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深夜遇袭

    侍卫刚要呼救^,就觉得脸上眼中嘴中火辣辣的疼起来^*,疼痛火烧火燎般蔓延开来^,整个人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李未央*&,你干了什么*&!”拓跋玉猛地回头*。

    李未央笑生两靥^*,却显得有些完全与她年龄不相符合的冷酷:“七殿下^^^,你看清楚&,这毒虫是从佛珠里面钻出来的&*!”

    拓跋玉一震*,随后意识到了什么*^,他飞快地挥了挥手^,吩咐一旁匆匆从远处赶来的护卫们:“他不小心被毒虫咬了***,你们把他抬下去吧**?^!?br />
    护卫们刚才离得远*,没有看清楚&,现在看七皇子面色不善,顿时明白过来*&*,忙不迭地拖着人走了&^。

    “这佛珠是有毒的*&?!蓖匕嫌竦幕?&,是肯定句*。

    李未央并没有回答*^^,她在茶盏里满上芙蓉露^^*,慢慢喝了两杯*&,只觉得入喉时如淡蜜^,味道十分香甜^,随后她淡淡道:“这是苗疆的毒虫*,平日里是不会出来的,可惜它最喜欢甜味,所以要引出来也不是很难?^!?br />
    “这么容易就被引出来^,对方有那么愚蠢吗?”

    李未央轻轻勾起嘴角:“这毒虫进入佛珠的时间尚短,等它变为成虫*&,用什么都没办法引出来*。对方原本并不打算将这佛珠现在拿出来的&,因为时机还不到&*,可偏偏我多管闲事&&^,所以人家不得已^^,没等到这虫子成熟就拿出来献宝了^*^,我这么说&,殿下懂了没有**?^!?br />
    拓跋玉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不复平静&*,此时已经是黄昏&,细碎的光线穿透浮云照射在他的脸上^*,映出他轮廓俊逸^,眉目端正^,仿佛是画中人:“听你所言*,对这毒虫知道的很多*?^!?br />
    李未央眉梢不动声色地一挑*&,随即冷然一笑:“也不算很多&,不过恰好知道^*,若是殿下带着这佛珠一年半载**,寿命也会短个十年二十年*&?!?br />
    李未央也不想知道那么多^&,可惜&,她嫁给拓跋真*,身处大历朝权力斗争的中心,就有机会接触到最关键的讯息,而且这信息^*,还真不是一般的多。这也要多亏了后来拓跋真对她的倚重……毕竟&^*,他也是个人&,对自己虽然有防备&&,可在对付敌人的时候**,为了得到她的帮助&^*,透露的还是极多的。

    如果自己把佛珠留在身边……想到这里&*,拓跋玉倏地变色^**,背脊上似乎渗出了冷汗&。他想了想**,忽而一笑,李未央方才觉得他的笑里带着春风&^,和煦熏人*,此刻却变的不同^^*,真是寒冷如冬*,夹着料峭的森冷直扑过来。她顿时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皱了眉头道:“既然殿下心疼那侍卫,算我多事吧?*!?br />
    说着^&,她便要转身离开*。

    拓跋玉突然挡在了她的面前,目光清亮:“不&,我要多谢你,今天若非你帮助^*,我可能真的会上当^&?!?br />
    “殿下不怪我伤了那侍卫^^?”李未央扬起眉。

    拓跋玉淡淡一笑:“他虽然在我身边多年&,可未必是我的亲信&?&!?br />
    这还差不多^^*,李未央点头*,自己算是没有白白管这个闲事**&。

    “今日的主谋^^,是否刚才也在这个凉亭里^?”拓跋玉突然问道*^。

    李未央眨巴了一下眼睛^,道:“你说呢*&?”

    拓跋玉突然笑了:“是太子要杀我*?”

    李未央摇了摇头**,她似笑非笑^*&,眸中透着讥诮:“看看*,恐怕你出了事,都会将主谋这顶帽子扣在无辜的太子身上&^!?br />
    拓跋玉唇边依然带着淡笑&^,但是眉目间一丝峻峭&,隐隐流露出来:“拓跋真**&^!?br />
    李未央淡然一笑^*,仿佛是秋后的墨菊盛放^,清秀无双*,又叫人生出怜爱:“七殿下倒还算不上太笨?^!?br />
    拓跋玉面色一沉:“他真是痴心妄想&!”什么都打着太子的名号,让人误以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太子主使的^*,拓跋真的确是个不好对付的人*^!

