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 大出风头

    一曲终了*,大家仍陶醉地微昂着头出神*,仿佛那美妙的音乐还在他们的耳边回荡。李长乐微笑着站起来向大家行礼^,大家终于缓过劲来,顿时啧啧赞叹起来*^*^,向她投去了惊羡和崇拜的目光*。

    李长乐笑道:“还要多谢五殿下的箫曲相和^**!?br />
    拓跋?^*?醋爬畛だ?*^,面上泛起一丝陶醉的神情:“我只是略尽绵力罢了?*!?br />
    “二位不必谦虚,这样的乐声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癪?*!我们今日可真是大开眼界^?!?br />
    “是啊是啊,这凤头篌的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而李小姐的歌声唯有昆山玉碎,香兰泣露^^^,才可以勉强比拟*,简直是太美妙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甚至席上有几位年轻公子还打算吟诗赋词来赞美李长乐,李长乐微笑着望向李未央^^,眼睛里尽是得意的神情^。普通的琴棋诗画*^^,寻常的大家千金都会,没什么稀奇的,这半个月来,她费尽苦心向入府唱戏的匠人林姑学习凤头篌**^,为了练习废寝忘食,就是为了在这种场合一鸣惊人!

    李未央和李长乐对视的瞬间,唇畔浮现起一个可爱的笑容。

    李长乐没看到预期中的气急败坏和自惭形秽*,不由皱起眉头**,刚要说话,冷不防永宁公主的声音像一柄乌黑冰冷的刀子一样戳进了这欢乐的气氛:“我当是谁*,原来是日前才被皇上宽恕的李丞相之女*,有罪之女不闭门思过,竟然到处招摇往来*,不知检点!”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神情都变了*^^*,永宁公主虽然经历丧夫之痛^,但性格一向都算温和,从未听过她这样严苛地说话*^。

    永宁冷哼一声:“李家大小姐如此善于弹奏^,练习的时日肯定不少吧*^。把全部的时间用在这里,没有时间学义理体民情*,难怪出的主意把国家和百姓都给祸害了*!?br />
    众人吓得鸦雀无声^,李长乐则像被人兜头浇了一瓢凉水^*,脸“刷”的一下绿了^^。

    五皇子见佳人受委屈^,连忙道:“李小姐不过是闺阁千金*,能够为天下百姓计实在难得^,父皇已经答应不怪罪了?!?br />
    永安公主冷笑一声:“父皇本就宽和*,原谅了她也不代表她真正无辜**,李小姐年纪小不懂规矩也就罢了**,怎的李夫人也不教会她礼义廉耻?!?br />
    李萧然身为丞相*,大夫人走到哪里都是光彩无限,她还从来不曾受到过这样的羞辱*,顿时哑然^^,几乎说不出话来。

    拓跋睿不满:“皇姐^^*^,唱歌弹曲而已^*,怎的关乎礼义廉耻*^*!”

    永宁公主的眼睛里涌现出一丝怨愤:“什么长相思^,勿相忘^*^!这等淫词艳曲^,她堂堂一个丞相千金居然也敢唱!分明招蜂引蝶,不顾廉耻^!”

    李长乐连忙道:“公主,这曲子只是借景言情而已*,刚才其他几位小姐一展歌喉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曲子……”

    永宁的目光越发冷酷:“你竟敢与我狡辩^!”

    李长乐委屈的要死*^,刚才唱曲子的严小姐也吓得噤声,她刚刚分明唱了一首“花开堪折直须折”的曲子,本朝虽有男女大防^^,但在这样当众的场合却是不避嫌的**,当初永宁公主的四妹柔馨公主还曾特地写了一首情诗给未来的驸马表示求爱之意。若是按照公主的说法,岂不是也变成了淫词艳曲?严小姐偷偷瞧了一眼公主^,却发现她的怒气只是针对李长乐*,不免诧异*。

    李长乐叫苦不迭:“不敢^?^!?br />
    大夫人连忙道:“长乐不是有心冒犯公主,还望公主恕罪**^^!”

