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当庭献艺

    出了花园,李敏德突然站住了:“三姐,你不该为我冒这么大险*^,御赐之物不是好玩的^?*^^!?br />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说话。

    白芷却突然开口道:“那根簪子不是陛下御赐的*,小姐是吓唬他们呢*^?!?br />
    李敏德牵起嘴角^,笑了笑。

    李未央瞧着他&*,只是淡淡地道:“敏德*,今天这种事情,你不必要做到这个地步!?br />
    李敏德垂下眼睛:“以后不会了&?!?br />
    李未央奇怪*^,不知道他究竟是在说不会被那些人欺负&^,还是不会这样低声下气忍辱求全。

    刚要说什么,就听见白芷道:“小姐^^,三殿下出来了^?!?br />
    一回头^&,果真看见两名婢女在前面引路^,年轻男子轻裘宝带*,美服华冠地缓缓走过来,的确是刚刚还在凉亭里的拓跋真无疑——这是要走了。

    李未央的眼睛微微眯起,拓跋真身上的那件华贵貂皮,是皇帝赐下来的&,整个大历朝不超过五件,看来&,如今这位出身不高的皇子已经不露声色地进入了权力的中心了*。

    见他一路走过来,白芷等婢女连忙低头躬身**&,让开了路,拓跋真却在李未央的面前停下了。

    “县主……”他侧头看着李未央,淡淡道,“今天是把我们当猴子耍了吧?^!?br />
    白芷等人吓得说不出话来,李敏德握紧了拳头。

    “还真是胆大妄为?!蓖匕险嫣鞠⒁簧档?**。

    “是啊,我胆子一向是很大的?&!崩钗囱朊嫔鋈艘饬系仄骄?。

    前世里她一直爱慕着自己的丈夫^,体恤他出身卑微却努力不懈的决心,在那时的她眼里这人是无可挑剔的夫君,是天地一样高大的依赖^,这一世*,眼前的人依旧没有变&,他依旧刚毅果断,心性坚韧,有手段有魄力有智谋,无可否认的是人中之龙。若是可以,这一世李未央是不想和此人有任何交集的&,因为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他心机深沉*,手段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会玩弄别人与手掌之上**。这样的人&,你永远猜不对他要的到底是什么,更不会知道他对你到底真心还是假意&。

    二人四目相对&,几乎一瞬间&,仿佛有寒芒交际而过^*。

    “不知道三公子可否移步&&,”拓跋真收回目光&,含笑说道。

    李敏德望着李未央^&,她点头&,李敏德瞳孔紧缩^*,随后向后退了几步,让出了空间。

    “殿下还有什么话要说么?”李未央扬眉。

    “雪中赏红梅&,真是一番好景致……”拓跋真并不回答,微笑着望向远处^。

    “三殿下还真是有闲情逸致……”李未央笑了笑。

    拓跋真向后摆摆手,婢女们都向后退去^*,就连白芷*^,都不得已退出了走廊。

    “我不过是想和你说说话&,看看你头脑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罢了?!蓖匕险娴奈⑿Υ艘凰坷涞?^。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崩钗囱胛实?。

    拓跋真哈哈大笑^*^,笑声清凉^*&,惊飞不远处雪地觅食的鸟雀:“今天可算是开了眼界,三小姐果真伶牙俐齿*,怎么也能脱身,高进今天跳进刺骨的湖水里,不死也要脱层皮……你心肠之狠,真是让人佩服之极^^?!?br />
    这次轮到李未央笑了&。

    李未央的笑容比红梅还要灿烂:“这不过是他咎由自取&^*?!?br />
    “其实你现在完全没必要这样做……”拓跋真停了笑^,突然正色道*&。

    李未央扬眉:“哦,愿闻其详?&*!?br />
    “看你行事作为,像是完全不顾及李家&,你这日子过得多好,而且将来还会更好,但你要知道*,若没了李家*,你李未央什么也不是&&,所以下一次……”拓跋真理所当然地说。

    话没说完^,就被李未央突然打断*&&。

    “殿下*,这里也没别人,你不用讲大道理&!崩钗囱胄α诵?,“更何况,你觉得我会听你的话吗?”