    李未央唇角一勾,脸颊上浮起浅浅两个梨涡:“殿下既然知道**,就该早有防范才是?!?br />
    拓跋玉的侧面如剪影一般利落干净*,他隐约含着笑*,道:“其实我还是很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一切的&*,又为什么要帮忙*&?^!?br />
    李未央既不能实情相告&^,也不想欺骗他^,所以只是沉默。

    “李未央&^,”拓跋玉明白了她的心思,知道她不想说*,便也不再逼问*,反倒唇畔噙笑,“你平日和别人一起^,也是这样经常笑吗^*?”

    “唉*?”李未央微愣&&,听出他话里调侃的意思*,脸上不由一冷,“殿下不要误解我的好意^*?*!?br />
    她可不是无知少女*,别以为随便两句话就能骗出什么答案&^。

    拓跋玉笑道:“幸好我遇到你,不然今次可真有的受了,”他偏过头^*,突然换了话题问道^&,“到了这里后^^,还习惯吗^?”

    李未央有点奇怪*,盯着他不说话&^。

    “乡间的生活虽然辛苦&,却比京都要平静很多*&。这里的勾心斗角,你还习惯吧^?*!彼?*。

    李未央十分的惊讶,然而拓跋玉笑容慵懒&,仿佛刚才那句并不是他说的。

    李未央下意识地向远处看了一眼,那边的花丛已经走过来好几个人*&,这时他们已经隐约可以看见这里&,李未央的心又绷起,这里有这么多眼线*,要是让人觉得她在和七皇子说秘密的事,她就麻烦了^^。

    拓跋玉似乎读懂了她的心思*&*,忽然就开口&*。

    “李未央&,”他望着她^&,浓黑如夜般的眸子犹如上好的黑曜石*,蕴含着光彩*,“刚才的刘悦,我会想法子处理了*,而那些侍卫们的嘴巴^,也会跟蚌壳一样^?&^!?br />
    李未央裣衽行礼:“多谢殿下*?!?br />
    拓跋玉微微一笑^,忽然靠近一步^,李未央一时没有动作&^。

    “京都?&^;刂豝^,不是你能想象的&*,”拓跋玉轻轻在她耳边说&^,“千万不可像今天这样莽撞了*?!?br />
    李未央身子一颤^,睫毛轻轻垂下*&*,在眼下栖起一片淡青的剪翼^&,答道:“是,谢殿下*^*?^*!彼低?,她转过身^,稳住纷乱的心思,迅速的离开了^。

    走出了凉亭^*,一直等拓跋玉看不到的时候,李未央才松了一口气^&。

    白芷看着她&^^,惊讶道:“小姐,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紧张呢!”

    李未央笑了:“怎么会不紧张^,我的心都在砰砰跳呢&!你看他那样子**,冷冰冰的*&,跟个冰块一样^&,跟他说话可真是费心思&?*!?br />
    墨竹凑上来道:“小姐*,刚才我守在外面&^,你进去凉亭没多久^&,就有两个丫头走过来*,她们说要请小姐去前面*,我说小姐走了好久^,腿都走乏了,所以在这里歇歇……”

    “她们相信了?”李未央问。

    “应该是的^,”墨竹嘻嘻一笑^*,“我一直缠着她们问东问西^,她们根本就没办法靠近凉亭&^,就算是怀疑&,也听不见小姐和七殿下说了什么,你放心吧^?!?br />
    李未央笑了笑:“看不出你也有点鬼机灵?&!?br />
    墨竹道:“跟着小姐久了*&,木头人也会变得聪明的^*?*&!?br />
    李未央突然止了笑容^*&^,道:“那是三公子吗&^?”

    白芷睁大眼睛,朝着李未央看的方向望去&,却看到李敏德的身子在花丛中一闪而过*&。

    白芷吃惊道:“好像是呢!”

    李未央脑中一个念头飞转而过&*,忙问白芷:“除了敏德*,有没有看到一个灰衣侍从^*?”

