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冰寒如刀

    丞相府

    大夫人急匆匆赶回丞相府*,甚至连监视李未央都顾不上&,这其实是有很深刻的原因的。李萧然外出三日,竟然带回来一名新的妾室^,与众不同的是&,这一次李萧然竟然没有知会大夫人一声*。

    这意味着,李萧然已经不像往常那样敬重她这个正妻了&。想来也是&*,从巫蛊事件之后,他甚至连一次都没有踏进她的屋子。若说平时,大夫人还能忍得住&^*,但在这时候,她再也没办法忍耐了。她匆匆带着李长乐赶回家^&,却听说李萧然带着新来的美人儿去赴宴了&^,压根不在府上*,顿时一腔愤怒变成压抑&,恨的牙齿都要咬出血来,她翻来覆去一宿,竟然都没有顾得上问一句李未央的下落。第二天一早*,她实在坐立不安,立刻派人将那新来的美人云姬招来*^。

    大夫人捏着手里的茶杯^,盯着眼前的云姬。

    这女子肤白胜雪&&,鼻子和脸型就像被人用玉石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站在那里宛如花树堆雪,琼压海棠,虽然比不上自己那个国色天香的女儿&,但也完全是一个美丽的叫人没办法转开目光的美人儿。她弱柳扶风一般走上前来*,姿态优美地施了一个礼&。

    大夫人在看清这张脸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措&^,几乎以为当年那个女人又回来了,随后心头暗暗火起^,原来老爷一直没有忘记那个女人!然而她毕竟城府深^,虽然很厌恶这个云姬,面上却不露出分毫*,微笑着让她走上前,叫她伸出手来,看看她的手。云姬的手指也如春葱一样又细又长,掌形也极美&。大夫人又问她多大&,何方人士。

    云姬道:“奴婢叫云媚,十六岁了,昌州人士*&?!?br />
    她的声音如黄莺般婉转动听*&,一口细牙如珠似玉。大夫人心头气恨:这模样真是我见犹怜,难怪近年来已经少有新宠的李萧然也要收下她了。

    云姬不敢看大夫人的目光,因为这位主母虽然脸上带着笑,可是目光极为深沉^,像是一张大口要把她吞下去,又像是要从她的身体中攫取什么东西出来一样^*。

    “哦?^!贝蠓蛉苏獠乓馐兜阶约菏?^,连忙重新挂上那温婉高雅的笑容:“你不必怕。我只是看你长得真漂亮,心中也代老爷欢喜罢了*?!彼晕⒍硕ㄉ?&,侧过眼珠细想了想:“只是*,媚儿这个名字太俗了。我给你改个名儿*,干脆就叫云柔好了,又显得高雅大方,如何?”

    云姬深深低头,然而嘴角却是垮下来,明显并不开心^。

    大夫人没想到这女孩儿看似柔弱,骨子里倒很倔强*。她微微有些恼怒——不知为什么,被冷落之后她格外容易动怒*,但没有表现出来。要收拾这个小贱人&,法子太多了^,她眼珠一转,波澜不惊地改了口:“罢了^,似乎这名字也不好听。你就暂时还叫云媚吧*^。等到哪天老爷有空,再给你改名&!”

    云姬再次谢恩,心中却对大夫人善于观察人心的本事警惕了起来。

    正在蹉跎的时候*,忽然有婢女来报,说老爷来了&。

    大夫人慢慢地抬起头,目光炯炯地盯着走进来的李萧然——她虽然此时不想露出犀利的目光,但已经身不由己*&。

    他这一回,不说一声儿就把人带回来,简直是太羞辱她了&。

    李萧然一看到云姬仿佛受了委屈的模样,脸上立刻有了几分不悦&&。但他毕竟是有分寸的人*^*,所以他只是淡淡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事和夫人说?!?br />
    就在这说话的空档*&,林妈妈突然快步走进来,悄声对大夫人说了几句话,大夫人面色一变,问道:“事情可确实?”

