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徽之死 2

    裴弼抬眼看着李未央*,他的眼睛十分的特别^,瞳孔有些细长^,而白仁却很多,他开口道:“为了不再有弱点^,所以,我的二弟已经死了。[.]”

    李未央倒是有些吃惊地看着对方,良久都没有说话&*^*,最终^*,她不禁长叹一声:“没想到裴大公子竟然如此狠心*,连弑弟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br />
    裴弼哈哈一笑^,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全都喝光了&*,酒杯见底后&^,他含笑再斟&,李未央也是不推辞,与他又碰了一杯,看起来倒像是两个久别的朋友在喝酒一般。

    裴弼望着她,心头却是掠过一丝嘲讽,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你是准备用裴徽刺激我,打击我,我又怎么能留着他&?更何况他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能看着他这么屈辱的活着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屈辱的活着,将来还有报仇的希望^^&,就这么死了,那才是天底下最憋屈的事?^!?br />
    裴弼看着她&,目光幽深:“这么说,若今天断腿的换成是你&,你会继续选择活下去吗?”

    李未央笑了起来^,裴弼发现自己的影子落在了对方古井般的眸子里,被那汪深潭包围着&,连魂魄都被吸了进去。李未央轻声地道:“是啊^*,若是我的话,就会努力的活着,坚强的活着*,我要活过自己的敌人^*,我要看着他们比我死得更惨*!?br />
    裴弼看着李未央,似乎是第一次看懂了对方*,他轻轻地一笑道:“郭小姐的毅力和心性*,都非常人可比^。即便是换了我——”他话说到这里^,却是仔细的想了想,终究笑道:“换了我,我也会和郭小姐做出相同的选择&,可是二弟却做不到,对于他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来说&,即便没有疯&*,他这辈子不能站起来,不能奔跑,不能骑马,还要生生世世顶着那张刻上了囚字的脸**,对他来说是何等的残忍?所以我亲手解决了他的性命^,也好过他苟延残喘的活着?*^!?br />
    李未央叹息一声道:“那么*,只能说裴二公子不够坚强吧,这世道并不适合他?!?br />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前面的路是黑的&&*,他们永远只能看见身前三步,只能预计短短几日的未来。裴徽算是佼佼者&,他够聪明^^,够了解自己^,够坚定&,他眼前本是光明万丈的十步、百步*,可以一路畅通无阻地走到底^??上松媸庇斜?^,哪怕已经精密计算到了算无遗策*,依然会遇到阻碍。李未央就是裴徽生命中最可怕的障碍^,而裴徽是个骄傲的人*,对于他而言,当生命超出了原本的轨道,死亡就是最好的涅槃。

    可换了李未央和裴弼&,则是另外一种光景了^。他们同样聪明*,自知*,有谋略^,有野心&,处处老谋深算&,却无比顽强坚韧^。即便生命中出现可怕的意外,他们也能躲藏在阴冷的角落里静静蛰伏&^、等待最后的机会到来&,给予敌人重重一击**。哪怕血流成河^^,也要一往无前。

    裴弼笑道:“看来&,咱们是同是一路人^*?!?br />
    李未央看着他,笑容平和:“所以这一路*,裴公子可要陪我走到底^!?br />
    赵月看着这两个人,不知怎么回事,却觉得有一种寒气从脊梁窜起来*^^。

    这时候,隔壁的雅间传来轻柔歌声&。裴弼不禁侧耳倾听,神情却慢慢的变了。隔壁的女子声音并不如何优美&,只是那歌曲唱的十分凄切,婉转低吟^,让人不禁心神摇荡。对方的唱词十分的简单&&,不过是:世事沧桑如梦,人生几度秋凉*,花落花开风满天*,却道谁家庭院*,无处话凄凉&。

    若是往日听到这首歌&,恐怕裴弼还不觉得如何*,只不过他刚刚喝了几杯冷酒*,又听到这歌曲^,恍惚之中不由想起裴徽的面容&,还有那喃喃的我有罪三个字,以及自己最后用锦被蒙住对方的头^,活生生把他闷死的场景*,在这一瞬间,他的心仿佛被撕裂的疼痛。

    李未央一直含笑看着他&,神情温和^,只是眼底却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

    在这时候,裴弼心念急转,突然感到自己落入了对方设好的圈套^。他猛然明白过来&,她不动手杀裴徽,是要逼着他动手!

    她根本知道一切!知道他无法忍受亲弟弟的落魄,知道依照他的个性肯定会下杀手^!

    好歹毒的诛心之策!

    一阵坐立不稳,他立刻站了起来*,对李未央匆匆道:“多谢郭小姐的盛情招待&,告辞^^*?!彼底?,他竟然一步三晃,跌跌撞撞地走了。

    李未央看着他的背影,却是轻轻一笑&,旁边的赵月道:“小姐&,你为什么要让隔壁的姑娘唱这首曲子呢?”

