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之毒 2

    在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后&,大家都对郭导十分的照顾,郭家长辈像是觉得对不起这个儿子一般,对他十分的关怀,这样的情绪弥漫在了郭府的上空,郭导要是出门,陈留公主就会在他耳边不停的说,让他早一点回来^,不要在外面流连&,以防出什么事^。而郭澄和郭敦更是片刻不离他身边*,仿佛他想不开会自杀一样^。

    这样的过度?^;た丛诶钗囱氲难劾?,却是暗地里摇了摇头,在她看来,郭导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他应该是受不了这样的呵护的*。果然,郭家人的过度情绪让郭导对他们退避三舍,经常不在院子里,郭夫人几次三番去寻找,却都不见郭导的身影*。甚至有一次半夜去才发现郭导从旁边的小院门偷偷的进来,还是满身的酒气,郭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气愤却是没有办法。

    李未央知道郭导必定是不能释怀当天的事情,而郭家人的情绪将他逼得更远,于是她想要找机会和陈留公主等人好好谈一谈,不要用过度的关怀伤害郭导的自尊心,可是她没有想到&^,此时行动已经太晚了。

    这一天晚上&,丫头去五少爷的院子里送甜汤,却发现五少爷不在府中,这才着急了,连忙去通知郭夫人*。郭夫人原本只是以为郭导只是贺寻常一般出去与朋友喝酒,倒是没有在意,可是一连三天*,郭导都没有回来,郭夫人不由心急了起来^,派人到与郭导相熟的朋友家中寻找,最后甚至连整个大都翻了一遍,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郭导*。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可就十分得严重了,郭澄和郭敦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日里四处寻找*。齐国公郭素除了安排人手去寻找之外,另外还写了一封信带给京兆伊,请他带人在城中搜索,可是无论他怎么找&,郭导就像是石沉大海&,怎么也找不到。

    李未央知道元烈聪明狡诈&,有很多寻常人没有的渠道,所以将此事托付给了元烈^,于是元烈暗中命自己的探子在大都搜罗了半日,突然回给了李未央一个消息,说郭家的五公子醉倒在一个十分破旧的酒楼里。说得十分委婉^,与其说是酒楼&,不如说是青楼楚馆*,还是很下等的那一种&^。

    齐国公郭素亲自去那小酒楼里找到了郭导,他倒是烂醉如泥,丝毫也不知道郭家人在寻找他&。齐国公怎么叫也叫不醒&&,便强压住愤怒,令人将郭敦抬了回去。郭夫人见了好久不见的儿子*,顿时泪如雨下,命婢女端了热水,随即亲自替他擦额头。

    郭澄劝齐国公回去休息,可齐国公郭素却是面寒如霜,他冷声道:“不必,我要等他醒了^,亲自问一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只是觉得奇怪,她知道郭导最近一直在逃避郭家人过度的关怀,但他是个聪明而且有节制的人,绝对不会作出过分的行为,这一次突然失踪就罢了*&,还是在那种地方被找到*,这实在是太离谱了^,完全不像是郭导的作风。

    郭导昏睡了整整三个时辰,再醒来的时候^,却是面容十分的憔悴,他看着众人,面上露出了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郭澄看到齐国公面色不善,赶紧开口问道:“五弟^,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离家这么久,却不告诉我们&,你可知道父亲母亲都么焦急吗?”

    郭导只觉得头痛欲裂,他轻轻蹙眉,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彼鲎磐?,仿佛十分痛苦的模样。

    齐国公眼眸里锋利无比^,定定地瞧着郭导^,强行压抑着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郭家的儿子可以不懂武功&,可以没有才华,却绝对不能是一个自甘堕落的混蛋!