    “李未央*,为了泄愤,把自己搭上&&&,值得吗*?”拓跋真突然问道:“或许这些人是践踏过你的尊严,但人性就是如此,逢高踩低*,有时间怨恨别人*,还不如花时间,早点站到让他们无法企及的地方去&,让他们永远只能仰视你……”不知不觉的,拓跋真的话中意味变了&*,有一瞬间*^,李未央几乎以为他不是在说她,而是在说他自己^。

    因为拓跋真出身低贱*^*,所以他一直被其他人看不起^。正因为如此,他的野心潜藏的比寻常人更深,他不是不仇恨的&*,只不过,他将仇恨化为向上的动力^,一步步地往上爬,从一个被人奚落的皇子变成高高在上的皇帝,现在看来^,他正在试图用这套理论来劝说李未央,不^,或者说是让李未央站到他那边去*&。

    “未央*^,现在的你已经得到寻常人难以得到的名誉地位*,父皇和太后都待你青眼有加,你已经做到这样了*,那为什么非要画蛇添足^?”

    他一步步诱导着^,李未央望着他*,突然笑了笑&&。

    “殿下*,你突然对我这么有耐心……”她抬起头看向他^*,“真让我受宠若惊&。那么&,依你看^*,我又该怎么做呢^&?”

    拓跋真英俊的面孔染上一层轻松的神色,他以为李未央已经被说动了,或者说**,他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若我是你,就会想方设法和众人交好,借着机会往上爬,让陛下和太后越来越喜欢你^、宠爱你,将来谋求更高更好的前程&^。未央,若是你愿意^*,我还可以请求父皇,让你变成我的侧妃——”

    侧妃*?

    哈哈哈哈&,原来他在这里等着她^*。李未央冷冷地笑了,前世今生都一样&*^,这个男人前生为了争取李萧然的支持和蒋家的兵权才来求娶李长乐,谁知被塞了个庶女顶包,他明明非常不满却若无其事&,利用自己和李家维持着表面上的平衡,并成功获得皇帝的青睐^、一步步构陷其他皇子最后成功登位*,登位后为了一雪前耻,毫不犹豫将自己打入冷宫封了李长乐为皇后*。而现在*,他却来向自己求亲&^。这个男人,行为模式看起来是矛盾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他的一切不过是按照一个逻辑*^,谁对他有利,谁对他有利用价值&,谁就能留在他的身边。

    侧妃*?她可没兴趣再做一次踏脚石&^&,拓跋真骨子里是看不起自己庶出的身份的*^,他原本打算求娶的,是李家的掌上明珠*,倾国倾城的李长乐*。

    拓跋真俊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怜惜温柔的神情:“从古至今,男人得到权势的方法多种多样**,女子却只能依附夫君*。你知道*^,我的出身并不高,甚至可以说和你是同病相怜^*,我也有恨的人,可是我并没有像你现在这样自暴自弃*、四处树敌。你若是相信我^,我至少可以帮助你!?br />
    “三殿下*^,你有没有挨过打?*^!?br />
    拓跋真微微一怔*。

    “你有没有饿到去猪圈里和猪抢吃的?”

    “你有没有被人骑在地上,像狗一样到处爬*^&,就因为别人缺玩具了……”

    “三殿下,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恨^,什么叫痛苦&&?”

    李未央突然耻笑了一声^。

    拓跋真看着他*&*,没有说话^。

    “你说你知道恨的滋味^^?你有什么可怨恨的?你锦衣华服&^、前呼后拥,所谓的委屈*,不过是身份不够高,被别人白眼或者说了几句羞辱的话罢了,我们不是一类人?!崩钗囱肜淅湟恍?,“我已经说过,永远也不会是一类人。所以这些话*,三殿下,可以不必再说了?!?br />
    冥顽不灵,拓跋真冷冷一笑没有说话。