    拓跋玉叹息了一声*,李长乐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他的母亲张德妃曾经向他提起*^,永宁公主与驸马感情十分要好,他们二人曾经听闻一名匠人弹奏西域的一种名叫凤头篌的乐器^*,十分喜爱,亲自召见了那名匠人并且向她学习弹奏的技艺,可是驸马死后,公主触景生情^^,不但砸碎了府内的十八把凤头篌^*^,甚至再也不愿意见到这种乐器了***。只是这件事乃是宫中的秘闻**,晓得这件事情的人也不过两三个^,谁都不敢外传,谁知今天李长乐竟然当众弹奏这种乐器**,岂不是等于用刀子去捅永宁公主的心?

    拓跋玉的眼睛在李长乐的脸上转了一圈*,突然笑了。这位名动京都的大美人定然是不晓得内幕的^,可是——他将眼神投向李未央的方向^,他总觉得,李未央肯定知道点什么^,或者**^,这一切都是在她的策划之中。

    老夫人看到公主变脸*,虽然觉得公主这番话有点过分*,但也没有打算替李长乐说话——便站起来呵斥道:“听见公主的话没有*!还不下去**^!”

    李长乐气得要发狂*,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竟然会惹怒公主^,刚才还好好的——大夫人见状^,暗暗叫苦,连忙离座将她拉了回来^。

    永宁公主冰冷的眼神落在李长乐的身上^,如影随形^。

    五皇子拓跋睿想要为李长乐说话,可是看到皇姐隐含着怨愤的目光^,又觉得不能再雪上加霜,便讪讪地低下了头*。

    李敏峰心急如焚地看着**,几乎要冲出去为自己的妹妹辩解^,却终究没那个胆子。

    李敏德想笑^*,却只是勾起一个浅笑*,他是最清楚这件事的人*^,三姐给了那匠人一百两黄金*,故意让她在李长乐的面前露一手^,三姐算准了李长乐必定会向那人学习琴艺*^,等以后在公开场合大出风头*,反正永宁公主出席的宴会很多*,这把火留下了,总有一天会烧到李长乐身上。不过——三姐又是怎么知道*,公主的秘密呢*?

    出了这种事*,再没有人敢夸奖李长乐一句^,先是惹恼了皇帝,再是激怒了公主^^,这个绝色佳人的美好前途*,算是玩完了。试想*,谁敢娶一个得罪皇家的女子呢^**?纵然她有雄厚的背景*,出众的美貌,但是娶了她,说不定皇帝什么时候想起她的过错**,连娶了她的人家都一起跟着倒霉*^。

    大夫人几乎捏碎了手里的茶杯^,她思来想去**,都不知道今天这件事情究竟错在哪里^*,明明一切都是那么完美——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长乐猛地回头,像是毒蛇一样盯着李未央,她直觉这件事情一定和李未央有关**,一定是的^!可是究竟有什么关联,她自己也不晓得*!

    李未央好整以暇地笑了笑*,不怪大夫人母女恼恨^,永宁公主的夫妻之乐,怎么会告诉外人呢*?不要说他们这些外人,就连皇帝都不知道*,而她能够知道^,还要多亏拓跋真*。他总是挖空心思打探每一个人的秘密好加以利用^,正是拜他所赐**,李未央才能得知很多本不该知道的事情*。

    拓跋真看到这一场景*,不由自主摇了摇头^,这个李长乐啊^^,真是倒霉透顶^,居然会选了凤头篌,这可是皇姐心头的伤疤,她居然也敢去碰*^^,真是不要命了!当然这时候**,他还没有联想到李未央身上去。

    场面一时僵持下来*,永宁公主气急败坏之后*^*,看到这情况^,不由皱起眉头*。

    拓跋睿微笑道:“皇姐**,还有一位小姐没有表演^*?!彼蚨ㄖ饕?*,既然大小姐受了申斥**,索性把李未央也拉下水*!