    郭夫人见丈夫神色极为恼怒,连忙命人端了醒酒汤过来。郭导喝了醒酒汤,脑袋却没有清晰多少,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其他的家人*,眼神却是更加的迷茫了。

    齐国公冷声道:“好点了吗?好点就坐正了,我有话要问你?!?br />
    郭导张了张嘴巴,似乎是想解释^,可是齐国公那种要替他判刑的表情让他忍住了,什么都没有说。

    齐国公声音十分的冷酷:“我培养了你这么多年,原想你是一个脑袋聪明的孩子&,知道轻重^,断然不会做出糊涂的事情&,可是这一回你太过离谱了,难道你伤了手,就可以离家不归,让你母亲难过**?这是什么道理&,郭家对你多年的教导都到那里去了!以至于你流连秦楼楚馆也不肯回家&?你可知道此事到处传^,已经是满城风雨了&&,你是诚心要让郭家人抬不起头来吗?”

    郭导以手抚眉^^,微低下头^,却是完全陷入震惊的模样。

    李未央看到郭导神情木然^,却仿佛根本听不懂齐国公在说什么&,心头不禁涌起了一阵怪异,她看着郭导*,问道:“五哥,你这几天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在李未央看来,郭导或许难过,或许伤心,或许放荡不羁,但他断然没有到因为这件事情就一蹶不振,甚至几夜不归的地步&。

    他对自己的母亲十分的爱护&^,对家人也很是关心,绝不可能做出让他们伤心难过的事&^,那么他又为什么会醉倒在青楼楚馆之内呢?

    事实上,齐国公未免误会郭导,已经派人将那些人仔细地询问了一番^,却都说这几日郭家公子都是在那里喝酒,一直喝得不省人事,其他一概不知。李未央隐约觉得此事有什么蹊跷,可是却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

    郭导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齐国公都不会相信,猛地摇了摇头,却是突然站了起来,声音冰冷地道:“我没事,你们不必担心?!彼底?,他已经摇摇晃晃地向外走。

    齐国公怒声道:“你给我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郭夫人却是心疼地阻止道:“孩子已经回来了**,你干嘛还要骂他,这件事情说起来还有咱们的不对?!彼罢饷此?,齐国公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的确,若非他们让郭导去参加这样的比试*,郭导也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儿子现在的消沉*,跟他们也十分不开的^。作为父母,总是将所有的罪责将自己身上揽,此时的郭夫人和齐国公都是十分的内疚,也不好过多的怪责他*,只能任由郭导就这么离开。

    李未央回去想了一晚上*,越发觉得此事十分不对劲,她思来想去,决定要找郭导把事情问清楚。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她便预备去找郭导^,谁知刚刚走到花园*,却险些和走上桥来的人撞到一处。

    她停住,却不由惊讶起来,眼前这个人正是郭导,只是他的神色和衣装很是怪异。从前郭导十分注重仪表,头发都是一丝不苟,可是如今,他的额前垂着几缕散发&,隐隐然和长眉相接。眼神像桃花一样斜挑着,带着颓丧的棱角。这时候虽然是春天*,可是天气也是有几分凉意的,眼前的郭导却只是穿了轻软的袍子,衣袖飘飘,倒是真有一份出尘的姿态。

    更甚者^,郭导的面孔竟然还带着几分红意,十分的惬意^,像是喝醉了的模样。

    可是……一大早就喝酒吗*?还是昨天的酒没有醒呢*?

    李未央吃惊道:“五哥*,你怎么了?”

    郭导反倒哈哈大笑了起来,他上前&,一把抓住了李未央的衣袖,随即笑问道:“嘉儿,你怎么会来呢?我以为你是很讨厌我的?!?br />
    李未央轻轻蹙起了眉头,被他莫名其妙的问题弄得无所适从。

    郭导看到她的不悦,仿佛一下子多了三分清醒,他立刻低垂下眼睑*,浓而长而密的睫毛细细地覆盖在眼周,掩盖了略带痴狂的目光^,李未央还要问什么,郭导却随即放开了她,脸上浮起了几分忧伤,他微微一笑道:“我该走了?!彼低暾庖痪?,突然轻飘飘的从李未央的身边走了过去*。

    这时候,同样担心郭导的郭家兄弟也是结伴而来,他们见到郭导这个模样^,连忙上去拦住他**。

    而郭导只是推开了郭敦*,冷淡地道:“走开?!?br />
    郭敦的面色一怔^^,又冲上去拦住郭导,柔软的丝绸在他指下扭曲变形:“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咱们打一架就是?^!闭馐枪倚值芟肮咝越饩鑫侍獾姆绞?。

    就在这时候&,李未央却察觉到了不对,她连忙道:“四哥*!让五哥去吧?^!?br />
    郭敦看着李未央^,神情十分的诧异^,李未央轻轻向他摇了摇头*,郭敦紧紧皱起了眉头,却还是听话地退到了一边。郭澄早已看出了不对*,他看着郭导离去,转而看向李未央,“这是怎么回事?”

