马翻*。天还没亮,便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就绪^。不多时*,大夫人出来^*,与李长乐共坐一辆翠盖珠缨八宝车,李未央、李常喜、李常笑三人共坐一辆朱轮华盖车^^*。然后四姨娘^^、九姨娘坐后面一辆青油毡布车^*^**,后面的丫头^^、妈妈或是跟车或是步行^,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

    人们远远望见了*,不由得都很惊讶:“这是谁家的马车^*,好大的气派^!”

    “是李丞相的夫人带着小姐们去上香呢*!”

    “?^??小姐*?岂不是能看见那个国色天香的大小姐***?”

    “什么国色天香,不过是个大祸害**!上次她胡乱出馊主意,害的灾民暴乱*^,简直就是个祸星!”

    “就是,她们这是要去哪儿^^?”

    “看这方向^,是往普济寺去了*^!”

    人群里**,有这样一两个探子*,听了人们的议论,观察了马车的方向^^,随后快速地在人群里消失*,赶着向各自的主子报信儿去了^*^*。

    马车里,李常喜冷眼盯着李未央**^,不说话^。

    李常笑倒是先开了口,嗓音柔柔弱弱的:“三姐*,好几日不见了^?*!?br />
    虽然住在同一个家中*,但李常喜对李未央有心结,害的李常笑也不敢和李未央多亲近^,在她心里,其实很喜欢这个外表柔弱内心却无比刚强的三姐^。这世上有一个规律大抵相同*^,凡是人都是厌恶与自己一样的***,偏好自己所没有的^。正因为李常笑性子柔弱*,任人欺辱^^,而李未央却是宁折不弯、十分强硬的*,所以李常笑一直很羡慕她^^,受了大夫人那么多年的气*,唯独李未央敢给大夫人绊子使,还能好端端地活到现在^*,这由不得她不佩服!

    “是啊,四妹妹平日里总是在园子里绣花*,以后有空^*^,不妨多到我的院子里坐坐**!?br />
    李未央微笑着道。

    李常喜冷笑一声:“算了吧,我们可不想被你连累*****!?br />
    她的意思很明白*,以后大夫人收拾李未央的时候*,她们可不想被误以为是她的同党*。

    李未央失笑:“连累不连累的我是不知道,若非上次四姨娘奋力一搏,五妹妹就要嫁到荣国公府了,我本以为你是感激你娘和我的,见你这样说**,分明是不领情了,难道还真的看中了那程林不成*?”

    李常喜脸色一白,上次回去以后她已经问清楚了*,知道四姨娘究竟为什么要设计紫河车那一出戏,冒着得罪大夫人的危险来帮助李未央^,说到底*,她们不过是互惠互利罢了*^,最重要的是,自己可以免于嫁给一个纨绔子弟的命运,但那又怎么样呢*,自己如今的相貌变成这幅德行,纵然父亲已经许诺不会随便将自己嫁人,那些豪门世家又怎么看得上自己?想到这里^,她喉咙里像是堵了一块棉絮*,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未央何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却也不再说什么。有些人**,永远都是糊涂的*^,哪怕自己说的再多,她也当是耳旁风罢了。

    李常笑看着面容平静的李未央,不由好奇地问出了一直想问却没机会问出口的话:“听说上一回***,是七殿下救了姐姐?^*!?br />
    这是官方说法*^,李未央笑道:“的确如此**^*?*!?br />
    李常喜抬起眼睛**,明显有一丝嫉恨**。她真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有这种好运气^!

    李常笑点头,道:“听说永宁公主殿下体恤姐姐受惊,不但收留了你一夜*,还特地派人送你回来^,事后又送来好些压惊的礼物*,姐姐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人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姐姐将来一定会有好运的*?!?br />
    李常喜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道:“什么命大^!四姐你就不怀疑吗^^^,哪儿来那么多好运气可以供人挥霍的^,说不准是个别人天生就有妖术*!”

