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死一搏 2

    郭衍神色凝重,认真道:“母亲,如今的局势&,我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希望你不要阻止^?!?br />
    郭夫人神色愕然*&,随即便沉默了^。郭家的每一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此刻在这大厅之中,是一片的死寂*,就连那福儿也是瑟缩在那里,一个字都不敢说了。不多时,便听见轻轻的脚步声,纳兰雪出现在大厅门口^,她满身白衣^,一步一步地走了进来^。她只是向厅中的众位长辈从容行礼&,随后她便看向郭衍道:“找我来有什么事么^?!?br />
    郭衍深深地望着她,目光之中是说不出的复杂^^,他开口道:“是,我今日有话要说,你坐下吧^?&!?br />
    纳兰雪坐到了一边^,却是离陈家人远远的,神色十分的平静,让人丝毫也瞧不出那一双静谧的眸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人都到齐了,元烈的目光在众人面上环视了一圈&,却是轻轻一笑^,看来这一场戏,今天终于演到了最**。

    在众人的沉默之中&,郭衍终于道:“那一年^^,我在战场上受了伤,又和自己的副将失散了*。不得已,只能乔装打扮*,化妆成普通的士兵^,想要找一户人家养伤,后来收留我的,就是纳兰雪。在那三个月之中,我逐渐喜欢上了她,并且向她表白,原以为她不会喜欢我这么一个刀口舔血的人^,可是最终她的回答却让我欣喜若狂。短短的相处,我们就已经私定了终生*,这件事情^,后来被纳兰家发现了&*,让我意外的是,纳兰老爷并没有责怪我^,他默许了我和纳兰雪的婚事^,只不过特意嘱咐我*,不可以负了她的女儿。为了让纳兰家放心^^,我写了一纸婚书,保证一年之后**,将会来迎娶纳兰雪,后来因为战事紧急,我就匆匆回到了军营之中。这件事情十分的隐秘*,除了写信报给父母亲知晓外&,我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但是后来因为母亲生病,所以我急忙赶回了大都^,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冰冰非要闹着嫁给我的事情?!?br />
    当郭衍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神情已经带了一丝说不清的自嘲:“当时我闹得很凶&,死活也不肯迎娶冰冰&。有一天晚上我独自一人意图想要离开郭家,去寻找纳兰雪^,可是就在那一天却是被母亲发现了*。我以为她会责怪我,甚至告诉父亲,可她只是替我整理了行装&,又塞给我银票,告诉我以后要好好的对待纳兰姑娘,不要辜负她*&,不管在何处生活^,都不要再回到大都来*。等我策马走出了二百里,到了天亮的时候*,我才猛地惊醒&,不能就这样离开大都*&,母亲可以放我走^&,是得到了父亲的默许,他们是出于一片爱子之心,同样的,我对郭家也负有责任^^,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必须为他们着想**。我爱纳兰雪,可是我也爱郭家的每一个人&,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亲人,因为我而受到责难&*。所以^,我给纳兰雪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已经不能再娶她了。而后我就回到大都,迎娶了冰冰*,后来发生的事情,其实你们都已经知道了?&!?br />
    陈冰冰看着郭衍*,那神色之中似乎有说不清的痛楚。

    纳兰雪神色平静,她可以理解郭衍当时的心情,也可以想象他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艰难^??墒?,她依旧不能原谅他&。正因为这份不原谅,才促使他们走到了今天,如今,已经再也回不了头了*^。

    李未央看着郭衍*^,忽而笑了,她五官十分的美丽,鲜少有尖锐的表情,可是此刻唇角轻轻一扬,却是笑得异常冷酷。在那冷酷的笑容之中,薄唇扯出优美的弧度,一字字尽是冰凉:“二哥,害你的人是谁*&?”

    郭衍的脸一下子变了颜色,他垂下了眸子*,一言不发^。

    “二哥*,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我猜你就知道了一切&,可是*&*,你却什么都不肯说*,是因为你对这个人十分的愧疚&。你——早就猜到是谁吧^!?br />
    郭衍叹了一口气,他几乎不能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妹妹^,其实,他知道的并不多*,是直到今天*,他才敢确定心中的猜测。

    李未央缓缓地走了过去,长长的裙摆在地面上划过,她平视着对方,冷声地道:“二哥,我希望你将一切都说出来,将你心头的怀疑说出来!”

    面对如此咄咄逼人的李未央^,就连郭衍也不禁颤动了一下*。

    郭夫人充满疑惑地看着李未央,她根本不明白李未央为什么突然这样逼问郭衍,她开口道:“嘉儿&,你究竟和你二哥说什么*&,为什么我都不明白呢?”

    李未央转过了头*&*,她的声音变得极为冰冷&^,甚至隐隐压抑着一丝从未有过的愤怒,她开口道:“能够让二哥如此愧疚的人,能够让他明知道一切却不肯说出来的人,这大厅上,还有第二个么!”

