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命悬一线

    李长乐听完大夫人的话以后目光徒然而变^,转头神色复杂地看了李萧然一眼*,然后起身缓缓道:“女儿明白了&^?*&!?br />
    随后,她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步步走到李萧然面前^,盈盈然跪倒:“女儿叩谢父亲养育之恩&,今后不能承欢膝下*&,请父亲多保重**?&&!?br />
    李萧然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终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道:“走吧^**?^!?br />
    这样的罪过^,如果再不处罚^,以后还不知李家要乱成什么模样*。

    李长乐起身*,遥??戳死钗囱胍谎?,那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随后&,她头一扬,快步走出去&,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走到大厅中央的时候,李长乐突然猛地驻足&&,回首道:“女儿没有做过的事情&,是绝不会承认的*&*!愿以一死*,还自己清白?*!彼低?,便一头朝旁边的柱子撞了过去*&。

    整个大厅里&,叫声顿时响成一片。

    幸得不远处的李敏峰身手倒是极快,在最后关头一把抱住^^,因此李长乐虽撞在了柱子上,但只是晕了过去*&。

    大夫人作出快要跌倒的模样^,跌跌撞撞扑了过去:“我的女儿?&&&?!”

    老夫人惊呼一声*&*,恐慌之下^,几乎没晕过去^。

    李未央淡淡一笑&,表情看不出是欢愉还是嘲讽&,就那样不可捉摸地看着眼前这场闹剧*,她就算没听到大夫人和李长乐说了什么,现在也真切地看到了&。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啊^*,李长乐这么一撞^,的确是撞的恰到好处&。

    以死明鉴啊,怎么不等出去之后再撞呢?偏偏要在这时候&?**!

    李萧然脸色勃然变了&^*,快步走上去查看了李长乐的伤口&&,吩咐道:“沈大夫^,你快来看看!”

    沈大夫连忙背着药箱过来,仔细查看了李长乐的伤口*,这才松了口气^,道:“小姐只是一时昏了过去……应该没有性命之忧?^!?br />
    李敏峰一双眼睛却是精锐逼人^,闻言便朗声道:“父亲,你看到了吧,妹妹这是以死明鉴啊&,她明明是受了委屈才会如此啊^?&^!?br />
    李萧然微微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二夫人冷笑一声*&,“大小姐果然肆意妄为&,这一撞可真是撞的好?^?!”

    大夫人泣不成声淡淡道:“二弟妹&&,长乐是你看着长大的^,你为何要说出这样狠心的话来*^!”

    李敏峰勾起唇角^,笑了笑^,“二婶^,以死明鉴弄不好可是要命的^,长乐不过一个弱质女流&,定然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才会如此*&^,换诸于在座各位&,有几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三夫人叹息一声:“于情于理*,大小姐都不该如此*,这样*,岂不是在质疑老夫人和大伯的决定?”

    此言一出^,满室俱寂&。

    大夫人一怔^,随后哭的仿佛心都碎了&,她看着李萧然道:“老爷&,我嫁给你二十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长乐是我最心爱的女儿&*,也是你从小疼爱着长大的&&,她从来不曾受过这样的冤枉&,你看她,满头都是血&,她是最重视容貌的,若是就此破了相,可比要了她的命还严重&,她如何会用这种手段来胁迫老爷&,分明是受尽了苦楚?^?*!”

    沈大夫也查看了一下李长乐的伤口,点头道:“额头上的确是有可能留下疤痕?*!?br />
    大夫人当然知道容貌重要&&&,可是现在若是让李长乐被送去庵堂,以后别人会怎么看待她*?谁都不会要一个因为不明原因被家族抛弃的女孩子*&!她的一辈子就毁了?*?!