    白芷一怔^,说道:“没有呀*&*,奴婢只看到三公子一个人?*!?br />
    那就是说^,白芷根本没看到那个身形高大健壮的灰衣人了。这时候&^,一旁的墨竹道:“奴婢刚才看见三公子和一个灰衣人在一起?*!?br />
    李未央对墨竹道:“你认识那个人吗?”

    墨竹直摇头:“当时我还紧张小姐吩咐的事*^,根本没有注意&,再说他的装束也是一般侍卫^&,自然没有注意这么多了*?!?br />
    白芷皱眉:“小姐的意思是——”

    李未央笑笑说:“我最近总是觉得敏德有些奇怪,但是却又找不到究竟奇怪在哪里^*,现在算是有了点头绪^,但不能心急?!?br />
    李未央刚要走过去,却突然听到一道声音响起:“县主留步&*?!?br />
    抬起眼睛&,却看见拓跋真自假山后微笑走出来,旁边还跟着一个眼睛骨碌碌乱转的“八皇子”*,不,或许应该叫她九公主。

    九公主笑道:“县主刚才和我七哥说那么久的话*&^*,都说些什么呀^?”

    这里跟凉亭足足有百米远*,凉亭周围又都是拓跋玉的侍卫^&,李未央不怕他们听见什么*,不禁灿然一笑:“七殿下告诉了我一个秘密&&?*!?br />
    九公主笑眯眯地靠过来:“来来*^&,我最喜欢听秘密了*?&^!?br />
    李未央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他说^,九公主偷偷跑出来&^,还装成八皇子到处乱逛,他很头痛,不知要如何向皇帝陛下交代^。说实话吧&,怕九公主被惩罚^*,不说实话吧,又觉得对不起陛下——”

    “什么*?他连这个都告诉你!七哥太过分了&*!我去找他*!”九公主小脸涨得通红&,一下子跳起来&*,顿时忘记了追问李未央的话*,怒气冲冲往凉亭的方向去了*。

    拓跋真突然笑起来:“县主真是聪明&,知道九妹的软肋在哪里&*,三言两语就把人打发了?**!?br />
    他刚才被永宁公主请去饮茶&,拓跋玉却要留下和那丫头说几句^,他们便先行一步^,可是迟迟看不见拓跋玉前来&,不禁起了疑心&^,正好九公主闹着要出来,他便借口带了她出来一探究竟^,谁知却看见李未央和拓跋玉坐在凉亭里相谈甚欢&,这幅场景令他心里很不舒服,非常不舒服*^!

    李未央拒绝了他的提议&,却对七皇子笑得那么开心^^,让他有一种被轻视的感觉^&*,而他此生^,最痛恨这种感觉^*!

    目光落在李未央异常平静的脸上,拓跋真冷下脸来:“李未央*,你似乎押错宝了!”

    李未央微笑起来:“三殿下*,未央相信自己的眼光&?*!?br />
    拓跋真的面孔一下子变得寒冷无比,他表情冷峻,站着不动*,只拿目光盯着李未央&^,李未央神情正常&,可是身后的白芷却心里一寒^*。她平常跟着小姐也见识了不少人^&^,比如大小姐的伪善、大夫人的恶毒*&,但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打从骨子里冒出来的畏惧^。

    就在白芷和墨竹都如临大敌的时候&^,拓跋真突然笑了&*&,他的笑容很温和&,可是那其中却颇有深意。李未央冷冷望着他&,相比毫不掩饰的狰狞面目*&,这如暗夜森林一般的深不见底更叫人害怕,因为你永远也猜不透他想要什麽,就像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漆黑之中埋伏著什么样的猛兽怪物^&!

    拓跋真一言不发,一把拉住李未央*&,快步将她拖着走**。李未央怒道:“你做什么*&!”

    拓跋真冷笑:“看看我们还未分出胜负的棋局&^!”

    谁知李未央冷冷地甩开了他:“不用你带&**,我自己可以走*^!”