    机会他给过她了,若不是她还有利用价值,他才不会和她在寒风里说这么久。拓跋真红润而富有棱角的唇边弯出了一丝冷酷的微笑道:“即便如此^*,那便随你了?!彼档秸饫锏氖焙蛩牧成虾鋈淮松傩硪煅纳袂?^,更是在最后一句话上加了重音^。

    说完,他甩袖大步离去&,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

    不远处,李敏德一直看着这一幕,他紧紧握起了拳头*。若非为他,三姐何须与这些人来往,分明是与虎谋皮。

    他眼里出现了一种冰封般锐利的光芒,仿佛一柄雪亮的寒刀^。

    那个世界,不是他能进去的^,至少现在的他不行,纵然有未央也不行&,这给了他很大的刺激。

    三姐身边有太多的人,虽然知道她与那个人之间的关系与情爱无关&^,但那两个人之间,仿佛有他无法掌控的联系,若是三姐真的不在意拓跋真&,为什么她总是对他流露出淡淡的厌恶和憎恨呢……

    他低下头,或许是他自己太自私了,三姐和自己并无血缘的牵绊,除了对三夫人的承诺&^,她没有必要这样护着他*,为他担心?^?墒撬谷黄醋运降南虢钗囱氲墓匦暮脱凵裢耆加?。

    从没有一个人*,会为了他这样担心&,挡在他的面前?&*;に?。

    只是三姐的世界,实在是有太多的顾忌、太多的闲杂人等,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李未央心中&,只有他一个人。

    自从花园一事后^,李长乐等人碰到李未央,无一不是绕着走*,生怕不小心碰掉了她头上的钗环*,碰坏了她手上的玉镯戒指&,那模样,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李未央看在眼里*,并不在意,她知道,真正要对自己动手的大夫人,现在还没有动静呢*&。

    春节过了不久^,就是三月了。

    春暖花开的时候*,宴会是最多的&&,各家各户都发来了帖子。老夫人斟酌了很久^,终于决定带着李未央出去见人^。

    老夫人平日里不出门^*,能请得动她的帖子^*,必定是来自皇家的,这一次的邀请,是来自于陛下的永宁公主。说起这位永宁公主^,是皇帝一位地位低下的惠嫔所生&,惠嫔因为难产而亡&,永宁公主便被带到皇后那里交给她抚养,皇后只有太子一个儿子^,便认真地抚养大了永宁公主^^,说起来&,这位公主比太子还要大四岁^。等她到了十五岁***,皇帝便命令礼部替她择婿&^。但是因为前朝发生过驸马反叛的事情,所以本朝公主出嫁^,有一条规矩是要遵守的*,就是驸马将来不可以入朝为官,而所谓的驸马也不过是做一个领干俸的虚职*。再加上公主是金枝玉叶&,不小心磕着碰着谁都担待不起,这样一来^,真正的世家大族、衣冠世胄&&,有文武双全的好儿子的&,谁都不愿与皇家结亲&^??苫实劭粗辛怂?^,谁就得做驸马^&,不是你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

    等到了永宁公主的时候,皇宫里刚透了消息出来&,所有豪门贵族之家立刻找一切法子给自家适龄的儿子娶了妻子,尤其是当时的应国公周家,一下子四个儿子全都订下了婚事&,这让原本预备从周家挑一个出来的皇帝大为光火^?;屎笄鬃园阎芄蛉苏薪?*,硬生生逼着她挑出一个文武双全的儿子来婚配。应国公府不敢违抗&,又实在舍不得自己一房四个文武双全的儿子*^,便阳奉阴违地举荐了应国公府二房的嫡长子周明昌为驸马&^?;实壅偌酥苊鞑?,见他果然一表人才很是满意*&,便又派了当时身边最宠幸的太监总管去调查这位周公子&,这个太监总管却是个贪心的人,在收受了巨额贿赂之后,他自然好一阵吹捧。