    林妈妈笑道:“是,老奴已经核实过^*?^!?br />
    大夫人一怔,随即眼底浮起一阵不易察觉的喜色^^。原本她是打算向李萧然说几句关于云姬的事情&,现在听说李未央失踪没有回府的消息,顿时喜上眉梢,决心暂且将云姬的事情放下&,把李未央这个心腹大患收拾掉^。

    等云姬退下去以后^,大夫人突然正色:“林妈妈,让其他人都出去^,我有事情和老爷说&?!彼械秸饩浠跋褚黄度幸谎涌谥谢夯阂瞥?&,说话时的心情却出奇的好。

    李萧然以为她要责怪自己没有将云姬的事情提前告诉他,一股风雷在脸上一闪即逝&。

    大夫人很了解李萧然,此刻脸上却不动声色,眼里却隐藏着令人难以察觉的狡诈:“老爷,我是另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br />
    李萧然的脸色稍缓*,摇摇手令左右退下^。

    想到马上就要除掉李未央了,大夫人感到一股热血涌到喉底&,奋力把它咽了下去,走近他抬起头,面上露出担忧的神情:“这件事情说起来我也有很大的责任,这点让我愧疚的不得了*,但是事到如今,我也不得不向老爷说实话了^^?!?br />
    声音很轻*,却每一个字都像是冰凌*。

    李萧然皱起眉头:“不要故弄玄虚^,赶紧说?&!?br />
    大夫人心中得意^^,脸上却越发迟疑:“昨天去永宁公主府赴宴&,老夫人突然来了故友&^,便急着赶回来,正巧我身子不适,就跟着一起回来了*,我们都离去了&,怕不好和公主交代,便让未央和敏德留下来参加晚宴?*!?br />
    实际上^,老夫人当时是想着*,考验一下李未央能否独自应对,大夫人则是完全不把她当回事。

    “然后呢?”李萧然觉察出了一点不对劲。

    大夫人一副内疚的模样:“随后我头疼的厉害,便先躺下了*&,以为未央和敏德到了时候会自己回来。谁知道刚才有人通报说在官道上发现了咱们李家的马车&^,旁边还有咱们家的侍卫,这些人全都死了*,更糟糕的是*,未央和敏德不知所踪……”

    马车遇袭了!

    李萧然感到这一串冰凌直刺入自己的大脑*,浑身的毛孔都紧缩了,身体却是纹丝没动&&,嘴唇也是僵木木地没发出任何声音。他现在最怕的就是家里出事*,更担忧这件事情有别的内情!

    “谁这么大的胆子!”过后是浓浓的愤怒&,他像头恶狼一样狠狠地盯着大夫人,牙齿用力地挫着^,继续要冒出火星来,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几句话:“竟然敢动我家的马车!”

    大夫人从来没看到李萧然这样疾言厉色的模样&,她微微一愣,随即道:“是啊&,这些人这么大胆&,不但袭击了马车*,连未央和敏德都一并劫持走了*!如今怕是——”

    “你什么意思!”李萧然大吼了起来,眼里几乎要喷出火焰,他没想到在京都居然还有人敢碰他李家的马车*,甚至劫持了他的女儿&。虽然他不见得对李未央有多么深的感情,但这绝对触犯了他的权威,“派人去找&&,马上去派人把未央和敏德找回来^!”

    三夫人刚死,就弄丢了人家的养子*&,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他贪图三房的财产^^*!一定要立刻把敏德找回来*&!

    “老爷,最重要不是这个,他们已经失踪一夜了*&!”大夫人毫不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眼中已经冒出钢针般的光芒&,“恐怕未央早已失贞了&!”

    李萧然被这钢针般的目光刺痛了——不,应该说是完全愣住了。他一时间懵在那里*,脸上的肌肉开始剧烈地扭动,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挤压着^。

    大夫人注意到&*,李萧然此刻额头的青筋也暴出来了^,像蚯蚓一样扭动着。目光里也渐渐闪出滔天的怒意&,可见他有多么的暴怒,她面上仿佛更加的不安:“老爷&,若是未央真的找回来了^,李家的名声和面子,也就全都完了!”