    李萧然终究是不忍心*,道:“罢了*,先送她下去养伤吧?&!?br />
    李敏德内心不忿*&^,上前一步刚想开口*,李未央朝他摇了摇头,于是他不得已,强行站住了。

    李长乐进来的时候是走进来的^,出去的时候是被人抬着出去的^^,气息奄奄,头上还血流不止。李萧然长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甩袖离去&^^^。说到底^,让他相信李长乐竟然诅咒自己,他是不信的^,可是亲眼所见,又由不得他不信&&。

    四姨娘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一句言论*^,当看到李长乐留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意料之中的神情^*&,却又有些说不出的失望。

    她的视线在空中和李未央对视了一眼&^,随后她淡淡笑了笑&,和李常喜^^、李常笑一起离开了*。

    李未央亲自送了老夫人回去^,回到自己的院子*&,却看到李敏德在走廊下等着她^^,微微一笑&,迎了上去^*。

    “姐*&,这回你太冒险了&?!崩蠲舻乱豢?*,便是这句话^。

    李未央这才抬起眼睛,回视着他*,声音轻柔:“敏德**^?!?br />
    李敏德不由心里有点难受,三姐好狡猾*^,明明知道她用这样温柔的声音说话^^*,他一点都没有抵抗力&,所以,偏偏要用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好让他不能开口责怪她冒险,责怪她事先不告诉他^。真狡猾&,三姐,真是好狡猾……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原本的些微闷闷的感觉*&,不被信任的感觉^&,随着她轻柔地叫着他的名字^&&,那些情绪就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再也不能对她生气……

    知道他会不满自己事先没有告知&*,李未央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气,道:“敏峰&,知道这种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容易走漏风声。最关键的是,太冒险了**!?br />
    李敏德皱了皱眉^,道:“你是说——四姨娘随时可能倒戈相向^*?”

    李未央笑了笑,同时为他的敏感与聪慧所惊讶:“是,因为四姨娘虽然配合了这个计划&,我却一直不确定她将自己的女儿牵连进来的原因^*&,所以——我也在随时提防她倒戈一击。现在看来,倒是我多想了?!?br />
    李敏德笑了笑&,道:“刚才母亲对我说&^,她得到的消息是,大夫人和大伯父说起过^&^,要将四姐姐许配给五殿下&,然后五姐姐许给荣国公的三公子?!?br />
    李未央不由惊讶&,李常笑会被嫁给五皇子的事情,前世就已经发生过了*,可是她如今的身份*&,嫁过去也只能是个侧妃*。至于前世的李常喜*,是嫁给徐茂公的次子*,可是如今——一个已经毁掉了容貌的庶出女儿,大夫人为什么突然想要将她嫁给荣国公嫡出的小儿子呢*^?这可能吗?这两门亲事*&,虽然必定对大夫人有利可图^^,但对四姨娘来说,也不算坏吧*&。

    “荣国公的三公子程林&,出身高贵&,文采风流,荣国公又是百年富贵的人家,表面上看^,这婚事是挑剔不出什么的&,所以大伯父已经在考虑了?^!?br />
    “表面上看^?难道说……”李未央皱起眉头。

    “三姐,你如今是县主了^,你的婚事将来陛下必定会许婚,所以大夫人不能轻易插手^,可其他人么*&&,自然任由她搓圆捏扁了。你想想看,若是这荣国公的三公子没有问题^^,四姨娘何必上窜下跳的呢?我的母亲也曾经怀疑过,悄悄打听了,才知道这程家公子喜欢听戏,还带了一个戏子进府,宠爱的什么似的&,不但日日听戏^,而且夜夜同床共枕&&*^,最后惹怒了荣国公*,命人悄悄将那戏子打死了^^,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br />
    原来是这样&^^^,这种秘闻,自己到底是不知道的*。荣国公家三公子的事情,对男人来说不过是少年风流^,一笑置之,父亲也必定不会将此事过分放在心里^*。若说李常喜现在还是花容月貌,父亲可能还会考虑一下三公子的荒诞不经&,可看看李常喜如今这个模样^&,谁还会理会这些呢?他只会考虑这桩婚事能带来多大的利益^。但是对于四姨娘来说^,荣华富贵那都是虚的&*&,女儿的幸福才最最重要*,这荣国公府三公子行事如此荒唐&,婚后还不定怎么胡作非为,她定会想法子破坏了这门婚事。

    “大伯母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她提议的婚事&^,大伯父自然暂时不会提了*^,就算提了^*,老夫人也不会高兴的^,表面上看四姨娘今天得罪了大夫人,可却都是为了四姐五姐她们好啊*^^!崩蠲舻虑嵘底?&。

    李未央陷入了沉默&。的确^&,四姨娘为了阻挠这婚事&,竟然不惜和大夫人为敌&^,看似愚蠢*,却出自一片爱女之心^*。

    李敏德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上一暖的同时&*&,一颗心好像也跟着暖和了起来,他忍不住道:“只怕今后,大夫人不会善罢甘休?!?br />
    李未央诚实道:“大夫人城府极深*^,阴险恶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她之于我&,确有深仇大恨*,我要复仇,无可厚非&^??晌也幌M涯阋睬A?*,所以从今往后*,不要和我走的太近&&,更不能像今天这样处处与大夫人为敌^,听懂了没有,敏德?”