    永宁公主风风光光地嫁过去,本来是件好事^,可是这个周明昌却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好,他从小就心胸狭窄,又患有痨病,因为当上驸马,仕途无望^,本就郁卒得很,又被家中堂兄弟们嘲讽了一番*,更是雪上加霜&&?;槔裆?,情绪激动又劳累过度的周明昌就当众吐了血^?;楹蟛痪?&&*,永平公主发现了真相,大为恼怒*^,周明昌做贼心虚*,更是一病不起*,成婚不过半年,就此一命归西了。事已至此,一切就都瞒不住了&,皇帝将应国公府全部发配流放**,杀了收贿赂的太监,重新修建了公主府&,让永平公主居住^^*^^。

    高贵的公主流着皇帝的血脉^*,虽然不用为臣子驸马殉节,但是也无心再嫁人,只能守着富丽堂皇却冷冰冰的公主府度日^。时间一长,她自然觉得无聊烦闷,便经常在公主府里举办宴会&,招待京都里的贵族们,聊以排遣寂寞*。

    马车里^^,老夫人叙叙地说着这些旧事^,李未央表面上认真地听着*,实际上,她的心思早已飞出去了很远。

    旁人知道的,不过是表面^?;始?,永远不会做愚蠢的事情。当初应国公因为是先帝的开国功臣*,再加上他四个儿子都占据了朝中重职^,其中一个还握着两万兵权&,渐渐地就开始嚣张跋扈起来,对皇帝也没那么恭敬和忠诚了^,皇帝要除掉周家,偏偏等了两年都等不到好的理由&,有什么理由比得上欺君罔上更名正言顺呢^?永宁公主&&,或许只是皇家的一个棋子&。因为这桩婚姻,她赔上了自己的一生,但这样一来^,她为皇家做的贡献&*,也算是很大了^&*。

    “永平公主真是可怜啊,怎么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崩戏蛉艘⊥诽鞠?。

    李未央笑了笑,没有说话。她知道其实永平公主和前驸马十分恩爱^^,驸马虽然身体不好,但诗文风流*^,琴棋书画皆十分精通,更加上性情温柔敦厚&*,与公主是一对形影不离的伉俪。那些所谓的什么心胸狭窄*、嫉贤妒能,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后来驸马的死,李未央当年曾经听皇后偶然失言,其实并非是痨病……

    “是啊*^*,公主真是太可怜了?!崩钗囱氲懔说阃穅,算是回应老夫人的话。

    “正因为如此,陛下如今才这样厚待公主啊,前两天又把农业寺的五千亩低田给公主做了别院,待会儿你去了*,可要好好和公主说话*,让她喜欢你^*,能成为公主府的???,你才能被其他人所接受*?!?br />
    李未央点头,心里想到的却是别的事。

    “老夫人,这次的帖子——”

    老夫人慢慢笑了:“你大姐正在思过,自然是不能带她来的?*^!?br />
    李未央也笑了,美丽的眸子带着一丝淡淡的讽刺&,李长乐因为救灾五策的事情受到太多的非议,现在最需要在各大场合露面^^,在众人面前洗刷不好的印象&。今天公主宴会^&*,来的都是达官贵人*,大夫人怎么肯错过这样珍贵的机会。

    她们母女绝对不会甘心被人阻拦,所以,老夫人恐怕失算了。

    李敏德静静望着她们^^,一直没有说话。今天老夫人本不想带他来,可是三姐却说,三夫人去世之后,他总是郁郁寡欢,闷闷不乐的,请求老夫人带他出来散散心,可是他却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三姐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李家。

    难道说,他已经柔弱到一切都需要三姐?*;さ牡夭搅寺??李敏德垂下长长的睫毛,眸色复杂。也许^*,他该让三姐知道&,他并不像她想得那么弱小,有的时候他隐忍,不过是不想锋芒太露。

    公主府坐落于京都之南,占地约百亩&,李未央乘着马车一路进去*,掀开车帘,只看到一路上林木葱茏,花草繁茂^,楼阁参差,亭台掩映,公主府里,仿佛容纳了整个春天。

    在第一道园门前*^,马车终于停下*&,李未央扶着老夫人下了马车^,然而,一眼便看见大夫人的马车。而本该在家中静思己过的李长乐,却打扮得花枝招展,站在大夫人的身边,与旁边的贵妇人寒暄。