    一个已经失踪一夜的贵族千金,李萧然不能不设想李家将来要为此蒙受多大的羞辱,他的同僚们会怎么看待,皇帝又会怎么看待^&!他忽然冷静了下来,脸上就像罩上了一层模糊的钢铁面具,“你说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句话^,触动了大夫人心底最深处的隐秘&。若是平时*,她一定会扮演好一个大度的慈母^^,等老爷自己想起来这件事的后果,然后她再出来做好人,将李未央送入寺庙出家了此残生,这样既不会让李萧然怀疑她的用心,又能在众人面前保持一贯的形象*^,但是这一回^,她却没有继续忍耐,而是抢先提了出来,是的,她要抓住这次机会^,将李未央置诸死地!大夫人虽然是这样想的&,可是在李萧然怀疑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出现了一丝恐惧*,所以她迅速调整了情绪^,面上的容色转为哀戚:“老爷*&,我这么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我只是真的担心未央,她一个好好的女孩儿家*,还没有许配给人家,将来若是让人知道这件事情,谁家会娶她呢&?”说着&,她煞有其事地用帕子掩了掩眼角,仿佛是出自真心的担忧。

    李萧然冷笑一声^^,却丝毫没有笑意,就像嘴角裂开了个口子^。他虽然觉得大夫人是在猫哭老鼠*,可他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对的^!他恨恨地看着她,劈头就来了一句:“那这件事该如何处理??”

    大夫人佯装惊诧地说:“是呀,我也正在为此犯愁*,先派人将她找回来,然后咱们再商量怎么办就是!我不过是想要让老爷心里有个准备*!”

    李萧然怔了一怔&,神情中闪过了一丝冷凝之色&,挥了挥手,他大声道:“叫管家道这里来!”

    外面立刻有脚步声,飞快地离去了^&。

    李萧然坐下来^,一口茶喝下去,却觉得透心凉^,他长叹了一声:“活着回来&,也是个大麻烦?^?!”

    大夫人微微笑了一下^*,随后掩饰了笑容,上前道:“老爷也不必担心,说不准未央吉人天相呢!”

    李萧然一时不知道该怎样说,茫然地坐了一会儿,就在他预备站起来出去想对策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三小姐回来了*!”

    李萧然看着李未央缓缓走进来,竟然吃了一惊^*。

    李未央在回来之前,精心打扮了一番&&。发上特地插上一朵花园里摘的芙蓉,用眉笔把眉毛淡淡地描了描^*,黛色极淡,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来,又在脸上淡淡地敷了一层粉&,把胭脂化开了,淡淡地抹到双腮和唇上,有妆若无妆*,说不出的清新靓丽*。这是因为,若是她今日不化妆&,根本掩饰不住一夜未眠的憔悴。然而在不知情的人看来,从来不施粉黛的李未央,此刻浑身上下都弥漫着青春的活力,无一处不清纯新鲜,就像清晨里还未曾绽开花苞的花朵,带着一种往日不曾有过的活泼*^。

    李萧然敏锐地注意到,李未央的发间带了一只银簪子。若是平常,这并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不知为什么,今天他却注意到了*,那是用最纯的白银打制的、中间琢为中空的银簪&,形状是栩栩如生的花树模样^,上面用轻薄的银片打作花朵和花苞*&,花心上镶嵌着颜色艳丽的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七色光芒&。戴在头上&&*,果然是灼灼其华,为原本清秀可爱的李未央增添了不少娇艳。

    “未央,你终于回来了*&&!”大夫人一脸急切地迎上去^,目光中却有毒牙般的东西若隐若现。

    李未央看在眼里&,却仿佛很感动的模样,连忙微笑着回应:“母亲,未央让你担心了&?^!?br />
    “未央呀,岂止是担心,母亲的心都要急死了,生怕你遭遇什么不测!”大夫人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眼里的毒牙已经渐渐清晰。李未央活着回来也好&,毫发无伤也罢&&*,彻夜未归已经是死路一条了&!