    大夫人冷冷地望着李未央:“是啊^,未央也该为大家表演一番才是*^^!?br />
    刚才公主才被惹怒了^^^^,现在谁还敢上去触霉头!众人用幸灾乐祸的目光看向李未央*^。

    老夫人眉头皱紧了*,未央虽然聪明,可是早有诸位千金珠玉在前^,她又能拿得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再加上公主现在已经很不高兴了,若是——她开口道:“公主^^,未央从小在乡间长大*,琴棋诗画的确是不擅长的,只恐污了您的眼睛^**?^!?br />
    永宁公主刚才严厉斥责了李家的大小姐,回过神来之后又觉得对老夫人有点歉意^^*,毕竟老夫人德高望重,她刚才那样疾言厉色^*,多少是有些不顾老夫人的颜面^^,当下道:“不碍事,没有人会怪责她的^^,让她也给大家表演一下吧?^!?br />
    永宁想的很好,虽然听说李未央是在平城长大*,可那里也有教养的嬷嬷*^^,寻常千金小姐也总要学点东西,总不至于什么都不会吧^^^^^,她哪里想得到^,李未央当时莫说是学琴棋书画,就连饭都吃不饱呢*?

    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站起身道:“未央领命^^^!?br />
    琴棋书画都是需要从小培养,在座的千金小姐们无一不是这方面的高手,前生的李未央就因为这方面的欠缺^*,不知被多少人嘲笑过*,只是当初她起步太晚,再去学习琴技和书法^^,都很难学有所长^,所以她另辟蹊径去学习舞蹈^*,嫁给拓跋真的三年内^,她为了让他开心*,真的去学了不少的舞步。当然——与从小学习舞蹈的那些千金小姐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毕竟她再如何努力,也不可能迅速弥补上空缺的的那么多年^。

    所以^,不能走寻常路^^,必须得取巧^*,李未央微笑起来^。

    永宁公主看着李未央,只觉得这个少女的眼睛和别的女孩极不一样,像是月下幽艳的井水,极清而深,眼底却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横亘在那里,让人摸不清*^。

    “我还需要向您借两样东西^**,请公主允诺?^!崩钗囱氲纳艉芮岷茏豝,一本正经的模样**。

    永宁公主点点头^,道:“去吧*^*?!?br />
    女官听了公主的吩咐*,便跟着李未央下去准备*。走过回廊**^,直到众人都看不到了,李未央才轻笑道:“请姑姑为我准备几样东西?*!?br />
    女官听了她的话,面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却还是赶紧吩咐人去做了^。

    宴会上

    高敏冷笑一声:“哼^,故弄玄虚*,不过是跳舞而已*,又能玩出什么花样?!?br />
    李长乐铁青着脸*,现在她恨不得撕碎李未央,早已迫不及待地等着李未央出来献丑了。

    拓跋真举起酒杯^,道:“七弟,来^*,我敬你一杯**^?!?br />
    拓跋玉微笑:“多谢?!?br />
    一旁的五皇子一直坐在那里,充满同情地看着面色发白的李长乐,连八皇子和他说话都没有听见。顽皮的八皇子见兄长不理睬他,早已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跳起来找人去玩耍*^,眼睛一瞥看到和他年纪相仿的李敏德,连忙跑过去和他说话*?*^?墒遣宦鬯凳裁碸,李敏德都是一副恭敬却漫不经心的模样,让他大为气恼**^。

    一转眼^,又看到李敏德容貌漂亮的过了分,八皇子盯着他看了半天,忍不住道:“你该不会是个女孩子吧?*!?br />
    李敏德淡淡垂下眼睛:“八殿下,敏德是男子?^!?br />
    八皇子鼓起脸^,满脸怀疑。

    这时候,众人的面前^,下人们抬来了四面高大的白色绢纸屏风^***,魏国夫人笑道:“这弄的是什么玄虚^^,不是说跳舞吗?这是要当众作画?”

    永宁公主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好奇*。

    众人也议论纷纷起来*。

    李未央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只是换了公主府准备好的洁白舞衣^,进入了屏风之中^,屏风过于高大,众人只能看见一道窈窕纤细的影子*,却完全看不见李未央的面容了^,他们不由得更加好奇^。