    拓跋真眯起眼睛,却看到李未央快步从他身侧走过去^,不由冷笑一声*,跟了上去*。

    李未央回到凉亭,却看到九公主正吊在拓跋玉的手臂上&,缠着他说话*&*,拓跋玉看到李未央去而复返*&,不由露出点吃惊的神情*。

    李未央冷冷挑眉*&,在凳子上坐下:“我是被请来观看棋局的*?&!?br />
    拓跋玉看了一眼桌上的棋盘^,他没想到拓跋真居然还在计较这盘没下完的棋,不由笑道:“既然如此,三哥先请^?^&!?br />
    拓跋真微笑着坐下*,继续执子。李未央冷眼旁观*,看到盘中黑白二子厮杀激烈*&,缠斗不休^^。局势上旗鼓相当,一时倒也难分胜负^。

    李未央虽然于女子擅长的琴技舞蹈女红等方面都不精通*,但棋——拓跋真是最喜欢下棋的^&&,为了讨好他,她也是狠狠下了一番功夫*&^。只是从前*,她为了让他开怀&*,都是费尽心思让他,并且还要输的不着痕迹^。现在再坐在这里看他与人下棋&,还真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拓跋真的黑子与拓跋玉的白子在棋盘里全搅在一处*^,简直象两军贴身肉搏,混战成一团。

    李未央看的很明白^&^*,这两人棋艺相当^&&,所以才胶着在一起&,如想取胜就必须肯舍弃局部&*&,跳出混战的圈子,着眼大局*。

    拓跋真的目光冷凝*,一颗棋子夹在两指间好半天也不曾落下^。

    九公主趴在李未央的身边^,歪头问道:“你瞧他们谁能赢**?”

    李未央淡淡道:“他们二位旗鼓相当,都是擅棋之人*&^,要决出胜负*&,还要一番苦战*&?&*!?br />
    她话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明白^&,棋如人生^*,下棋的时候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真实性情&^*。拓跋真善于运筹帷幄且行事周密,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他唯一的弱点就是百般掂量,心思太谨慎*。而拓跋玉呢^,为人又太过漫不经心*,聪明是聪明*,太容易被人钻空子^,若遇上拓跋真这种对手,一着不慎就满盘皆输&^。

    果然如李未央所说,两人僵持良久^,直到九公主都趴在桌上睡着了^,还没有分出胜负,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

    不一会儿&,老夫人着人来请:“县主^*,该回去了^?&*!?br />
    拓跋真淡淡道:“告诉你家老夫人^*,县主在为我和七弟做评判,待会儿我亲自送她回去就是&^*!”

    这还不放人*!李未央皱眉:“有九公主在就行了^!”

    拓跋玉却也抬头看了李未央一眼:“九妹可是个小孩子&&,她睡得香喷喷的&,不好打扰,还是请县主劳累一下吧*?!?br />
    李未央腾地站起来,取过拓跋玉一直在手里的白子,飞快地在棋盘上落下&。

    拓跋真突然变色,李未央转头看看他*,脸上现出了一抹笑容*&。她生得十分清秀^&,这一笑别有味道&,把拓跋真一颗心震荡得砰砰作响。

    棋盘上黑白胜负已分。

    九公主被人推了一把^,突然从桌子上跳起来&,一看到这情形,立刻欢呼:“啊*,七哥你赢了^!”

    拓跋真冷冷地望着李未央,李未央压抑着眼睛里的不耐烦:“两位下完了吧&^,我现在该回去了*?!?br />
    拓跋玉转头看了一眼花园^,的确*,大多数的客人都已经离去了^*,他淡淡一笑道:“今日多谢县主的帮忙,我才能赢了三哥一回&&,后会有期&?*!?br />
    李未央点点头,带着白芷和墨竹快步离去*。

    这时候&&,只有李敏德还在马车前等她:“刚才府里有人来报说南安侯夫人来访^,老夫人等不及&,已经提前坐马车回去了,一同回去的还有大夫人和大姐*,听说五皇子看到天黑了^&,怕路不好走*,还亲自护送*?!?br />
    李长乐刚刚吃了亏^,自然是没脸久待了。五皇子向来喜欢做护花使者*^,也没什么稀奇的,李未央点点头^^&,道:“我们上车吧^?!?br />
    上了马车^,一路向丞相府而去^&。刚刚走到西四胡同岔道口,突然听到外面有人道:“县主&*,外头刘御史家的马车不小心翻车了*,咱们得绕道走&?*!?br />
    白芷掀开车帘^*,看到外头果然是乱糟糟的一片^&,一辆马车翻在路上&*&,不由皱起眉头:“小姐^&,咱们得换一条路了^^?!?br />
    公主的别庄在郊外&,天色已经黑了^&,看来要尽快回府才是^,李未央看了一眼天色^,道:“那就绕路吧*^&&!?br />
    李敏德前所未有的沉默,他的容貌本就生的出色,此刻在马车上只燃着一盏烛火&^*,光影摇曳之下,他的出众相貌看在别人眼里*,只觉恰到好处&,竟像能生生楔到人心坎里去似的^^,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潋滟美态*。