    李未央心中一震,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以她的聪明&,已经感觉出对方的言外之意^,只是她竟一派天真,仿佛毫不设防地说道:“母亲对我这样好*,未央想起&,真是日夜难安??!”

    本以为她会惊慌失措*,没想到半点不露声色!大夫人咬着牙齿,嘴边的冷笑彻底绽放开来:“下人说跟着去的侍卫们都死了,你也被人掳走,快让母亲看看,可有什么损伤*?”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母亲,未央毫发无伤,你看?!彼低?,她轻巧地转了一圈,笑眯眯地看着李萧然道,“父亲,未央不孝*,叫你也跟着担心了?!?br />
    大夫人以为她是故作冷静^,冷笑着继续往她的伤口上洒盐:“未央^,你若是有什么委屈*,不要强忍着*,和母亲说就是了,母亲一定会为你做主的?!?br />
    委屈*?李未央心中冷笑*。她斜睨着一脸丑恶的大夫人^*,觉得自己同这个恶兽一般的女人没什么好讲&,冷冷地吐出一句:“母亲杞人忧天了^,未央毫发无伤?&!?br />
    大夫人盯住她的眼睛*,还想继续旁敲侧击,却发现她的眼睛里已是冷冷地望着自己&,却蕴涵着一种无形的寒意,就像荒野庙堂里供奉着的神像^,诡谲神秘却又令人毛骨悚然。就在这时候,李未央突然笑了起来,大夫人觉得这笑声就像一瓢冰水直泼到她心里来似的,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气势也不由自主地弱了。

    “未央&,你真的没事吗?那你又是怎么回来的?”总不能是歹徒自己放你回来的吧,李萧然不由自主地问道&。他已经不想再听大夫人说的那些话了^,他必须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好做出最妥善的安排&!

    李未央很明白李萧然的意思,但她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微笑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对了父亲*,今天要请你替未央准备礼物^^,好好酬谢一下七皇子和永宁公主&,若非是两位殿下,未央就回不来了呢&^!”

    大夫人面色一变,随即道:“你说什么^?”

    李萧然也一下子站了起来^,面上露出惊异之色&。

    李未央扬眉,天真道:“怎么父亲不知道吗*^?哎呀,瞧瞧我只顾着劫后余生和母亲叙旧*,竟然忘记了说正经事。昨天不知从哪里冲出来一群人要抢夺我们的马车*,侍卫们拼死盺&;の液兔舻?,可是寡不敌众,就在危急的时候,七殿下正好路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英勇得很呢&!将那些歹徒逼退后&,七殿下看敏德受了伤,特意将我们就近送回永宁公主府养伤,公主收留了我们一夜*,还派人给敏德请了大夫,这可真是出门遇贵人,要不是他们二位的帮助,未央可就无法安然无恙地回来了??^!”

    李萧然一听^,顿时喜出望外:“是七殿下救了你^?”

    李未央点点头。

    “还有永宁公主也收留了你?”

    李未央继续点头。

    “这一切都是真的?”

    李未央抿嘴一笑:“父亲你是怎么了,我是坐着公主府的马车回来的呢*!”说到这里&^,她甜笑着望了一眼大夫人:“好在我命大,若是真的被歹徒劫掠走了**,未央哪里还敢回来*&,早就一死保住清白了,母亲,我平安回来,你怎么好像不高兴似的?”

    “不,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说谎,怎么会失踪一夜竟然没有发生任何事**!”大夫人缓过一口气^,猛然翻脸^,完全失态&^。

    人常说^,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大夫人原来以为自己可以借此机会让李未央彻底完蛋*,却没想到这样也能让她逢凶化吉,这实在是太好运&,太让人无法接受了!

    李萧然勃然变色:“你说的什么话!还不住口!”