    听了这话,李敏德睁着眼睛^,一眨不眨*^。

    李未央见他这个样子,只得把话说的更明白了些:“这么说吧^,她于你并无直接利害关系*,你若真的要帮我,在暗处就好^*?&!?br />
    李敏德轻侧了下头^,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漂浮在水上的浮萍^&,十分的浮躁^。他当然知道大夫人不是好惹的*^,即便是三夫人也不敢与其硬碰硬,可是当他听到李未央这样说的时候&,他很愤怒**,他不知道自己是在为了什么而郁闷^&*,也许是大夫人,也许是三姐,更也许*&*,是自己^*。

    为什么三姐要这样心事重重?

    为什么她这样算计来算计去^&,对谁都没有真心^^?

    他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李未央此刻像他解释这一切&,并不是因为她喜欢他*,把他当成重要的人*,而是因为,她觉得暗处的帮助将来能派上更大的用场^。

    “三姐*,因为我们站在同一条船上,你才对我这样好吗?”是不是一旦有一天*,当她和他不再同一阵线时&*,她就不会对他笑*,也不会理睬他了呢*^&?

    李未央一愣^**。

    这个少年,是不是太敏感了**?敏感的让她不知道说什么好。

    “对不起*&,我是个傻瓜……”李敏德低低道*&。他不该说这些话的&,让三姐不高兴&^。

    李未央微微一笑*&,将他的手握得紧了些:“不*,我不是因为咱们在一条船上才对你说这些话**^,恰恰相反*^,我很喜欢敏德&,所以不希望你受到伤害&?^!?br />
    李敏德抬起眼睛^,“所以**,这样的我^&,是不是太弱小,会给你带来麻烦&?”

    李未央顿了顿*,摇了摇头:“不会&?*&!?br />
    李敏德漆黑的眼睛望不见底:“三姐直到此刻还要安慰我吗^*?”

    “我说的是事实?*&!崩钗囱肽幼潘?,很认真很认真地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将来有一天,会比我更聪明^^,会成为三夫人和我的依靠。我没有弟弟,你就和我的亲弟弟是一样的*?!崩钗囱胨档秸饫?,凝眸一笑*&。

    走廊下红色灯笼高高挂着^,李未央的眼睛那般明亮&,令人没办法转移目光&。

    李敏德握着她的手,没有松开:“三姐**&^,你真的那么恨大姐他们吗^?其实母亲最近和我提起过**,她想要回临川去看望外祖母他们&,若是在那里开心^,就买了宅子安顿下来,再也不回来了*^,到时候快快乐乐的过日子,你和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李未央目光一片冰凉,她也想过好日子&*,可是让她离开这里,就等于要放弃报仇&。她永远无法忘记……当她的双腿被斩断的时候,那血肉横飞支离破碎的画面&,那因为她而惨死的宫人所发出的惨烈屈辱悲痛绝望的声音&,她全都记得&&,而今生^*,大夫人母女从来没想过要放过她&。就算她肯放手&&,对方也不会任由她去过逍遥日子&!

    李未央吸了口气^,斩钉截铁道&^,“我不能原谅她们^,所以&,我绝对不会走*!”

    李敏德吃了一惊^&,抬起沉沉的睫毛,道:“三姐*^^?”

    李未央的眼睛眨了眨,眼底有一种深沉的情绪划开了^,让她变得更温柔的同时*^,也莫名的忧伤了起来^,“对不起,我太激动了&?!?br />
    她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将敏德的手抓出了一道血痕&,立刻松了手。

    李未央猛地转身^,仰头望向远处的天空*,淡淡道^^,“宽容这种东西^^,我根本拥有不起&,也不想拥有!”

