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家灭族 2

    元烈带着李未央来到大都西郊之外的一所别院之中^,李未央瞧见这别院环境清幽^,布置清静,不禁看向元烈道:“这就是你说过的友兰苑?”

    元烈微微一笑道:“对*,这是老旭王在世的时候用来金屋藏娇的所在^,后来他过世了*,我便将在这里所居住的一位侧妃迁回府,跟那老王妃做个伴^,这里就空置了下来*?!?br />
    李未央见元烈笑容和煦*,却有一丝狡黠**^,所谓的“作伴”恐怕是接回去故意给老王妃添堵的吧^*。只不过胡家既然已经覆灭,老王妃就不足可虑了*。

    李未央不禁好奇地看着他道:“到现在你还没有对我说到底出了什么事^?难道带我来赏景吗?”

    元烈笑容淡下来,轻轻叹了一口气:“你随我来吧?*!?br />
    李未央跟着他到了院子,只见花圃里栽着兰草*,廊下还立着几个丫头和婆子***,都是一色深蓝的衣裙,垂手而立*,一看到旭王元烈,众人全都跪下^*。元烈道:“人在里面吗*?”

    其中一个婢女连忙道:“回主子,在里头*。大夫刚刚离开^?!?br />
    李未央还没进门^^^^,却闻见满屋都是血腥的味道*,她心头一跳^*,满目疑惑地看了元烈一步的进了屋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面色苍白^,容颜消瘦^,惨白起皮的嘴唇有一道道血口子,不是纳兰雪^,又是谁呢^?

    李未央的声音深处,有着轻微的战栗:“这是怎么回事^?”

    元烈瞧她神情^^*,叹了一口气道:“我的人在大都百里之处发现有人打斗*^,纳兰雪一个人受到数名高手的追杀*,若非你派去的护卫拼死?;,她绝对撑不到我去。当时纳兰雪伤得极重^,所以我才将她救了下来秘密送到这里来养伤^。在没确认她是死是活之前,我不能告诉你^,现在,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br />
    李未央良久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纳兰雪身上已经被浸透的血衣,就能够猜想出来当时的情形又多么可怕。元烈道:“我刚刚让人替她换了衣裳,上了药,可是她流血过多,以至于已经浸透了所有的衣物,你不要担心*,她不会有大碍的*?^!彼嬲匦牡?^,是李未央的心情,至于纳兰雪的死活,与他并没有什么干系*。

    李未央见到不断有鲜血从纳兰雪的衣襟涌了出来^,有些血块已经凝固了,重重叠叠的在一起*,像是在重复纳兰雪惨烈不堪的挣扎。李未央蓦地觉得有些缓不过气**,她咬牙:“原来如此^,她还是不肯放弃^!”

    元烈看着李未央道:“其实就让她这么死了有什么不好呢^**?你要知道,纳兰雪一死,郭衍也就彻底死心了^,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情^,不是很好吗*?”何必为了纳兰雪影响郭陈两家的联姻*,依李未央的聪明谨慎,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

    李未央却轻轻摇了摇头:“我可以对仇敌心狠手辣*,可我不能做是非不分^、恩怨不明的人!纳兰雪是我的恩人,不是我的仇人^,我不能恩将仇报**^!今天她若是真的死在二嫂的手上*,你叫二哥将来如何面对她呢?依照郭家人这样刚烈的秉性*,二哥一定会休她出门*^,到时候郭家和陈家才会陷入不可挽回的境地中^?**^^!?br />
    元烈就知道李未央会这样说,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试图给她一点温暖。这时候却听见床上的纳兰雪“啊”的大叫一声^,吐出两大口黑血来*,李未央看到这种情景*,连忙吩咐道:“你那里不是有皇帝御赐的千年人参吗,快点取来^,不要耽搁?^!?br />
    元烈蹙眉,真是舍得下血本*,那可是留给你补身子的……可是在李未央的坚持下,他无奈地转头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吩咐婢女煎了人参汤过来*,还切了一块千年人参片*,吩咐婢女让纳兰雪含在舌下^。

    李未央亲自接过那参茶^,然后接过药汤用参水化开*,一点一点的喂给纳兰雪**^,这情景元烈最看不得^,不由别过头同自己怄气^。在他看来*,李未央实在对纳兰雪太好了,连他都有点看不过眼^。

    纳兰雪勉力睁开眼睛^*,眼神之中有些迷茫^*,看见李未央神情关怀***,她不禁眼睛里涌出了泪水^,可是张了张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李未央心头一动*,柔声安慰她道:“不要紧*,你会好的^,有什么话以后再说?!?br />
    纳兰雪张了张嘴*,口中涌出黑紫色的鲜血^。李未央不禁焦急*,看着元烈道:“为什么血都是黑色的^*^?”