    李未央的眼中涌现了一丝冷芒,她猛地转身,看向一直跟着郭导,此刻却怯生生地预备从自己身边逃走的侍从,冷声道:“五公子这是在干什么^?”

    那侍从像是犯了什么大错一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公子……公子……”他话没有说完,额头上的汗却大颗大颗滚落下来。

    李未央眸色微沉,声音也一下子变得冰寒:“好好交代清楚!”

    那人低下头去,一个字一个字地道:“公子这是在行散^?!?br />
    郭澄的面色倏忽变了,他快步上去^,一把攥住那人的领子*,指节却是隐隐发白,怒声道:“你刚才在说什么*?把话再说一遍!”

    那人低着头,冷汗却已经打湿了衣裳&,他瑟瑟发抖道:“公子服食了逍遥散,所以刚才是在行散!”他的话一说完,郭澄已经猛地扇了他一个耳光,厉声道:“胡说八道^,五弟怎么会碰那种脏东西?”

    李未央听得愣住了,随即她便看向了郭敦,只见自己这位四哥的神情十分的异样,她不禁问道:“行散是什么意思^?那逍遥散又是什么?”

    郭敦不说话,只是同样盯着那个侍从,眼睛里腾腾的冒出火来&。

    郭澄一把丢下那侍从,努力让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这逍遥散原本是前朝的神医为了医治伤寒才发明出来**,可是后来的人发现了他的妙处^,服食之后心神大开,不会被凡间俗世所牵绊^,有一种登上仙界之感,再也无所牵挂。于是到了先帝那会儿,不少名门贵族都很喜爱&,逍遥散好生风靡了一阵子,这样美妙的灵药,服食起来却是十分的凶险,服食之后必须吃冷食,喝热酒,穿单薄的衣衫,快速地走动以散发身上的热气^,绝不可以停下,否则就会有性命之危,所以人们把这种行为称为行散&?!?br />
    李未央皱起了眉头,她开口道:“能够忘却烦恼而身临仙境,难怪五哥会服用逍遥散了?!?br />
    可是郭澄却猛地截断了她的话道:“不,这东西是绝对不能吃的!服用逍遥散的人,日子一久就会上瘾,而这瘾头根本戒不掉,时间长了,人会逐渐消瘦,直到瘦如骨柴的死去为止^,五弟明明知道的*,怎么会怎么糊涂!”

    李未央面色就是一变,她没有想到逍遥散的作用竟然如此可怕*,却听见旁边的郭敦继续道:“就是因为逍遥散有这么多的害处,所以到了先帝那一朝,已经被禁止了,我原本想这个东西再也不会出现在越西,却没想到如今五弟竟然也在服用这逍遥散?!?br />
    李未央听到他们这样说,心头沉了下去,皱起了眉头道:“你刚刚说这药是禁药吗?”

    郭敦点了点头道:“是的,若是让别人知道五弟在服食这药^,恐怕……”

    他的话没有说完,李未央却已经明白了,服用皇室禁绝的药是忤逆的大罪^,更何况这药本身的伤害……就算不被别人发现,也是绝对不能服用的,郭导为什么要做出这么糊涂的事?