    整个花园里一片寂静*^,静得就如同没有一个人在一般*。

    乐起,用的是最寻常的清平调^,李未央云袖破空一掷*,不慌不忙***,带着节奏感缓缓的舞起*^^,随后双手拿住衣襟*,缓缓一甩,身子旋转过去^,宽广的衣袖飞舞得如铺洒纷扬的云霞**^^,头上珠环急促的玲玲摇晃作响^^*。一阵风吹起^,无数的花瓣纷纷扬扬拂过她的鬓,落上她的袖,又随着奏乐旋律漫成芳香的云海无边。在花瓣雨中*,她的腰肢柔软如柳*,渐次仰面反俯下去^,裙衣飘飞*,秀发飘洒,接着一连串精美的舞姿展现出来^*,头发上的簪子碰出清脆的响声^,过后不久,人跳向空中*,衣袖飘动,双足旋转得更疾*,直旋得裙裾如榴花迸放吐灿^,环佩飞扬如水*。此时已是霞光最绚烂的时辰,与地上的花园相映生辉*。微风来了,吹动各色花锦**,活色生香**,摇曳翩翩,众人没办法看到她的脸^,只看到那窈窕纤细的影子^,如同天上的霞被剪碎了,落到人地上**,影印在屏风之上^**。

    众人看得都愣住了,他们还从未见过这种跳舞的方式。平日里看得太清楚**,反倒觉得平平^^,但是这样只见一道美丽的影子,映在四面屏风之上,却显得身姿妖娆***、令人浮想联翩*。

    公主笑了:“倒也是个聪明的孩子**^?!?br />
    李长乐轻轻嗤笑一声*^,哼,李未央真是会取巧**,知道自己舞蹈平平,便用影子舞的方式来表现^^,用新奇冲淡舞姿的平庸*。

    就在这时候*,八皇子突然跳了起来,瞪大了一双圆圆的眼睛,惊呼道:“你们看^!”

    众人凝神望去^*,却看到正面的那道雪白的屏风上突然多了一个点*^,随后^,闪出三乍开的花儿^,伴着阵阵伴奏的乐曲声^,跟在后边的朵朵小花便一发而不可挡^。最令人惊奇的是,随着李未央的手腕转动,原本绘出的花苞*,就像从熟睡中苏醒过来了似的,徐徐地向外伸张**,开大了*,开圆了……这样一个开花的全过程**,可以在人注视之下,迅速完成。

    仿若天上的云朵起舞*^;仿若霜露滴凝成泪珠;

    仿若飞鸟跃出高大树林^^^;仿若脱兔逃离坚固牢穴。

    李未央的舞蹈轻灵*^^*、轻扬^^、轻盈,随着她的舞动^,大朵*^、小朵^,单瓣*、复瓣^,各种各样的花朵一齐在雪白的屏风上开放^;ù灾衈^,屏风后的人影还在翩然起舞。乐曲越是加快*,屏风上开出的花儿愈是炽热,愈加浓丽,愈加热情^,愈加旺盛*^。

    八皇子慢慢站了起来^*^,小脸兴奋的通红^**,猛烈地拍起巴掌来:“好看好看!这个最好看**^!哎呀,比刚才的那些劳什子好看多了!”

    众人皆是惊叹不已,为这奇迹般的场景说不出话来。舞蹈并非绝世无双,画画的技巧也未必多高超^,但一边舞蹈一边画画,最难得就是两者的配合*,每一个舞步都配合着一朵水墨花的盛开*,每一个节奏都和绘画结合的那样天衣无缝,鲜花盛开^^**,花丛起舞*,李未央,这是多灵巧的心思^^!

    永宁公主看的目不转睛,最后突然笑起来^,她轻轻点头**,道:“这个孩子,的确很聪明*^^!?br />
    舞曲罢,四面屏风上全都画上了盛开的鲜花*^^,跟这满园的鲜花胜景相得益彰,李未央轻轻喘了一口气,从屏风后缓缓走出*^,众人这时候才发现,她的袖底早已被墨汁染黑*,可是她却像是没事儿人一般,笑嘻嘻地上去给公主行礼*^。

    永宁公主微笑*,道:“你能有这份心思很好^^,怪不得父皇也很喜欢你。这是什么舞?”