    李未央笑了,眉眼间的笑意恬静如珠辉^,温润中隐见锋芒:“五妹妹,我真是佩服你^^,既然我有妖术*,你也上赶着来招惹,果真是不怕死??!”

    李常喜被气地噎住了,抢白道:“你若非有妖术,怎么会骗的七皇子去救你!”

    李常笑忙呵斥道:“不许胡说!”

    李未央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淡淡微笑道:“这个么**^,你就要去问问七殿下了?!彼婧?,她便闭上眼睛养神^^,无论李常喜如何挑衅^,都不与她作口舌之争了^。

    如今普济寺的方丈**,年纪已经八十开外^^,未出家之前,曾经是饱学之士^,经纶满腹^,才华横溢*,然而经历多舛,生活坎坷*,最后看破红尘*,落发出家。如今主持本寺^^,一心修佛*,成了一名德高望重的高僧。

    知道丞相府要来礼佛**,老方丈带了知客诸僧,亲自到山门迎接。

    大夫人下了马车,由丫头搀扶着^,抬眼向山门望去^,只看到方丈身披绣金线大红百衲袈裟,率领僧人在山门前,那样子,倒也说得上足够排场,引来普济寺周围百姓的围观。

    方丈见大夫人走过来,踏上一步,双手合十顶礼,说道:“阿弥陀佛!丞相夫人驾临山寺**^^,不胜荣幸之至^**!老袖迎接来迟*,还请夫人恕罪!”

    大夫人连忙答礼,说道:“罪过罪过^*^!大师乃得道高僧,劳您出迎,实在愧不敢当^^!?br />
    方丈说道:“夫人一路辛苦了,请进寺用茶^**!”

    大夫人点点头,吩咐道:“请后头的小姐们下车?!?br />
    丫鬟们立刻跟上来^,放下踏步,在车门外等候。李长乐蒙着面纱^*,先行下了车*,她轻移莲步^,款摆纤腰^,袅袅婷婷地走近**。众人只觉眼前一亮,不由得疑心是否天上的仙女走下了莲台^,到此救苦救难^,普渡众生^**。虽然看不到小姐的庐山真面目,单凭了这副装束^*、这段身材^**,也引来众人一片唏嘘*。原以为李家就这一位小姐,谁知后面还有一辆马车**^,又下来三个带着面纱**^、身形窈窕的姑娘^,一时看的人头攒动**,争相目睹丞相府千金们的风采*,其中也不乏那些豪门贵族的浪荡公子**,专程赶过来猎奇的,只可惜小姐们脸上都蒙着面纱,影影幢幢的,只知道都是美人^**,却不知道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一路进了寺庙,隔绝了外面的喧嚣*。方丈道:“已经为夫人小姐准备了一所院子^^^,房屋颇宽敞**,地势又幽静,和小寺有围墙相隔,绝无闲人打扰*?!?br />
    大夫人微笑道:“有劳大师费心了^***!?br />
    这一次的请愿,足足要在普济寺呆上三天*,所以李萧然派了很多侍卫^^,专程将女眷们所住的院子包围起来,确保他们的安全。实际上这是多虑了^,因为普济寺^,每逢有贵重女眷来上香,都是要封寺^,一般外人是进不来的*,根本无从谈起打扰。

    大夫人要了专门的禅房来念经^*^,便吩咐其他人去院子里先休息^。

    李长乐笑着望向李未央:“三妹,咱们去看看院子^?”

    李未央很佩服这位大姐,这时候居然还能和颜悦色,不过,这也说明她的敌人在一步步变得更强大*^。她笑着点头,道:“大姐先请^?*!?br />
    看着她们两人脸上的笑容,李常喜只觉得身上冒寒气,赶紧拉了李常笑就走*。

    院子坐落在藏经阁之后,坐北朝南*,四面有一丈多高的青砖墙围着,将外面的喧扰全部隔绝在外*。院子外头就是一座大花园^,四周佳木葱笼*^?^;ú莘泵?^,奇石假山^*,曲径通幽*,足可供怡心养性**。林妈妈正在吩咐丫头们将小姐们暂住的行李全都搬进去,院子里一派热闹**^。