    李未央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竟然有一点陌生&。

    初次相见的时候^,他不过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可是看到现在的她^,竟然令她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眼前的李敏德*,不过是一个塑造出来的影子,也许自己,从来不曾了解过真正的他*&。

    李敏德抬起眼睛&,突然意识到李未央正瞧着他&,突然一怔^。

    李未央见他露出吃惊的神色,反倒笑了起来。

    李未央皮肤细腻,眉目宛然&&^,自有一番江南山水般的清秀可人&*,虽远不及李长乐国色天香^&,但一笑脸上便现出一双极深的酒窝^^,叫人看着悦目*。明明经历过无数灾难&*,可她的笑容却清明如雨后蓝天,仿佛那些污秽龌龊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时之间&*,李敏德说不出话来&。

    李未央问道:“今天你可见到什么人&?”

    李敏德一愣&,随即道:“见到什么人*^?”

    李未央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她想了想&&^,从袖子里取出一支男子佩戴的玉冠,然后取下李敏德头上的旧冠*,轻轻给他换上&。

    “今天是你的生辰^,你忘记了吗^?”

    李敏德一愣^,随即爱不释手地摸了摸头上的玉冠,随后问道:“真的?^&!”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却始终记不住自己的生日。

    李未央眼光复杂^,良久*,她才温言道:“你瞧,时间真快,你又长了一岁了?!彼晕娜庖览邓齘&*,相信她*,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秘密变得比她还要多了^^&。

    听出了她话中有话*,李敏德有苦难言,他的身体微微一颤&&,说:“要是可以*,我宁愿永远和从前一样*?*!闭獾故钦嫘幕?^^,他不希望李未央误会&*^,但现在这种情形*^,他又不愿意让她为他更加担心。

    见他始终不肯说实话&,李未央轻轻叹息一声&*,“你也累了*,先闭目休息吧,到了我叫你?*&!?br />
    李敏德身子又是一颤,李未央一向与他亲厚^*,从来不在他面前冷面以对。这一句话口气极淡^*,很值得玩味&。他深吸了口气&,咬着嘴唇偏过头^,低声道:“我知道,你在怪我^*?^!彼底?,流露出的神情无比的落寞*。

    李未央的目光变得柔和异常,她将满怀的心事都压了压^,温和地说:“我不是在怪你**?^&!?br />
    李敏德眼中瞳仁收缩了一下*^&,脸色变得死一样的白。李未央见他发冠歪斜^*,很自然的伸手为他整理了一下,以前她就常这样做^*&。李敏德猛地抬头&,通红的双眼里是决绝的表情*,突然道:“我有话要告诉你&!”

    看他这样郑重,李未央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否将他逼得太紧了**!

    就在这时候&,白芷忽然听到身后有异响&,她向窗外看了一眼*&,只瞧见几道影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来^。她大喝一声“小姐&^!”

    马车突然整个翻了,李未央等人都因为惯性被甩出了马车。李未央大骇*^&,想也不想*^,拉着李敏德往随行侍卫的身后躲去,然而才跑出两步,黑影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

    来人的数量无法确定^,足足有二三十人^,一色的黑衣,行动利落&*,和丞相府十名?;ぢ沓档氖涛勒匠梢煌臹^。原本路上走着的的行人一哄而散*,纵然是没有跑的^*,也都躲地远远的&。

    李敏峰紧紧皱起了眉头^,李未央攥紧他的手^*,两只交握的手早已沁出汗水^。

    “小姐^,怎么办?^?*&^!”白芷吓得脸色完全变了&*,和墨竹两人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你们……”敌人的目标是她和李敏德&*^,未央转过头,放低了声音**,“不要乱动,找地方藏起来&,离我们越远越好!”