    老夫人的笑容,一瞬间僵在了脸上^*&。

    果然来了!李未央缩在袖中的手慢慢握紧,竭力不让自己流露出太多兴奋的情绪,轻轻托了托老夫人的手臂,老夫人才反应过来&,瞬间黑了脸:“长乐不是还生着病吗*,怎么跑出来了?**!?br />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此行&,必然是得到父亲允许的?!?br />
    老夫人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李萧然行事谨慎,聪明稳妥,偏偏对这个女儿过于宠爱**,本朝男女之防不大^,更何况这种场合**,往往是贵族男女之间变相的相亲宴^&,照这样子看^^,那件事——他还没有彻底死心^&。

    李长乐注意到了什么&,抬眸向这边望过来,正好与李未央的眼神对视^*。

    阳光淡淡的照在李未央身上,依旧是素衣胜雪^,宛转蛾眉^,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淡淡的冷清。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她&,她都是这副没所谓的模样^*,却偏偏心思奇巧,手段毒辣&,李长乐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脸上却绽放了春花般的笑容:“三妹?*!?br />
    李未央笑了笑:“大姐!?br />
    老夫人冷哼一声^,道:“真是不知羞耻*&?!?br />
    李长乐的脸色顿变**,笑容像张面具,从额头裂出一道缝隙^,最后扩延到全部&,哐啷碎开*。

    她没想到*,经过巫蛊一事^,老夫人竟然对她憎恶到了这个地步*。

    老夫人望着她陡变的神情,冷冷一笑,却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大夫人等人跟在自己身后。既然来了,就不能当众赶回去,只是*^,心里极为不痛快罢了&。

    大夫人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老夫人虽然如今很不喜欢长乐^^,可她们毕竟都是李家的人*,在众人面前,老夫人是不会给她们难堪的&。当即向李长乐微笑了一下,道:“进去吧*?!?br />
    李长乐欢喜起来^,轻移莲步跟在大夫人的身边,当然^,一路上还是引来无数人侧目。李长乐的艳名早就传遍皇室民间^,不少人也曾见过她,但每见她一次,都会如初见时那样惊若天人&^。如今她只是随随便便地站在那里,便把整个花园都照亮了。只是人们却也同时注意到了李丞相的三小姐李未央,她以一介庶女的身份被皇帝册封为安平县主,就是一件足够令人惊奇的事情了^,如今丞相府的老夫人又将她特地带来这样的宴会,重视她的意味不说也很明显。

    魏国夫人和高敏早已到了,看见大夫人连忙过来打招呼*,对李未央却是完全的视而不见。李未央也不在意,目光投向整个宴席&。这次的宴席正是摆放在露天的花园里,花园里的鲜花一簇簇,一枝枝^^&,艳态娇姿*,繁花丽色^,仿若胭脂万点*,占尽春风?;ㄔ暗闹屑淦塘丝榧蟮牡靥?,毯上绣着芙蓉图腾和祥云花纹,除了北首的主席之外&,东西各放数张客席,显然是留给客人们坐的。再看西边的客席上坐满了贵夫人和小姐们*,东边的客席上,竟然顺序坐着三皇子拓跋真&*,五皇子拓跋睿*^^*,七皇子拓跋玉,还有一个刚满十一岁的八皇子拓跋聪^。

    拓跋真坐在东边第一个客席上^,一袭青色绣锦华服^&,面容英挺,极为引人注目。而拓跋玉则坐在东边第三个客席之上,戴着高高的玉冠,穿一袭缕有银丝的白袍,白袍散发出玉一样的光泽,令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光芒耀眼。两个人的座位离得不远,不时笑谈几句,看他们仿佛民间的好兄弟一样,笑着坐在一起饮酒交谈,李未央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

    拓跋真的目光*,突然投递了过来,一眼看见艳光夺目的李长乐,随后,不自觉地落在了一身颜色素淡蓝裙的李未央身上&。

    丞相府的三夫人刚刚去世*^,虽然是婶母,出于尊重,李长乐也不该穿这么鲜艳的衣服,相比之下*,李未央就要聪明谨慎的多&&。说真的,拓跋真如今,对李长乐十分的失望。锋芒太露不够聪明,更加不够隐忍&,这样的女人,真的配站在自己的身边吗?她对自己的帮助又能有多大呢&?