    她此刻的模样^*,看起来像是马上就要消失。

    李敏德忽然觉得有种强烈的恐惧从脚底升起来——这样的三姐***,好像他怎样都捉不住&,捉摸不透&*,把握不了^*^!他竟然没有片刻的了解她,她的心底,一定隐藏着很多说不出口的秘密!

    于是,李敏德突然上前&*,握住了她的胳膊&。

    微微惊讶的回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集^**,刹那间^,李未央的面容浮上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李敏德强忍下难过*,逼自己注视着李未央*^^^,扬唇一笑:“如果三姐不走^,那么,我永远也不会走^,在这里陪着你&?*!彼挠锏?*^,一声比一声轻&,但一声比一声坚定&。

    李未央微微地动容&,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听见一道尖叫声音响起。

    一个丫头从不远处飞奔而来,一路撞到了不少人*,她的脸上满是惊慌*^*,急匆匆扑倒在李敏德的面前:“不好了^,不好了三少爷^,三夫人刚才……刚才突然晕倒了&!”

    三夫人晕倒了*&*?李未央一怔&&*,心头不知为何*&,突然浮起很不好的预感*。

    三夫人被确诊^,感染了时疫*&*。

    老夫人听说了这件事&^,亲自去看望了两回,还特地请了名医诊治^,想着让三夫人早点好起来^。李敏德也是日日夜夜守候在母亲的身边,李未央怕他也染了病^&,几次三番赶他去休息**,可他都坚持不肯离开&。

    李未央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希望三夫人能够尽快好起来*。

    一路穿过朴素的青砖灰瓦^&,李未央的面色始终都沉沉的^*^。虽然大夫一再说^,三夫人的病情有了起色^^^,可是马上就是年关了,若三夫人的病情真的好转^*&,她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能出门呢?

    屋子里&,所有的窗户上全挂着厚厚的窗帘^,户外的阳光艰难地爬在窗帘上^*,由那些边边角角的缝隙中钻进来^,屋里显得一片昏沉。不远处的窗下*,放着一架古琴^,只是上面落了许多灰尘,显然好久没人碰了&。

    见到李未央来了*^,李敏德从一旁的椅子上站了起来,他的面色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看起来十分的苍白,漆黑的眼睛里*,竟然不知何时^,带了点绝望的神情&&。

    李未央一愣^^,突然心里觉得很不安。

    看到李未央到了,一旁的丫头立刻将黑漆钿镙床的青色罗帐用银勺勺起&&,三夫人躺在那儿,李未央一眼便发现她已经瘦得脱了形。她的脸白得像一张纸,身子偏得像一片树叶,一阵风就能将她从那张大得惊人的床上吹走。

    三婶竟然病的这样重!

    李未央心里的不安*,在不断的扩大。

    原本还好端端的&^,怎么会感染了时疫^&!李未央忍住心头的酸涩^*,快步走了过去:“三婶&*^*&^!?br />
    从三夫人生病以后*,她就不怎么见人了^&,除了李敏德和老夫人,大夫人等人来探病&*&,都是被挡在门外的&*。

    丫头低声对两眼微闭的三夫人说:“夫人^*,三小姐来了&&*?!?br />
    三夫人睁开眼睛^,看见李未央,竟露出一丝笑容&,随后她对一旁的丫头点点头*,让人扶着她从床上坐了起来:“未央&^?!?br />
    “一切还好吗?”三夫人这样问道。

    李未央当然知道她问什么^&,笑道:“大姐的额头虽然伤势不重&^,可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大夫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大姐当时撞得猛了&,不知会留下什么后遗症*?*&!?br />
    三夫人淡淡一笑&&^,道:“这样&*^,他们也能消停一段时间了^?!?br />
    三夫人看得透彻^,现在大夫人处处战战兢兢*,听说父亲连一次都没去看过李长乐&*,甚至连李敏峰都疏远了。想也知道,四姨娘的枕头风一定很厉害&^,父亲原本就多疑*^,现在说不定怀疑那巫蛊之术是真的*^,后悔没处置了李长乐。这件事情,表面看李长乐是好端端留在了李家*&,但这样死乞白赖地留下^,她的父亲心中的地位早已一落千丈了,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你还好吧^?”三夫人望着她。

    “托您的福^,未央还好?!?br />
    “托我的福^^?”三夫人轻轻一笑*,笑容中略微带了点苦涩*&,“我自身难保,哪有福字可言&^*?我倒是想要一直帮你,看大夫人倒下&,可惜的是……”

    “三婶对我&^,已经帮了很多&^,您只要安心养病就好^^^?^!?br />
    “我知道你聪明能干,如今又是县主了&,大夫人拿捏不了你的婚事,也轻易动不得你*,真是万幸啊*^?*!比蛉怂底?*,仿佛是在安慰她*,“只是听我一句劝,将来想法子找个好姻缘*&,离那群狼远远的……人一辈子**,就这些意思了,你说是不是&^?”