    大夫人一怔,随即面色惨白,她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李萧然大怒之后是焦虑^&,现在全都变成高兴,七皇子救了李未央*&,她还在公主府住了一夜,这两个消息的冲击力远远超过了刚才李未央失踪的事情。

    可是他还是有一丝疑虑,因为这一切转变的太快**,让人不知所措^&。

    李未央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笑着道:“对了*,公主说我是因为赴宴才会受惊^*,特意赐给我一根簪子聊表安慰?!彼底?*,她指了指头上的名贵簪子。

    李萧然这一回,长长松了一口气。这可真是——太让人惊讶了!随后,他狠狠瞪了大夫人一眼^。

    大夫人心中一惊,原本的迷雾散了开来^,勉强笑道:“未央,你真是——好运气*?!?br />
    李萧然也笑,安抚说:“未央,你母亲只是一时之间太高兴了!?br />
    大夫人恐怕是失望到了极点了吧,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将自己置诸死地&,简直是心如毒蝎,穷凶极恶!不过*,李未央微微一笑*,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是啊未央*,母亲是太高兴了,你别怪我!贝蠓蛉说暮砹锵袷侨嗣藁╚^,说话极为不自然。

    “母亲您不必如此&&,这是老天爷给我的好运气,谁也阻挡不了的*?!崩钗囱胨淙凰档梦薇惹?,但显然话里有刺。

    李未央的一双眼睛漆黑如井水,在大夫人看来**,就像妖谷鬼涧之中&,萦绕着蓝光的幽冥之火。

    “当然^&,这件事情&,也是我命大。若是昨夜七殿下没有恰好经过——”李未央淡淡道:“我恐怕要暴尸荒野^,狗啃鸦食了*^?!?br />
    李萧然听了李未央的话^,觉得的确是这样*,说实在的,他原先还担心李未央身死会影响家族的声誉^,觉得她的确是个不吉利的女儿*,可是现在看来*&,她简直是洪福齐天了。他这一心理变化在脸上有了细微的表现&^,被李未央全部收在眼里^*。

    李萧然不忘问道:“老夫人那里呢&?”

    “父亲放心*,未央马上就要去禀报老夫人^?&!?br />
    李萧然点点头,看着李未央离开。随后他转过身^,盯着自己的妻子。他没想到^,她不仅气量狭小,还是一副恶毒妇人的做派*。她明明是嫡母&^,却总是想方设法和庶出的孩子过不去&。李萧然并不要求她对他其他的孩子们亲如子女,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吧,这样露骨的表现出愤恨,让他觉得不寒而栗^。李未央再如何,身上也流着他的血^&,大夫人竟然期盼她出事^,借此来除掉她&,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心寒。自己殚精竭虑地在外头经营官场^^,什么事都作得滴水不露^,却没想到一直以为很贤良的妻子竟然在背地里拆台,太令他失望了!

    他冷哼一声*,不等大夫人解释*^,甩袖直接走了!走到门口&,他突然站?*。骸氨鹜顺锉感焕?^!”

    大夫人一愣*^,随即满是愤恨,但却又无可奈何,翁声道:“是?!?br />
    李未央先去老夫人的院子请了安*,将事情说了一遍,然后才回到自己院子,白芷松了一口气:“小姐,好在你聪明,早一步先去七皇子府*,请他帮忙安排好一切?!?br />
    “大夫人当然不会随便放过这个机会&,我又怎么会落人口实*&?!毕衷诶钗囱胍丫沸?,自己之前帮助拓跋玉没有错了,他是一个懂得回报的人^,而且&,效果立竿见影&?*;乩粗?,她梳洗打扮过*,又特意准备了一番,还真看不出异样&*。

    “大夫人简直是趁火打劫……”

    “她本来就是这种人……”

    就在这时候&^,墨竹突然回报:“小姐*,七姨娘来了!”