    而旁边的五皇子在看见李长乐的时候,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原先他心里盘算的是*,找机会向母妃禀明自己的心意,然后让父皇将李长乐赐给自己??墒悄稿锤嫠咚?,父皇最近对李长乐恼火的很&&,这个时候不适合提这些**,所以他才必须勉强按捺住*^*。

    拓跋玉也注意到了李未央&,原先在他的眼里^,这个小丫头是个很聪明的人^,却也狡黠,如同狐狸一般??墒谴丝炭吹剿比菡?^*,面带微笑^,更显得鬓发如墨,肌肤似玉&,和寻常的大家闺秀无异*&,他几乎要怀疑,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在乡间撒泼害人的小丫头&,与她根本不是一个人。

    李未央站在老夫人身边,睫毛低垂,在脸上投递下一片阴影^,嘴角的笑容恰到好处^&*,与高调而张扬的李长乐相比&,她显得十分温柔可亲&,而且平易近人。

    “三姐,我去男宾席&&?!崩蠲舻略对犊戳艘谎?,见到自己的堂兄李敏峰早已经到了^,正在和人寒暄,尽管他十分厌恶这个人,却也知道自己必须和他坐在一起。

    李未央对着他笑了笑^,道:“去吧?!?br />
    不把敏德一个人留在李家,不光光是为了盺&*;に?,还是为了让他少一点时间胡思乱想^。

    正想到这里&*,只听婢女远远道:“永宁公主驾到——”

    李未央顿时微笑起来,转头望去^,只见长长的回廊那头,一个女子在婢女们的拥簇下袅袅而来。她梳着高高的发髻,别着十对对插彩云簪^^,仪容端丽,衣着豪奢*,正是永宁公主&?&^?墒抢钗囱肴丛谛牡浊崆崽玖艘豢谄?。永宁公主如今不过双十年纪,却显得十分憔悴^。本该红润紧绷的脸孔在浓重的胭脂下显现出了一点灰白,皮肤也浮肿松弛,眉梢眼角竟然都是疲惫厌倦。当然最糟糕的还是她那双眼睛^^。黑沉沉的,就像在木头上挖了两个洞*,如果不是眼珠偶尔地转动几下,简直不像个活人*。虽然满头珠翠*,遍体绫罗*,仍然无法掩饰身上的颓败之气^&,给人的感觉简直像是毫无生气的感觉*。

    跟李未央印象里的公主^,是一模一样的。

    永宁公主由身旁一位高挑秀丽的女官搀扶着,入了席^*,在座的几位皇子纷纷站起来行礼^*,这位皇姐,一向是父皇母后的心头痛,对她最是爱重有加的*,他们谁都不敢怠慢^^。

    李未央看着公主微笑着向大家点头,心中却为她难过。这场宴会&,压根不是她要举办的吧,只怕是出自皇帝皇后的示意,他们利用了这个女儿&,心中存着无比的愧疚&,所以想要从别的方式上给予她足够的尊荣^,每过三月必定举办一场宴会,好让人知道永宁公主被厚待被尊重*,可是这样一来&*,却无疑是在永宁的心里再捅上一刀。

    宴会如常举行*。

    酒至半酣的时候,永宁公主道:“今日的宴会&,多谢各位的赏光^,父皇早前赐给我一位乐师,琴艺高超&*,就请她为大家奏上一曲吧*?!?br />
    这时候,众人就看见一个少女一身粉衣^,肤白胜雪,款款地走上来,她恭敬地朝贵人们施了一礼,就开始低头弹奏。她的琴音十分的美妙&,像游龙一样缓缓流出,蜿蜒盘旋*,仿佛变成了缭绕旋转的音符&,舞了一圈之后又缓缓浸入大家的身体,让人没办法不动容……

    曲子结束好久,众人才如梦初醒,回味刚才,简直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皇姐的这位乐师&,的确是琴技高超?&?&*!”拓跋真抚掌称赞道。

    永平公主笑了笑^,笑容里却透着一丝冷淡&。

    天真的八皇子拓跋真生得粉雕玉琢^、十分可爱:“皇姐,让她再弹奏一曲吧&&!”