    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不过攻心之计罢了*。这裴弼是十分狠毒的人^,他杀掉裴徽^,并没有表面说的那么义正言辞,什么只是为了让裴徽不受苦楚?&!可笑&&!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不愿意再背负一个包袱^?;蛐碓谒男牡?,这个念头一直被他隐隐的压抑着^,可是刚才我与他的那番话,却是故意勾出了他的心思,再听见隔壁的唱曲*^&,不由让他想起真正害得裴徽如此的人正是他!?br />
    因为愧疚^,裴弼不愿意面对裴徽,一定会以为他好的理由杀了他,真可谓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当真是心狠手辣*、毒手无情*&,这样的人^,才是当之无愧的裴家下一代的继承人!

    赵月不禁微笑道:“不管他如何叵测,还不是都在小姐的掌握之中?^!?br />
    李未央却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不*,你错了。我其实并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如何&?!?br />
    赵月不禁皱眉&,却看见元烈手里拎着桂花糕走进来&**^,倚门含笑道:“是啊,他下一步是会恼羞成怒*,还是一病不起*^,这就是要看他自己了,也许他转过头来,就会变得更加的毒辣,未央,你的这一出戏恐怕是白演了*?^!?br />
    李未央笑了:“一个人的心性无论如何都不会变**,他既然做出如此的弑弟行为,就绝不是善与之辈,如此正好,我等着他来?^*!?br />
    从酒楼里出来,李未央买了很多的礼物&,随即和元烈分开^,乘车到了纳兰雪的医馆,意外却发现了郭府的马车,她心头一怔,赵月忙问跑堂的药童道:“郭府有什么人在这里?”

    那药童见到李未央,笑嘻嘻地道:“今日,郭夫人和另外一位年轻的夫人一起来了?!?br />
    年轻的夫人^?李未央心头一跳,立刻想到了二嫂陈冰冰,连忙追问道:“她们在哪里^?”

    “就在后面的雅室里*?!彼底乓┩宦芬?&,将李未央带到了雅室的门口^??墒抢钗囱肴床唤?,只是隔着珠帘^*,悄悄听着里面的动静。

    赵月瞧见她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郑重,不由有了点吃惊*&。

    李未央轻轻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出声。就在此时&&,从雅间里面传来一阵笑声。李未央这才心头一松^,快步地走了进去,道:“母亲&,今日怎么会到这里来&*?”

    雅室之中果然是郭夫人^,而她身旁正是二嫂陈冰冰。李未央眼眸一凝^,却听见陈冰冰笑道:“母亲最近头疼症犯了,我听说大都之中有一名医术高明的女大夫^^,便上门拜访,不想正是纳兰姑娘*?*!?br />
    李未央仔细地瞧了瞧那陈冰冰的神情,见她神色从容&,笑容妍妍^,显然是不知道实情的——不管陈冰冰是个多么大度的人,恐怕都没有办法接受自己丈夫另有所爱这样的事实^^&,所以李未央选择了隐瞒^。如今的郭家^,恐怕只有郭夫人和两位嫂嫂不知道纳兰雪的真实身份了&&。

    李未央笑容满面地看向纳兰雪道:“纳兰姑娘也擅长治疗头疼吗?”

    纳兰雪轻轻一笑:“不过是区区小疾*,二少夫人谬赞了?!彼档蕉俜蛉怂母鲎值氖焙?,语气十分的平静,在转瞬之间已经和李未央交换了一道眼神*。

    达成了默契*,李未央才放下心来&&,纳兰雪这样表现&,就是不会将一切泄露给陈冰冰知道的。而这时候陈冰冰也是满面的讶然*,她看向李未央道:“妹妹今天怎么会到这里来?”

    李未央不慌不忙**,柔声道:“我是听说纳兰姑娘在这里开了医馆&,特意来谢她上一次对我的救命之恩*?^!彼底潘牧伺氖终?,赵月便吩咐外面的随从将满满的礼物送了进来^。这原本是感谢纳兰雪对郭导的帮助特意送来的,而此时却是不能透露此事*。

    一直注意着李未央的郭夫人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她不露声色道:“是啊^,纳兰姑娘还是嘉儿的救命恩人,咱们都没有好好谢谢她?!?br />
    陈冰冰全不知情*,只是开心道:“纳兰姑娘真是个福星&*&!依我看*,不如请你暂时住到我们府上去&,也好为我母亲治病?!彼档每喜脊?,事实上普通的大夫能够得到齐国公府的邀请^&*^,这是天大的好事*,别人都是求之不得的**&,可是纳兰雪却是神情微微一变^,开口拒绝道:“我这里还有很多的病人**,只怕是不便前往&?;骨攵俜蛉思?&?*!?br />
    陈冰冰一愣^,随即脱口道:“可是我看你这里坐堂的大夫还有两三名&*,这个药堂也不是单靠你在运作啊*?!?br />
    李未央从前买下了整座药堂,里面也包含坐诊的三位大夫&,他们和药堂签了五年的长约^&,此时却是成了陈冰冰抓在手中的话柄。是啊,这里的病人并非一定纳兰雪不可,可是郭夫人的头痛症却是别人治不好的*^。

    纳兰雪为难地看向李未央,李未央微微一笑道:“二嫂&,哪有你这样为难人家的?*!?br />
    陈冰冰面上一红*&&,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纳兰姑娘不要介意?!笔率瞪?,陈冰冰只是千娇百媚的名门千金,并没有什么坏心思^,偶尔说话心直口快了一些*,但她性子平和&&,而且知错能改&,明白自己说话有些唐突^^,便连忙开口道歉*,没有半点自命高贵的样子,实在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

    纳兰雪看着眼前的陈冰冰,心头只觉得又是复杂又是酸涩。偏偏眼前的人让她没办法恨起来。若是要恨*,对方也得知道你在恨什么^?这样不明不白*&,这种感觉该如何说呢?