    看见小姐们进来,林妈妈赶紧过来行礼:“大小姐,这院子是一间正屋,四间厢房**,还有七八间耳房^。您看*^,这正屋自然是给夫人住着^^,四间厢房么,大小姐您住一间*,三小姐一间*,要委屈三小姐***^、四小姐一间*^*,四姨娘和九姨娘一间了^^?**!彼底?*,她便拿眼睛却瞥四姨娘。

    四姨娘笑道:“这有什么委屈的^,出门在外**,总不好再去因为一点小事就麻烦方丈*?!?br />
    九姨娘面上平静^,倒也没什么异议*^。

    李未央抬眼望去***,这座院子只招待来寺庙礼佛的贵客,老方丈每天派人收拾打扫***,所以现在看来,十分雅致洁净*。院子的天井里有一条碎石小径^,路面都是彩石铺就。大厅前面有两株松树,苍虬挺拔,生机盎然*^^。迎面是一间正屋^^,从门外便可以看见一个对着门的香案,香案正中悬一幅白衣观音像,旁边安放一只紫檀木香炉,两边一对白铜蜡台,一个三彩大花瓶^**,中插白玉柄拂尘,案前一方红毡毯,上面放一个蒲团**^,大概是为住客礼佛准备的。

    丫头们正在忙里忙外地收拾东西,李长乐笑了笑,道:“那我便先去房里了,诸位请便^?*^!彼底?,她挑了最好的一间向阳的厢房去住了*。

    李常喜冷哼一声*,道:“四姐^,我们去住那一间!”说完,不等李未央反应^^^,便拉着李常笑挑选了另外一间^**。

    四姨娘笑了笑:“剩下两间,一南一北^,县主先挑选吧?!?br />
    李未央看了那个一直默不作声的九姨娘一眼,无所谓道:“两位姨娘选吧,剩下一间给我就好^?!彼低阇^,她便对丫头道,“墨竹你等姨娘们挑选好了再去收拾房间*,白芷**,你陪我出去走走^?!?br />
    李未央带着白芷走出了一片忙碌的院子*,白芷不服气道:“小姐^,那最好的屋子都被她们抢走了^^**!”

    李未央失笑:“都是格局一样的厢房*^,原本就没什么好坏,又何必在意这些小节?!?br />
    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大夫人非要来参禅礼佛,究竟是带着一种什么样的目的^,所以**,她没心思和那小心眼的人纠缠那些事情。

    李未央随手摘掉了面纱**,她并不像其他人一样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反倒一身家常打扮^^,头上的青丝挽了个螺髻*,翡翠玉簪拴定^^,薄施脂粉,淡扫蛾眉,穿一身浅绿色裙装,更显得清秀雅致^,人淡如菊。

    她一边将整件事回想了一遍*,一边出了院子,沿着碎石小径*,曲曲弯弯^,只见到春意阑珊,落英缤纷,片片桃花*^^,飘坠地面*,的确是一番说不出的美景*。就在这时候*^^,白芷道:“小姐,那丫头也跟着来了?!?br />
    李未央回头一看,却见到赵月一身普通丫头的装束,站在不远处*^,低眉敛目。

    李未央笑了笑,这个丫头***,还真有点意思^,李敏德让她照顾自己*,她便寸步不离*,天天在院子里盯着^,生怕自己有什么闪失**^。不过李未央也曾经故意命她端茶,却看到她的手掌心有一层厚厚的茧子,显而易见,这丫头是舞刀弄剑的^^,只是不知道^*,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李未央刚想着找个机会试试看这丫头的功夫,就突然听见赵月呵斥了一声:“什么人!”