    永平公主点了点头,乐师把手指移到琴边&,顿时又有美妙的琴声缓缓流出。这次的琴声非常的婉转&^、温柔,变幻成叫人无法捉摸的情丝,在空中轻盈流转,若有若无&,却又牢牢地勾住每个人的耳朵^*,在他们的心上轻抚缓触*。

    李未央注意到,从始至终&*,永平公主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甚至于,她连一丝轻松喜悦的神情都没有。

    一曲终了*,众人纷纷鼓掌。

    拓跋睿勾起唇畔&**,道:“今日春光正好^&,在座的小姐们都精通乐器^,不如请她们为大家演奏一二*?”

    永平公主神情淡淡的:“是么*,不知诸位小姐们可否愿意*&?”

    在座的名门千金们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若是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当然很不好&,但是这种场合——那就是变相的相亲宴会啊^,不要说各大豪门的公子,就连皇子们都在座,若是能够得到他们的青睐*,那就是跃上枝头了,更何况,这种千载难逢的扬名机会,错过一次可就再也没有了&!

    只有李未央^*^,看着笑容中带了一丝恶意的拓跋睿,淡淡笑了笑。这位五皇子啊^,这么做自然不会是平白无故的。他是看准了李长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一定会大放异彩&,借机会在公主和众人面前扭转颓败的形象^,而自己则是在乡间长大&,于这些大家闺秀的技艺上十分逊色&,更不能随便拿出来*,否则就是贻笑大方了*。要知道^,这些千金小姐的技艺都是刻苦学习多年了,自己到京都不过短短数月^,又怎么可能一跃千里呢^&?

    这话——其实是没错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李未央都不精通这些&。也许就是这样^,才会被拓跋真所厌弃吧,她低下头,轻轻地笑了。

    拓跋玉看着这一幕&,唇畔勾起一丝有趣味的笑容,他也看得出来,这回拓跋睿摆明是要让这位新上任的县主难堪^^&,就不知道这个少女要如何应对了^&。

    远处的李敏德望着*^,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些人,明明没有招惹他们,他们却还是前仆后继地来找麻烦。

    五皇子拓跋睿对着李长乐讨好的笑了笑*,李长乐回报以略带感激的微笑,拓拔睿立刻觉得自己的决定无比英明。

    李长乐当然高兴了^,甚至可以说是兴奋的,今天母亲本来就是让她在宴会上大放异彩的&,她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而李未央,今天注定要成为众人的笑话&&,堂堂的一个县主*,竟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才艺*&,真真是丢人现眼**!想到这里**,她的微笑显得更加得意。

    魏国夫人的女儿高敏吹了一曲笛子,礼部侍郎的千金王小姐美妙的洞箫引来了蝴蝶,吏部尚书闺秀李小姐的水袖舞让人目不转睛*^,周将军的孙女一袭剑舞英姿飒爽,接连几场表演下来,各有千秋&&、平分光华&*,往日这些小姐们是不会轻易抛头露面的,这样的机会当真是千载难逢*,众人纷纷拍手叫好&*。

    五皇子的目光落在光彩照人的李长乐身上:“轮到丞相府的大小姐了,请?!?br />
    李长乐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拓跋真&*,却发现他一脸温柔地望着自己&,顿时心头一动,不自觉笑了笑&^,站了起来,道:“小女献丑了?!?br />
    众人不禁好奇&,十八般武器都被表演过了,不知道这位美貌过人的李小姐&,又有什么独特之处*。

    李长乐拍了拍手&*,一旁的婢女送上来一架被红色丝绸蒙着的物件&&。

    众人的脸上露出吃惊的神色**,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还用红色的丝绸蒙着呢?

    大夫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寻常那些小姐们表演的东西,长乐又怎么会看得上!