    众人的目光全部唰地一下落在了纳兰雪的身上,纳兰雪并没有被李未央的气势吓到^,她只是微微一笑道:“郭小姐的意思*,是在怀疑我吗?!?br />
    郭夫人吃了一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地道:“嘉儿,你这怀疑是不是也太匪夷所思了&?*!?br />
    李未央却没有看向其他人,她只是盯着纳兰雪:“纳兰雪*,每一个人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可是当一切的真相被拆穿的时候,至少要有承认的勇气*。怎么,你敢做却不敢当吗。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心里最清楚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却令得纳兰雪呼吸一窒,随后静了下来&。纳兰雪望着李未央*,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只是那笑容却是说不出的淡漠&。很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世上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好,那我想看看你究竟知道了些什么,说吧,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br />
    李未央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以为自己很聪明^,所以我才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够欺骗我,可是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我错了**,从一开始你遇到我,为我治病^,就已经是一个圈套了。不^,或许还更早一些,从太医在我的药中动了手脚,到我的病情加重,到你遇到我^,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是么?!?br />
    郭夫人完全震惊地看着李未央,就在不久之前,李未央和纳兰雪感情还是十分的要好,如同至交好友一般,可是现在李未央口口声声的指责&*,让郭夫人根本就没办法反应过来&&。随即&,她的表情一瞬间就变成了愤怒:“纳兰姑娘,嘉儿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纳兰雪轻轻地一叹:“郭小姐错了*?!?br />
    李未央扬眉:“我错了*&,哪里错了*?^!?br />
    纳兰雪只是平和微笑道:“事实上早在草原之行前,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br />
    她这样轻轻的一句话,将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十分的阴沉肃杀^。

    李未央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然后慢慢地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br />
    纳兰雪静静地望着她&,脸上从始至终是带着笑意的&。

    李未央又继续说下去,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镇定,但此刻缩在袖里的手指也在不受控制的握紧了&,声音宛如缠绕在地底多年的种子&,挣扎着终于浮出了地面:“你替我治病,然后寻来郭家,明明知道二哥已经娶了妻子&,却还是转身就走&,故意引起我对你的好奇&,诱我追踪而去&。然后,还安排了与裴徽的相识&,故意和他联合起来演了一场戏,让我以为裴徽意图利用你来打击二哥&,打击郭家。接着&,我信以为真地去收买你、安抚你,你接受了我的好意&,又在我面前撕毁了婚书,自然是为了博取我的信任??尚?,我竟然相信了你&,还送给你一座药堂,这样&,你便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大都?!?br />
    就在李未央说话的时候,外头却突然轰隆隆的一声,突然响起了雷声,惊动了所有人,紧接着雨水轰然而下,像是要倾倒所有的愤恨一般&。整个大厅都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词穷声哑,唯一一个说话的人,则是满腔恼怒。

    这时候李未央只觉得心头十分的愤怒,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可以欺骗她!从来没有!可是偏偏她却相信了纳兰雪,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还能保持这样的平静,平静得就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她的声音越发冷凝:“为了取信于我,你确实花费了一番心机,甚至不惜让那裴徽来陪你演戏,好一出苦肉计呀,使得我主动将你留在眼皮子底下监视。然后,便是五哥的受伤,甚至连那逍遥散都在你们的预料之中,你们的计划一步一步地推动着我,让我鬼使神差地去请了你&,一点点地主动去靠近你&。这心思的把握&,分分寸寸丝毫不差&&,如此缜密,实在是叫我叹服&!”

    郭夫人完全愣住,她看着纳兰雪,实在想不到这一切竟然都是一个阴谋,一个陷阱&,而且这纳兰姑娘,根本不像是这样心急叵测的人??&&!然而,李未央要说的不止如此&。

    “等你为我五哥治好了病&,我自然会对你感激涕零&,原本的三分好感,也变成了八分&。这时候&,你再故意设计陈寒轩上门挑衅&,让我二嫂知道一切,依照陈冰冰的性格,她会做出什么来&,其实早就已经很明显了。你让这个丫头——”说着&,李未央的手指指向了旁边一直不做声却面色惨白的福儿,道:“你让这个丫头在二嫂的身边不断的挑拨离间&,疏远二嫂和郭家之间的关系,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变成她的敌人!然后便可以诱使二嫂对你动手!我早该想到这一点,二嫂只是驱逐你出京,她并没有想要你的性命&,如果她真的想杀你,凭借陈家的财力,哪怕有我护卫的?;?,你也未必能逃出生天&,更何况还那么巧合&,居然让你遇见了元烈&!一次一次逃脱&!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呢!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如何才能安排的如此天衣无缝,不露痕迹!”