    李未央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笑道:“回禀公主,这是水墨舞?!?br />
    水墨舞,永宁公主点头:“倒也恰如其分*?*!彼底?*^,她招了招手,示意一旁的女官捧了一个托盘过去,李未央接过^^*,却是一个装满珠宝的锦囊,李未央满面笑容地谢了恩**^,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看到李长乐满脸怨毒地望着她**^,李未央毫不在意*^^^,冲她甜甜一笑,径直坐下了**^。

    五皇子瞠目结舌,几乎说不出一句话*。

    三皇子拓跋真却笑了*^,他就知道李未央一定不会让人失望,她这个人,的确是比李长乐要聪明的多了^。论舞蹈^*,李未央及不上吏部尚书家的李小姐,论书法*^,她比不上京都才女薛凝烟,既然不能力拼,便只能智取,今天的这场表演^,将原本普通的舞蹈和绘画都结合在一起^,用新奇十分的法子表现出来**,当然会给人极端震撼的感觉*^,远远超过刚才的李长乐*,李未央算是一举成名了^!

    拓跋玉继续和旁边的人推杯换盏*^,脸上的笑容却更深了*。

    大夫人啪嗒一声,右手尾指的指甲断了半截,这轻微的声音,谁都没有察觉到^,因为此刻,大夫人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仿佛与有荣焉一般^,接受着旁边夫人们的恭喜。

    “哎呀*,你们家这位县主*^,不但人生的可爱**,又聪明*,舞跳得好^*,书法也很好*^^,这等奇巧的舞^^,我们还从未见过呢*^^!”

    “是啊是啊,多亏了李夫人教导有方**^!”

    “真了不起啊**^^,小小年纪,半点都不怯场^,这一出舞真让人开了眼界!”

    大夫人的脸都要笑僵了*,袖子里的手心掐出了血痕,李未央*,这个小贱人^*,今天竟然出了这么大的风头,真是让人无法忍受!

    从这天开始,京都开始流行一种在屏风后起舞的新技艺*^,后来更有宫中妃子为讨好皇帝,全身涂满艳丽的油彩**,不着寸缕地在屏风后翩然起舞*^,引来皇帝厚宠*^,宫中尚且如此^^,民间就更是铺天盖地地流传开来,后来竟发展成有水井处必有水墨舞,李未央的名字*^,也随着水墨舞的传播,很快传遍了大历朝的每一个角落*。当然,这都是后话*,是这个时候的李未央没有想到的*,她不过是想要顺利度过眼前这个场面*,让所有人都深深记得*,李未央绝不是没有才华,不过是不愿意在人前显露罢了*。

    少女们都显露了自己的才艺*,便有人站起来道:“公主殿下*^,不能光是小姐们表演吧^?!?br />
    永宁公主也知道,很多人来参加这个宴会都是为了择婿或者挑选媳妇,这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宴^,所以她笑着道:“五弟,听说父皇新赐给你一道炫弓,可否拿出来一观?”

    拓跋睿刚才就觉得李长乐太可怜了^,此刻巴不得为她解围,让别人不再注意到她,所以干脆站起来道:“一个人射箭未免太无趣^,不如举办一场比赛,可是皇姐*^,你要我们比赛,可有什么彩头吗*^?”

    永宁公主笑了,吩咐一旁的女官取来一面巧夺天工的铜镜,四周都镶嵌着耀眼的红色宝石:“这面镜子,是母后三日前赐给我的^,若是今天你赢了,便拿去吧*?!?br />
    五皇子面上露出喜色^,有这面铜镜^^,他正好可以送给李长乐,这样一来*,也可以缓解她的尴尬^,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他思及此,向李长乐微微一笑,随后道:“那好^*,取我的弓来?^!?br />
    这话说出来,其他公子们都摩拳擦掌,纷纷表示要试一试^。

    寻常这样的宴会*^,都会有一些射箭和投壶之类的游戏*^^,所以弓箭和靶子早已备好了。

    三皇子拓跋真微笑着望向拓跋玉,道:“七弟有没有兴趣一试*?”

    此刻已经点燃了烛火^,拓跋玉浑身沐浴在明亮却又柔和的光线里,轻轻挑起眉毛^,淡淡一笑道:“三皇兄邀请,怎敢不从^^?”