    元烈叹了一口气道:“那些人在刀上使了毒^,当然是黑色的*,只不过我已经让人用了清毒丹,想必不会有什么事**^^!?br />
    纳兰雪想说什么**,眼睛也同时亮了起来,面颊之上泛出红光*^,紧紧地抓住李未央的手道:“你二哥,二哥……”她似乎想说什么^。

    李未央连忙道:“你是有话对我二哥说^^,是不是*?”

    纳兰雪点了点头*,终于勉强说道:“当初他告诉我*^^*,他姓郭……我百般打听*,才鼓起勇气找到了齐国公府^*,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国公府的公子*,也不知道他成亲了……”

    她这样说着*,李未央看着她,心头变得更加的柔软:“你只要活着***,终有一天会见到我二哥的***,可你若是这么死了^,我该如何向他解释呢^?”

    纳兰雪却是轻轻地一笑*^,眼中留下了两道清泪:“我答应他要……要陪他去看南方的碧波湖,北方的滋芽山,东边的大?**!鞅過*,西边的长春峡……这两年我把这些地方都找遍了^,却都没有找见他的踪影……”李未央默默无言^*,又重新将她放下,柔声地安慰了几句*,随后才跟着元烈一同从屋子里出来*。

    门扉一开,凉风长驱直入,李未央却并不回头*,快步向前走去,脚步极快**,浑然与往日不同,元烈猛地叫住了她:“未央*!”

    李未央堪堪站住**,猛地回过头来^^,阳光的影子凝在她素白的面孔上*,风鼓衣袂,身上的衣裙直欲飘飞起来*。

    见她如此^,明显是动了真怒,元烈心头震动*,嘴角抿成一道直线:“咱们可算是把陈冰冰得罪了个彻底,她非要纳兰雪的性命不可*^,我却救下了她,你这一回去^*,她必定会知道与你有关^?!?br />
    李未央的眼里*,光彩暗了下来^,暗至冷漠无光:“那又如何*^?我早已经说过^,让她不要那么糊涂!”

    元烈看着她道:“我总觉得……你现在已经是郭家的人了^?!?br />
    李未央看着元烈^,却不知他为什么突然这样讲**,元烈淡淡一笑道:“从前^,你都可以置身事外,现在你却能够产生情绪的波动了*,这都不像你了^。未央*,你以前不是这样的*^?!?br />
    李未央良久不言,终究道:“那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

    眼前的女子**,眼眸中隐隐压抑着怒火*,那一种不自知的鲜妍容华竟慑人心魄。元烈微微笑起来^^,走近了她^*,慢慢道:“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你都是李未央,是我的未央*?!?br />
    李未央眉毛挑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元烈有点嫉妒地道:“我就是不爱看你为他们这么费神*,有些人根本不值得……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不可预计的后果^*^,还是一头栽下去^^?!?br />
    李未央平静地道:“扑火都是飞蛾的天性^,而人是看不清楚前路的^*^*,总以为世上的一切都能把握在自己手中,可是做主的却是老天爷,就像郭衍会爱上纳兰雪^,而陈冰冰后来居上,这也是他们三个人的命^*^^?^?墒侨缃袢盟窍谅废喾甑脑?*,我倒是知道^^*!?br />
    元烈盯着她的眼睛:“哦^*?为什么?”