    说话不过片刻工夫^^,电光火石的刹那*,赵月已经拔出了腰间的软剑^^^。平日里她的软剑都是缠在腰上^,看起来与一般腰带无异,现在抽出来*^,却寒光凛然*。不待李未央吩咐,她已经向来人直奔而去。

    从林间走出来的青年显然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会武功,他的动作也是奇快***,竟然用一把折扇一转,已避开了凌厉万分的剑势**^^。白芷惊呼一声*,李未央却向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

    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赵月的功夫究竟如何*^^。

    李未央远远看着,只瞧见剑光飞舞,听得破空之声数下,赵月已接连刺出七剑。这七剑又急又快,所刺的部位^,更无一不是人体的要害*^,另一人竟然用扇子对阵^。剑影*^*,扇风^^,闪电般来来往往^,听不见丝毫兵刃交锋声^,却是一场在无声中激烈的战斗。青年身形只要稍慢半点^,就一定会受到重创,然而他身形闪避越来越快^,口中却笑道:“县主身边的人果真好厉害^!”

    白芷瞧见局里这两人争斗,着实捏把冷汗:“小姐^,真的不阻拦?”

    李未央微笑:“没关系^,看着吧*!?br />
    赵月一个瘦小的姑娘^,剑法之快实在超出常人想象,一出手刹时便铺天盖日*。一手快剑*^,迅捷灵动,自成一格*,一旦剑势展开,疾如狂风*,猛若奔雷,几乎招招都是不顾性命的强攻,气势凌厉迫人****。但对方在她一波强似一波的攻势之下*,

    却显示出游刃有余的从容。李未央看的很明白*,她的剑已经三番四次袭向青年的要害,都被那把扇子挡开了^,一攻一守之间^^,两个人竟然僵持不下^^^!

    “县主^,你还真是恩将仇报??*^!”青年嘴角一抹笑,提摆拂袖*,足下几个错步,身形如行云流水^^*,稍一闪身避开了赵月凌厉剑势,待两人站定**,他已在赵月身后了。

    赵月面无表情,反身继续进攻***,青年毫不惊慌,脚下步伐飘逸*^,转眼间身子已退一尺外**,只听“锵”的一声^,赵月的长剑不知为何,竟然被一把轻飘飘的扇子挑飞了出去^!赵月面色发白,她自小习武**,向来自傲,还从来不曾受到这样的挫折*,当下目瞪口呆,却还要再打*,李未央已经高声道:“月儿^,不得无礼,这是七殿下!”

    赵月吃了一惊,连忙刹住了步子*,迟疑不定地望着眼前俊美的青年^。

    此人一袭青色衣衫^,漆黑的乌发用紫金双龙夺珠冠束起**,当中竟缀了一颗极为罕见的南海珍珠。他面容俊俏,然而一双眼睛却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闪烁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不过他此刻带着的笑容**,却也是从未有过的,若是有外人看到一定会惊异*,七殿下居然会露出这种笑容来^。

    “县主就是这样待客的么*^?”拓跋玉微笑着走过来*^,抖了抖袖子上的一道口子。

    李未央视而不见道:“若非七殿下藏头露尾^,我的丫头也不会以为你是登徒浪子癪^^^?!”言下之意*^,是你自己不出声躲在旁边偷看*,这又怪得了谁。

    “哦^*,这么说还要怪我了*?”拓跋玉脸上喜怒莫辨,似笑非笑**^。

    若是换了被人,早已恐惧的跪地求饶*,可是李未央却不吃这一套:“殿下,你是皇子龙孙*,自然是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怎么会怪罪我们这样的无心之失呢?你说是不是?”

    拓跋玉看她一双眼睛沉如古井****,却颇有一番坏主意***^*,不由自嘲道:“我原本是好心来看看县主是不是安好**^,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提起这件事**,还没有当面谢过你?*^!?br />
    拓跋玉显然并不在意,道:“不过投桃报李罢了。若非县主先帮我**,我也不会出手相助?^!彼婧笏呓?,凝眸道^,“可曾查到当日究竟是何人偷袭^^?”