    侍卫们很快便准备好了箭靶^*,每个箭靶都距离有十米的距离^,十道加起来,足足有一百米*,公主慢慢道:“今天就比比看,谁能射的更远**^、更准?!?br />
    李敏峰刚才因为李长乐丢了脸,正要找回场子,当下笑着接过弓箭^^,嗖的一箭^,正中第五道靶的红心^*,众人拍手叫好*^!其他的公子们纷纷下场,只是接连四五个人,谁都没办法突破第六道箭靶*。

    拓跋睿自信地一笑*,接过自己的耀弓*^,这弓箭足足有半人多高,弓身涂以黑漆,上面雕刻着象牙和宝石*^,极为炫目,拓跋睿用力展臂*,嗖的一箭,第七道靶*^,正中红心^^^。

    李未央微微一笑,要说起来,儒雅的五皇子,其实是个文武双全的人物****?^?上,他对李长乐中毒太深了,却不晓得红粉骷髅的道理^^,早晚有一天要死在美人手里。在这一点上**^,她比较佩服拓跋真*^,一生都没有被任何人影响过^,一路顺着目标前进*^*,坚韧不拔的很*。

    五皇子微笑着把弓箭递给拓跋真:“三皇兄,请^^?!彼凶孕臹,拓跋真不可能超过自己*,因为平日里^,三皇兄的箭术只是平平^。

    女眷们不无担心^,七嘴八舌道:“哎呀^,三皇子的箭术怎么样^^?平日里很少见他射箭呢^*!”

    “恐怕不如五殿下吧……听说五殿下的箭术^,是皇帝亲自教导的呢^!”

    “我也听说过*,五殿下的箭术是百步穿杨^!”

    拓跋真在接过弓箭的时候^,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李未央的方向,若是往日——他一定会将这样出风头的机会让给拓跋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锋芒毕露的小丫头面前^**,他不想输。

    高敏紧张得捏紧了手里的帕子,轻轻推了李长乐一把:“长乐*^*,你说三皇子能赢吗*^?”

    李长乐心情一直没缓过来^,听了这话却没回答。

    李未央勾起了唇畔^,她很了解拓跋真*,他的箭术,根本一直就强过拓跋睿,只不过他不愿意太早暴露锋芒,所以谁也不知道罢了*。今天若是不出所料^,他一定会输*。一味躲躲藏藏*,不敢光明正大的赢一场,这种男人,自己怎么会以为他是个值得依靠的良人呢*?李未央的眼睛里*^,不由自主露出了鄙夷的神情^。

    拓跋真的瞳孔紧缩了一下,瞬间被李未央嘲讽的笑容刺痛了^。他突然意识到了李未央的想法**,她笃定自己会输,这个丫头!拓跋真微微一笑,以拇指勾弦,食指和中指压住拇指,稍加用力^,弓如满月*,未待众人叫好*,只听一声嗖响**,流星直射,白羽扬起闪亮的弧光**,笔直地射入了第十道箭靶,正中红心^!

    所有人都惊呆了^,唯独李未央^*,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永宁公主吃了一惊*,她一直以为,这位三弟的武艺只是平平……想到这里^,她的笑容变得奇异:“三弟的箭术*^,真是令人惊讶*^。七弟,轮到你了**^?!?br />
    拓跋玉站起身,接过一旁的弓箭^^^*,和其他人华丽的弓箭比起来^,他的弓箭十分的平常*,没有任何装饰^,他微笑着**,并不十分在意的模样^,仿佛他不是来射箭*,只是来做个样子的,可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他轻轻一拉,那箭极为轻巧地射入了第十道箭靶^*。

    永宁公主愣住了**,其他人也愣住了^,片刻之后*^^,爆发出热烈的惊叹声。

    “两位皇子竟然同时射入第十道箭靶*^^*,真是难得??!”

    “是啊,实在是太难得了**!”

    “太了不起了*^^!”