    李未央看着三夫人,不忍心拂她的意*,道:“三婶说的话,未央都记下了*^^^!辈恢裁?,她总觉得三夫人说的话,隐隐有交代后事的意思&。

    可是……怎么会*,这件事发生的太突然了&^。

    三夫人斜倚在床头*,任何人见到她最先想到的一定是一朵枯萎的花&*。她的脸色十分灰败&,原本丰润秀美的双颊消瘦的厉害&,眼睛却是亮的惊人&&,李未央心中,有一点恐惧。若是三夫人有什么不测……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李敏德身上^,他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夫人&^,该吃药了^?!迸员叩难就范肆艘├?*。

    三夫人淡淡地望了一眼那药碗,摇了摇头*&,李未央见她脸色苍白^^,说话时不时停下喘着气,怕她累了*,想要劝她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三夫人却尽可能压低声音*,“外边有人问起你我的病,你怎么说&?”

    “我就说三婶病快好了*&?^!崩钗囱胂肓讼?*^,才回答说^。

    “不,你就说^*,我的病已经好了&,只是还需要静养*?&^!?br />
    李未央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三夫人为什么要这样说*^。

    三夫人却看着李敏德&^^,幽幽叹了一口气^。李未央恍然大悟*,难道三夫人是怕她有什么不测**,那些人会对敏德做什么吗?

    的确^*,敏德根本不是李家的骨肉*&,若是唯一疼爱他的养母一死,他在李家的日子一定会特别难过&,如今——已经有很多不好听的流言传出来了^。

    只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你看我不是挺好的*?”三夫人一边说,一边突然从床上坐起&,两只手撑着床面勉强站了起来?*!拔揖醯?*,也许很快就会好了*?*!彼⑿ψ?&,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软,要不是未央上前扶得快,准会摔在地下。

    李敏德的眼睛突然湿润了*,他别过脸**,不敢看自己的养母。

    李未央这时候才明白&,三夫人的身体&,恐怕真的病得很厉害^^。她原来身子就一直都不好**,时疫又不是一般的病症……该怎么办呢&^?李未央的头脑急速地转动着&,她竭力想要回忆当初是怎样处理灾区的时疫的*,可是——终究一无所获*。她只知道*,当年那场疾病,死的人远远超过灾害本身带来的死亡*,而大夫们却束手无策&。

    她扶着三夫人在床边坐下^,三夫人的眼睛四下寻找着什么。

    “母亲^,你是想找琴吗&?”李敏德轻声的问道*&。

    他此刻的神情*&*,成熟的让人觉得陌生,完全不像是个十岁的少年。

    李未央为他觉得难过&*,为什么一个孩子要承受这么多不该他承受的东西呢^^?若是真的失去了唯一疼爱他的养母*,敏德以后该怎么办^&&?

    三夫人点点头^&,李敏德突然从李未央手中接过母亲的手^*,扶着她站起来^&,一步步走过去,在琴边坐下。

    三夫人抬起手,轻轻拨动了一下琴弦&^。

    李未央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三夫人低下头&,专心地弹琴&,弹的是一只非常缠绵的曲子^。李未央曾经听过,三夫人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弹奏这支曲子*,听说^&,那是当年三叔为她谱的曲子^,李未央轻轻叹了口气^,三婶的心中**&,从来都没忘记过自己早逝的丈夫吧**&。

    三夫人的琴曲非常缠绵且哀婉&,如歌如诉……

    就在一个瞬间,琴弦突然断了*,三夫人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突然笑了起来*,她低声道:“当年*,我也有过一个做母亲的机会^**?!?br />
    李敏德一震&,垂下了头^^,从李未央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晶莹的皮肤变得更加苍白了。