    李未央看着看着,突然低下头,掩住了唇畔不怀好意的笑容^。大姐,这一回^,可是你自寻死路哟&。

    李长乐轻移莲步,十指纤纤,亲自掀开了红绸,露出里面的东西&**。

    众人都吃了一惊&,只见一个样子和箜篌很相似^,然而却又有所不同的乐器呈现在他们面前。这琴以核桃木薄板制成^*^,琴箱下端镶有蝴蝶形骨饰。角形曲木上端为凸螺旋形琴首**,琴弦一端拴于下方横木的弦钮上^&*,另一端系于曲形的背部。张有13弦,均为直径相同的丝弦*,在角形曲木两侧雕刻有对称的凤凰&、云头和花卉纹饰*,看起来古朴而华美。

    “这是箜篌吗?”高敏惊讶地挑高了眉头。

    李长乐笑了笑^*,道:“不&,这是凤头篌,是从遥远的西域传过来的^?!?br />
    一片惊叹中,唯独永宁公主的面色微微发白*&,一旁的女官欲言又止地望着李长乐^,似乎想要提醒她什么,然而,李长乐却沉浸在马上就要大出风头的喜悦中^,什么都觉察不到&^。

    李未央唇畔的那丝微笑&^&,李敏德却看得清清楚楚,他的目光顺势落在那个乐器上&*,心中一瞬间明亮起来。

    李长乐坐下,左手托置&,右手弹了一下弦^。乐器立刻发出一声浑厚深沉的低音^,犹如古琴的鸣响*^。随后她纤细的五指飞快的拨弄琴弦&,泉水般圆润的琴音飞泻而出,琴音婉转低沉&&,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似黄莺低鸣^,素白的手指渐渐转快**,那明亮清脆的高音&,好像古筝在“歌唱”,有时又发出流水淙淙的瑶琴音响。

    众人只觉得&,凤头篌的声音好像是从透明的水上发出的,连水面也在微微的震动,清亮&、浮泛、飘忽。

    五皇子赞叹道:“这乐器当真难得^,与古筝相比更清越空灵&&,溶溶如荷塘绿水之夜*,泠泠似雪山清泉之声??*!”他越听越是陶醉^,情绪似乎更加饱满,眉毛不经意地一动一动,眼睛也在闪闪发亮**,伸出一指轻轻地在几上无声地打着拍子^,忽然拿出一根玉箫^^,和着凤头篌吹了起来。

    李未央捧起一杯茶,慢慢喝了一口,却看到对面拓跋玉投来的饶有兴趣的目光,便对他微微一笑&。

    拓跋真认真听着李长乐的曲子,只觉得两种乐器相和之后音色达到了完美,两道声音婉转纠缠^&,相依相偎*,恍惚间融为一体&^,化作一个娉婷漫舞的仙子&,在每个人的心头翩翩舞过*&,让人如履仙境,如登琼台。李长乐轻轻吟唱起来:

    一曲当年曾惜缘弱水岸&,两地相思非无凰醉花前

    三剪桃花随流水空流转,四时不见五更深滴漏断

    六月风过脉脉却轻寒,七弦难弹绿绮琴心难变

    八行谁书长相思勿相见^,九重远山十里亭月不满

    明镜应缺皎若云间月落华年*,朱弦未断五色凌素青玉案间

    朝露夜晞几连环也从中折断^,芳时曾歇今日偷把旧日换

    她的歌喉婉转动听*,唱的又是时下流行的曲子&,美人美曲美乐*&*,这场面的确是很震撼*^。

    大夫人得意地看着这一幕*,她知道^,从今天开始&,李长乐即将洗刷恶名&,重新获得大家的称赞*。而李未央么^,当然是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然而一旁的拓跋玉却大为好奇,不知道李未央为什么会露出这么奇异的笑容*。他有一种预感&&,眼前这位正在出风头的李长乐,恐怕要倒大霉了!

    ------题外话------

    看到大家如此热情的留言,我表示,很欣慰(⊙o⊙)啊……

    ps:李长乐唱的曲子&,是一首古风歌曲*^*^,哇卡卡卡卡卡卡卡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69》,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69 当庭献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69并对庶女有毒069 当庭献艺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69&。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