    一片惊叹声中^^,李未央笑了笑,这两个人永远都是势均力敌*^,只是——拓跋玉的心性远远不及拓跋真那样残忍,所以才会惨败^,输了皇位^。成王败寇^,自古如此^^。

    五皇子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想到^,本来是想要自己出风头**,却被其他两个人抢了先。只是,拓跋真从未展现过箭术*,拓跋玉也一直在外游学*,他们什么时候有这样的箭术了*,为何从来不曾让他知晓呢?他的心中对这两个人***^^,同时起了深重的的警惕之心*^,尤其是拓跋真,他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能将对方看成是太子的跟班这样简单的事情了^^。

    永宁公主笑道:“不行*,这箭靶太大,换别的吧*?*^*!彼哪抗庠诔≈绣已擦艘蝗?,发现李未央不知何时已经低了头^,正自顾自地在吃苹果^,不由得笑了出来,“就以苹果为靶子^^*^,来人?!?br />
    立刻有侍卫上去,在距离更远的树上分别用彩带系起了五只苹果*,每棵树的距离,足足有三十米。

    众人发出惊叹:“这怎么可能啊,实在是太远了^!”

    “这题出的好刁**^,怎么也不可能射中的吧*!”

    “是啊是啊*,今天风大*^**,苹果都晃来晃去的*^,根本没办法瞄准啊^*?!?br />
    在一片嗡嗡的低谈声里^,拓跋真朗声一笑,喝道:“取我的弓来^!”

    他手臂一长*^,接过弓,嗖嗖嗖嗖嗖^,五下连发,众人还没看清他的第一箭怎么射出去的,他已经射出了第五箭,还未反应过来*,却见到那五只箭,齐刷刷各自带下了一只小小的苹果。

    侍卫跑过去,将苹果捧过来,永宁公主一看*,见到每个苹果上面都是一个光滑的箭头^^,苹果的其他部位,却没有丝毫破损^。

    高敏惊叹道:“天啊,真是太快了,感觉跟做梦似的,眼睛才一眨*,就射完了^^!”

    “三殿下的箭术,实在是神乎其技,我从未见过^!崩畛だ值难劬镆料止饷?,不由自主道。

    旁边的小姐们也纷纷议论起来^*。

    “没想到三殿下的箭术真的这么好!”“对啊*,平日里他从来没展现过呢*!”

    就连魏国夫人**,都忍不住对大夫人道:“三殿下真令人刮目相看***?^*!?br />
    大夫人冷冷望着*,低声道:“哼,我看未必^^。他一直藏着这么好的箭术^^,只怕是别有用心吧^!”说到底*^,她一直不喜欢出身低贱的三皇子*,不管他做什么*,她都觉得不好^^^?*^?墒桥员叩睦畛だ?,却一扫刚才的颓废之色^,水眸盈盈放光。

    李未央看在眼里*,冷笑了一下,继续低头咬苹果。

    就在这时^*,拓跋真转身对拓跋玉笑道:“七弟*,轮到你了*^^!?br />
    苹果上的箭犹在眼前^,拓跋玉慢悠悠地看了一眼,笑道:“三哥果然是好箭法?!?br />
    拓跋玉拿起弓箭*^,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支箭瞬间飞到了第一个苹果前*^,噗的刺入**^,正当众人的心为之一紧时,就突然停住了*^。然后就听啪的一声*,整个苹果突然炸开,一束冰冷的箭头飞速向前疾驰而去,冲向第二个苹果^^,又是一声炸裂,飞箭继续往前,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不消片刻***,五个苹果全部四分五裂**,变成了碎末*。

    这等景象谁曾看过*,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呆住了^,场内静寂一片^^^,甚至连鼓掌欢呼都忘了*^^。

    拓跋玉笑道:“我献丑了?^!?br />
    拓跋真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凝滞*^,随后他突然拍了拍手掌:“果然精彩!”众人一下子被他提醒了,纷纷欢呼起来。

    “七殿下好厉害^!”“是啊^,居然能看到这么精彩的箭术*!”“七殿下就是不一样^!”

    李未央顿住了动作,不禁抬起眼睛凝望着那个轻袍缓带、面如冠玉的翩翩浊世佳公子,有点好奇***,有点探究*^^,然后^****,默默的生出期待*^^。拓跋玉啊,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希望你再接再厉*,狠狠扇拓跋真一个耳光才好!