    李未央摇了摇头道:“殿下捉去的人全都服毒自尽了,我和敏德骑马逃走,结果在林间迷路*^,直到早上才找到出路,因为样子太过狼狈,不得已才求救于你*!?br />
    拓跋玉笑了笑*,一针见血道:“县主^,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为何不对我说实话呢*?”

    李未央扬眉:“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拓跋玉不由悄悄握紧了手^*,指甲扎进肉里带来的刺痛感让他稍微冷静了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也许从第一次见面,这个表面温顺背地里刁钻的少女就进入了他的眼帘*,后来在京都重遇,也许是好奇,也许是喜爱,又或者*^,仅仅是觉得生活太过平静无趣^,他的眼神就不由自主地开始追寻那一抹丽色****,然而现在他才知道,她其实并没有注意过他*,更甚者*,她不过是将他当成一个可以利用的对象。

    可以想见*,当初她帮助自己^^,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这当然是早已摆在眼前的事实^,但拓跋玉还是有一点不痛快^。也许是他被人捧着太久了*^,突然来这么一个毫不在意他*,甚至连真实理由都隐瞒着他的少女^*,他就不得不讶然了。

    而另外一边,拓跋真也到了寺里*。老方丈慌忙出迎^,拓跋真笑道:“不必多礼*^,我不过是来拜佛^^,不用惊动太多人了*?!?br />
    毕竟是皇子*^*,老方丈还是不敢怠慢的^,连忙吩咐人带他去参观^^^^。

    拓跋真便顺着庙宇向内走*,替他带路的沙弥道:“殿下,这里是天王殿^?!?br />
    拓跋真抬头观看*^*,只见四大天王^,怒目横眉^,狰狞可怕*。殿柱上挂一副对联,上联是“风调雨顺”,下联是“国泰民安”^^。

    他淡淡一笑^,随后信步继续往前走^*,沙弥道:“前面是罗汉堂!?br />
    拓跋真却不拜佛不上香,仿佛无心道:“听说李丞相的家眷也在寺庙里**^?”

    沙弥愣住了^,随后观察了一下他的神情*,恭敬道:“是***,李夫人带着几位小姐,都在寺里*?!?br />
    “哦*^?哪几位小姐?”拓跋真捻动手里的玉扳指^^,这么问道*。

    沙弥没想到他问得如此仔细,小心道:“这个……恕小僧不清楚?*!?br />
    拓跋真见他一脸警惕,不由笑了:“师傅放心,我与李丞相是旧识*^^,断然没有进了寺庙不去拜见的道理,你引路吧,我去见见李夫人*?!?br />
    沙弥原本还担心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现在看他只是要去拜见李夫人**,一时放下心来*,道:“殿下请**?!币槐咦?,他一边心道,今儿个是怎么了*,先是七殿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三殿下*^^^,这些皇子们是扎堆啊还是怎么的^?突然想到刚才山门前^^^,李家那一群如花似玉的小姐们,沙弥不由自主叹了口气^*,女色误人癪**?*^!

    拓跋真却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面上带着笑容^,跟着沙弥向前走去***。

    这时候,李未央和拓跋玉已经离了花园,一路向罗汉堂走过来*。在罗汉堂门口两边*,也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五百罗汉^,数仔细,是凶是吉?”下联是“三千世界^,看清楚^,如幻如真”^。进门一看,见五百罗汉排列得整整齐齐,有的凶恶*,有的慈祥^,表情姿态***,各各不同***^^。李未央一边凝神看着这些罗汉**,似乎颇有兴趣的模样。