    李未央看到纳兰雪的神情*,轻轻一叹&,她太了解纳兰雪的心情了^*,想恨恨不起来,想原谅原谅不了,那该怎么办呢^?思及此&,她只是轻声地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母亲,你的病需要静养,咱们该回去了?&!?br />
    纳兰雪顿时松了一口气&*&,站起身殷殷叮嘱道:“郭夫人,我开的药请一定要定时吃,不能延误^*&。若是方便,改日来&,我替你针灸*,能够缓解头痛?!?br />
    郭夫人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一行人便向纳兰雪告辞了。

    在马车上&*,陈冰冰向李未央道:“刚才是不是我说错话了,纳兰姑娘的脸色变得那么难看&?”

    李未央心道情敌见面自然分外眼红,更何况陈冰冰后来居上,鸠占鹊巢,硬生生的逼着郭衍娶了她^。偏偏她还是这么的无辜,对前事一无所知,叫纳兰雪有苦无处叙说……李未央一笑:“二嫂没有说错什么^^,只是纳兰姑娘一向清高*&,一般人难以亲近,二嫂还是不要过于热情的好*,免得吓坏了人家?!?br />
    陈冰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是我唐突&*,妹妹提醒的对?&^!蓖蝗?,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从旁边取了一块布料&,献宝一般地道:“妹妹,你瞧这块香云纱颜色是不是很亮丽?”

    李未央看了一眼^,却是一块玫瑰红嵌着金丝的料子^*,上头的金丝十分细腻柔软&,阳光透过纱窗照进来,更显得这料子流光溢彩,美丽异常。却听见陈冰冰开心地道:“这是昨天我回娘家的时候,母亲交给我的缎子,说是好不容易才从云州带回来的。我穿这种颜色不好看&,妹妹拿来做一条裙子吧?&&!?br />
    李未央瞧着陈冰冰的模样,分明是很喜欢这块料子,可是却转而将它送给了自己&&,显然是要讨自己的喜欢。她隐约有点明白*,郭衍为什么要避开她了。这个姑娘虽然出身名门世家&,可是对郭衍一片真心。郭衍敬重母亲,陈冰冰便掏心掏肺的对郭夫人好*,哪里有可以治头疼的药,她便搜罗整个大都去寻找*。郭夫人心爱郭嘉^,郭衍也从驻地写了数封信回来,提及妹妹回家也是十分高兴的模样,正因为如此&,陈冰冰才爱屋及乌&,对李未央万分照顾,巴不得捧了所有的珠宝讨她的欢心。

    面对这样一个人&,实在让你难以讨厌她,所以李未央虽然同情纳兰雪却也不能多言,感情的事情没有什么先来后到^*,更何况纳兰雪不是什么后来者^*,陈冰冰也不是蓄意为之^^,这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

    郭夫人看到李未央神情变幻,心头已经起疑^,等回了郭府,郭夫人将李未央留了下来&&,劈头就问道:“那纳兰雪究竟是什么来历**?”

    李未央没想到郭夫人感觉这么敏锐&&,只能诚恳道:“母亲,这纳兰雪便是二哥的心上人&,难道他没有向你提起过纳兰雪的名字吗*?”

    郭夫人脸上的血色褪得干干净净^,手中的茶杯竟然一下子倾倒过来,随即她手忙脚乱地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定定地看着李未央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未央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母亲&,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会拿来开玩笑?”

    郭夫人良久说不出话来&,面色变幻不定,终究叹息一声:“这真是孽缘啊,兜来转去&,这个姑娘还是找上了门?&!?br />
    李未央想到陈冰冰那张全无防备的笑脸,心头也微微叹息*,她知道&*,跟纳兰雪比起来,陈冰冰幸福得不谙世事,这么多年来都生活得无忧无虑^。她始终死心塌地的爱着郭衍,爱着他所爱的一切**^&,美好的让人心疼&?^?伤绞敲篮?*,郭衍越是没办法面对她&*。在家族面前*^,个人的感情是微不足道的**,所以他最终选择了留在驻地,这样既不用面对自己的良心,也不用面对陈冰冰的笑脸……可是当纳兰雪找上门来的时候*,又该怎么解决这一桩孽缘呢^^?她隐隐觉得&^,纳兰雪的存在,总有一天会酿成一场大的风暴&*。--27400+d7n7t+9071764-->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裴徽之死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并对庶女有毒裴徽之死 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