    李未央一愣&。

    “娘……”

    “未央……”七姨娘扑过来,紧紧抱住李未央&,放声大哭。

    李未央哭笑不得地望着这个脆弱的亲娘*,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旁边的白芷连忙过来扶过七姨娘,小心地道:“姨娘别担心,小姐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七姨娘整个眼睛都肿了,是真的担心的要死,她一听说这件事立马就赶过来了&。

    李未央轻声地向她解释了来龙去脉&,说的大概也和对李萧然的说辞差不多^,她不想自己的亲娘也跟着担心。

    “原来是这么回事……”听到是因为在公主府过了一夜*,七姨娘松了口气^。

    原以为李未央受什么委屈了……

    “原本小姐坚持要回来的……”白芷笑道。

    “可是公主盛情难却……”墨竹插话说道。

    李未央只笑笑:“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只是公主觉得我因为赴宴而受惊&,心中过意不去……”

    “本来想找人回府报信儿*&,但那时候已经很晚了&&,怕反倒惊扰了老夫人和你们……”李未央说道&^,看着七姨娘面上残留的悲伤*,不由有些愧疚,“都是我不好,让娘你担心了&?&!?br />
    七姨娘含着泪光,摇着头笑&。她高兴之后又轻轻的叹了口气,看着李未央眼底的血丝,心里有点难受:“都是娘没用,没法子护着你?!?br />
    李未央心里*,有一丝暖流涌过*。

    说实话,她对七姨娘^,一直有一种疏离之感,虽然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前世她去世的早,从小又不是在她身旁长大,感情并不特别深厚&,今生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了&&,所以处处都有点放不开手脚,可是今天看到她发自真心的眼泪*,李未央为自己曾经的疏离感觉到愧疚。

    她的眼神温润如玉,却又明亮如星。

    “娘,我说过,以后换我盺;つ??^&!?br />
    七姨娘怔怔看着女儿*,情绪剧烈起伏:“未央&,你别和大夫人对着干,她会害你的?!?br />
    谈氏是一个懦弱的女人,如今她别无所求&,只希望女儿一生平安,将来嫁个好人家*。大夫人心狠手辣^,她不希望未央出事^。

    “娘^*,人只要活着&,都会遇到无数的波折,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不论碰到什么磨难,甚至危险&*,我都不会后退。既然我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就什么都不必再想了*,更何况,就算我想退,别人也不会容许我退的!坦坦荡荡而活,痛痛快快而生^,这没什么好怕的……”她不惧生&&,亦不怕死,但是大夫人却不同,所以赢家一定会是她^。

    七姨娘愣了愣,她突然觉得,未央的倔强和坚强,远远超过她的想象&。

    “未央……”她下定了决心*,“娘一定支持你*!?br />
    能让懦弱的七姨娘说出这种话……李未央不觉莞尔**,只觉得心中酸酸甜甜&,那种有家人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李未央在官道上遇袭并且被七皇子救下的事情一下子传遍了京都*,嫉妒坏了那些名门闺秀,人人都说这永安县主运气好,马车被劫持就是百年一遇了,居然还能被皇帝很喜爱的皇子英雄救美了^。当然也有很多流言蜚语^,甚至有人怀疑官道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匪徒,更何况那些匪徒居然全都死光了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来,个别人甚至传扬是李未央为了接近七皇子故意为之^,这样的酸话传来传去^,李家倒也不甚在意,毕竟跟女子失贞比起来,这些都是浮云了。不管外面如何狂风暴雨,身为当事人的拓跋玉和李未央都毫无反应*,事情之后两人更无交集,这事情热闹了一阵子&,也就过去了。

    李长乐听说了这件事,本以为李未央要倒大霉了,却没想到对方居然逢凶化吉^。心头气恼的要命,却无可奈何&,不由心头烦闷&。

    檀香瞧她面色不好^,劝说道:“小姐,如今花园里百花都开了,您不如出去瞧瞧?”