    “县主^,父皇赐给你的那些金银珠宝,除了那些不能动的死物,其他你也用了不少了吧!蓖匕嫌裢蝗坏?。

    李未央没想到他突然说起这个**,不由偏过头,漆黑的眼睛带了一丝薄薄的讶异*^^^。

    拓跋玉笑了:“你要和你的嫡母抗衡*^,最要紧的便是人脉**^^,而这人脉^,大多是要靠钱财才能走通的^*,你能这么快在李府立足^,想也知道做了散财童子^^*^*^!?br />
    李未央挑眉笑道:“你说得对^,陛下赐给我的*,很多都是不能变卖的贡品,那些真正有用的金子,已经花了很多了^^?*!?br />
    “坐吃山空*,便是金山银山也要毁于一旦?*^*!蓖匕嫌袂崆岬繼,“你可以派可靠的人去肖城多纳货物^,尤其是上等的蚕丝,南边近日有大宗买家要下来收丝^^*^,这是一本万利的生意*?!?br />
    拓跋玉透露的是个极为重要的商机,他的王府今年在蚕丝一项收益上少说也可多得好几万两黄金^?*?衫钗囱肴春苣迅咝似鹄?,自己身边——信赖的人,其实不多^*。

    拓跋玉看穿她心意^,笑笑道:“若是信得过我,我可以代为采办*^^^?!?br />
    李未央有点纳闷:“你为何要这样帮我**!?br />
    拓跋玉笑了笑:“就当我是感谢你上次帮了大忙吧*?**!?br />
    上次的帮忙,他应该早就还清了吧*^***,李未央心里这样说*,正要开口回绝*,谁知拓跋玉却道:“前面是大雄宝殿^,咱们去看看吧^?!?br />
    大雄宝殿建造得气象非凡*,白玉台阶^,琉璃碧瓦*^,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十分庄严肃穆^*^。两旁对联颇多,可看的却不多,只有正门两副很有意思??拷诺囊桓?,上联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善恶到头终有报^?!?br />
    而拓跋玉与李未央,恰好在这里,和拓跋真打了个照面^。

    双方一时之间,都愣住了……

    其实*,早在李未央看到拓跋真之前,他已经注意到了她。只是他看见**^^,李未央在轻言细语地和拓跋玉说话*^,似乎还颇有点投机的样子。时不时地绽开微笑**^,露出洁白如贝的牙齿^,声音也是清冷的^*,十分悦耳动听**。

    面对他的时候^^^,可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拓跋真表面豁达^^,实际上最是心胸狭窄的人,看着那两个人一副“情意绵绵”的模样*^^,微笑有了一丝裂缝,只有他看不上李未央,可现在竟然是对先摒弃了他**^,另外攀上了高枝!若是李未央看中的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她看中的是拓跋真一直视为死敌的拓跋玉^,拓跋真不由暗地里连她一起恨上了^^。只是他毕竟城府深,明明憎恶拓跋玉*^,却硬生生把魂魄抽离出来^**,将人格分成两个*^。一个在那里充满嫉妒^,另一个充满惊喜^,迎上去道:“七弟怎么在这里?”

    经过上一回的事情,拓跋玉已经很透彻地看明白了拓跋真的野心^,再也不会被他这副友善的模样所动摇,当即微笑道:“我是过来代替母妃上香的,可巧就碰到了县主?*!?br />
    拓跋真的眼睛*,自然而然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李未央笑道:“三殿下莫非是来参禅的么**?”

    拓跋真当然不是来参禅的,他不过是听说李家人来了*^,所以才跟着过来,只是到了这里^,他才突然发现**,自己竟不知道究竟是来找李长乐*,还是借机会来见李未央。

    李长乐美丽如一轮皓月^,艳压群芳*^,可是拓跋真心里时常牵挂的却是另外一个人。那人相貌不如她长姐,性子隐忍狠毒似狼,风骨气节全无*,在他面前做戏欺骗有如喝茶水一般快速。平日拓跋真做事极有分寸尺度,惟独这个人轻而易举的就能叫他心乱。

    实际上,若是李未央还和前世一样将拓跋真看得很重要***,事事以他为重,拓跋真还未必会高看她一眼*^,偏偏她如今处处与他作对,甚至反过来去帮别人,不由得他不注意^^,可见冥冥之中自有翻云覆雨手**,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走向何方^。

    可是,李未央为什么要跟拓跋玉走在一起*!拓跋真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题外话------

    渣男喜欢女主了→_→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6》,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6 命运颠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6并对庶女有毒076 命运颠倒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6^。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