    李敏德远远望着这一幕^,突然轻轻笑了笑*。八皇子仔细瞧着李敏德,见他一袭淡紫色春衫,袖口上的滚金边又为这身装束平添了几分贵气*。明明年纪那么小^,却分明眼如春水*,即使是在太液池里也看不到这样灿烂的春波。他只是那么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满眼的花朵便暗淡下来,成了他画中的背景^。一个男孩子长成这样*,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了了^。八皇子看得有点发痴……旁边的五皇子道:“兰儿^,你可这么盯着别人看,小心别露了馅儿*,要是让父皇知道你偷偷穿着八弟的衣裳冒充他出来玩,非气坏不可^^*^^?!?br />
    八皇子拓跋聪和九公主是一对孪生兄妹*^,两人生的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九公主眉心一点红痣*^,只是一般人都没办法区分。谁会想到,坐在这里的调皮少年^,分明是一个可爱的少女呢?香兰公主不理会五皇子^,只是盯着李敏德看^^,却瞧见他的目光一直望向李未央的方向***,不由有点泄气*^,转念一想*,却又高兴起来。李敏德和他堂姐感情那么好,自己若是和李未央做朋友,不就可以经常见到李敏德了吗**?

    五皇子看了李长乐一眼,突然泛起一丝笑容,道:“我去看看七弟的箭,究竟射程多远?!彼底?,他快步走了出去*,然后一直走到最远的苹果所在的那棵树,作势看了一番^,随后大声道:“果然是五个苹果都碎了**^?^!?br />
    他像是不服气一样,道:“若单轮射程远近,我应当不会输给七弟^?!彼底?,他举起弓箭*^,竟然猛地射出了一箭。

    方向*,赫然是女宾的坐席*。女眷们惊呼一声,全都跳了起来^^,却看到那支箭笔直飞向李未央。

    在这一刻^,全场寂静^!李敏德只觉得自己的心跳,一瞬间几乎停止*^!

    然而^*,那长箭从她耳旁划过*^,然后叮的一声,射进了一旁的大树^,发出颤音^。

    李未央笑着望向五皇子^^,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

    拓拔睿没想到李未央竟然没有躲避*,一时之间,脸色也有点微微发白*。他并没有想要杀死对方的意思,不过是要吓唬一下这个刁钻的小丫头*,却没想到人家坐在位置上静静地望着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

    这样一来^,就显得自己不但莽撞,更加无礼——

    永宁公主勃然大怒:“睿儿*^,你这是干什么*^!”

    拓跋真不由自主上前一步,就在拓拔睿举起弓箭的瞬间,他的心脏猛地收缩了一下,直到看到李未央平安无事,他才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奇特的感受*^**,可是他却知道,李未央这个人^^,似乎不知不觉的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在他的兴趣还没有消失之前*,李未央当然得活的好好的^。至少,他要让她看见,拒绝他的接近*,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拔宓?*^,你也太莽撞了^,怎么能胡乱射箭呢^?吓着了安平县主^,还不快赔罪!”

    他向拓拔睿使了个眼色*,拓拔?*;嵋?,连忙上去道:“我只是想要试试看能射出多远,县主不要怪罪?!?br />
    李未央笑了笑,镇定从容道:“五殿下眼神不好***,这也没什么*^。只是我离公主座位不远,伤了我没关系*^*,要是伤到公主就不好了^^^^^?!?br />
    拓拔睿的脸色变得铁青^,自己本来想要将李未央吓得屁滚尿流当众失态,没曾想到反倒被她教训了^。尤其是李未央的眼神,让他感觉自己仿佛是个跳梁小丑*!

    这个孩子,没有风度不说^,连半点分寸都没有……公主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是啊*,要是刚才这箭射偏了*,自己岂不是也要受伤,不由沉下脸道:“睿儿*,你的箭术当真是父皇教导的吗?他看到你这么胡来,真是要失望了?*!?br />
    拓拔睿知道公主很得陛下欢心^,吓了一跳,连忙请罪道:“皇姐恕罪,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莽撞了*?^!?br />
    永宁公主面色冷冷的*^,就听到一旁有人打圆场道:“哎呀,这样一来,射的最远的人岂不是五皇子了^!”

    众人望去^,的确**,五皇子这一箭,足足射出两百米^,若说起射程远近^,五皇子的确是可以拔得头筹*。

    这时候,另外有个清亮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大声道:“且慢*^!”

    众人侧头一看*,纷纷惊讶——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70》,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70 大出风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70并对庶女有毒070 大出风头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70。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