    纳兰雪淡淡地一笑:“不是天衣无缝&,不露痕迹&,而是刚开始,你就对我产生了同情&,所以你相信我&,不是么?!?br />
    李未央想要冷笑&&,可惜唇角还没有扬起,就变成发不出声音的一记叹息:“是&,接下来就是你受了重伤,让我对你的同情一下子攀到了巅峰,与此同时&,我也就更加的怨怪二嫂&,不能原谅她。站在我的角度&,我本可以不参加这样的事情,可是人都有怜悯之心,都有义愤之心&,或许,你正是挑动了我那一颗心的人,以至于我完全站到了你这边,甚至一叶障目,看不到二嫂的痛苦和挣扎。再然后,就发生了二哥的事&&,他被人构陷&,说是他杀了主帅,又带着十万人意图叛逃。是你们逼着他回到大都&,又一步步地逼着他藏回郭家&?!?br />
    “哦&,对了,上次那一件事,在别院里你刚刚见完了二哥,随即便有人搜查了那座别院&,这事情做得太过明显,二嫂当然会怀疑你&,误以为是你所为&。你正可以反过来利用我的多疑,利用郭家对你的善意,将一切推到二嫂的身上,说她是因为嫉妒,才会诬陷于你&。这样一来&,我们对于二嫂的耐心也就消失殆尽了。等到二哥发现一切,知道你的委屈你的无奈你的痛苦&,他当然不可能再和二嫂继续这段婚姻&,等到二嫂离开,就是你动手的最好机会,我说得对么&?”

    李未央一字一字,而那福儿却像是被勾起了什么恐怖的记忆一般浑身颤抖着,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纳兰雪轻轻地一笑&,就在这时候,只听见轰隆隆的一声&,电闪雷鸣的瞬间,闪电几乎照破了窗纸,仿佛连每一个人的心也跟着裂开了一般&。倾盆大雨哗哗而下&,只听见纳兰雪的声音极为沙哑,每个字都是从齿缝里逼出去的一般:“你说得不错,可是&,你有证据么?&!?br />
    李未央笑了&,笑容里是比纳兰雪更为镇定的冷漠:“其实早在太子搜查了郭府却是一无所获之后&&,你不就应该知道事情早已败露了么&,又何必问我证据呢?!?br />
    齐国公开口道:“嘉儿&,你到底有什么证据?”

    李未央看向旭王元烈&&,元烈微微一笑&,从袖中甩出了一封书信,“啪”的一下落在齐国公面前的桌子上&。齐国公抽出了书信&,仔仔细细地看完,面色却是一下子变得极为苍白,他看着元烈&,声音有一丝颤抖道:“这……这是何物&&?”

    元烈只是一笑,眼神冰冷道:“这封书信本该在齐国公的书房被太子的禁军搜出来,好在我及时下手,悄悄地藏起了书信&,以至于他们一无所获,你说&&,若是被太子发现了这封书信&,郭家会如何呢&?”

    郭衍咬着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不看任何人,也不想听见任何的声音,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尊石像一般。

    齐国公的脸色是前所未有的难看,郭夫人充满疑惑地上前看了一眼那信纸的内容&,陈留公主连忙道:“究竟是什么&?”

    郭夫人的声音也在颤抖&,道:“是国公爷和赫赫国君之间来往的密信,还有印信……”

    陈留公主手中的茶杯一下子摔裂在地上&&,声音整个都在打颤&,不敢置信:“你们说的是什么,怎么可能&!”

    陈灵却是明白了一切,他目光冷凝地看向了纳兰雪,冷冷道:“看来,是这位纳兰姑娘将这封书信放在了齐国公府的书房&,意图诬陷国公爷和赫赫有勾结&?!闭庋湍芙馐凸芪裁匆鄙敝魉?&,甚至带兵叛逃了&,这等于是昭告了天下&,齐国公府有叛国之嫌&!

    这句话说完,大厅之中所有人的表情都是极端的凝重&,每一个人都用极端陌生的眼神看着纳兰雪。尤其是郭夫人&,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地步,所以&,她握紧了自己的拳头,身体摇摇欲坠&。

    只听见李未央轻声道:“若要藏这封书信&,这个人必须在郭府&,若要知道二哥藏在地道里,这个人也必须在郭府!往日里书房守卫森严&,寻常人很难得手。而事发之时&,太子带着人来搜查刺客,所有的郭家人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去?;ざ?&,绝不会想到有人会趁乱在信,以至于给了纳兰雪可乘之机&&。她正是趁着这个机会&,将房,意图让禁军找到!我们所有人的心思都在二哥身上&&&,没有人会注意到她的举动&&,这就是最大的漏洞&。我之所以不怀疑二嫂&&,是因为她并没有机会这样做,因为她早在数日之前就离开了郭府,试问她如何藏下这封书信呢!能够这么做的人&,只有纳兰姑娘一个了!”

    李未央说到这里,声音已经是冰寒到了极点。此时窗外的风雨像没有明天一般的肆虐着,豆大的雨点敲打着窗户纸,让人觉得下一刻那风雨就会破窗而入。这个夜晚,整个大厅陷入一片死寂,空气变得彻骨的冰寒,所有的人都久久不言&。

    突然的,纳兰雪笑了起来,笑声悠然,接着一点点变成了自嘲,冷笑&,最后是放声大笑,所有人都向她望了过去,只见到纳兰雪笑得几乎都坐不住了&。--27400+d7n7t+9071773-->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1》,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殊死一搏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1并对庶女有毒殊死一搏 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1。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