    白芷和墨竹轻轻点头&^,白芷低声道:“小姐千万也要小心**&!”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也是累赘&*,还不如赶紧跑回去找人*!所以一路拉着墨竹飞奔而去^&。

    那些黑衣人看着白芷和墨竹离去*^,目标不是她们*,也并不曾追究*,只是排成半圆把侍卫们围在其中*&,侍卫们拼死反抗&,可黑衣人毕竟占多*,渐渐占了上风。

    一阵微风拂过*^,隐隐有血腥气扑面而来^&^,一道寒光扑面而来*&,李未央察觉不对*^,当即一个错步挡在李敏德身前^*。好在下一瞬间*&^,刀光剑影,两个护卫冲杀过来^,合力把李未央和李敏德护在当中*。

    李敏德大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黑衣人一句废话没有*,直接往死里下手^,两个护卫接连被杀死,李未央拉着李敏德倒退了一步,黑衣人举着滴血的刀,冲着他们就要砍下来^!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锐利的光芒打飞了为首的黑衣人手上的长剑*,李未央一愣,却看到拓跋玉飞快打马而来**,身后跟着十余名护卫&&。

    他们加入战团之后*,战势一下子扭转&,黑衣人见状冷笑一声^,突然仰头吹了个长长的口哨*^*,暗夜之中^,一下子涌出来数十名黑衣人^&,仿佛是一早埋伏好的。

    这群刺客要对付的正主是李未央他们^,招招都立见生死,拼命冲破拓跋玉身边的护卫,想要向他们逼过来&。两方兵刃相接,金鸣不绝^,转瞬又过数招&&,李未央耳畔边听到“咔嚓”一声*,猛地转头^,只看见拓跋玉用一只长剑竟然斩断了对方的刀&,那刺客似受到重击^,口中鲜血狂喷**&,笔直向后摔出*。

    李未央知道拓跋玉游学多年^,文武双全,却没想到他的武功如此之好*!

    拓跋玉把手一扬&,长袖中飞出袖箭,指向天空而去*&,在天空炸开了一个灿烂的烟花**&!

    李未央知道^&*,拓跋玉是在召唤自己的人^,怦怦乱跳的心才稍安。

    黑衣人们也看到了这一幕*,开始惊慌,下手更见狠辣^^。

    就在这时,李未央听到身后一阵急步声,原以为是拓跋玉的人到了^,回头一望&,却是与前面行刺的刺客们相同的黑衣穿着^,杀气直冲着自己而来。

    拓跋玉没想到帮手没来^,反而招来更多的杀手*&,不由得面色一沉&^*,拦剑挡在他们的面前*,数道寒光一起刺来^*,拓跋玉一把长剑*,银光一闪^,就和刺客们撞在一起&^,金鸣声震耳。

    李未央拉着李敏德站在战局之中*&,无数的杀意和血腥气扑面而来,她第一次觉得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看着眼前一个护卫的头颅被人砍下^*,鲜血淋漓*,她不由自主的身体变得冰凉&,然而头脑却在急速地转动^。

    是大夫人吗&?大夫人派人杀她?&!

    不^,不会*^&,这里距离京都城内这样近^,大夫人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险^!更何况,自己是去参加公主的宴会,这一路上都是达官贵人,若是有了误伤*,反而会牵累自己&,大夫人不会这么愚蠢&*!那么究竟是谁^*,还有谁想要她的性命^&?

    拓跋玉一人堪堪挡住杀手^,而旁边的护卫们却已经死伤大半^,鲜血不断地浸润地面&,叫人触目惊心^,前后的路都被挡住^&,李未央他们就算想要找地方躲避也没办法了*。

    片刻后**,一个护卫突然倒下^,包围圈立刻出现了缺口*^,四个黑衣人毫不犹豫举刀扑了过来*&!

    这个瞬间*,李未央只觉得寒意从脊梁骨窜起^,身体冷地像在冰窟*,紧急关头*,李敏德却突然推了她一把^&,反而挡在她身前*,李未央吃了一惊,刚要叫他回来*&,因为剑光几乎快要触到李敏德的额发*,一瞬间危险近在咫尺^。李未央惊地冷汗渗了出来*&^,贴着她的衣衫*,漫进她的身子^。