    李长乐冷眼看她^*,檀香心头一凛:“奴婢是——”她也是好意啊。

    李长乐看了一眼外面的春光&,最近头是越来越痛了,尤其是看到李未央在自己跟前晃来晃去^,更是禁不住冒火,“算了,出去走走吧?!?br />
    李长乐带着檀香等人走到花园里,却远远看到一个美人儿坐在不远处的八角亭里,她不由皱起眉头:“那是什么人?”

    檀香瞧了一眼,小心道:“那是老爷新娶来的九姨娘?^!?br />
    九姨娘?就是父亲没支会过母亲就带回来的女人云姬&?李长乐远远看着,不由皱眉,云姬是昌州人氏&,听说是个花旦出身*&,父亲居然将这样一个低贱的女子带进府,莫非是疯了不成&?

    李长乐带了檀香*^,悄无声息地走到云姬身旁。旁边的丫头要提醒*,被李长乐一个冷淡的眼神吓住了。

    云姬一抬头*,猛然发现大小姐来了,吓得赶紧站起来*。

    李长乐微微一笑,把眼睛眯起*,笑吟吟地看着她手里的东西。

    云姬雪白的手里是一个小小的锦缎荷包,上面用丝线绣着一朵并蒂莲花,旁边还缀着些小玉珠。虽然做工精美*,但一看就知道用料很便宜*,而且很旧了。

    “这荷包真是漂亮&?&!崩畛だ治⑽⒁恍?,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心中却起了怀疑^&。

    云姬其实很惊慌&,她本来只是在这里赏景^,谁知道触景生情&,不知不觉就把这随身藏着的荷包拿出来了&,她以为自己的丫头会提醒她的,然而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大小姐来了^!她不知道李长乐看到了什么,但是——一个荷包代表不了什么的!她尽可能微笑,装作坦然道:“是呀,这是我娘绣的&,我一直带在身边,权作护身符吧&?!?br />
    李长乐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她总觉得这像是男人送的定情之物——这个猜测,让她一下子兴奋起来,然而她将这兴奋压抑了,微微笑了:“你已经嫁入我们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拘束*&?&!?br />
    云姬见她不再追究&,赶紧将荷包收了起来。

    李长乐故意装作没察觉*,反倒和气地笑起来:“九姨娘,昌州距离这里这么远,你会不会想家&?”

    云姬从十岁起就跟着戏班离开了家乡*&,对父母的印象都已经模糊了,更谈不上什么想家&,她在外面做戏子^,一直被人瞧不起&,后来去楼尚书的宴会上唱堂会&^,竟然被李萧然看中带了回来??墒堑搅死罡?,却没有一个人看得起她&,所有人都在背后骂她是下贱的戏子*,这位大小姐却是与众不同,居然对她露出这么亲切的笑容^^,所以她有一瞬间的讶然,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她的话。

    李长乐话锋一转:“不过你这样的美貌人品,父亲自然会对你多加怜爱,你以后就再也不用走街串巷,过苦日子了?!?br />
    听她这样说^,云姬只是苦涩地笑了一下&,算是不拂她的意*。

    李长乐微微一笑,随意地又谈起其他的事情^,转移了云姬的注意力。

    交谈了半个时辰&,云姬对这位大小姐颇有好感,告辞的时候^,还与她约定下次再谈。

    檀香看在眼里&,心中却越发奇怪^,大小姐表面上平易近人&^*,实际上却是个高傲的人^,九姨娘出身卑贱,大小姐居然和她相谈甚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看着云姬的背影在园子里消失,李长乐微微一笑,站起身道:“走*!?br />
    檀香看着李长乐唇畔的笑容^,不由自主低下头去*。

    李长乐进了大夫人的院子*^,与她谈了小半个时辰,出来的时候笑容满面,檀香看在眼里,心中更加畏惧^。每次大小姐露出这种笑容,就一定要有人倒霉了*。只是——倒霉的会是谁呢?只是九姨娘遭殃的话,绝对不会让大小姐这样开心的……