    “未央*^,这些话原本我不打算对人说,可是现在看来^,不说的话,一辈子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因为我恨大夫人*^,可我为什么恨她,你一定不知道吧^。大夫人为人表面仁慈大度,骨子里却专横跋扈^&,一向不被老夫人喜欢*^,当年大伯曾经外放过一段时日*&,二房又是庶出^,那时候李家是交给我当家的^,后来大伯回到京都^,升任丞相^^,我便主动交出了掌家的权力*^,谁知大夫人竟以为我故作姿态,竟然动了手脚害得我小产&^,这辈子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三爷原本体弱**^^,又心地善良&&,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始终耿耿于怀*&,却因顾忌大伯^&,不忍心怪责他们,最后郁郁而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恨她&*?”三夫人望着她身边的李未央,突然莫名地笑起来&,此刻她心怀痛苦&*,还是追悔当年的过于轻信^&,或者是心中的恨意至今未消?谁也说不清^。也许连她自己也说不清*。

    李未央看着,心中不由得替她难过^&。三夫人想要让位^^&,对方却不肯相信&&&,非要自己夺走才放心^。常人或许难以理解^,但李未央却明白&*&,大夫人这个人&*,是不能容许任何人任何事超出她的掌控的。

    三夫人笑着笑着*,突然一口痰堵在她喉咙里^,禁不住咳起来,李未央慌忙替她轻轻拍着后背^,李敏德也紧张地走过来。

    三夫人在一旁丫头捧过来的痰盂里吐了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儿*&。

    “我以为还能多过些年&?&*!比蛉艘槐叽槐叨岳钗囱胨?&,“现在看来*,日子不多了……”

    前生&&,三夫人是在李敏德出了意外不久后去世的*,现在敏德明明得救了,她却意外染上时疫*^,难道一切都是不能改变的吗?李未央握紧了拳头&&^*,脸上带着宽慰的笑:“不不,不会的^,三婶儿一定长命百岁**&!?br />
    三夫人豁达地摇摇头:“算了^^?&!彼戳丝蠢钗囱?^,她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燃烧着一团隐隐的火焰&*,三夫人心中苦笑^,这孩子*,或许对大夫人还是充满着恨意的**。想起她自己刚刚嫁进李家,想起自己的夫君和未出世的孩子,一个个离去了,想到这儿^&,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慨&。对于大夫人^*^,她心里总有那么一股怨气难以抚平,这才是她一直帮助李未央的真正原因^。

    但在她病重的此刻&,什么事都磨平了,什么恩呀怨呀^&,似乎越来越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只有一件事*,她还放不下&。

    三夫人紧紧握住李未央的手:“三婶帮你这么多^,只求你一件事^?&!?br />
    李未央看着三夫人的眼睛,那双美丽的眼睛里此刻慢慢扬起了一丝恳切的哀求^*,李未央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帮我照顾敏德?*!泵涣四盖椎恼辗?,又不是李家的亲生骨肉,这孩子以后的日子一定非常难熬,李未央可以想象&。

    但是——答应这样一个请求*^,意味着从此之后李未央除了七姨娘之外^&^,还要将另一个人时时刻刻放在心上^,李敏德就变成了她的责任……李未央有一瞬间的犹豫,可是想到三夫人长期以来对她的帮助,她实在没办法拒绝这样的请求。

    李敏德的头深深低着^,谁也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究竟有多么的悲伤^*。

    李未央长久的没有说话&,三夫人猛地握紧了她的手,李未央眨了眨眼睛&,看了一眼一旁的李敏德,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不一定能护他周全**,可我会尽到最大的努力^*?*!彼庋卮?*。

    三夫人笑了笑**,道:“谢谢你*^?&^!?br />
    晚上回到自己的院子&&&,李未央始终一言不发&,白芷和墨竹看了,心中都有点不安&*,她们虽然不知道三夫人病情如何&&,可看小姐这个样子&*,恐怕是不太好了^。