    然而下个瞬间&&^,李敏德见到那四个黑衣人突然倒下,血水流了一地*^。

    “援兵到了&!”李敏德看着涌来的数十名青衣人正和黑衣人拼杀在一起^&&,有一瞬间的惊喜^&。

    然而拓跋玉却惊呼一声:“不^&,这些不是我的人!”与此同时^,他的手中不停地挥剑&^&,银光在黑衣人的缝隙中游走。

    见来的人根本不是自己的卫队,拓跋玉心念急转**,突然吹了一声口哨^,一匹银白色的马飞奔而来*,他大声道:“上马&!”随后&,他杀退一个黑衣人*,长臂一伸&^,将李未央丢上马,在他的想法里^&,显然并没有救李敏德的意思^*。

    李未央却勒紧了缰绳&,盯着拓跋玉*&,拓跋玉一怔^*,随后皱眉,这才推了李敏德一把,让他也上了马:“快走!”随后他猛地拍了一下马臀&^,马儿飞快地冲出了包围圈*。

    李未央的耳边传来嗖嗖的破空声^*,仿佛是划破空气的利箭追来&*,她摒住呼吸&,紧紧抓着李敏德^^,两根短箭几乎擦着她的头发飞过^*,李未央低声道:“敏德*!压低身子*!”随后策马扬鞭&,终于将黑衣人远远扔在了身后^。

    眼中景物如飞^,不知过了多久^&,马儿飞快向前奔去,所到之处人烟越见稀少&。

    看着周围已经没有追兵^,李未央高悬的心终于渐渐平定*。晚上的风还带着寒意&*,扑到脸上犹如小刀^,她半低着头*,“敏德……”李未央刚张嘴就灌了一口冷风,寒气直窜进心肺^^。

    她叫了两次李敏德名字**,然而对方都毫无反应,仿佛什么都听不见似的^。李未央以为他没有听到&^,又问了两句^,可是李敏德还是没有回答。

    李未央十分惊讶*&,不由自主转头去看,触目的却是李敏德俊俏的脸*,满是苍白*&,眉宇深锁^&^,而额际竟滑落豆大的汗珠^,似乎在强忍什么。

    李未央立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脱口问:“敏德&*^,你怎么了^&*?”

    “三姐……”李敏德似乎连声音都在颤抖,只是说了两个字就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我……我……”

    李未央的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

    看着李未央他们逃走&*,黑衣人和青衣人同时要追上去&&,但此刻**,拓跋玉的卫队也到了*^,领头的护卫长飞奔而来:“殿下*!”

    拓跋玉长臂一挥:“捉活的*!”

    青衣人最为机敏*,一声长哨&*&,如潮水般退去*,黑衣人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拓跋玉的护卫们重重包围起来。

    树林里^&^,李未央抓紧缰绳&*,马儿骤然嘶叫一声^,停了下来*。

    李未央刚刚要仔细查看李敏德的情形&^,然而马儿刚刚停住&*,身后一直抱着她腰的李敏德竟然一声不吭^,直挺挺地栽倒下去*!李未央心头大惊&,赶紧去拉他*&,可是自己的力气也不够*,两个人一起滚下马来*&,马儿受了惊&*,一下子狂奔出去&,李未央也顾不得许多^*,赶紧爬起来去查看李敏德的情形^。

    “敏德&!”她叫他的名字*,然而李敏德的眼睛紧紧闭着*,对她的话毫无反应,李未央知道不对*,去摸他的后背,却发现湿漉漉的一片,对着月亮一看^&,却是湿漉漉的鲜血^。李未央有一瞬间的心慌*,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敏德的后背竟然有一道短箭——是刚才^&^,一定是刚才&!

    她明明叫他压低身体^,他怎么偏偏不听!就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想到了原因&,若是李敏德一味压低身体,那么自己的后背就整个暴露在敌人的眼中,受伤的人就是她了*^!这念头才从脑中闪过*,她就觉得自己的心似乎突然肿胀起来&*^,撑地胸口不能呼吸。

    “敏德^*!敏德^&^*!”李未央不能再多想,她四下看着^,然而刚才时间仓促^,根本没有机会查看周围的环境&,现在这里已经不见杀手*,可是半点人烟都没有^。

    怎么办,难道眼睁睁看着敏德丧命吗&?!

    不&^!不行^*!绝对不行!她曾经答应过三夫人*,无论如何都要让敏德活下去**&^!

    李未央扶起敏德&,一把撕开他的衣裳^*&,认真查看他后背的短箭——伤口不大&,然而鲜血却慢慢变黑**&,显然&^,这箭头上是有毒的*&!