    郭澄深吸一口气,看着李未央道:“咱们一定要好好和他谈一谈?!?br />
    李未央轻轻地点了点头,她隐隐觉得,背后仿佛有一只手在推动着这一切的发展……

    李未央进了郭导的桌旁边有一张镇纸,下面压着一叠宣纸,她抽出那些宣纸&,随手翻了翻,看得十分认真*。郭导的画工精湛,线条更加显得优美,那画上用黑墨描绘的女子^,神态或冷淡*,或懒散*,或逍遥,或文雅*,或婉约,或婀娜,都是楚楚动人,身姿窈窕,寥寥数笔,便将她的神态勾勒得淋漓尽致。

    李未央却是愣住了*,她自己虽是画的不是很好^,却还不是完全不懂画的,这画画之人的功力固然是炉火纯青^,可是看他对于这画中人的感情,似乎也是情思缱绻&。若非如此,怎么能够用画笔将这女子的美态,生动的展现出来&。

    书房内伺候的侍从低下头去*,看都不敢看郭家的年轻主子,五少爷总是日也画,夜也画,仿佛着了魔一样,却不知道究竟在画什么*。

    旁边的郭敦瞧了一眼*,不禁讶异道:“小妹*,这不是你吗&?”随即他忍不住摇头道:“五弟怎么画了怎么多你的画像?”他粗枝大叶的,却没有多想&。

    旁边的郭澄微微叹气,声音紧了一分:“四弟,你啊……”真是愣头青。

    李未央愣了半天,最终却是轻轻的一笑&,仿佛没有看见这些画一样*,预备将它们放回原位*??墒钦馐焙?,郭导行散结束,听说他们在这里^^,已经急匆匆地走了进来,他一见到李未央手中的宣纸,瞬间脸如死灰*。

    李未央还没来得及开口解释&,郭澄已经道:“小妹,你好好劝劝五弟^,咱们走了?^!彼底潘丫嘧拍缘墓叵蛲庾呷?,并且吩咐书房里的侍从也退出去。

    郭敦连忙道:“哎,三哥^,你别拉我??!我还有话要对五弟说呢!”他的话没说完,已经被郭澄拉了出去,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郭导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难看*,可是李未央却是看着他,目光很是平静^,仿佛没有发现他隐藏在心底的秘密一般^。

    郭导的眼睛落在了李未央的身上^,只觉得喉咙暗哑,却不知道说什么,直到听见李未央声音轻柔地道:“我知道,五哥一直很喜欢我,对吧?!?br />
    郭导愣愣地看着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李未央认真地道:“我只问你,是还不是^?!?br />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十分轻浅,平静之极&。

    郭导良久都没有开口,最终*&,他终于鼓起全部的勇气看着她,声音早已变得冷凝:“是我自作多情,又如何呢?你就当不知道吧?!?br />
    李未央笑容绵绵,却是情真意切地道:“多谢你?!?br />
    郭导一愣^,几乎哑然。李未央的笑容和平时一样的镇静,她看着郭导道:“其实你一直不说的原因&,就是怕我们不能像现在这样平静和睦的相处,对不对?你对我特殊,我早就能够看出来,这种事情总是隐瞒不了的,可是我知道^,五哥是一个心胸磊落的人,迟早有一天会想明白^。若是我作为你的心上人,总有一天这份感情会淡去,会冷却^,会变得丑陋??扇粑乙恢笔悄愕拿妹?,那咱们会永远在一处&,亲情是无论如何不能分开的。你说是不是?”

    郭导想张口说什么,却是千言万语说不出来&&,怔怔地看着李未央^,她当着他的面*,坦荡的说出这一切*。为什么当他苦苦隐瞒的事情暴露了,对方却完全不在意呢?

    说不出该是失落还是痛心,他定定地看着她,须臾,明白了过来*。

    原本突然被她发现,他觉得自己像是坠入了悬崖之下,在那一刹那的时候^,没办法思考*,没办法说话,甚至忘了呼吸&。

    某个声音在心底说:一定要隐瞒,如果被她知道,只会得到深切的厌恶*。

    但另一个声音却在耳边^,诱惑一般地说: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你不是日夜都在画她的画像吗*?如果她知道,也许……

    他的手握紧松开*,再握紧,却依旧无法遏制那种发自灵魂的颤抖。最终,他笑了起来,斜眉微微飞扬,他一直怕李未央知道,就是担心破坏这种和睦的气氛,现在李未央都知道他的心思,却根本不在意*。这只有一个原因:他果然是进不去她心里的。