    三夫人在李家,是小姐重要的朋友&&,这一点*,她们知道的很清楚&&&,若是她有什么不测^^,对小姐决计不是好事*&。

    半夜的时候下了一场雨*,一片寂静里只听到水珠落下的声音^,李未央睡不着^,慵懒的靠在床前*,淡淡阖着双目^。

    窗扉处传出细微的声响*,带着些许怕人知道的谨慎*。

    李未央微微倾身&,想了想^*&,披了外衣站起来^,走到床边,透过窗户&,她看到有个人影站在外面&,李未央心头一动^。

    下意识地推开了窗户*。

    “敏德^&?”李未央轻声道。

    黑暗中,那人的背影有瞬间的僵硬&,片刻后*&^,才磨蹭着慢慢转过身。

    透过廊下微弱的烛光^^,李未央看到敏德俊秀的脸孔慢慢抬起来,黑白分明的眼睛竟然红了一圈。

    李未央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半夜三更跑到这里来了?”

    李敏德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李未央叹了一口气,对他招了招手,李敏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反应&。

    李未央眼睛眨了眨道:“你是要我叫人来请你进屋子么&?还是你准备让人发现你半夜溜到我房间里来^?”

    虽然是堂姐弟^,虽然这孩子年纪小*,但传出去还是不好听的^,李敏德显然也知道这一点*,立刻乖乖地爬了进来*&。

    李未央看到地上多了一圈的水渍&,再看李敏德湿了一片的衣摆&,只觉得头痛。

    而她不知道的是,李敏德的视线在她穿的单薄的身上转了一圈**,只觉得耳根处燥了起来&*&,脸也跟着微微泛红*&,忙低下头。

    在李未央的理念里*,这家伙就是个小孩子^,压根没有半点妨碍的^,当然想不到这一点了^*&。

    李未央帮着他把衣服拧干,道:“为什么不打把伞&&,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啊^,还是想要让三婶担心你*^?”

    “我睡不着^!”李敏德皱眉^。

    李未央没能忽略他身体的僵硬&,便盯着他看了半天*。

    李敏德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的注视^*,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在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刹那,他听到她说话,“我送你回去^!”

    李敏德一愣^*^,随即眼睛里瞬间闪过一道悲伤的色彩*。李未央吃惊地望着他*,随即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眼神——她拉住他的手,他却触电般的躲开了&。

    “我能再待一会儿吗&?”他开口*,薄唇一开一合^,有些紧张的看她^。

    李未央还未反应过来&,李敏德的脸色已经隐隐变得苍白,仿佛知道自己逾矩了一般&。

    李未央的动作顿住了*,她乌黑的眼睛落在李敏德的身上**,有一瞬间的凝住&&。就在他以为对方会拒绝自己的时候,李未央却突然觉得这样局促不安的少年很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揉揉他的脑袋&。

    黑色的发丝,带来一种柔软的感觉^&。

    李敏德突然抓住她的手,抬起漆黑的眼睛望着她&,声音温柔&&^,眼神诚恳还带着哀求^,“等雨停了我就回去*^&,好不好&&*?”

    他的手心热热的&,心跳似乎都能传递过来*,李未央一时在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到了最后还是一一压了下来,笑道&*,“好^*&,就等雨停^*?*!?br />
    他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笑容可爱&。

    “敏德*,我走以后&,三婶还好吧?”李未央一边让他脱掉湿衣服^,一边用被子将他裹起来^*。

    谁曾想他那张白豆腐一般嫩嫩的脸,一下子露出些微怨恨的神情&,手指微微颤抖,“我不知道母亲还能活多久&*,她,她那么努力的?*^;の?*,我却帮不了她……”少年柔软的发垂落下来^,遮住了双眼*&^^,让李未央根本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

    三夫人的病是越病越重,竟没有片刻有起色&^。各色的珍奇药品不知吃了多少下去^&,竟全如杯水入江^*&,丝毫没有反应^。今天晚上^,三夫人的神思竟也恍惚起来&,李敏德跟她说话,她也已经毫无反应*^^。他再也忍受不了^,这才偷偷跑了出来。

    李未央沉默许久&,才犹豫着将手放在他的头顶*^,一下又一下的摸着,少年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显是在拼命压抑着哀痛。

    李未央很担心他的将来&,这个李府^,表面上花团锦簇^&*,人心热络,实际上却是个冷酷残忍的地方*。她也知道^^,三夫人若是有个万一&,三房再无人能支撑局面**,老夫人那边虽然一向对三夫人照顾有加**,可那也是看在幼子早逝&*,觉得对不起寡媳罢了,对于李敏峰这个半路捡来的孙子^,其实并没有太多的爱怜之情&。至于大夫人和二夫人*^,或是与三夫人怨恨已深*,或是早已觊觎三房的产业和三夫人的财富,对这个三少爷也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自己虽然答应了照顾他,可是长久以来,大夫人之所以一直为自己所挫败^,不过是因为自己可以豁出性命去拼,但若是要护着一个孩子^&,必定举步维艰*。这种情形下&&,敏德以后&,该怎么办呢^*^?