    李未央想也不想,一把拔出了短箭&&^,然后用嘴巴吸附上他的伤口^^,用力地将毒血吸出来,一边吸&,一边吐*,生怕自己一个疏忽*&,就耽误了李敏德的性命^!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李敏德后背上的污血慢慢重新变得鲜红&,这才松了一口气^*,撕下自己的一块裙摆*,包住了他的伤口&。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小路上出现^,李未央一怔*&,随即警铃大作^*&。

    出什么事了^&?

    她方才转头^,就有一柄冰凉的刀抵住了她的喉咙*。

    “县主*,只要你不乱动,我们不会伤害你*?*!币桓鋈说纳衾淇?^,但理智而清醒。

    李未央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刚才的那些黑衣人刀刀夺命^&,分明是想要他们的性命*,可是这个人却没有立刻动手*,可见和那些黑衣人不是一伙的*。然而他一来就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证明他也不是拓跋玉派来的**。刚才那边只有三批人^*,剩下的就只有青衣人了。

    李未央忽的冷静下来^。

    她是早已死过一次的人&,能够重新活一次已经是上天的恩赐?;氐骄┒家岳?^,她面对任何的重压都能保持冷静*,这一次**&,哪怕面临的是未卜的前途&,她也不允许自己有丝毫的慌乱&!眼前分明还没有到绝境,他们还有机会&^!

    “你是什么人^&^?”她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灰衣人身上^。

    灰衣人虽然蒙面,可是他的双鬓已经染上一层寒霜,可见年龄不小,然而他的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带着一丝寒光^。当他看到李未央过于平静的面容时,眼睛里划过一丝欣赏&。面临困境的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这个小女孩不过十三四岁,竟然这样冷静地面对生死*,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李未央盯着他身上的灰衣,脑海里有一丝念头闪过,可是那念头太快^*&,让她一时无法捉摸^。就在这时候^,灰衣人却突然注意到一旁倒在地上的李敏德&,他突然变得急躁起来,收了刀,快步上来查看敏德的情形!

    “你认识敏德?”她问道*^。

    灰衣人没有理会她,径自检查一番^*,见李敏德呼吸尚存&,身上的毒血也被吸了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未央冷冷地望着他**,月光下&^,她清秀的面容看起来仿佛一尊雕像*^*,唯独一双清亮的眼睛,紧紧盯着灰衣人的一举一动^^。

    灰衣人站起身,平静地望着李未央:“县主&^,我们没有恶意*&?!?br />
    我们^^?李未央视线一扫*,见黑暗中矗立着无数人影^*,皆穿着青衣*^*,如同鬼魅*。

    速度好快&,刚才这些人还不在这里&*,而他们悄然无息地到来^^,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李未央没有回答。

    现场瞬时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中^*&。

    “你们就是刚才救了我们的青衣人^?!被乙氯说谋砬?&,让李未央知道自己说对了*。

    现在,她再聪明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会突然招惹上一群穷凶极恶非要追杀他们的黑衣人^,拓跋玉出手帮助&,她还能够理解^,因为她曾经给予对方帮助**,那么这些青衣人呢^,他们又有什么图谋*?

    李未央突然想起刚才灰衣人看向李敏德的焦虑眼神*&&,想到了一个可能*^。

    “若是阁下真的正大光明,不妨摘下面具^?^^!崩钗囱肜淅涞?,“若是你不肯^^,别的就都不用提了*&*&!?br />
    灰衣人停顿了片刻&*,落下了面罩,随后走近^,将自己的面容展露在李未央面前^*,与其他人不同^&,他身材极高^*,相貌堂堂*&,年纪大约四十左右*。

    “我们绝无伤害二位之意&,请你不要误会。若是我们真的有谋害之心&,刚才也不会救人了?^^!?br />
    纵然不是杀手^,藏头露尾&,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辈^。李未央心中冷哼一声&,“阁下的目的事到如今,还是不肯说吗*?”

    伴着她这句话,一把长剑突然抵在李未央脖颈^,她似乎听到划破肌肤的声音*,有热热的血涌了出来^。

    ------题外话------

    编辑:我觉得你可以改名字

    秦:(⊙o⊙)??*!

    编辑:黯然销魂断!

    秦:斜眼……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2 深夜遇袭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2并对庶女有毒072 深夜遇袭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