    李未央笑了笑^^,开口道:“因为有人在暗中运作,挑拨二嫂故意针对纳兰雪*^,一旦二嫂动手杀了纳兰雪**^,这件事情就再也没办法挽回^**,若是二哥回来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原谅二嫂的,那么郭家和陈家的联盟必定崩溃。不动声色之间杀人于无形*,这样的招数倒让我想起了裴家的大公子^**!?br />
    元烈轻轻地一笑:“其实这件事实在是很明显,裴弼用的法子*,并不如何高超^,却实在很有用,他一剑就刺中了陈家和郭家的痛处?*!?br />
    他利用陈冰冰^*、郭衍还有纳兰雪三个人的纠纷,让这件事情越闹越大,最终落入一个无法收拾的下场,李未央再聪明再狠辣,也没有办法控制人的感情^,她没有办法控制郭衍不爱纳兰雪*,也没有办法让陈冰冰自动放弃,更不可能将这三个人的孽缘斩断*^*,只能眼睁睁看到他们三人在泥潭中越走越深^*^,最后连累整个郭府***。

    李未央唇畔含了一丝冰凉的笑意:“这件事情不能再隐瞒了,一定要禀报父亲,纵然出了什么事,也好有个心理准备?*!彼底潘戳宋葜幸谎鄣溃骸熬腿盟菔痹谡饫镅税?,吩咐人好好照顾她就是*?^!?br />
    元烈点了点头:“好^^*,若是有什么异样,会有人通知你的^!?br />
    李未央这才稍稍放了心^,还未走出去,却突然被元烈拉住了手,她不禁看了元烈一眼:“怎么了*?”

    元烈笑了笑,笑容无比欣慰:“我只是在感叹^^,我们之中没有第三个人^?!笨墒腔耙舾章鋇*,他立刻想起一个杂碎,咬牙道:“也不对*,那个静王元英不就是吗**?”

    李未央笑道:“是啊*,你准备怎么对付他呢^?”

    元烈嗤笑一声:“我预备……”他没说完^,突然眼睛一眨,就把李未央抱了起来。李未央就势圈住他的脖子^,不禁悄然展颜而笑^,眉眼中隐隐漾出少年女子的娇媚来:“你借机会占便宜吗?”

    清风疾来^,满树花瓣一时翩落如雨*,似要映红了李未央素白的面容^^。元烈眯起秀长眼睛^*,笑出一排牙齿:“是啊***,我就是占便宜*,这里没有外人*^^,我将你送上马车吧?*!彼低?,真的抱着她一步一步向马车走去^。

    李未央失笑,可是当她目光移向元烈背后的房门^,原本轻松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这个结,只怕是难解了*。

    回到郭府,李未央还没来得及说出这件事^^^,大堂之上已经汇聚了所有的郭家人^*^,李未央见大家的神情都是十分的凝重^,不由问道:“父亲^^,母亲,你们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了吗^?”

    郭夫人看到李未央^,一向平和的面容突然崩裂,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李未央讶异^*,随后看向齐国公道:“父亲*^*,究竟是怎么了^?母亲为何如此伤心*^!?br />
    齐国公叹了一口气^^,看了旁边神情哀伤的陈冰冰一眼道:“你二哥出事了^^***!?br />
    李未央心头一跳^*,蹙眉:“二哥出事了^?出了什么事?”

    齐国公神情郑重:“先前赫赫作乱,陛下派你二哥出兵征剿^,赵宗为主帅*,你二哥是副帅^,统兵五十万*,向赫赫进发。那赵宗是一名老将*^,他坐镇军中*^^,派你二哥前去进攻**,可是赫赫此次却是集结了百万大军*,你二哥多番周旋*,却还是战败*,而且一连败了四场^*?*!?br />
    如果仅仅是战败^*,父母亲的面色怎么会如此凝重呢^*?李未央不禁开口道:“父亲是因为二哥出师不利^,所以担心陛下发怒吗**?可胜败乃兵家常事——更何况实力悬殊……”

    旁边的郭澄摇了摇头道:“若是打了败仗还没有这么严重,最关键的是^,那主帅赵宗被人杀了*,并有数名将领作证,杀人的正是二哥*!”

    李未央吃了一惊^^,不由猛地转头看着郭澄:“你刚才说什么^*?”

    郭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往下说:“有人指证,二哥因为战败所以受到主帅的惩罚*,四十军棍下去^,让他怀恨在心,那日连夜过去摸到了主帅的帐营,竟然杀了主帅^,并且率领自己的十万军队意图离开营地*?!?br />
    李未央听了这话,完完全全的怔住^*,沉着声音:“然后呢*?”

    齐国公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凝重:“然后^,赵宗的儿子赵祥平和其他几个将军联手捉拿了你二哥,并且押送回大都,可是在途中^,你二哥却逃了!?br />
    李未央黑曜石似的眼瞳泛起微淡的复杂,道:“父亲*,你不觉得此事十分的古怪吗^*^?”