    从前越是隐藏,他越是觉得难受,可是现在一下子都说开了,被对方看穿了*,他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心中没有刚刚的紧绷&,却有着若有所失:“我以为你会责备我,或者怒斥我,这不是寻常女子会做的事吗&?对待那些觊觎你的宵小之徒?*!?br />
    “五哥是我的亲人,你喜欢我,我很高兴^,为什么要用对付别人的法子来怪你呢&?”李未央轻轻地笑了笑*,“还有,这些画,画得很好,不知道可不可以送给我&?!?br />
    郭导又笑,笑容里,有什么东西在慢慢融化&^。

    李未央的声音却带着几分叹息,“还没有人将我画得这么美^,五哥不会舍不得吧?”

    郭导挥了挥手^,大方地道:“你喜欢,便全都拿走吧!?br />
    李未央看着他&,只是微笑,其实她心中却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能够解开郭导的心结^,她才能继续往下说*,随即她正色道:“五哥,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导像是早已预料到她会这样问,他静静地看着她,足足有片刻都没有说话,李未央看着他&,沉静地道:“我相信,五哥是一个极为聪明的人,早就知道逍遥散的危害*,你是不会主动去碰这个东西的&?!?br />
    郭导眼眸一下子变得亮了,他看着李未央道:“你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吗?”

    李未央点了点头道:“五哥玲珑心思,不会犯糊涂^,再加上你绝不是那种让母亲担心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我怎么想都觉得十分蹊跷,昨天因为父亲暴怒,你不便解释,现在咱们又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

    郭导叹了一口气,大声道:“以前都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偷听父亲说话,为什么要用这招对付我呢?不要再偷听了,出来吧!”

    窗子呼啦一声开了*&,李未央略微吃惊,却看到郭敦和郭澄两人的脸*,郭敦讪讪地道:“我们不是关心你嘛*&?!彼底?,两个人已经一前一后从窗户外头跳了进来。

    郭导叹息一声道:“这件事情本来昨天我就想告诉你们了,可是我怕母亲担心就没有说?!?br />
    郭澄见他神色异样&,便立刻道:“现在就我们几个人,万事都可以说出来^,有我们帮你一起承担?!?br />
    郭导终究点了点头道:“其实上一次的事情&,我一直怀疑是那裴家所为,所以约了陈寒轩想要与他密谈,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被人劫持&,身边的护卫也是一个都不见了&。那三天中*,我终日昏头昏脑*,只知道被人强灌了药^,却不道是什么东西,等我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在那小酒馆之中,回来之后,我仔细研究了自己衣服上沾着的粉末,才发现那东西是逍遥散?^!?br />
    他这句话说完,却听见郭敦砰地一声在桌子上砸了一个洞:“这陈家的人&,实在是可恶!”其他三人都是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他一眼。郭敦不禁扬眉道:“怎么?难道你们还是觉得此事与陈家无关吗*?”

    郭导立刻道:“当然是无关的,那陈寒轩压根就没有来,所以我怀疑此事是有人早已预谋,故意诱我染上逍遥散**!”

    李未央看着郭导,却是轻轻一叹道:“五哥明明知道&,可是为什么还要去碰那逍遥散呢?”

    郭导没有开口,只是目光幽深。郭澄咬紧了牙关*,道:“这种东西一旦碰了,就会上瘾*,若是想要戒除,比死还难受!曾经有人想要戒除逍遥散*,连自己的头都恨不得砍下来&,最后还疯癫致死,你说这严不严重!背后的人,心思实在是太过毒辣了,他不杀五弟^,绝不是手下留情,而是要彻底毁了他??*!”--27400+d7n7t+9071761-->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庶女有毒2》,方便以后阅读庶女有毒逍遥之毒 2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庶女有毒2并对庶女有毒逍遥之毒 2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庶女有毒2*。
卫星参数 | MC爱好者 | 耽美小说推荐 | 重生之极品收藏家 | 如懿传小说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高校人才网 | 医学教育网 | 澎湃新闻网 | 你的我的在线漫画网 | 将军在上小说 |