    “是大夫人……”李敏德清澈的眼睛,不知不觉染上了怨恨^&,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鲜艳的血珠涌了出来^,“若不是她,母亲也不会染上时疫……”

    李未央吃了一惊&,隐约觉得他话里有话?&?墒钦飧瞿钔芬簧炼?^,她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敏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李敏德的声音哽咽起来*,将头埋在手掌里,低哑悲愤*,李未央从他的语气中^,第一次听到的不是少年固有的稚嫩和怯弱^,而是感受到了森冷的恨意:“半个月前&,母亲在拜佛回来的路上,救下了一个年轻女人**&,给了她粮食和水^*^,那女人对母亲千恩万谢,可是后来母亲才知道*,她是从疫区来的*。刚开始&,我们都没有多想,可是后来母亲生病了,我回想整件事,才觉得不对^&,那条路是官员女眷上山拜佛的通道&,寻常的百姓就算是逃难^^,不往繁华的城镇走*,为什么要去偏僻的山上&*^?一路遇到无数的马车,她都一直默不吭声^,为什么会突然倒在母亲的马车前^*?明明是给了水给了粮食**^,为什么她非要当面致谢&?还送了一串佛珠给母亲说是谢礼&,虽然母亲没有收下,可她毕竟碰到了那东西……”

    李未央不免为他说的事情吃惊&*,难道说三夫人突然染病&,和大夫人真的有关联^?敏德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的!她的眼睛不自觉落在他的手上^,突然睁大了眼睛,猛地上前拉开他紧握的拳头^^,却发现掌心处已经被他自己掐的血肉模糊^,李未央低声道:“你疯了不成*!”

    “我从小就是被亲生父母丢弃的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我只是被母亲从佛寺门口捡回来的^,她发现我的时候,我身上除了那玉佩什么都没有&*^。为了让别人不怀疑我的身份&,母亲想方设法为我安排了一户人家*,然后正式收养我&&,给了我一个家,虽然这家里除了她以外没有人喜欢我可我也不在乎^,我只是想要一个家而已,如果连母亲都没了^,我该怎么办……”他低声地说着&。

    苍天无情&,上天要夺走他仅有的幸福,这个李家并不是什么安逸的避风港&,这里的每一个人是如此的可怕*,表面上笑得温柔可亲,背后却血腥和恶心的让人想吐^&^。

    “我什么都没有,只有母亲……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肯放过她……”少年的声音已经从最初的哽咽渐渐转为一阵能彻人寒骨的冰冷*^,他低垂着头**^,眼中的清澈变得幽深黑暗*&,像是最华贵的宝石^*,只是比夜更黑,黑的看不到一丝光亮&。

    李未央有一瞬间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充满怨恨的孩子^&。

    被亲生父母抛弃^,还面临着失去养母的绝境……李未央看着他*^,有那么一瞬间似乎瞧见前生^^*,自己也惴惴不安地站在李府门口*&,不知道能不能讨得父亲和嫡母的欢心&,有一条生路可走*^。同敏德一样*&,她也想有人关心,有人疼爱^,而不是步步为营*,充满恨意&。

    她不希望**,眼前这个少年,变得和她一样&^。

    李未央叹息了一声*,轻叹着扳起他的脸^,果然看到少年眼中溢出的泪,心微微一抽,她却冲他温柔的笑*^,“不要哭,有我在&^&!”

    李敏德握住她的手*&&,紧紧地贴在颊边&^,仿佛找到了唯一的依靠^^。

    ------题外话------

    你们一直都在追问男主*,我说过了^*&,我很爱男主的,怎么会让他默默无闻呢&,听你们这么说^^,我的心啊^^*,拔凉拔凉的……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067》,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067 命悬一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067并对庶女有毒067 命悬一线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067。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