    齐国公看着李未央道:“哪里古怪?”

    李未央道:“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但我听说二哥自从出征以来历经百战,无一溃败*,这连败四场实在是过于奇怪,就算敌军兵强马壮*,又有百万雄师**^,但打不过可以退*,退得好便是和,这在战场之上都是常识*^,二哥不可能不知道*^*,此其一*^?!?br />
    众人见她这样说都看向了她**^,李未央继续道:“打了败仗**,不过区区四十军棍,我相信二哥可以忍下来,他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不可能因为四十军棍就怀恨在心^^,诛杀主帅,这可是杀头的罪名^*。更何况,若他真的杀了人,早也应该遁逃了,凭他的本事怎么可能让那赵家的人捉住了呢^?这是第二个疑点,第三个就是^,赵家将他捉住^*^,押送回大都^,路上防守严密,又怎么可能让我二哥轻松逃掉**?这不是很奇怪吗?”

    齐国公原本就是一时松一时紧一时悲^,心中的火气冲上来^,两手捏的都是冷汗^,他听见李未央这样说*,不由点了点头*,强压着自己的恼怒道:“我相信你们二哥,绝不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来,这件事情,恐怕大有玄机*!”

    李未央轻轻地舒了一口气道:“母亲曾经与我说过,大哥和二哥都是不世出的英雄,当年大哥只有十五岁的时候便随着父亲上了战场,身中两箭也不肯下战场^*,而二哥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便连战敌将十七人^^,将他们一一斩杀,?^;ぷ鸥盖灼桨餐晃?,这样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又怎么会无缘无故临阵脱逃呢?更不要提只因为一时怨恨便诛杀了自己的主帅*,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br />
    齐国公自然也是不信*,可是那赵家人一本奏章,言之凿凿*^^,并且有数名将领作证*,想要为郭衍平反也必须要找到他本人才行^。他想到这里^*,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当机立断道:“郭澄^^,你立刻上路,沿着这一路寻找*,务必将你二哥找回来!而且必须赶在所有人之前*!”

    郭澄连忙领命道:“是,父亲*?*!彼底?*^,他便向外走去**,却被李未央拦住道:“不,郭家人不可以轻易离京!”

    齐国公看向李未央^**,面上突然掠过一丝惊讶,随即猛地一个念头闪电般划过脑海,惊醒过来,却是额头渗出冷汗:“对*,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离开大都*!”

    郭澄被这父女两人情绪的变化感染了*,他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们,郭夫人不禁问道:“为什么*^^?”

    却听到齐国公缓缓道:“杀害主将本就是大罪^^,更别提他还意图带着自己的十万人离开营地*,这就是谋反!如今他又叛逃了^*,所以这已经不是他郭衍一个人的事,而要连累郭氏全族^,现在只要郭澄离开大都^,必定会被人参奏一本,说我们郭家早有谋逆之心*,纵子行凶,这样以来,恐怕就要落个满门抄斩的罪名了?^!?br />
    郭夫人听到这里*,不由面色惨白*^,她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会如此严重^。

    李未央却是慢慢坐了下来,喝了一口茶平缓了情绪^*,再开口的时候依然是平淡温雅的声音^*^^^,觉不出一丝波澜:“父亲**^,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局势不可能再坏了**,咱们再等一等消息就是。二哥那里的确要派人去寻找^,只不过,不能让三哥出京**,更加不能让别人在这个节骨眼上,抓到任何一个把柄^^,**?^!?br />
    齐国公闻言,微微合上双目,片刻后睁开:“嘉儿*,刚才我过于心急^,以至于连这一点都忽略了*,好在你沉稳,及时提醒了我,若非不然,只怕抄家灭族也就近在眼前了*?!?br />
    李未央摇了摇头,齐国公何等聪明的人*^,他如此的心慌着急还不是为了郭衍*,可是将一系列的事情连起来想,从纳兰雪进入大都^,到陈冰冰要杀她,又是郭衍出事,冥冥之中有一双手在操控^。

    冉冉的茶雾升起^^^,渲染了她清冷的眉目*^,带来了一丝冰冷的笑意^,恐怕眼前这出戏,主角不光是裴弼了……--27400+d7n7t+9071766-->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抄家灭族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并对庶女有毒抄家灭族 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