    半个月后,大夫人派人去请李萧然过来*,李萧然刚刚回府,说是有要紧事要办就去了书房,大夫人一直等着,直到天黑了都不见人影。大夫人命人掌灯,并再去催促^。又等了他好一会儿*,才见他进门*^,便亲自上前一面替他宽衣^^*,一面看看他的脸色*,微笑道:“两日后是九姨娘的生日**,我想着为她热闹一下&!?br />
    李萧然一抬眼,冷冷望了大夫人一眼^。

    大夫人心里一跳,脸上却还是笑盈盈的&。

    李萧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拒绝了大夫人的手^,淡淡应了一声:“知道了,我还有别的事&&,你也早点歇息吧*?*!?br />
    “老爷&,我还准备了甜点,您多少用一点?!贝蠓蛉艘笄械?*。

    李萧然摇头:“不了&?!彼低?,转身离开^,就奔了九姨娘的院子。

    林妈妈忐忑不安地望着大夫人,大夫人冷笑一声,扬起一丝锋利的笑容。桌上的一盏温了半宿的补品没人再去动^,转眼散尽了浓甜热气,冷透了。

    另一边,白芷悄悄将这几日李家发生的动静说给李未央听*,按照小姐吩咐的,事无巨细,包括大小姐和九姨娘相谈甚欢,包括大夫人今日放出消息来要给九姨娘做寿。

    白芷说完,不由道:“小姐*,看样子,大夫人开始拉拢九姨娘了?^!?br />
    李未央微微一笑^,摇头道:“身为主母&,对丈夫的妾室若是不能掌控便要想办法除掉&,四姨娘和六姨娘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父亲专宠九姨娘&,连她的面子都不顾了*^,你认为&,大夫人还会让九姨娘好好活下去吗^?”

    白芷一顿^,随即道:“小姐的意思是——”

    “光是一个九姨娘&,定然满足不了她们的胃口&,若是能把眼中钉拖下水*^,那就再好不过了^?&!敝蚬庥吃陲慰塘烁还蠛L牡睦婺敬拌?&,缠枝精致的影就在李未央面上投下^*,仿佛罩着一层阴暗的纱。

    林妈妈神色肃穆地穿过走廊**,阳光映在院墙上,明晃晃的^*,她不由自主皱起了眉头。一旁的丫头们看着她行色匆匆*,身后还跟着几个高大健壮的妈妈。

    “林妈妈去哪儿*?怎么行色匆匆的?”小丫头们悄悄咬耳朵^。

    “你不知道呀&,九姨娘要过生日了^,大夫人要亲自为她筹办呢!什么古董盘子、绫罗绸缎……流水似地往外拨**,夫人对九姨娘可真是好??!”

    “就是*,四姨娘脸都绿了,六姨娘也关着门一天了都不肯出门呢*!九姨娘这等待遇&,在李家可从未有过的?*!?br />
    “谁让老爷宠爱九姨娘呢&!你们是没看到,心尖儿一样地宠爱着,连续半个月都歇在她院子里,九姨娘嫁进来&,照说是半个主子了吧*,再不该碰那些劳什子的戏服,可老爷宠爱她,硬是重新做了一套行头,经常关起门来唱给老爷听呢!”

    “什么呀*!你是不知道!”另一个丫头小声道*^,“我听隔壁的周妈妈说呀^,九姨娘可不是一般人&,年轻美貌又会伺候男人,你们哪儿懂呀!”

    李未央走过花园&,丫头们立刻噤声,面面相觑地望着*&。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散了吧,小心林妈妈听见罚你们?*!?br />
    小丫头们嘻嘻笑起来,快速地一哄而散&^。三小姐人好,平常也不随便呵斥丫头**,更不像五小姐会在背后告黑状^。

    李未央看着林妈妈的背影消失在走廊上,不由自主皱起眉头^,不知道这一回,大夫人大肆操办九姨娘的生辰*,究竟有什么图谋。

    说不定*,是她多心了……

    ------题外话------

    大家留言的热情下降了^,我更文的热情也要下降了,>_<,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4》,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4 冰寒如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4并对庶女有毒074 冰寒如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4&。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